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lof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 打赏需谨慎! 】】】
请量力而为!请考虑清楚!打赏并非必须。

【伞修】剑走偏锋20 (2):速度 (网配paro)

7.1深夜关键字:【速度】

←  20 (1)


  自从正式入住三楼七室,苏沐秋看叶修那副随便应付生活的懒样,深知自己无所作为的话,方锐黄少天那间垃圾场就是前车之鉴,于是迅速接纳了‘饲主’这个自定义身分,正大光明地接手了所有内务工作,从煮饭洗衣到灯泡不亮包山包海,一个人扛下这堆杂务。

  叶修:“苏公公…”

  苏沐秋:“小叶子滚一边去。”

  叶修双手环胸,泛着冷光的镜片后是微微眯起的黑眸,“苏同学,这是你对师长说话的态度?”

  “叶老师,如果我是你,我不会挡在干家务的人面前。”

  “为什么?你要闹罢工?”

  苏沐秋面无表情,左手提着水桶,右手拿着拖把,“因为我手里有武器。”

  叶老师呵呵两声,一溜烟告退了。

 

 

  叶修的屋子看起来空旷、东西不多,实际上并非如此,屋主本人似乎在与生活妥协和与自己妥协的重大抉择间,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后者。看的见的地方还算干净整洁,然而沙发底下、墙角、窗缝等阴暗角落都积了厚厚一层灰,还有硬币、回型针这类零碎杂物在黑暗中寂寞躺尸。

  本来苏沐秋不在意这些,更不会发现,毕竟他的生活习惯和时下所有学生差不了多少,不会注意这些死角。要不是在给书房沙发床整理床套时,发现落在夹缝里的半块苏打饼干,一路循线找去,他绝不会起给别人家大扫除这种念头。

  除此之外,客厅抽屉、书房书柜等处,里头的东西大概全是叶修随手塞进去的,杂乱无章,随机拉开抽屉,都能翻出夹在一堆文件里的空泡面袋,稍微有点洁癖的人分分钟陷入晕厥,更别提危机重重,苏沐秋就曾差点被书柜里突然落下的一袋物品砸破脑袋。

  全面整理,势在必行。

  这么一盘算,工程可浩大了…苏沐秋深呼吸。

 

  趁着天气好,他先是让叶修把自己房里的枕头被子通通上交,大刀阔斧地将所有能拆洗的全数塞进洗衣机,接着把两床冬季厚棉被抖开,匀整地摊在阳台栏杆上,晒晒太阳去霉气。

  除此之外,阳台同样是需要整理的地方。小区里种植着苏沐秋不确定品种的长青树,最靠近三楼七室的那棵树,只要稍微倾身向外,就能碰到枝枒,阳台上不免落了些枯叶。

  苏沐秋在阳台忙碌,一侧身,就看见懒洋洋地靠在窗旁的叶修。

  他身上是皱巴巴的长袖T恤,厚棉裤的裤脚长的踩到地上,苏沐秋望去时,叶修正在单手玩消消乐,另一只手在衣服下挠着久未见光的白肚皮。

  除了那副眼镜,没有哪一点像‘叶老师’,平日形象尽碎,实在很难让人升起一星半点的恭敬心,甚至产生‘我曾经尊敬过这个人是吗???’的自我质疑…

 

  叶修揉揉胃,放下衣摆,想着难得在胃痛之前,先感觉到饥饿。

  和胃里这样那样的毛病为伍多年,饥饿感、饱足感这类的早就渐渐萎缩,既然没啥感觉,叶修就不强求准时吃喝,作息自然大乱。现在好吃好喝地养了几天,明明吃过午饭不久,他却意外的饿了。

  退出消消乐的关卡,叶修关上手机,正想找找库存的苏打饼干,垫一垫等晚饭,就发现苏沐秋表情复杂地盯着他看。两人四目相接的刹那,苏沐秋动作自然地弯下腰拿篮子里洗好的衣物,双臂一振抖开来晒上,回避叶修的目光。

  叶修看了一会,忽然开口:“好无聊啊。”

  “这就无聊了…”

  “嗯。”叶修毫不客气地点头。

  “那就别跟在这啊!”

  “作为屋主,我当然要关心房客住习惯没有。沐秋,你找不找的到洗手间啊,知不知道锅碗瓢盆在哪啊…”

  苏沐秋瞪他:“那你说说,锅碗瓢盆在哪?”

  叶修心底暗笑,表面故作惊诧:“这房子里有那些东西?”

  “……你觉得自己能帮上什么忙?”苏沐秋叹气,“锅碗瓢盆就放在桌上,其中一个插着电叫电饭锅的,你认识吗?”

  “少年,不要太小看人。”叶修挑眉。

  “认识就好。”苏沐秋点头,手一挥,指着厨房:“我煮了玉米,拿着东西去角落吃,吃完自己找地儿玩去,明白?”

  “明白明白…”话音刚落,叶修已经踩着拖鞋转进厨房。

  厨房和叶修记忆中的清冷模样,已经大不相同了。一些买房子时就装修好的,附赠的,叶修随手买了扔在一旁的东西,整整齐齐地放在合适的位置,油盐酱醋糖等调料装在几天前两人带回来的小瓶子里,增添不少居家感。电饭锅靠着墙摆放,隐约飘散出玉米清甜的香气。

  刚煮好的玉米棒非常烫手,叶修烫的指尖通红,连忙甩了几下才小心翼翼地把玉米拿在手里。他看着颗粒饱满的甜玉米,忽而抬头凝视那道忙碌的背影,神情若有所思。

 

 

  拿食物换得片刻心灵平静的苏沐秋效率直线提升,三两下将晒衣任务完成,开始进行屋内扫除,他没想到的是,刚整理完客厅,就看见叶修满屋子乱晃,嘴里一鼓一鼓地嚼着玉米。

  他本想忽略就好,奈何叶修一边吃一边掉,若是将落下来的玉米粒连成线,估计能看出叶修的移动轨迹,实在恼人。

  这是怎么吃的啊?苏沐秋头痛无比。

  “你到底在干嘛??”

  叶修满脸无辜:“找遥控器…”

  “你…算了,你坐下。”

  苏沐秋没好气地把人按进沙发,捞出遥控器塞给他。

  由于无法差遣叶老师刷地洗抹布,打扫中的苏沐秋唯一要求就是让叶修把脚挪开,别碍着他做事。于是叶修心安理得地横躺在沙发上,嘴里啃着苏沐秋蒸好的玉米,看重播上百次的无脑电视剧,一脸悠闲。

  “苏沐秋,速度速度。”叶修喊到。

  被点名的人拄着拖把翻白眼:“赶什么?叶老师还有什么要吩咐?”

  “不早点搞定,你来得及准备晚饭吗?”

  “以前怎么没见你这么勤快吃饭?”

  “以前没有人做饭,怎么方便怎么来,现在不比以往了嘛。”叶修理所当然地说。

  苏沐秋捏紧握把,在心里构思着靠手头的武器有几种方法可以让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还有你让让,挡住电视了。”

  “………”

  兴许是苏沐秋气场太幽怨,闹腾了一会后叶修乖乖坐下,前者默背公式平心静气,抄起工具继续清洁工作。

  吃一根玉米要不了多少时间,电视剧中的男女主目测即将破镜重圆,感人的煽情配乐前奏响起,叶修便哔的一声关上电视,起身打算回房,苏沐见状,提高音量喊人。

  “等一下,房子里有哪些地方不能进去?或着哪些东西不能碰?”苏沐秋问。

  “没有。”叶修摇头。

  “没有?你的房间,不行吧?”

  “包括我的房间在内,这里没什么地方去不得。反正没有贵重东西。”叶修笑了笑,指尖轻点额际,“整间屋子里,最昂贵的就是我。”

  听起来颇为大言不惭,但叶修说的倒也是个大实话。苏沐秋忍着拿拖把给人一记突刺的冲动,将这尊大神赶进房里,让他打扫结束之前都不要出来碍眼。

  “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喊我一声。”

  “你别捣乱就是帮忙了。”苏沐秋撇嘴。

  叶修悻悻地回房前,还不忘说了句“既然有玉米,晚餐想吃黄金玉米烙”,简直气的人七窍生烟。

  那是什么东西,听都没听过啊!他只会做家常菜好吗?

  郁闷地搜索食谱,确定不需要另外出门买材料的同时,苏沐秋有某种预感,再和叶修住下去,自己不是被活活气死,就是耐性大涨,立地成佛。

 

  反覆说服自己冲动是魔鬼,痛打叶修谁都讨不了好,整个下午,他手脚俐落地把整体环境清洁一回,擦了擦汗,慢慢整理起柜子、抽屉里的东西。

  整理杂物这就是熟练活了,苏沐秋的脑袋自动将物品收拾的顺序划分出来,一一分类收纳,主次观念极强,工整有序,看起来赏心悦目。

  他从书房里拿出之前险些砸到人的提袋,那里面装了不少装饰用的小玩意儿,例如挂在窗口边的小鸟,星星图案的夜光壁贴,会摆动叶片的太阳能小花什么的,都不是昂贵的物品,整体色泽粉嫩轻快,明显是女孩子喜欢的风格。

  苏沐秋捏着一张渐层漂亮的小吊卡,暗道这些东西沐橙大概会喜欢,就是不晓得叶修从哪淘来的。

  虽然住户性别均为男,秉持着不用就是浪费的想法,苏沐秋挑出一些可用的摆放起来。而做这件事的同时,某一部分的他,冷静地好奇着叶修能接纳‘苏沐秋’到什么程度。

  他漫不经心地拉开最下层的抽屉。

  一只空玻璃瓶滚了出来,在抽屉内轻轻撞了一下,发出清脆声响。

  他随手把空玻璃瓶搁在桌面上,接着翻里头的东西。相较于其他塞得满满当当的储物空间,这层抽屉实在太空了,苏沐秋捞出两三只空玻璃瓶,就什么也没了。

  厚重的玻璃瓶有着一模一样的外型,入手微沉,足有成年人巴掌大小,里头空无一物。

  正想着这个形状好像在哪里看过,苏沐秋转过瓶身,看清正面的标签后,脸色缓缓沉了下来。



→ 20 (3)

评论(17)

热度(6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