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lof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 打赏需谨慎! 】】】
请量力而为!请考虑清楚!打赏并非必须。

【伞修】剑走偏锋19(上):non. (网配paro)

←  18


  两人约法三章,简单讨论好注意事项后,苏沐秋立刻把寄放在方锐那的东西全数搬来了。

  说是全数,但并不多。

  就是剩下的教科书,跟一只沉重的黑色提箱。

 

  先前由于环境不允许,自从那次和一叶之秋失败的PIA戏后,苏沐秋至少有半个月以上,除了刷刷CV跟STAFF们的微博,完全没有接触网配。

  直到确定在叶修家暂住,并从叶修手里接下大门和书房钥匙后,苏沐秋真正安顿下来,把录音设备取出装上。

  他仔细调整着防喷罩和麦克风的位置,想起他去取装着麦的提箱时,一踏进方锐家门口,就被里头垃圾山一样的骇人景象和冲天臭气逼退三步,显然无论方锐、黄少天两人本来生活习惯如何,住在一起后,就互相扯着对方直线向地狱沉沦了,真亏他们白天还能人模狗样地出现。苏沐秋异常庆幸自己最后能在叶老师这里找到一间房。

  此外,叶修家的网速快得飞起,浴室24小时都有热水,能保证这两条,他实在没有更多要求。

  由于凝眸深处的干音拖得太久,为了不耽误剧组进度,苏沐秋一装好麦就打开剧本文档,马不停蹄地埋头录上好几个小时的音。

  幸好攻的角色基本就是按照CV秋木苏的形象脑补而来,尽管与苏沐秋本人的性格多少有些差异,但他凭藉这个优势以及提前看过原著的印象,重新翻过几个重大转折的章节后,很快找回戏感,顺顺利利地完成干音,打包发给沐雨橙风。

 

  秋木苏:报告长官,我交音啦!! [撒花]

  沐雨橙风:[鼓掌] [鼓掌] [鼓掌]

  沐雨橙风:找到能录音的地方了吗?其实并不急的。

  秋木苏:嗯,暂时找到另一个地方,环境不错。

  秋木苏:咳咳,能不急吗,一叶多久以前就交音了,我不能输他太多吧… 

  沐雨橙风:噗,他的返音还没结束呢! 

  “返音还没…结束?”苏沐秋顶着一脑门问号,打量沐雨橙风的用词,“是指返音还没完成吗?总不会是一直被退吧。”

  但是,那个一叶之秋被退音?有可能吗?

  苏沐秋指尖轻叩桌面,点开一叶之秋的窗口正要敲字,忽然听见大门外有钥匙插进锁孔的声响,他才惊觉录音花了太多时间,已经是中午了。

  虽然协议中,除了家务分配和共用区域的约定外,两人基本上各过各的,但为了展现诚意,苏沐秋起身,准备迎接他那位回家的新室友。

 

 

  叶修一开门,看见的就是苏沐秋笑意盈盈的脸和一句舒服的“午安,你回来啦”,他愣了一瞬,也笑着回了句“我回来了”。

  十几年了,许久没有进行如此居家的对话,叶修感觉还不坏。

  见叶老师心情不错,晓得自己这番举动加了不少正面分数,苏沐秋堆着一脸纯良笑容,心里狡猾地比了个V字。

  “沐秋,你吃过饭了吗?”叶修问。

  “还没。”苏沐秋摇头。

  叶修抬起手,塑料袋里装着两份盒饭,显然是给苏沐秋也带了一份。后者道谢,主动接过两人的午餐及大衣,在叶修身后询问:“叶老师…”

  “还叫老师?你不累我还嫌听腻了,私底下轻松点就行。”

  苏沐秋琢磨片刻:“叶先生?”

  叶修:“…………”

  “叶修?”

  “嗯。”

  “叶修…”苏沐秋重复了几次,适应良好,“有件事忘了问你,我住在书房,如果锁门出去了,你要取资料怎么办?”

  “不会,我很少用卧室以外的房间,需要的资料跟书籍都收在那。”

  叶修说着,望向书房的方向,惊讶地发现苏沐秋没有关上门。

  从门缝间,他清楚看到了录音间一样的设备,支架,辅助架,麦克风…叶修当然不是因为这些东西惊讶,他房间里也有一套,他诧异的是苏沐秋没有对他隐瞒的意思。

  叶修转过头,苏沐秋正盯着他,神情一如往常,看不出任何端倪。叶修笑了笑,视若无睹地走了过去:“吃饭吧。”

  “好。”苏沐秋也笑。

  两人和乐融融地分享午饭,苏沐秋拿不知道打哪翻出来的茶叶泡了茶,香气四溢,搭配午间新闻毫无起伏的播报声用餐,时不时针对时事讨论几句,吃完后收拾收拾各自回房了。

  谁也没有主动提起这件事。

 

 

  苏沐秋阴错阳差地在叶修家住了几天,而且大有继续住下去的趋势,对这个消息最欢迎的,莫过于方锐和黄少天──再也不用三个人挤在那间小屋子里,非常值得放鞭炮庆祝啊!!

  于是周五,苏沐秋给学生们上完复习,一走出教室就被行迹鬼祟的黄少天中途拦截,扯着人直奔研究楼。

  “黄少天你做什么??”

  苏沐秋左右看看,他们研究室所在的楼层没有封锁起来,走廊上放满各种装潢整修的工具,还有一股刺鼻气味,但周遭空无一人,大概是上了油漆正在等干,工人们趁机去休息吃饭。

  “当然是庆祝你搬出去啦,不然还能干嘛?”黄少天打开研究室的门。

  “你自己玩吧,我走了。”没事跑这种地方庆祝肯定有猫腻,苏沐秋转身离开。

  黄少天一把扯住苏沐秋,不顾对方意愿将人拽进门,脸上是阴险的笑容,“既然都来了还跑什么啊老苏,来来来快点帮忙我搞定这些,咱们抓紧时间。”

  一面说着,黄少天从身后的大背包里取出摄影机、脚架、笔记本和几件设备,手脚俐落地装设起来,并往满脸不情愿的苏沐秋手里塞了瓶两公升装的可乐与一条曼●思,让他帮忙拿好。

  他三两下把摄影器材安置完毕,连上线,打开软件调整一会,接着取出两件装逼用的白大挂扔给苏沐秋,还有几样明显只该出现在派对场合的易容道具。

  黄少天这番架式,苏沐秋不用想都知道他打算干嘛,撇着嘴把东西一扔,一语不发,靠着墙装摆设,倒是套上了白大挂。

 

 

  研究室里已经被工人预先铺上一层防尘塑料模,地上、桌面、计算机、置物柜书架等通通罩着,以防工程时产生的细小灰尘影响设备。此刻架上器材,站着两名套上白大挂的年轻人,乍一看真像什么解剖未知物种的邪恶研究室。黄少天说了句“以防万一”,从那堆派对道具里找出附带大鼻子长胡须的搞笑眼镜戴上,确认一切准备完毕,便小心地取出一张纸卡黏贴成的三角牌,立在桌面的最前端。

 

  那张名牌的花样设计相当漂亮,蓝底白字,流畅的字体写着:‘蓝雨研究室’。

 

  蓝雨研究室,这是蓝溪阁社团的特色节目。

  每双周一期,现场直播,由蓝溪阁的CV轮流主持,内容没有规定,交给CV自由发挥,无论是剧本朗读、魔术甚至打游戏渣副本都行,每期10分钟左右,算是推广社团的噱头。

  这一期轮到CV夜雨声烦主持,此人出了名的爱玩爱热闹,果然不会选择普通的节目内容。

  黄少天一回头,就看见苏沐秋戴一副老土的粗框眼镜遮住大半张脸,双手环胸,朝他挑眉:“庆祝?你们那里的庆祝方式就是让人无偿客串特别嘉宾?”

  黄少天理直气壮:“你自己算算我帮你多少忙,现在让你客串一下嘉宾怎么了?这可是天上掉下来给你们兴欣网吧刷刷名气的大好机会,免费送给你还不要啊!”

  苏沐秋真想不起来黄少天帮过他什么忙,就算有,这份人情肯定老早就还清了。但既然苏沐秋配合换上装扮而不是揍黄少天一顿,可以看出他对这个活动有点兴趣,跃跃欲试了。

  两人合力迅速完成准备,黄少天将镜头对准桌面,确认摄像框里只有准备好的道具及两人胸口以下的部分,在笔记本上喀嚓喀嚓一番操作,就点下直拨开始。

  “大家好大家好!欢迎收看本期蓝雨研究室,我是本日主持,你们最帅最厉害的CV夜雨声烦!”

  “都说是CV了,他们哪知道你帅不帅?”苏沐秋插嘴。

  “当然是听声如见人,咱们社团聪明伶俐的听众都会想:夜雨声烦一定是个阳光开朗的型男,他是吗,他是吗?现在告诉你们,没错,我就是这样的人,哈哈哈哈。”黄少天用不让人反感的语气如此说着,气氛轻快,并将手伸到镜头下用力挥舞,接着声音一沉,不情不愿地介绍:“哎,今天还有一位负责打杂的助手来协助这回蓝雨研究室。兴欣网吧,秋木苏。”

  “午安,大家好。”苏沐秋温声问候,没有在蓝溪阁的节目上跟他们当家CV掐架,“我是CV秋木苏。”

  开场白过后,黄少天说到他打算做个百度上搜来的叫做‘沸腾可乐’的小实验,并介绍两样道具,“可乐怎么会沸腾呢??听说可以喷两尺高,不晓得是不是真的??大家肯定也很好奇吧?我好奇死了啊!!”

  苏沐秋一点也不好奇,他只担心万一可乐真的喷了两尺高,等会怎么收拾,不知道黄少天哪根筋不对非要在研究室拍他的直播,工程做一半呢,在这里玩可乐?

  “……操作方法就是这样。事不宜迟,我们这就开始实验吧!!Let’s GO!!”黄少天朝气十足地大喊,随即扭头朝苏沐秋叫道:“助手秋木苏,先把可乐摇一摇。”

  苏沐秋黑线:“你开玩笑吧?”

  “怎么开玩笑了,难道不过是两公升的瓶子你就抱不动了?”

  “这要是抱起来摇,等等不用放任何东西,光是开瓶就能喷两尺高。”苏沐秋诚心说。

  观众只能看到他们的手部动作,于是两人七嘴八舌地讨论该如何操作时,搭配着相当激烈的各种手势,一些晚几分钟进房收看直播的粉丝一头雾水,通通在问俩CV是不是打算直播划酒拳,现在正暖身练习。

 

  毕竟只是广播社团的节目,重点不在证明汽水与薄荷糖之间的关系,不需要分成半颗糖一颗糖,摇过的可乐没摇过的可乐做实验,在苏沐秋的坚持下,选择最简单粗暴的形式:开瓶盖,扔糖,看结果。

  黄少天无语,这步骤,也太少了。于是他鼓足了劲,硬是把扭开瓶盖这个程序,拍出按下原子弹按钮的夸张效果。

  实验到最紧要关头,黄少天小心翼翼地捏着糖,从旁一点一点靠近瓶口,两人都紧张起来,屏气凝神,专注地盯着那颗糖果,就在这时,研究室门突然被敲响…

  叩叩叩。

  这个声响,不仅直播中的两人愣住了,就连频道内刷个不停的弹幕都像感受到两位CV的情绪,消失的干干净净。

  一片寂静中,敲门声再度传来。

  黄少天低声:“靠,不会是工人吧??我亲眼看到他们往几个街区外的饭馆去了怎么可能这么早回来!”

  苏沐秋清清嗓,扬声说道:“不好意思,我们是回来取资料…”

  “沐秋,你在里面吗?”外头的人问。

  “叶…”意识到正在直播中,苏沐秋赶紧咽下名字,“咳,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有事?”

  “我问了学生,他们说看到你往这里走。”对方回答,“有空吗,忙完了一起去超市?”

 “好啊,冰箱里没菜了,顺便买一点。”

  门把被压下,发出细微声响,渐渐滑开一道缝,声音清楚传来:“我们晚上吃火锅吧!”

  苏沐秋想也没想:“厨房里好像有适合的锅子…你记得放在哪?”

  黄少天听着听着,忽然察觉事情不对劲,他想到今天是来庆祝苏沐秋搬出去的吧?他是暂住到谁家来着…叶老师?所以,门外的是叶修??可是这段对话听起来怎么这么奇怪???

  一个恍神,他手里的薄荷糖便直直落下,扑通一声,毫无预兆地,落到了汽水里。

 

  叶修推开门的瞬间,只听到近似‘咻嘶’的声响,紧接着就是汽水喷泉的壮观场面,目测喷了足足二十公分高。可乐喷的到处都是,里头两个打扮古怪的人惊叫连连,跳着脚慌张地阻止灾情加重,连差点碰翻摄影机都没注意到。

  叶修连忙几步上前保护昂贵器材,在他关闭摄影机后,发现摄影机与笔记本间连着线,屏幕里的直播窗口一片漆黑,右上方的‘LIVE’小字还在,粉丝们问号刷了一排又一排。

  见两人忙着擦拭满地汽水,叶修帮忙敲了句话安抚粉丝。

  Yeyushengfan:大家不好意思啊,你们夜雨大大正忙着收拾烂摊子,谢谢大家今天收看嗯…蓝溪阁研究室?

  他正想关上笔记本,就见有粉丝手速相当快,立刻刷了一句:‘qiuyewutong:这这这熟悉的语气是一叶大神吗??来找秋木苏大大??你们奔现同居了!!’

  紧接着下面有人激烈反驳:‘sanbu_liangtian:滚!!!你没听到声音吗?那一听就是君莫笑大大,你这是对正宫喊小三的名字?’

 

  这两句话,让叶修移开了停止键上的鼠标。

 

  他拉着进度条向上迅速扫视一番,虽然相当少,但确实有几句令他相当不可思议的发言:‘君大大?’‘啊?!君莫笑跟秋木苏是现实情侣??’

  虽然这两三句在数以千计的撒花、赞颂我大剑圣、歌咏我蓝溪阁、跪舔秋木苏之类的脑残刷屏间,就像投入大海的一滴水珠那样消失无踪,或许都没人留意这些无证据脑补。

  但它们确实存在,叶修确定自己没有看错。

  一头雾水地回到最新讯息,他发现qiuyewutong跟sanbu_liangtian已经吵了起来,当场撕逼,少数没有离开直播间的观众也分成三方,围观党看热闹,起哄党恨不俩姑娘直播真人PK,最后占多数的中立派则是觉得俩人脑补过度,要他们冷静冷静下线治脑洞。

  Peace and justice:CP粉自重,这里是蓝溪阁的节目。

  Yeye:脑洞太大是病得治…以及夜雨大大木苏大大你们还好么TAT

  9543:是啊!别说一叶之秋从没面基过,你们说的君莫笑是后期大神那位吧?他除了昵称之外一点三次信息都没透露,牵强附会也不是这样搞。

  sanbu_liangtian:不跟没听过千机的傻逼说话,滚。

  9543:………

  Kitano_atsushi:SL亲,注意语言…

  眼见掐架越演越烈,随时要决战紫禁之巅,叶修果断关闭直播房,让他们没处吵去。

  但是迷惑却留在他心底,挥之不去,等俩位自讨苦吃的CV收拾干净,叶修与苏沐秋一块前往超市采购的时候,他仍摸着下巴苦苦思索这件事,非常心不在焉,无论苏沐秋问什么,全部都是嗯哦好。

  “白菜可以吗?”

  “嗯。”

  “鸡肉还是猪肉?”

  “哦。“

  苏沐秋拿起巧克力馅的棉花糖:“加点这个怎么样。”

  “好。”负责顾推车的叶老师头也不抬。

  说要吃火锅的不是你吗?!

  苏沐秋无奈,干脆不问了,反正叶修实在不像能分出牛肉猪肉的人,问问他的意见只是表示尊重。他自行往推车里放了些日用品,拉着挂在推车旁出神的叶修一块结帐,一人一袋提着东西回家。

  火锅做起来容易吃起来热闹,两人痛痛快快地饱餐一顿,饭后放着满桌杯盘狼藉,在电视机前东倒西歪地窝成一团等消食。

  “这才叫庆祝啊!大排挡算啥,黄少天算啥。”苏沐秋摊在沙发里不想动。

  “你不喜欢烧烤?”叶修喝着热茶。

  “跟烧烤无关…”

  叶修笑:“还是怕喝醉?”

  苏沐秋苦着脸不说了。

 

 

  苏沐秋在自己房里编写对魏琛用教战守则的时候,QQ讯息滴滴响起,一张散发幽蓝光芒的光剑头像跳了出来,随着某个苏沐秋看到就头痛的昵称。

  夜雨声烦:苏苏苏苏苏苏苏

  秋木苏:有事奏,没事滚。

  夜雨声烦:靠靠靠!!!你是这样对待朋友的吗!!你看看这什么语气什么态度,还有没有友情有没有同胞爱??

  秋木苏:没事?那我走了。

  苏沐秋回复着,鼠标点开夜雨声烦的资料,把备注改成一个字:‘烦’。他左右欣赏一下,黄少天不是嫌弃他没有友情嘛,省略了姓氏,这下果然感觉更友爱,更贴近黄少天的个人风格了。

  烦:我是真有事!!!!

  烦:那啥,咳咳,老苏,苏沐秋啊……

  秋木苏:?

  烦:早上咱们不是拍直播节目嘛然后呢我既然要上传自然是要编辑加个台词啊音效啊剪掉一些没必要的画面像是我按了摄影之后咱俩谁也没说话还有最后东西翻倒的部份当然最重要的就是把文字频道的聊天加进去

  烦:然后我发现了不得了的东西!!!!

  秋木苏:你的标点符号跑哪去了,终于受不了话唠集体逃家?

  烦:……………………

  烦:你抓重点的能力才是离家出走了吧?!!

  烦:自己看!!!

  烦:[截图] [截图] [截图]

 

  传来的截图一片漆黑,苏沐秋差点以为黄少天终于脑子故障,点开大图一看,原来黄少天除了摄影机之外,自己的笔记本上也开了录影,这几张截图就是直播频道最后几十秒的图。

  那时候他留意到叶修已经把摄影机收好,並不讶异画面漆黑,直播窗口里调整为半透明的文字聊天在黑底上有些难以看清,但他仍一眼就注意到那句太过熟悉的‘你们夜雨大大忙着收拾…’。

  秋木苏:原来一叶也来了?没想到他会看你们蓝溪阁的节目。

  烦:你哪里看出来有一叶之秋???

  秋木苏:那个ye什么的,语气很明显。你没认出来?

  烦:老苏,你仔细看清楚,那帐号虽然是ye开头,但不是叶,是夜。

  烦:yeyushengfan是我的帐号。

  秋木苏:他为什么有你的帐号????你们…[惊恐]

  烦:滚滚滚,谁跟你扯这些有的没的,说正经事!我就是用yeyushengfan这个帐号开直播的!!!

  烦:你继续往下看啊!!

 

  苏沐秋翻了翻另外几张图,从掐CP掐得不可开交的两方人马中,他认出一些自家群里姑娘的帐号,两人死死咬着己方论点,试图掐出一个莫须有的真相来。

  秋木苏:掐架的两个我认得,双秋党秋叶梧桐,还有苏君党散步咏凉天。

  秋木苏:抱歉,她们不是故意闹事的。

  烦:谁问你这个??来来来,脚踏两条船的秋木苏,说说你正宫到底是哪一个啊?

  秋木苏:谁脚踏两条船了…

  秋木苏:黄少,你怎么看这件事?

 

  一叶之秋的语气,对掐君莫笑的声音。

 

  烦:一句话,你们家的姑娘,实在太会脑补了。

  烦:你以为我会这么说???

  烦:那个叶修,到底怎么回事?

  秋木苏:………

  黄少天确实敏锐,不用苏沐秋说什么,所有旁人在他欢脱话唠的形象下有意、无意泄漏的只字片语,全数被他飞快地拼凑起来。

  烦:你也一眼就判断那是一叶之秋对吧??像。太像了。那个时候,谁有机会用我的帐号发这句话?

  烦:你之前问的‘如果有个人知道你玩网配该怎么办’,那时候举例叶修,我本来以为只是说明你和那个人的关系跟叶老师差不多,原来真的是指叶修么?

  烦:他知道我就是夜雨声烦?

  烦:他有玩网配?

 

 

  烦:他是谁??

 


→  19(下) 

评论(38)

热度(7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