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lof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 打赏需谨慎! 】】】
请量力而为!请考虑清楚!打赏并非必须。

【伞修】剑走偏锋13:冬日阳光 (网配paro)

←  12


  苏沐橙选好边框,仔细调整图样的位置与大小,左右欣赏一番,才将编辑好的照片保存发上微博。工作日下午刷微博的人不多,但扛不住粉丝基数广大,一下子就涨了不少赞,以及一溜表示惊疑不定的评论。

  她开心地看了会热闹,每隔几秒就要刷新一下页面,“哇,居然所有转发都提到了秋木苏。”

  “啊?”

  “一半的人问叶神为什么要抛下秋木苏,另一半问叶神是不是现实也跟了秋木苏。唔,我应该藉着机会给剧组打广告哦?或着卖卖安利?”苏沐橙笑眯眯的。

  “苏大小姐,妳别用我的微博做什么奇怪的事啊!如果明早醒来又是一排咱们约,我可没地装死了。”叶修说。

  “被盗号都是多久以前的事了,你还有阴影?放心吧!只是把蛋糕的照片上传了。”苏沐橙眨眨眼,手机忽然震了一下,她低头望去,最上面多了只企鹅图标,“有讯息。要看吗?”

  叶修抱着平板摆弄,单手在屏幕上头轻巧地移动着,“不看了不看了。大概是来邀剧的。”

  苏沐橙点头,将手机关上,塞回叶修挂在椅背的大衣口袋里。她握着精致的小银叉,小口吃着缀满鲜奶油的巧克力蛋糕,叶修垂眸专注于平板时,苏沐橙就专心地观察对座的男人。

 

  咖啡馆靠窗位置的光线很好,舒适宜人,悠扬的古典乐隐隐约约,磨豆机低声运作着,室内满溢咖啡豆微苦的香气。

  温暖的冬日阳光穿透大面落地窗,隔着镜片在对方低垂的眉眼下投出阴影,看起来却相当寒冷。

  声音也是。

  语气明明是她熟悉的叶修,但清冷淡漠的声音,就像陌生人一样疏离。

 

  女孩含着叉子看了一会,兀地伸手抚上叶修的镜框,在男人疑惑地抬头时,苏沐橙顺势取下,打量着手里的眼镜。

  “怎么了?”

  “好普通。”

  “当然普通了,这是随便一间店都能买到的伪防辐眼镜,镜框三十六色可选,买二赠一。”叶修随意说到。也亏的他平日工作的菁英扮相气场太足,愣是把这副便宜货戴出低调名牌的质感。

  苏沐橙不依不挠,里里外外认真审视这副眼镜,可惜瞪圆了眼也没看出有什么特别,“我还以为这副眼镜肯定有什么机关呢!”

  “其实这是某位小学生的标配,自带定位追踪系统。”叶修答。

  “我还以为是变音系统呢。或是戴上眼镜就换一个人格之类的,以前很流行。”

  叶修满头雾水地摸摸喉咙,“变音系统?我换了声音?”

  苏沐橙见叶修毫无自觉的迷惑模样,感到格外有趣。

  跟她见面,叶修大多是有什么穿什么,十分随兴,只有少数时候从学校过来,苏沐橙才会见到他那样正经八百的打扮。认识这么多年,就见过几次,自然谈不上习惯。

  她老觉得那道抓耳的高冷声线有点耳熟,但叶修的CV马甲她都认得,没有哪个声音是这样的,清高中带着透凉的儒雅,一言以蔽之,就是完美诠释了‘老师’这个角色。

  “叶修,你用这个声音配过剧吗?我好像在哪听过。”苏沐橙试戴那副神奇眼镜。

  “没有…吧?”

 

 

  苏沐橙将眼镜折起收在一旁,随即倾身,将叶修一丝不苟的发型拨乱,刘海落下轻轻搭着黑眸,才满意地拍拍他的脑袋。

  “嗯!我还是喜欢这样的叶修。”

  叶修哭笑不得:“嫌弃呢?当年一看到叶秋的照片,就信誓旦旦地说‘他比你像老师’,指定我用这个造型的不是妳吗?”

  苏沐橙吐舌,“都是几年前的事了嘛!况且叶秋的打扮正式,真的比较像个老师啊。”

  “你们学校的老师都穿成这样?还是只有中文系?要是没有空调,夏天能直接找根面条集体上吊。”叶修比着自己身上的衬衫、领带、马甲、西装裤和大衣,堪称全副武装。

  “唔,倒是没有…对了,叶秋过的还好吗?”

  “唷,还一路关心到只见过照片的人去了。放心,他小子过的可好,做啥都有助理替他忙前忙后。”

  “他看起来就像小说里的霸道总裁。”苏沐橙点头。

  叶修觉得好笑,低头玩自己的平板,一面听苏沐橙说起学校的事,偶尔插上两句话,任由苏沐橙取出随身的小梳子摆弄他的发型。

  俩人都没觉得互动方式哪里不对劲,但几桌外的客人已经抓着朋友埋头八卦起来,窃窃私语地揣测他们的108种关系,剧情扑朔迷离,捧着托盘经过的老板娘差点笑出声。

  老板娘朝两人走来,笑容满面地打趣:“小橙,还是这么黏妳叶修哥哥?” 

  苏沐橙摇着食指,“不对不对,现在是叶老师了哦!”

  “哈哈哈,对,已经是小叶老师啦,我都要认不出来了。”

  老板娘朝苏沐橙挤眼,后者接过老板娘递给她的果汁,起身上前轻拥对方,亲昵地喊了一声‘陈姨’。年近五十的老板娘笑弯了眼,揉着苏沐橙的长发,回了句‘还是我们小橙最乖’。

  叶修听两人话里话外打趣自己,只得摸摸鼻子认了,点头问好。略长的刘海被苏沐橙用缀着小橙子的发饰别着,小巧的饰品顺着他的动作咕噜噜地摇晃,老板娘看见又是一阵好笑。

 

  “你们啊从以前就这么要好,跟亲兄妹似的。没想到咱们小橙从小美女变成大美女,小叶也当上了老师,你们还是这样。”

  “那当然,您看咱们三个,不一直就像一家人嘛!”叶修说。

  “小橙她哥哥听到这句话,肯定要跟你理论。”

  “那就一家四口好了。”叶修没所谓地摊手,苏沐橙不住直笑。

  “外表正经了,个性还是没变。”老板娘笑着说,并将一碗热汤放在叶修面前,“作息也是,瞧你的脸色,肯定昨晚又不吃饭通霄玩电脑了吧!”

  “没有玩,认真工作呢。”叶修三指并拢,对天发誓。

  “你呀,理由一框一框的,我也分不清你是被小橙拉着玩什么念故事,还是整什么软件了。”老板娘双手插腰,“胃不好,还当自己是铁打的使劲折腾。把汤喝了,垫垫胃,晚饭回去吃点正经东西,不许吃泡面。”

  “谢太后赏赐,恭敬不如从命。”叶修狗腿一番,立刻拿起汤匙,做出狼吞虎咽的表情。

  “小橙,记得帮妳陈姨看好他。”

  “遵命!”苏沐橙像模像样地搭了个举手礼。

  老板娘笑了笑,叮咛他们有什么需要就跟她说,当自己家,不必客气之后,就回厨房去了。

  老板娘一离开,叶修那点憋出来的精气神马上散了大半,视线缓缓挪到放在一旁的平板上,指尖一动,就被苏沐橙戳了脸颊。

  “干妈?”叶修含糊地说。

  苏沐橙噗哧一声:“我小你8岁,当干妈太勉强啦。”她想了想,“不过,圈子里很多人说我是你亲妈哦。”

  “哈哈,确实是这样。感谢沐雨橙风大大带我入圈。”叶修笑,勺子在汤碗里搅动,养胃的南瓜汤散发著浓郁香味。

  “那是在一个晴天下午,天气非常好…”苏沐橙背了半句被叶粉誉为经典叶式回答的FT访谈,“一叶大大坐在…唔,也许是那个位置?”

  “妳还记得?”

  “其实不记得了。只记得那天跟往常一样,是哥哥要打工的日子。我窝在吧台写作业,忽然听见一个好听的声音问我‘小姑娘,你们这有没有提供免费插座’,特别俗气。”

 

 

  苏沐橙的家,在咖啡馆稍远一些的地方。从她有记忆开始,家里就只有她和哥哥,为了养活两人,哥哥一直很忙碌,时常无暇顾及苏沐橙。老放着小姑娘一个人看家不是办法,焦头烂额的哥哥最后找到的,就是丈夫早逝,独身经营小咖啡馆的陈姨。

  她帮忙照看苏沐橙,教会她许多事,对苏沐橙来说,这里可以说是第二个家。

  至于叶修,如此小资情调的咖啡馆,他本来是不太可能来的,几年前还是为了给笔记本电脑充电才踏进店门,然而自那时起,他一直是这里的常客。

  所以当沐雨橙风对叶修说欠她一份蛋糕时,两人都明白,指的就是这间咖啡馆。

 

 

  叶修语气感慨:“我就是借个电,结果妳回答‘你的声音真好听’,这辈子大概忘不了这件事了。妳晓得我一个大男人被14岁小姑娘搭讪的感受?”

  “还好我搭讪了,不然网配圈就损失一位大神CV跟大神后期啦。”

  一聊到网配,苏沐橙就来了兴致,跟叶修提了提最近听过哪些剧,剧情非常有趣,或是哪位新人CV潜力无穷,哪位老牌CV复出等等,一杯果汁很快喝了大半,不难听出她在这方面投注了相当多的精力。

  聊了一圈,俩人还是回到《凝眸深处》的进度。

  苏沐橙掏出随身记事本,轻咬笔盖,在本子上涂涂画画,“这部剧全部做完,至少也要一年多一些,安排比较紧,否则到时候,我跟柔柔要准备就业考研,大概没有太多时间在网配上…”

 

  她说的是最好的打算。

  不少广播剧,因为成员各自现实有事、时间碰不上等等,光是第一期就花了一两年才勉强完成,都不是什么罕见的事。甚至等到第二期,剧组可能直接散了,小社团因导演结婚生子、cv退圈、后期高考AFK而无力继续屡见不鲜。

  兴欣网吧人少,气氛和谐,成员尽心尽力,倒是能避免许多因人多纷争而起的不利因素,但缺点是每个人的工作量相当大。例如沐雨橙风一人身兼两职,导演和策划,cv昧光,现在已经是半个士大夫,后期海无量,这是他们一年来第一次收了新人。可以说无论谁出了问题,都没有替补,只有一些大型社团才有余裕慢工出细活。

  凝眸深处很可能是兴欣网吧近几年内最后一部大型广播剧,每个人都很期待,并决心要尽全力把这部剧做得无可挑剔。

  苏沐橙这样一说,叶修自然理解众人的想法,本想就流程安排跟她仔细讨论,力求万无一失,没想到苏沐橙话锋一转,挂着大大的笑容问他:“那么,如此重要的一出剧,你对首次主役受音床戏有把握吗??”

  叶修一噎,想到那串嗯啊哦不要就深感头痛,面上不动声色:“没问题,保证完成组织交代。”

  “这次不能小区跑圈之后录喘气交差!要性感而色气,略带压抑,但又…”

  “妳一姑娘光天化日下耍流氓合适嘛?妳看,这桌,那桌,客人都要吓晕了。”叶修随处乱指,其实根本没人听见他们对话。

  苏沐橙不理他:“叶离这个角色,用你的本音应该很合适。”

  “本音吗?”叶修自己想想,确实是这样,不过他却回答:“导演,我怕把受给喘成糙汉子,给社团丢脸就不好了,不如把我换成攻妳看怎么样?”

  “你真的想换?”

  “我说想,你就会开后门让我换?果然是亲妈,好魄力。”

  “不会啊!因为你不是真心的。”

  “沐橙,妳扪心自问,我比秋木苏攻多了吧?压一压应该能到1.1哦!”叶修说。

  苏沐橙好奇:“1.1是怎么来的?”

  “圈子里不是公认攻音大神是接近1的大漠孤烟么?为了证明你们误解有多大,我只好勉为其难当一下破天荒的1.1了。”叶修大言不惭。

  “嗯…”苏沐橙笑,“这次接到主役受,很难得的体验吧?你在紧张吗?”

  叶修的音域十分广,甚至接过言情剧女主役,半点不露破绽。但多数剧本找他,都是攻的角色,就是因为圈子里攻音少。在攻音这么少的前提下,还让一叶之秋配受,多少社团知道了都要痛呼暴殄天物。

  网配圈多的是逼受为攻,逼攻为受这种事,导演想干,还得有能耐找到能压住对方的CV呢。

  还好秋木苏能驾驭0.6~0.8,不至于面对一叶之秋时落下风。两位大神首次合作会擦出什么火花,不晓得多少人翘首以待。

 

  至于一朝沦落为受,紧不紧张,除了叶修自己,大概没人知道了。

  叶修慢吞吞地喝完最后一口汤,将答应请客的蛋糕付钱结帐,苏沐橙便借口难得到这附近,扯着叶修直奔商店街。

  苏沐橙无论衣服鞋子什么都逛,看见喜欢的就拿起来试一下,偶尔挑几件对着叶修比划,忙的不亦乐乎,但她一件也没买,倒是买了些不值钱的小东西。

  叶修对逛街没有丝毫热情,纯粹陪着对方瞎走,如果碰上作为男性实在不想踏入的店,他就干脆站在外面晒晒太阳,美其名曰“行光合作用”,实际是无所事事地发呆,在脑子里跑跑编程或广播剧剧本。

  或许是叶修太像有钱大款,途中两人遭遇好几拨“要不要给您的男友挑个…”“要不要帮您的女友买件…”的热情推销,全数以“那是我妹妹/哥哥”打发。

  这点小插曲完全无损苏沐橙的兴致,当她心满意足的结束时,天色已经转暗,遗憾地发现该回宿舍了。她就读的大学乘公交回去需要一点时间。

 

  “我下次再来找你玩哦。”

  叶修忙擦汗:“找我逛街多没劲,找同龄的朋友们玩吧,我记得是叫……秀秀?俩姑娘挑起衣服也有伴啊。”

  “我常常跟秀秀一起逛街,那你呢?”苏沐橙歪头,“要是你能说出个常常见面一起玩的人,我就放过你。”

  “很多啊!”叶修开始细数,“我想想,王谁谁,高谁谁,孙谁,邱谁…”

  “是朋友。”苏沐橙打断叶修,一瞬不瞬地注视着叶修,眼底流露出一点真诚的担心,“你在那里,有朋友了吗?有可以信赖的人了吗?”

 

  叶修静了一会,安静地看着紧张忧心的女孩,许久才勾起笑容,伸手揉揉苏沐橙的头顶。

  “我不是一个人了,沐橙。”

  叶修温声说着,“我现在很好。”

  “不用担心我。”

 

  他看到的,不是眼前这位精致漂亮的女孩,而是当年穿着小裙子,蹦蹦跳跳地拉着他的手指,问他愿不愿意一起玩录音的小姑娘。

  正如苏沐橙没有看见英俊多金的年轻教授,而是初出茅庐,只身一人遭遇非议责难,却一声不吭,满脸不在乎地将一切和血咽下的叶修。

  “那时候,我的建议…有帮上你的忙吗?”苏沐橙问。

  “当然有。”叶修摊手,“校委会跟上头那帮人再也没叽叽喳喳地质疑张教授的眼光,成天唠叨他开后门让个不三不四懒懒散散的年轻菜鸟来当老师。呵呵,他们要是没去烦他老人家,我也懒的理会。”

  “嗯…”苏沐橙想问,那你呢?你累吗?最后只是笑了笑:“人要衣装佛要金装嘛!他们不知道你的厉害,只知道一身橙装看起来比绿字环保装厉害多了。*”

  叶修耸肩,全然不在意,领着她往公交站牌去,双手插在口袋,挂在胸前的眼镜一晃一晃的,冷冷地反射出街灯微弱的光。

 

  说到底,人始终只相信自己看见、自己所以为的事物而已…

  但是,总有一天,会有人能够发现,并喜爱真正的叶修。

  苏沐橙对此深信不疑。

  她加快脚步,跳到叶修身旁挽着他,小声哼着轻快的歌曲,嘴里呼出浅薄的白色雾气。

 

  离开前,苏沐橙回身朝后者挥手,“早点把干音完成吧!这次不做预告了,争取早点出第一期。”

  “好。”

  “还有,这些是送给你的。”苏沐橙将挂在腕上的提袋塞到叶修怀里,“群里见哦!”

  “啊?这些…”

  叶修想把苏沐橙的战利品转送回去,奈何人毫不留恋地走了,被留下的叶修站了一会,也踏上回家的路。

 

 

  路上闲来无事,他摸出手机,屏幕开启时,如他所料地看见某人雷打不动的问候,附带调侃。

  秋木苏:一叶,跟谁出去玩?该不会是姑娘吧。

  没有意识到自己现在的表情为何,叶修只是低头专注地输入:嗯。羡慕吗? [叼烟]…

 


*出自 最初的朋友,一生的对手 


→  14

评论(21)

热度(7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