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lof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 打赏需谨慎! 】】】
请量力而为!请考虑清楚!打赏并非必须。

【伞修】剑走偏锋21 (1):你是我的太阳 (网配paro)

关键字(写过的就跳过了):

6.28 【你是我的太阳】(同好投稿)

← 20 (3)


  海无量:君大大!

  海无量:不对,叶大大!叶神!…叶老师???

  君莫笑:嗯,是我。方同学有事?

  海无量:啊啊啊竟然是真的!居然不是玩笑!

  海无量:等等等等,让我缓缓,叶老师,您知道我是谁?!

  君莫笑:面试的时候听你说过话,认出来了。

  海无量:大神您认出我了,为什么没说啊 [痛哭] [痛哭] [痛哭]

  海无量:要是知道老师您在这,我肯定立刻收拾东西到兴欣报到,跟您混,有前途!让我给您唱一首相见恨晚…

  君莫笑:你前面说…什么居然不是玩笑?

  海无量:哎呦,之前苏沐秋那家伙跟黄少天说您是君莫笑,我们还半信半疑,以为他拿我们开玩笑,刚才我也在频道里,一听到这霸气迷人的嗓音,威风凛凛的大神风范,哎可不是咱们叶老师嘛!!

  海无量:对了老师,您台词念的太好了!!三十二个赞!

  君莫笑:呵呵。

  君莫笑:没事我去吃饭了。

  海无量:好好好,祝老师吃的顺心,吃的如意!

 

  “这方锐没事扯什么皮?”叶修迷惑地关上窗口,转头就推开键盘吃饭去了。

  当时,他完全没有把这件事放心上,毕竟在网上遇见自己老师,还同为后期,激动一把是能理解的。却没想到海无量这番热情相认之后,二三次元的态度忽然高度统一,饭前问候,饭后也问候,恭敬无比,同时假到不行。

  接着当晚,夜雨声烦也找上门来,毕恭毕敬地介绍自己是“魏琛老师门下弟子黄少天”,二话不说就是一段长达上千字的赞美,从他的后期技术到服装搭配、镜框选择无一不夸,叶修连发个省略号的空隙都没有,无语地换上一叶之秋的号。

 

  一叶之秋:夜雨声烦烦烦。

  夜雨声烦:靠!是夜雨声烦,不是夜雨声烦烦烦!你语文及格没有!

  叶修大感欣慰,这才是正常反应啊!

  夜雨声烦:干嘛,先说我不接新,不接嘉宾,只要你来问什么都不不不。本大爷正忙着刷分,你找秋木苏玩去。

  一叶之秋:刷什么分啊,说来分享一下。

  夜雨声烦:告诉你也用不着。

  一叶之秋:你怎么知道我用不着?

  夜雨声烦估计憋着一肚子八卦想与全天下分享,不用一叶之秋多问几句,立刻回复:说了怕你不信,我偶然发现一个混网配合作过的后期,是……我老师!哈哈哈哈!!

  一叶之秋:是你老师又怎么了?

  夜雨声烦:哎一叶,你上大学没有??来来来,前辈告诉你,上了大学之后,尤其是读研,老师那就是压在头顶上的魔王,拿捏你的分数线,忽高忽低地玩!分数归零,你也就完了,彻底完了。

  夜雨声烦:为了活下去,什么都得做啊!现在有了这条攒印象分的捷径,他老人家一高兴说不定给我加个分数,我能不激动不兴奋嘛!!

  一叶之秋:你老师混网配啊,那他刷微博吗?

  夜雨声烦:??????

  一叶之秋: [截图: 海无量v:@夜雨声烦 你是我的太阳我的月亮我指路的灯塔~(TAT)~特别特别真诚地感谢!绝不辜负组织期望! //夜雨声烦v:哼哼,这个答案就是,攻略老师哈哈哈!小窗告诉你一个惊天秘密!查证交给你了! //海无量v:快告诉我怎么做啊!!//夜雨声烦v:这一天终于来了!躺着及格再也不是梦!!]

  夜雨声烦:卧槽!!!!

  一叶之秋:夜雨同学这样不好啊,做坏事得意忘形留漏洞?

  夜雨声烦:没空跟你聊天了我要去抢救分数线!!!

 

  叶修发了张叼烟表情,见夜雨声烦完全没回应,便用手机打开了君莫笑的微博。他当年和对方合作过,记得曾经顺手给夜雨声烦点了关注,页面一打开时,果然被他截图的微博就在第一条,但几分钟后叶修一刷新,夜雨声烦的页面忽然变得干净清爽,正直向上,只有内容正经的风景照分享,还有剧组宣传转发。但是用一叶之秋v的号去看,仍然是充满八卦的页面,那条微博明晃晃地挂在顶上,不晓得夜雨声烦怎么办到的。

  他无奈地叹了口气。

  期末将近,这俩货的表现,明显象徵着他们亟需师长呵护关照。黄少天成绩不错,大约是想跟苏沐秋一较高下,而方锐则是在及格线徘徊,多个一分两分都可能带他脱离苦海。

  现在有了老师的QQ,早晚拜大神,要是能刷出点分数,或是不经意间透露一两道考题,就够令人感动落泪了。

  学生讨好老师,把老师当成无感的NPC刷声望,叶修明白他们的想法,但一想到之后的夜雨声烦和海无量对待君莫笑,或许都会是早前苏沐秋那种索然无味的态度,不免可惜。

  他意兴阑珊地转发这条微博。

 

  一叶之秋v:。//海无量v:@夜雨声烦 你是我的太阳我的月亮…

 

*

 

  叶修这天下课的早。

  本来到六点结束的课,将近四点半左右,投影器材忽然故障,尽管马上请人修理,但工人一看就告知需要拆回工厂检查,安装备用器材也得花不少时间,叶老师干脆宣布下课,放学生们早点回去复习。

  他在一片感恩戴德的欢呼声中踏出教室,一阵寒风呼啸而过,不禁拢了拢大衣领口。

  进入十二月后,H市的天气一天比一天冷,让人意识到降雪的日子越来越近。他看着灰蒙蒙的天色,脚步一转,慢慢下了楼。

  这个时间,苏沐秋应该在上魏琛的课,就快结束了。正好昨天苏沐秋终于在伙食方面松口,答应他加菜,既然时间空出来了,叶修打算跟着对方去超市,替自己争取福利。位于拐角处的教室关着门,正使用投影器材授课,窗帘拉的严实,完全看不清里头的情况。确认过门板外头张贴的时间表后,叶修缩起肩膀躲在廊柱后避风,冻僵的指头滑了几次,才顺利点开游戏,专注地玩起消消乐。

 

  下课时间一到,夹著书领先所有学生离开教室的魏老师吹着口哨,一眼就发现蹲在角落玩手机的同僚,灵光一闪,他立刻咧开嘴,亲亲热热地上前勾住叶修的脖子,被人冰块似的温度冻的一个机灵,连忙松开手。

  魏琛腆着脸凑到对方眼前:“叶老师,你在干嘛啊?”

  “看就晓得,玩消消乐。”

  叶修抬眼看他,通红的指尖下是刷刷跳着分的消消乐画面。

  “你顶着寒风在这里玩消消乐,这是图个啥?”魏琛满头黑线。

  “这里抽卡运气好啊。喏,这几张都是刚才抽的。”叶修晃着手机。

  “屁,听你胡扯。”

  叶修扫了他一眼,没有解释,手一抬,就把手机贴到魏琛脸上,那温度滚烫的惊人,根本是烧红的小铁块,魏琛当场嗷的一声惨叫跳开,几名下课的研究生被魏老师奇怪的嚎叫声吓了一跳。

  “我在钻木取火…”叶修平淡地把当作暖炉用的手机收回怀里。

  饶是歪点子特多的魏琛,也对叶修把手游当取暖软件来用感到啧啧称奇。感叹几秒后,他把话题转了回来,“哎谁问你这个,我是问你怎么在这?这个时间你有课吧!”

  “器材故障了。”

  “所以?你放学生自由,然后来这里吹风?”

  “来这里等人。”天气冷,一开口就吃一嘴冷风,叶修力求用字精简。

  魏琛笑容灿烂:“直说你是来等我的嘛!咱们老同事之间客套什么,走走走,吃饭去啊!”

  “真的在等人。”

  魏琛抓着人不放:“你在这里还能等谁?最近老是找不到你人影,咱们同事间定期连络感情的活动都中断多久了,这不正好碰上么,你还想逃去哪??”

  “你老实说吧,今天是什么优惠?”叶修问。

  “两人同行一人酒类免单,还送一盘子烤牛肉。”魏琛答得爽快。

  叶修思索,他最近下班太准时,要加班的工作也尽量带回家处理,确实很久没跟魏琛吃个饭,再推拒未免无情,只得点头:“行,那你等我一会,我说一声。”

  “哎哟?你出门要跟谁报备啊?”

  魏琛嘿嘿笑着,正想偷看叶修准备拨号给谁,没想到叶修却是大步进了教室。留在原地的魏琛满脸迷茫,还没想通叶修此举涵义,就看到叶老师踱了出来,原先空荡荡的脖颈间,被一条颜色明亮的红围巾牢牢裹紧,小半张脸都埋住了。

  后者穿着深色系为主的西装,最外头的呢子大衣也是铁灰色,这条围巾戴在脖子上跟项圈似的,显眼到不行。

  魏琛鄙视,叶修这家伙记性差,来上课把围巾落在教室还找借口,说什么等人,分明是等他下课,想趁机进去找东西吧。

  “走吧,冷死我了。”叶修的声音自围巾后模糊地透出:“你开车?”

  “就去上次那间店,这么近,不开车,咱们走过去当暖身,顺便开胃。”

 

  天气冷,两人没有在路上逗留,直奔居酒屋去了。出乎意料的是,服务员还记得他们,一看见拉开门的俩人便扬起笑容脆声声地喊着‘两位老师好’,领他们进包间。

  同样的位置,同样的人,同样胡乱点了堆烤串,不同的是,这次叶修没有拿着手机玩了,而是拼命吃肉,用狼吞虎咽形容都显得太浅薄,魏琛看得目瞪口呆。

  “靠,老叶,哪有人在居酒屋这么吃?”叶修的吃法实在太带动食欲,魏琛不由自主地变成左右手各拿三串的搞笑姿态,“你这是几百年没吃肉??”

  “每天都有吃。”叶修鼓着腮帮,嘴边已是一圈油光。

  “那你什么毛病?”魏琛满脸莫名,叶修却顾不得说,一心一意地吃烤串。

  他的吃相算不上难看,就是速度快,牛肉片刚放进嘴里,鸡肉串已经在旁边等待。吃着吃着,一颗圆滚滚的肉丸子入口几秒,叶修忽然一僵,抓着喉咙猛挥手,魏琛一看不好,这是噎到了啊,果断俐落地把手里的杯子塞过去,前者一口气咕咚咕咚地灌了大半杯,霎时变了脸色。

  叶老师慢慢把杯子放下。

  魏琛缓缓扬起邪恶猥琐的笑容。

  “老叶,怎么样,日本酒合你口味不?”

  “…我靠。”叶修郁闷地爆了句粗,‘啪搭’一声,脑袋面朝下地砸在桌面上了。

  魏琛哈哈大笑,这么久以来总算让叶修吃一次鳖,心情大爽啊!他牢牢记着上次灌酒不成,只在汽水杯里倒了那么一点点的事,这回实在是天赐良机,得以完成一次出奇不意的击杀。这不,叶修那人模狗样的家伙都挫败地倒在桌上不肯面对现实了。

  心情好了胃口就开了,魏琛手一抬,又要了几瓶酒还有下酒菜,开开心心地品尝起来,时不时出言嘲讽叶修两句,叶修巍然不动,在魏琛看来,就是坚持扒紧桌面装死。

  然而时间久了,叶修还是不声不响,那就有点诡异了。

  “喂,再不起来我就吃光了。”

  “老叶?”

  “靠,叶修??醒醒!”

  魏琛吼了几嗓子,对面的人却毫无反应,他顿时急了,该不会叶修噎死在这了吧?!急上火的魏琛什么急救步骤一二三都没顾上,伸手抓住叶修的肩膀猛摇。

  人没醒,不过翻了个面,眼镜掉了下来,零碎的浏海半掩着一张熟睡的脸,满脸通红,跟刚从蒸笼里捞出来一样。

  他忙又晃了几下,那颗脑袋左摇又摆,就是叫不醒。

  魏琛看着醉倒的叶修目瞪口呆。

  “罕见啊,老夫头一次碰见一杯倒…!”

 

 

  虽然是意外,但叶修醉的不醒人事,归根究底是魏琛闹的,他只好负起责任结帐,想办法把叶修送回家。

  叶修看着瘦削,那也是个一米七八的成年男性,魏琛架着人挪到店门口,就出了一身热汗…坐办公室多年疏于锻炼,魏老师早退化成货真价实的战五渣。

  他伸手招了车,把叶修塞进車后报了小区的名字,五分钟后,车到了,距离近的师傅都想翻白眼骂他俩耍人玩。

  “不用找了。”魏琛面不改色,掏出叶修的皮夹,大方地塞了两张毛爷爷,让人留着当小费。

  下车之后,魏琛半拖半拉半扛地忙活,几步路的距离被他走出万里长征的壮烈氛围,足足走了十来分钟,才进电梯把人送到三楼。

  “喂,老叶,你屋子哪间啊?”魏琛晃晃叶修。

  “……”

  “再不说话,我就把你扔走廊上了。”

  “………”叶修睡的死沉。

  万分无奈,魏琛只得咬牙,哼哧哼哧地挪动到墙角,把手里死沉的家伙翻个面,让人暂时靠着自己肩膀,伸长手去捞叶修大衣口袋里的钥匙,并祈祷上头有刻门号。

  勉强碰到口袋时,放在里头的手机忽然震动起来,魏琛不晓得划到哪,一不小心将电话接通,有个人在那头喊了几声叶修。魏琛只好姿势别扭地把手机夹在耳边,继续掏钥匙。

  “喂,我…”不是本人。

  他一说话,对面便劈哩啪啦地一串骂:“还知道接电话啊!谁家喝杯茶会喝到这时候,这么晚了不回来,上哪鬼混去了?大冬天的不怕冻死?”

  “那个…”魏琛茫然,他记得叶修独居,也很少提起家人,但这个人的语气…难道是打错?他刚才没仔细看来电人。

  对方下一句话就打破他的猜测:“算了…先告诉我,叶修,你在哪??”

  “叶修?叶修在我手里…”

  “……你是谁?”电话那端的人一愣,与此同时,有道一模一样的声音在附近响起。

  魏琛努力扛着不停往下滑的叶修,艰难地转过头去,不远处,三楼七室刚巧开了门,有个年轻男人从屋内温暖的灯光中走出,肩膀夹着手机,正在穿大衣。

  他转过头来,魏琛看清他的长相。

 

  直到这时,魏琛才恍然大悟--原来叶修真的在等人,他等的是苏沐秋。

 

  他忽然想起,叶修脖子上这条围巾,不就是苏沐秋围着带到课堂上的吗?很少看见大红色的围巾,魏琛还多看两眼,只是苏沐秋进了教室就取下来收在手边,所以魏琛才没第一时间察觉这件事。

  几步开外的苏沐秋挂上电话,以相当复杂难解的目光盯着他看,嘴里礼貌地喊了句“魏老师”。

  魏琛顺着他的目光一低头,发觉他跟叶修的姿势实在不太对,刚才为了方便找钥匙,叶修大半个人瘫在他身上,还有一只手臂挂在他背后,而魏琛的右手还插在对方口袋里,两个大男人在深夜里行踪鬼祟,以这种姿势窝在阴暗角落,非常不和谐…

  “咳,抱歉,我晚上约老叶出去吃……”魏琛不知道自己为啥下意识道歉。

  苏沐秋难得失礼地打断魏琛:“他出去偷吃了?”

  这名年轻人眯起眼,眼神微暗,有种风雨欲来的意味。

  魏琛:“……”

 


→ 21 (2)

评论(31)

热度(7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