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lof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 打赏需谨慎! 】】】
请量力而为!请考虑清楚!打赏并非必须。

【伞修】剑走偏锋28 (1) (网配paro)

← 27 (3)

声明:有编造的叶家人。会注意主要让叶秋出镜。

=

  年三十早晨,苏沐秋背着简单的行李,手里捏着前天一位自称是叶秋秘书的美女送来的机票,跟在叶修身后走进机舱时,仍不真实地想着:真是走大运了。

 

  按照往年经验,春节期间叶老师似乎都会留在H市,苏沐秋为了找个正当理由和对方一起度过寒假,简直想破了头,当然最好可以一起过年什么的,但他暂时没有期望太多。

  只是没想到,以上的愿望会以豪华大礼包的形式从天而降,咣地砸到他脑袋上──和叶修两个人一起去外地旅游?想想都觉得不可思议,苏沐秋诚挚地感谢临时有事的叶修他弟。

  “沐秋,你在干嘛?”叶修问。

  苏沐秋回神,连忙把行李放好,朝身后被他堵住过道的人道歉,在叶修身旁坐下。

  “抱歉,在想东西是不是都有带上。”苏沐秋问,“药吃了?”

  叶修嗯了一声,“半个小时前吃了。”

  由于脑震荡的缘故,为了避免晕机,叶修预先吃了药,此时飞机都还没起飞呢,他已经调整好姿势,随时准备刷机上小游戏,“等下如果送花生米,咱们拿几包?”

  苏沐秋缓缓拿出一包原味瓜子,放到叶修手里:“太咸了,吃这个吧。”

  吃了好几餐白粥的叶修面色凝重,在瓜子和不吃之间,毫无障碍地妥协了。

 

  毕竟是国内短程航班,两人看看窗外的云海,玩一玩机上配置的小游戏,很快就到了目的地,苏沐秋一点人生第一次搭飞机的兴奋感也没有。不过背着轻便的行李混在拖着大箱小箱的游客间,倒真的有了几分出来旅游的期待感。

  “我们今天去哪里?”苏沐秋问身旁的叶修。

  叶修一边走,一边慢条斯理地嗑着瓜子:“先坐地铁到市中心,去旅馆办入住,然后走走火车站跟纪念堂什么的…我也很久没去了。至于晚上,因为我家住的比较远,晚饭前要到得花点时间,故宫只好等明天再接着玩…还有那个什么地方,也挺有名的…你有什么想去的地方吗?”

  叶修仔细回忆观光客到B市都会去哪些地方,问了几个地点,都没听到苏沐秋回应,他困惑地歪头看去,只见苏沐秋傻呼呼地张着嘴,眼珠瞪的铜铃大,好好一张颜整成了五官错位。

 

  “你…你刚才说…”苏沐秋深呼吸,告诉自己要冷静,刚才只是风太大没听清,“你说晚上去哪?”

  “去我家吃晚饭啊。”叶修说到,“哦,我家附近风景不错,你可以期待一下。”

  苏沐秋满心期待立时成了满心惊骇。

  期待?!他太期待了,简直要期待吐了啊!!

  此时此刻,苏沐秋惊觉自己把一切想得太轻松──B市不就是叶修的老家吗?他还给人做过非常不正宗的玫瑰饼呢,竟然沉浸在‘一起出去旅游’这件事上,忽略了这么重要的讯息!不好,很不好。

 

  然而,未知的前方等着苏沐秋的不止是这样,当他浑浑噩噩地跟着叶修走入机场大厅,准备去坐地铁时,接机人群中一位左顾右盼的中年男性忽然盯着叶修,满脸不可置信,转瞬间就换上笑容,大声叫到:“叶先生!请问是叶先生吗?”

  叶修回头,就看见那位西装革履的先生晃动写着‘叶修’的打印纸,笑容可掬地招手。

 

  这位先生姓曹,是叶秋的助理,今天是奉总裁命令来接送他的大哥回家。曹助理在领着两人前往停车场的路上如此介绍自己,言行态度亲近且不失尊重,是个容易让人产生好印象的人。

  “你确定他说的不是把我押回家?”叶修坐进凯迪拉克时问到。

  “怎么会呢?”曹助理语气惊讶,发动了车,“叶总只说担心您从机场回家,路上交通不方便。”

  “原来如此,他是怕我从机场直接溜走。”叶修表示理解,“除夕还要加班,麻烦你了,记得和他讨加班费,千万别客气。”

  “不会不会,不麻烦!其实,一听说您和叶总是双胞胎,大家都很好奇,我还是好不容易才抢到接送机会呢。”曹助理笑着补充,“真得很像,我一眼就认出来了。”

  “不像就怪了,我身上这套行头是直接照着你们叶总买的。”叶修摊手。

  曹助理笑了笑,透过后视镜,悄悄瞥了眼叶修身旁一脸恍惚的苏沐秋:“对了,冒昧请教与您同行的先生是…?因为叶总交代我们接送叶先生和叶先生的…”他巧妙地替换‘女朋友’三个字,“…旅伴,并没有其他说明。”

  “他是我的学生,小朋友家里没人,我带他来热闹热闹。”叶修笑。

  “很不错啊!”

  听见两人的对话声,苏沐秋总算回神,暗自叹了口气。

  带学生来热闹热闹?说的也是,不然还能为什么呢,难道带他回家见父母吗。先不提他和叶修交往之日遥遥无期--在台上唱情歌娱乐成分居多,根本不能作数--现在甚至连同居人都不是。

  老师带学生过春节并不罕见,坦荡荡的,完全没有让人想歪的余地。况且这回明显是刚巧空了个位置,于是顺手带他来B市玩,苏沐秋觉得自己还是别穷紧张了。

  心情平静之后,他向车窗外看去,不晓得车正往哪里开,明明还在B市,四周却满是绿意,放眼望去除了树,还是树,堪称杀人弃尸的绝佳场所,在唯一一条小路上持续开了十几分钟,才隐约看见独栋别墅零星座落于山腰处。

  能住在这里的,非富即贵吧。

  叶修从来没提过他的家庭背景,这两天苏沐秋却隐隐有了猜测,毕竟机票都是实名制的,苏沐秋直到现在还是不懂,为什么他可以拿别人的机票登机,而人员只是对他微微笑。再者,有助理的总裁多如牛毛,但助理开的是凯迪拉克那就少见了。

 

  保持着冷静谨慎的心态,苏沐秋跟在叶修身后下车,外观简洁大气的中式别墅周围同样只有树,而曹助理把他们送到后就开车回家过年了,彻底断了退路。

  两人呆站在大门外,出于各种因素而迟迟没有人伸手按铃开门,眼看就要站到天荒地老,那扇门忽然喀嚓一声打开了。

  门里站着一男一女两个人,那位女士气质雍容,保养得宜的脸上带着平缓适切的微笑,乌黑的发丝绾成典雅的款式,站在那里就是一幅淡雅的仕女图。那双沉静的黑眸像极了叶修。

  不对,应该反过来才是。苏沐秋想着。

  至于另一个人,简直和叶修同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从长相到衣着风格全都如出一辙,但是气质上相当容易分出差别,大概就是曹助理口中的总裁叶秋。

  门外的苏叶两人观察着里头的人,屋里的人同样打量着他们,四双眼视线来回交错,气氛诡异地安静。

  叶秋眉头一抬,率先开口:“混…哥,你总算回来了啊!干嘛不开门?要不是我助理打电话来说已经把你平安送到,你打算让我跟妈等多久?”

  “忘了带钥匙嘛…”叶修干笑,上前轻轻拥了下叶母,“…我回来了,妈。”

  “回来就好。”叶母轻拍叶修,即使数年未见的亲儿子回家,也丝毫不见失态,只有眼底的水光泄漏几分激动情绪。

  “哥,这位是…”叶秋问。

  “是我学生,他叫苏沐秋。之前我出了点事,都是他帮忙照顾着,不小心耽误了人家放假,正好今年他家里没人一起过年,我就带来B市玩了。沐秋,这位是我妈,然后这是叶总裁。”

  叶修这番介绍真是令人绝倒,这是让苏沐秋怎么喊人?叶总裁吗??还好叶秋狠瞪自家亲哥一眼后主动插话,说让他直接叫两人伯母、叶秋就行。

  苏沐秋连忙上前,礼节到位地与两人问好,语毕露出不好意思的笑容:“对不起,我事先不知道会来府上拜访,没能带点什么东西…”

  “肯定是我那哥哥什么也没说。”两位家属听了叶修前面说到的内容,都很感谢这位年轻人,忙道不要紧,心意在就行。

  “对了,就只有你们吗?怎么没看见另一位?”叶秋的目光在叶修身后扫来扫去。

  “什么另一位?这里只有我和沐秋。”叶修随口回答。

 

  只有苏沐秋?这是什么意思,不是说要带人回来给家里看看吗?

  叶母和叶秋两人对上眼,眼底均是迷惑,心思急转间就成了惊涛骇浪。叶秋面色发白,当机立断,扭头就朝屋里大叫一声:“──小点!!叶修回来啦!”

 

  瞬间,一道黄色的影子伴随着汪汪叫声,旋风一样地从屋里刮了出来。撒着爪子狂奔而来的是只身形不大的土狗,热情非常,兴奋地绕着几人脚边打转。静不下来的小狗哈哈吐舌,在叶秋咻了一声吸引他注意,并暗中比了个方向后,小点立马像颗小炮弹冲了出去,竟直直把毫无心理准备的苏沐秋撞倒在地。

  “小点真是的,苏同学不好意思啊哈哈…”叶秋说到。

  “没关系…”苏沐秋试图把踩在他胸口开心摇尾巴的小狗抱开,奈何小点精力如此旺盛,左跳右蹦的,怎么推也推不开。

  就在苏沐秋焦头烂额地与狗博斗时,叶秋和叶母马上包夹目睹一切正满脸疑惑的叶修,把人挤到几步之外。

  “哥!!!”叶秋低声吼到,“你不是说要带个人回来吗!?”

  “我带了啊!”

  面对叶修如此直接的回答,叶秋结巴起来:“你说…你…你…要带个人回家过年…就是…就是……”

  叶修莫名其妙:“那边被小点放倒的不就是吗。我还没问你指使小点欺负沐秋干嘛?另外,因为你派人来直接把咱们从机场带走,我跟沐秋还没去旅馆…”

  “沐…沐…沐秋…”叶秋一脸无助,看向叶母,“妈,他叫他沐秋…”

  叶母的表情格外复杂,眼神在叶修和苏沐秋之间来回。

  “我叫他沐秋怎么了?很正常啊。”

  “我是你亲弟,你叫我什么?叶秋!连名带姓!”

  叶修表示不能这样看,叶秋的名字只有两个字,“况且就我跟他的关系,连名带姓叫人才不对吧?多生疏,多让人心寒啊。”

  “你…你跟他的…关…”叶秋快要断气了。

  难道你老师都是连名带姓地叫其他学生?叶修正想问,就听叶母开口。

 

  “既然来了,就住家里。”叶母一锤定音,抿着唇,“你爸等会就回家了,你……好自为之。”

 

  叶修闻言一愣,在他印象中,叶母唯一一次对他说‘好自为之’,只有在当年他离家出走的时候。

  说到底,他当年不愿继承家业从商从政,只一心想搞计算机,会被家里反对,不过是因为电脑、互联网这些概念尚未在C国普及,既然叶家有更好走的路子,当然不希望叶修去折腾这个。那时他不回家,尚能解释为追求理想,然而后来即使他闯出了名堂,真的为国争光了,却仍是和家里没有多少往来,只是固定打一笔钱托叶秋转交。

  离开的太久,他不知道怎么回来了。

  无论出于什么理由,终究是他辜负了家人。就像他对叶秋所说,他既然决定回家,就不会逃避了。

  叶修闭了闭眼,认真地看着两人:“我明白了,妈,我会和爸好好谈谈。是我对不起你们…”

  他没否认?他认了?!叶秋叶母均是一脸古怪。

 

  等叶修那边说完话,过来把小点喊开,让苏沐秋得以从地面解放时,苏沐秋一起身,就对上两双相当纠结的眼睛。

  本来如春风般温暖的叶母和叶秋,此时都用一种当场失忆,完全不认得苏沐秋的陌生表情看着他,目光既严厉又惶然,错愕,失望,惊吓什么的全都有一点。

  苏沐秋百般不解,低头一看,发现自己衣服皱巴巴的,一朵朵土渣子盖出来的小梅花开满全身,到处是狗脚印,他这一动,头上还应景地飘了几片枯叶下来,狼狈无比。他干笑几声,一进屋子便立刻借用洗手间换了套衣服,好一番打理,确定自己人模人样焕然一新才回到众人眼前,然而叶母的态度仍是略显疏离,叶秋同样不冷不热,偶尔欲言又止,导致苏沐秋看着那条土狗的眼神都不太对:看你搞的事!第一印象完全被搞砸了啊啊啊!

  小点:汪!

  苏沐秋:你很好,你过来。

  躺在叶修腿上求挠肚皮的小点抖了抖,可怜兮兮地呜呜几声,舔了舔叶修的指尖。叶修摸摸小点,笑着朝苏沐秋勾手指:“忌妒小点啊?过来,我也给你顺顺毛?”

  “…不用!”苏沐秋咬牙切齿

  正巧听见对话的叶秋看两人的眼神顿时不太对了,强烈预感自己亲哥要是敢在餐桌上还这般黏糊糊不知廉耻的德行,肯定当场被他老爹家法打死,明年除夕就该帮他上坟了。

 

  叶父是在将近正午时回来的,面容严肃,身上有一股子不明显的铁血气味,一看就是说一不二、规矩条框相当多的人,也难怪还没成年的叶修一溜就是许多年,怕一回家就被打断腿关禁闭大概也是原因之一。

  “爸。”叶修站起身,隔着大半客厅与他爹遥遥相望。

  叶父看向叶修。

  父子两人互瞪一会,叶父嗯了一声,就转头回房更衣,不再理会他了。叶母跟上,帮忙脱了外套,和他低声说话,叶修则施施然坐下,舒服地嗑起苏沐秋带来的瓜子。

  ……???

  目睹一切的苏沐秋满脸茫然。那两人的交流这就没了吗!?

  这段沟通实在太难解,几个呼吸之间就结束了,而且还看不出结果到底是啥,让准备向叶父介绍自己的苏沐秋完全没找到适当时机。等叶家两老从房里出来,苏沐秋正要开口,一迎上叶父那忽然间严酷到没有语言能够形容的尖锐目光,他马上满身冷汗地闭嘴,勉强有礼地微微一笑。

  太好了,现在叶家所有成员都知道他是空着手拜访导师,还被狗踩了满身泥的人…苏沐秋心底淌血,悔不当初。

  年三十的重点在晚上的年夜饭,五人在奇怪的气氛中用过简单的午餐,叶父碗筷一拍率先离席,其余人等也就各忙各的去了。

  眼看今天是去不成景点,叶修只好折衷,带苏沐秋参观自己家,不过他多年没回来,许多房间的用途早已改变,最明显的就是叶秋独占了原本兄弟俩合住的房间,把他哥的东西挪到隔壁房去了。

  一开门,一种穿过任意门的感觉扑面而来,仿佛这一步就回到三楼七室的叶修那间房──根本就是杂物间啊!

  显然,叶秋只是把东西堆进去,没有帮叶修把那堆零散物品摆好的意愿。

  叶修对此觉得无所谓,换了套干净的床具,就算整理完毕。

  “这里还有住其他人吗?”苏沐秋好奇地从杂物堆里拿出几件小玩具翻看,随口问着,“房子挺大的,没有请帮佣?”

  “没有,现在就住了我爸妈和叶秋三个人。不过我舅舅和阿姨两家通常会在过年时来住一晚…听叶秋说,我阿姨生了龙凤胎,小家伙们今年都5岁了吧?”叶修摊在床上感叹。

  但苏沐秋听完,直觉反应竟然是:这得有几张嘴要吃饭啊,叶妈妈一个人烧菜来的及吗?──实在是之前掌勺有数月之久,对这方面敏锐度提升不少。

  苏沐秋催了几声叶修要他赶紧去帮忙,得到后者摊手“我怕越帮越忙”的回应后,翻翻白眼,便自己绕到厨房去了。

  他没有借机刷好感的意思,只是单纯觉得没带礼物拜访已经不知礼数,还坐着当大爷让老师亲妈伺候那就是不知好歹了。

  而叶母见苏沐秋主动走进厨房,询问哪里需要帮忙时,她没有说些你是客人这类的客套话,只是深深看了苏沐秋一眼,指着几样食材让他帮忙处理。

  苏沐秋没察觉叶母的态度不对,认真挽起袖子洗菜。

  虽然厨艺技能只是家常等级,但苏沐秋刨丝、切丁、去皮的动作倒是干净俐落,熟练非常,再加上陆续抵达叶家的舅妈和阿姨加入,很快便整出一大桌的菜。

  两位新入队的女性倒是对苏沐秋的存在相当好奇,叶父叶母都是比较老派的人,认为君子远庖厨,更别提差使客人,但在她们抵达之前,苏沐秋确实就在待在厨房里,拿着菜刀剁大骨帮忙炖汤。

  “小朋友,你是谁呀?”叶家阿姨凑过来好奇地问。

  “妳好,我是叶修…叶老师的学生,叫苏沐秋。”苏沐秋擦了擦手,站直。

  “今年小修回来了?我没看见他。”舅妈惊奇道。

  小修……苏沐秋暗自抽搐,脸上笑的温和:“老师从H市过来累了,在房里休息。”

  “你也是从H市来的吧?要不要去休息一下,这里我们来就好,等着吃饭就行。”

  苏沐秋连忙摆手:“这样多不好意思啊。”

  几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主要还是在叶修这几年过得如何,苏沐秋有问必答,近期的事说的尤为详细。叶家长子从来不是会把自己经历什么事挂在嘴边的人,叶母不置一词,沉默地切着菜,仔细听着苏沐秋所描述的叶修,视线偶尔隐蔽地掠过那名年轻人。

  

 

  待料理全数上桌,伴随着电视机里春晚开始的声音,众人吃起了年夜饭。

  叶家人口不多,但加上叶母的弟弟和妹妹两家,十几号人围着一张大圆桌,看起来密度就高了,压迫感相当大。

  尤其主位的叶修他爹不晓得吃错什么药,本来就是不怒自威的寡言形象,现在更是到了一字不吭的程度,闷头吃饭,飕飕放着冷气。受他影响,其他人都有些战战兢兢,连两个5岁大的小不点都敏锐地感觉气氛不对,不敢出声,只有电视里的人兀自笑闹着。

  叶修以为餐桌上的尴尬气氛是因为他这个多年不回家的长子突然蹦出来,亲戚们不晓得怎么搭话,奈何他从小离家,基本是放养在外头,对亲属关系不算拿手,为避免弄巧成拙,干脆低头扒饭,跟他爹一样闷。

  苏沐秋则暗自怀疑原因出在他身上──人家农历春节过年团圆,他一个外人杵在这,可不就是莫名其妙吗?聊天都不知道从哪聊起,东家长西家短的八卦哪好意思说给他听啊。

  被老婆在桌下踩了一脚,叶家舅舅深呼吸,忽地起身一拍脑袋瓜:“哎呦!姊,我居然忘了,我带了酒来啊!过年餐桌上怎么可以忘了酒,来来来,大家喝大家喝!姐夫你也是,过年嘛,哈哈哈。”

  叶家舅舅和他老婆的手速比语速还快,话音刚落,眨眼间所有人的杯子都满上了,小朋友也分到了果汁。

  不晓得是为了热络气氛还是壮胆,舅舅和姨父互看一眼,倒头就干,几杯黄汤下肚,话匣子就开了,有了两人起头,其他人纷纷加入话题,总算有了点年味。

  苏沐秋毕竟是客人,而且还是小辈,索性不冒然插话,只是主动替聊开的众人盛盛汤、给吃空的煎鱼翻翻面,贤慧的可以,时不时还挟几筷子菜到小盘上,悄悄塞到叶修手边,并趁乱把叶修杯子里的酒换成颜色相近的麦茶,以防稍后众人兴起干杯又干杯。

  叶老师的胃如今受不得摧残,一满杯五粮液下去,还不得吐的像之前一样撕心裂肺,苏沐秋可不想害自己耐心照顾这么久的功夫付诸流水。

  小朋友正好坐在叶修的另一侧,只有他们发现叶修杯子里的东西被人偷天换日,正瞪大眼无辜地盯着他看。叶修弯下腰,在嘴边竖起食指,对两人眨眼:“嘘。”

  俩小孩笑起来,也偷偷地嘘了一声。

 

  饭后,苏沐秋帮忙收拾了餐具,并顺势和叶母一起准备水果。

  叶修摸进厨房:“沐秋…”

  “干嘛?”

  “这里有什么需要帮忙吗?”叶修作势卷袖子。

  “不用,厨房不大,你别挡在这。”苏沐秋问:“怎么不去聊天?”

  “他们聊的那些实在没意思。”叶修叹气。

  苏沐秋想了想,把手里的苹果切成几瓣,三两下削成兔子,在盘子里摆好,连同口袋里摸出的手机递给叶修,“给,帮你阿姨看着小孩,跟小朋友们一起玩游戏去。”

  叶老师领命,晃悠悠地走了。

  一旁的叶母不动声色地看着两人的互动。

 

  叶修靠着造型可爱的苹果和两只手机,顺利打入小朋友的交际圈,三人窝在角落打游戏,场面如火如荼,竞争之激烈,比电视节目还闹腾。

  苏沐秋帮着叶母拼了果盘,在客厅听了一会聊天内容,长辈们的话题确实比较枯燥,离不开新闻时事、国际局势、股票与房产投资等等。从血缘上来看,和苏沐秋一样都是‘外人’的姨父见他安静坐着,相当可怜,三不五时就问问他的想法,展现关怀。他没有期待这位苏同学能说什么有建树的话,只是想让他加入话题聊聊天,别让客人觉得孤单冷落,没想到苏沐秋非但能聊,还什么都能说上一点,这就让人惊讶了。

  “要不是你说是小修的学生,我绝不会想到你是学计算机的。”姨父感慨。

  “以前情况不好,打过几样零工,涨了点见识。”苏沐秋解释。

  “零工?家教吗?”阿姨问。

  “做过家教,此外送报、端盘子、搬货、写软件什么的都做过一些。”

  “钱不够用?你家里人没有帮衬一下?”几人有些惊讶。他们本来以为年轻人打工存钱,不就是买苹果机什么的嘛,但听起来不像啊。

  苏沐秋笑了笑:“家里只有我和妹妹,她年纪小,就由我努力挣学费了。”

  说起这些事,苏沐秋是有些自豪的。毕竟他打过的工没有百八十样,也有二三十种,不仅自力更生,养活自己和妹妹,还供两人读书,考上名牌大学,投入叶修门下,稍微润饰一番,分分钟可以拿来当苦学不辍的经典例子表扬。但这些不是需要宣传的事,苏沐秋只是含糊提了一下就带过。

  叶秋吃着水果,一会看看谦虚乖巧的苏同学,一会转头看他亲哥,这会一大两小玩疯了,边玩边把招式名称喊得震天响,反差如此之大,不禁说着上梁不正下梁未必会歪。

  苏沐秋忙道没有没有,叶老师很好,受了他很多帮助,blabla,附赠微笑一枚。

  自家亲哥怎么不能从人家身上学点好呢?你怎么就给叶修这家伙给骗去当学生呢?叶秋感慨,完全不晓得在装逼这件事上,这对师生可谓一拍即合,技术炉火纯青。

 

=

 

[匿名用户] 我不是总裁:我亲哥在除夕当天带他男人回家出柜了!!在春节猛然出柜了啊啊啊!!!怎么办,急,在线等!!

[匿名用户] 你哥:谁出柜了??我怎么不知道你还有别的亲哥?

 


我个人不太喜欢看到文里提到叶修他老家或叶妈,毕竟是原作没提到却又息息相关的,但实在想刷春节副本ver.我们没有出柜,还请大家不要认真><


→ 28 (2)+(3) / 目录

评论(20)

热度(6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