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lof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 打赏需谨慎! 】】】
请量力而为!请考虑清楚!打赏并非必须。

【伞修】剑走偏锋10:喜你是疾,药石无医 (网配paro)

←  09

 

  收到群里新公告,得知第一期剧本在寒烟柔和昧光的努力下接近完成,並询问两位主役CV何时有空进行攻受角色试音时,叶修正好点开《凝眸深处》原著的目录页。

  稍早,叶修敲开沐雨橙风,问了问第一期的进度到哪,决定先把这部分扫过一遍,这样配音跟后期的时候不至于兩眼一抹黑──这篇文连载多年,总字数惊人,一时半会估计看不完,只好采取应急手段。

 

  凝眸深处是古风武侠文,架空朝代背景,作者陌上灯花大约把她喜欢的所有元素融合进去,是篇考据党看了恨不得挠墙撞地的文。

  受的身分是近年十分流行的魔教教主,故事初期,他的内功已修练到五层,武力值不俗,而魔教密传的心法晋级六层时,强悍到能横着打遍天下。受当时五层巅峰已臻至圆满,随时可能突破,然而升至六层时修练者会脆弱堪比凡人稚子,受便找个理由外出,避开魔教、正道诸人,寻到一处丛山峻岭的隐密洞窟准备冲关。

  没想到,就在他催动心法,强忍万蚁噬骨、业火焚心的剧烈痛苦时,突然有人出现,冲他心脉命门直袭而来。受勉强腾出手收拾对方,未料外头已呈包围之势,来袭者竟如此之多,他搏命逃出,虽躲过致命攻击,却身受重伤,功力大损,濒临走火入魔。收拾不了他们,只能咬牙逃离,最后被一箭刺穿右肩,非常老套地摔下绝壁断崖。

  摔下山崖时,受在急速坠落间盯着那群人,想破脑袋也分辨不出这是哪方人马,不晓得他是被教众出卖?正道再也容不下他?抑或朝廷杀鸡儆猴?!他唯一知道的,便是从这天起,谁都可能害他,都可能是要他命的人。

  他的敌人太多了。

  主角定律,摔下山崖当然不会出事,通常为撞上绝世功法、捡到神兵利器、碰见急收徒在线等的神秘老人三选一。然而受什么都没遇到,只遇到一名身怀绝世功法、手拿神兵利器、接受已故师傅大半功力的年轻人。

  这,自然是攻了。

  可惜,攻却是个记忆有些混乱的痴人。

  也许是智商掉光的关系,攻性格纯如稚子,是非善恶关却极度分明,眼中没有任何灰色地带存在,一见重伤濒死的受穿着魔教标配金线绣图的黑色长袍,就要一剑给人串烧立死,受狼狈闪避,捂着伤处,急中生智大喊一句“等等!我是江湖游医,这套衣服是酬礼”。 

  攻傻呼呼地信了,故事就此开始。

 

  第一期的主要内容,不外乎是受把攻当成保镳,哄着痴傻但牢牢记着‘保护治愈’规则的攻一同离开,并伪装成医师身分,领着攻暗地探寻到底谁要对他不利,顺便攻受CP花式刷好感度等等。

 

  叶修点上叉,将文章页面关闭,心底有股郁闷挥之不去。

  打从內文第一行开始,他就隐约觉得不妙,扫了几十章左右,果然看到作者在后记提起很喜欢某俩位CV,认为特别适合文中角色,会有一些不影响剧情发展的修正云云。

  修正的只有一个地方,就是攻受的名称。

  本文CP是楠秋木x叶离…

  作者还在开头装模作样地补了一段,提到由于攻忘了自己是谁,捡到攻的便宜师傅干脆就地取材,说既然在万籁俱寂的秋天,某棵楠木下碰见攻,不如就叫楠秋木。而受则是姓叶名离,字之秋。

  叶修默默捂上脸。

  呵呵。

  说是要试音,但根本没有什么能试的余地,就是给叶修一个看似公正的挣扎机会罢了…是他太天真,哪怕早一点看过文案,都能搞清楚为什么秋木苏对攻受分配这么有自信。

  叶修考虑片刻,还是缓缓敲击Delete键,删掉了‘作者妳好,有错字,应该是知秋’这行0分评论。

  作者的邪恶意图如此明显,他就不用自讨没趣了…

 

  但晚上的试音,还是要拼一把。

  自诩变声系当之无愧的第一把交椅,叶修不觉得楠秋木这个角色,一定要分给秋木苏。反之亦然,受在文中有很多时间是以医师身分示人,声线温文尔雅的秋木苏也很合适嘛。叶修已经将叶离这角色天性狡诈、狐假虎威、糊弄人一等一这些特性主动遗忘了。

 

  他准时来到挂了大锁的1号包间,已经有几人在里头等待。这次试音只決定攻役、受役分配,所以参与的人不多,除了俩位CV外,还有导演沐雨橙风、编剧寒烟柔、助手昧光以及搞不清楚来干嘛的CV包子入侵。

  叶修一进入频道,就听见包子入侵用他那活力四溢的嗓音,满怀热情地大声唱着和星座有关的曲目,什么星座爱情故事之巨蟹座可不可以继续说爱、双鱼座的眼泪这类的。昧光偶尔还会在频道上发几句话应付包子千奇百怪的问题,沐雨橙风跟寒烟柔明显不在位置上,而秋木苏还没到,难得比叶修晚。

  “包子,昧光,都到了?在干什么呢?”

  “老大老大!”包子入侵喊到,“老大你什么星座!”

  CV包子入侵曾与一叶之秋合作配剧,当时的角色关系是炮灰攻黑帮大佬以及龙套打手小弟,此后包子入侵一直改不了称呼,据说是折服于一叶之秋自带的王霸之气。

  一听到包子入侵这么问,昧光连忙缩小论文窗口,急急在频道输入:叶神!别!

  ‘别理会他’这几字来不及打完,就听见一叶之秋说道:“哦,蛇夫座。”

  昧光:…………

  “怎么样包子,蛇夫座有歌吗?”

  包子入侵那边传出一串卡喀卡喀的键盘敲击声,大约是正在翻天覆地的搜索,随后他沮丧地说:“没有…不过我可以现场编一首!蛇夫座,你是那──”

  叶修啧啧,“这么伟大的星座,没有一首歌,简直不科学啊!包子,看过圣●士星矢不?蛇夫座,那可是圣域里唯一被称作神的角色,怎么可以现场编?务必用心作词编曲,写一首配的上的好歌。我明年这个时候验收啊,逾时不候。”

  “老大--”

  “嗯?”叶修平淡地应了声,“还是,你要告诉我,你办不到,要辜负你老大的信任啊。”

  “保证完成任务!!”包子入侵郑重答应,经一叶之秋这么提醒,他严肃反省自己编歌的态度,确实太不用心了,只剩下一年,不知道能不能写出获得老大认可的歌。

  叶修在这边欺负小朋友,顺便温习寒烟柔之前发的试音台词,没想到有人轻嗤一声,毫不留情吐槽:“包子,你别听他瞎说,他双子座的。”

  叶修唷了一声,“这你也知道?木苏啊,你背了我的资料么,好可怕。”

  秋木苏发了呕吐表情:“网上关于你的资料除了昵称跟星座外,就只剩下性别男括弧问号,就这几行,哪用得着背。”

  “你看了?我都没搜过你的资料啊,现在补上来的及吗?”叶修笑。

  秋木苏沉着应对:“包子!给这位客人来一首‘情迷双子座’。”

  “好勒!”包子入侵没开伴奏,直接清唱:“抽根烟~烟雾弥漫在房间~”

  “…………”

  “你的脸~阳光照射过~显得很养眼~~”

  “显、显得很养眼…嗤…哈……哈哈哈!”

  由于长年胃痛的关系,叶修已经很少抽烟了,此时在包子入侵热情洋溢的歌声中,伴随着秋木苏的拍桌大笑,他产生了站在阳台迎着寒风狠狠抽几根的强烈冲动。

  三位CV不正经打闹时,勤勤恳恳的助手昧光找来能管住这些家伙的人,沐雨橙风和寒烟柔同时发了^_^表情后,众人自主禁声,今晚的试音会总算开始。

 

  要试的台词只有一段,就是受的心里对攻的情感首次被明确描写的片段,比较考验情绪展现,算是第一期重大转折点。攻因为失忆,没有任何世俗或身分的包袱,早早就爱上受,并且毫不掩饰这点,所以没有选攻的部分。

  寒烟柔把台词挂上频道。

 

  楠秋木:之秋!我听柳姑娘说了,她说,她说,你身上有治不好的绝症!

  叶离:你情愿相信她一介无知妇人?

  楠秋木:可是,她说这种病她也有,每次看到赵书生,心口会又酸又疼,时而蜜一般的甜,恨不得掏心掏肺

  叶离:她这么说,倒也无误

  叶离:喜你是疾,药石无医。绝症…

  楠秋木:跟我在一起,你宁愿把心挖出来,这么痛苦么?

  叶离:如果有一天你恢复记忆了,跟那些人一样想要这颗心脏

  楠秋木:我不要。我只要整个你。

 

  这段台词的确有难度,要是CV配不好,整部剧当场变成狗血肥皂片。

  为了公平,由寒烟柔掷骰子决定顺序,结果出来后,她发了一句:秋木苏先攻,一叶之秋后攻。别紧张,准备好就开始。

  昧光吐槽:原来先攻、后攻还能这么用…

  叶修认真准备着受的部分。虽然他想负责攻役,但在配音这档事上从不马虎,此时自然也是全力以赴。

  文字没有感情,叶修只能用自己的里解,以及对原著的印象,去揣测受的情绪转变、说话的语气。

 

  一分钟后,秋木苏敲了一句ok,绿灯亮起,他无预警地开口喊到:“之秋!我听柳姑娘说了,她…”

  语气中,焦急、心痛、慌张,各种情绪毫无掩饰,清楚表现出攻的心智状态与感情。秋木苏与角色的年纪相近,大可用本音来配,但为了不要让略显稚气的台词带垮角色实际年龄,他选择稍微压低声线,一番融合过后,完整呈现了他所理解的楠秋木。

  秋木苏的开场很好,与叶修对角色的看法没有太多出入,让他很快进入状况,音色温和却机锋暗藏,语气倦懒无奈,带着不自觉的包容,:“你情愿相信她…”

  秋木苏有些委屈:“可是…她说,这种病……恨不得掏心掏肺…。”

 

  一叶之秋跟秋木苏被称为戏感最强的两位大神不是没有理由的,短短几句话间,已经足够两人在听众脑海里构筑出画面。

  …黑衣男子倚在窗下,晒着日光,修长白净的指尖翻动医书,突然,一名青年冒冒失失地闯入,扑到男子身旁,无措地抓着人,问他好不好。男子已经无数次被青年打扰,同样无数次为青年放下手边的事,从初时忍耐,到现在的宽容,两者之间,差异唯有感情…

  昧光在屏幕前紧张屏息,深怕自己呼吸稍重一些,就会打破这些场景。

 

  一叶之秋继续读着台词,唇齿间含着一声几不可闻的轻叹:“喜你是疾,药石无医。绝症………呵。”

  这声笑,在剧本内是没有的,但一叶之秋这声轻笑自然而然。昧光猜不出里头包含的情绪,是自嘲?认命?茫然?欢喜?还是单纯咀嚼着‘情’之一字?

  一叶之秋读下一句的时候,那点叹息却没有了,语气平静得彷佛事不关己:“如果有一天,你恢复记忆了,跟那些人一样…想要这颗心脏──”

  “我不要!”秋木苏低吼,赌气,又隐含对所有窥伺者的残酷狠戾,流露几分孩童般的纯然霸道,不容否决的:“——我只要整个你。”

 

  第一轮结束后,双方各自调整一番,也没打商量,两人默契地调换角色,开始下一轮试音。叶修喝了杯水,按下F2,以年轻的音色万分心急地喊了一声“之秋”。

 

  一段台词要不了多久,小试音很快完成了。

  叶修:“──试音结束。”

  秋木苏:“怎么样?需要讨论一下角色分配吗?”

  虽然秋木苏这么问,但两人对过戏,都清楚最好的安排是什么。

  不能说叶修配的楠秋木不好,只是相较秋木苏,欠缺些许霸道痴狂的不管不顾;秋木苏的叶离同样可圈可点,但情绪表现上,不如叶修来的深刻立体,略显平板。

  或许是受他们影响,越到后期,作者笔下的俩个角色就越有秋木苏跟一叶之秋的影子,若是换过来配音,第一期尚可用演技克服,第二、三期剧情进入高潮后就难了。

  结果不出所料,几位听众一致认为兩种都很好,不过相较之下,第一轮更为自然贴切,事情就这么拍板决定。

  秋木苏得意洋洋地笑着:“一叶,这是你第二次受给我啦,CP愉快啊!”

  “第二次?”叶修思索,“《灯》剧不算吧!”

  “谁跟你说那个?”秋木苏猛地压低声线,冰冷强硬地喝令:“——Omega,闭嘴,躺好,自己张开腿。”

  “……你还会看那种视频?”

  “海无量有次把链接发到兴欣网吧的群里。”秋木苏回味片刻,砸吧砸吧嘴,仿佛意犹未尽:“当时听见你喘气的四种音调八种状态,真是连我都克制不住………大爆笑啊哈哈哈。”

 

  秋木苏狂笑一阵,再次拿腔拿调地说了句:

  “Omega,过来,为我生一窝崽崽。”

 

  叶修嘴角抽搐,换上少年的清脆嗓音,高傲地哼了一声:

  “呵呵,你上呀,我等着。”

 

  语罢,他懒得管秋木苏与还没退出频道的众人是什么反应,果断关机睡觉。可惜直到他真正熟睡前,秋木苏那令人咬牙切齿的猖狂笑声仍回荡耳际,挥之不去,恼人不已。

  然而这一晚,出乎意料的,叶修睡得格外踏实。

  

=

虽然是网配,但网配只能算做感情线辅助了,有点不甘心。

总之,为了多点带入感,攻受就决定是这个名啦!

楠秋木,当然是南山+秋木苏了。

另外文中提到的都是真有其歌,歌词…也是…

场外:

“Omega,闭嘴,躺好,张开腿。”

“苏同学,晚安,你好,作业交了吗?”

“…………………………………yi?!”

→  11

评论(30)

热度(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