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lof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 打赏需谨慎! 】】】
请量力而为!请考虑清楚!打赏并非必须。

【伞修】剑走偏锋27 (1) (网配paro)

← 26 (4)


  等苏沐秋知道叶修被紧急送医的消息时,已经是数个小时之后了。

 

  彼时苏沐秋正就一份论文与另外一位老师讨论,并获得对方笑着拍肩及‘相当不错,再接再厉’的高评价,苏沐秋松了口气,道过谢离开办公室后,才拿出不久前震个不停的手机。

  “急什么…”嘀咕着把论文收回包里,苏沐秋顺手滑开屏幕,就看见两三通未接,全数来自一个他未曾料到的人。

  微亮的屏幕清楚标示着:‘叶修’。

  他望着那两字怔了片刻,正要回拨,对方就再一次打来了。

  苏沐秋做了一番心理准备,指尖轻点接了起来。

  “喂…”

  “唉唷可算是接通了!”对面喳喳呼呼的,语气急促,背景吵杂,杂乱的脚步声外还有小孩哇哇大哭的声音,“你好,请问是老…咳,是叶修的家人么?我是他同事…”

  苏沐秋一愣,在对方喂了几声后连忙回答:“魏老师?我是苏沐秋。”

  “啊?!苏…”魏琛惊讶,声音离远了点,苏沐秋隐约听见魏琛模糊的抱怨‘设这什么名称啊’,像是把手机拿开了确认联系人,“苏同学不好意思啊,没想到老叶一键拨号是你…打扰啦,我先挂…”

  “叶老师怎么了?”苏沐秋喊住魏琛:“出了什么事要联系家人?”

  “没…”

  “导师出了情况,身为他唯一一个研究生,我不能什么都不知道吧?”为了强调这点,苏沐秋补充:“而且他的课题跟研究,只有我能帮忙。”

  “这倒是。”魏琛没有犹豫,直接告知:“你老师昏迷了,刚刚下救护车,几分钟前推进急诊。”

 

  救护车?急诊?!

 

  如同一瞬间血液逆流,苏沐秋指尖冰冷,脑中一片混乱,语气却异常冷静:“哪间医院,发生了什么?”

  魏琛报了医院地址,并如实说到:“我也不清楚,早上监考的时候,听见外面一阵闹腾,到走廊一看,发现一群人团团围在那,老叶倒在地上不醒人事,孙翔跟他班上那个谁在旁边手足无措,身上都挂彩…医院说要联系家属…”

  在确认医院名称时,苏沐秋已经向着校门跑了起来,电梯来的太慢,他长腿一跨,直接转进楼梯间,蹬蹬蹬地冲下楼,“那他现在怎么样?!”

  “等等,好像有情况。”魏琛看见急诊间有医生走出,正摘下手套朝他的方向看过来,神情肃然,便直接挂断电话,匆忙迎了上去。

  “是同行的魏先生吗?”

  “我是我是。”魏琛忙答。

  医生蹙紧眉,不晓得在板子上写划什么,而急诊室的大门始终未开,上头的红灯亮晃晃的,丝毫没有准备暗下的意思。魏琛一看这架势,心头一紧,急忙问到:“他到底怎么样了?不会是要签什么手术同意书生死自负吧?”

  “没有,叶先生没什么大碍…”

  魏琛深怕对方大喘气:“没什么大碍??但你们救护车上的人员问我能不能联系他的家人,说是怕有个万一,这这这…”

  闻言那位医生呆了一会,摘下口罩后露出一张温和的脸,温声解释着:“不要紧张,那只是固定程序,是因为如果有什么状况,家属在场比较方便,不会耽误治疗。至于叶先生,里面正在做最后几项测试,虽然可能有些脑震荡,但初步判断昏迷的主因应该是劳累过度。”

  魏琛大大松了口气,医生交代几句,便转回急诊间,不久后叶修被推往一般病房观察。

 

  经过这一番大阵仗,在护士替他扎针挂水时叶修曾短暂转醒,睁开眼就是一阵剧烈晕眩袭来,胃里恶心想吐,耳边轰隆作响,偏又浑身乏力,动弹不得,别提多难受。

  叶修一见光就晕到不行,索性闭上眼。

  一旁的魏琛刚才正在翻叶修的大衣找证件,否则没法办理其他手续,这时发现叶修醒来,忙抬头问到:“老叶啊?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好一会,叶修有气无力地吐出一个字:“…晕。”

  “晕就躺着别动,医生说你有轻微脑震荡。”魏琛找了好一会,总算翻出钱包,“我等会去给你办个手续,学校那边交代让你住院观察几天,千万别把脑袋摔出事。”

  叶修哼哼两声,算是听见了。

  “对了,有没有想吃的?我给你带点过来。”魏琛嘿嘿笑着,放了杯水在床头,“上头说了啊,费用全包,务必让你住得舒舒服服!咋样,来只烤全鸡?”

  叶修吐都来不及,一听到吃的就反胃,魏琛这话说出来一点安慰的效果也无,他想也不想就回了一句滚。

  魏琛耸肩,见人面色苍白如纸地躺在那,收起玩笑态度,端正语气,难得认真说着:“有没有什么需要的?啥都行,甭管距离跟价格。”

  “没。”

  “老叶,想吃什么尽管说,你随便点菜。”

  叶修眨了眨眼。

  这句话,实在有些熟悉。

  是那时候吧,有人说着:‘晚餐想吃什么,尽管说,今晚让你随便点菜…作为感谢你的礼物…’

  叶修的指尖微微曲起,在雪白的床单上拉出一点摺痕。

  对方不言不语,魏琛猜他确实没胃口,打算先去办手续,等人缓缓再问,于是放轻步伐,推开房门前,出于对叶修大事不吭声性格的理解,强调了一句:“想到就说一声啊,别跟我客气。”

 

  “豆沙包。”

 

  “什么?”魏琛没听清,停下推门的动作凑到床边,“什么…包?”

  虚弱状态的叶修没什么力气说话,只是低声重复,“……想吃兔子豆沙包。”*

  “啥?豆沙包??”

  “嗯。”

  雪白的包子皮,热腾腾的豆沙。小瓷盘上,只能讨小孩欢心的兔子豆沙包,对叶修来说甜腻过头的内馅。

  还有把盘子递到他眼前的那只手。

  “哪一家的豆沙包?一定要兔子吗?哪里能买啊?”魏琛懵逼,“卧槽哪里有兔子豆沙包,如果是刺猬的不行吗?给你买个包子回来剪两只耳朵交差行不?”

  他连连问了几句,没有收到任何回应,魏琛才发现叶修已经疲倦地再度晕过去了,只好苦着脸,考虑该上哪找劳什子的豆沙包。

 

 

  入院需要跑一些程序,交纳预付金,尤其叶修撞到脑袋这种要命地方,说不定晚点还得做CT检查,补拍个片子。魏琛跑上跑下,深觉累成狗,期间学校方面好几次来电,不止有问叶修情况的,还有问魏琛哪时候回来的,他自己也有不少事等着处理。

  万一叶修得躺十天半个月…魏琛一想到之后的事就头大。

  他正眯起眼趴在服务台边上,对照叶修的证件填单子时,后头传来一道声音:“魏老师!”

  魏琛回头,就看见风尘仆仆的苏沐秋小跑过来。

  “苏沐秋?”

  “魏老师…”苏沐秋点头,气喘吁吁地擦去额上的汗,“叶修…他还好吗?”

  “你别急,他没事,医生看过了,说是疲劳过度加上轻微脑震荡才会晕倒,好好休息就能恢复。”

  “累倒了…?!脑震荡…?!”苏沐秋忙问,“还有吗?有没有外伤?”

  “这个…”魏琛仔细回忆,“好像是被撞到,有几块瘀青,饮食不足正在挂葡萄糖…其他要等检查结果。”

  他说完之后,一看见苏沐秋的表情,霎时被他难看的脸色吓了一跳,苏沐秋背后黑气缭绕,看起来随时准备揍人。

  只是,他打算揍谁?闯祸的孙翔,不要命的叶修?

  …还是他自己?

  待魏琛回过味来,也因心里下意识起的想法很是惊讶,毕竟这整件事里头没有任何需要苏沐秋负责任的地方,他为啥觉得苏沐秋可能因这件事责怪自己。

  细想起来,叶修的身体状况如何,愿不愿意让学生知道,应该看叶修本人意愿,怎么刚才他不自觉地一股脑全对苏沐秋说了呢。

  魏琛忽然留意到,苏沐秋端端正正地站着,像是和平常没两样,但不少细节都能看出他匆忙赶来的痕迹,略显狼狈,甚至在这一月寒冬出了满身热汗。

  在他的印象里,这个学生鲜少有这么慌张的时候。

  “你跑来的?一身汗啊。”魏琛问。

  “不是,出租车,快到医院时堵车了,跑了一段。”苏沐秋扫了眼魏琛手上的证件,“不好意思啊,给魏老师添麻烦了,我来帮叶修办手续吧。”

  这话说的…魏琛表情古怪。

  但他什么也没问,就像之前发现苏沐秋住在叶修家,果断选择当做不知情一样,只是把住院手续交给苏沐秋,带上外套,准备赶回学校处理其他事情。

  “老叶在C区4楼七号病房,出了电梯左拐直走就是。”

  “好,谢谢。”

  魏琛点点头,脚步忽然一顿,试探性地问苏沐秋:“对了,你知道老叶喜欢哪间饭馆的豆沙包?”

  苏沐秋愣住:“豆沙包?”

  “是啊。”魏琛抓着脑袋:“刚才老叶醒来一会,说啥想吃兔子豆沙包,转头又晕了,我没问出是哪间店,要是不远,我买了给他送来…不晓得什么豆沙包这么好吃,进了医院还挂记着。”

  苏沐秋紧了紧手中的笔,垂下头填资料,一笔一划仔仔细细:“我知道了…魏老师,您先去忙吧,豆沙包我会再带来。”

  “那老叶就麻烦你了啊。”魏琛不以为意,只当店不好找,潇洒地摆手离开。

 

 

  等苏沐秋跑完手续,走进叶修的病房时,对方仍紧闭着眼。

  病床上的叶修套着一件宽大的病号服,退去平日全副武装的装逼造型,除了胸膛微弱起伏外,毫无声息地躺着,令人产生陌生的错觉。床头边挂着吊瓶,细小的水滴声持续不断,针头刺破手背透着青色的薄薄皮肤,任瓶子里的葡萄糖缓缓流入。

  苏沐秋伸出手,拨开落在叶修颊边的黑发,不经意地发现他的眼角有块青紫色瘀痕,看了就疼,不晓得是谁撞伤的。指尖顺势而下,在苍白冰冷的唇瓣边摩娑,直到有人推开门才收回手,放在叶修接着针的掌心旁。

  走进病房的医生正巧将苏沐秋的动作尽收眼底,夹着病历疑惑:“抱歉,方便跟您确认一下,您是叶先生的…”

  苏沐秋专注地看着沉沉熟睡的叶修,好一会反应过来,抬头对医生笑了笑:“你好,敝姓苏,我是他的同居人。”

  这可是毫不掺水的大实话,尽管一人一间房,还有点江湖救急性质,但在同一个屋檐下共同生活,不就是同居人吗?虽然按照这个说法,那全宿舍都是彼此同居人了…

  “同居人?…原来如此。”医生惊讶,望着俩人相贴的双手,“我了解了,苏先生现在方便听我说明检查结果吗?”

  苏沐秋嗯了一声,为了不影响病人休息,俩人将谈话地点转移到了门外。

  “除了轻微脑震荡,身上有几处瘀血之外,还有…”医生翻着病历,说了几个专业名词,“…另外,根据血液检查结果,血糖偏低,应该和饮食不正常有关。总之,需要多注意,没必要不到三十就把身体拖垮。”

  苏沐秋认真询问:“方便请教您有什么要注意的吗?”

  这种问题时常碰见,医生想也不想,洋洋洒洒地报了一串能吃不能吃的、能做不能做的。苏沐秋取出纸笔刷刷抄着,明显不是问好玩的。他晓得叶修的胃也有毛病,特别针对饮食方面问了许多细节,医生对他的印象不错,嘱咐也更加细致起来。

  至于叶修,大概是这阵子累的狠了,加上撞伤脑袋,睡得相当沉,期间就算护士替他换水拆针,做了一些测试,他都没有醒来。苏沐秋趁这段时间回了趟宿舍,整理几件换洗衣物和毯子准备陪床,回报叶修的情况,并受魏琛请托,把考卷带去送给住院的叶修--按照苦不堪言的魏琛原话:其他工作我顶了,批考卷这么容易的事就拿去给老叶打发打发时间。

  苏沐秋特意问了两位惹事学生的去向,得知他们因为身上带伤,被拎去医疗室包扎上药,于是他离开前绕去看望两人,笑眯眯地咔吧咔吧掰响指节,把孙翔跟鸡冠头双双痛揍一顿。

  当然,不是实际意义上的揍人,动手动脚留下伤岂不是给人证据找事,这种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亏本生意苏沐秋才不干,他选择了更高端的方式——苏沐秋找到两个蔫了吧唧的学生,大方地走过去,微微笑了一下,毫无预警宣布:“嗨两位,我来通知你们,由于考试期间闹事,该课考试以零分计算。”

  “…啥?!”脸上还盖着纱布的孙翔震惊。

  “对了,这是叶老师说的。”苏沐秋笑着补充不实出处。

  鸡同学反正有考没考都是一样的,还没什么反应,孙翔立刻奋起,张牙舞爪,高声骂粗,满嘴我啥你啥啥的苏沐秋。

  “我是正当防卫!为什么罚我零分?!”孙翔一脸拒绝。

  “你也觉得打架闹事,祸及师长,只是一次考试不计分太轻松了?咱们追加几门课?”

  孙翔在苏沐秋皮笑肉不笑的骇人神情中反抗,在反抗中燃烧,在燃烧中惨遭镇压,化为一摊灰烬。

  苏沐秋整整衣领,背起包,潇洒地返回医院。

 

 

  至于豆沙包,想都别想,等着喝粥吧。*

 

=

*第24章 

  叶修看了眼表情平淡的苏沐秋,低头,又吃了口甜过头的小兔子豆沙包。

 

*第20 (3) 章

  沐秋:“…就等着喝一个礼拜的白粥配酱萝卜。”

 

← 27 (2) / 目录

评论(17)

热度(6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