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lof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 打赏需谨慎! 】】】
请量力而为!请考虑清楚!打赏并非必须。

【伞修】动画预告之后

没有修,没有抓bug,不要较真。看完动画PV预告之后…


注意PV剧透,

看过预告再来吧?


=

  中国队获胜了。

  

  而且,是压倒性胜利。

  中国的电竞产业相较于欧美大国,算是发展比较晚的,别说研发技术没有暴雪等游戏产业龙头那般成熟,就是国内对游戏这块的重视度,都相当低。

  于是这次,荣耀世邀赛,中国队这只被全世界电竞媒体评价为“从各战队捞人出来拼凑成的临时队伍”,竟破天荒打败世界各国知名战队,不仅国外疯狂了,就连中国内也喜庆连天,天天过年似的,报章杂志媒体不停报导普通人鲜少关注的电竞新闻,走出家门跟隔壁老大爷说“我也是玩荣耀的”都能收到个赞。

  

  如此风头下,荣耀官方华丽丽地宣布一个重磅消息──要拍电视剧了!

  

  “电视剧?”罗辑满脸迷惑。“要拍什么?一群人窝在电脑前面刷本?”

  “这种电视剧谁要看啊?”叶修让罗辑别多心,“你想,荣耀这搞游戏的,没事拍电视剧,难道打算跨足影视产业?也许未来可能,但现在是不行的,这么大口吃,不怕噎死都撑的慌,不如认真搞游戏呢。”

  本来同样疑惑的唐柔恍然大悟,点点头到一旁跟苏沐橙一块看楚云秀推荐的韩剧,而身为战队老板最先接到消息的陈果原先以为自己明白了,听叶修一说反而迷茫了…

  “那为什么要拍电视剧?”陈果与罗辑排排站在叶修面前。

  “那当然是因为…”叶修摸摸口袋,空的,“欲知详情如何,请充值香菸一包。”

  “……”两人同鄙视。

  叶修也不着急,无辜地摊手与他俩相望,一副没有菸就没有答案的模样,真令人恨不得揍他一顿。陈果瞪着自家战队前王牌现编外指导,在心底发愿,希望上天给他一点教训,没想到就有一只手忽然伸出,毫不留情地重重朝叶修的后脑杓一拍,力道重的简直要把眼珠都给拍出来。

  “哎唷!”叶修踉跄几步,忙扶着桌子,头晕。

  “你干什么欺负咱们老板娘跟小罗?”苏沐秋手里夹着荣耀官方寄给各战队的公文信封,那是陈果看完后交给他的,朝着叶修翻白眼,“拍这部电视剧,肯定是要推广游戏,再不济也要刷刷正面形象,力求把打游戏这事拍的既有理想又有目标,热血又正直,最好之后通通都来打荣耀。”

  闻言,陈果罗辑回头看看身后,魏琛翘着脚大呼小叫地拍桌让人赶紧跟上队,莫凡神色阴沉地开小号拾荒,方锐包子躲在副本门外朝着霸气雄图的菁英队猥琐偷袭,而兴欣俩大美女根本没荣耀,都在看欧吧…更别提不管怎么看,通通都埋在电脑屏幕前啊!俩人连忙虚心求教:“这要怎么拍才能正直热血?????”

  苏沐秋瞟了眼叶修,对俩人灿然一笑:“那还用说?”

  

  “当然是拍我跟叶修重返荣耀的故事了!”

  

  

  说的信誓旦旦,但电视剧嘛,尤其是网路游戏改编的电视剧,还能怎么拍?荣耀根本没有主角,官方杜撰个什么第一高手男主结识菜鸟女主,相知相惜携手荣耀巅峰的故事,那是相当地合理,相当地有可能,再把男女主角的服装通通设定成古风款式的自制套装,绝对卖翻天,但那也跟玩家心里的荣耀差了十万八千里远了。

  要说苏沐秋跟叶修不紧张,那完全不可能,毕竟这部剧拍的好不好,很大程度上决定了荣耀这款游戏之后的人气是再上一波高峰,是维持不变,亦或大批粉转路人。

  荣耀官方的动作相当快,消息发布没几周,他们已经连络好专业剧组,那是之前拍过武侠游戏真人电视剧的,在这方面算是有经验。官方只提出一些如苏沐秋所猜测的大方向,剧本则交给专业人士编写,正式讨论剧情这天,都在国家竞技总局上班的苏叶俩人直接动用职权,编了一堆似真似假的公家话,诸如“这部电视剧对民间电竞风气有重大影响”云云,神不知鬼不觉地把讨论地点拉到局里的会议室,以便获得第一手消息。

  

  荣耀官方跟剧组针对剧情编排商量了好半天,从小会议室里走出来时,所有人满脸喜气洋洋,唯有冯主席一脸糟心。

  圈子里唯二在局里工作的苏沐秋和叶修,一个装作拿资料经过,一个拿着杯要去茶水间,都‘正好碰巧’拦住闷闷不乐的冯主席,勾肩搭背地问人最近生活怎么样啊,荣耀发展还不错啊,有没有定时上医院健康检查啊。

  “都多熟了,你们还跟我绕圈子?”

  叶修不绕了,第一句就问:“老冯啊,哪个明星要演我?不够帅的可不行,会被粉丝吐槽还原度太低。”

  冯宪君沉声:“别想了,全部真人上阵。”

  真人上阵?

  这可不得了了,各战队能接受自家主力选手花时间拍戏吗?而且真人上阵,难不成要拍纪录片?一群宅男,对着屏幕吼着集火集火,跟上跟上,那多枯燥,明显扑街的前奏。

  两人互看一眼,苏沐秋接上,语气客观:“那不如选兴欣当主角吧?我看这个战队不错,成立的故事跟背景相当激励人心。”

  “不就是你们俩的战队吗????”一听到这几句话,冯主席当场就要背过气去,把仍被列为机密的初版剧情大纲拍到两人脸上,大骂几句,转身就走。

  两人当即不演了,蹲在角落闷头翻页。

  

  主轴果然选了君莫笑杀回职业圈这段腥风血雨的几年,毕竟乍看之下要热血有热血,要励志有励志,将细节改编一下,弄的戏剧化一些就相当有看头,全然不顾这几年对其他战队就是水深火热的日子。从几页大纲就能看出,这剧情苏的,放到起点去也是碾压众生的风范,剧组里肯定有死忠粉。

  “哦,我果然是主角嘛?”叶修摸着下巴,神色感慨,“天生主角命,唉。”

  不管这边叶修沾沾自喜,苏沐秋脸色阴沉,把大纲正着翻倒着翻上下旋转着翻,差点没生撕了几张纸。

  “你看到没有?”

  “看到什么?”叶修问。

  “一个伟人。相当伟大的人。推动电竞圈十年风向的人。”苏沐秋满脸骄矜。

  “看到了。”叶修点头。

  “在哪?”

  “就在你眼前…”叶修说。

  “靠!”苏沐秋跳脚,狠戳着人物设定页,几乎要把页面戳穿,“我说的是我啊!我!我在哪里???我怎么半个字也没找到?”

  叶修凑过来翻,一目十行,忽然指着一行字:“怎么没有?你看这里,‘叶秋一共只说了八个字,休息一年,然后回来,苏沐橙早已泪流满面’…啊,看错了,原来是沐橙啊,抱歉哈。”

  苏沐秋伸手在叶修腰间软肉狠掐一圈,“怎么你还期待我泪流满面是吧?那你别等了,这辈子都没机会了。”

  叶修嘶声倒抽着气,心疼地揉着侧腰,掀开衣摆看看瘀青没有:“是吗?我觉得你差不多该哭了,这编剧是打算不给你戏份啊!”

  “为什么?我不够帅?我不够上相?因为我操作君莫笑出场的次数比你还少这么一点?因为我打比赛的时间没有搞银武的多?”苏沐秋不甘心,“我跟你一起从嘉世退役,在兴欣网吧打滚,而且我坐的可是禁烟区啊!怎么想都比你形象正面多了。”

  “就是因为你够帅,够上相,用君莫笑的次数比我少那么一点,搞银武的时间多那么一点…要帅哥嘛,老冯肯定选周泽楷,而既然君莫笑是咱们两个轮流操作的,他们当然找我了…沐秋,你的价码,太贵了。”

  叶修叹:“剧组大概准备开新人代言的价码给我,吃力不讨好啊。”

  两人相视,一时分不出哪方更惨一点。

  

  剧本没什么悬念,随便去荣耀论坛或网吧抓着第十区的玩家,都能有声有色地说出一串上万字斗神叶秋重返颠峰的故事,并按照个人口味不同添加爱恨情仇,这都是有迹可循的。

  剧情大纲很快地决定下来,试水深的预告拍摄,也被提上日程。

  预告大约只有五分钟,而且其中许多部分靠特效后制,剧组的连络人跟各战队连络好日期,预计花费一天在S市的影视城把需要选手们参与的素材拍摄完毕。

  交通由剧组方面安排,兴欣的几个美女那是一定都要出镜的,拍摄背景却是兴欣网吧,所以不需要去S市,只要等摄影方面排好日期来取几个景就行,送来的车票却有三张,指明给叶修、苏沐橙、苏沐秋。

  “既然车票也有你的份,说不定你有出场机会?我记得人气投票里也有你嘛苏大大。”叶修坐在床边,拿苏沐橙的手机玩消消乐。

  “当然有我啊!否则荣耀官方还不被喷死?”苏沐秋再次清点他跟叶修的行李:“但这不代表我肯定有戏份吧…”

  苏沐秋已经完成‘剧组很穷,为了省钱删我戏份,不过我的贡献将永存玩家心中,比叶修那家伙还多’的自我暗示。

  苏沐橙也歪头思索起来:“说不定,给君莫笑或千机伞配音之类的?‘千机伞枪型态stand by ready’?”

  苏沐秋相当无力,但乐观想想,给千机伞的型态变换配音也挺带感的,当场把网游记录片提升到未来科幻片的高度…

  

  选手们提早一天抵达,在地主轮回俱乐部热情提供的旅馆休息一晚,隔天清晨便在剧组人员的带领下,浩浩荡荡地进军影视城。这么大早的没什么电视熟面孔,众人心底的期待多少都有点平息,作息相当不标准的叶修甚至嗑睡着让苏沐秋扛着走,但黄少天仍兴奋地拿着相机到处拍照,逢人不管认不认识便要签名,还特别正经地说“请帮我签上给小卢。”,好像他真的没打算自己收藏一样。

  领路人擦汗,加快脚步领众人进了摄影棚。

  摄影棚比想像中还要大,被划分为几个区域,除了一个专门布置了绿幕的角落,其他场景也搭建完成,众人这才真的有种“靠,家乡的爹娘叔婶兄弟姊妹,我要拍电视啦”的激动心情。

  时常接广告代言的周泽楷跟苏沐秋虽然没来过这么大型的摄影棚,但小型的也去过几次,而叶修从来没接过代言,初生之犊不畏虎,这三个人倒是最冷静的。

  “沐秋,你看…”叶修吃着苏沐秋带来的早点,凑在一块咬耳朵。

  “看啥?”苏沐秋心情非常差。

  “张新杰。”

  苏沐秋顺着叶修指出的方向看过去,一如既往黑着脸表情凶狠的韩文清旁边,是波澜不兴的张大牧师──这只是表面上,最好的证明就是,有两个人像猫头鹰一样盯着他不放,他却毫无所觉。

  片刻后,苏沐秋闷笑一声,肩膀耸动,他忍着笑,扭头只见叶修模仿张新杰,做推眼镜的动作:“发现了?”

  “哈哈哈没想到…”苏沐秋乐了,“我看他这一分钟内能推60次眼镜。”

  两人兴致勃勃地观察起其他人各式各样的紧张行为,例如王杰希两边眼一样大了,黄少天不话唠了,哎唷,预告中只有手出镜的孙翔居然也来了…语气之嘲讽,内容之恶劣,直叫人想把他们剁成肉酱扔出去喂狗。

  黄少天夸张地‘呵呵’笑,语气阴阳古怪,“哎哎哎队长你听到了吗,好像有个完全没戏份的家伙在这里放垃圾话骚扰人啊!难得拍电视剧所有人都风风光光地上一回电视,偏偏有个人连能不能出场都挂个问号,惨,特别惨,人间惨剧啊!”

  “少天,不能这么说。”喻文州的表情有些不认同,“虽然完全没有他的镜头,也因此无法藉这波热潮为战队争取代言或商业价值,但那个人对荣耀、联盟的堆进仍然相当重要。”

  苏沐秋:“……………”

  好汉不跟狗斗,苏沐秋站的笔直,目视前方,满脸正气,实则心头淌血,脑袋里想的都是飞出去的钱。叶修毫不犹豫地给蓝雨的正副队长两只大姆指,“说的好啊!这家伙没戏份,还在这里指指点点,真是相当地不对,俩位配角你们说出主角我想说的话了。”

  俩人:“……………”

  黄少天暗自咬牙,反省自己果然慌了,居然忘记荣耀圈的潜规则:嘲叶修苏沐秋一定要一双狠狠打死,否则只要一个半个活着,都会反打你一耙。

  

  难得见喻文州明显地反嘲讽,然而知道预告片拍摄要求的众人都相当不意外,反而觉得蓝雨的队长没有和微草的精神支柱一块把兴欣两人装麻袋扔暗巷,相当不可思议。

  果然,在叶修被剧组人员请到一旁,准备拍摄预告开头,藉敲击键盘的镜头大秀一番这双漂亮完美的手时,绿幕旁的工作人员拉着嗓子大吼:“喻先生!王先生!可以准备着装了,两个小时后上威亚───”

  

  没错。

  他们俩,就是那个要吊着威亚,拍特技场景的人。

  

  当然,剧情绝不是准备不实广告说‘打了游戏就能够醍醐灌顶自通经脉飞天遁地’,而是为了增加剧情趣味性,会拍摄游戏里的战斗场景──这边当然会偏古风或特效大片了,抓眼球──更大的噱头是,各家队员要亲身上阵,扮演自己的帐号卡。

  但据说,角色与操作者性别不同的几组人,都要求官方照实还原,禁止性转,剧组只能无奈地放弃让楚云秀卖身材刷收视率的打算。

  既然有打斗场景,那免不了要上窜下跳,为了画面好看,本来不会蹦起来飞的角色都能一跳三尺高滞空十分钟打的乒乒乓乓。编剧跟导演倾向在预告里放上霸图大漠孤烟vs嘉世一叶之秋/兴欣君莫笑,拿十年劲敌的题材出来让观众激动一把,可惜叶修早在最开始就当机立断的拒绝,理由是真假不明的‘恐高,会出人命’,而韩文清…反正他们是没办法顶着那种压力继续问‘那韩先生愿不愿意吊威亚’,最后被苏沐秋和叶修一唱一和,推到‘联盟可靠的年轻一辈们’身上。

  两位法系换好相当飘逸有形的长袍,面色难看地被化妆师按在位置上折腾,他们都难得有点愧疚:这身衣服吊起来很重吧…风一吹威亚会晃的很厉害吧…万一摔伤了会很惨吧…

  

  且不说即将上断头台…上威亚的两人,叶修在预告里的戏份,倒是相当容易。

  一幕就是最开头,在黑漆漆的地方打游戏,神情专注,旁若无人──本色演出,分分钟搞定。

  再来就是,慢吞吞地走在路上,苏沐橙追上,平淡地叨两句话,由苏沐橙秀一下看韩剧苦练的3秒落泪演技,然后淡淡地看着剧组洒人工雪花──好像不太难嘛!

  武打场景,按指导做几个大劈大砍的动作,只要把逼装够了,其他全交给后制──完全了解宅男体弱的导演也拍胸铺这么说了嘛!

  本以为能轻松过关,接着在一旁看热闹的叶修,完全低估了演戏这件事。

  光是一句台词,他就重说了十几次:“不必了,解约吧。”

  “不行!”苏沐秋吼到。

  “这次是哪里不行…”

  “你这个语气,太随便,太不在乎了!”苏沐秋架式专业,让想喊一句OK的拍摄人员都不好意思说话了,“这里应该要有一点淡然,淡然中还要些许忧伤,些许不舍,些许无奈…”

  “你行你上啊!”叶修仔细回忆当时,哪来这么多情绪,孙翔拿走一叶之秋的帐号卡,苏沐秋转身就说打算把君莫笑搞起来,这想法多热血,多澎湃,多刺激啊,要是还在嘉世拎不清,肯定没空搞这档事。

  苏沐秋双手插口袋,淡淡地侧身:“不必了,解约吧…”

  语气中,说不尽的复杂,还有点难以察觉的释然。

  “………”叶修叹气,“行了,我再来一次。”

  当天稍晚,天色暗下时,在室外拍摄苏沐橙跑着追上叶修的场景时,苏沐秋倒是标准无限放宽,怎么看怎么好,一个劲夸赞沐沐好演技,让叶修难得嘴角抽搐。

  

  另一头,几个人早就知道大概剧本如何,为了凸显角色个性,增加观众记忆,得拍一些相当莫名其妙的场景。他们心理上接受了,没想到事实更加严峻。

  韩文清那双打游戏的手被缠上绷带,一天有七八个小时待在空调房的脖子上挂了条汗巾,旁边是临时搭起来的拳击沙包…

  “我要挥拳?”韩文清面无表情。

  “对…”

  韩文清低头,捏紧拳,“怎么打?出多大力?受伤怎么办?”

  工作人员胆寒,抖着声,“受伤??不不不不…是打沙沙沙包,不不是打我…”

  韩文清莫名其妙,“我是指,电竞选手,不会选择打沙包当健身项目…很容易伤到手。”

  工作人员这才明白过来,抹了把汗,差点以为自己的脑袋会像西瓜一样…

  沙包相当重,没有拳击手套保护,而他自己对正确的拳击姿势也没有概念,韩文清当然不想为了拍个什么鬼预告葬送职业生涯,双方无语良久,满场闲逛的苏沐秋给两人出了建议:“这个简单嘛,让他摆个‘交出钱来’的表情对镜头挥空拳,再侧拍沙包晃动的镜头,让观众感受感受,自己想像就好了。”

  韩文清点头,这么做确实比较安全。

  拍出来的结果远比想像中还要好,追加张新杰衣着正经地看表推眼镜的经典POSE,霸图的镜头顺顺利利地过去了。

  

  接下来,现场出了比较多情况的,大概就是孙翔装逼的镜头。孙翔对着镜头满脸傲气倒是没有太大问题,但同时让他夹着一张仿制帐号卡在手指间耍,相当考验技巧,几秒的画面,孙翔在几十次失败后终于怒吼:“我又不是变魔术的!!干嘛这么扔帐号卡?!”

  “编剧大概误会游戏打的好的人,手指都很灵巧,没想到有例外吧?”叶修咬着烟,没点上。

  这时他已经换上君莫笑的装扮,剧组给君莫笑花花绿绿的外型一次堪称完全OOC的设计,帅的一逼,而苏沐秋帮忙扛着那把帅到不行的道具银伞,两人悠闲地走来走去。

  “叶修你行吗?!”孙翔不服。

  “我行不行,这就不是你需要知道的了。”叶修挑眉,孙翔眼角抽搐,前者却忽然转头喊人:“那边的索克萨尔,有空过来一下?这里需要技术支援。”

  喻文州应声,他站在威亚旁边看了很久,这时走过来多少有点放松情绪的意思。听完事情经过,在电竞选手内划为手残行列的蓝雨队长微笑着借用卡片,只见那张写着一叶之秋的薄薄塑料卡,在喻文州的指间翻转、换位,宛如活物一般舞动。

  孙翔当真看傻了眼。

  “我手速不快,只好多练练小把戏,增加灵活度。”喻文州解释,由他来说,实在太有说服力了。

  “你为什么要吊威亚??这一幕给你来拍比较好吧?”孙翔没经过大脑就问了。

  配合他的问题,苏叶两人不由得想像一下喻文州坐在大皮椅里,整个人被阴影垄罩,轻轻微笑着摆弄帐号卡的画面…太像反派了…

  喻文州也不想吊威亚,叹气:“没办法,前辈们不愿意吊,轮回俱乐部又是幕后出资之一,只好轮到我跟王杰希。”

  “轮回???”

  孙翔迷惑的表情,跟陈果罗辑实在太像了,苏沐秋两人反射性解释:“预告里,你是嘉世的,但实际上,你是轮回的选手,你的镜头是给轮回战队增加收益跟人气。”

  叶修提示:“你想想轮回的人在预告里都是什么场景?”

  孙翔回忆起来。

  周泽楷,在一处景色宜人,打光充分,韵味十足的长廊,悠闲散步,彷佛被人叫了一声,侧头朝着摄影机,腼腆又无奈宠溺地笑了一下。

  孙翔,酷帅狂霸跩地耍着帐号卡,满脸自信傲气,朝着镜头扔卡的姿势,力求有形,好看,坏出形象,坏出魅力…

  ──都是狗血偶像剧的风格嘛?!孙翔惊悚了。

  而且,两人都整了一副相当符合时下年轻人口味的装扮,皮革外套,染发,甚至周泽楷还戴镜片弄出湖绿色的眼睛。

  相较于蓝雨,正副队长不晓得为啥在图书馆,黄少天一脸‘蛤你干嘛?’的表情回头,还有微草旗帜飘扬的征才广告…

  轮回…真的出了相当多钱啊?!!

  其实苏沐橙也是偶像剧镜头,谁让她是荣耀女神呢。

  “电竞还是男性玩家居多,可以看做有一半──也就是女性市场──是没怎么被挖掘的。”苏沐秋相当懊恼,“轮回俱乐部这招,出的太狠了。要是我也加入拍摄,结果肯定不同。”

  喻文州提醒:“苏前辈,轮回俱乐部砸了很多钱…”

  意思是,兴欣办不到。

  “当然要砸钱了…不然,帅哥镜头哪轮的到小周?”叶修调整着装饰性的红色围巾,工作人员喊他过去拍摄了,“否则哪怕冯主席再坚持,荣耀最帅的男选手,肯定是我们兴欣那位。”

  苏沐秋有瞬间怔然,看着叶修的背影,握紧了手中的千机伞模型。

  叶修回头,逆着光,朝几人挑眉一笑:“当然是我啦!”

  “麻痹。”苏沐秋面无表情,抓着伞一记直刺,狠狠击中叶修肋下,两人打打闹闹地离开了。孙翔也面无表情,只是回头问了喻文州:“耍牌有什么诀窍么,十分钟速成的…”

  “有…”

  

  太要求身体动作的打斗场景还是有替身的,采用远镜头,在绿幕拍摄,方便后续加上,所以选手们只要拍一些装模作样的表情跟姿势就行。

  黄少天没想到跟叶修扯了N年的真人PK会在这种情况实现,双方都是cosplay,绿油油的背景里追赶跑跳…

  比起冰雨,千机伞重多了,叶修一看就是好几年没拿过比键盘鼠标更重的东西,从苏沐秋手里接过伞,威风凛凛的千机伞立刻成了拐杖拄着地。让黄少天打他?这种欺负老人的事,他黄少天曾几何时做过?

  “那肯定就是现在啊啊啊啊啊!看剑剑剑剑剑剑!”黄少天挥着冰雨就上,气势万钧。

  叶修气喘吁吁地闪躲,老骨头都快扭断,姿势不比一根会行走的面条好看。苏沐秋经过剧组同意,高举着手机在旁一边狂笑一边侧录,替叶修的黑历史记录增加收藏。

  一旁的韩文清也换好大漠孤烟的装扮,随时准备接替夜雨声烦,那气势,使得叶修不得不朝场外大喊:“老韩!韩文清!我知道你这个人不会公报私仇对吧!咱们多少年的交情!”

  “认真做好该做的事,是我的原则。”韩文清回答,“揍死你,就是我现在该做的事。”

  叶修高呼:“沐秋,快让老板娘付钱赎我出去,我跟小周一样拍个跳起来开枪的姿势吧…”

  苏沐秋的回答相当冷酷:“枪系的我都没戏份了,你认命吧。”

  

  武打场景意外顺利地拍完了,也可能是武术指导完全放弃,任由这群宅男胡乱挥舞几下,打算全靠专业替身的远镜头。几人让出空间整理场地,黄少天跟韩文清都去补拍其他竞头以供剪辑,叶修卸下一身行头,和苏沐秋留在场边,准备看索克萨尔和王不留行上威亚。

  事后,两人私下讨论过关于上威亚这件事,共同认定喻文州是心灵创伤比较严重的那方,因为剧组最后发现,索克萨尔不应该飞起来啊??所以喻文州吊威亚的画面都被剪掉了,只留下王不留行飒爽俐落的身影…

  此时他们尚不知道这痛心的未来,认认真真地听现场指导,尽量放松僵硬的肢体做些动作,期间两人的头部装饰都掉了几次,不得不放下来整装再吊上去重拍,相当生不如死。

  至于一叶之秋和君莫笑在夜空中对打的结束场景,由于两人处在同一水平高度,倒是平地拍摄就行,叶修相当庆幸,真要他在那上头跟孙翔打架,他宁愿一通电话叫叶秋来帮忙,无论后者会不会答应。

  

  苏沐秋跟叶修在场边闲聊,不时喊着“文州啊你这个动作不行”“大眼振作,想想微草的队员们看到吊咸鱼一样的你会多么心碎”,完全一派置身事外的悠闲态度,忽然一名工作人员跑来,小心翼翼地问苏沐秋能不能帮忙。

  “就录几句话而已,我们怎么也觉得自己说不好…”年轻的工作人员稍早时也看到苏沐秋对叶修几个字重来十几次,他不晓得苏沐秋有大半只是想捉弄叶修,“但是,是无偿的…”

  “嗯?没问题。”苏沐秋跃跃欲试,回忆着预告剧本,“要录什么?‘某些人已经老了,过时啦’?我可以录五种版本。”

  叶修淡定地喝了口茶。

  工作人员忙道:“不是不是。是…”

  最后,苏沐秋压低嗓子,帮忙录了经理那句因为不是重点所以什么语气也无所谓的‘叶秋,俱乐部已经决定,由孙翔接替你的队长职务,你先在队里担任陪练吧’,以及路人一声将被后制降低存在感的‘下雪了’…

  虽然在预告中有演出,但苏沐秋暗自决定,如果魏琛方锐问起,他的答案只会有一句‘参观现场而已’。

  

  拍摄完毕后,大部分人都没有离开,而是留在现场看笑话。

  最后一组在影视城拍摄的镜头,就是深夜桥边,苏沐橙与叶修的对话,这也是预告中少数有台词的部分。

  众人捧着剧组提供的热茶,看苏沐橙哭的梨花带雨,蹬着一双长腿奔跑,长发飘飘,回过头的人却是叶修那副德行,都有种不忍卒睹的痛苦感,苏沐秋更是相当痛心,情愿把叶修推开,自己来演。

  苏沐秋想归想,拍了几次,夜渐渐深了,气温越来越低,苏沐橙跑起来口中都呼出阵阵白雾时,他还是脱下身上的大衣,将叶修牢牢捂好。

  “你要是感冒了,还不是我得照顾。”苏沐秋拍掉叶修肩头的人造雪花,“为了不要给我添麻烦,早点拍完,回去泡个热水澡休息。”

  叶修拉了拉略宽的深色大衣,上面还留有苏沐秋的体温,他把冻凉的手插进口袋,“放心吧,我找到诀窍了,马上结束。完事后让轮回的人请客吃宵夜吧。”

  “正好,我前几天问过江波涛S市的著名小吃…”

  “哦,那找小江出来带路吧。”

  

  即使知道只是演技,看到苏沐橙捂着唇泪花闪闪,叶修还是下意识从苏沐秋的大衣口袋里翻出纸巾,递给哭法相当唯美的姑娘,这时,一阵风正好吹来,纸巾脱手而出,远远地,飞了起来…

  

  这个意外拍摄到的画面,最后被用进预告里,叶修事先并不知道,还是魏琛在网上看预告时,当场笑喷:“老叶你连纸巾都抓不牢,还能打游戏吗??”

  “六点五秒,够了…”

  叶修笑,魏琛不说话了,决定把人留给苏沐秋收拾。

  

评论(31)

热度(4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