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lof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 打赏需谨慎! 】】】
请量力而为!请考虑清楚!打赏并非必须。

【伞修】剑走偏锋26 (3) (网配paro)

← 26 (2)


  黄少天本来以为,对门的苏沐秋回来了,经历重大情伤后很可能会闷闷不乐,整日闭门不出,没想到苏沐秋的动向竟然比以前更难寻,一会在图书馆玩命写论文,一会又在教室里给学弟妹们解惑,忙的跟小陀螺似的。要说他拿忙碌来分散注意力嘛,又不太像,因为他还是准时回宿舍,玩玩电脑看看微博,正常的要命…

 

  夥同方锐暗中观察了整整一周,两人都有些摸不透苏沐秋这是个什么状态。躲在墙角眉来眼去一番,交换了无数信息,最后方锐郑重地举起手机,指了指时间,黄少天点头,大步走向苏沐秋的宿舍门,碰碰碰一阵猛拍后,黄少天大喊“别动!我是警察!”,便一脚踹开了门。

  门被踢的撞上了墙,发出巨大声响,黄少天跳进房內,像模像样地作了个掏枪瞄准的姿势,后头的方锐在傻眼后,立刻跑了过来,却不是拽走黄少天,而是高呼“黄少!我帮你看着背后!”,同样比出持枪手势,和前者背靠背,贼头贼脑地打量四周。

  摊在电脑前埋头搞编程的苏沐秋只是抬了抬眼皮,没啥兴致看那两个家伙耍宝,淡淡的扔下一句:“踢脏了我的门,记得擦干净。”

  黄少天一看门,惊觉刚才那脚踢的重了,门上清晰地留下漆黑鞋印,擦起来估计得花不少时间,眼珠一转,全当没听见,继续演他的:“双手举高,苏沐秋,你被逮捕了。”

  苏沐秋本来不想理会,奈和黄少天夸张地比划几个莫名其妙的手势后,他和方锐两人竟就地向前一滚,一个躲在门旁一个缩在床角,开始满屋子找掩护,缓慢逼近。

  真是烦人。

  按下保存之后,苏沐秋扔开鼠标,转过椅子,冷酷地盯着他们,双方僵持不下,这时苏沐秋忽然眯起眼,冷声低喝:“放肆!谁准你们擅闯金銮殿!”

  别说,他不愧是玩网配多年,这气势十分到位,不只玩得起劲的两人,门外路过的都被唬得一愣,一脸懵逼地望着房里坐姿霸气的苏沐秋以及佯作跪地拜服的两人,抓着水杯,不知道该不该跟着跪下高呼吾皇万岁。

 

  几人玩归玩,倒是半点不耽误其他事,黄少天玩够了,起身就问:“老苏今天是啥日子你知道吗?我猜你不知道,是今年最后一天啊!年末这多重要的日子,看看你在干嘛,居然是写作业!这像话吗?”

  “不写作业要干嘛,像你们一样闲着搞事?”苏沐秋没有解释自己不是在写作业,能写的作业和论文他早就写了大半,现在是研究兴趣的。

  但苏沐秋这句话,反而坐实了他俩对他情感生变后脑子不正常的猜测,顿时看他那张略显低沉的表情,都成了郁郁寡欢、生无可恋,目光不禁饱含怜悯,让苏沐秋莫名其妙之余起了身鸡皮疙瘩。

  “苏大大,我和黄少还有几个人约了别校的朋友,今晚准备出去跨年,您老去不?”方锐凑过来问。

  “都有谁?”苏沐秋满脸没趣,又继续写他的代码,勉强搭了话。

  “就是隔壁房那个谁,这个谁,还有某某校的…”

  方锐吧啦吧啦报了一串名字,苏沐秋分出一点心神去听,前几个还好,都是彼此认识的在读研究生,但后面越来越怪,一听就晓得是女生,这不是要联谊的节奏吗? 

  再一看那两人的装扮,尽管滚了一圈衣服有些皱了,但确实比平日正经不少,黄少天多配了条腕带,看起来轻松不失活力,至于方锐,好嘛,直接装成正经八百的学霸,那一身装逼气息,有什么打算不言而喻。

  “大家都是过农历春节的,1月1日你们跨什么年,不安好心…”苏沐秋懒洋洋的吐槽,说话神态有那么点像某人。

  黄少天看着苏沐秋问:“那你是去还是不去啊?咱们勉为其难的问你一声你还嫌弃了,啧啧啧,挑三拣四的你以为你是…”

  苏沐秋摆手,补充:“…何况我一点都不想出去,更不想跟你们跨年。”

  没想到,听到这句话后,眼巴巴地溜过来约苏沐秋却惨遭拒绝的两人反而相视一笑,露出奸计得逞的表情。

  “哎呀就知道你会这么说!等你这句话!”

  “其实我们帮你报名了其他活动,苏大大。”

  苏沐秋皱眉,“什么…”

  黄少天夺过鼠标,喀嚓喀嚓操作着,三两下找出一个页面,让苏沐秋自己去看,“就是这个,晚上九点开始,苏沐秋你记得准时到场啊!九点!九点你记住了吧。”

  苏沐秋不耐烦地重复好好好九点,这才看向屏幕。

 

  页面上是一条有数千转发的微博,由【烟雨楼官方】发布。内文只有一张宣传图,设计风格近似春联,红底黑字,泼墨写意的书法构成标题:烟雨楼元旦晚会。

  内容提到,恰逢烟雨楼成立数年,特意举办了特色晚会,邀请曾与烟雨楼合作的CV们参加,晚会环节包含唱歌、即兴配剧、趣味问答、对联题词等等,都是预先分配好的,但粉丝要到当天才知道CV们负责什么。当然,也欢迎CV临时报名参与其他项目。时间从12月31日晚九点开始,一直到跨年。

  下头写着的参与CV足足有几十位,不过多数是烟雨楼家养CV以及小粉红小透明,于是CV秋木苏就相当惹眼了,这几个字还特意加上了细碎星光一样的特效。除了秋木苏以外,几个靠后的神级CV以及神神秘密的特别嘉宾都有带这种特效。

 

  但是活动CV本人没有报名也能做数?万一有粉丝把大漠孤烟、一枪穿云等大神全数报上去,却没有人来不就尴尬了。

  不等苏沐秋询问,方锐主动举手回答:“是我代为报名的,毕竟我们同社团嘛…分配到的项目是唱歌,会从烟雨楼出品的曲子里,随机抽选你唱过的……”

  方锐还想说明,黄少天的手机却响了起来,接通之后,三人都听见另一头的人叫黄少天和方锐快点下楼,否则就不等他们了,先去接其他姑娘。

  黄少天咧出笑:“哎呦得走了,明天是周日,咱哥俩晚上要过夜生活就不回来了啊,苏小盆友你记得关紧门窗准时刷牙睡觉哈哈哈…”

  两人伸手在苏沐秋头上胡乱揉了一把,不等人发作就窜出房外,方锐还回头,嘴里喊着‘小的们告退’并把门带上,看的苏沐秋十分窝火。

 

  可惜,尽管这一串动作令人恼怒,但不可否认他们的本意是让苏沐秋散散心,不希望他一个人在这里不痛快地过这个元旦,要骂他们多管闲事…倒没这么严重。

  这个元旦,本来他应该跟叶修挤在一张沙发里,看电视吃橘子悠闲渡过吧…?这时候,叶修在做什么呢?魏老师拉他出去胡吃海喝?或着也出去联谊了?

  苏沐秋摇摇头,不再去想。

  “唱歌啊…唱就唱吧…烟雨楼…我唱过哪些歌?”

  不过…怎么觉得似乎很久之前就想办歌会?他摸摸下巴,把号悄悄挂进烟雨楼的YY,便仔细整理起伴奏。

 

 

 

  距晚间九点还差十分,唯一在麦上的烟雨楼官方号开始播放一首古风配乐,悦耳的丝竹声不断,这时频道里已经涌入数千人了,叽叽喳喳地问好聊八卦,刷频刷的飞快,苏沐秋的网卡的相当销魂,每秒一跳,整个文字频道都是好几十行过去,幸好黄少天不在,少了个抢流量的人,勉强能负荷。准点,烟雨楼的主持烟雨苍苍开麦问好,说了段开场白,音色普通,满大街都能碰到,这小子不是CV,只是被推出来当主持。

  听众里姑娘占绝大多数,她们也不挑剔,一听烟雨苍苍是个男的,就拼命刷频调戏,针对他的攻受议论纷纷,烟雨苍苍吐槽她们闲得蛋疼,得到姑娘们排山倒海的一句‘无蛋可疼’,闹的他发了一串抓狂表情。

  期间,节目流程被staff挂上公告,烟雨苍苍提醒到场的CV们记得找人报到,苏沐秋敲开负责确认的人说了一声,便继续披着马甲隐藏在众人之间。

  他的出场大约在十一点半左右,前后几位都是颇有名气的CV,在那之后就是跨年倒数,看来是被拿来当压轴了。

 

  苏沐秋没有多少心情凑热闹,于是挂着YY,像听广播似的听烟雨苍苍介绍CV,听其他CV偶尔唱歌偶尔玩闹,手头上还是写着编程,哪怕写着写着,他心底都有几分说不清自己为何如此拼命。

  将近晚十一点时,烟雨苍苍结束和CV风尘潇洒令人啼笑皆非的对联题词,这家伙来自飞云广播社,接过的剧不多,大红的基本没有,但孤高冷傲的大神派头倒是摆得很足,对主持人爱理不理,相当破坏气氛,让烟雨苍苍很是无语,只好匆匆把人请下台。

  “下一位是本次晚会的特别嘉宾。”烟雨苍苍语气中透出一点好奇,“咱们的staff团队死也不肯透露嘉宾身分,说是惊喜,所以我也不晓得是谁。你们觉得是?”

  众人:大漠孤烟!!石不转!!

  脑残粉刷起完全不可能来的人,好像呼声高一点,大神们就会从天而降莅临现场。也有比较冷静的粉丝思考过,刷了可能性高的CV:夜雨声烦!百花缭乱!

  “夜雨声烦倒是很有可能。”烟雨苍苍附和,毕竟该CV性格活泼,也不介意串个场,这都是众所皆知的事,“听说嘉宾已经准备好了,啊,他们把名字发给我了,呃,我看看……”

  几下细微的鼠标喀嚓声后,烟雨苍苍突然靠了一声:“连这都能找到???”

  到底是谁啊?!粉丝们心焦,祈祷是自家大神。

  烟雨苍苍:“特别嘉宾--CV一叶之秋………”

  苏沐秋怔愣,心一下子吊到嗓子眼。

 

  一叶之秋?怎么可能?!那个从不参加这种活动的一叶之秋???有粉丝反应快,马上自认看破真相,刷了一句:我知道!因为他老攻秋木苏也来了!

  其余人等:哦哦哦哦…

 

  “……因故不克参加,所以邀请了另一位CV…”烟雨苍苍狠狠无语了一下,幕后在搞啥?不能学学小金人颁奖直接发一句特别嘉宾某某某吗,说什么前因后果,搞得像他故意大喘气闹粉丝。

  “让我们欢迎特别嘉宾,CV战斗格式。”他最后只是这么说。

  战斗格式被提到麦上,他显然听见粉丝被涮的全过程,问好过后,认真地对粉丝致歉:“这次由我换人,请多包涵。”

  烟雨苍苍奇道:“怎么会从一叶之秋换成你?这是怎么联系的?”

  “邀请我的人说一叶之秋没有回复,可能是没看到,于是从跟一叶之秋关系比较近的CV里问是不是有人能参与。”战斗格式仔细解释。

  “那么你跟一叶之秋大神的关系应该很不错了?”

  战斗格式嗯了一声,“他是我老师。”

  屏幕前,苏沐秋几乎捏碎鼠标,神情莫测。

  不,他是我的老师。

  战斗格式的回答出人意料,烟雨苍苍惊讶,有种捡到大八卦的感觉:“哎?你的意思是三次元吗?一叶大神的职业是老师??”

  “是指网配的方面。”战斗格式的语气一直很沉稳、真诚,“我入圈之后,老师私下提供我许多指点,我很感激老师。”

  “哎…”烟雨苍苍应了一声,他不是无话可说,而是忙着看万马奔腾似地狂刷起来的文字频道。在战斗格式登场之前,尽管YY房里有几千人,但刷屏的不多,好像那么多人只是来挂着号而已,现在刷屏的人一下子爆涨几十倍,他眼睛快跟不上了。

  其实房里的粉丝都有在听的,他们大多是冲着后面几位紫红CV而来,前面就不太回应,像苏沐秋那样切出窗口忙别的事。战斗格式算是中游CV,虽小有名气也不至于让众人这么疯狂,然而听这把正气凛然的干净少年音一板一眼地喊着老师,众人马上被戳中萌点,师生play啊!!活着的师生设定!!再脑补一下战斗格式惯接的古风背景,自在肆意的大神师尊跟严谨稳当小徒弟,简直不能好了啊!

  苏沐秋同样被戳中,却是被戳成筛子,心口处处漏风--他才是叶修的学生!正牌的,纯的,比24K金更真。

  但他的老师不要他。

  他无意识收紧手,在掌心留下好几个弦月状的印子。

  “如果一叶之秋真的是老师,你想当他的学生吗?”烟雨苍苍问。

  这句提问不是他自己八卦,而是底下刷频刷出来的,他就是顺水推舟问了问。战斗格式也看到了,他行事作风认真,但也是混网配的,此时笑了一下,配合地说:“一叶师尊,永远是弟子心里最敬重的。”

  一!叶!师!尊!粉丝嗷嗷刷起,不少人嫌事不够大,非得拿这句玩笑话呼喊不晓得在不在房里的秋木苏,问他面对年轻后辈的挑战书,他有什么感想。秋木苏没有出现,众人刷了一会就恢复秩序,烟雨苍苍把话题转到这一轮的即兴配剧环节,随机拉了几个粉丝上来和战斗格式配个小段子,过一把当CV的干瘾,战斗格式就在开开心心的氛围中完成环节下麦。

 

  好几人过去了,苏沐秋不知道自己发了多久的呆,直到被人小窗敲响,提示他可以上麦准备,才意识到之前不断敲打键盘的手指早已停下。

  他把名称改为秋木苏,管理便立刻给他上了黄马,几乎同一时间,频道里就有人眼尖地发了句‘!!!秋木苏大神!!!’,接下来,就是连续刷了好几十行的‘恭迎秋木苏大大’,除了伞下的秋木苏粉和跟风排队形的,竟也有不少的一叶之秋粉跟着撒花喊欢迎。

  “也对,毕竟是……CP。”苏沐秋勾了下嘴角,却发现怎么也笑不出来,索性面无表情,反正这里也没人清楚他究竟笑不笑。

  麦上本来还有另外两位CV,正在和主持玩问答,已经接近尾声,现在看粉丝这疯狂这架式,干脆地笑了一下,直接把位置让给秋木苏。

  “急什么,看到秋木苏,一个个都疯了…”烟雨苍苍感慨,把秋木苏拉上麦。

  “晚上好。”秋木苏顿了一下,突然说到:“其实,一叶之秋是我的老师。”

  粉丝们笑成一片,都在说木苏大大吃醋了,已经是CP还要抢师徒关系,还能不能更霸道。

  “能啊。”秋木苏语气淡然:“我比你们想像中的贪婪多了。”

  大神!攻气满出来了啊!秋木苏粉一阵跪舔,其他人则是感慨好久没见官方发糖,这阵子秋木苏跟一叶之秋的互动不如以往密集,还以为又是一次CP好聚好散的前兆。

  苏沐秋看到好聚好散这四个字,心尖彷佛被刺了一下,目光沉郁,对着麦说话的口吻却故作委屈:“你们都在打探一叶的事,是打算抢我CP吗?趁虚而入都是坏人。”

  众人笑:秋木苏大大恶意卖萌!!

  “怎么会是恶意?我卖萌卖的光明正大啊!还是说,你们不喜欢?”

  怎么可能不喜欢,底下撒花洒疯了,简直成了一片花海。秋木苏与粉丝互动几句,就把场面交给被冷落的主持。

  “好了,让我来揭晓你们秋木苏大神今天负责什么?”烟雨苍苍吊了一会胃口,才宣布:“秋木苏是──唱歌!”

 

  伞下の穿山鼠:唱歌???

  一叶之墨染:我还以为是问答…桑心

  离人不离:秋木苏有唱过烟雨楼的歌吗?

  伞下の怀君属秋夜:啊!我知道啦!!星星眼!!

  伞下の秋日、君:啊啊啊嗷嗷嗷!

 

  烟雨苍苍:“本来唱歌应该是随机抽选曲目,但是秋木苏大神只有唱过一首,正巧是我们烟雨楼大当家风城烟雨几年前写的曲子,是一部广播剧的剧情歌兼片尾…”

  频道中一片茫然,网配圈人来人往的,出剧时间又长,大部份人玩个一两年就渐渐淡了,虽然在场的老粉不是没有,但能猜到的人真是不多。

  至于少数几个昵称带伞下的姑娘,显然知道谜底,但她们高兴的要死,忙着一连串嗷嗷嗷嗷,人话都不会说了,根本没想到要解答。

  于是烟雨苍苍按照其他人发给他的介绍,继续说到:“这部广播剧,叫做《千机》。”

  秋木苏补充:“《千机》是我的出道作。”

  “看来在场很多人没听过吧!今天晚上,秋木苏大神会为我们带来《千机》的歌曲──”烟雨苍苍看了一下歌名,“落差。”

 

  尽管苏沐秋早就料到很有可能点到这首歌,看着文件夹里的伴奏,仍是有些复杂起来。

  千机不只是他的出道作,同时,这也是后期君莫笑和CV秋木苏不为人知的起点。

  当年他还是高三,正逢考试和打工压力最大的时期,除了因缘际会之下开始听剧之外,根本没有其他休闲娱乐。这是他的第一部剧,配音差的不能直视,此间种种暂且不提,广播剧发布之后他兴冲冲听了,没有多少想法,却独独对只有一句台词的私塾老师留下印象。

  然而,参与CV中,没有写出这个角色。他去问过策划之后,对方回答因为一点错漏,这个角色并没有找CV。

  于是当时的苏沐秋,便把那道声音,与‘后期:君莫笑’几个字,一起记在脑海中,但很快便被各式各样的英语单词、数学公式给挤到角落。

 

  直到上了大学,课堂上,那位被传的神乎其神的教授,双手插在口袋里,夹著书本,平平淡淡地望过来,说了句“我是叶修”。

 

  苏沐秋闭了闭眼,点开伴奏,略显感伤的音乐流淌而出,他没有用任何技巧,只是以本音低声唱了起来。

  “伞尖浮空的划动

   勾勒年少无畏的梦

   人生漫长有时也匆匆

   想要将差距抹平

   已经是再无可能…”

 

  他虽然唱着歌,脑子里却在思考别的事。

  他跟叶修,一个是享誉盛名的教授,一个是名不见经传的学生。

  两人之间的差距何其巨大,更别提都是同性。

 

  “我看见绚烂之中你的笑容

   …

   并肩的梦 化为 虚空…”

 

  苏沐秋屡次问自己,他为什么被拒绝。

  实际上,他到底凭什么觉得叶修会接受?除了有勇无谋的冲动告白,他还做了什么?有哪一点值得信任?

 

  “曾约定要并肩站在荣耀巅峰

   如今却只剩一人独享光荣

   那人那梦 都已 成空…”

 

  顺着歌词,他想起千机的剧情。

  当时苏沐秋只是担任一位重要配角的CV,但很认真的看了全文。剧中的攻和受,最后没有在一起。关键时刻,他们都保持了沉默,终究天各一方,再不相见。

  继续保持现状,这也会是他和叶修的结局吧…

  会有别的人,取代自己,来到叶修身边,说着叶修是他的老师,他的…对象。

 

  秋木苏唱的倾情投入,频道里哭成一片,偏偏唱歌的人在伴奏结束后又久久不发一语,让粉丝们慌忙问着秋木苏大神是不是遭遇情伤,绿云罩顶还是怎么了,甚至把这段沉默解读成在屏幕前黯然失神,粉丝们想像秋木苏眼眶含泪,都要被自己脑补虐的心碎成了渣。

  “咳咳,秋木苏大神,是不是网卡了啊?掉线?”烟雨苍苍出声,“我们可以等你一会,你检查一下线有没有接好?”

  这段话明显是给秋木苏一点整理情绪的时间,苏沐秋回神,按下F2:“没事。”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烟雨苍苍听秋木苏语气正常,转而问到:“木苏大神这一曲简直太催泪了,真情流露!是对歌曲产生共鸣么?”

  “嗯。”秋木苏低声说着:“刚刚失恋。被拒绝了。”

  什么?!!秋木苏一句话炸晕整片人,CP粉眼前一黑,天愁地惨日月无光,差点不能活了。

  不过二次元再怎么闹腾都不能干涉CV的现实生活,粉丝们还是有这个理智的,只是默默淌泪,然而极少部分狂热一叶粉不干了,当场崩溃:秋木苏你个渣!!你还记得被你玩玩就扔的wuli叶叶吗!!!

  没想到秋木苏下一句话峰回路转:“记得。”

  “我知道,他就是一叶之秋。”

  这句话信息量略大啊!换成秋木苏的粉丝坐不住了:等等!wuli秋秋,你是说一叶之秋那家伙胆敢拒绝你的告白吗?!!

  一场元旦晚会霎时腥风血雨,苏粉叶粉情绪激动,马上左手联系基友助阵右手回复猛喷敌方,撕逼撕的头破血流。单纯来听节目的人连忙让他们冷静,可惜自家大神受委屈,粉丝哪有不战的道理,再加上一小部份纯粹乱入,场面乱的不得了。

  烟雨苍苍晓得,这时候与其镇压粉丝不如安抚秋木苏,再让大神安抚他家粉丝,于是赶紧问到:“大神,感情的事太难说了,说不定只是误会?他亲口说不了吗?”

  “有什么误会?我向他告白,他拒……”

 

  等一下。

  说起来…他告白了吗?

 

  苏沐秋脑袋一晕,冷汗涔涔地回忆着,他当时说了什么?除了质问叶修是不是一叶之秋,他有说哪怕一句我喜欢你请跟我交往…之类的…吗?

  好像…没有啊!

  因为他跟叶修的默契太好了,所以苏沐秋一直理所当然地以为叶老师懂他的意思,所以那个回答就是婉拒…

  …难道,不是吗?

  烟雨苍苍以为自己说错话,戳中对方伤心往事,忙又转了口风:“呃…大神别气馁,放弃这个下一个会更好…”

  这是几个意思?!本来又喜又悲地消化着‘秋木苏对一叶之秋告白,后者拒绝’这条消息的双秋CP粉也爆气了,烟雨苍苍只顾着安慰秋木苏,反而不小心引来新争端。

  他正焦头烂额,却听秋木苏忽然说到:“我不会放弃的。”

  “什么?”

  “就算被拒绝…我也不会放弃。”秋木苏深呼吸:“不会有下一个了。他也是,我也是。”

 

  苏沐秋想起许久以前,他曾对一叶之秋说过的话。直到现在,尽管情况变了,他的想法却不曾改变。*

  他们是彼此最好的答案。

  苏沐秋不觉得这是鲁莽的冲动。

 

  “啥?”

  烟雨苍苍呆住,掐个不停的粉丝们也愣了。

  “那人那梦都已成空?这种结果我怎么会接受。”苏沐秋也不管别人听懂没有,迳自说了下去:“我这么好,他干嘛找别人将就。”

  他这么好,我哪里找的到人将就。

  “我老师没教过我‘放弃’这两个字怎么写。”

  与其日后追悔莫及,不如现在奋力争取。

  此时远远未到需要放弃的时刻。

 

  秋木苏一句自信爆棚的“除我以外都是将就”让粉丝们忘记掐架,只顾着捧心晕眩发微博了,不愧是圈名带苏的大神啊!原来秋木是本体,苏是形容吗??

  这时,频道里有人傻楞楞地刷了一句‘fàng qì放弃’,马上被成山成海的‘鞭数十驱之别院! (#`皿´)╭╯’和‘虽然不太懂,但是木苏大大加油!!’给淹没。

  苏沐秋没管频道里如何较劲,唱过歌之后,不等倒数,就先退出YY了。

  尽管是朦胧的想法,他忽然很想做点什么,什么都好,只要能让他更了解叶修,找出突破点…

  灵光一闪,苏沐秋想起QQ的消息记录,他和一叶之秋、君莫笑说过的话,都保存在里面,或许可以从这里开始。

  这几天苏沐秋没有碰手机,现在翻遍全身上下每个口袋,竟然一时找不到了,只好拿过背包,把里头的东西通通倒出来,书本纸张文具、钱包饭卡和零碎物品落了满桌,又甩了几下,手机才滑了出来。

  拿起手机,他正要扔开包,一样小巧的物品从背包底部掉出,落在桌上,发出清脆的碰撞声。

 

  那是一把精致的钥匙,表面光滑银亮,没有任何刮痕,像是全新的,一条红绿相间的丝带穿过上方的孔洞,扎成一朵花式蝴蝶结。蝴蝶结有些散开,大概是被书本压在底下,才没有发现。

  华丽的丝带花下掩着一张小巧的吊牌,上头打印着Merry Christmas字样,除此之外,没有任何署名。

  苏沐秋疑惑这是哪里来的,翻过钥匙,立时晓得这件物品来自于谁。

  钥匙的另一面,细小的花体字样,刻着3F-7。

 

  叶修把家门钥匙,作为礼物,送给了他。

 

  这是什么时后放进来的?

  心思电转间,苏沐秋有了猜测,难道是24日,他和黄少天出去的时候吗?

  为什么叶修不说??

  呆立良久,苏沐秋碰的一声,向后躺倒在床上。他的指尖勾着丝带,钥匙便顺着呼吸起伏,在掌中轻轻摇晃。

  外头人们兴奋的元旦倒数声中,苏沐秋抬起手,紧盯着那件礼物,扬起势在必得的笑容。

 

  退回原点,又怎么样?只是从头再来罢了。*

  更何况,他的起始点,可比一开始高的太多太多。

  苏沐秋捏紧了钥匙。

  肯定有什么症结点,被他遗漏。

 

*

 

  烟雨楼晚会进行的同时,窝在房里闷头搞了一整天代码的叶修伸伸懒腰,从椅子上起身时,还感到一阵头晕眼花。

  这不让人意外,毕竟他早餐和午餐都错过了,不低血糖就怪了。

  叶修趿拉着脚步,慢悠悠地晃出房外,顺手打开电视听听新闻,便转进厨房,从冰箱里捞出一袋冷冻饺子。至于苏沐秋留下的饭菜,老早就吃光了。

 

  手里握着勺,叶修扔了几颗饺子到锅里,规律搅动着,他记得速冻饺子煮起来很容易,费不了什么事,应该很快能喂饱自己。可惜一分神思考编程上碰到的问题就是几十分钟,等他端着晚餐走出厨房,盘子里整的跟凶杀现场没两样,饺子肚破肠流,内馅散成一块块,跟煮糊了的饺子皮和在一起,看上去相当惨不忍睹,尝起来又稀又烂。

  但至少是熟了。叶修不计较卖相与口感如何,就带着这盘惨兮兮的饺子,窝在沙发上一口一口吃了起来。

  新闻还是老样子,播报哪里有人遭窃、哪里发生意外,一整片愁云惨雾。叶修看的没劲,随便转了几台,还没决定要看什么,忽然听见铃声大作,他扔下晚餐,回房里找出手机,看看屏幕便接了起来。

  “喂…”

  “混蛋哥哥!”对方劈头骂到。

  “你打错了。”叶修挂断电话,拿着手机回到客厅,继续吃饺子。

  隔没多久,屏幕又亮起来,一接通,与叶修极为相似的嗓音憋屈地喊:“喂,哥…”

  “哦,是叶秋啊!”叶修满嘴恍然大悟,好像他之前真的没认出来。

  叶秋忍了忍,才开口说:“哥,新年快乐。”

  “你也是,新年快乐。怎么打来了?”

  “跟自己亲哥拜年不行吗?”叶秋想好好说话,奈何对上叶修,口气就有些咬牙切齿的意味。

  “提前了1个小时43…42分钟的新年快乐。”叶修瞥了眼电视,节目为了沾点年味,右上角有一行倒数时间,正不断转动着,“你真没别的事要交代?”

  “没…”

  “那我挂了。”

  “等等等!”叶秋又恨又无奈,“哥,爸妈让我问你,今年会不会回来过节。”

  “爸妈要你问的?你确定不是妈让你问的?还是你自己想问?”

  “切,是小点要我问的。”

  叶修笑出声来,乐了:“唷叶秋,哥不在的时候,你还学会了狗语啊?替我和小点拜个年。”

  “你自己拜!你不是很会搞那些什么软件吗,弄一个出来啊。”

  “呃…”叶修一愣,认真思考,“这…好像很有意思…”

  叶秋一听自家亲哥的语气,就知道他说错话了,忙把人从满脑子代码里拉出来:“行了你回头自己研究,我就是告诉你,春节那几天,绝对要空出来!”

  “春节啊,那要看我的课题进度…还有学校说不定会加课。”

  “你骗谁啊!当我没读过书,哪间学校春节逼人加课?”

  “有啊!我们学校。”

  “就算有,你难道推不开吗?分明是不想回家吧!”

  “嗯。”叶修果断应了。

  “…你…”叶秋无语,“总之,你今年一定要回来。”叶秋顿了一下,即使强作无事,叶修仍听出一点落寞,“哥,你好几年没回家了…”

 

  叶修沉默,安静地听着。

  “刚入冬的时候,爸感冒了,躺了一段时间,到现在气色还是有些不好。”

  “妈现在看近处的东西,越来越模糊了…”

  “哥,家里人都很想你。”

  “你是不是担心爸妈失望?”叶秋低声说到,“我不信你不明白,爸妈失望的不是你离家出走,而是离家出走之后,就没消息了…”

  叶修还沉默着,叶秋就转了语气,再度强硬起来:“总之,一月中我正好去H市出差,春节前回B市,回程机票订了两张,你收拾好行李,乖乖跟我回家就是了!”

  语毕,叶秋不等答覆,就直接挂断电话。

  叶修拿开只剩嘟嘟声的手机,笑了笑:“这小子,还学会了苦肉计跟先斩后奏。”

  他低头看向糊成一团的饺子,暗想自己可能让家人失望的,又何止这件。

 


=

*本文第二章

 …秋木苏的回答十分果断,“因为,我知道你会答应我。”

 “而你是所有选项中,最棒最好的一个。”


*第六百一十六章 苏沐秋


为防大家问起,公布一点小设定,钥匙是叶神和沐沐秀秀出门喝茶那天配的(所以沐橙已经在回校路上,叶修却不见人影),丝带就是24日早上,叶神溜去文具行现买的…



场外:
  苏沐秋看着那把钥匙,躺了半天,还是从床上跳起来冲出门,冒着大雪直奔三楼七室,待他气喘吁吁地打开门,就看见叶修站在餐桌旁,套着苏沐秋留下来的围裙,手里拿着汤勺,满脸苦逼。
  听见开门声,他抬头喊了声:“唷,沐秋。”
  苏沐秋没有回答,他忙着朝那满桌的饺子目瞪口呆…
  桌上少说也有十几盘饺子,圆滚滚热呼呼的。
  “这是要干嘛??”
  叶修苦着脸解释:“还不是我这边等会要拍苦情戏嘛!你看到剧本上指定的没有,煮糊的饺子…”
  然而,桌上的饺子,没有一盘煮糊煮裂,完整得很。
  “我照着包装袋后面的指示,结果就是这样…要把冷冻饺子煮糊也不容易啊…”叶修感叹,“说起来,你来干嘛?”
  苏沐秋举起钥匙:“哦,我收到了,嗯,我接受。”
  “接受啥?”
  “我们在一起吧!”苏沐秋大方地摊开手。
  “哦…行啊。”叶修从善如流,凑上去抱了抱苏沐秋,接着指挥他赶紧动作起来,“别浪费了,留两份当晚餐,其他分给左邻右舍吧。”
  
  两人忙活一晚,终于把饺子发完,本文END…
  


→ 26 (4)  / 目录

评论(40)

热度(7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