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lof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 打赏需谨慎! 】】】
请量力而为!请考虑清楚!打赏并非必须。

【伞修】剑走偏锋28 (2)+(3) END(网配paro)

← 28 (1)


(2)

  除夕跨年夜,是与家人团聚的日子。

  对之前的苏沐秋来说,所谓与家人团聚,就是和苏沐橙窝在那间又窄又小的老旧套房里吃饺子,看春晚,听爆竹声。

  本来今年也该如此,却出了突发状况──苏沐橙在半年以前就向他提过,今年寒假会和楚云秀等几位同学一起出国旅游,初一前回来,但由于当地情况,旅行社不得不调整出发时间,却正好延后到春节去了。

  当苏沐橙在QQ上告诉他,打算取消行程全额退费时,正在看妹妹发来的旅行社公告的苏沐秋果断让她选照常参加,半价优惠。

  “妳其他朋友还去吗?”

  “会去。”

  “那就跟她们去玩吧!”

  “可是过年…”苏沐橙犹豫。    

  “半价这种好机会之后可不容易碰上,而且妳们计划很久了不是吗?”苏沐秋不以为意,“咱家就妳我两个,年夜饭回来之后补上就好,记得定时给我打个电话。”

  “好呀。”苏沐橙笑答,“我马上告诉秀秀!”

  于是,此刻的苏沐橙并不在国内,这也是苏沐秋能毫无顾忌地跟叶修来B市的理由。

 

  几个姑娘去的地方和C国有时差,苏沐秋是在晚间十二点左右接到妹妹的来电。叶家人没有熬夜倒数的习惯,吃饱之后聊了一会,就纷纷洗澡休息去了。还缠着叶修依依不舍的小孩们也被爹妈带走,此时诺大叶宅只剩调低音量的电视声响,节目里的人正在表演杂技,引来惊呼连连。

  苏沐秋坐在沙发里,听苏沐橙报平安。

  “…嗯,好。妳小心注意安全,钱包护照要看好…”苏沐秋仔细叮嘱,不晓得对面说了什么,他忽然一愣:“什么?叫我不要一个人过年?”

  他瞥了眼身旁的人,叶修裹着毯子缩在沙发上,在一旁歪着脑袋看春晚。

  苏沐秋放低声音:“妳就别操心这些了,好好玩,我跟叶修在一起,现在在B市呢…啥?妳也想来B市旅游?之后找机会吧……妳要找叶修?”

  “找我?”叶修慢吞吞地接过手机:“喂,沐橙…好,等等去看…有事立刻联系我们。妳也是,新年快乐,晚安。”

  “这样就挂断了?你有没有认真说话啊?”

  “沐橙说大家都聚在群里,准备等会一起倒数,要咱们去群里聊。”叶修关上电视,拉着苏沐秋起身。

  苏沐秋点头,跟在叶修身后进房。之前一段时间住惯了,两人都没察觉苏沐秋被安排跟叶修睡同一间房、同一张床哪里奇怪,很是自然地在房间自带的浴室洗过澡,就一块躺到床上,分别拿手机点开QQ。

  沐雨橙风正好在群里发风景照,其中几张大概是楚云秀拿着她手机拍的,能看见苏沐橙的背影入镜,这姑娘穿着简单干净的连衣裙,在灿烂艳阳下摆出拥抱大海的姿势。

 

  沐雨橙风:[图片1] [图片2] [图片3] 

  沐雨橙风:[图片4] [图片5] [图片6]

  沐雨橙风:景色很美吧!^^

  逐烟霞:美!简直美呆了!!!!

  海无量:霞姐,妳说的是不是‘沐姐简直美呆了’呀? [眨眼]

  逐烟霞理直气壮:这还用问!我家沐沐跟风景都美呆了! 

  秋木苏:沐沐跟风景都美呆了!+1

  一叶之秋:沐沐跟风景都美呆了!+2

  一寸灰:大神…?!

  小手冰凉:沐雨橙风的后援会来了

  小手冰凉:抱歉,我看错了,那是一叶之秋,不是毁人不倦?

  毁人不倦:……

  寒烟柔:这感觉,不太像一叶的风格呢!

 

  叶修无语地看了眼刚才忽然抢走他手机排队形的苏沐秋,后者一脸淡然。

 

  一叶之秋:反应很敏锐啊!这都能被妳看破。

  寒烟柔:果然。

  沐雨橙风:噗,是秋木苏发的吗?

  一叶之秋:是啊。

  逐烟霞:咦?咦!等等等等一下,你们的意思是…?!

  逐烟霞:难道…秋木苏大神………开了一叶的Q号?

  秋木苏:当然不是,我干嘛开他的号,直接拿他手机不是更省事吗。

  逐烟霞:他的手机???

  寒烟柔:你们面基了?这个时间点,一起过夜?

  海无量:啥?!秋木苏,你…?!

  苏沐秋的QQ一跳,海无量在小窗里发来好几张惊吓过度的表情包,左一句‘你寒假跑的不见人影是跟自己CP三次元转正?!’、右一句‘靠你是基佬你老师知道吗!’,横批‘原来黄少天说的是真的!!!’,苏沐秋呵呵两声,置之不理。

  一寸灰:呃……为什么我一点也不惊讶?

  小手冰凉:@一寸灰没关系,我也是…

  秋木苏:谢谢大家,如大家所想,我们在一起了…

  沐雨橙风:在一起过年了?

  一叶之秋:在一起过年了。

  寒烟柔:只是在一起过年?

  一叶之秋: [叼烟]

 

  众人:面对这个转折为什么我一点也不惊讶???

 

  逐烟霞:有人一起过年,感觉好热闹啊 [羡慕]

  逐烟霞:总觉得能和大家一起过年一定很开心~~

  逐烟霞此话一出,众人立刻扔下这对三不五时溜人的CV大神,热烈地参与一起过年这个话题。他们社团早年办过一次面基,后来因为各种缘故没再举行过,但对彼此的印象都是不错的,相处融洽,这时也疑惑起为什么没人想到约出来一起庆祝新年这个主意。

  只要地点不远,在圈子里跟志同道合的朋友约出来见面的人不少,当然像一叶之秋那样现实身分成迷的也有,不过一叶之秋既然和秋木苏面基了,应该代表他实际上对这种活动不排斥吧?总不会就秋木苏是个特例,必须不能啊!

  话题到了最后,就进入“要不要面基”这件事,完全没人记得倒数,反而是远在国外的沐雨橙风发了句‘新年快乐!今年请多多指教\(^o^)/’,才后知后觉地发著同快同快。

  一寸灰:啊,《凝》剧第一期顺利发布的庆祝会还没办过?

  昧光:这么说起来…

  逐烟霞:!!!

  逐烟霞:哎呀!这真是好主意!不如我们就办庆祝会吧!大家寒假有空吗?跟上次一样,在H市?

  寒烟柔:好呀。 [笑脸]

  小手冰凉:好的。

  沐雨橙风:T_T呜呜呜。

  一寸灰:我回家过节,人不在H市… [遗憾]

  逐烟霞相当积极:那开学之后呢?

  众人确认自己的行程,纷纷表示可行,热热闹闹地敲定了这次小型面基活动。这群深夜党没一个打算睡觉,就着这股子兴奋劲,热烈讨论要约在哪里,是要吃饭呢?还是唱歌?还是吃了饭之后去唱歌?

 

  而苏沐秋两人回复了ok,就没有继续关注群里的消息了。在一寸灰说了凝眸深处发布这件事之后,两位主役CV才满头大汗地想起,由于之前兵荒马乱的,他们俩没一个人听过这部剧的最终成品,甚至连发布楼都没去抢个沙发板凳,完成是彻底神隐的状态。

  “真是太不敬业了。”两人深刻反省。

  他们赶紧把剧拖了下来,因为没有耳机,只好把广播剧外放,两颗脑袋凑在叶修的手机旁。

  开头是由风城烟雨亲自操刀的配乐,袅袅筝音如水流泻而出,其他乐器序次加进,带着一股风流写意的潇洒,还有说不出的惆怅。


  (一小段被屏蔽的肉渣 第28(2)章长微博 )


 

  初一的天气不错,虽然还是冷飕飕的,但至少天色不再是灰蒙一片,透出微亮的蓝,让人心情很好。

  虽然昨晚熬夜,但这天苏沐秋仍起了个大早,因为叶修这间房没有装上窗帘,阳光照的眼皮生疼,苏沐秋便模模糊糊地醒来。一睁开眼,他立刻打了个喷嚏,才惊觉夜里某人把棉被都卷走了,整个人裹成炸虾状,露出半颗毛茸茸的脑袋,只有被角可怜兮兮地盖在苏沐秋身上。

  苏沐秋隔着棉被痛打叶修一拳,就滚下床刷牙洗脸了。

  叶家附近完全是深山老林,空气倍儿清新,为了避免影响屋里其他人休息,苏沐秋选择出门绕着房子走走,吸收免费的芬多精。走出几步,昨天和他亲密接触过的小点就不知打哪窜了出来,苏沐秋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立刻呈现战备状态,然而那只小狗一反昨天疯狂模样,只是坐在他面前,轻轻汪了一声。

  苏沐秋弯腰,小心翼翼地摸了摸小点,接着一人一狗散起了步。

  他俩绕了个弯,就见后院里,叶修他老爹正一丝不苟地打着八段锦。苏沐秋怕打搅对方,本想原路返回,却见叶父不疾不徐地收了动作,站在那盯着他。

  “叶伯父,早安。”苏沐秋主动问好。

  叶父抿唇,面部线条僵硬,瞄了眼放在两步外用来整理落叶的扫帚,最后屈服于礼数和来者是客,硬梆梆地回了句“早”。

  尽管不晓得叶父是做什么的,但身上的长官威严显而易见,苏沐秋觉得叶父不苟言笑的态度简直太正常了,是以当叶父主动问话时,他还有些受宠若惊:“你和…那个谁,这次是什么打算?”

  叶父问的直接了当,就是想知道长年在外的不肖子一回家就带男人算什么德行,而这看起来还知礼数的小苏跟着叶修胡闹又是什么情况。

  可惜苏沐秋哪里知道对方在想这些:“哦,我以前没来过B市,叶老师本来计划带我去看几个景点,感受感受先人的伟大与华国文明的精随,只是…”

  只是他俩被叶总裁直接绑到山上,没有交通方式,观光大概泡汤了。

  晓得苏沐秋误解他的问题,叶父也没法拉下脸解释的更清楚,冷冰冰地扔下一句“车库有辆摩托”,就扭头继续打八段锦,苏沐秋赶紧道谢,带着小点溜去车库了。

 

  苏沐秋没有花太多时间在散步上,看看时候差不多了,就回去帮忙叶母准备餐点。

  农历新年的第一天,吃食上非常讲究,要为新的一年讨个平安吉祥的好兆头,他们早餐做了桂花汤圆,取祥贵、圆满之意,清香顺口。中午的团圆饭,除了年糕、饺子之外当然还有长寿面,鱼啊萝卜的也不能少,食材听起来简单,但每道菜都很费工,跟吉祥沾边的菜式准备了好几样。

  因为两个小朋友喜欢,叶家阿姨打算多做个豆沙包,苏沐秋一边帮忙一边学,不小心就多做了点,最后上桌的除了叶老师之前点名的兔子豆沙包,还有小刺猬,以及被苏沐秋称做凤凰雏鸟的小黄鸡…

  第一天没有心理准备,许多事情措手不及,表现多少有失当之处,到了初一苏沐秋已经找回节奏,给两个小孩发红包,收获两人灿烂的笑脸,可惜一句“谢谢苏叔叔”让现年23岁的苏沐秋差点崩了微笑。

  出乎苏沐秋意料的是,他也收到好几只红包,金额不大,都是吉祥数字,阿姨一家甚至还连苏沐橙都准备了,说是让他“拿回去给妹妹沾沾喜气”,一派喜气洋洋。

  唯一不太对劲的就是叶秋,他给两个小孩和苏沐秋都发了红包,但眼神四处乱飘,看天看地就是不看苏沐秋正脸,让苏沐秋苦思自己是不是做了什么犯对方忌讳的事。

 

  两家人下午就告辞离开了,叶修和苏沐秋也通知一声,溜出去观光。

 

  由于叶家人不靠摩托车出入,车库里的钱江整理干净后看起来还算崭新,油量充足,就是不晓得被谁改装过,外型土的掉渣,不过两人都不在意。出于打工需要,苏沐秋成年的时候就取得驾驶证,载个人不是问题,叶修坐在后头,抓着他的腰,下巴抵在苏沐秋肩头叽叽咕咕的指路。

  两人对路况都不太熟悉,加上虽然跟没事人一样,但叶修脑震荡确实没好全,他们基本上就是按着最低速移动,慢得相当可耻,引来不少路人指指点点,要不是两人一到山下就规规矩矩地戴上安全帽,或许此时已经被拍照上微博──如果自行车能双载,哪用得着这样啊!

  春节期间B市人潮汹涌,不管到哪都是人,路上是人,店里是人,左看是人,右看还是人,随便拍张照,都能立马放进字典里人山人海的条目下,或是给密集恐惧症做配图。他俩倒也不急,反正没有行程问题,哪里人少就往哪去,自由的很。

  故宫这等远近驰名的景点根本不用想进去了,排队就累得够呛,除了里三层外三层的人估计看不到什么,两人远远地看了一眼就放弃。苏沐秋在外围拍了张排队人潮,发上微博,配了句‘people mountain people sea~’,让粉丝们捧着心不要不要的,强烈指控木苏大神又再恶意卖萌。

  他编辑微博时,叶修就靠在他肩上呢,自然看到他的举动,于是同样拿出手机拍照,拍的却不是人潮或景物,而是苏沐秋发微博的那只手,手指修长,骨节匀称,白净的手掌衬着冬季午后的阳光,画面十分漂亮。

  照片把握着的手机和屏幕也带进去了,一下就能辨认出cv秋木苏,叶修倒是不紧不慢,正大光明地发了上去。

  

  一叶之秋v:新年快乐。 [照片]

  

  他才发布新微博,马上就跳出新回复,叶修挑眉一看,居然是秋木苏:

  秋木苏v:照的不错。//一叶之秋v:新年快乐。 [照片]

  

  “沐秋,手速很快嘛。”

  “彼此彼此。”

  两人相视一笑,苏沐秋催促叶修坐好,叶老师悠闲地抱紧苏沐秋的腰,不去看什么热门景点了,专门钻小巷绕去人少的地方吃东西或看没啥特色的风景,每到一个地方就互相发一张微博,例如一块糕点戳了两双筷子啦、秋木苏v发出来的微博内文却是“木苏大神表示驾驶中不玩手机,只好我代他发”这类的,也不管此举引发网上多大的震动,一天下来收获不计其数的烧烧烧烧。

  与过完春节就十分命苦地回去上班的叶总裁不同,两人一个是学生,一个是教授,寒假如此漫长,长的激发叶秋满心怨气,除了偶尔借用电脑处理一些下学期排课的事,就是成天四处晃晃悠悠,偶尔和叶母一道出门赏花,小日子悠游自在。

 

 

 

  如此数日后,当夜深人静,苏沐秋双手背在脑后,望着天花板,回忆这几天、甚至几个月来的种种,与叶修‘冷战’的那阵子明明不过是一个月前的事,却感觉已经过去数年之久。

  一阵感慨涌上心头,他不禁觉得这关系也太波折,真是听者哭闻者qì,要用泣或是气就看心情了。

  “叶修。”苏沐秋问着,“那时候…”

  “嗯?”叶修半张脸埋在枕头里。

  “你真的不知道只要你开口,我就会留下吗?”

  叶修答的坦然:“我知道啊。”

  比起其他情绪,苏沐秋更多是好奇:“那为什么不开口?”

  “唔…为什么啊…”叶修沉吟,细思起来。

 

  类似的问题,住院时苏沐秋也曾经问过,他当时没有回答,倒没有隐瞒的意思,只是觉得这真的没啥好说。

 

  他最开始认识苏沐秋,是因为苏沐橙──或着说,是因为沐雨橙风,而知道了秋木苏这个CV。

 

  仅止于知道,离认识对方,还差了相当大的距离。

 

  不可否认的是,秋木苏在网配一事上确实拥有相当天然的优势,他的声音辨识度很高,比起伞下群里的姑娘们嗷嗷叫着的性感磁性把持不住,叶修倒觉得这个人的声音温暖明亮,却丝毫不显得软弱。

  再后来,因为这个声音,他在那堆满脸期待与惶恐的大一新生里,认出了苏沐秋。

  可以说他最初留意苏沐秋这个人,只是因为‘声音好听’这种烂大街的理由。

 

  留心观察后,他很快发现苏沐秋是个相当有才华的学生,在计算机领域的天赋,完全不输叶修。几乎是本能的,叶修知道总有一天就算在现实中,此人也能如同网上那般,绽放璀璨夺目的光芒。

  可惜,这个学生消耗太多时间在维持生活上。出于惜才的心里,叶修不介意帮他一把,而苏沐秋也注意到这位教授。

  这或许是两人开始意识到对方存在的瞬间。

  苏沐秋是个优秀过头、锐利耀眼的人,没了那些让人分心的事物,他开始有目地的向上攀爬。这位年轻学生做人做事滴水不漏,彬彬有礼,一张精致的微笑随时挂在脸上,若将人际关系视为有收益的投资,这无疑能产生最多正面回馈的一种,苏沐秋做得自然而老练,亲昵又疏远。

  叶修看的明白,对这种态度毫不感冒,却也不反对,和苏沐秋维持不远不近的距离──反倒是CV秋木苏的庆生会后,他对这个正大光明地要他“叫我老攻”的人起了点兴趣。

 

  然后,秋木苏毫无自觉的侵入他的生活。

 

  与他相处确实让日子有趣得多,叶修干脆放任事态变化,看着慢慢攒积的好感纹丝不动,因为CV秋木苏和苏沐秋在他心里泾渭分明,隔着网线实在没什么好说。

  直到一个没有经过深思熟虑的邀请,苏沐秋住进他家,朝夕相处。

  起初苏沐秋还是那副公事公办的客套表情,但很快就在叶修与网上相同的相处模式下打破次元壁,一下怒目而视,一下满脸郁闷,灵动、鲜活。

  叶修半大不小就离家出走,从给人写小软件挣钱,一直到参加各种竞赛拿奖金,人生有半数以上的时间都是独自生活,自己照顾自己,比起一些老大不小还得靠年迈父母拉拔的人,他的生活能力毋须质疑。偏偏苏沐秋愣是把他当成无行为能力人,张罗吃喝,管东管西。

  即使叶修刻意把玉米吃的到处都是,或是把课塞给他去上,他也不过唠叨一阵,每次真正发怒,都是因为叶修‘没事折腾自己,你还要不要命’。

 

  这种啰嗦的关心…简直烫的人几欲落泪,如此贵重,不知如何是好。

 

  他回忆起来,都觉得这几个月是他近年来看最多电视节目的时候。以往他回了家,就窝在房里配剧刷副本,而苏沐秋来了之后,他常常不知何时发现自己已身在客厅,躺在沙发上,慢不经心地看电视或玩手机,耳里却听着苏沐秋走来走去的脚步,或未关紧的门缝间传出的键盘声。

  叶修对自己承认,他喜欢这样的生活,空旷的屋子里有另一个人,在他伸手可及的地方,而那个人,是苏沐秋。

 

  但是,不管最终走向何方,都能预见麻烦重重。苏沐秋是他如此珍视的人,叶修不想因为他的缘故,让对方出什么问题,更别提主动伸手拉着人下水。

  于是叶修在自己身旁,摆下一张空椅子。

  他不疾不徐地坐着,安然看天数云。苏沐秋留下也好,离开也罢,至于他自己对结果是什么情绪,这都不重要--他把决定权留给苏沐秋。

 

  苏沐秋不希望他是一叶之秋,那就配合他装作不知,说自己是君莫笑吧。

  他实在不想再看到那个挂着索然无味微笑的苏沐秋。

  接着,苏沐秋对他说:‘我要搬回去了。’

 

  为什么?

 

  他不会问。

  如果离开是苏沐秋的决定,不管原因为何──老早就开放的宿舍突然‘修好了’、厌倦于照顾人、不想继续搅和不清──叶修不会出声。

  尽管他清楚只要找理由留人,苏沐秋不会离开。但是这样留下的苏沐秋,还是苏沐秋吗。

 

 

  苏沐秋猜测这个问题不太好回答,耐心等了许久,就等着叶老师为他解惑,等啊等的,几十分钟过去,苏沐秋都快睡着了,还是没听到答案。

  “叶修?你想好了没啊?”苏沐秋问,戳了戳叶修的侧腰。

  回答他的只有叶老师平缓的呼吸声。

  …又睡着了?!苏沐秋满头黑线,开始怀疑睡觉是不是叶修逃避疑难杂症的手段…

  但不得不说这招挺高明的,为了一个充满感情天地氛围的问题把叶修叫醒,苏沐秋还没这么无聊。他拢了拢被子,确保在冷飕飕的二月深夜棉被被卷走这等惨事不会重演,就打着呵欠睡了。

  明早叶修他妈要去买菜,苏沐秋觉得比起期待叶修,还是得自己去帮忙才行…

 

 

 

(3)

 

  在叶家过了将近半个月的逍遥日子,这件事不仅是苏沐秋觉得惊讶,叶修自己也从未预料到。

  他还以为他爹会把他扫地出门呢,否则干嘛回B市还订旅馆?他都准备好情况危急就下跪掉几滴泪,看他爹他娘会不会心软留他半条命,没想到离家出走这件事就这样轻描淡写地揭过了,反而整天瞅着他和苏沐秋不放──尽管他爹妈都装得若无其事,一副‘原来你在这啊’的薄情调调,但叶修每次察觉视线回头,看到的都是不晓得忙啥的他爹妈,哪还能不知道。

  而苏沐秋除了最开始跟小点水火不容,每天早上一起散步,倒是培养出几分情谊。小点在苏沐秋的教导下,居然学会了几项新招式,握手、坐下自然不用提,现在会帮忙拎菜篮子,帮叶父叶秋拿包,可以当家人的好帮手了,某种层面上来看,或许比叶老师有用…

 

  开学前几天,叶修接到通知,新学期即将开始,教职员需要提前回去准备,而研究生的开学时间也比一般大学生早几天,两人收拾包袱,准备回H市去了。

  临离开前,叶母对叶修仔细嘱咐,诸如好好吃饭、仔细生活、注意作息之类,还有常常回家,叶修也说着不要太劳累,多休息,有事让叶秋帮忙等等。他们母子说着话,没想到叶父却突然叫了他一声。

  “那年轻人…还行。帮你妈不少忙,做事也认真。”叶父绷着脸,“…之后再带来玩。”

  叶修笑:“好啊!不过,到时我可能会多带个小姑娘。”

  叶修爹娘:“…………………”

  “是苏沐秋他妹妹,你们可不要误会,以为人家小姑娘是我媳妇,我会被沐秋掐死的……”叶修感慨。

  特别请了半天假给亲哥送行的叶秋:“他是该掐死你!!”

 

 

  回程他们没有再搭飞机,毕竟是临时,只弄到火车的硬坐票。叶秋把两人送到地点,一路上都在反覆强调:“不要做些有伤风化的事,做人…呸,谁管你们晚上做什么人,我是说为人处世一定要自爱自重,自重!否则哪天被烧死都不知道!”

  叶修难得搞不懂自己亲弟在想什么,只好胡乱点头,让叶大总裁赶紧回公司,叶秋哼了一声,驾着车扬长而去。

  春节开始和尾声是人潮最多的时刻,堪称万头攒动,密密麻麻,两人好不容易才挤上了车,找到他们的位置坐下。列车一路颠一路晃,车内人多拥挤,空气循环又差,何况硬坐椅背不能后放,很快就把叶修晃没了意识,除了恶心就是想吐,腰背还酸痛到不行。叶老师陷入极为严重的掉血debuff,哪怕精神再好,也得强逼自己睡觉,否则这一路要十几个小时,他根本捱不到下车。

  苏沐秋替叶修挪了下姿势,让他靠着自己肩头小憩,随后发QQ找苏沐橙问了问,塞上耳机,专心看起她极力推荐的几部剧。

  艰辛而漫长的车程后,两人终于摇摇晃晃地抵达H市,别说离魂归西天只差半口气的叶修,就连苏沐秋都有流着泪感谢老天的冲动。

  苏沐秋帮了把手,把精神不济的叶修半扶半扛地拉下车:“你等等直接回家?”

  “嗯…出去这么久,屋子里还得整理,否则不能睡人。你要回宿舍了吧?开放了吗?”

  叶修随口问道,捶着腰扶着脑袋,脚步忽轻忽重地往外走。

 

  闻言,苏沐秋却放下行李和土产,站在原地,注视着叶修的背影。

 

  他曾无数次思索这个时刻,究竟怎么做才能万无一失。

  刚才看过的狗血剧中,男主角大多像个傻子或神经病,在大雨中、街道上、各式各样的地方,捧着苏沐秋已经证实相当失败的玫瑰花,或钻戒,或随便什么都好,噗通一声单膝跪下,声嘶力竭地大喊:‘我喜欢妳──请妳跟我交往──请跟我结婚──非妳莫属──’

  运气好的话,女主角会捂着唇,眼泪扑簌簌地滚落,哽噎的说‘我愿意’;要是运气不好,女主角转身就走,而男主角失意落魄之下,通常会带着花束和戒指惨遭飞来横祸,女主角哭着回头,对血泊中的男主大喊‘你不要走’。

 

  不过,他和叶修都是个出其不意、剑走偏锋的人,这种时候,就不要这么落俗套了。

 

  苏沐秋稀松平常,双手插着口袋,随口喊到:“叶修。”

 

  叶修离开的脚步一顿,回过头,看着他。

  “有件事忘了问你。”

  叶修哦了声,靠上一旁的廊柱,身形歪歪斜斜,手一摊,表示洗耳恭听。

  “宿舍还没开放。不过就算开放了,这个时间早就过门禁了。”苏沐秋唉声叹气,镇定自若地扯谎,“我考虑了一下去哪凑合过夜,忽然想到你家小区环境不错,步行可到,隔音佳,还接受劳力抵房租,至于室友…勉强可以吧!”

  他一面说着,一面不紧不慢地拎出一把钥匙。

  那把钥匙用一条红绿相间的丝带串着,崭新无比,自完成后从未被使用过,被它的所有者珍而重之地随时带在身边,但此刻拿起它的姿态却又如此随意。

 

  微冷的夜风轻柔抚过,带来四季桂不明显的清甜香气。

  即将迈入二月,又是一年春。

 

  苏沐秋勾了勾嘴角,“搬来搬去也麻烦,不如咱们以终生为前提同居吧。”

  “叶老师,你的回答?”

 

 

  叶修凝视着唇边带笑的苏沐秋。

  那双浅色的眼眸映着他的身影,尽管故作平淡,紧盯他不放的目光却说明了紧张。

  一会之后,叶修慢慢、慢慢地笑了起来。

  他挑起眉,歪着头回答。

 

 

 

  “你猜?”

 

END


原本的后记↓


没错,结局就是这样,从第一章开始写的时候就决定了,只是叶神换了答案…


很感谢大家看到这里,这个点文被我写了这么长也是很可以,非常非常感谢每一位留评的亲,我都仔细看了啊啊啊!!有几位常常写好几行字,我看得泪流满面,感动非常,真是要截图保存一辈子。
完结了好寂寞啊。
这文写到现在也有四个多月吧,完全出乎我意料,好久啊。玩了很多梗,心满意足。后续会再修文。
如此漫长的时间,很感谢你们陪伴。


感谢每一位质疑这文为何百热的亲,因为我想了很久也不知道为什么,只能努力写到完结,作为对各位的回报。



关于本文TXT,是一定会放的,但大概会是番外也完结之后。

番外也是一开文就决定的:

1. 初相遇,不相识
最开始的叶神,还有新生沐秋,主要讲述为何正文的叶神要这样装逼,诸如此类

2.平行世界:男生宿舍
大二伞x大二叶,一样网配
忧郁小猫猫
↑靠我忍了好久的忧郁小猫猫啊啊啊啊!!!
↑已经确定改啦

其他的想不起来了…好懵,我要去检查为啥有几章被吞,谢谢大家。



 番外一 / 目录

评论(166)

热度(9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