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lof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 打赏需谨慎! 】】】
请量力而为!请考虑清楚!打赏并非必须。

【伞修】剑走偏锋20 (1):赎罪 (网配paro)

7.2深夜关键字:【赎罪】

←  19(下)

 

  秋木苏:一叶。

  秋木苏:一叶大大。

  秋木苏:一叶之秋!你起床了吗? [小喇叭] [小喇叭] [小喇叭]

 

  叶修是被手机震动吵醒的。

  从睡梦中昏昏沉沉地转醒时,一股微妙的熟悉感比其他情绪更快浮上心头──假日清晨被QQ讯息吵醒,这都多久没有碰上了?噩梦重演也就这么回事。他揉了揉眼,睡眼惺忪地捞过手机看时间。

  周六早上,七点十五分。

  还没有点开讯息提示,光是看到时间,叶修的脑袋里彷佛有人放了台收音机,强力拨放嗓音明快的‘早安啊一叶’。

  叶修当场把脸砸进枕头:“卧槽,秋木苏…”

  这个时间除了他,还有谁会发神经扰人清梦??

 

  一叶之秋:起了起了。

  一叶之秋:这么早你又有什么事?

  秋木苏:切,说得好像我常常找事一样。

  秋木苏:一叶,看看窗外,是不是万里无云一片晴朗啊?天气预报说了,今日C国都是难得的晴朗好天气,适宜外出踏青,你就这样睡过多可惜,啧啧,好心当驴肝肺啊…

  一叶之秋:……………就为了这个?

  一叶之秋:还是你要约我踏青?

  秋木苏:不行吗??

  秋木苏:既然知道这是个约,还不快点起床准备?

 

  叶修抓抓脑袋,一时搞不清楚这个秋木苏到底想干什么。但是对方抽风不是一两天的事,深究原因实在浪费脑细胞,他发了张微臣遵旨的表情,翻身继续慵懒地缩在被窝里滑手机,翻了翻消息纪录,又回头问了几句。

  一叶之秋:对了,你以前都叫我娘子,怎么现在不叫了?

  秋木苏:咳咳咳!

  秋木苏:……说什么啊!

  一叶之秋:我说的不对?等着啊,截图给你。

  秋木苏:对对对,你说的都对…别截图了…

  秋木苏:没想到你喜欢别人叫你娘子啊?

  一叶之秋:只有你

  秋木苏:我

  一叶之秋:只有你这么喊。抱歉,手滑了。

  秋木苏:……手滑你麻痹。

  秋木苏:觉得怀念啊?

  叶修略带遗憾地敲着字:是有点可惜。

  秋木苏:……

  一叶之秋:看你一个人在那为夫啊娘子的傻乐,挺有趣的。

  秋木苏:给!我!滚!!!!

  一叶之秋:喳。 [叼烟]

  叶修咧嘴笑了下,黑眸透出一点狡黠,随即扔下手机,心情轻快地推开房门洗漱去了。

 

  苏沐秋从厨房中探出头来,望见叶修走进洗手间的背影,悄悄松了口气,将手机塞进围裙口袋里。

  他隐约记得,第一次来拜访叶修时,警卫叨叨絮絮的闲聊中提过叶修周六早上有课,而且还是八点这种时间。苏沐秋清晨慢跑回来一看,发现七点多了,屋子里毫无动静,显然叶修仍在睡梦中。 

  他可以直接敲门喊人起床,但苏沐秋没有这么做──踌躇片刻,最后他慢慢地翻出了手机。

  “本来只是想试一下而已…”苏沐秋嘟囔,垂眼看着炉火,细软的肉末蔬菜粥在锅子里咕嘟咕嘟地滚着。他唉声叹气的想:在Q上喊一叶之秋起床,叶修就正好起来了?这是巧合?哪来这么多巧合。看来叶修就是一叶之秋,这事没跑了啊…

  怎么办,一不小心跟自己的老师CP了,之后怎么面对他比较好…急,在线等啊!!

  何况,喊什么娘子的,都是多久以前的事,没想到一叶之秋记着。

  CV和广播剧里的CP卖腐是非常常见的事,作为CV秋木苏的时候,他调戏过的对象两只手都数不过来,通常对方倒也乐的配合。彼此都晓得这只是嘴上说着玩,实际上就是逢场作戏,剧散了该怎么过就怎么过。

  追根究柢,苏沐秋一开始并没把一叶之秋放心上,只是视为一个合作对象,才能没心没肺地随口喊娘子,这就跟‘宝贝’、‘甜心’一个性质,相当轻挑不正经。早在苏沐秋真真正正地把一叶之秋当成可以深交的朋友之后,他就不再那么喊了。

  然而现在被当事人直接问出来,令人心底一阵尴尬…这不是CV之间心知肚明的例行公事吗,怎么被一叶之秋说起就成了黑历史一样??如果有赎罪方法可以彻底删除这段记忆,苏沐秋怀疑自己会考虑尝试一下。

 

  正胡思乱想间,他忽然听见叶修的脚步声,苏沐秋回神,关上火勺了两碗粥,端起几样小菜一并放到餐桌上,一抬头,就对上叶修惊讶的目光。

  “怎么?看我干嘛,来吃饭吧。”苏沐秋解下深色围裙,率先在桌边坐下。

  “好。”听见苏沐秋的话,叶修原先往房里去的脚步一转,坐在对面看着碗里的粥,温热浓稠的大米粥清香四溢,拌着肉末和青菜,一看就知道花了不少心思跟时间。

  “你这么早起来?”

  “习惯了。”苏沐秋轻描淡写,礼貌性地补了一句:“我在屋子里走动没吵醒你吧?”

  叶修摇头,接过勺子,一口一口喝起粥。

  “叶老师…叶修,今天早上有课吗?”

  “有,就在楼下,八点开始。开始前十分钟起床都来的及。”

  “十分钟?你平时不吃早饭?”

  “起床之后直接去上课,早餐看情况吃。”叶修随口回答,“如果有人带自家小菜送我,就会拿来当早餐,哦,午餐也行。”

  “什么??”苏沐秋皱眉。

  要是换个人这么说,他才懒的管对方死活,可惜自从怀疑眼前的人是一叶之秋,苏沐秋就忍不住多问几句。确认叶修的字典里根本没有早餐这个名词的瞬间,苏沐秋感觉肩上的担子立时重了不少,提醒自己盯紧对方,别在寄宿期间把房东养死了。叶修居然平安长到这把年纪,太不容易了。

  或许是苏沐秋的眼神太沉重,叶修疑惑地看他一眼,苏沐秋于是把叶修吃得比较勤快的小菜挪到对方前面,让他尽管吃,不够还有。

  “苏小同学,等会没事吧?要不要来上课?”

  “基础操作班,我不用吧…”苏沐秋撑着头。

  叶修拿着勺子晃,笑了笑,“我是指,让你来教。”

 

 

  以几乎免房租的形式寄人篱下,苏沐秋自然不希望白吃白喝,更不想欠着人情不还。现在叶修找他帮忙,似乎是偿还人情债的好机会,苏沐秋本身也好奇小区课程是什么样,果断地答应了。

  这是他人生头一遭给长辈上课,幸好平日给大学生们讲题多少有点经验,至少苏沐秋被叶修领到简陋的机房,把他介绍给一众高龄学员时,苏沐秋是从容镇定的,没有泄漏一丝半分的紧张。

  叶修拍拍手,让众人注意台前:“早啊,今天给大家介绍一位新老师,之后一段时间,他会住在咱们小区,所以别见外啊,尽量使唤。”

  众人友好地笑了起来,盯着苏沐秋神情好奇。

  苏沐秋勾着嘴角,朝众人挥手,假装抬起手时没注意,狠狠给叶修一记肘击。

  “大家好,我叫苏沐秋。”

  “哦哦,苏老师好!!”

  老人们对新来的苏老师格外热情,简直热情过头了,苏沐秋不过温温和和地微笑,开口说了句话,最前排的婆婆立刻塞了颗苹果给他。

  “唷,这么快就被打赏了,新人很有潜力。”叶修捂着隐隐作痛的肋下。

  苏沐秋微笑着咬牙:“叶修大大,信不信我把东西塞进你嘴里啊。”

  “塞什么?”前排婆婆没听清,茫然地问。

  刚才肘击师长的优等生苏沐秋正色严词地回答:“叶老师今早正巧提起想吃苹果,我还来不及去买呢,您就送了我一个。刚才就是在和叶老师说,等等下了课削给他吃。”

  “哎唷小苏,真是个好孩子。来,多拿几个分着吃,啊?”婆婆笑容灿烂,从脚边的菜篮子翻出红艳艳的苹果,一颗,两颗…

  被夸奖的人站姿笔挺,面带笑容,若非抱着满怀的苹果,简直可以插上优良楷模的标牌。

  “行了张婶,让他开始上课吧。”叶修侧过头,不忍再看,世人就是这么容易被外表欺骗。

 

  尽管叶老师先前就给他做心理准备,屡次提起‘要有耐心’,但苏沐秋没想到整整两个小时,他就是忙着教人如何开机关机,分辨左键右键的功用或是如何收发邮件,忙前忙后,充分散发光与热。

  叶修见他适应良好,索性把授课任务塞给他,自己背着手慢吞吞地寻了空机坐下,不晓得埋头忙碌什么,表情严肃的,和处里国家大事没两样。苏沐秋倍感好奇,经过叶修身后时趁机一看屏幕,发现他竟然在打小坦克。

  “你……怎么不刷副本算了?啊??”苏沐秋皮笑肉不笑。

  叶修手指动个不停,左右左右地移动小坦克:“我也想啊!电脑配置不够好,只能玩小坦克了。”

  这家伙宁可打无聊的小游戏也坚决偷懒,还说得如此嫌弃,这等无耻行径,让苏沐秋十分手痒,很有揍他的冲动。

  铁拳蓄势待发,对角的大爷忽然高高举起手:“啊,小苏老师,你看这是什么情况…”

  “来了来了。”苏沐秋连忙跑去。

  “小苏老师,这图标点击之后怎么动也不动,是不是坏了啊,快来帮我看看呀…”

  “马上马上。”

  “小苏老师,给我送瓶可乐…”

  “来……啥?”苏沐秋眼角抽搐地抬头,给人添乱的罪魁祸首笑眯眯的,毫无悔过之意。

  撇开叶修时不时捣乱,这堂课出乎意料的愉快。

  在座位间辗转来回,渐渐的,苏沐秋有点了解为何叶修持续下来。老人们上课,要比学生们认真多了,而且时常产生一些奇思异想,让人眼前为之一亮。

 

  叶修从屏幕后抬起头,看着苏沐秋乐在其中的笑容,自己也慢慢勾起嘴角,擦了擦眼镜,心安理得的继续打小游戏。

 

  在那之后,苏沐秋察觉自己进出小区时,总会有人朝他笑着打招呼,闲谈几句,态度友好,令他不禁思索叶修把授课交给他的原因为何,这已是后来的事了。

 


→ 20 (2)

评论(19)

热度(6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