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lof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 打赏需谨慎! 】】】
请量力而为!请考虑清楚!打赏并非必须。

【伞修】剑走偏锋24 (网配paro)

← 23 (2)


  隔天早上,苏沐秋一大清早就起床,洗漱完毕,等了一会,甚至隔三岔五跑去敲门,天色渐渐亮了,却始终没见叶修醒来。

  客厅桌上放着叶修办公用的笔记本还有一叠资料,想来他也有自己可能起不来的预感,提早把东西准备好了,还留了张说明字条。苏沐秋还能说什么,昨晚劝人睡觉的是他,难不成要撞破门把人喊起来吗?他开机找出文件,对照手里的资料,确定只是一些需要输入的东西没补全,于是飞快地敲起字,喀哒喀哒,喀哒喀哒,恨不得自己有三头六臂。幸好后来叶修感应到苏沐秋莫大怨气,总算爬起床,两人分工合作,终于在时间前完成发送。

  这时天也大亮了,两人一块到楼下随便吃点包子馒头,便匆匆赶往学校,在大门口分别。

 

  很不幸的,由于几名老师补课、调时都凑在这时候,苏沐秋这天课程相当满,一直在各教室和教学楼来回奔波,中午休息时间,还被一名比较要好的外系教授抓去当苦力,忙的连口水都喝不上。

  本以为过了午后情况会好转,没想到一样忙的团团转。时近期末,所有老师都在加课发讲义,部分讲师跟学生不熟,找人发讲义发卷子,第一个都喊‘苏沐秋同学’──谁让他是第一名,老师们多看几眼名字就记住了,并顺口跟他提了提,说他提前交的期末论文很好,但可以更好,回去再修改,老师很期待。

  甚至有学弟妹在课间抱著书来找他,问他某某老师划的出题重点应该从哪开始复习,苏沐秋借过书,一摊开差点晕倒,重点划的整本都是,看来除了把整本书包含封面封底都给拆吃,否则根本猜不中考题。

  他好一阵子没有这么忙碌了,要不是素质过硬,绝对当场背过气去。

  下午的两堂大课中间,苏沐秋有将近一个半小时的空档休息,随便找个位置坐下,就听见广播,校方不晓得抽什么风,要求没课的学生到礼堂集合,准备播放一部宣导片。苏沐秋才往嘴里塞两口吃的,这下好了,又得去忙,他叹了口气。

 

  礼堂空调很足,为了播放影片,光线半暗,苏沐秋来的时间比较晚,摸索着在靠后排的角落坐下。他抬眼一扫,诺大的礼堂中只零星地坐了些人,原来不是强制参加?一时忙昏了,竟没注意到…正想溜出去,就看见有老师守着门,目光锐利如鹰,显然是个只进不出的大陷阱。陆续还有些人进来,发现可以缺席之后基本和苏沐秋的第一反应相同,非常懊悔,只能自认倒楣。

  台上有个人正在照本宣科地读宣导词,结束后底下一阵稀稀落落的掌声,那人也不介意,开始放映影片。

  几乎在第一个音播出来时,下头立马睡成一片,比什么催眠术都有效。苏沐秋也打算跟着睡了,为接着的课养养神,眯起眼半梦半醒。影片播放几分钟后,有人摸进礼堂,位置这么多,哪里不好,偏偏看中苏沐秋这边的角落,猫着腰钻过来。光线昏暗,那哥们不小心撞到几个人,害不少人从睡梦中惊醒,他连忙轻声道歉,昏昏欲睡的苏沐秋悚然一惊,诧异地瞪着眼循声看去。

  一路踩醒了好几个人的叶老师靠着他坐下,大大地喘了口气。

  “唷,沐秋。还好你在这里。”

  “叶修?你来这里干嘛?”苏沐秋压低音量问。

  叶修凑过去,贴在苏沐秋耳边回答:“来问问你周六有没有空。”

  苏沐秋揉揉发烫的耳根,心想这里这么暗真是太好了。

  “周六?”

  “早上咱们赶着缴资料的那场研讨会在S市,你有没有兴趣?”

  “…怎么不发短信?”

  “我发了,你没回。”

  苏沐秋忙了一早上,完全忘记手机的存在,此时叶修一提,他赶紧翻出手机,确实看见一条新短信:‘沐秋,周六有空吗?S市,去不去?’,时间是上午十一点半。

  “抱歉,太忙了,没看到。”苏沐秋道歉,“我有空…对了,怎么不等晚上再问我?”

  “交通是主办方负责的,说什么还要申请保险,得交一份表格过去,一样今天截止…”

  苏沐秋有种微妙的不祥预感:“那什么表格你填了吧…”

  叶修扬起神祕的笑容,从胸前口袋掏出一张折成巴掌大的纸,摊开,赫然是一张崭新的申请表。叶老师遗憾地说,人上了年纪,夜视能力就下降,于是把纸笔塞到苏沐秋手上,让他赶紧填,等等出去之后,叶修还得拿去传真。

  苏沐秋只好就着微弱的光线,慢慢写了起来。

  乏味的影片持续进行着,礼堂里的学生全睡死了,本来叶修还看的投入,时不时吐槽两句,不一会便安静下来,大概也是睡着了吧。苏沐秋正写着个人资料,对着现居地一栏努力回忆叶修家的地址,肩膀忽地一重。

  他低头看去,叶修歪斜地靠在他身上,双眸紧闭,眼睫轻颤,眼下有不明显的乌青。这阵子叶修也很忙,备课,讲题,加课,批改论文,教职会议,研讨会…要是没有他盯着,大概是天天到三点的节奏。

  “叶修?”

  苏沐秋轻喊几声,叶修皱眉,缩了下脖子。苏沐秋调整姿势,让叶修靠着他的肩窝,并摘下架在叶修鼻梁上的眼镜,指尖轻轻地顺了顺刘海。他安静地凝视对方,随即低头,继续填表格。

 

 

  周六,两人摇摇晃晃地搭了一个多小时的车,终于抵达S市。

  这次研讨会的地点在F大,主办方整理了参与者事先交上去的资料,排版打印成册,人手一本,按主题内容性质分类,叶修发过去的材料被放在相当前面。这场研讨会,就是参与者上台简单地谈论自己提交的资料、看法、观点,预测计算机领域的发展,或是像叶修这样,直接提出几项新颖的概念,学术氛围浓厚。

  这种内部的交流研讨会,没有一定份量是没有机会受邀参加的,在场的人全是一身真材实料的专家,不少想法让苏沐秋眼睛一亮,恨不得抱着笔记本,当场实作一番。场内规定禁止录音、录影,于是苏沐秋笔记抄的刷刷,旁边的叶修见了,只是笑他一顿:“你可别在这里浪费精力,重点在后头。”

  “后头?”苏沐秋不明所以,按照流程表,研讨会结束后,就是吃吃自助餐罢了,没有别的活动。

 

  当天晚上,苏沐秋才晓得,为什么叶修说参加这场研讨会,远比他复习考试重要的多。

 

  会后是小型招待会,提供简单的自助餐,供来宾们边吃边聊,顺便结识一下彼此,促进领域共同发展。

  众人顺着指引移动到另一个场地,途中苏沐秋去了趟洗手间,并没有和叶修同行,迟了几分钟踏进招待会场,就感觉自己一脚踏进异世界… 

  刚才在台上正正经经地说话的大师们,此刻不约而同地换上油滑笑容,觥筹交错,谈吐文雅,穿着体面,装逼装的满分。像叶修那样的装扮在学校里少见,但在这个小会场里,不那样穿反倒显得怪异,甚至有点穷酸──这些人不经意地抬手就露出价值上百万的名表,纯金领带夹,蓝宝石袖扣,比起外头挂满金条、大宝石戒指的爆发户,这群文明人充分展现什么叫低调秀。

  苏沐秋眼一扫,立刻在人群里找到叶修。

  事实上,他的存在相当显眼。

  叶修随意地站在那,正被一群人围着,讨论某些不着边际的话题,而外围的人则故作不经意,偷瞄叶修的方向,似乎一有人让出位置,就要挤上去对叶修敬酒。在试图隐藏阿谀奉承的人之间,叶修满脸淡然,意兴阑珊,颇有几分超然物外。

  远远地确定完全挤不进包围圈,苏沐秋在会场里转了转,取了几样食物,坐到一旁吃了起来。

  一名挂着工作证的学生走过来,递给他一杯香槟,笑眯眯地和他问好。

  苏沐秋还记得这个人,是负责招待他和叶修的F大学生,进退应对相当合宜,一见面便笑着自我介绍‘哈罗,两位好,我是江波涛’。可惜是计算机系的,不去学外交真是屈才。

  “苏学长你好。放心,这是无酒精的。”

  “你好,江学弟。”

  “学长叫我小江就好。”

  江波涛摆手,露出‘我和你说个秘密’的狡黠表情:“苏学长,告诉你一件事。今天的餐点,都是我们聘请五星级酒店主厨现场制作的,”江波涛摊手,“没什么人吃东西,真是可惜了。学长觉得哪一道好吃?我等会偷偷打包一份。”

  苏沐秋笑起来,觉得这个人聊天话题挺别开生面的。

  “螃蟹不错,很新鲜。”

  “当然新鲜。”江波涛苦笑:“上桌之前它们还活蹦乱跳,这点我可以保证…两个小时前,我还在厨房里帮忙抓这堆试图逃脱的螃蟹。”

  这位小江确实厉害,三两下就聊开了,语气自然,仿佛他们是多年老相识。苏沐秋反正没事,乐的配合,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偶尔瞥一眼叶修的方向,看看他的情况。

  江波涛注意到苏沐秋的目光:“苏学长是叶修大神的学生?”

  “嗯。”

  “他应该很看重你吧!”

  苏沐秋一愣,不明白这两件事哪里相关。

  他脸上的疑问太真诚了,江波涛解释:“因为他临时改变主意参加,还带着你来了。……每年都有人说:‘比起研讨会,之后的餐会才是重头戏’,你知道这件事吗?”

  苏沐秋想了想:“他有说重点在后头。”

  “在计算机领域里,所有你能想到的重要人士,或是重要人士的导师,现在都在这个会场里。”江波涛正要说明,前方忽然有人不小心碰翻酒杯,香槟洒了一地,他和苏沐秋说了声抱歉,赶过去处理了。

 

  虽然江波涛没有说完,但苏沐秋已经隐隐有了猜测。他喝了口香槟,若有所觉地抬头,正好对上叶修的视线,后者正朝他招手。他的老师面前站着一位老先生,那人面容温和、身着铁灰色西装,一头银白发丝打理得整整齐齐。

  苏沐秋走过去时,听见那位站姿笔挺的老先生感慨:“小叶,没想到你今年会来,我八月中的时候听说你回绝了邀请,还以为没机会再看到你啰…”

  叶修笑了一下:“沈老,我瞧您精神的很,接下来十几年都会碰到面。比起像第一次参加研讨会那样,站在台上被您当场考倒,出尽洋相,我还巴不得您糊涂一点。”

  被叶修称为沈老的先生哈哈大笑,随即转过头,直直盯着苏沐秋,目光威严内敛:“这就是你的学生?”

  “对。他叫苏沐秋。”

  苏沐秋扬起文质彬彬的笑容,恭恭敬敬地打过招呼,不卑不亢、不闪不避地接下沈老若有实质的压迫目光。

  后者看了一会,最后满意地笑了笑,一时间春风化雨,苏沐秋都出了身冷汗。

  “嗯…不错。”

  叶修拍拍苏沐秋的肩膀,“人没别的,就是年轻能吃苦,脑袋还算好使,只比我差一点,沈老有什么事忙不来,随时可以叫他给您打下手。”

  沈老哼哼地笑出声,“这么快就帮你学生揽活了?”

  “反正他时间多,与其闲着让脑袋生锈,不如多活动活动。”

  “如果他有你一半能耐,我也知足啦。给我介绍一下,他做过什么?”

  叶修面不改色:“我在会上提出的新概念您不是挺有兴趣?他就是我的助手。”

  苏沐秋冷汗涔涔,他只是帮忙把资料输入电脑…

  “哦?”沈老笑了笑,“嗯…我明年打算开几个大型计划,到时估计会缺不少人,你让他来参加,我和下面通知一声,给他机会试试手。”

  叶修点头,笑着说不会让你失望。

  沈老答了句那再好不过,“当然,如果你终于教书教腻了,一定要先来我这里,随时欢迎!一定啊!别学你老师,老张跑去玩儿数字就闷头作研究,没劲。”

  “不能这么说嘛,计算机跟数学本来就分不开。”

 

  两人闲聊着,直到老先生敲敲腿,叨念得喝杯茶歇会,才各自分开,叶修本来极为标准的笔挺身姿垮了下来,立刻从岁寒松柏成了歪脖子树,不着痕迹地靠着苏沐秋,小声嘀咕哎唷腰酸腿疼。

  “我第一次看你说话这么…”苏沐秋回味半天,也想不到形容词,“……恭敬?”

  “应该的。如果之后有机会去他那里帮忙,你可要好好表现,不要丢我的脸。”

  “那位先生是…?”苏沐秋转头看去,那位老先生正端着茶杯轻啜,一派清闲,没什么人找他谈话,和满场拉关系的其他人格格不入。

  “你不知道?”叶修疑惑一会,恍然大悟地哦了一声:“没人认得他是应该的…他是国家信息中心的人。今天碰上他,是你运气好,F大的现任校长是他朋友,他才过来喝喝茶。”

  是个领导级的大人物啊!苏沐秋骇然,他刚刚糊里糊涂地被引荐了是吗??

  之后,叶修马不停蹄地带着苏沐秋四处走动,把他介绍给各式各样的人。苏沐秋表面滴水不漏,恭谦有礼,实则魂飞天外,仍沉浸在国家信息中心六个金色大字里,半天后回过神来,不知不觉中已经收了满手名片,随便翻了几张,都是响当当的大人物,还凑齐了各行各业。

  期间当然也有人上来跟叶修套近乎,对叶修推介自己,或是自己带来的人。苏沐秋这才明白,为什么叶修前阵子到处找名片,原来是这时候要用的,苏沐秋万分庆幸当时他从书房里找出备用的,而不是照叶修的意思,随便打印在A4纸上裁一裁。

  转了好一阵子,苏沐秋看看时间,忽然拉着叶修到一旁,取了点不油腻的食物,让他先吃。

  叶修配合地坐下,慢吞吞地吃着豆沙包,刚皱了一下眉头,苏沐秋已经起身要了杯温水,放在他手边:“太干了?喝点水。”

  “吃慢点,没人和你抢…”

  “你有没有嚼啊?我算算,一二三,四五六,你这就咽了??”苏沐秋打开手机记事本,塞到叶修眼皮子底下,上头密密麻麻地列出几十条项目,清楚写着什么细嚼慢咽二十下,定时定量少量多餐,比游戏攻略还细致。

  叶修显些喷了,吃也不是吞也不是。

  “沐秋啊,与其关心我的吃喝,你不如先关心下在场这些难得一见的人,考虑考虑两年、五年、十年后的福祉?”

  苏沐秋:“都说是难得一见的人,比起几年后的事,你显然更重要。现在不看着你,要是晚上你胃病犯了,我今天的睡眠就没有了,这点道理还不明白吗,叶老师。”

  叶修看了眼表情平淡的苏沐秋,低头,又吃了口甜过头的小兔子豆沙包。

 

 

  叶修在计算机领域非常有名,平时深居简出,想碰一面都难,这次临时参加研讨会,众人自然卯足了劲想搭上线,或是透过叶修,与别的大神搭上线。叶修倒是一反往日作风,不躲不避,尽管还是冷冷淡淡,却对上门问候的人来者不拒。明眼人都看出叶修是带学生来亮相了,也乐得认识一下这名被叶修重点照顾的年轻人。

  这一来二去,时间就晚了,等注意到的时候,已经错过了订好的车次,这样的宾客大概有十来个。

  F大不愧是豪门学校,二话不说,让江波涛等人统计统计,在附近最高档的酒店开好单间,并知会众人主办方将订好明早的返程车票,在早餐时间送上。

  当时叶修正在和沈老告别,他老人家和校长约好,要一起去泡温泉。江波涛见他们一时半会说不完,便询问苏沐秋,他和叶修有没有什么住宿、车次时间方面的要求。

  苏沐秋答没有,江波涛正要离开,苏沐秋喊住人:“等等,你们是开单间吗?”

  江波涛点头。

  “我们一间双人房就好。”

  “好”。江波涛低头写着备注:“你们要标准间,还是大床房?”

  苏沐秋轻咳一声,想着大床房,大床房,大床房:“标准间,谢谢。”

  “好的。需要我假装不小心写错,记成大床房吗?”

  靠,这小子太会了。苏沐秋瞪眼,江波涛微笑:“我开玩笑的…还是你真的需要友情服务?”

  “………”

  当他们一行人乘车转移到酒店,苏沐秋领钥匙回来时,叶修还惊讶一阵,表示这所财大气粗的学校什么时候学会了节俭,竟然开两人房。

  “以前都是按人头算数量,来几个开几间。我记得有一年,有位教授带着小孩出席,说是小姑娘从没来过S市,结果也是给他们父女开两间单间。”

  苏沐秋正经:“单人间不够,只好委屈一下。”

  “嗯…我倒是无所谓,反正咱们都睡习惯了。”叶修不以为意。

  两人慢悠悠地走了,留下一地惊碎的镜片和眼珠。

  尽管苏沐秋有几分期待发生些什么…比如江波涛的友情服务…让他可以名正言顺地与叶修同床共枕,可惜一开门,果然是两张单人床,一左一右靠在墙边,中间隔着天堑,令人扼腕。

  叶修先进了浴室,苏沐秋听着水声,不期然地想起某个香艳梦境,再又联想到这是酒店房间,登时心猿意马,精力过剩的年轻野兽蠢蠢欲动,只好塞上耳机,跟夜雨声烦在QQ上讨论几句,随后打开游戏,心无旁鹜地玩了起来。

  等到苏沐秋洗过澡,顶着毛巾离开浴室时,叶老师已经关上灯,窝在被子里呼呼大睡了。

  “平时喊你准时上床推三阻四,现在倒是睡得干脆…”苏沐秋啧啧几声,设置好闹钟,躺在床上飞快地滑入梦乡。

  室内安静祥和,只有两人此起彼伏的细微呼吸声。

 

  黑暗中,叶修睁开眼,黑眸清醒,他转过身,专注地凝视苏沐秋模糊的侧脸。

  晚安,沐秋。

 


→ 25 (1)  / 目录

评论(30)

热度(7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