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lof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 打赏需谨慎! 】】】
请量力而为!请考虑清楚!打赏并非必须。

【伞修】剑走偏锋21 (3):教科书 (网配paro)

6.16 【教科书】(同好投稿)

← 21 (2)

 

  叶修是在头痛欲裂中清醒的。

 

  他还没睁开眼,抬起手想揉揉太阳穴缓解痛苦,没想到动作却在中途受阻碍,彷佛四肢被牢牢禁锢。

  接着,叶修后知后觉地意识到,有条长腿卡在他的腿间,叶修一动,对方的大腿便贴上他的臀部,姿态亲密,令人惊吓;还有一只手臂横亘腰间,紧紧环抱着他,跟抱大型泰迪熊似的,如果对方的掌心不是深入底裤贴在他的小腹上,那就更像了…

  叶修头皮发麻,试图轻手轻脚地脱出,不过挪动那么几寸,背后就传来一声困倦的“嗯”。

  很明显是男声。

  嗓音微哑,带着浓浓睡意--那道声音近在耳边,打消叶修最后一点侥幸。这位仁兄动了动,凑近他的后颈,温热的呼吸扑过叶修的颈侧,发根处有某种柔软干燥的物体轻触的感觉…像是唇瓣。

  贴紧后心口的身躯,感觉相当年轻,温热有力,还有莫名熟悉的气息。

  叶老师僵住了,不敢再动,酒意全无。

  …这TM是发生了什么事啊?!

 

  惯性使然,脑子里闪过好几组一夜○事后隔日清晨的台词,叶修连忙捞回理智,调动全副精力搜索昨晚的记忆。

  他还记得,他这条老命差点栽在一颗肉丸子上头,魏琛那货一脸关心,实则趁机塞他一杯酒,他喝了,然后…………就到了现在。

  叶修汗。这一喝酒记忆就中断,真是太可怕了,被杀人弃尸都不知道。

  幸好他对自己的酒品还算有信心(也可以说已放弃),一沾酒就睡死,半天都不会动弹一下,比吃药还有效,估计是没有可能发生酒后那啥这种骇人听闻的事。

  话虽如此…万一有什么乱七八糟的人见他长的帅,把毫无反抗能力的他捡回家去…

  “我去,老魏不会见死不救吧?!”叶修几欲呕血,吐槽出声。

  后头的人再度嗯了声,听起来没醒,然而那只放在他小腹上的手,忽然贴着他的皮肤,不规矩地游移起来……

  叶修立刻下判断:沉着应对,以静制动,时刻准备肘击一记並大喊非礼。他沉默地感受着,对方温热的掌心滑过他的髋骨,在腹部暧昧地摩娑一阵,手一握,精准地抓住了他的…小油肚。

  “……”这是什么节奏。

  那只手规律地划起圈来,左十圈,右十圈,揉面团一样。说也奇怪,对方揉了一会,叶修紧绷的肩头就垮了一半,差点没舒服地哼哼,甚至有心情和对方聊聊天了。

  叶老师清了清嗓,开口说到:“咳…抱歉啊,后面的先生,能不能麻烦你放开手?”

  “不管昨晚发生了啥,咱们可以换个体面的地方谈谈这事嘛。”

  “喂喂?你醒着么?”

  “…哈罗?”

  喊了几声,叶修曲起手肘朝后捅了捅,睡梦中的仁兄终于赏脸给了反应。

  幸好并没有发生背后传来陌生男低音宠溺地说‘时间还早,宝贝儿再睡一会’这种狗血的事,而是熟悉的嗓音,睡意朦胧地嘀咕:“妈蛋,能不能别折腾了…”

  “苏…沐秋?”

  “嗯…”苏沐秋没睡醒,本能回答。

  “……”叶修呛着了:“沐秋??!”

 

  那只手持续不懈地动作着,叶修却全身都不自在了。

 

  他急忙挣了一下,马上被苏沐秋扣回怀里--后者一晚上都在练习这个动作,现在熟练值刷满成为被动技能了。

  尚未意识到‘手的主人是苏沐秋’之前,他还能冷静应对,连砸人一脸钞票花钱了事的心理准备都做了;然而现在,叶修莫名觉得手脚怎么摆都不对,全身刷地出了层热汗,两人相贴的部分热得发烫,至于苏沐秋掌心里捂着的那块皮肤,更是烫的要烧起来。

  他勉强转头,仔细辨认之下,发现这里是他家书房,只是被苏沐秋整理过,又放进属于他的物品后,屋主叶修几乎认不出来了。除此之外,还有苏沐秋距离极近的侧脸,他沉沉熟睡着,满脸困倦。

  这个早晨,从睁眼开始一切都不对。

  跟自己学生,重点标示性别男,四肢纠缠地睡在同一张床上,而他还是被圈在怀里的那方…要说对方把手塞在他衣服下是乱摸就算了,结果是揉肚皮,这算哪门子酒后场景?等下,喝醉酒的不应该是他吗,苏沐秋是怎么回事?

  要把所有不对劲的事连上,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昨晚,喝醉酒的他…

  穿越了。

  叶修动也不动地躺着沉思。

  除了穿越之外,好像没有更合理的解释了啊!

 

  严肃思考中,他似乎有一瞬恍神,眼皮不经意地眯起来一下,下一秒就被拍到脸上的湿毛巾给砸清醒了。

 

  “快起来了!!”苏沐秋的声音在脑门上炸响,“起来起来起来!”

  叶修把毛巾拿下,摸了摸身旁的位置,凉飕飕的,显然苏沐秋起床许久。他完全没意识到自己再度睡着--竟然被抱着睡熟了?--还被细心地挪到了床中央。叶修缩回苏沐秋的被子里,全身上下懒洋洋的,丝毫提不起劲。

  “起床了,今天下午教职员要开会,记得吗。”

  “嗯嗯嗯…”叶修整张脸埋进枕头,恹恹地回答:“我不去了,你去一趟吧。”

  “我不是教职员,去了也不会让我顶替你。”苏沐秋倒没什么火气,只是俯身摸了摸叶修的额头还有腹部,动作自然。叶修不明所以,任人摆弄。

  “那是你不知道,以前魏琛有个学生,现在攻博的,相当聪明好用,老魏都差遣他去开会。”

  “魏老师真的这么做?”

  “…好吧,但我老觉得他有一天会这么做。”

  “接受现实吧!”苏沐秋把时钟放到叶修眼前,“已经一点四十了,只剩二十分钟,再不起来,你得插上翅膀才能准时到学校。”

  确认叶修睁开眼,苏沐秋又问:“有什么要带的,我帮你拿?”

  叶修拿毛巾抹了把脸,想了想摇头。

  苏沐秋递给他一杯温水,叶修忧郁地掀开被子,接过来喝了,整个人歪歪斜斜地倚在床头。

  “沐秋,你什么时候起来的?”

  叶修问,看向苏沐秋。

  两人四目相对的瞬间,苏沐秋僵住,异常明显地避开了他的目光。

  仅仅是一瞬间的事,但因叶修注视着苏沐秋,清楚看见对方眼底划过的情绪,满满的全是回避。

  “…关心这个做什么。”他低着头,把衣服一股脑扔到叶修头上,语气急促:“换好了就赶紧去学校,我先出门了。”

  语毕,苏沐秋就碰地甩上大门,快步离开房间,脚步声哒哒哒的远去了。

  “他这是急什么…咱们下午的时间不是一样吗?”

  叶修云里雾里地扯下衣服,脱下略大的宽松睡衣,将授课用的行头换上,疑惑苏沐秋哪时候这么忙了,连等他几分钟都没空。

  衣服带着几分温热,每分线条都显得笔直,宛如拿尺子画过。不对,应该是从阳台收下来后,有人拿电熨斗烫过。

  叶修从书房走出来时,他的房门还是记忆中的模样,关着,但没锁。没有人进去。

 

  他在门口换好鞋,伸手从大衣口袋中掏出眼镜时,忽然狠狠地怔了一下。

  “…是这样吗?”

  从刚才到现在,他用的是本音。

  属于CV一叶之秋的声音。

  叶修捏紧冰凉的镜片。

 

*

 

  苏沐秋踏出门的第一时间,有股冲动回头。

  他煮了白粥,照料叶老师脆弱的胃,就放在厨房保温,还配上好几样小菜。他早上醒来时,看着人倦倦地窝在自己怀里熟睡,一时心软,拿手机百度了几样清爽可口的小菜,特意照着菜谱捣鼓半天。

  没有提醒他,叶修绝不会发现有吃的。

  然而想起叶修,别说回头了,苏沐秋反而迈开脚步,像个傻逼顶着寒风在路上狂奔起来,脸上又是不自觉地发烫。

 

  叶修从床上坐起来时,头上顶着几撮呆毛,温顺地接过玻璃杯喝水,有了点血色的唇瓣沾了水,一开一阖,熟悉的慵懒音色低喊着沐秋,还穿了套不合身的、属于苏沐秋的衣服,领口敞开,露出形状优美的锁…骨…

 

  苏沐秋急停,双手齐上,猛拍自己脑袋。

 

  “这画面能不能别再冒出来了啊啊!!”

  他差不多要泪流满面地跪下了,当你一个早上,都在想某位同性的腰握起来如何,肚子揉起来如何,任谁都会想撞墙…就不能歇停点,让他静一会吗!

  苏沐秋深呼吸,试图回忆一些叶老师特别高冷拉仇恨的事。

  例如某某年拿了什么什么奖,某某年干了什么什么大事,还有这些年来如何虐的学生水生火热。

  叶修这人可是镇校级的狠角色,苏沐秋住在书房里,就曾翻出好几张边角烫金的邀约函,全是A国某名校、B国某技术中心、D国某企业跨海寄来的,这些足以让一般人表框纪念的东西,全数出现在废纸篓,背面还大方地写着咖啡,饼干,泡面这类的购物清单,显然对叶修来说,那些offer也就空白处可取,非常蔑视众生,非常欠揍。

 

  这样一尊只可远观的大神…

  …被他抱在怀里,任揉任捏了一整晚。

  苏沐秋再次拍脑袋,神情中已然带上绝望。

 

  这阵子住在一起,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叶修什么样懒散邋遢的样子他没见过,怎么忽然之间某人对他的吸引力彻底歪了方向??

  这样下去不行。

  他冷静地站起身,打电话,洋装虚弱地咳了几声,很轻松地从下堂课的教授手里取得病假,感谢平日优良形象。

  苏沐秋抬腿,目标坚定地迈出步伐。

  他决定去探望某两个颓废糜烂的家伙,给自己心里找平衡。

 

  等他溜达过去,爬到了五楼,却看见方锐和黄少天正扛着大包小包出门,俩人双手挂着杂物,背着一只大包,还合力扛着纸箱,小心翼翼地下楼,忙的满头是汗,欠债连夜跑路似的。一看见疑惑的苏沐秋,黄少天立刻松手指着人跳脚,方锐左摇右晃,连连喊着哎唷哎唷,好一会才稳住箱子。

  “老苏你是跟谁煲电话粥,怎么我打你手机总是通话中??”黄少天问。

  苏沐秋拿出手机:“哦,我把你设拒接了。什么事?”

  黄少天青筋一跳,反手抓起一本教科书朝苏沐秋的脑门扔去。苏沐秋轻轻松松地接下,冲着黄少天挑眉,如果这是在游戏里,他脑袋上的文字泡必然是‘来啊,敢不敢’,还特别欠揍地掸掸封面,将书本交给苦着脸的免费劳工方锐。

  要是平常,黄少天肯定张牙舞爪地扑上去弄死这家伙,可惜身在楼道间,一不小心失手就等着落得双双殒命的悲惨境地,他只好忍下这口气:“找你还能有什么事?你当别人愿意找你啊??要不是宿舍联系到这里来了咱们谁有闲心管你跑哪找揍去了??”

  苏沐秋一愣:“宿舍?”

  “研究生宿舍整修完毕,可以搬回去了!!我这就是在帮黄少搬家。”方锐头一次对校方的办事速度感激涕零。

 

  宿舍已经好了吗?那么研究室,是不是快了?

  一个月原来这么短暂…?

  他几乎要不记得最开始叶修为什么同意他住进三楼七室──现在看来,这个暂住的理由即将失去效力了吗?

 

  “…原来如此。”

  “知道了还不赶紧来帮忙??挡在那算啥?”黄少天说。

  苏沐秋靠到墙边,隔着几步阶梯跟在俩人身后,示意他们可以接着搬家,完全没有要帮把手的意思。

  在黄少天劈哩啪啦的嫌弃声中,苏沐秋垂头思索着,默默地跟了一路,最后抬头宣告:“我暂时不回来了。”

  “不回来好啊!就不会老是被你踹开门毁我干音。你要是搬到公园去我一定帮忙提行李,一定啊!”黄少天大力赞成。

  “你还要住在叶老师那里?”方锐各种敬佩:“我光是对上他的眼神都觉得背脊发凉,你居然能从他的屋子里活着出来…”

  苏沐秋的理由很正经:“我住在那里挺好啊,网快,交通方便,热水不限时,厨房随便用…交作业只要走出房门,敲敲隔壁就完成了。对了,你们不要告诉叶老师这件事。”

  相当有说服力的回答,听到方锐和黄少天耳里,结合最后一句要求过滤一番后,他们俩只剩下一个回答:“网速?热水?编,接着编。”

  “专门住到对方家里装好学生,苏沐秋你很行啊!”

  “还是叶老师批好作业之后就扔在桌上没收拾,你偷偷修改自己的分数??”

  苏沐秋长叹:“不需要改分数,我也能碾压你,黄少天,你要到哪时候才会想通这件事。”

  “你等着瞧吧!!”黄少天叫嚷,和方锐一起搬着东西走了。

  目送火冒三丈的黄少天离去,这么发泄几句,苏沐秋心头的纷乱舒缓不少,他看了下时间,思忖叶修大概已经抵达学校开会了,便绕去超市,对照着几道看过作法比较有把握的食谱,买了些温和养胃的食材。

  一回到家,他把东西整理好,时间还早,便在电脑前坐下开机,屏幕下方立刻跳出新邮件通知。

 

 

  来自沐雨橙风。

  ……返音通知??

 


→ 22

评论(26)

热度(6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