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lof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 打赏需谨慎! 】】】
请量力而为!请考虑清楚!打赏并非必须。

【伞修】剑走偏锋26 (1) (网配paro)

← 25 (3)


  黄少天全神贯注,视线紧盯屏幕,手上劈哩啪啦地敲打着键盘。已经十二月底了,距离期末剩不了多少时间,一些觉悟比较高的学生早就开始复习或是准备论文,尽管已经是三更半夜,宿舍里像黄少天这样打算彻夜不眠的人倒是不少,偶尔还会踏出房间在走廊上散步,扭扭脖子转转肩膀之类的,搞得像是深夜有四肢扭曲的冤魂飘荡。

  又是细微的脚步声在经过门外,黄少天豆子掉地一样的密集键盘声停了一瞬,抓紧鼠标大力一划,戴上耳机大吼:“最前面那个谁谁谁!咱们不是说过这BOSS要打脑袋么你朝它的脚底板搔痒痒算什么事!旁边的治愈快退快退快退…啥?你说你顶的住?!你干嘛不上去跟BOSS肉搏啊这谁找来的奶他疯了吧快快拉回去!不退后我T了啊…真的要T了啊!”

  游戏里那只穿着时装的奶爸被剑客凶了一顿,黄少天语速太快了,导致奶爸话都没听清楚就直觉嘤了一声,黄少天心里咯登,操作者是小女生?!果然,被黄少天吼了的奶爸顿时BOSS也不刷,奶也不加了,抽抽搭搭的在频道里哭了起来,在她左一句对不起右一句不要踢我的时候,MT壮烈地倒了,残血的副T还在试图力挽狂澜,外围游走的枪炮师停下了,这是要读条大招?不,他开始殷勤地安慰治愈了…

  黄少天给气的,鼠标一抖,不小心切出游戏窗口外,一个只有孤零零的两行程序码的编程软件跳出挡住画面,黄少天忙把软件最小化,就这一两秒间,副T下去和MT作伴了,那枪炮跟治愈开始上演年度殉情大戏,嚎着“站我后面,妳快逃”“我不要我不走”,被BOSS一巴掌双双拍死。黄少天靠着椅背,哽咽地想早知道就不组野队,不如上蓝溪阁社团吼一声,看看有没有同区的,哪怕拉一队牧师打BOSS都好过现在……

  幼小的心灵受到重大打击,黄少天疯魔了,在接下来的好几个小时四处抢BOSS,把深夜党平静的练级时刻搅成一滩浑水,直到QQ的滴滴声响起才停手。

 

  【蓝溪阁】春易老:。

  夜雨声烦:?????

  【蓝溪阁】春易老:音

  夜雨声烦:!!!!!

 

  “靠!我全给忘了!”黄少天哀号,退出游戏打开剧本文档和录音软件一气呵成,往嘴里扔了喉糖清嗓,就开始录音。

  剧本是古风的,黄少天配各式各样的少侠跟大侠,斩过的邪教魔教不计其数,甚至获得圈内昵称‘剑圣’,经验不能更丰富,很快便顺利录了大半。然而太过顺利,他起了不祥的预感,果然几分钟后,门外忽然一阵动静,搞拆迁似的声响不断,薄薄的木门根本起不了隔音作用,看著录音软件里即使他没开口也跳的欢快的音频线条,黄少天明白,这份干音跟那只BOSS一样,都没法救了…

  “外面搞什么啊!不知道现在才六点吗!”黄少天碰地打开门,满脸怒容却在对上面无表情的人时全数收了回来:“苏,苏苏苏沐秋?”

  被喊到的人挑眉,嗯了一声,就转身继续忙活自己的事。

  这冷的堪比极地暴风雪,黄少天被无形的冰渣子刮了一脸,生存本能激活,蹬蹬几步退到门后,躲在门框边朝对门窥去。

 

  许久未曾有人光顾的宿舍房房门大敞,苏沐秋一身简单轻便的冬装,袖子卷到手肘上,拿着抹布与扫把正在清洁桌椅、地板上的积灰。门外墙根处放着硕大的行李袋、黑色提箱与装在纸袋里的书籍与零散物品,大衣被随手扔在这堆物品上头。

  黄少天就是再心直口快,也清楚这时候说“你这副被老婆赶出家门的模样是怎么回事”根本找削。

 

  显然,告白黄了。

  但这是要惨烈到什么程度,才会在告白不到24小时内马上被人扫地出门啊?!

 

  虽然黄少天本来就不看好他跟那个谁,甚至在心底深处冷静地想或许不在一起是件好事,可是买卖不成仁义在,没有LOVE也有师徒情谊吧?叶修看上去不是这么残酷的人,更别提黄少天本来还猜测,即使告白失败,那两个人也可能糊里糊涂地同居下去。

  因为黄少天不只一次亲眼看到他们俩的相处模式。

  例如前不久,在魏琛的课后,中午休息时间他正要赶去食堂抢位置,就和走进教室的叶老师打了个照面。对方只是点头,便与他擦肩而过,十分高冷,黄少天见怪不怪,然而后头的苏沐秋却问“你在外面等?冻僵了吧你”,一眼看出叶修不是不想打招呼,而是冻的不好说话。

  那瞬间苏沐秋一反平日从容成熟,像个与他年龄相符的小夥子叨叨絮絮,而黄少天眼里的叶老师同样反常,低头乖乖听训。

  如果只是这样,黄少天还不至于如此记忆犹新,接下来两人的互动却让氛围隐约变了味:叶修主动拿起苏沐秋的保温杯喝水,毫无芥蒂,说着“我等会跟老魏出去…喝茶,晚上不用等我”,而苏沐秋应声,答到“你也不知道多穿点,冷死算了”,便拿起自己的围巾,仔仔细细绕在叶修的脖颈上,而叶老师自然地抬头配合,仰着头方便苏沐秋动作。

  叶修自己看不到,站在两人身后的黄少天却是一清二楚,苏沐秋不晓得是顺手还是恶趣味发作,那条鲜红围巾绕过叶老师的颈项,打了个不明显的蝴蝶结。

  像是待拆包的礼物。

  而始作俑者的苏沐秋,看上去十分满意自己的杰作。

  黄少天毛骨悚然,还有点莫名眼疼,压低存在感快步离开。

  若不是苏沐秋明显对这份感情有超过界线的期待,黄少天完全不怀疑这对师徒还能融洽相处好几十年,无论苏沐秋攻博还是就业,无论叶修带了多少学生。

  所以苏沐秋这副看不出情况的死板脸,不能不让黄少天感到好奇,怀疑他像那些耽美剧里面一样当场把人办了,叶老师挂着满身狼狈吻痕扯紧被角,恼羞成怒大骂孽徒,从此恩断义绝。

  “老苏啊…那啥,我就问问当作参考啊,那束玫瑰对方还喜欢吗…?”

  “他很喜欢。”

  很喜欢?很喜欢那你还会被赶出来,黄少天追问:“你怎么确定他很喜欢?他说了?会不会是你搞错了啊。”

  “他吃完了。”

  什么叫做‘吃完了’???

  黄少天懵逼,想像叶修一推眼镜,冷淡地摘下花瓣,一口一口吃光那束玫瑰花……靠,这要是剧本,他都会问一句脑洞多大的编剧才能搞出来这种奇葩剧情,现在竟然在现实中上演?

  在黄少天死机的时候,苏沐秋闭口不语,一一将清洁用具归位,碰地甩上门板,徒留某人风中凌乱,站在走廊上吹着寒风瑟瑟发抖。

 

 

  大件物品和书籍衣物优先安置好,苏沐秋把背包和大衣随便一扔,拉开了椅子。

  一夜没睡,又在大清早踩着宿舍开门的第一时间把东西搬回来,忙录许久的苏沐秋一坐下,袭上脑海的却不是睡意,而是茫然。

  他清醒的很,否则倒想蒙头大睡。

  看着桌面上的台式电脑,苏沐秋疲倦的想,还好当时没有把这玩意儿搬过去,否则这一早上能不能搬完,还真难说。

 

  与黄少天所想的不同,昨晚他和叶修过的很融洽,或着说,与往常没有任何不同。对于他突如其来的吻,还有即将搬出去的告知,叶修仿佛全然不知,仍是苏沐秋煮什么他就吃什么,喝了鱼汤,嚼着饭菜,几块玫瑰饼吃的一干二净,看电视,玩手机,洗澡回房,正常吃饭睡觉,没心没肺到了极点。

  他未曾质问那个逾矩的吻,也没有出言让苏沐秋留下或赶人,这种视若无睹的反应,比什么都更能让人感觉到疏离。

  硬要说有什么不同,大概就是苏沐秋见他即使被吻也毫无动静,心头一时情绪交杂,唇齿分离时狠狠咬破了叶修的嘴角,导致他吃饭速度慢上不少,偶尔还会停下来舔着伤口低声抽气。

  倘若叶修有哪怕一星半点的反应,拒绝或承认一叶之秋的身份,苏沐秋都不会走得这么急切,但叶修的回答,却灭了他心底那簇名为侥幸的火苗。

  本来在圈子里,网上是一套,现实中又是另一套,这样的人不算少,楚河汉界,泾渭分明。一叶之秋就是个从来不提三次元信息的人,叶修也未曾把网上的事挂在嘴边,只是叶修私下与他相处的感觉,实在太过坦然、自在,就像他和一叶之秋那样。当然,现实中的叶修不会说‘你以为我躺好了,你就能行?’这种话──也许继续住下去总有一天会吧──但两者确实是同一个样貌。

  苏沐秋被日渐模糊的分界弄昏了头,从没想过叶修是不是那一类人。

  但看来,或许他是。

  一叶之秋是秋木苏可以调侃,可以亲亲热热的网络CP,君莫笑则是合作愉快,没有太多私人牵扯的夥伴。叶修的答案是什么,不言而喻。

  说不定他还要感谢叶修答得如此迂回,给他留下台阶,让两人日后相见不至于尴尬。

 

  “这就是结果。”苏沐秋笑了一声,在满室寂然中自语,“你想照顾他,他不一定愿意。”

 

  叶修从没说过希望他这么做、喜欢他那么做,回忆过往,皆是苏沐秋一厢情愿。

  用心至深的他,像个傻逼。

 

  一切都将退回本该所处的位置。

  就像那把不起眼的备份钥匙,最后也只能塞入信封,扔进三楼七室的信箱,不该属于他的终究带不走。

  尽管苏沐秋仍清晰地记着轻拍呕吐不止的叶修时,心底那声‘我愿意’,以及和一叶之秋深夜对戏的浑身燥热感。这些情绪并未有一分淡去,他仍会因为叶修的亲近而欣喜或怦然心跳,但此刻倦然下,苏沐秋质疑起它们究竟因何而起。

  从做家务抵房租公事公办,到看着叶修折腾自己不忍心,做了几顿饭就把照顾他当成责任往肩上扛?和一叶之秋对肉戏,气氛使然有了反应,做场大梦就把情欲躁动当做懵懂的喜欢?

  那是一份什么样的感情?亦或如黄少天所说,只是仓促的冲动?

 

  苏沐秋沉默,呆坐良久,才伸手打开电脑连上笔记本,有条不紊地进行资料备份,调出一份被其他老师退回修改的作业,喀嚓喀嚓敲着字,慢慢删减补充起来。

 

  那是什么早已不重要了。

  因为叶修拒绝了它。


=


本来想让沐秋在信封里放钱,但这样太绝了


突然想到玫瑰的下场,本来写的是扔垃圾桶,但修文的时候想到前几章叶神没注意到早餐就出门,有亲在楼下回复好可惜,于是玫瑰也不能可惜了,成了玫瑰饼



← 26 (2) / 目录


评论(43)

热度(6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