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lof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 打赏需谨慎! 】】】
请量力而为!请考虑清楚!打赏并非必须。

【伞修】剑走偏锋12 (网配paro)

←  11


  正午十二点整,宣告暂时解脱的钟声响起,学生们如获大赦,第一时间呼拉拉地涌出逃离教室,讨论著午饭及琐事。滞留在教室內的几名女学生三三两两凑在一块,假装不经意地绕到讲桌边,仰起头甜甜问着:“苏学长,中午要一起吃饭么?”

  苏沐秋停下整理考卷的动作,抬头扫了眼明显精心打扮过的姑娘们。

 

  周五的课堂,按计算机学院几名教授的习惯,一贯是单周考试、双周发成绩讲题目,教师们很少到场,大多扔给自己手底下的研究生来办。

  因为考试是计算成绩的,很少人会缺掉周五的课,一部分隔三岔五就翘掉正课的学生可能早忘了老师姓啥名啥,但一定记得助教是谁,尤其是苏沐秋--这位助教颜值太高了吧!!加上大学期间回回榜首什么的,计算机系镇院大神叶修唯一的学生什么的,人温和声好听什么的,至少从来没有女学生缺席过。

  “抱歉。”苏沐秋直接拒绝。

  “只是吃午饭而已嘛…”

  苏沐秋歉然一笑,略带遗憾:“昨晚没休息好,有点累…谢谢你们邀约。”

  与他的目光对上几秒,首当其冲的姑娘霎时烧红了脸,害羞的低头,扭扭捏捏地揉着手指,一句轻声细语的“那、那学长好好休息”之后,推搡着依依不舍的朋友们离开。

  苏沐秋手上收拾着东西,保持完美的微笑,如此往复婉拒了好几批人,流程相当熟练。

  这家伙嘴里说着遗憾啊可惜的,就不知道心里有几分认真?光是盯着那张脸看,她们有没有发现苏沐秋台词都不换一句,根本照着SOP打发人啊?

  一旁的黄少天在内心腹诽,並敏锐地捕捉到姑娘们叽叽喳喳着‘每个周五都能听沐秋学长讲课好幸福’、‘今天感觉有点忧郁,啊啊啊,忧郁的苏助教一样好帅’、‘他看我的眼神好专注好温柔’,不由得沉痛思索,这个年代难道只看脸不看心?!

  比起苏沐秋这黑货,他这么一位阳光开朗好青年坐在这,怎么就没人来问句‘少天学长请跟我一起用午饭’、‘少天学长好帅’?!

 

  最后一位学生离开教室时,苏沐秋正好关上抽屉,将器材归位完毕,脸上闪闪发光的笑容慢慢转为隐含郁气的面无表情,扯了一把在角落摆着思想者pose的黄少天,两人锁好教室门窗,慢吞吞地往食堂移动。

  “喂喂,老苏啊…”

  “嗯…”

  “那群小姑娘挺漂亮的,你一个都看不上?我告诉你,标准太高可是当一辈子处男的征兆!”黄少天严肃。

  “你如果只是想问这件事,现在就闭嘴,否则别怪我揍你…”

  “随便问问也不行?喂喂我可是舍弃了原定安排来给你当参谋的,不然这时候我还在睡觉啊!好吧,我左思右想,还是觉得你那件事…”

  “这是你这十三个小时以来第一百次这么开头,你最好说点不一样的。”

  黄少天不满:“56次而已,你会不会数数??随便瞎扯糊弄谁???”

  “…56次啊…。”苏沐秋痛苦闭眼,万分后悔昨晚一时冲动,找谁不好,非得找黄少天谘询。

  “哎你以为谁想管你这点芝麻小事?!大半夜踹人宿舍门,毁了人干音还不道歉,我告诉你啊要是换了其他人,绝对不会这么大方原谅你毁了准备上交的干音,绝对不会!要不是我看你满眼血丝神情抓狂,一副天崩地裂的模样,可怜兮兮的…”

  苏沐秋板着脸加快脚步,两条大长腿走的飞快,黄少天赶紧小跑追上,嫌弃几句才进入正题。

  “你说昨晚在自己官方群里满嘴不正经的时候,被一个和你现实中有交集,晓得CV秋木苏身分,但你又想在对方心里维持优质好形象的人看到了???”黄少天神情古怪:“你这是要追媳妇?”

  苏沐秋眼角一抽,“我一番正直朴素的陈述被你扭曲成这样,这需要多强大的脑补能力?你怎么不当编剧?当CV太屈才了。”

  “正直?朴素?你要是在群里搞读书会,还会这么介意被人发现??肯定是说了这样那样的话嘛。咱们蓝溪阁只有男CV,每回访谈公屏都在刷求现场群P,拉帮结对地勾搭麦麸早就见怪不怪。”黄少天表现出一种过来人的麻木,“你是说了什么尺度超标的话?【哔--】还是【哔--】啊?”

  “不管是什么哔都没有。”苏沐秋奇异地感觉宽慰不少。他要是蓝溪阁的CV,现在说什么都晚了,直接回炉重造吧。

  “没有?没有你慌张个什么劲?”

  苏沐秋说不出有几分心虚,“咳,简单来讲就是,我说要让一叶之秋来群里32种姿势娇喘……”

  “靠靠靠,你这是要给所有CV出肉戏教材?No zuo no die why you try?”黄少天误会苏沐秋的意思,当作他要跟一叶之秋要公开现场PIA肉32段,猛嘲苏沐秋脑子进水。

  察觉他真的黑了脸,黄少天收敛几分,认真问到:“你那声音好认的很,开学时听你一句自我介绍‘我是苏沐秋’就认出来了,被发现也不意外…但你确定她是你知道的那个人?你会不会认错?靠不靠谱啊!”

  “嗯,百分之一百二十的靠谱。”

  “多出来那二十是什么??面基会见过?”

  “多出来的二十是告诉你,不要问原因了,我懒得解释。”苏沐秋目不斜视。

  “呸,当我会好奇!照你这个说法对方都知道CV官方群了,肯定也混这个圈子,什么床戏H音没听过?你就在频道里刷了句娇喘担心个毛线。”

  “…他不一样,我不想让他知道我会说这种话。”

 

  黄少天真正诧异起来,瞪大眼盯着走在旁边的苏沐秋。

  但苏沐秋没有多余的表情,黄少天一时竟无法判断他的意思。

  “玩网恋?什么事非得想不开……你对象在你们社团里?寒烟柔?逐烟霞?小手冰凉?我看着都不像啊。”

  “不是对象,但比对象重要多了。”苏沐秋坦然。

  黄少天更惊讶了:“啊??难道是你的……爸妈伯姨叔婶舅?!我靠!这太晴天霹雳了。”

  他情不自禁想像亲爹听见自己配的几部耽美剧,里面免不了男人和男人各种嗯嗯啊啊,不禁狠狠打了个寒颤,朝苏沐秋投以万分怜悯的眼神:“没救了,你安息吧。”

  “怎么可能,你不是早知道我的家人就一个亲妹妹吗。”苏沐秋说。

  黄少天闻言,更加摸不着头绪,不晓得为何昨天深夜苏沐秋兵荒马乱。

  别看苏沐秋现在挺镇定,不带错地讲了一早上的题,他眼下的乌青就是一晚没睡的铁证,明显与黄少天告别回房后仍在辗转反侧,烦恼这件事。

  “老苏你至于吗?几句话而已。”

  苏沐秋叹气,给黄少天举例:“只有爹妈知道才算晴天霹雳?我给个假设,如果某天你发现魏老师在听你的剧…你知道你个话唠很好认吧。”

  “魏老大?”黄少天摸摸下巴,若有所思,“唔………我可能会问,要不要发个录音包给他,哈哈哈哈。”

  “…我换个例子。假如是叶老师?”

  “叶老师…”

  黄少天纠结起来,眉头紧蹙,透出一点凝重。人端着盘子跟在苏沐秋身后打饭,心思却飞到‘关于叶修此人’这个命题上去,脑海中慢慢浮现黑发黑眼的男人,与镜片后漠不关心的神情。

 

  如果,听到剧的人,是叶修?

 

  黄少天跟苏沐秋都是由大学部直接考研上来,在读本科的时候,就上过叶修的课。

  甚至他还没考上大学以前,就听过叶修这个人。

 

  他们就读的学校,即使和整个C国内数千所大学比较,都是名列前茅的重点大学,其中又以电子工业方面最为出色,出了许多在社会上极有影响力的人。只要能挂着本校毕业生的名头走出校门,一堆企业抢破头都要将人招聘过来,苏沐秋、黄少天都是狠下心拒绝了好几家公司的邀请毅然考研,更别提能被校方邀请任职的教授,不少是国际知名的人物。

 

  近几年,尤其以‘叶修’风头最甚。

 

  叶修在他们学校,是个活生生的传奇。

  按照黄少天大学期间到处搜罗得来的八卦情报,据说叶修在校期间,他的编程能力就已无人能出其右,强过不少老师,甚至早在18岁时就开始匿名投稿论文到海外专业刊物。

  哪怕他提出的大多只是天马行空、惊世骇俗的思路,但确实新颖、充满创造性并且…可行。

  因为,他会附上一段实作证明。

  最先注意到这位学生惊人天赋的,是当时计算机院的主任张老教授。

  他对叶修非常好奇,循线去查,竟发现曾以‘叶秋’这个名字参加过国家级编程竞赛的就是他,並且好几次与冠军擦肩而过──编程比赛跟唱歌跳舞不同,都是各自埋头对着屏幕打字,而叶修完成后就潇洒走人,鲜少留到结果揭晓,旁人也未曾留意他的长相,徒留主办单位捧着奖杯,站在台上尴尬地喊着‘叶秋选手还在现场吗?又不在?’,好像他来,就只是出门打酱油的途中刚好手痒想写串代码一样。

  尚未毕业前,叶修便被校方破格邀请,毕业后直接在校留任,虽然是从张老教授的助手开始,但仍是莫大荣光--更别提张教授打从一开始就把事情全部交给他,自己过着半退休的生活。哪怕曾有波折,也遭遇过学生家属及校委会种种质疑,但仅仅三年,他就收到校方正式教职的聘书,成为该校有史以来最年轻的正教授。

 

  可以说,现在的叶修基本代表了C国编程技术的最前沿。

  但此人对自己各种苏的没边的资历半点意识也没有,仍然照自己的步调过日子。

  他确实是极有才华的人,然而身后的光环太多、太刺目,终究产生某种令人望之却步的大神气场,凡人只能仰望。

  生活上,除了已正式退休的恩师张教授、同事魏琛,再勉强加个学生苏沐秋吧,这三人以外他好像没有其他相熟的人,时常独来独往。

  某位看似与叶修关系不错,已在业界闯出名号的毕业生,曾在醉后以复杂的语气说:那个人镜片后的目光总是非常冷淡,随时向外传递着‘愚蠢的凡人’这类讯息,是名符其实的高岭之花。

  或许,他早就失去人类的部分,只剩冰冷严谨的计算机思维也说不定。

 

  以前黄少天和方锐聊起这段评价时,曾正巧被溜来看看学生进展的魏琛听见,他当时勉强绷着脸关上门,一秒后笑的形象尽灭,扶着桌子,好半天才喘过气,朝两位茫然的学生勾手:叶修?距离感?我呸!

  “叶修那家伙要是兴致来了,大衣一甩袖子一卷,就能蹲在路旁跟一群小鬼玩一下午弹珠…”魏琛揩着笑出来的泪,恨恨地叹到:“可惜敢靠近他的人太少,不明究理的人太多,大家都被他那副装逼样给骗了,啧啧。”

  两人对叶老师有没有改观尚且不提,倒是从那之后,黄少天跟方锐都满口叫着魏琛‘魏老大’,师生三人的感情真正亲密起来。

 

  总的来说,上过叶修课程的人,不少对他都是又敬又畏,觉得在叶修大神面前只会问些蠢问题的自己是智商欠费的超级大傻逼,应当关进动物园与猴子作伴。

  黄少天认识的同龄人中,唯一不怕叶修,甚至有自信夸口总有一天比叶修强的,就只有苏沐秋。同时苏沐秋也是他所知的人里,面对叶老师时态度最为谨慎小心的人。

  想到这等反差,黄少天立刻抛开苏沐秋的难题,转而追问起来:“苏沐秋,你为什么这么怕叶修啊?你看咱们学院哪个人跟自己指导老师是这种关系?你每次见他都摆出那副恶心人的虚伪态度,我肯定不相信叶老师没发现。”

  “喔。”苏沐秋往嘴里塞了口饭。

  “而且叶老师帮你挺多的啊!你也表现的太…那啥那啥了吧。”

  黄少天好像深怕苏沐秋忘记,主动掰着指头开始漫长的回忆:“大学的时候咱们一个班嘛,你说你平时不参与班级活动就算了,上课也不见你多用心,结果考试却回回拔尖,脸也还过得去只比我差一点,一个人把咱们艰难的女性资源全给吸走了,活该遭人恨…”

  “我差你的那一点是舌头长度吧!”苏沐秋今日首次赞同黄少天。

  “滚滚滚,差的是气质,气质你懂不懂!总之不少人心里阴暗,给你编排了一大堆烂形象,后来爆出你兼职三四份工挣钱养家,住的又远,天天朝五晚十二踩一辆破N手自行来去,直接打脸那群家伙,不少人改观。”黄少天唏嘘,“后来,叶老师…”

 

  顺着黄少天的话,苏沐秋清晰忆起那时大幅透支精力的生活是如何终结。

  他大一时忙得很,就算知道同学对他看法不妙,也沒闲心考虑这些,现在这么一听,总算搞清楚为啥一堆他叫不出名字的同学没事送礼物,敢情都是赔罪礼。

  好在他当时一个不落全收下了,没有吃亏。

  而那时候,叶修不过是他们班众多授课老师中的一位,连班主任都不是。但他竟神不知鬼不觉地写信给校方高层,表示希望能给本地生苏沐秋争取一间宿舍,因为他时常需要对方协助研究,怕太晚让学生回家,不安全。

  校方一查苏沐秋的成绩与家世背景,又看了看他的条件,形象十分正面,于事校方二话不说,划了间研究生专用的单人宿舍给他,对外强调此为爱才惜才之举,媒体果然猛力吹捧一番,他们大学一时风头无两,大大刷了把声望值。

 

  “叶老师不是还换着各种名目,把你拉进计划里领奖金,让你专心搞编程,别去送报洗碗吗?你知道多少人忌妒你,说什么对你青眼有加破格提拔的可是叶修…”黄少天想到几次帮忙叶修的回忆,满脸苦逼,“不过,他的编程风格,还有忙起来直接地狱模式,啧啧…也只有你这个同样奇葩的人能扛下来。”

  “我知道我很厉害,不用夸了。”苏沐秋说,“你都清楚,那还问?”

  “当然要问!怎么能不问啊!你不管是因为忌妒而变态了,还是对叶老师感恩戴德做牛做马,咱们都能理解,就是你这不明不白的态度,怎么看都不对劲。”

  “我的态度?”苏沐秋搅着食堂每日供应的白菜土豆汤,几片烂叶子在清汤上漂浮,“以最小的代价换取最多的收获,当然要争取表现的比好还要更好,就是这样。”

  “为了奖学金?”黄少天说。

  “在校期间的成绩,参与计划的经历,研究挂名…这些都是加分,能让未来的路更加通顺。如果能拿到叶修的亲笔推荐信就更好了。”苏沐秋语气平淡。

 

  黄少天安静下来,咬着饮料吸管,撑着头看了苏沐秋好一会。

  后者好似一无所觉,坐姿端正地吃着算不上可口的食堂菜。

  许久后,黄少天才笑了一声:“要不是知道你打从心底喜欢编程,都要被这段话胡弄过去了。”

 

  苏沐秋咧嘴笑了笑,端起碗,把汤喝得一干二净。

 

  叶修给他一个翻身的机会。

  但有能力伸手抓住这缕蛛丝的,却是苏沐秋自己。

  苏沐秋感谢,但从不觉得亏欠叶修。

  他们是平等的。

 

  黄少天撇撇嘴,“老苏,虽然你说的满口现实利益,好像对方就是个踏板,但叶修这人技术真材实料,编码全领域精通,Debug只要几十秒简直开挂,待人也公正,不会要研究生干些端茶倒水跑腿打饭的杂活,要是他公开收学生,抢着抽号码牌的人都能绕校三圈。”

  偏偏他只收了苏沐秋一个。

  “你心里对叶老师究竟怎么想的啊?觉得很得意很激动很开心很羡慕?”他嘎吧嘎吧地啃饭菜:“觉得很喜欢?”

  苏沐秋黑线:“啥?喜欢?我对他---”

  他猛然一顿,忽然想起在便利店碰见叶修时,气质平和的男人带笑的黑眸,以及那句莫名熟稔的…‘沐秋’。

  脑海中有什么一闪即逝,有谁的印象模糊地与叶修重叠,但在苏沐秋捕捉前,那丝灵感便从指缝间狡猾地溜了出去,再寻不得。

 

  苏沐秋按着发胀的脑袋,有些心烦意乱,在这个极为不恰当的时机,黄少天却忽然想起正题:“哎哎哎对了,你说你到底是不想被谁发现身分?难道是叶老师?不会吧,他看起来就是对编程以外的事不感兴趣,只要有代码就能活…如果真是他,你在他面前怎么撩人的赶紧发纪录来看看哈哈哈哈!唉呦我要是笑死了你怎么赔偿…”

  几口塞完干巴巴的炒饭,苏沐秋甩下汤匙,“笑死你最好,解决噪音公害。我还有作业没搞定,先走了。”

  黄少天笑的直不起腰,只能摆摆手,在苏沐秋离开食堂前勉强说道:“哈哈…对啦前几天研究楼贴出新公告你看了没有…”

  被黄少天的笑声震的脑门痛了起来,苏沐秋匆匆回答“看了看了”,拎着包直接离开。

 

*

 

  苏沐秋回到宿舍,摸出手机,发现有人在微博上艾特他,但他优先打开了剧组群。

  半小时前,沐雨橙风宣布剧本已发送至邮箱,通知两位主役CV记得确认群公告里的时间表,让他们赶紧开始琢磨剧本,务必准时交音返音,至于协役CV也确定了,都是人品可信的CV,确保不会再闹出脆豆那样的麻烦。

  情势看来不错,这让苏沐秋郁闷的心情轻松些许。

  对沐雨橙风回了句OK,苏沐秋顺手@一叶之秋,问他几天后要不要PIA个戏,接着才点开微博。

                                 

  艾特他的是位不算太熟的编剧,对方回复了一叶之秋的最新微博。

  那条微博没有配字,只有一张蛋糕的照片,巧克力蛋糕上点缀着水果与鲜奶油,並套上花式边框及粉色滤镜,空白处还加了圆润的LOVE图样,与一叶之秋清一色转发宣传的乏味微博格格不入。

  那位编剧发了一长串意味不明的激动表情才写到:‘我看到了什么!这张照片明显不是一叶之秋的风格,地点又在H市,我灵光一闪,他老攻不就是H市人吗!! 兩位大神面基奔现了!!我要去H市跑圈!!@秋木苏’

  下面一溜评论,全都是‘姑娘脑洞太大→_→不过@秋木苏’。

  苏沐秋內心抽搐,很有冲动换小号问‘你从哪认为这是秋木苏的风格!?’,但最后只是写了条转发,语气哀怨凄婉,泣诉一叶之秋红杏出墙,刚刚过门就让他夫君绿云罩顶。

  接着他直接发信息给正主:一叶,跟谁出去玩了?

  按下发送前,他莫名恍神片刻,鬼使神差地改成‘一叶,跟谁出去玩?该不会是姑娘吧。’

  显示手机在线的一叶之秋没有回应。

 

  大概是正在吃蛋糕吧?

  说不定一叶之秋也是助教,有漂亮姑娘约他喝下午茶,他就去了…在苏沐秋看不到的地方,一叶之秋有与他完全无关的现实生活,与他所不知道的家人、朋友、伴侣一起。

  这也是理所当然的……

 

 

  苏沐秋无聊地戳戳一叶之秋的头像,随即一个深呼吸,翻出之前记下的几张草稿纸,整理好顺序,打开编程软件全心赶起作业,手指在键盘上飞快地跳动。

  他的速度十分惊人,一行行代码出现在小黑窗里,敲击按键的指尖烫的生烟。到了后来,苏沐秋几乎走火入魔,就这么两眼发直地瞪着屏幕,数个小时一动不动,中途写了又改,改了又删,甚至几次产生新的想法,全部Delete重来。

  黄少天说的没错,这种工作狂的作业风格,也只有叶修跟苏沐秋受的了彼此了。

  直到完成一个段落,苏沐秋才吐了口气,松了松僵硬的肩膀。正打算抓紧时间检视bug,争取早点交作业挽回一下形象分,便听见几声清脆的滴滴声,苏沐秋鼠标一滑,点开屏幕右下方跳的欢快的枫叶头像。

 

  一叶之秋:嗯。羡慕吗? [叼烟]

  秋木苏:你行啊,这个点才回复?

  一叶之秋:我要是不行,就会更早回复了。

  秋木苏:你哪里行,说说看?

  一叶之秋:呵呵,我行不行,你不是最清楚了吗。

  秋木苏:嗯,论你风情万种地娇喘的潜力,我确实最清楚。

  一叶之秋:只是这样吗? [笑脸]

 

  也许是比较熟悉了,最近一叶之秋与他对话时越来越自然,偶尔调戏对方,还要做好反调戏,反反调戏的准备。最初时常以‘………’无语为结束的那个一叶之秋慢慢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个让苏沐秋觉得越来越有趣的一叶。

 

  一时聊的兴起,苏沐秋忽略一叶默认跟小姑娘出去时他心底那点不自在,也完全忘记了赶作业这件事,难得没有开通话,两人较劲似的比拼起输入速度,连水都顾不上喝,劈哩啪啦猛敲着键盘,任时间一点一滴流逝。

 

  当他不服输的性格被挑起,敲字敲的停不下来时,啪嚓一声,世界突然彻底陷入黑暗。

 

  一片漆黑中,苏沐秋坐在电脑前,僵硬地维持着打字的动作,脑海彷佛随宿舍一块断电,门外其他人疑惑询问的声音越来越大,嗡嗡不止,苏沐秋倒抽一口凉气,捂着脸仰头吼到:“靠靠靠!”

 

 

  “我还没保存啊啊啊------!!!”

 

 →  13

评论(25)

热度(7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