路过@lof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 打赏需谨慎! 】】】
请量力而为!请考虑清楚!打赏并非必须。

【伞修】剑走偏锋08:缘来你也在这里 (网配paro)

←  07


  兴欣网吧接了这部大型广播剧,有许多细节需要商量、建立时间表,他们没有订出讨论时间,但这阵子众人不约而同的每晚花上半小时,确定每个人的进展后才各自散会。

  叶修身为CV兼后期,算是广播剧准备期间最空闲的人,不到场也没有影响,但他一样遵守这个不成文的规定,因为秋木苏仍然勤快查岗,据说还特地准备了小本子纪录他的缺勤状况。

  要是一叶之秋没出现,这家伙绝对会狂刷一晚大喇叭表情喊人*,扰得人不得安宁。

 

  就在叶修关上电脑,准备收拾东西回家QQ待命时,有个人溜躂进叶修的办公室,笑容可掬地邀他晚上一块去喝杯小酒吃个串烤,地点就在校区附近一间新开幕的日式居酒屋。

  “老魏,早说了我不喝酒,你还三天两头约人去居酒屋,到底有什么不良居心?老实招来,留你五分之一条命。”叶修扔下笔,推了推平光眼镜,双手环胸,声音冷然,语气却一派轻松。

  “成天就知道阴谋论!”魏琛正气凛然地大喊,“老夫关心同事,交流近况,加深彼此情谊算啥不良居心!人与人的信任呢!不喝酒,不喝酒你可以吃串烤啊!”

  “谈信任之前,先聊聊下限吧!”

  “我靠,那种东西我拿的出来,你能拿的出来么?”

  “怎么不能?”叶修笑,从桌上抽起一张A4纸,上面大大地写着‘下限’,也不晓得他哪时候写好的。

  “滚!一句话,去,还是肯定去?”魏琛满脸匪气,登时把他身上那一点点装出来的德高望重都给冲刷没了,看起来只要叶修敢拒绝,他就能干出把人打晕拖走的事。

  这魏琛每周都要约他三四回,叶修忙着回家渣网,自然回回拒绝,对方反而越挫越勇。这家伙葫芦里卖什么药,叶修也有些好奇,终于挑眉应了。

  才刚点头,魏琛立刻两三步上前,架起人来直往外拖,嘴里喊着“走走走,就在附近,咱们快点”,急着赶投胎或抢购周年庆礼包似的。

  叶修挣脱,不紧不慢地跟着魏琛,一路埋头滑手机,打开一叶之秋的号跟秋木苏交代一声晚上有事,可能会晚点到,甚至到不了,并顺手百度了一下那间店的名字,原来开幕期间有特惠活动,两人同行,一人酒水全免…难怪他谁也不找,非得拉着严正声明不喝酒的叶修去。

 

  店面不过十几分钟的步行距离,两人抵达时天色尚早,居酒屋並未满座。服务员是个有眼色的,见叶修穿着修身呢子大衣,镜片后那双黑眸深湖一般平静,时不时扫一眼手机彷佛等待重要回信,态度立时恭敬几分,仔细介绍。

  魏琛从一旁冒出头来:“哎哎,不好意思啊姑娘,你们不是有两个优惠活动嘛,能不能并行?还是择一?”

  “可以并行的,一个是开幕优惠,一个是长期优惠。”服务员挂着亲切的笑容,“俩位是我们合作企业的职员么?我们会另外送两份牛肉串烤。” 

  “妳知道附近那所大学?在优惠名单吧?”

  “在的。”

  “我们是那里的老师。”魏琛说着,就往口袋里掏,然而掏了老半天也没找到职员证,一拍脑门,“哎呦坏了,我急着拦住你,只拿了钱包,把证件扔办公桌忘带了。”

  见状,叶修拉开大衣,松松领带,勾出一张教职员识别证。

  看清楚证件的那一刻,对方心头登时狂跳两下。

  並非发现叶修是危险人物,而是他的身份──叶修的识别证上,标示着附近那所名牌大学的校徽,下方正体字明确写着他的职位,是计算机学院的正式教师。

  服务员看了又看,实在有些难以置信,眼前的男人不过二十来岁吧,这么年轻就当上正教授了吗?

  她面上没有显露出惊讶,给两人安排一处安静的包间入座,心想想着等会一定要提醒其他小伙伴有贵客上门,别在人面前闹出什么笑话。

 

  小姑娘放下菜单离开包间后,叶修随手摘下眼镜和识别证,连同领带一块团吧团吧全数胡乱往口袋里塞,没精打采地斜靠在桌旁,捞起菜单左翻右翻。他那姿势实在太颓废了,连原先梳理得一丝不苟的黑发看上去都乱了几分。

  正看着菜单,盘算怎么吃才能最大程度痛宰魏琛,胸前口袋忽然震了震,叶修掏出手机瞄了眼,像是看到什么有趣的事,黑沉沉的眼眸微微弯了起来。

 

  秋木苏:让我替你请假?

  秋木苏:晚上出去幽会给我戴绿帽不说,还要我亲口转告群里??

  秋木苏:一叶,你好狠的心,为夫心痛欲死!

  一叶之秋:唷,口气还挺大。这么确定不是‘妾身’?

  秋木苏:就你那小身板?

  秋木苏:当攻君可是体力活啊!唉,只能我牺牲一点,大神您躺好享受就行。

  秋木苏一张表情也没发,但彷佛能透过冰冷的文字,看见对方故作心痛或无奈耸肩的姿态,不愧是文字自带表情包的家伙。叶修玩心一起,也放开来回复对方。

  一叶之秋:你以为我躺好了,你就能行?

  一叶之秋:想嫁给本尊,秋木苏,你嫁妆准备好了吗?要是交不够数,自己抽号码牌外头排队去。

  秋木苏:来人!还不快把我那十车聘礼给一叶娘娘送上!

  一叶之秋: [叼烟] 

 

 

  明明是出来吃饭,叶修却玩手机玩的起劲,魏琛极有先见之明,早就把菜单抢来看,只是偶尔瞥往叶修的方向,仍有一丁点别扭──这家伙从白领菁英变成萎靡家里蹲,转换都不用一点时间的,气质跟外型的差异,堪比小姑娘妆前妆后的骇人效果。

  要不是认识叶修多年,他都要怀疑是不是中间换过人。

  魏琛伸手去揪叶修的脸皮,“让我确认下,你是叶修吧?啊?转换的开关在哪呢我找找。”

  “老魏,胆儿肥了嘛!”叶修一巴掌拍开魏琛。

  “连声音都能变,你这切换声道的开关到底在哪里?”魏琛打量。

  “你上台讲话,也不是这么猥琐的声音啊。”

  “差的远了,我这是从日常的声音,到正经的声音。”魏琛比划着,“你呢,那是从A的声音,变成B的声音,拍特务片似的。”

  叶修唔了一声,没有回答。

  他晓得自己的本音和面对学生惯用的声线相差甚远,但混网配这么多年,又是变声系的CV,这点换声音的小把戏,早就习惯成自然,有时候自己都没有不会到。

  见叶修压根不放心上,魏琛叹了口气,“老叶,你这形象维持够辛苦的,人前人后俩个样,我看你迟早精分。”

  “什么辛苦不辛苦的,不管哪一个都是我。”叶修拿着手机打字,随口答到,“刷不同副本用不同职业,听过这浅显的道理么。”

  “行,你满意就好,随你装逼,尽情装,大方地装。”

  “这语气酸的。”

  “我有什么好酸的?这分明是鄙视。鄙视你知道不。”

  叶修神情歉然,“抱歉哈,误以为你是硬件标配跟不上,没办法装逼,心里不平衡呢。”

  魏琛大大地翻着白眼:“要是把你当高岭之花的那票学生,看见计算机学院叶老师私下这德性,指不定得心灵打击过大,通通反社会人格了。”

  “什么花?他们这样说我?”叶修笑,“老魏,你连学生八卦都会听啊!不愧是和善亲民的魏老师,没少在校园网论坛的水区花时间关心学生动态吧。”

  魏琛决定装作没听懂叶修的嘲讽,淡定地拿起菜单,大手一挥,潇洒地在所有肉菜跟酒水上划满红勾,决心以吃泄愤。

  “哎,给我来杯无酒精饮料。”

  “唷小叶,还不能喝酒呀?给你要杯热牛奶?”魏琛感觉找回场子了。

  叶修笑眯着眼,“行啊!反正我还年轻,身高还能窜一窜,承魏老师吉言哈。”

  “28岁的人算哪门子年轻?”

  “你也说了,我还没30。”叶修朝着魏琛挑眉,不言而喻。

  魏琛在可乐边上划了个力透纸背的鲜红正字。

  不信喝不死你!!

 

  烤串很快送了上来,肉块金黄油亮,酱汁咸香四溢,冰啤酒上头一层白色泡沫,令人食指大动。魏琛吃惯了大排档,但日式小串烤也没少吃,尤其学校附近的店,总是相对便宜,他叫了很多,左手往嘴里塞肉,右手就举起啤酒准备大灌一口,吃得不亦乐乎,满嘴流油。

  相较之下,叶修倒是连连分心,每几分钟就要拿起手机把玩一阵,魏琛兩盘子下去了,叶修手里的肉串都还没吃完。

  魏琛挤眉弄眼,朝叶修的手机努嘴揶揄:“怎么,小情儿啊?聊得这么勤?”

  叶修头也不抬:“是我学生。”

  “学生?你哪时对学生这么上心了?下了课还这么多问题要找你。”魏琛特别猥琐地嘿嘿直笑,拍拍叶修的肩膀,“太好了老叶,还有人看透你冰山禁欲的假象,认知你卑鄙无下限的真面目,以环保捡破烂的崇高心态把你带走了。”

  “呵呵是啊,有人要我真是太好了。”叶修以感恩戴德的表情捧着手机,“老魏你这是羡慕还是忌妒?”

  魏琛嗤笑,“随口扯皮一句你就当真了?面对现实吧!大龄宅男小叶同志。”

  “魏魔法师你好你好。”叶修热情地对魏琛打招呼。

  谁也强不过谁,半斤八两的俩单身狗互视半天,唉声叹气。

  这时,叶修的手机又震了震,QQ讯息窗口自动跳出来,魏琛赶忙瞪大眼,誓要走在八卦第一线。他只看到‘秋木苏’几个字,还来不及八卦一下内容,叶修便眼疾手快地拿起,关机,收口袋,干净俐落。

  “真不是你对象?”魏琛格外遗憾,并仔细回忆起来,“这不是你指导的那个研究生嘛,叫苏…嗯?怎么好像名字不一样?”

  “哪里不一样?早说了是我学生。视力不好要即早治疗啊。”

  “如果是他,这个时间还急着找你倒说的通…”魏琛摸摸下巴冒出头的胡渣,“唔,你现在手上多少计划?”

  “三个。”

  “还是计算机编程精简化、编程软件工具改进还有什么概论的那三项?这么大的题目,你就靠一个研究生打下手…”有片刻,魏琛的目光是钦佩的,“两个人单刷大型副本,一刷就三个,真不知道该说你们俩谁比较疯狂。他也没抱怨?不考虑收满5个人?”

  “他哪能抱怨啊,一个人独享计划补助金。”叶修语气平淡,“而且,一时比较难找到合适的人选。”

  魏琛深以为然:“也对。我看过他的编程作业,风格简直跟你一模一样,不知道该说是离经叛道呢,还是剑走偏锋。”

  不知为何,叶修不想继续聊这个人,嚼着烤串,不着痕迹地转了话题,“说起来,跟你打听件事,你那个研究生…”

  “哪个?黄少天?”

  “不是。少天来我这帮忙过,我哪能不认识他?”叶修回忆片刻,“是方…方锐?把你一身猥琐学的十成十的那个。”

  “是我一身真本事!”魏琛强调,“就是方锐。怎么,你要借人?”

  “不是。”叶修问,“你知不知道他的QQ昵称?”

  “海什么…就瞥过一次。我没事干麻知道自己学生的昵称?这什么怪问题。他惹事了?”魏琛满脸古怪地望着叶修。

  “对。”叶修答的果断。

 

  看来没跑了,海无量就是方锐。

  叶修算了算,发现这所学校还真不少人玩网配,而且彼此都有接触。如果哪天办了面基会,指不定会泪眼汪汪,几人团团抓着彼此的狗爪,高呼‘缘来你也在这里,真是猿粪’。

 

  魏琛补充:“有问题他们一般都在学校问了,顶多给我发邮件或来通电话。”

  叶修点头,摸了摸杯缘。                                                                          

  “学生嘛,哪会想跟老师加Q号啊,什么感觉不自在,好像当了老师就不会渣游戏追剧,成天光盯着他们有没有违规。”魏琛甩开手上的竹签,“我要是真跟他们要QQ,他们还不乐意呢。不过学生主动靠近通常也没啥好事…”

  “好了好了。少说话,多吃肉。”

  听魏琛叨叨絮絮的,叶修直接要了杯冰啤酒塞到他眼皮子底下,转头给自己的杯满上气泡饮料,主动跟魏琛碰杯。

  力道有些大,溅的手背上都是甜腻的汽水跟凉丝丝的酒液。

  魏琛咂嘴,仰头一口干了,直呼过瘾,气氛使然,虽然杯子里只是可乐,叶修也闭起眼,仰头将冰凉的液体一饮而尽。

  数秒后,叶修被自己豪迈的动作呛着,气泡直往眼球窜,辣的他眼角微微发红,生理性泪水直冒,在一阵猛咳中惨遭笑个半死的魏琛全方位吐槽。

  两人吃饱喝足后,因为住的方向不同,在门外打了声招呼就分头离开了。

  喝的烂醉的魏琛走路东倒西歪,公然蛇行的诡异步伐迈开没几步,他忽然站住,愣愣地呆了一阵后回头,望向不远处叶修的后脑勺。后者正好拐弯,并未察觉魏琛的视线,身影渐渐消融在黑暗中。

  “学生?”魏琛哼哼,口齿不清地咕哝,“你跟你家学生聊天会笑的像只偷吃鱼的猫啊!”

  魏琛自觉发现了叶修的小祕密,打个了酒嗝,歪歪斜斜地走了,偶尔嘿嘿笑个几声。

  他想,明天要记得去叶修的办公室狠狠挤兑对方一顿,谈个恋爱这样遮遮掩掩的,还不惜扯上自己学生挡枪有啥意思?老实承认不就行了,初恋吗这是,搞得这么纯情这么害羞?难道是地下恋情?

  他喜孜孜地幻想着揭穿叶修的那一刻,对方会是什么表情,可惜隔天早上醒来,魏琛就在剧烈的宿醉头痛中,彻底忘了这档事。

 

=

*第七百六十二章 报复 

原著叶神刷大喇叭喊张副跟老林。


→  09

评论(18)

热度(7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