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lof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 打赏需谨慎! 】】】
请量力而为!请考虑清楚!打赏并非必须。

【伞修】剑走偏锋26 (2) (网配paro)

← 26 (1)


  早上八点,是绝大多数的教育工作者和学生最痛恨的时刻,身为时间调配相对自由的大学教授,魏琛本来没多大想法,但自从这学期被教务处暗算,分到一堂周二早八的课时,他便毅然投入了憎恨清晨的广大群众之一。

 

  魏琛瞌睡兮兮地沖了杯咖啡一口灌了,在办公室里找出上课用的资料,正要拖着脚步前往教学楼,就听见门外叩叩两声。

  “谁啊,这么早…”魏琛嘀咕,随即放大音量:“进来──卧槽啊?!”

  刚抬头,他就忍不住惊呼一声。

 

  开门进来的叶修拿着茶杯,服装衣着正常,一贯的装逼,就是脸色苍白如纸,眼下是镜片也遮不住的乌青,全身上下总结起来就两个字,疲倦,再加两个字,那就是疲倦欲死。

 

  叶修看着魏琛差点跳起来的模样,语气平淡:“早,老魏。”

  “我还以为大清早就见鬼,你有呼吸吗?!”魏琛抚平心中的惊吓,“叶修,你这是怎么回事?”

  “没什么,晚上没睡好。”

  “这样只是晚上没睡好?!”

  “熬了一晩,加上之后几个晚上没睡安稳,不算什么大事。”

  “熬夜?没睡安稳?你是干嘛去了。”魏琛奇到。

  对于他们来说,熬夜不是什么罕见事,魏琛在成为教授之前在外头上过班,有时软件搞不定,整个小组熬夜debug都常有。叶修是个教授不假,更多是教授里的工作狂,熬起夜来那股狠劲完全不输人,但魏琛从没看过叶修这副游魂样。

  “隔壁有人搬出去。”

  “深更半夜搬家吵得你睡不着?没去投诉噪音扰民啊。”

  “投诉什么?人已经尽量放轻音量了,我要不是…”叶修说到一半忽然噤声,喝了口凉掉的浓茶,“没事。”

  魏琛倒是疑惑,叶修住的那套小区他早年也去看过,质量相当好,隔音也是。一般情况下,要听到隔壁的动静大概得贴着门了,叶修那邻居吵的他在房里都睡不好,这还是‘对方已经放轻音量’…附近居然没有住户抗议?

  或许是有人抗议了,人才搬走了吧。

  想通其中关节,魏琛换了问题:“你邻居搬这么久,不能催他们快一点吗?”

  叶修摇头,“第二天清晨五点半就搬完了,我只是睡不着。”

  这时间点记的可真明确,魏称想,“怎么就睡不着了…唷,你是不是做贼心虚?来,跟老夫说说,你都做了哪些亏心事啊?”

  “睡不着就是睡不着,哪来这么多原因啊。”叶修捏着鼻梁,“老魏,十点那堂课你能不能帮我带一下?”

  叶修下午连堂,而且都是正课,得奋斗到五六点。魏琛看他这副德性,要是真的从十点开始上课,今晚就能就地掩埋了,也不啰嗦,直接答应下来,让人之后请他吃饭偿还。

  见叶修点头,留下备课资料便起身折返办公室,魏琛哎了一句,从抽屉中拿出某样东西,扔给了叶修。后者接住,低头一看,是速溶咖啡,看牌子还是进口的,在这类产品里算是高价位。

  “非常提神,我看你下午需要。”

  “这个…”叶修语气一顿,“我现在很少喝咖啡。”

  “总比上课上到一半睡着好,你别扛不住给咱们计算机院丢脸了。”魏琛举起空杯,转身在小热水瓶接水,一边嘀咕,“对了,可别说是我给你的啊,要是你家那小子又说什么偷吃的,我可受不了…”

  指尖在包装外摩娑,叶修只是道了谢,把东西扔进口袋,晃悠悠地走了。

 

 

  在办公室勉强休息一会,叶修就醒来紧锣密鼓地整理起资料,翻看以前写下的笔记,为下一年度的几个新课题作准备。专心的时候没察觉时间流逝,一回神,竟然就到了中午,他放下笔,正犹豫要不要去一趟食堂,门却忽然被轻轻敲响。

  这敲门声又轻又小,跟幻觉似的,偏偏就被叶修注意到了。

  他的呼吸滞了一瞬,望向门板。

  规律的敲门声再度响起,叶修起身时甚至没意识到自己不小心带倒了桌面上的东西,纸张哗啦啦散开铺了满地,他只顾着握紧门把,开门。

  这门开的太突然了,门外的人僵住,维持着正要抬手敲门的动作,怀里抱着一叠东西,傻呼呼地看着叶修。

  叶修松开门把,靠在门框边上,垂眼轻轻点头:“小高同学。”

  “啊…叶、叶老师午安。”高英杰不自觉端正站姿,差点没像领导接见一样行礼。

  叶修应了声,“来找我?有问题要问?”

  “是的。”高英杰点头,想起手里的东西:“还有,我来交班上的作业给您,已经收齐了…”

  “嗯?你来交作业?”

  高英杰举起那叠纸张,证明自己所言非假,叶修疑惑的却是另一件事。

  “你们的作业不是…苏沐秋负责收来吗?”

  闻言,高英杰一下就反应过来了。

  一直以来,他们的作业都是由助教苏沐秋负责收齐了转交给叶修,这回本来也是如此,但因为他们班之前考试不及格太多,今早临时加课,苏沐秋讲完题之后就被临时抱佛脚的人缠着脱不开身,正好高英杰要来找叶老师,便主动提出帮忙苏沐秋送作业过来。

  担心叶老师误会苏沐秋偷懒,高英杰连忙解释:“那个,这是有原因的…”

  “哦?”

  “是因为苏学长没空,他…”

  “我知道。他昨天也是最后一个到教室,第一个离开的。”叶修淡漠地打断高英杰的说明,返身回到座位旁,“谢谢,你找个位置放下就好。”

  高英杰跟在叶修身后进了办公室,随即被里头一团混乱的景象吓了一跳。看到叶修一声不响地弯腰捡拾地上的纸张,高英杰赶紧把作业小心放在桌面上,一块收拾东西。

 

  一室沉默,只剩下收拾纸张的沙沙声响。

  两人无语的几分钟后,高英杰的脸上就带出了些紧张。

 

  高英杰在编程方面天赋不错,本人也相当勤奋,时常会问叶修一些不懂的地方,叶修对此甚感欣慰,对高英杰的态度比较亲近,两人私下的关系就算不能说一句忘年交,也比其他一听见叶修就反射性打寒颤的同学强太多了。

  本来高英杰是不怕‘孤身一人进入叶大BOSS的老巢’,但此刻办公室里的气氛太压抑,让人尴尬起来。高英杰试着主动搭话,好半天才鼓足勇气起了开头:“老师…您在等快递吗?”

  “什么快递?”叶修茫然,实在是这个问题来的奇怪。

  “啊…说错了吗?对不起。”高英杰脸红,“只是开门时候,老师看起来像是在等快递,有点着急的样子。”

  “是吗?”

  高英杰观察敏锐,回忆一会,肯定地点头。

  叶修的动作停住,只是摇摇头,说了句:“午休不长,抓紧时间吧。”

  由于他弯腰捡东西,黑色的刘海落下,遮住了表情,隐约露出的半张脸平淡自若,但高英杰却无法从叶修身上感觉到任何情绪。

  将资料递回给叶修,高英杰拿出笔记本翻开,问了几个课业上碰见的难题,叶修回答详尽,一来一往,短暂的午休很快便结束了。

  高英杰发现已经到上课时间还有些惊讶,语气担忧:“对不起,没想到打扰这么久…我耽误老师您吃饭了吗?”

  “我吃过了。”

  高英杰松了口气,叶修勾着嘴角,微不可查地揉了下胃。

  两人离开办公室,一路上仍在讨论著题目,直到进入教学楼,才分头往各自的教室前进。

  就在低头讨论的两人关上门,踏进电梯下楼时,苏沐秋正巧匆匆地踏上最后一阶阶梯,从一旁的楼梯间转了出来。

  他抬头望向叶修办公室的方向,像是猛然间想起什么,原先急促的脚步顿住了,挣扎片刻,才抬步前进,来到熟悉的门前。

  苏沐秋抿紧唇,肌肉紧绷,小心地推开了办公室门。

  门没锁。

  自从苏沐秋三不五时替他送忘了拿的午饭过来,中午时段叶老师总是不会锁门--像是两人独有的默契。

  但里头空无一人。

  …他在期待什么啊。

  苏沐秋笑出声,神情复杂。

  没有了他,叶修干嘛守在办公室?这个时候,他早就去食堂了吧。

  轻啧一声后,苏沐秋转过身,慢吞吞地转往图书馆,至于手里尚还温热的两份午饭,他漫不经心地塞给了路过的方锐,而后者被他难看的脸色吓的食欲全无。

 

 

  冬季天色暗的早,叶修结束课程后,外头已是一片昏黑。他去了趟办公室,把一些能带走处理的工作放进包里,最后才回了家。

  打开门后,他开了灯,没有急着进去,而是静静地环顾本该住惯的房子。

  尽管对方收拾过了,毕竟搬的仓促,有许多曾有两个人在此共同生活的痕迹留下。窗旁放置的小摆饰,与沙发格格不入的几只卡通抱枕,玄关地上成对的两双拖鞋…干净的书房里,整齐地叠着一套被褥。

  叶修扭头,摸了摸饥肠辘辘的胃,把大衣和公文包随便扔到一旁,赤着脚转进厨房。

  翻箱倒柜片刻,又无奈地叹了口气。

  他找不到泡面被收在哪了。

  跟在自己家的厨房迷路一样,叶修茫然地绕了几圈,把所有厨柜通通打开,好不容易在一堆铁锅盆子之类的杂物后方,找到被藏在角落的泡面。看着陪伴他不知多少岁月的红烧牛肉和香菇炖鸡,叶修忽地起了买本食谱改善伙食的冲动,然而再快那也是明天之后的事,眼下只得先凑合。

  等待热水烧开的同时,他终于确定屋里没有酸菜没有肠,想着加颗蛋也行,叶修拉开冰箱门,却当场怔在原地。

 

  当三楼七室里有另一个人住着时,冰箱里总是塞满了各式食材,新鲜的菜肉鱼蛋强势入主,害的罐装咖啡毫无立足之地,被彻底赶出冰箱。叶修依稀记得,尽管数天前冰箱里的东西所剩不多,周六晚上还有人煮了满满一桌菜,但半把青菜几颗蛋应该还是有的。

 

  然而现在,那些食材全都没了。

  冰箱里头,放着几只填满饭菜的饭盒。

 

  饭盒里的菜色都很普通,但荤素搭配得宜,没有重复的菜式,哪怕是鸡肉,也分成水煮和糖醋,丰盛的配菜底下铺着一层白米饭。而这些菜色在周六晚上,都没有出现过,显然是后来用剩余材料做的。

  难怪苏沐秋不过那点行李,却忙碌了一整夜。

  热水煮开了,面也拆好了,调料都放了,叶修把饭盒放在桌面上,却失去了所有胃口。微波炉就在两步开外,上头有张便条,详细写着什么东西要微波多久,这是苏沐秋搬进来不久后贴上的,叶修仍记得,那道他听了许多年的明亮嗓音嘱咐着:‘照着上面写的做就好,炒饭你竟然微波10分钟,要是我没发现房子都要烧了…’

  后来苏沐秋把那份微波太久的炒饭倒了,卷起袖子亲自给他炒了一盘。

  那时苏沐秋还不太熟悉叶修家的厨房,自己也没有先尝过,自然不知道那盘炒饭盐和糖弄混,米饭干巴巴的,还有点焦,因为叶修吃得一干二净,笑眯眯地告诉他:‘谢谢你的炒饭啊,我很喜欢。’

 

  在亮堂的灯光下,叶修坐在那,盯着那份饭盒,毫无动静,宛如泥塑一般,黑眸平静无波,微微弯下的背脊却暴露了什么。

  他喜欢的从来不是饭菜。

  但苏沐秋已经毫无留恋地离开了。

  无论什么情绪,他都该亲自掰碎了咽回心底,不再提起,这是他早已决定好的事。然而此时,望着放置多时的冰冷饭盒,连日来体力大幅透支的脑袋再不能维持理智,他恍惚间,疲惫而困惑地长长吐了口气。

   

  叶修扔开眼镜,伸手在脸上揉了一把,抹去所有表情。他平淡地起身,把苏沐秋留下的饭盒送进微波炉,只是在看着冰冷的饭菜一点一点温热起来时,忍不住自嘲地轻笑一声。

  “…搞砸了啊。”



→ 26 (3) / 目录

评论(46)

热度(6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