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lof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 打赏需谨慎! 】】】
请量力而为!请考虑清楚!打赏并非必须。

【伞修】剑走偏锋25 (1) (网配paro)

← 24


  数十分钟前,苏沐秋快步走在路上,穿过一间又一间挂上彩灯,装饰着红袜和拐杖糖的商店,以及广场上巨大的圣诞树,呼吸间吐出阵阵白雾。他扫了眼日期,撇撇嘴。

  “靠,我竟然在12月24日和黄少天吃午饭…”

  他哀叹晦气,对好几家奢华高档的餐厅视若无睹,最后拐进人烟罕至的小巷,在一家不足十个座位的小面摊停步。

  正翻看菜单的黄少天探出头,从角落的位置朝他招手。

  苏沐秋深呼吸,以壮士断腕的姿态抬脚,义无反顾地踏向未知的命运。

 

  而现在,他痛苦地思索着,自己为何会落到在平安夜和黄少天窝在这种破面摊吃汤面的境地。

  其实个中原因他记的相当清楚,只是总有这样那样的纠结,让他连在心底想起本次议题都略感尴尬,整颗心拧成麻花,还打了个结。

  面对一脸郁闷的苏沐秋,黄少天倒是自得其乐地举着菜单嘀咕,在牛肉面和牛肉面加大之间犹豫了半天,豪气地一摆手,要了两碗最便宜的汤面。

  “老苏啊,你是说还是不说??这么急着喊人出来,好不容易时间凑上了,结果你闷不吭声?对了我听说你上周末去了趟F大啊!”黄少天上题不对下文,在热腾腾的汤面送上来时掰开筷子,“好家伙,有这种好事居然不带上你兄弟们,不行,我要代替组织惩罚你,这碗面你得请客…你会请客吧?我当你默认了啊…老板,再给我上一盘牛肉…”

  “…你连一碗面都吃不起?”

  “月底了!先说啊,我一毛钱也没带。”

  “黄少天。”

  “干嘛?干嘛?想好了,终于要说了?别说我没提醒,我知道自己很帅,玉树临风,万里挑一,但你要是跟我告白,我当场吐你一脸。”

  “我是要告白。”

  苏沐秋脸色难看,活像是惨遭劫财骗色。他不管黄少天差点从椅子上翻下来的夸张动静,把接下来的句子放在嘴里嚼了又嚼,才不甘不愿地开口,带着几分无措:“我想追一个人。我……该怎么做?”

  “哎呦!”黄少天目瞪口呆,匡当一声,真的翻下来了。

 

  苏沐秋此人,现年23岁,性别男,单身。

  不酗酒、不抽烟,无不良嗜好,品行尚佳。至于才高八斗、温柔体贴这类自定义标签,以及目中无人、活该被虐等等的朋友印象,不提也罢。

  无人质疑的是,他确实有一副好皮相,招惹桃花无数。

  感情经历,至今为零。

  他这辈子前大半的时间,都花在玩命挣钱养活自己和妹妹,一边读书一边打工,别说是交往,他连被人悄悄约到校园后方,听完满脸羞红的姑娘几句真情告白的时间都没有。对方说了开头,此人抬腕看表扔下一句‘抱歉,打工时间要到了’,便冷血无情地离去,私下有多少人埋怨他不解风情,苏沐秋完全不意外。

  至于这几年,由于叶老师的大力提携,状况直线好转,他反而全心投入计算机编程,闲暇时玩玩网配,竟然更繁忙了。

 

  比起那些哭天抢地跪求心上人接受告白,或是三跪九叩拜托女友原谅的感情纠纷,苏沐秋置身事外,自认过的舒适,实在没有把自己扔进火坑的理由。

 

  现在可好,他茫然间一脚踏进恋爱副本,还是高难度的,连新手村都没通过的苏沐秋,对于要攻心为上徐徐图之,或着速战速决当场拿下,完全找不到方向。

  他人生中唯一可供参考的竟然只有配广播剧累积的大量经验,但是剧里不管攻受经历多少波折,有多大恩仇,到床上滚两圈,事情就基本解决了…苏沐秋能这么做吗?!

  更别提,对象还是叶修。

 

  苏沐秋把筷子插在面里胡乱搅动,头痛地唉声叹气,另一边终于爬回椅子上的黄少天观察一阵,见这位老同学魂不守舍的心烦模样,总算有点相信苏沐秋,真的恋爱了。

  即使他马上在心底笑到打滚,决定放鞭炮庆祝这家伙触礁落海的一天总算来临,但为了求更多细节八卦,以便日后拿来当黑历史威胁对方,黄少天摆出了最正经严肃,并充满友情关怀和江湖道义的表情。

  “苏沐秋…这件事,你找我就找对了啊!”

  苏沐秋狐疑地盯着黄少天,后者风轻云淡,一副深不可测的高人风范:“你知道我朋友多嘛!俗话说没有看过猪走路也吃过猪肉,这告白嘛我也看多了,偶尔还会帮忙写写情书制造巧遇,替你出主意太轻松了。”

  “是没吃过猪,也见过猪跑吧。”

  “你问问现在有多少人看过活生生的猪在眼前跑的。”黄少天高深莫侧地摇头。

  这倒是,看来黄少天确实在动脑子帮忙想方法?苏沐秋眼里的疑虑消散些许:“但我这个,情况不太一样…”

  “还能有什么不一样?”黄少天摇头晃脑,语气玄之又玄,“人心是肉做的,不分男女老少,告白只是过程跟方法略有不同,最终目的都是敲开对方的心门。例如人看到小孩落水,都会想办法去救,这就是恻隐之心,人人皆有,乃共通法则,恋爱也是如此。”

  这完全是一段废话,还相当逻辑不通,苏沐秋猛翻白眼。

  黄少天不以为然,打铁趁热:“来来来,说说你对象是什么情况。”

  苏沐秋想了想,尽管怀疑可信度,可惜除了黄少天,眼下也没别人好问,于是省略部份细节,据实以告:“以前觉得他高冷难亲近,但还算可靠,令人钦佩。现在熟悉后,发现那些全是假像,实际上就是个给人找一堆麻烦,还非常欠揍的家伙。”

  “找麻烦?欠揍??你是喜欢这个人哪一点,赶紧说啊。”

  说到这件事,苏沐秋扭曲了脸:“我不知道。”

  “你不知道?我没听错吧?那你怎么突然意识到喜欢对方还打算告白啊?你整人?还是什么游戏玩输了??”

  “咳。”

  苏沐秋烧红了脸,支支吾吾,坐立难安,推说做了个梦。黄少天灵光一闪,猥琐地嘿嘿直笑,拿筷子去戳苏沐秋的手臂,用老大爷的口吻感叹小沐秋是个男人了,被苏沐秋一通狠揍,他垂死反抗间仍不忘八卦发展到哪一步。

  “牵过小手?亲过小嘴?那啥那啥没有啊?”

  “你说话能不能正经点。”苏沐秋黑线,心道别说手了,他连衣服底下都摸过──虽然只是小肚子。“他没有拒绝过我,让吃就吃,让睡就睡,相处嘛,算是很亲近吧…不过,也可能只是嫌麻烦,有个人替他忙前忙后,他乐的配合…”

  苏沐秋言谈间难得有些挫败,看着碗里被戳烂的面条和几片菜叶子:“…那个人在想什么,对我是什么感觉…我摸不透。”

 

  他一时陷入低沉,黄少天却敏锐地蹙起眉。

  让吃就吃?让睡就睡?谁有机会和苏沐秋产生这种互动??苏沐秋人际关系简单,答案昭然若揭,谜底却不该被掀开。黄少天心里对‘这个人’的身份有了猜测,一时只觉得当时察觉到的诡异亲密感竟然成真,也说不出心里什么感想。

  黄少天完全不晓得苏沐秋打哪来的自信,竟有余裕考虑告白这种事,在他看来那个人根本没有被苏沐秋攻略的可能,若苏沐秋非得一条路走到黑,还不如找一叶之秋试试。

  但这毕竟是苏沐秋的私事。

  他应该选择不说破,继续和苏沐秋一块装傻,有些事情知道的太清楚,反而不能像这样轻松讨论,嘻嘻哈哈的出主意…

 

  挣扎许久,黄少天忽然安静下来,表情淡淡,问了苏沐秋:“你想好了吗?”

  苏沐秋望着糊成一团的面条,仿佛沉浸在思绪中,没有听见。

  “你确定吗?”

  黄少天放下筷子,动也不动地盯着苏沐秋。

  后者盯着碗,好像那里头会开出朵花。他没有回答,沉默让人感受到了拒绝,黄少天决心看在往日情谊上问到苏沐秋想清楚为止,正要开口,就听见细若蚊蚋的回答。

 

  “…这样照顾他也没什么不好。”

 

  “老苏,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此时的黄少天相当沉的住气。要换平常,他大概就跳起来大呼小叫,问苏沐秋为啥想不开,让他想想,再想想。但他没有,因为从苏沐秋的反应来看,现在的情况完全不一样。

  “你真的想清楚了?这个决定,太草率了。”

  “…我不知道。”苏沐秋低语,说起那个人,他又是一个不知道。他主动说起别的事,“之前,我偶然看到他和其他人出去的照片,举止亲密,谈笑自若。我才惊觉,原来不是只有我知道真正的他是什么样的。”

 

  “即使表面上装逼装的高冷,总会有人发现他的好,他的温柔,他的可爱,也许明年,甚至明天,他会牵个人来我面前,笑着说‘沐秋啊,我和这个什么人在一起了’,发喜帖给我,甚至让我当伴郎,主持婚礼,在门口发喜糖。我不要,我不许,我不接受──”

 

  “靠,我才说一句你就演上了。”苏沐秋黑线,抽搐地在掐着嗓倾情演出的黄少天后脑勺上猛拍一下,后者当场把脸砸进碗里。

  黄少天在碗里咕噜咕噜地吐气泡,好一会才摸到纸巾擦干脸上的面汤,鄙视苏沐秋竟然不知道现在某国狗血剧就流行这种,难怪搭不上妹子,苦逼地搞基。

  不过,确实有件事黄少天说中了,那就是发喜糖的可能性…叶修已经28岁,而苏沐秋是叶修门下唯一一位学生,假如叶修忽然跟哪路野狐狸看对眼?或是素未谋面的叶父叶母做点什么?那么,这件事完全可能发生在不久后的将来。他可能还得坐在婚礼会场外帮忙登记红包。苏沐秋越想越凄惨,前路黯淡。

  “告白这事你有多少把握?”黄少天问。

  “呃……”苏沐秋表示算不出。

  “那你对象被别人拐走的可能性多高?”

  “这个……”年轻,多金,正教授,有房有车,综合以上,苏沐秋愁眉苦脸:“…很高。”

  黄少天猛一拍桌,吓了伤春悲秋中的苏沐秋一跳:“身为你的恋爱顾问,我只有一个建议给你!”

  “什么建议,你快说啊。”苏沐秋殷勤地往黄少天的碗里放肉。

 

  “就是今天,告白吧,苏沐秋!!”

  “我去!会不会太仓促了啊!!”

  苏沐秋扣紧桌边准备要掀,黄少天忙按回桌面,让他稍安勿躁,还有注意掀桌得赔钱。

  “不不不,老苏,你没搞清楚现在的问题。”黄少天摇手指,抽了张菜单在背面写写划划,“你看,你最大的困扰其实是:怕人跑了。你就该抢先告白,把人绑住,再考虑什么喜欢不喜欢知道不知道啊!要是确定真的喜欢,再来慢慢计划,如果处不来,也没有损失嘛!我看那人对你挺好,不管结果如何,之后多少都会顾虑一下你吧?这样,争取思考时间的目的就达到了。”

  “这…这能行吗?!”

  “有五成机会就要出手!”

  “你觉得有五成?”苏沐秋犹豫了。

  “不是成功就是失败,五成,妥妥的五成。”黄少天亮出一口白牙,翘起拇指。

  苏沐秋深觉这种计划得脑子进多少水才能想到,但哪里不对,他一时又说不出来,满脑子都是‘卧槽我今天要告白了?’,还有当时他在对孙翔手机里的照片发愣时,不晓得谁喊的‘近水楼台先得月,先抢先赢’。

  黄少天见他动摇,当机立断,忙喊事不宜迟,“正好是圣诞节,现在不告白,你要等到哪时候?!说不定明天就会有人带着圣诞树上门求娶了。”

  “圣诞树…”苏沐秋抽嘴角。

  “快快快,我们换个地方,准备任务道具。”黄少天催促苏沐秋付钱,随即扯着人,在大街上一路狂奔。

 

  毕竟成功也好,失败也罢,都是完成了这个念想。

 

 

  被黄少天扯着跑来跑去,晕头转向的苏沐秋问他到底要去哪,黄少天的回答异常积极:“告白你会想到什么?当然要买刷好感的利器,999朵红玫瑰啊!哎咱们折衷一下,买个99朵就好。”

  苏沐秋给跪了:“黄少天你以为这是游戏啊?!刷好感?红玫瑰告白?!”

  他脑补了一下这个画面,觉得相当恶俗。

  自称剑圣兼职情圣的黄少天:“啧啧啧,瞧你就是不常关注娱乐八卦,那个谁,这个谁,都是带着红玫瑰告白成功的。而且红玫瑰如果没用,为什么游戏里都爱用这个设定?不干脆用999朵小白花?999朵郁金香?999朵风信子?…”

  为阻止黄少天继续数下去,苏沐秋自暴自弃地接受这个说法。

 

  不管圣诞节和红玫瑰对告白副本的增益buff有多强,准备在这个特别日子亲身实践的人显然非常多,两人转了好几间店,白玫瑰、黄玫瑰、紫玫瑰甚至蓝玫瑰都有,就是红玫瑰卖到脱销。

  这反而让黄少天燃起莫名其妙的斗志,宣称非得买到大红玫瑰不可,有一点点粉色都不行。至于正主苏沐秋,他考虑去卖场找一束塑料玫瑰花,物美价廉,过后能扔资源回收爱护环境,真不行还可以强称对你的爱永不凋谢,很合算嘛。

  忙碌间,天上忽地飘下了雪花,气温骤降,两人冷的直打哆嗦。然而事已至此,中途放弃显然不符合他俩的处事哲学,愣是在刮风下雪的街道上转了两三个小时,终于找到一间小花店,因位置太偏僻难寻,剩下不少红玫瑰。

 

  看店的是位打零时工的漂亮姑娘,腿长腰细,笑起来有可爱的酒窝。那姑娘看起来非常喜欢花,当这两个人气喘吁吁地趴在柜台上,要求来一束红玫瑰时,她一边包装,一边唠叨怎么养护照料,还一路讲到了玫瑰花的温室栽培,送玫瑰花的典故。黄少天搭话搭的起劲,仗着自己长相年轻,甚至谎称以后上大学想钻研园艺,相当可耻。

  苏沐秋在一旁,完全没听那两个人的对话,捏着手机在窄小的店里打转,差点碰倒花盆,最后鼓起勇气,低头发了封短信:‘叶修,你在哪?等等会出去吗?’

  回复马上就来:‘不会,有点事在家。怎么了?’

  苏沐秋随意回了几句,确保叶老师不会临时出门后,果断搜索浪漫告白法,拿出高考进考场前半小时的气势,开始呕心沥血地背台词。



→ 25 (2) / 目录

评论(8)

热度(6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