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lof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 打赏需谨慎! 】】】
请量力而为!请考虑清楚!打赏并非必须。

【伞修】剑走偏锋09:与你共华发 (网配paro)

←  08


  告别魏琛后,叶修面色如常地拐向自己家的方向,忽地打了个酒嗝。


  他没打算喝酒,奈何魏琛趁他去洗手间时,偷偷往汽水里加了一点。碳酸饮料甜味太重,叶修一时没有察觉,咕咚一声全灌了下去。

  还好魏琛摸着仅剩的良心,放的不多,换普通人喝了就是微醺片刻的事,岂料叶修酒量极浅,就这两口也有些醉了。

  当时魏琛见他脸不红气不喘,稀松平常地举筷子吃东西,还以为酒放的太少了没啥事,结果下一秒就看见叶修手势极稳地左夹右戳,就是碰不着盘子中央的虾球。

  魏琛无语片刻,不信这几口就能喝醉,在叶修面前比划:“老叶,你醉了?你瞧瞧这是几?”

  “二。”叶修没有看魏琛的手势,而是盯着他的脸。

  “………”

  “不过,是啊。醉了。”叶修扶额。

  “醉了好,醉了好。”魏琛嘿嘿笑,凑近了些,语气相当八卦:“老叶啊,你一晚上都在跟谁聊天?有对象就带出来瞧瞧,好让老夫帮你掌掌眼啊?”

  叶修瞅了魏琛一眼,自顾自埋头吃东西,任由后者磨破嘴皮,也不肯透露一个字。魏琛磨了许久,深感自讨没趣,啧了一声:“人喝醉酒变成锯嘴葫芦的,不是不够醉,就是心事重,我看你两样都占了。”

  叶修不声不响,懒的理会他,吃的倒是比一开始多。

 

  晚餐吃得撑了,又全是油腻肉类,回程路上,叶修慢慢揉着胃,想起常备的一大罐胃药最近被他嗑糖豆一样嗑完了,方向一转,决定买点备用。

  幸好虽然他处在小醉的飘然状态,没法正常思考,仍平安走到研究楼旁的24小时便利店,几名碰巧经过的学生认出他,小心翼翼地问好,叶修点头离开,偶然听到他们悄声讨论‘不知道叶老师是不是住在附近’。

  叶修没有住校方提供的教师宿舍楼,而是在邻近的地方买了间套房。

  那个小区多是教职员的亲属或是退休的老人家,整体环境维护很好,也不吵闹,哪怕打本指挥、录干音,基本不用担心窗外飘来干扰的声响,比人来人往的教师宿舍强上许多,叶修对此非常满意。

  住在学区附近,还有另外一个好处兼坏处,就是商店密集,吃喝方便。

  还有,非常容易碰见学生。

  套用魏琛一句话,就是“时刻得端着菁英范以免碰上学生或学生家长,住那自找罪受”。

  魏琛叨念这句话时痛苦的语气才浮上脑海,叶修踏进便利店的第一时间,就听见有些耳熟的声音,劈哩啪啦倒豆子似的说个不停。

  “…拉你出来一趟就这么难,都大晚上了还去研究室,这么勤奋想糊弄谁呢,忙课题作业?忙作业你提着麦?咱们谁不清楚你就是贪图那里网不卡,又近……”

  叶修轻轻松松地走在货架间,掏出眼镜架在鼻梁上,并随手把头发拨顺一些。

  那头的声音越来越近,对方仍叫着:“你就不怕被哪个老师发现你在研究室鬼鬼祟祟地搞那些玩意儿,给你记上一笔你的形象跟奖学金就不要啦!宿舍难道没网么,我用得挺顺啊,YY歌会什么的一点也不卡。作为你朋友我友情推荐,省的你去趟研究室都这么大阵仗…”

 

  “黄少天,那是因为你的网不卡,就换别人卡了。”那个人口中的朋友幽幽长叹。

  是秋木苏的声音。

  叶修脚下一顿,还没来的及想到什么,对方已经拐过弯,直直撞了上来。

 

 

  苏沐秋正朝黄少天翻白眼,要人别废话赶紧去结帐,也没料到大晚上的,这间不起眼的便利店里还有其他人,一时不察,转个弯就撞倒了人。

  他伸手拉住对方,低声说了句抱歉,然而一看清楚撞到谁,苏沐秋三魂六魄当场去了一半,情愿自己今晚把黄少天掐死了,也绝不陪他来买什么见鬼的喉糖。

  他的指导老师正缓缓弯腰,拾起被碰掉到地上的眼镜,冷静地擦了擦戴上,朝他看了一眼,身上带着浅淡的酒气。

  “叶老师晚安,不好意思,刚才有些分心,”苏沐秋自然地扬起笑容,满脸优秀可靠的好学生样,语气亲切:“您来买东西?”

  “嗯。”

  “我记得您不住校内吧,难得在这间店遇到叶老师。”

  “碰巧顺路。”

  “哦!顺路啊…”

  等等。

  顺…路…?叶老师这是要去哪里,才会说‘顺路’?

  苏沐秋呆愣几秒,脑中灵光一闪,刷地一声后背就出了层冷汗──还能去哪,隔壁不就是研究室吗?而他的麦…还放在那里!

  苏沐秋的录音设备十分齐全,除了支架外甚至有防喷罩,都是低价淘来的,被黄少天拉出来前他正即兴歌会到一半,现在研究室一走进去,跟广播间没两样,一看就不对劲。

  不过,叶修很少会去研究室,多半闷在自己办公室埋头写编程,一写就到大半夜,最近几个月更是一下课就挟着包走人,只要苏沐秋定期主动汇报研究进展,叶修根本不会过问。况且他只有苏沐秋这么一个研究生,平日实在不会特意到研究室…

  这么一想,苏沐秋果然放心不少。

  叶修观察苏沐秋悄悄松了口气的神情,用醉醺醺的脑袋思索片刻,忽然笑了起来:“对啦,我等会要去趟研究室。”

  苏沐秋一噎。

  叶修呵呵两声,在苏沐秋强做镇定的视线中装模作样地翻口袋,一会后遗憾地摊手。

  “呃,不过我好像忘了带钥匙。”

  苏沐秋心中的大石缓缓落地。

  “苏同学,你带着钥匙吧。”

  “没带,真没带。我放在宿舍里。”苏沐秋连忙摇头。

  “真可惜啊…”叶修叹:“那我只能找老魏借了,反正门锁型号都是一样的。”

  苏沐秋按着胸口几欲呕血。

  “哎呀,瞧我这记性。老魏已经回家了。”

  “这样啊…”僵硬的笑容慢慢松开。

  “没关系,我住附近而已,等会拿了钥匙再去一趟就行了。”

  苏沐秋心中的大石块蹦极一样弹了回来,狠狠砸回脸上。

  “老师…”苏沐秋捂着虚弱的心,满脸温情关心,言词恳切,“这么晚去研究室,什么东西忘了拿?明天我帮您找?”

  “哦,是一份作业。”

  “作业?”苏沐秋三不五时兼任叶修的助教,充分证明人为了利益可以全能到什么地步,马上在脑海里搜索一番,“是哪个班的…”

  叶修摆手,“我之前不是交了个课题给你吗,期限快到了,说来也真是奇怪,我怎么找都没找到你交回来的作业。”

  “…………”

  “不过你这么年轻有为又认真的一个学生,怎么可能故意迟交作业呢,是吧!”叶修拍着苏沐秋僵硬的肩膀,“所以我打算去研究室找找,也许落在哪了。”

  苏沐秋心想:完了。没错,他每天顾着拉住一叶之秋不让他骚扰沐雨橙风,还真有些进度落下,那份作业的草稿,此时还夹在一堆打印出来的广播剧本里。

  不过嘴上倒是另一番说词:“没关系没关系,我再弄一份就好了,叶老师您别挂心啊!”

  “这怎么行…”

 “我正好觉得之前写的不够好还怕老师嫌弃,这下刚好有机会修正。” 苏沐秋姿态端正,表情积极向上。

  “我还是找一下吧…”叶修微笑,双手插在口袋里耸肩。

  苏沐秋急了,这种莫名熟悉的对话节奏,让他下意识没能顾上,伸手就扣住叶修的手臂,“不用麻烦了老师!我之后给您送去吧!”

  叶修反射性就要挥开苏沐秋,结果苏沐秋的手劲太大,倒像是叶修伸手搭在他的腕上。

 

  “咳,那个苏…”

  “老师,我真的没关系!”苏沐秋满眼恳切。            

 

  “明明没有人排队,结帐还这龟速,啧啧啧。苏沐秋你干嘛挡在这…哇!”兩人对话间,结完帐小跑过来的黄少天看见他们拉扯不清的模样,当场懵逼,愕然地瞪着那两只交叠在一块的手,“哎?哎哎??叶…老师!!你…你们…现在是啥情况…”

  黄少天打扮轻松,和明显是外出装扮的苏沐秋不同,看起来就像从楼上踩着拖鞋溜来的,手里抓着两盒喉糖跟冰淇淋盒,傻呼呼地看着两人。

  苏沐秋松手,暗地踹了脚黄少天。

  接收到苏沐秋焦头烂额的求助信号,黄少天回神,脑袋一转就晓得他在着急什么,暗中朝某人使了个眼色,抓住叶修望过来的瞬间,马上自来熟地拽着人到冰柜旁热情推销起来。

  “哎说起来,老师今晚买什么?来来来,跟你介绍,我最推荐这款柠檬冰淇淋,哎对对,就是我手上这盒…特别消暑…”

  “哦,这个牌子挺好吃。”叶修煞有其事地点头。

  黄少天挥舞塑料勺,“是吧是吧是吧!不甜不酸,奶香四溢。”

  “不过已经入冬了。”

  “冬天也是能消暑嘛!而且冬天买有优惠,你看,你看,这个黄色标签…”

  叶修看了一会,“这是快要过保值期的特惠吧。希望没有人贪便宜买了一堆回去啊。”

    “什么…哎??”

  买了一箱的黄少天事后如何震惊懊悔,苏沐秋不晓得,只知道趁黄少天把叶修拌住,当机立断扔下队友,告别,转身,赶回去收拾东西以绝后患。

  就在他踏出店门口的瞬间,与黄少天聊的正欢的叶修忽然出声叫他的名字。

  苏沐秋停下脚步,满脸痛苦地扭头。

  叶修慢腾腾地眯起眼,露出似笑非笑的慵懒神情,又喊了一声:“苏沐秋。”

 

  “晚安,沐秋。”

 

  苏沐秋呼吸一滞,一瞬间,似乎有谁的印象跟叶修重合。

  他没有多想,匆匆回了句晚安就跑开了。随后叶修找了找,发现惯吃的胃药已经卖完了,正打算离开,本着职业道德对黄少天嘱咐两句‘夜深勿逗留,天天爱学习’,后者连忙朝他手里塞了一盒喉糖。

  面对叶修疑惑的表情,黄少天解释:“买一赠一的活动,这份是苏沐秋的,不过叶老师您上课比较辛苦嘛,我看给您比较合适,想必他也是这样认为…”

  摩娑着铁盒冰凉的表面,叶修笑了笑,收了下来。

  他住得不远,几分钟的路就到家,只是没想到,顺手进入伞下的官方YY时,CV秋木苏还挂在麦上说话。

 

  伞下の藏雪:再唱一首!再唱一首!

  伞下の玖叁贰:再唱一首!再唱一首!

 

  秋木苏无奈解释:“真的不行啊!大家知道我宿舍网不好,现在是借了个地方开歌会,刚才下楼买东西发现可能会有老师搞突袭,得赶紧……一叶!你跑哪鬼混去!!”

 

  叶修猛然听到秋木苏怒吼的声音吓了一跳,一叶之秋的YY号没有进过秋木苏的官方频道,混在广大人群里一点也不起眼,秋木苏到底是火眼金睛还是设置了什么关键字提醒?

  秋木苏大概在收他的做案工具了,隐约能听见拆卸支架的动静,说话的声音忽远忽近,一个劲地抱怨着一叶之秋,“要不是因为你,我哪会临时开歌会?要是没开歌会,现在哪会闹的这么狼狈…”

 

  伞下の西北长安:真的是一叶之秋大神?!

  伞下の迷你橙:木苏大大的意思…歌会是为一叶大神而办的么⊙▽⊙我get到什么了!

  伞下の小花:我我我!举手点歌,ONLY~YOU~~

 

  “而且你晚上怎么突然下Q了?”秋木苏一顿,不带情绪地继续说到:“跟女朋友约会被勒令别玩手机?哼?”

  叶修这才想起他把手机关了,开机之后,果然看到QQ讯息提示,全都來自秋木苏,只有几条,问他是不是离线了。随后又说既然一叶不在,闲着也是无聊,准备搞个突袭歌会,让他有空来听听。

  这样看来,开歌会的间接原因或许是因为他,但秋木苏的说法…总之公屏里已经一串yoooooo了。叶修只能发一句表示他纯洁无辜的立场:

 

  一叶之秋:呵呵。

 

  秋木苏那边收拾好一阵子才停下,期间似乎有人敲门跟秋木苏说了什么,交谈声结束后,再度回到麦前坐定的秋木苏明显放松不少:“紧报解除,对方回家了,可喜可贺…不过时间也晚了,我最后唱一首,大家早点休息吧。”

  秋木苏让所有人输入数字,他从中随机挑选,然后唱该号码在他的伴奏档夹里对应的曲目,作为今晚的结尾。

  所有粉丝热情响应起来,各式各样的数字层出不穷,什么10086这种数字都出现了,叶修也随手敲了号码回车。

  “啊,一叶大大点歌了。37…”秋木苏毫不犹豫地抛弃原先说好的随机,翻了一会,“嗯?我好久没唱这首歌了。正好是首古风曲,今晚做为聘礼送给一叶,为之后我和一叶之秋组CP预热吧──嘘,我可没有提前剧透啊!”

 

  不管公屏炸开锅的各种刷屏讨论,秋木苏没有多加理会,迳自点开伴奏。前奏出来时,他嘿嘿一笑,忽然柔声低语一句“娘子,请听。”,随即唱了起来。

  叶修内心抽搐,暗道一声装模作样,也揉揉耳朵认真听了起来。

 

  天涯 的尽头是风沙

  红尘 的故事叫牵挂…

 

  如果说秋木苏的念白技能全点亮了,那唱歌大概就是还在刷经验中,不过胜在情绪拿捏极佳,没几句就彻底调动起听众的情绪,一首古风曲子,听的众粉丝捧心不要不要的。

  一曲结束,又顺手撩了把一叶之秋卖卖腐,秋木苏才和所有人道晚安,干脆俐落地拆麦走人。歌会结束不久,伞下新的群公告就跳了出来,从‘秋木苏突袭歌会传送阵 [链接]’改为‘群福利:歌会录音发放啦!已上传群文件~’。

  叶修把音乐拖了下来,看着一首首剪辑好并编辑过名称的录音,非常不解风情地想,要是学生们交作业也这么有热情就好了,看看这效率这完成度,啧啧。

 

  点开最后一首,深情如水的声音自外放流泻出来,几分钟前才刚听过的歌声再度响起,回荡在室内,轻轻抚过耳际。

 

  “我只求与你共华发…”

 

  一室幽暗里,唯有桌旁的台灯亮着,昏黄的灯光下,叶修的侧脸显现出几分温暖。

  他操作着手机,点开画面后,指尖顿了一会。

 

  秋木苏干净明亮的嗓音仍慢慢哼唱着:“我以工笔画将你牢牢记下,提笔不为风雅…”

  “剑出鞘,恩怨了,谁笑…”

  “我只求今朝拥你入怀抱──”

  温柔缱绻的歌声最后,秋木苏轻轻敲麦,像是有些紧张,沉着声,淡淡的加了几句话:“为何要等来世?今生,现在,有你,有我。”

  “答应我吧,一叶。”

 

  是否将‘秋木苏 红尘客栈(赠一叶之秋).mp3’设为铃声?

 

  这段话,秋木苏说的一派情深,暧昧不明,加上两CV最近十分密切的互动,乍听就像他真的告白一样。叶修却摇头失笑,明白这是之前《灯》剧时的后续。

  所以,这句话,只是给剧里的角色,是六殿下给柳美人的答案。

  这个答覆来的特别晚,简直慢到爪哇国去了。

  …与你共华发?

  叶修撑着头,把玩了一会手机,最后回到设定画面。

 

  “苏大大这报复的手段…缺乏创新啊。”

 

  然后,他按下了取消。

 

→  10

评论(29)

热度(7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