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lof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 打赏需谨慎! 】】】
请量力而为!请考虑清楚!打赏并非必须。

[w貘] 20周年剧场版《次元的黑暗面》相关

20周年剧场版《次元的黑暗面》相关,白兔邪神x宿主,建议看过再来。

个人感觉,在剧场版里,貘良还是老样子,被称做同伴,实则一点也没被重视。

倒是海闇党,兴奋无比地大吃一口糖

谁快发w貘的糖给我,谁快发…


=


  貘良了在一片头痛欲裂中醒来,发现自己躺在漫天白沙中。


  这个世界没有风,没有声音,没有温度,尽管坐在白沙上,也没有‘柔软’的感觉。貘良起身,拍开身上的沙尘,向四周望去,只有连绵至天际线的沙漠,和灰蓝近紫色的诡异天空,两种颜色将世界划分为二。他几乎立刻就意识到,那位名叫‘蓝神’的同班同学,肯定又是一次古埃及的神秘事件的主使者。

  这种事一而再、再而三地发生,经历的多了,他竟然也能平淡接受这种事。

  被蓝神的诡异力量操控,强制性回忆起拿到千年智慧轮的那天晚上──原来父亲并不是意外入手千年智慧轮,拿来当生日礼物,而是内心不安的他偷偷跟着父亲去了埃及,被千年智慧轮缠上──貘良也相当平静地接受了记忆曾被修正这件事。

  他的记忆,从幼时拿到千年轮那天,就坑坑洞洞,充满不确定的空白,多这一件、少这一件,已经没有差别了。除了对蓝神君真心地感到抱歉以外。

  貘良郁郁地叹了口气。

  他在原地等待救援,以及找个出口之间犹豫片刻,最后选择了后者。貘良试图找出一个方向前进,去找寻不晓得是否存在的出口。

  

  他转过头,看到飘浮在半空中的千年智慧轮。

  

  “过来。”

  

  貘良朝千年轮招手。

  尽管很傻,他还是这么做了。

  

  “过来。”

  

  千年轮晃了晃,围绕在纯金制品旁的暗色气息渐渐融入千年轮中,它拒绝服从这名人类的招唤,在貘良的视线中直直落下,紧接着,被一只白皙纤细,却格外有力的手接入掌心。

  “你以为千年智慧轮是小猫小狗吗,宿主?”

  不知何时,那里竟然站了另一个人。

  他与貘良极为相似,如同镜像一般,然而银白色的发丝有两缕不羁地翘起,划出尖锐的弧度。冰冷锐利的眼眸微微眯着,嘴角是不屑的冷笑,满身邪气的少年轻挑地抛着千年轮。

  

  貘良再次招了招手:“来,来这里。”

  

  那名与他容貌相似,气场却是两个极端的人双手环胸,冷冷地瞪着他,貘良温和地笑了一下。

  对方走了过来,手里拿着千年智慧轮。

  千年轮这不是过来了吗,貘良想着,深知此话出口大难临头,只是挂着惯常的无辜表情。

  他在貘良面前蹲下,神情古怪地观察他。貘良迷惑地坐着,出于习惯,只是安静地等待对方的反应。

  对方看了一会,忽然伸手,在貘良的脸上粗鲁地抹了一把:“啧,看到自己现在的脸哭哭啼啼的,真是心烦。”

  “那是我的脸!”貘良唔唔地反抗,眼眶被对方不知轻重的力道抹得通红。

  邪神佐克的一小块灵魂──或着用武藤游戏风格的说法:‘另一个貘良’──搓了搓指尖,带着一点温热的湿意,这让他越发不满:“你能不能不要遇事都只会哭?哭哭哭,哭有用吗?好歹是本大爷的宿主,要是传出去,笑掉多少人的大牙?”

  “宿主…”貘良勉强挣脱,揉了揉发痛的脸颊,“你的宿主不是换人了吗?”

  “啊?有这种事,本大爷怎么不知道?”佐克撇嘴。

  貘良努力回忆着被扔到这个空间前的画面:“那个…应该是蓝神君的朋友,埃及人,叫做…玛尼?”

  “嗯──”佐克盘腿,左手扶着膝盖,右手撑着下腭,蹙眉苦思:“啊──好像有这么回事。”

  “那你…”

  “他只是受千年智慧轮里溢出来的力量影响,一时控制不住而已。”他摆摆手,赶苍蝇似的,“那是他自己的黑暗面!你是不是以为我随随便便就能附身?不够格的容器,我连碰都恶心。”

  “……”他算是被间接夸奖了?‘品质优良的容器’,这种头衔谁会想要?

  佐克不甘不愿地承认,“何况,在法老的记忆里那场黑暗game,我被打散了,差点死透,没这个力气找新宿主。幸好社长财大气粗,否则不晓得还要在土里埋几百年,本大爷运气不错。”

  “哦…”

  貘良考虑着如何回答,恭喜?还是真不幸?

  “再说了…”貘良犹豫间,黑暗灵魂自己接了下去,“我干嘛掐死自己的宿主?又不是神经病。”

  “我以为…你早就想杀了我。”

  “要是我有这个打算,你以为你能活到今天。”

  “能啊。作为黑暗游戏的祭品,或是白天保管身体的方便的棋子?”

  “啧。”

  佐克又是轻啧一声,但没有出言否认。他在貘良面前从不说谎,因为没有必要,貘良没有反抗他的能耐,

  尽管是出于这样的理由,貘良仍对此感谢,同时觉得一直以来因此感到些许慰藉的自己,真是太可悲到了新境地。

  这么想着,他意识到自己和千年智慧轮在这种莫名奇妙的地方,像许久未见的朋友那般友善交谈,这本身就是个笑话。

  不管另一个人抱怨着‘你当时干嘛不反抗一下,或着像之前那样,朝千年智慧轮傻兮兮地招手,把这东西招回手里?被人掐死也是活该’,貘良随便找了个方向,便迳自前行。

  佐克起身追上,不远不近地跟在一旁,他勾着千年智慧轮打转,看见身上的服装,不悦地弹舌:“宿主,你的烂品味一点改进也没有。”

  貘良看看身上蓝绿格纹的衬衫,还有内里紫色的T恤,笑了一下:“啊,不用再穿蓝白横条纹还有黑色风衣,就想换换形象呢…”

  “难看死了。”佐克的目光在两人之间打转,“难看。”

  两人没有再交谈,沉默地走着,在白沙上留下一串脚印。

  

  在这里行走,同样没有实感。

  但刚才被佐克擦痛的脸颊,他掌心的温度,耳边的脚步声,却如此真实。貘良偶尔会停下来,徒劳地辨认方向,而佐克吹着口哨,奇特的异国小调让他像个无关的旅人,即使没有人说话,气氛却融洽无比。

  远比和游戏,城之内,本田他们在一起,还来的融洽。充塞的语言无法改变沉默的事实,而此时本该刺骨的沉默却又如此温和。

  “宿主…”

  “宿主!”

  “嗯…啊?”貘良回神,疑惑地看向佐克。

  后者指着远方,那边的天空,是一点参杂着腥红的纯黑色。跟佐克的眼睛很像,貘良无所谓地想。

  “你要的出口说不定会在那个方向哦?”佐克挑起嘴角,笑容带着邪佞的意味,“去吗,宿主?”

  貘良看着对方,呼地躺倒在沙上。

  “不去了。”他闭上眼,“不想去了。”

  “…啥?!”

  佐克见他这副模样,反倒有点不知所措:“喂…喂喂喂!宿主,就算是笨蛋,都知道不能在这种地方睡觉吧!?”

  “我就是笨蛋。比笨蛋还要笨的笨蛋。”

  佐克看起来还想说些什么,手中的千年智慧轮却忽然亮起微光,尖锥不安地震动着,他安静了一会,也跟着躺在一旁。貘良好奇地歪头看着佐克,他回以百无聊赖的眼神。

  “啊…那么本大爷也不走了。”

  “外面怎么了吗。”

  “有人想用千年智慧轮的力量。”佐克喃喃自语,千年智慧轮的光芒越来越盛,几乎能想像它烙铁一般的高温,“本大爷积蓄了这么久…”

  “好啦,再存就有了。”貘良自然而然地安慰出口后,被自己吓了一跳。

  佐克似乎认同这个说法,哼了一声,远远地把千年智慧轮扔了出去。貘良看到蓝神也出现在这个空间,他内心的憎恨似乎被千年轮的黑暗力量吸引,不由自主地抓起那件邪恶的千年神器。

  貘良并不十分确定,因为他靠着佐克,真的傻呼呼地睡着了。

  

  半梦半醒的睡眠中,他听见若有似无的“靠,这融合恶心死我”、“宿主,说你傻你还真傻,睡个毛,给本大爷出去”,接着被人粗暴地揪着领子猛晃,正晕头转向,便是一阵刺目的金光。

  他放下反射性遮挡在眼前的手臂,发现自己坐在骚动不安的人群间,一脸茫然,城之内、本田、杏子的声音越来越近,他们兴奋地高呼着“游戏!貘良回来了!”,而浮空的透明决斗台上,身形娇小的少年正捧着绘有荷鲁斯之眼的纯金方盒,朝他们微笑。

  貘良被激动的友人们围起来,恍惚地思索着他本来不是在街道上吗,以及这是几天后了,这是哪里,纯白色的沙漠又是哪里,但这似乎不太重要。


  这样、那样的记忆缺口,以及永远不会主动想起和他解释的朋友们,他已经习惯了。


  决斗台上,海马、游戏以及那位未经同意便使用千年轮力量的蓝神,开始了2v1的决斗。

  在千年轮的力量下,失控的蓝神开始消灭众人的存在,貘良又一次虚弱地倒下,在遇难这方面经验丰富的他毫不惊慌,趴在担心着游戏的三人身后,看向台上的次元怪物,认真地点头:那家伙说的对,这融合,真是恶心死人了。

  而决斗台上的海马濑人,正极为难得地使用了牺牲自己保护同伴的方式,耗尽了所剩无几的生命值,并对游戏重复着:“召唤他。”

  

  过了很长时间,也或许很短暂,战斗结束了,世界末日般的景象消失,一切恢复正常,城之内从地面上爬起来的动静弄醒了貘良,他摇摇晃晃地起身,胸前却闪现一丝金光。

  他倒抽口气,拉开领口,千年智慧轮正安静地躺在他胸前,和半年前的每一天一样。

  “貘良?怎么了吗?”在城之内和本田冲过去拥抱游戏时,杏子回头,担忧地问着貘良了。

  “没什么…”貘良换上模版化的温和微笑,“只是觉得,那些麻烦事真是阴魂不散呢…”

  杏子心有戚戚焉地点头,而衣服底下的千年智慧轮烫了一下,像是表达不悦。

  后来,在几人的聊天之间,貘良才知道,海马念念不忘的决斗对手曾经回来过,就是他解决了灾难,制裁了爆走的蓝神。

  “你有见到另一个游戏吗?他还好吗?”

  “嗯,我们聊了几句,他过的很好。”

  众人纷纷表示遗憾,很可惜没有和亚图姆见到面。

  城之内则是满脸抑制不住的开心:“其实,我好像也看到另一个游戏了!”

  “啊,真的吗?!”

  游戏和本田恍然大悟,对不在场的几人描述了一下城之内出现的画面,什么突如其来的金光啦、帅气的POSS啦,城之内克也泪流满面,感谢另一个游戏如此了解他,这种登场实在太棒了,值得永生纪念。

  貘良了跟着点头,原来如此,城之内君是另一个游戏救出来的。

  他不会再去想为什么他救了城之内,却没有救自己这件事,因为到头来,每一次关键时刻救了自己的,好像都是千年智慧轮。

  海马濑人带着圭平潇洒地告别,脸上没有那种抑制着狂躁的战意,反而挂着微笑,像是找到了方向。

  对于年轻的法老会不会再次被召回人世这个问题,武藤游戏摸摸胸口,“嗯…应该不会了…另一个我,把千年积木带走了。”

  对这件事反应最大的反而是貘良,他瞪大了眼:“咦、什么?你是说──”

  “貘良君也有话想和另一个我说吗?”

  “不是…那个…啊…”貘良感受着胸前沉沉的重量,“如果又有千年神器闹事…”

  “应该不会了。”游戏安抚地笑了笑,“海马说不会再继续开挖,并加上警戒装置防止盗墓,那些千年神器会安稳地躺在地底下。”

  貘良惊悚地意识到这个问题:没有了其他千年神器,要拿什么制衡千年智慧轮…?!

  千年智慧轮晃了一下,似在赞同他,为他难得的机灵鼓掌喝采,彰显著自己的存在。

  


评论(11)

热度(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