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lof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 打赏需谨慎! 】】】
请量力而为!请考虑清楚!打赏并非必须。

【伞修】剑走偏锋26 (4) (网配paro)

← 26 (3)


  元旦后的日子像是下了滑坡,一天天过的飞快。今年第一学期的结束日来的比较晚,足足要到一月中,期末考试结束之后,本科生将迎来整整五周的寒假,然而在那之前,却要在考试中水深火热。

  叶修几口吃完凉掉的饺子泥,把握跨年夜早早上床睡觉,已有预感接下来几十天内,恐怕会忙到没法睡个好觉。

 

 

  这个想法相当有先见之明,可惜现实情况远比预想更加凄惨──阅卷、批作业这两件听起来简单的事,当他带的课超过一门,分几个年级,每班学生又高达四十甚至六十人以上后,简直成了噩梦…别说刷副本了,叶修连微博都没空看一眼,只是听沐雨橙风提起《凝眸深处》的第一期会在近期发布,至于是哪一天,叶修完全不知道,整天埋在卷子与作业里,过着差不多搬进办公室定居的生活。

  即使如此,总会有完成的一天,只不过还有更多莫名其妙的事一并找上门来。

  一阵急促敲门声,叶修手上批改的动作停顿,在纸堆后翻翻白眼,镜片后的黑眸掩不住泛红干涩,他捏了捏鼻梁,有气无力地喊了声请进。

  有三个人走进门来,跟在后方的两人一个在滑手机,另一个好奇地探头探脑,为首之人则大摇大摆地三两步来到叶修桌旁,啪的一下拍上桌面,震的那叠卷子晃了晃。

  叶修坐在椅子上,双手环胸,看向丝毫没打算尊重师长的学生,对方一副杀马特造型,头发染的五颜六色,还竖成了鸡冠头,不晓得花了多少钱在洗吹剪和定型液。

  本来他对这位鸡同学没有多少印象,应该是平时不太到课的人,但这阵子对方天天来办公室,闹的叶修都记住这个人敲门的节奏了。

  “叶老…师!!”

  叶修推了下眼镜,神情似笑非笑,“嗯?今天不喊叶老贼了?”

  鸡同学憋红了脸,手里一张纸挥的飒飒作响,上头好几个红叉,“我…总之我是不能接受这个成绩!”

  “你哪里不能接受?”

  “分数太低!”

  叶修晃晃手指:“我是问,你觉得,哪里的分给的太低,导致你不能接受?”

  他一字一顿,说的极缓,还带着‘哎呦你听的懂中文吗?’的意味,鸡同学一无所觉,他身后两位同伴却憋笑憋的辛苦。

  被如此提问,那位同学显然说不出个所以,只是支支吾吾不停重复着‘分太低’、‘不公平’,叶修大方地摊手,满脸无奈:“你看,不是我不给分,是你自己找不到地方让我给你分嘛!”

  “肯定有的!一定有,怎么可能只有25分!”

  “你还有哪些地方不了解,我上周就跟你讲解过给你25分的原因吧。”

  “但是…但是…”对方急的火烧眉毛。

  “但是什么?但是,你这份作业要是不能多拿一点分数,即使期末考试满分,这门课还是挂科,明年得重来,是吗?”

  “是…是又怎样?”对方理直气壮起来,“反正我觉得这份作业,我写的挺好。”

  叶修不作解释,直接操作着电脑。他保存了许多历年来收过觉得不错的作业,当即随手点开一份,让人自己感受差异。

  被点开的这份作业内容简洁有力,条理清晰,写的人清楚自己在干嘛,而不是浑浑噩噩地复制黏贴一份了事。鸡同学扫了一眼,却不是看内文,而是看姓名,立刻大呼小叫:“这个是苏沐秋写的!谁不知道他跟你关系好,你爱给他几分就几分,我们能比吗!”

  叶修一看,唷,还真是,但这都是几年前的作业了,那时候苏沐秋跟他的关系,尚且用不到‘好’这个字。可惜跟不讲道理的人说明这些是没用的,叶修鼠标一晃,点开另一份文件:“那这个行了吧,这是你同班同学里最高分的作业。”

  “……孙翔?!”鸡同学的表情变了,“为什么?!凭什么──他──”

  他面色铁青,从原先小孩子气的嘀嘀咕咕就是不服,转为怒火中烧的咬牙切齿,脸色非常难看。

  多大点事就一副要杀人的模样,该不会原先有什么过节吧。叶修皱眉解释:“孙翔这次…”

  才一开口,手机便忽然响了起来,叶修扫了眼屏幕,发现是他提前设置的闹铃,清楚写着‘重要会议,不得缺席’。叶修只好简单说了两句,让另外两个人把暴跳如雷的朋友拉走,随后自己匆匆带上门离开。

 

  今天开的会议,算是一整年度里相对重要的,涉及下个学期各学院之间的资源分配,举凡场地利用、设备更新、杂费支出等等,都会在这场会议中取得初步划分,此外,还有些各学院间暗自较劲的意味。

  想当然尔,这种会议最是冗长,非常浪费生命。

  既然会议并非强制参加,大多数职员找借口能避就避,全数交给那些擅长打口水仗的人,叶修自然属于前者,宁可找地方睡一觉,也好过在这里闲得发慌。奈何计算机院想多抢一些资源,嘱咐他务必到场,哪怕坐着发呆也好,算是对校领导表示:‘看看咱们的人多杰出,把资源留给我们才是正确选择’。

  叶修捂嘴,掩住一个呵欠,打算找个角落位置休息,马上被院里火眼金睛的女老师扣住肩膀,死拖活拽地扯到前排。他一被按着坐下,便惊讶地发现旁边是精神不济的魏琛。

  “老魏,你怎么在这?”

  “走出办公室想去抽根菸就被掳来了…说啥凑人数撑场面。你呢?”魏琛嘴里说着话,眼神空茫,三魂七魄已有大半飘出体外。

  叶修长叹:“我负责当一位安静的美男子…”

  “滚,当个装逼的摇钱树才对吧!”

  “怎么,嫉妒了?”

  “呿。你还没厉害到值得老夫浪费精力嫉妒。”

  叶修漫不经心应声,手上摸了一会,只翻出一块小饼干,和着水几口吃完,没有感觉饱,反而更加空虚,于是拍了拍魏琛:“你身上有吃的吗?我匆忙赶来忘带了。”

  “怎么可能有。不过,这会议如果开到晚上,到时估计会提供盒饭。你没吃午饭吗?我说你最近饮食不正常啊,之前不是还挺规律。”

  “之前是之前,现在是现在…”

  两人小声叨嗑着,被摩拳擦掌的同事们扭头一瞪,当场双双挺尸,闭嘴不语。

 

  这种会议最是磨人,你来我往互不相让,提出一大堆不晓得什么名头的支出,瓜分那一点点预算,叶修听了一会就昏昏欲睡,偏偏胃里空荡的发疼,只好拼命喝水。魏琛眼尖地发现,其他学院有不少人坐在后排打盹,大概都是同样撑场面的,两人非常渴望跟进,然而他们时不时会被同事作为‘本学院优良师资’喊到名,这时必须马上摆出菁英派头坦然迎接他人目光,一来二去,两人皆是叫苦不迭。

  不知何时到头的会议一路从下午开到晚上,惨遭精神折磨的两人生不如死,接近晚八点,校方叫的盒饭送到,众人皆是精神一振。

  这时候坐前排的好处显现出来,后头的人还没拿到呢,心急火燎的魏琛已经查看起菜色。

  盒饭里,一只比成年男子手掌还大的鸡腿放在正中间,炸的金黄酥脆、油香四溢,下头的白米饭因炸鸡腿流出来的油,而带上谜样的晶莹感,几样配菜新鲜油亮的,还有一勺子艳红色的麻婆豆腐。

  魏琛饿这么久眼睛都绿了,吸溜口水,掰开筷子狼吞虎咽起来,左一口鸡腿咬得嘎嘣脆,右一口豆腐辣的猛灌水:“辣的过瘾!太过瘾!这一份要不少钱啊,啧啧啧我来开会就等这一餐!”

  “怎么现在成了自愿来开会啦?”

  “之前是之前,现在是现在嘛!”魏琛直接引用叶修的话。

  还好美食当前,他尚且记得这是公开场合,克制了一下吃相。魏琛扭头看见下午就喊着饿的叶修没有动静,秉持友爱同事的原则,手脚麻利地拆了双筷子塞到他手里,“快吃快吃,鸡腿还热呼,难怪要等到这个点,全是现炸的。”

  叶修望向又油又辣的盒饭,鸡腿油炸后香酥的味道确实诱人,与此同时,胃部却是轻轻翻搅着。但现在不吃,晚上就得空着胃睡觉,加上他的确饿了,叶修没有犹豫太久,抓紧时间扒饭。

  半个小时后,令人痛不欲生的会议重新开始,陆续又进行了一个小时,才宣告结束。

 

  魏琛摆手,与叶修告别后人就溜的不见踪影,叶修尾随其后正要离开,一踏出门外,就被一个哭哭啼啼的小姑娘留住。对方满脸泪痕,哭的妆都花了,说话颠三倒四,不住重复着“叶老师对不起”,还冻得脸色苍白,不晓得的人非得误会叶修欺负了人,对人怎么了。

  叶修和苏沐橙认识五六年,照顾小姑娘还算拿手,沉着嗓用温和低缓的声音安慰对方,几分钟后,那姑娘总算说清楚缘由。

  原来是期末了,针对各研究室有一些行政工作需要提交表格回报,例如安全检查、耗材支出甚至环境绿化等等各种鸡毛蒜皮的琐事,期限就在这几天,方便人员寒假前核查完毕,而叶修的研究室尚未交齐。

  叶修相当茫然:“怎么没有提前发通知到邮箱…?”

  “对不起对不起,我,我没有注意到忘了发送邮件…”小姑娘九十度鞠躬,眼泪不停的掉,打湿了一小块地面。

  “好了,别哭,妳一直站在外面等我是吗?先回家泡澡祛寒,我明早以前发给妳。”

  叶修连忙安慰对方,深怕这姑娘又哭起来,实则倍感头痛,这种行政工作,一般交给研究生去操心就好,但是他只有苏沐秋一个学生,更别提这个时候宿舍怕是门禁了,逃不过自己搞定的命运。

  那姑娘千恩万谢,好一会才抬起头来,眼眶通红,怯生生地问:“请问叶老师,您有看到魏琛魏老师吗…?还有他的,也是明早以前…”

  叶修:“………”

  这个世界讨人情债,总是来的这么快吗?!

 

 

 

  那姑娘没有不负责任的离开,而是留下和叶修一块奋斗,尽管工作并未因此减少。

  等叶修完成那堆表格,回到家后已经是凌晨,再过几个小时,他就得出门监考,没多少时间休息。叶修索性把外衣一脱,直接倒在床上,睡得不省人事。

  熟睡中,小区的供电曾有短暂中断,很快修复完毕,没出什么问题,只是叶修屋子里的暖气却自动关上了。睡意朦胧的叶修在暖和的被窝里挪动一会,抱着被子团成个球,没有醒来。

  然而,没了暖气后,后半夜气温降的厉害,叶修早上根本是被冻醒的,醒来后察觉自己头重脚轻,便隐约感觉要糟。

  他摇摇晃晃地进了洗手间,一蓬冰水拍在脸上,冰凉刺骨的感觉让无力感消退些许,慢速播放似的完成梳洗,叶修撑着洗脸台,看向镜子里神色如常的男人,手背贴上额头,有点不明显的低热。

  幸好今日的任务只是监考,叶修衡量自己的状况,认为尚在体力负荷内,最终还是戴上眼镜,一脚深、一脚浅的出门上班。

 

 

  考试期间没出什么事,除了有学生忘记关机,导致手机突然铃声大作,响了几句你是我的小呀小苹果之外,其余一切还算顺利。

  考场里除了写字的声音之外相当安静,叶修看起来神智清醒,实则恍神到了外太空,脑袋昏昏沉沉,不知过了多久,外头一阵吵闹声让叶修惊醒过来,他立刻安抚骚动不安的学生,走到门边向外看去。

  走廊上,有两名学生正隔着一小段距离,语气激烈的大声吵架。其他教室也有监考老师探出头来,但第一时间上前阻止的只有叶修。

  原因无他,走廊上的两个人他都认识,正好是洗吹剪的鸡冠头还有孙翔。前者的脸色已经不是难看两字能够形容的,攒紧了拳,青筋直跳;而孙翔一脸不悦,姿态倨傲。

  “手下败将闭嘴吧!”

  “孙翔,你──”

  “都安静,考试中瞎嚷嚷什么。”叶修无预警出声,两人吓了一跳,回头瞪着他看,“你们这是什么情况,不用考试?”

  鸡同学咧出扭曲的笑:“反正挂科挂定了,老子还考个屁!”

  “孙翔呢?你也不考了,打算明年再来过?”

  孙翔冷哼:“我写完了。”

  “那你们聚在这里干嘛,都散了都散了。”

  “是孙翔,这个家伙,他…”

  叶修见这两个人还有事要调解,转头看见远处有接到通报赶来的其他老师,便比划一下教室,托人替自己监考,领着两人到一旁无人的安静角落。

  一停下脚步,那位叶修记不得名字的鸡冠头抢先大吼:“是孙翔,他作弊!”

  “我没有作弊!”

  “你就有!”

  “我没有!”

  “你就是有!…”

  “我就是没有!…”

  叶修无语,作弊这种事,你看到了就要抓现行啊,等对方交卷了站在走廊上吹冷风互瞪,还进行如此没意义的对骂,这纯粹吃饱了没事干吧。

  “我干嘛要作弊,我不需要。”孙翔神情不屑。

  “你每次考试这么高分谁会相信里头没有问题!你逼高英杰给你抄答案吧?!”

  “你办不到是你自己的问题,不代表别人办不到,或是非得要跟你一样用那种下流方式!”

  孙翔相当直白的说出自己的想法,说的倒也不算错,就是他那盛气凌人的态度,实在令人很难接受。鸡同学气的满脸通红,听见孙翔冷笑,顿时失去控制,像头狂怒的公牛气势汹汹地扑打过来。孙翔看他气不过的模样早已暗中提防,敏捷地避开一记又重又快的直拳,却没留意对方从视觉盲角扫来的左拳,下巴被撞个正着,差点咬破舌头。

  抚着下颌瞪回去的孙翔,表情也不对了。

  他二话不说,就冲对方的肚子猛揍一拳,鸡同学得意洋洋的神情僵硬在脸上,看来可笑无比。

 

 

  仅是眨眼间,幼儿园等级的吵架就升级成了斗殴,两名年轻人扯着对方的领口打成一团。

  叶修没有冒然上前制止,他在旁边看了一会,见两人打起来狠,但或许是因为他一个老师杵在这,手头上还是留了几分力,皮肉伤免不了,伤筋动骨倒不至于,便起了干脆让他们打到完事的想法。

  这两位都是性格冲动的主,现在阻止了,搞不好反而会积怨,说不定哪天就在没有师长的情况下立生死状玩命了,还不如由他看着,让两人打一架发泄,俗话说不打不相识嘛。

  他心里如此盘算,可惜血气方刚的年轻人自制力哪有这么好?打着打着,两人就动了真怒,不再向不痛不痒的部位打,而是真正朝一些不该动的地方去,鸡同学不晓得哪里学来的野路子,出拳直击鼻梁不成,手指一扣就往孙翔咽喉突刺而去,孙翔连忙避开,趁对方收势不及,屈膝就要朝对方心窝撞。

  叶修低喝:“孙翔!”

  盛怒中的孙翔因叶修压迫感极强的喝声滞了一瞬,动作慢了半拍,最后只是击中腹部,也够人痛苦一阵。见对方直冒冷汗,弯腰抱着胃喘气,全身上下漏洞百出,孙翔抹开嘴角的血迹,握着拳几步上前,就想再补几下。

  “孙翔。”叶修又喊了一声。

  孙翔挣扎片刻,嗤了一声,还是退后几步,回头不悦地瞪着叶修:“老师,你干嘛?!”

  “你问我,你不如问问自己,你刚才打算干嘛?”叶修失笑,“朝着心口踹,你行啊!要是把人打出好歹,勒令退学都是轻的。”

  孙翔撇嘴,面上一副要来就来的欠揍表情,心下倒是有些后怕,热血冲脑的状态缓过来后,也因自己刚才的动作胆战心惊。要万一对方就是看着熊,实际上心脏有个什么毛病,那一下撞实了,很可能当场休克。

  “想通了?那就乖乖站好,别闹了啊。”

 

 

  见他俩打够了,叶修点头,正准备按照惯例思想教育几句,发布处分,就看见在孙翔背后,那位同学姿势别扭地爬了起来,两眼发红,理智尽失,猛然朝毫无防备的孙翔冲撞过来──他们在走廊附近打架,孙翔此时靠外,万一被撞上,当场就会翻过栏杆从五楼摔下去!

  不过是瞬息间,拉着脸等叶修训话的孙翔被撞的身形一歪,他斜后方的叶修一个箭步上前,使劲扯住了孙翔的手臂,三人撞成一团。

  慌乱中,不晓得是谁挣了一下,手肘擦过叶修的眼眶,眼镜飞了出去,叶修忽地脑门一晕,冲撞的力道加上两人的体重,脚步一错,重心不稳,三人便齐齐向后摔去。垫底的叶修闷哼一声,后脑勺重重撞在地板上,眼前一黑,在惊呼声中失去了意识。

 


← 27 (1) / 目录

评论(56)

热度(6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