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lof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 打赏需谨慎! 】】】
请量力而为!请考虑清楚!打赏并非必须。

【伞修】剑走偏锋16:non. (网配paro)

←  15


  苏沐秋叉掉下方‘截止期限 倒数 5天后’的提示,点开邮件,当场被长达三十多条的挑错及附赠的痛心宣告给砸懵了,待厘清前因后果,只想乘时光机回去痛打自己一顿。

  长长地吐了口气,苏沐秋阖上笔记本,然而入目的景象远比叶老师的评价更加惨不忍睹──好几只空酒瓶与各式下酒菜撒了一地,劣质电子音效不断重复烦人的洗脑旋律,电视里,游戏角色蹦跳着待机,而半小时前抢手柄抢得昏天地暗的某两个人,正浑身酒气地躺在地板上呼呼大睡。

 

  坐在一片混乱中,苏沐秋恶劣的心情终于下降至本周最谷底,他不禁十指交叉搭成桥,神情异常严肃地沉思:他怎么会沦落到这种境地?

 

 

  研究生宿舍楼算不上新,线路难免老化,断电并非罕见的事。那天晚上,无论是刷副本掉线的赶作业忘保存的,都没有把断电放心上,在走廊上与其他人吵嚷一阵,就回房蒙头大睡,缩进被窝在同样断了空调的房里瑟瑟发抖,期待温暖与供电将和明天的朝阳一同赐福众人。

  然而隔天,周六清早,宿舍楼的全体住民,却迎来巨大的噩耗。

  以往出于送报送牛奶的需要,苏沐秋一向起的早,不需卖命打工后养成了清晨慢跑的习惯,他回来时,竟然看见那群昼伏夜出的舍友们团团围在宿舍楼门外,不分你我全数尖着嗓门又哭又叫,情绪相当激动。他心头一颤,不祥的预感骤起,立即拨开哭天喊地的人群挤到大门前,试图弄清楚究竟是什么大事让这群见光即死的夜行生物放弃床与梦乡。

 

  白纸黑字,清清楚楚。

  宿舍楼,要关闭了。

 

  这次的断电,并非线路老旧导致的偶发事件,倒不如说──宿舍楼的线路没有了。

  “没有了???”一个中文系的研二生当场失声,“这种东西怎么可能说没有就没有?关闭?我要搬去哪?我滴故乡在远方啊!”

  他对门的舍友猛拍他脑袋,“往下看往下看!!”

  宿舍关闭,无疑属于重灾户行列的苏沐秋小脸煞白*,烦乱之下也没管自己公告才看了一半,目光就顺着路人的指点向下挪。冰冷的打印公告下,贴着一张手写稿,字迹奔放如数万柯基拔腿跑起,一大段上千字,看着跟作文纸一样,下方署名是‘宿舍楼百晓生’。

  自称百晓生,人尽皆知是那位住在顶层,由于太过关心校园八卦而荒废学业,因此多年毕不了业的播音系包打听。

  这狗啃一样的字所写出的八卦有个相当文艺的开头。

  昨日深夜,百晓生同学诗兴大发,下楼来到全是杂草的小花圃,赏星赏月。未料宿舍楼的值班老师‘碰巧’偕同巡逻的警卫,在这里审问一位哭哭啼啼的人。

  此人目测中年男,乍看无业,身家落魄,作案工具落了一地,趴在黑着脸表情相当险恶的韩老师面前哭得涕泗横流,说明自己实在没办法,才会每晚潜入宿舍…偷电线盗卖。

  研究生楼的电路集线器在楼梯间,并没有上锁,密密麻麻的线路露在外头。此人持之以恒地每天偷一小段电线,至今也数个月了,之所以没被发现,是因为他自称良知尚存,每截下一段,就会将另外两头接上,且一次只偷那么十几厘米。大约此人技术过硬,线路少了大半竟也没出什么事,可惜偏要将技能浪费在这种地方。直到当天线路过载,宿舍楼忽然断电,正要下手的他被前来查看的看门大爷逮个正着,这件耸人听闻的案件才东窗事发。

  检查之下,除了电线外,其他力能所及的也偷了不少,到处有裁接痕迹,宿舍的线路被改得面目全非,哪天线路走火,把整栋楼全烧了都不奇怪。

  此事攸关重大,校方紧急宣布关闭研究生宿舍,进行一次全盘检查,并大手笔地将所有线路换过。

 

  黄少天后知后觉地睡醒下来凑热闹时,苏沐秋正皱紧眉头,在心里衡量公告里的几个应急措施。

  “怎么了老苏,啥事啊这么多人一大早起来?”黄少天左看右看,见到不少作息比照吸血鬼的人,“我靠,这谁谁跟那谁谁,在阳光下看到他们好像是第一次啊!!”

  苏沐秋不答,冷淡地遥指着大门,黄少天只好挤进人堆,不一会又钻出来,加入愁眉苦脸的行列:“这个整修我看需要很长时间啊?别说一周,至少两周绝对跑不了,我看方案一什么若有需要可以登记一般宿舍,或着方案二能回家住的人学校辅助一定比例的来回交通费,老苏你选哪种??不会想不开跑去一般宿舍吧??”

  正考虑去登记住宿的苏沐秋:“一般宿舍怎么了?”

  “你不知道??”黄少天马上反应过来,“哎呦我给忘了,你一开始就住奢侈豪华的研究生宿舍。今天你我都是江湖落难人,我就大发慈悲地说明一下…”

  “黄少天,你的开场白太冗长了…”其他留意到两人话题的学生忍不住吐槽。

  “去去去!我跟我好同学说话你插什么嘴啊。”黄少天自来熟,骂对方几句就要聊起天,苏沐秋揍他一拳要人赶紧正题,“一般宿舍…那可是地狱啊。”

  “啊?”

  “一般宿舍…是男女分开住的。”黄少天语气凝重。

  苏沐秋扶额。

  那句听来相当猥琐的话不过是开场白,黄少天细数,“一间房八个人,两个人共用一张桌,每个人除了桌之外就只有衣柜跟床,厕所和浴室连在一块,整层楼共用,每层只有四间,没有电梯,空调自费,隔音差…”

  做数学题啊??

  苏沐秋脑海中不由自主地环绕着一二四八。

  “一整层的人轮流使用厕所跟浴室…自己打扫整理…而且整栋楼全部都是男的…你一个住高档宿舍楼的能想像那个场景吗??能吗?能吗??”黄少天忧伤地望天,“又脏又臭又闷又热,大老远接来的水被喝光,藏着的泡面被吃掉,想冲澡前面排十几号人,想睡觉隔壁桌在咻咻碰碰渣游戏,想录音隔壁房听你现场!如果寝室里有人交上对象,还得听一整晚狗血热线!何况校园网,那是相当销魂,三不五时还会突袭查房,晚上十一点准时熄灯十二点断网…”

  苏沐秋用力按着黄少天的肩膀,“兄弟,你在我直达地狱前出现真是太及时了……我去住研究室吧,反正那里只有我一个,勉强凑合这段期间。”

  “研究室?什么研究室?”黄少天猛翻白眼,“苏沐秋你实话说,你到底看过研究室外头的公告没有?我猜肯定是没看,还满口说着看了看了真够脸啊!”

  “知道我没看你就不能一口气说完吗?”

  “下周一开始,研究室分批整修,预计进行老旧设备更新油漆粉刷什么的啊!咱们俩的研究室都在第一批换新的行列,哎老苏你的脸色好难看啊。”黄少天语气轻松。

  噩耗接二连三,苏沐秋陷入虚弱debuff:“从我们换起??我们在第三层啊,这个不上不下的楼层怎么会是第一批?你不是看错了吧?”

  黄少天翻出手机,调出一张图直接拍到苏沐秋眼前,“不信你自己看!咱们为什么是第一批这个有什么好想,因为叶修是校方重要资产,他们当然找借口从叶老师这边开始,咱们整个计算机院是连带的。”

  “重要资产…”苏沐秋黑线,看着图上黄少天标出的部分,“若要使用研究室,开放一楼公用间??”

  苏沐秋格外困惑,难道那些搞实验的也接受挪窝?他们还不跟学校死嗑?说不定校方针对实验室有其他安排,但苏沐秋自顾不暇,实在没心情去关心其他人的困境。

 

  两人立即转往研究室大楼,前台姑娘委婉告知,公用间已经排满,使用至少得等两周后。苏沐秋跟黄少天仗着长的好声音又好听,哄人家姑娘拿出登记册借他们看看,其中好几个都是家里花钱塞进来镀金的草包,明显他们登记公用间,纯粹是来享受免费空调联网渣游戏。

  奈何比人慢来好几步是铁一般的事实,苏沐秋只得无语凝噎哀悼片刻。

  魏琛跟叶修关系不错,两人手下的研究生关系也比较亲近,此时苏沐秋与黄少天两人呆站在研究楼外,心底油然升起同为天涯沦落人的革命情感。

  “我老家G市,就算给我出钱也不可能来回跑。”黄少天率先坦白。

  “我倒是本地人,但是住的远,来往要踩好几个小时的自行车,太浪费时间了…”

  “租个房子吧!”

  “这个时间点哪来的空房?”苏沐秋指出,“而且咱们可能只租两周一个月,哪门子房东乐意?”

  “那你说怎么办???”

  “我看过学校附近的公园,环境很好,有水能喝,有景能赏,白天自然光,晚上路灯,来往的人也比较单纯,免房租,除了没网比较麻烦,而且稍微有点冷。”

  黄少天颤颤巍巍地转头,看向苏沐秋,后者的神情与语气相当冷静,冷静到残酷的地步,让黄少天差点膝盖一软,扑通一声给这位打算和游民抢地盘的大神跪了。

  苏沐秋:“我开玩笑的。”

  一点也不像是玩笑啊!!

  苏沐秋:“除了公园以外,你觉得还有哪里可行?”

  果然公园是列入考量的???

  就在黄少天认真考虑抛弃与苏沐秋脆弱的同盟关系时,被大衣裹成球的方锐拎着早餐走了过来,悠哉地朝两人挥手。

  “早安啊!你们俩怎么都在这不进去?大冬天的快冷死我了。”

  “得,又一个没看公告。”

  “我记得…方锐,你是在校外租屋…?”

  见两人瞪着自己猛瞧,方锐下意识后退一步,双手牢牢护着自己的早餐,警惕地回答,“怎样?你俩找事啊?”

  苏沐秋跟黄少天互看一眼,立即上前,一左一右搭着方锐的肩膀,亲亲热热地把缩着肩茫然的方锐强押着走远。

  “哎唷小方子,我今天才发现,其实你很帅啊!芝兰玉树,英姿焕发,就比我差这么一点点!微不足道的一点点!”

  “黄少你说话哪时候这么恶心人…”

  “方啊,我记得你抱怨过一个人读书抄笔记相当空虚,总想要个伴,这么长久以来是不是也觉得生活孤单寂寞冷啊?”

  “一点也不啊!等等,忽然觉得你的声音有点耳熟…秋…”

  苏沐秋语气激昂,“是啊我是你兴欣网吧的好夥伴秋木苏!找到组织了,有没有特别开心?”

  “等等等,先让我说啊!咱们跟着魏老大这么久,几个计划下来多么坚实的战友情是不是?你肯定不会拒绝让同门师兄弟去你家拜访拜访吧?”黄少天笑的露出一口白牙。

  “我可以说不吗…”方锐心头狂跳,满身冷汗。

 

 

  方锐住的套间,以学生外宿来看条件还算不错。一房一厅,哪怕那厅窄的只能放一张矮桌两块坐垫,那房小的放张床就没了一半空间,但至少独立浴室,附带无线网。

  当然,一个人住快乐的像天堂,硬是再塞两个人进来,人口密度直接超标了,以至于方锐一脸怨气。

  “干嘛不找个有电梯的地方啊?天天上上下下来来回回爬这五层楼还不得爬断腿?”黄少天说。

  “不情愿爬可以不要住啊!”

  “不过读研之后确实运动量不足啊,趁这个机会补补,而且五还是我的幸运数,合适,太合适了!”黄少天狂赞。

  苏沐秋关注更加现实层面的事,他的手机没电了,此刻借了黄少天的手机在屋里打转,“你这里收讯…好差啊!数据传输速度…比校园网还破,能不能行了??”

  “嫌这里破网可以不要住啊!”

  “嫌弃?我怎么会嫌弃?这里有屋檐,有网有电,有一小块地能供人落脚,还有我的挚友方锐大大,生命果然处处充满希望…”苏沐秋目光真诚。

  方锐冷脸:“而且,晚上11点之后不供热水,还住吗。”

  无家可归组忙答:“住住住…”

 

  三人对现况都异常无奈,最郁闷的莫过于方锐,但是彼此也算知根知底的朋友,用啥名字混啥圈都晓得,平日上课时常在一起,或着被两位老师借来借去的,真要让方锐抛下他们,他也办不到。

  毕竟属于不同的教授,计划内容还是避避嫌,几人讨论后,将方锐家简单划分,屋主方锐仍享有睡床的尊荣权利,由他占领房间,同门的黄少天鸡犬升天,得以在房里打地铺。苏沐秋分到客厅,即将与那几张并起来全长不及他身高的坐垫日夜相伴,好在茶几尚算宽敞,摆放资料不成问题,稍稍治疗了他破碎的心灵。

  十几天的时间,咬牙忍忍就过了,大不了就当重温一回军训,现在还能差使其他人出去买宵夜呢。

 

  然而接下来的日子,血一般沉痛的教训,让他们痛苦省思此时的想法到底多天真。

 

 

  鸡飞狗跳的周末,苏沐秋不得不花上大量时间,将宿舍和研究室的贵重物品上锁,资料备份。趁着研究室还能进来,他翻出柜子里尘封已久的笔记本,将他的个人台式机和研究室电脑的资料拷贝带走。

  笔记本的配置放在几年前算是不错,刷个WOW不成问题,但科技日新月异,就苏沐秋现在眼光来看,实在抽的销魂。研究室里有一些电脑硬件,苏沐秋动手能力强,索性当场把笔记本改成四不像,整体性能还真的提升不少。

  等他收拾完几件衣服跟书本,向宿舍楼报备会去哪暂住,真正在方锐的小茶几旁盘腿坐下时,周末都要结束了。

  他一面漫不经心地想着没有他一叶之秋不晓得会懒成什么模样,一面在笔记本内登录帐户,立即叮叮咚咚地跳出好几条标示着惊叹号的日历提醒。

 

  ‘编程软件工具改进计划 阶段性成果报告 XX天后’

  内容全都一样,只有天数不断倒数,最新一条,写的是10天后。

 

  那是他早在好几个月以前就设置好的,这两天事情太忙,苏沐秋竟然看见提示,才猛然意识到下下周二就是报告日。

  这是叶修提出的计划之一,与正规科研院所合作,他交给苏沐秋的作业,就是计划内某些环节的程序。对外的合作计划交给新晋研究生,实在相当冒险,那间科研所看在叶修的份上,勉强答应苏沐秋的参与。这段程序不好构思,断电前,他难得写的状态极佳,结果没保存到,这几天又忙碌的四处奔波,真亏叶老师一点也不着急,居然未曾催他半句。

 

  苏沐秋这边广播剧和计划死线撞车,忙得焦头烂额,手机接上电勉强能开机时,他只到群里发了句话算作请假,随即死命赶起作业。其他老师安排的作业苏沐秋得心应手,叶修交代的这份,本来想着写过一次多少有点印象,没想到当时的状态遍寻不得,接下来好几个平日,苏沐秋重复咬着笔,窝在小茶几旁,瞪着凌乱的草稿纸和小黑窗满脑空白的日子。

  雪上加霜的是,还有两个人,在他旁边过着醉生梦死的生活。

  魏琛那边,进行中的计划没有叶修这么多,手底下好几个学生,不行的话还有提前攻博的喻文州能拉回来帮忙,压力并不算大。

  黄少天跟方锐刚把魏老师交代的作业完成,而距离下一个计划的期限还有很久,之前一个人住宿舍一个人在外租屋,没有太多相处的机会,此时两人胜利会师,立刻玩疯了。清闲无比的兩人天天打game,生活糜烂至极,游戏机接着电视,于是他们成天待在客厅在苏沐秋旁边打转,争夺唯一一只手柄,三不五时还要课程忙碌的苏沐秋帮忙带吃带喝,简直丧尽天良。

 

  沉重的回忆告个段落,滴酒未沾的苏沐秋神情肃穆,他站起身,毫不犹豫地揪起两人的衣领生生把人摇醒。

  “醒来!你们俩成天就知道吃跟吵,别的事也不用点心,害我闹了个大笑话!”苏沐秋借题发挥,正大光明的迁怒。

  方锐被晃的晕头转向,扑进厕所一阵呕吐,哗啦水声后才蹭回来躺倒装死。黄少天则是在苏沐秋松开手的同时啪唧一声摔回地上,痛的酒意去了几成。

  “干嘛呢干嘛呢!闹笑话能怪谁啊!苏沐秋你心里不平衡不会自己去角落画圈玩菇菇栽培吗!”黄少天按着后脑勺,开口一顿喷。

  “我用你提供的软件修复断电的时候毁损的作业,没想到那什么破软件,我的程序介面完好无损但里头代码东缺西漏,修复成这样比不修复还惨啊!你看看叶老师的邮件标题,成绩安全吗,靠,能安全吗??”

  虽然苏沐秋自己没有检查仔细也是问题,黄少天却无法如此反驳,因为那个软件,确实被他稍微改写过,他自己觉得是给软件打补丁,现在看来反倒把软件玩坏了,但信誓旦旦地发给苏沐秋前,他半个字也没提………

  “还有,我不会帮你们收拾这堆烂摊子。”苏沐秋强调。

  躺在地上的两人死猪不怕水烫,“行啊行啊…那你要睡哪?”

  “看我不抽你们一顿…”苏沐秋忍无可忍。

 

  显然,要他伺候这两只醉鬼,那是完全不可能的--如果善良大方地帮助他们能让叶老师回心转意,他还会考虑一下。

  耗尽最后一丁点恻隐之心,苏沐秋把俩人扔进房,并把棉被丢到他们头上就算仁至义尽。至于满身酒臭以及躺在地上会不会感冒,就不归他管了。

  把客厅的垃圾通通推到角落边,顺便开窗驱走满屋子怪味,苏沐秋在寒冷的夜风中打了个颤,望天片刻,才深吸口气,再次打开笔记本。

 

  夜深了,苏沐秋开着大灯,亮堂堂的,周围别无他人,他从尚未开启的屏幕反射中,看见自己神色间流露出一点烦躁焦急。

  翻了会资料,却完全定不下心,苏沐秋叹了口气,不由自主地摸出手机,想看看大家在做什么。相当凑巧,一叶之秋正好艾特他,苏沐秋笑起来,乐颠颠地当一回招唤兽,看着某人头像里那片火红的枫叶,心情奇异地平静下来。

 

  秋木苏:谁崇拜你啊?

  一叶之秋:不就是你嘛秋木苏大大,我知道你不好意思坦白,替你说了啊,不用谢。

  秋木苏:很好,你引起我的注意了。

  一叶之秋:[笑脸]

 

  在剧组群和私聊扯皮几句,苏沐秋放下手机时,眼底的从容自信又回来了。

  方锐的屋子不比苏沐秋待惯的地方,许多资料这里没有,得上网找。苏沐秋进入自己的网盘,没料到好像一朝回到拨号时代,等的人头发都白了,页面仍持续不懈地转着小圈,啥都没显示出来。

  “怎么回事??”

  他自然不会采用敲打电脑这种民间疗法,四处寻找病根,许久后才确定--黄少天跟方锐玩了一晚上的那台XBOX,正无辜乖巧地躺在角落,默默地霸占所有流量更新系统…

  打开电视切到游戏机画面一看,麻痹,还有两个G的系统档要下载…照这个破网速,他得等到天亮了。

 

 

  十分钟后,苏沐秋踹开大门,满脸肃杀,指尖勾着从方锐身上搜来的大门钥匙,将沉重的笔记本电脑塞进背包,踏出了门。

  他身后还有两个刚才被第二回揍醒的家伙在哀嚎:“苏大大--带着串烤回来啊--”“老苏如果你要夜不归宿那明天早点交给你了药药切克闹煎饼果子来一套--”

  “滚!!”苏沐秋怒吼,于深更半夜,顶着寒风转战网吧。

  虽然环境差了一点,但网速绝对过关,苏沐秋不敢奢望别的了…

  由于早年偶尔需要出入网吧,他没什么不习惯,熟门熟路地上机,挪开网吧配置的屏幕和键盘,给自带的笔记本腾出位置,准备双机作业。

  苏沐秋靠在舒适的大椅子里,吐了口气,将一些急需的资料保存下来,用随身携带的U盘转移到笔记本里,结果U盘一插进接口,笔记本忽然凄厉地惨叫起来,巨大的血红色窗口挡住苏沐秋的视线。他只是吓的心跳快了几拍,但隔壁渣游戏的兄弟就惨了,直接手滑技能偏移,当场倒地,苏沐秋看过去时,对方睁着一双布满血丝的红眼睛瞪着他,一只精英怪蹦跳着从角色尸体上踩过去。

  “抱歉抱歉…这位大哥,我帮你刷回来…”

  苏沐秋连忙道歉,看了看这款游戏他也玩过,忙借了对方的鼠标键盘,操作角色复活,赶过来三两下剁了那只嚣张的精英怪做为赔罪,靠着过硬的技术把邻座声望从仇恨一举刷到崇敬,并收获这位仁兄供奉的可乐一罐。

  然而打游戏的技术登峰造极,对作业迟交的现况没有丝毫改善,苏沐秋无语地看着中毒提示,翻出手机,又是朝一叶之秋吐了一通苦水才认命扫毒,紧锣密鼓地赶程序。重新编写代码,好不容易渐入佳境,喀嚓喀嚓的键盘敲击音慢慢规律起来,他左手查资料,右手打开文件夹寻找核心程序,鼠标左键双击,却没有反应。

  此时的苏沐秋不会因任何突发状况而受到打击了,最近发生的事,那真是数不胜数,他的挫折数值已经无法再上升了…

  打开自己编写的小软件确认,果然也毁损了。但那份资料相当贵重,他不放心备份在网盘里,而他的这段程序必须围绕着核心进行,要是硬着头皮往下写肯定出问题,还不如直接回家睡觉。

 

  苏沐秋双手环胸,仔细回忆当初是从哪里拿到的,似乎是计划开始的时候,叶修直接放在U盘里交给他,因为文件太大了,邮箱发不过来,也不安全。

  若要进行下去,他需要叶老师手上的核心程序。

  这代表了,叶修会发现他的进度,基本为零…

  “我是撞邪了吧…”苏沐秋忏悔,发誓明年新春一定要去烧香拜佛。

 

  已经是周五晚间,难道要等周一课堂上,再跟叶修提起吗?这么拖下去,计划肯定来不及。这事已经跨过刷印象分或危机公关的范围,光是从做人的道理上就过不去啊!苏沐秋想了又想,最后一咬牙,谨慎地写了封邮件,仔细挑过用字遣词,才深吸一口气按下发送。

  ‘叶老师,百忙中打扰了,我是苏沐秋……因此,希望能跟您要那份核心程序,您假日会到学校么?是否方便我跟您拷贝一份?…’

  隔壁的兄弟此刻挂在安全区吃面,闲着没事就扭头关心苏沐秋,见后者面色凝重,发个邮件跟按下核弹按钮一样,遂主动出声关心:“大神,瞧你这么紧张,是办很重要的事?我告诉你,这种时候,比起发邮件,打电话或当面说会更有诚意啊!”

  “说的对,我应该明早打电话问啊!”苏沐秋一拍脑袋瓜,然而来不及了,长年与电脑为伍,代名词几乎就是计算机的叶教授手速快的吓人,在这大半夜飞快地回信了。

 

  ‘好。’

 

  好。

  就这一个字?这是几个意思?好,我知道了?好,在学校?…我的老师啊您的回复太过精简了吧!!

  苏沐秋郁闷地想,是不是要再回复一次确认时间地点,还是比照刷BOSS的惯例,早上六点守在学校大门等叶修刷新?

  他胡乱点击画面,鼠标一滑,才发现下头竟然还有一行字。

 

  ‘地址:XX小区O栋……’ 

 

=

 *小脸煞白,网游之近战法师梗


→  17

评论(22)

热度(7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