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lof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 打赏需谨慎! 】】】
请量力而为!请考虑清楚!打赏并非必须。

【伞修】剑走偏锋20 (3):愿有岁月可回首,且以深情共白头 (网配paro)

伞修深夜60分关键字:6.30 【愿有岁月可回首,且以深情共白头】(同好投稿)

← 20 (2)


  那天晚上,叶修注定无缘黄金玉米烙。

 

  晚餐时间迎接他的是寡淡无味的烫青菜煮面条,一碗汤清可见底,点缀几根翠绿菜叶,及一小碟子水煮鱼,连点油水都看不到,还不如泡碗红烧牛肉来的有滋味。

  与这些菜色一同出现的,是脸色阴沉的苏沐秋。

  “沐秋,黄金玉米烙…”

  “没有了。”

  叶修退而求其次:“或着酥炸玉米粒?”

  “也没有了。”苏沐秋目光如炬,“你先看看这些东西。”

  他在餐桌旁摆出一溜空瓶子。

  叶修凑过去打量,甚至把眼镜取下擦了擦,但不管怎么看,空瓶还是空瓶,并没有突然多出什么。

  “这瓶子怎么了?”

  苏沐秋把空瓶转到标签那面,狠狠拍到叶修眼前:“你哪来这么多胃药空瓶??”

  “药片吃完了,当然剩下空罐子。”叶修看着苏沐秋,一脸莫名其妙。

  “你吃这么多胃药,还想吃什么炸玉米?!”苏沐秋越想越心惊,这一罐多少药片,就算照三餐当糖豆吃,得吃多久才能吃完这几瓶?所以叶修一直是这个状态,还闷不吭声?“就你这样,竟然天天跑食堂?餐餐泡面咖啡?!”

  “那个…”

  “你赚钱就是给下半辈子筹住院费是吧??”

  苏沐秋要是叶修他妈,心都给操碎了。身体就是革命本钱,不管干什么都得保证健康,更别提医疗费这么昂贵,有钱还不一定能治好,平日注重一点就能省很多事。

  叶修张嘴,想指出苏沐秋这顿气来的莫名其妙,但是他能吗?不说这种狼心狗肺的事他做不做,就看苏沐秋暴跳如雷的模样,万一对方冲动掀桌,把汤碗扣到他脑袋上怎么办…

  最重要的是,跟掌勺的人吵架?因小失大,杀鸡取卵。想通这点,叶修当即噤声,低头不语,摆出忏悔神情。

  见叶修似乎乖乖认错,吼了他几嗓子的苏沐秋后知后觉地尴尬起来,板着脸挣扎片刻,还是放软语气:“之后别吃食堂了,我给你准备饭盒,虽然我的厨艺不怎样,但至少油盐能控制…”

  “沐秋…”叶修捧着碗目含泪光:“……那今晚可以加个荤菜吗?红烧肉?”

  苏沐秋吼:“没有!!”

 

 

  日子一天天过去,俩人的共同生活,跌跌撞撞地上了轨道。

  平日俩人若是出门时间差不多,就会一起慢悠悠地走到学校去,在院所大门分别,倘若下班下课时间刚巧,就再一起走回家。而叶修也从雷打不动的食堂菜转为自带饭盒,受到最大影响的便是那群每逢考前就暗搓搓地蹲守在食堂,打算和叶老师套近乎刷关系分的学生──叶老师的行踪越来越神鬼莫测,这是要怎么“巧遇”啊!难道去厕所堵他吗!

  至于直袭固定刷新点,冲进办公室找端坐在大皮椅里慢腾腾地推眼镜的叶大BOSS喝茶聊天…这结果跟白板小号单刷20人高级副本有啥俩样,结果就两字:找死。

  或着替换为作死,读音傻逼。

  想给老师留个好印象,怎么这么难…有一半的人哀怨地吐白沫,这类人大多是完全不及格或即将不及格。

  话说回来,给叶老师做饭的是谁?另一半的人激动地八卦,莫非高山峻岭上也有春天?摘下高岭之花的究竟是何方神圣??

 

  茶水间里的苏沐秋莫名其妙地打了个喷嚏。

  “没事吧?”旁边的人递纸巾给他,“教职办公室楼层高,茶水间又开窗通气,风确实强了点。”

  “谢谢王学长,不用了…”苏沐秋揉揉鼻子。

  王杰希收回纸巾,拿杯子接热水。

  苏沐秋按下微波,饭盒在小小的铁箱子里打转加热,“王学长,毕业之后还顺利?回来探望老师?”

  “还行。最近刚完成一个大案子,抽空走走,顺便看看亲戚家的一个孩子,他今年刚上大一,从B市过来,怕不习惯。”

  苏沐秋一下子就想起班上的学生:“高英杰?”

  王杰希点头,“听他说,他班级有些课程是叶老师主持的,实作功底扎实,理论毫不含糊,很有收获。我当年也接受他不少………指点。”

  “很有收获吗…”苏沐秋抽了抽嘴角,“指点?是受他不少折磨吧,我明白。”

  “对了,苏沐秋,你怎么在这里?交论文?”

  微波叮的一声停了,苏沐秋忙着找东西取饭盒,心思全放在这件事上,回答不经大脑:“给家里人送饭。”

  “哦?”王杰希瞥了眼苏沐秋,想起对方的身世,但没多问,“辛苦了。”

  “是啊…不好意思,我先走一步。”

  “好。保持连络。”

  “没问题,学长再见!”

  苏沐秋挥手告别,沿着走廊尾端离开,脚步声却很快停下。王杰希站在茶水间里,稍微侧身,换了个能窥见走廊的位置向外望去,只见苏沐秋捧着饭盒,敲了敲某间办公室的门。

  门很快打开,露出叶老师的脸。

  但那并不是众人熟悉的冷静从容的叶老师,此时此刻他一脸心酸,可怜兮兮地扒着门,王杰希迟疑几秒,差点没以为自己认错人

  “好饿……”叶老师整个人歪在门框上。

  方才好声好气地和王杰希聊天的苏沐秋眉头一挑,张口就是嫌弃:“活该,谁让你早上忘了带午饭出门?都给你准备好了放桌上还能忘记啊。”

  “嗯嗯…哎唷,还热好了啊!”叶修顾左右而言他,凑到苏沐秋身旁想接过午饭,被后者拍开。

  “别碰,烫。”苏沐秋说,“不热好你会微波吗?再让我发现你吃冷饭,就等着喝一个礼拜的白粥配酱萝卜。”

  “好好好。改进,绝对改进。”

  “改进什么?不吃冷饭,还是下次不让我发现?”

  王杰希听见叶修轻咳一声,似乎是让开了门,“沐秋,吃过饭了吗?”

  苏沐秋没好气:“我12点下课就赶过来给人送饭,你猜我吃了没。”

  “进来吧,正好我刚才收到一盒蛋糕,一起吃。”

  “蛋糕?哪里来的?”苏沐秋问,毫不迟疑地走进办公室。

  “毕业生送的,王大眼,你认识不?就是王杰希…”

  “哦,我刚才在茶水间碰到了…”

  王杰希裤袋里的手机震动起来时,叶修的办公室门喀哒一声关上了。

  他接起电话,拿着水杯离开。

  “英杰?对,我还在办公室这里。”

  “不用了,门口集合吧。”

  “你刚好有问题想请教叶老师?”王杰希意味深长地扫了眼紧闭的办公室门,“他现在不方便…”

 

  “他‘家里人’来找他吃饭。”

 

 

  叶修整个下午都在办公室忙活,不知不觉就待到了傍晚。苏沐秋下午三点之后就没课了,叶修没期待对方在门外等他,套上大衣,夹起包锁门离开。

  他到家时,苏沐秋的鞋摆在一边,房门关着,从底下透出一缝光线,有模模糊糊的声音传出,不晓得是不是在讲电话。

  叶修敲敲门,算是告知苏沐秋自己到家了,一面脱下大衣,走进自己房里开电脑。

  QQ自动登录后,讯息提示疯狂地跳个不停。

  收到讯息的是君莫笑的号,伞下群挂出了新公告,写到秋木苏在他的官方YY出没,让大家赶紧带上能录音的东西,即刻出发捕捉许久不见的木苏大大。

  当叶修踩着链接进入频道时,秋木苏正在说一些CV圈里的趣事。他和夜雨声烦关系不错,此刻翻起黑历史一点也不留情,连夜雨声烦刚入圈时把主角攻生生配成炮灰受这种老底都掀了出来,逗得众人哈哈大笑。

  “嗯?看看是谁来了。”秋木苏忽然换了话题,语中带笑,“莫笑,欢迎回家。”

  叶修一看,才发现自己上的是君莫笑的号,指尖一动,就敲下发送。

  伞下の君莫笑:嗯。

  应声之后,他还没来得及问问群里其他姑娘秋木苏大大一下午都干嘛了,眨眼间,秋木苏已经果断地抱他上麦,上黄马。

 

  伞下の怀君属秋夜:啊啊啊啊转正的节奏!!木苏大神温油地给君太太披上外衣!黄马!!撒花花!

  伞下の豆白:扔捧花!

  伞下の月弯弯:抛绣球!

  伞下の唯糖主义:百年好合~~欢迎回家~~

 

  秋木苏哈哈大笑:“不过披了件黄袍马褂,你们这么兴奋?笑笑,要不要跟大家说说你的感想?”

 

  伞下の君兮木苏:笑笑!

  伞下の肖、婳:笑笑!

  伞下の君莫笑:笑笑!

  伞下の叶落荒墨:楼上…Σ(*☉д☉ノ)ノ

 

  叶修之前听了《千机》,想起他做为后期君莫笑时,数前年早就在剧里出过声,用的就是现在讲课的声线,虽然仅仅一句话而已。现在秋木苏在麦上问他,叶修也不推托,嘴角一勾,从容不迫地按下F2:“感想?”

  “是啊。”

  “嗯,谢皇上。”

  伞下の赤色迷人:噫

  伞下の花落:…啊?!

  伞下の鱼缸水:君大大……!

  伞下の怀君属秋夜:好苏的一把清冷音!!!!!对吗!!双秋CP什么的,弱爆了!

  伞下のLuciR:啊啊啊秋夜太太说的对,呜呜呜秋君党还收人吗!

  伞下の已皈依秋君教:哪里领教材?

  伞下の秋下君歌:随便一部秋木苏大大的剧都是教材!STAFF名单,绑定后期~~

  伞下の苏我:秋君的够了,每个CV跟后期问好,你们都要拉郎么?一叶大神可是铺红毯明媒正娶的。

 

  文字频道欢快地刷了起来,这边忙发教材,那边忙掐CP,热热闹闹的。秋木苏一看到明媒正娶就笑喷了,完全没打算阻止,时不时还搅和两句,像是“我觉得一叶挺好”“秋君听起来不错”,简直唯恐天下不够乱。

  闹了一阵子,秋木苏笑得快岔气,才开麦说到:“好啦,接下来让君大大陪你们玩吧,我先走了。”

  众人立刻扔下那点掐掐,出言极力挽留:大神等等不要走啊!!! [尔康手]

  秋木苏遗憾:“没办法,我要去做饭了。时间到了没有饭吃,有人会闹。”

 

  伞下の橙橙木登:糟糕…脑补了一下软萌受在沙发里打滚的画面…啊啊啊!

  伞下の披马上阵:“嗯…木苏…人家饿…”“宝贝儿,来,张腿,我喂饱你…”

  伞下のH大法好:“啊!不要…嗯!够了!”“呵呵,你下面的小嘴可不是这么说…”

  伞下の系色堂:等下,难道只有我,关心木苏大大现实有人了这件事?!~~~(/ToT)/~~~

  秋木苏安抚:“之后会常常上来,大家好好相处,别闹事,答应我,好吗?”

  叶修扶着耳机,想着秋木苏安抚这票姑娘挺熟练嘛,仔细思索后惊觉不对,这语气若是再烦躁三分,用词凶悍五分,不就是苏沐秋总朝他吼的“别给我捣乱!”吗?难怪他这么熟练,而叶修略觉耳熟…

  众人依依不舍地回复着好,秋木苏安慰几句,随即退出了。

  在他后面的君莫笑自动上了麦序,气氛一时有些沉凝。

  君莫笑成名多年,与‘后期大神’一块贴在昵称上的备注还有‘极为高冷’‘寡言少语’,调戏对方?她们还没这个能耐,强力的后期永远比CV难找,把人惹毛了就是给自家大神添乱啊。彷佛透过这片沉默,看见几百双眼巴巴地望着他的无辜眼神,叶修主动出声:“嗯…不晓得秋木苏晚上做什么菜?你们期待吗?”

  期待!!相当期待!!大夥嗷嗷地接上话,刷起各式菜色,直把秋木苏当成厨神再世。

  “勃垦第红酒炖牛肉?升龙饺子??你们太高估他了…”

  伞下の砾水月:饿了…吸口水。

  伞下のFILM034:我想到啦!笑笑唱歌吗 (✪ω✪) 满汉全席来一发!

  “唱歌?”叶修低低笑了一下,“我不唱。”

  众人狂刷:耳朵怀孕了!!美人一笑冰川融雪!!不唱歌可以念白啊!!

  “哦?你们要一个后期念台词?”

  众人高呼:对!!!

  “好吧,我就念俩句,等等要吃饭了。”

 

  叶修想了想,点开被他移到桌面上的千机文档,随便挑了一段,毫无预警地缓缓读了起来:“──好。今天的课程到此结束。”

  语气一换,带上轻快天真:“唉,今天的作业,是用岁月提一句诗词啊,这个我最不拿手了。啊,阿秋,这是你写的吗?”

  “不行!别,别看…!还给我!”

  “…愿有岁月可回首,且以深情共白头。”叶修带着惊讶,还有微不可查的触动,“这…是给…某个人的吗?”

  “不…”

  他靠近麦,小心翼翼地,轻声问:“会是…给我的吗?”

  此时,叶修顿了一会,才坚定、果断地念出下一句:“…是。”

 

  他只用一个声线,仅以调整语气和变化吐字方式,演绎了三个角色:龙套中的龙套,只有一句台词的私塾老师,主攻,还有主受。

  尤其以愿有岁月这句,读起来韵味十足,颊齿留香。有人从叶修的台词里听出羞涩,有人听出惊喜,抑或怅然若失,感怀…

  公屏沉默着。

  叶修碰了碰屏幕,看着剧本中,当年的自己加注上去的字符。

  也算是纪念吧。

  《千机》或许只是名不见经传的小广播剧,却是CV秋木苏和后期君莫笑的起点。他回忆着当年一些琐事,听见苏沐秋在外面敲门时连忙回神,明白这是开饭信号,随手就按了X关上频道,没再留意频道里的评价是好是坏。

  就在这时,滴滴声响起,叶修奇怪地想秋木苏这时候还发什么讯息来,没想到一点开,竟然是位不算熟络的人。

 

 

  …海无量?

 

 

→ 21 (1)

评论(30)

热度(7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