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lof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 打赏需谨慎! 】】】
请量力而为!请考虑清楚!打赏并非必须。

【伞修】成王败寇01~03:依然如初 (修仙/深夜60分)

水清浅JX  生日快乐!!\(^o^)/
对不起啊难得的生日贺文我写成这种东西ㅠ ㅠ…问你点文的时候,看到“修仙”的瞬间我真是(惊涛骇浪.gif)这个题材,实在太不拿手了ㅠ ㅠ…

我思考至今还是没想到修仙这个题材的短篇怎么写,你等我想想,先拿本文顶着,我想好之后立刻换上!!!!!!!

假如没换上…本文后期可预计将和最后一个没开坑的点文混着写…

====


01.

  咚。

  咚。

  咚。

  粗糙生茧的掌心牢牢抓紧麻绳,豆大的汗珠自额角滚落,在石阶上留下深色的印子,他迈着沉重的脚步,一步、一步向上。
  烈阳高照,路上却无树荫可供乘凉,无论向前亦或后退,都只有漫长到看不见尽头的青石阶梯。
  他两眼发黑,脑袋昏涨,胃里饿的难受,口舌发干,恍惚间前方的阶梯成了层层叠叠的重影,双腿酸软无力,每次提膝抬腿,肌肉便阵阵打颤,几欲晕厥,肩头的压力,却越来越重,每一步,都比之前更加艰难。
  但他不能停下。
  尽管早已精疲力尽,昏沉的脑海无法想起一星半点为何要如此拼命的理由,只是执拗地不愿出声放弃,梗着脖子仰望远方,死命地咬紧牙关,强迫自己向前。

  只差一点…

*

  在这片广褒的土地上,生存着众多生灵。
  而其中,人类为万物之首。
  不过在人类这个族群内,有着相当明确的分级,平民,权贵,以及──修士。修真,乃是存本心,顺应天地道法自然,同时逆天道,延年续命,方能修仙,取得移山倒海之能,只手翻云覆雨,参透天机命数,宛若话本中的神明一般,成圣成神,不死不灭。
  这段话,对应的正是修者的几个阶段:练气强身健体,筑基百病不侵,金丹长寿不衰,元婴一步千里,化神身死而不灭,渡劫初窥天命,飞升逆天道而行。
  大多数人类都怀抱著有朝一日呼风唤雨的美梦,尽管真正有资质踏上仙途的人极少极少,但时不时传出的各种玄妙机遇,已足够吸引不愿平庸的人前仆后继,似真半假的各种修仙门派应势如雨后春笋般兴起。

  天下玄门道法成千上万,每个门派都自称仙门,越小的门派吹嘘的越夸张,一个个摆着仙风道骨的姿态,能聚点灵气引来牛毛细雨或烛灯小火,就多的是人甘愿重金拜师。然而无论修真者亦或凡人,举世皆知近五百年来,只有一个门派曾有修者跨过飞升后期的天堑,真正得道,飞升成仙。
  那个门派,正是嘉世。
  更别提在灵气日趋稀薄的现今,只有嘉世仍勉强维持着数百年前的胜景,门下弟子众多,且平均修为也远高于其他门派,这都得归功于此地有人飞升,当时的磅礡灵气改变了灵脉,让嘉世所处的淮山成了闻名的灵气汇聚之地。
  修真何去?必往嘉世。
  尽管几百年来,嘉世未曾再出现过足以突破渡劫跨入飞升期的修士,但十二位长老均是化神巅峰的强者,何况门派内数量庞大的顺利练气、筑基的弟子,就够让普通人向往,认为自己也有极大机会了。
  更别提嘉世的功法,是昔日飞升上界的真人亲笔着下,光凭这条,其他门派只能退居二线,奉嘉世为尊。
  世家大族内,若出了有灵根的子弟,通常是不作他想,直接往嘉世塞,哪怕无法通过嘉世的入门测试,回家乡挺起胸膛说一句‘我去过嘉世’,都能换来不少羡慕的眼光。

  身着质料上乘的青色衣衫的少年侃侃而谈,介绍到这里时,一旁红衣的小胖子顿时紧张起来,忍不住揪紧手里咬了几口的面饼:“你知道嘉世的入门测试是什么么?我最不会记书了,要是考论著,我根本不可能通过,爹肯定要打我…”
  青衣少年整整衣袖,不理会小胖子焦急的神情,转而说起所有意图修仙的人都知道的事:“要加入门派,首先,你要符合基本条件。”
  “什么条件?”小胖子忙问。
  “年龄未满15。”
  小胖子急忙点头,“未满未满,还有呢?”
  前者击掌:“没了,恭喜你,可以参加任何门派的考试。嘉世的年龄要求是最高的,别的门派,18岁、20岁甚至不限制年龄都有。”
  “我是问嘉世的测试内容呢!”小胖子哭丧着脸。
  “测试内容,你不是知道了吗?”
  “我怎么知道了?”
  青衣少年踩踩脚下的青石砖,“就是这个啊。”
  “啊?你是说…”小胖子满脸呆愣,“爬…爬山?”
  “不是爬山,而是爬阶梯。或着说──登仙阶。”他仔细解释,“或许其他门派会设置好几个关卡考学识、考资质,例如想加入微草,至少得记牢十种药草、三张丹方或五种符箓。但嘉世的入门测验就只有一项,这一项就考验了灵根、资质、心性等多方面。”
  “只是爬个楼梯而已…”
  “你知道为什么嘉世来者不拒,任何人只要满足年龄条件,都可以参加入门考试吗?这里是嘉世门派的护山大阵之一,每四年一回开放收徒时,他们会调整这道阶梯的防护,灵根资质越好,走起来越轻松,距离越短。灵根微弱,走起来吃力,距离格外的长。走不到山门的人,就是资质低下,被自动踢除,根本不需费力审核。
  你记得自己走了多少阶梯吗?”
  小胖子皱紧眉头,掰着手指数了又数,最后垂头丧气地回答:“不知道啊!好几千的感觉…”
  “假如我们走了两千阶。”和小胖子一块坐在石阶旁的青衣少年指着下方,仆从打扮的童仆背着食水往上爬,气喘如牛、两眼翻白,走起路来摇摇晃晃,确实如同背负千钧石鼎:“那么在他的感觉里,或许已经走了五千阶、甚至上万阶了。”
  “听起来好残酷。”一旁穿着淡紫色长裙的姑娘小声说着。
  但修仙本来就是件残酷的事。
  仆从们走得如此狼狈不堪,每分每秒承受着莫大煎熬,前方几阶外的几人虽也满身疲惫,但步伐却远比童仆轻松许多。
  这就是天赋。
  修仙,并不追求平等。
  “可是我们已经走了一天一夜啦,爬了这么多层,哪时候才能结束啊…”小胖子苦着脸。
  “总会有结束。嘉世还算公正的门派,能踏入山门,就收你为徒。所以只要你继续走,不放弃,就一定能及格。”
  “谢谢,你真是的好人,只有你愿意告诉我,还把吃的分给大家,我家的佣人昨天就跑了…真难想像你是个少爷,我认识的其他少爷都好霸道。”小胖子一脸感动。
  不只是他,在旁边休息保存体力,安静地听青杉少年介绍的测试者同样露出感激的神色。
  少爷朝小胖子笑了笑,眼里有不明显的嫌恶:“以后都是同门弟子,互相关照是应该的。好了,休息够了,就继续吧,大家加油。”
  几人又聊了几句,等童仆跟上了,便迈开步子往上爬。
  

02.

  实际上,不能怪他有点瞧不起这个红衣小胖子。
  少爷出生在一个地方上相当有名望的世家大族,虽然以商起家,但经过几代人的陶养,已经有了一点底蕴。他更是年少成名,以早慧好学为乡里所知。
  在他年少的时候,曾被家里人带去看相。这本来只是长辈们的惯例,占算他日后应往什么方向发展,讨几句象征大于实际意义的吉言。
  替少爷看相的是一位老修士,据说昔日曾拜入大门派之下。老修士摸着白须,眉头紧蹙,摇摇头,随后又点头。
  他的动作实在让少爷的双亲急到不行。
  “先生,这是何意?”
  “唔…不好说,不好说。泄漏天机,对老夫有莫大折损…”修士的神情似是犹豫。
  少爷正低头研究卜算的龟壳,未曾发现他的父亲从宽袖里摸出银锭塞到老修士手中。
  他只知道老修士忽然把掌心放到他头上,便有丝丝热气透入,如浸入温水。少爷惊奇地瞪大眼,看相的修士不紧不慢地说:“此子不是出将入相、富贾一方的命啊…”
  少爷他娘快晕倒了:“这该怎么办!”
  “莫慌。”老修士收回手,“我刚才把一点灵气注入他的天灵盖,溢出之气减少,且有细微水气聚集,分明是有灵根,这孩子是修仙得道的命啊!”
  少爷他父母一脸狐疑,表情清楚写着这是骗子吧。
  老修士淡然一笑,掌心一翻,聚起灵气,他的手中便下起了浠沥沥的小雨,弧起的掌心很快就握了一捧水。
  在修士间这只是上不了台面的小把戏,对凡人却是窥见神通威能,少爷的父母——以及他自己,立刻深信不移。
  老修士:“我平日从不做给人看相这种俗事,今日偶然兴起,也是他的仙缘,我指点一二吧。”
  几人连忙应是。
  “灵根虽杂,但水灵根尚可。这小孩今年五岁吧?七年后,淮山嘉世开门收徒,让他去试试。”
  “三年后那场不行吗?”修仙不是越早越好?
  “不可。必须是七年。”说到这里,老修士的神情凝重起来,示意几人务必听清他接下来的吩咐:“嘉世的测试只有一项,就是仙阶。七年后,务必让他带着年岁分别为十五、十三、十的三人一道前往。”
  这听起来就是什么触发机缘的条件,类似酉时一刻饮雄黄二两那类的,万万马虎不得,少爷他爹摆手让下人仔细记下,嘴里更加细致地问起:“这位道长,能否请教这个三人有什么要求?男童女童?生辰八字?身家背景?”
  “这倒没有,只要年纪是这三数,各一人即可,身家不计,就算让他带三名杂役也行。老夫言尽于此。”老修士脸色苍白几分,他摆摆手,饮了口茶水,一拢衣袖,忽然垂眸不语。
  见仙人道长久不言语,似乎是入定了,几人不敢再惊扰,留下一箱子酬礼,便安静地离开。
  
  自此以后,举家上下倾尽全力,都为了七年后的重要测试做准备。
  除了按老修士的嘱咐,特意买来一些奴仆从小培养,以便七年后随少爷前往嘉世,家族里更透过一些人脉重金购得仙家秘典,让少爷模仿著书中动作强身健体,同时藉此初窥各修真门派的情况。少爷自小便把这些书籍翻烂了,倒背如流,是以小胖子问起时,才能对答自如。
  而这个小胖子难得有机遇参加门派测试,却是这一问三不知的茫然状态,显然没有任何准备,少爷只觉得他浪费机会,心下难免厌恶。
  其实,少爷当年不过五岁,未必要照老修士的提点走上修仙这条路,但随着年纪渐长,他对修仙一途的渴望却依然如初,没有半分减退,他们家族自然也全力支持--出了个嘉世子弟,是很给家族添光的事。
  他们筹备多年,成败在此一举,除了临出发前有仆役染上风寒重病不起,不得不赶紧找了个十岁的小孩顶上,以及花大价格买来的仙家法器忽然龟裂,露出里头的劣质棉絮,撇除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少爷一路走来能说的上顺风顺水。
  
  嘉世的入门测试,只有登仙阶,这是少爷早就知道的。
  听起来容易,但那条仙阶到底有多长谁也说不清,测试期间完全依人而定,能爬得过的人就是能,爬不过的人,就算花上七天七夜也看不到顶。
  初时,少爷站在淮山山脚下,混在数百、数千名怀抱希望的测试者中,他遥遥仰望山巅,那里缭绕着仙带一般的云雾,而嘉世就坐落于其中。
  “我会上去。”
  少爷转头,看向信誓旦旦地说出这句话的人,那是名满脸锐气的黄衣少年,他旁边站着红衣小胖子,俩人的气质都不似凡夫俗子,至少与他相同,有一定背景--他们俩也都带着随从,腰间挂着锦囊,或许是法器。
  少爷扬起令人舒适的微笑,缓步走了过去:“我也是。介意交个朋友?”
  
  三人‘一拍即合’,并在山峰上传来一阵沉沉钟声时,一同迈步爬阶。少爷有意识地结识看起来有望入门的人,他们的小群体人数慢慢增加,维持在七、八之数。同行的少年少女听从少爷的建议,并不急着赶路,用适当的步速慢慢向上,每走上一两个时辰,便停下来暂歇片刻,分享食水。
  刚开始都很轻松,几人走走聊聊,诉说各地风土民情,讨论天上隔三岔五便飞闪而过的灵光是什么,倒也不乏味,尽管速度各有快慢,第一日白天尚无人掉队。
  在阶梯上是没可能好好睡觉的,回首一望,漫漫阶梯已看不见山脚,光是站着便令人心底悚然,万一睡姿不佳,一咕噜滚下山命都丢了。几人索性藉着星光与皎白月色继续上前。
  接着,他们知道了灵光的真面目为何。
  小队伍里第一个撑不下去的,是几人带来的仆从。其中一两个年龄较大的早已面色发青,眼白上翻,粗布衣衫吸饱汗水,于后半夜昏厥过去。
  倒了第一个,就会有第二、第三个,三名杂役昏倒后,还不等少爷他们考虑该怎么办,天边便划过一道灵光,身穿嘉世弟子服的年轻修士稳稳地踏在一柄三指宽的碧绿长剑上,来到几人身边。
  少爷屏息看着。
  那名嘉世弟子从怀中取出一块玉简,在三名仆役身上晃过,随后掏出一张鹅黄色的符纸,低声说道:“编号985、1074、1321出局。”
  接着,他手一晃,那张符纸化作一团光晕,向山顶疾飞而去,而嘉世弟子随手拎起三人,往山脚下飞去。
  头一次见识真正的御剑飞行,大气都不敢吭一声的几人缓过劲,总算明白了。
  原来天空上时而划过的异彩,都是被淘汰送下山的人!
  对淘汰者们来说,这或许是他们今后的人生中,最接近修者的一次。留下来的人,未来将会是踩在剑上,来去自如的那一个。
  他们战战兢兢,爬的更加卖力了。尽管心情提振些许,一天一夜枯燥乏味且看不见尽头的踩着楼梯,仍开始慢慢有人支持不住,被嘉世的弟子送走。
  到了第二天晚上,只剩下最开始的三人仍在坚持--锐气的黄衣少年、小胖子和少爷,还有两个东倒西歪的可怜杂役挂在后头。
  本来应该更多的,至少少爷很看好的紫裙姑娘就爬的脸不红气不喘,显然资质极高,但她主动放弃。
  “原因?”
  “从测试方法能看出门派风格,嘉世太乏味了。”淡紫色裙摺层层叠叠,小姑娘坐在石阶上,把玩着一朵小花,等着嘉世弟子过来宣告出局,送她下山,“我有别的选择--我要去烟雨阁。”
  “祝好运,保持连络。”少爷只能这么说。
  那姑娘的话让其他有选择的人都动摇起来。
  
  第三天清晨,天色刚亮,黄衣少年站起身,深深吸了口气:“我想过了。我要转投别的门派。”
  小胖子万分惊愕:“为什么??”
  黄衣少年没有解释,也没有等嘉世弟子宣判,而是转身,循着来时的路一步一步往回。
  直到再也看不见他的身影,少爷与小胖子才默然起身,继续攀爬。
  
  到了这时候,他们对时间的感觉已经混乱了,似乎走了好几个时辰,然而抬头一望太阳的位置,竟不过挪动那么几分;资质的差距同样体现出来,虽然两人处于石阶差不多的位置,但根据小胖子所言,他爬的阶梯数目比少爷少了几百。少爷察觉这件事,双眼开始晦暗。
  此外,几人带来的仆从早就淘汰的差不多了,少爷看到的最后一名小仆从,虽然仍在挣扎前进,但早就落后两人一截距离,眼看要不了多久就会出局。食水剩下这么一点,少爷面对小胖子渴求的眼神,实在很不情愿分享给他。
  在能不能成功入门都不晓得的情况下,少爷不想在紧要关头,把自己的补充分享给竞争者。他最后只是勉为其难地掰了一小块饼,以及一小壶水给小胖子。
  小胖子望着神情冷漠的少爷,以及他手里施舍一般的食物,坦然信赖的目光暗了下来。俩人没有再交谈。
  不知道第几天,落后少爷半截的小胖子猛然栽倒在地,毫无声息。少爷没有回头,继续攀爬,只是看见一道灵光掠过,心知那胖子被淘汰了。
  
  这条路到底有多长。
  他爬了有多久。
  究竟经过几次日夜更迭。
  与头三天随时有灵光闪过不同,此时大半天都不见得有淘汰者--其他人都到了吗?还是都被淘汰了?
  只剩他一个人在走吗?
  但他可是有修士亲口提点,确定有灵根的人啊!
  他要进入嘉世,成为修真者。
  这是唯一支撑他的念头。
      
  终于隐约窥见终点时,那瞬间疯狂涌上少爷心头的狂喜差点逼疯了他。
  距离嘉世的山门仅有几步之遥,少爷被汗水打湿的双眼模糊望去,已能看见山门内站着几名气质不凡的中年修士,等待通过测试的人进入嘉世。
  修士们同样看见了少爷,目光中彷佛带着鼓励。
  就差几阶了,少爷鼓足了气,咬紧牙挪动酸胀的双腿冲刺--八阶,七阶,六阶…
  
  踏上第三阶,彷佛一伸手,指尖就能触及刻着字的赭红色门柱;第二阶,他已经能看见山门内此起彼伏的院落,以及几座山峰;最后一阶…
  他的脚下一滑。
  少爷向后跌去。
  心思急转之间,眼角瞥见人影,少爷当即伸出手狠狠一拽,不管对方会如何,只望藉此稳住自己!
  被他扯住的人本是双腿绵软,摇摇欲坠,即将跌落山下,此时被猛然抓住,对方身型重重一晃,反射性向前扑去试图平衡,少爷扯的死紧,岂料撕拉一声,那人背在肩上的包袱绳被扯断了,少爷手中一轻,只带着包袱滚落下去。
  对方肩头的重量猛地消失,踉跄几步,竟阴错阳差摔进山门,扑通一声,姿势难看地跪倒在地。
  是那个随少爷而来的十岁童仆。
  怎么是他?
  为什么是他!
  少爷怔愣地瞪着眼,茫然空落地向阶梯下跌落时,看清了嘉世门柱上提着的诗词。
  
  见一叶落,而知岁之将暮
  睹瓶中之冰,而知天下之寒
  
  
  眼睁睁地看着少爷跌落,迎在山门内的嘉世长老们,也被这等惊天变故吓住了。
  本来已经看见一名青衫少年大喜过望的神情,没想到下一秒人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以龟速爬的这里的小书僮,后者一下子就跪在这群守在门边殷殷期盼准备收徒的长老们面前,整个人虚脱一样,气喘吁吁,浑身是汗。
  但再惊愕也没用,变故发生的瞬间,已经有嘉世弟子上前接住摔落的少年,并登记淘汰送下山了--修仙一途,实力、运气缺一不可,差了一步,就是差了所有。
  
  面对好几双盯着他看的审视目光,那名灰头土脸、满身是汗的童仆完全吓呆了,对现况一无所知,清澈明亮的眼眸瞪的圆滚滚的,里头满是茫然和疲倦。
  童仆喘着气,一副出气多入气少的苍白样子,看就晓得登仙阶带给他多大的负担,那么资质肯定好不到哪去。
  几名嘉世长老面面相觑,低头望向仍跪在他们面前身形摇摇欲坠的小孩,同样不知所措。
  一名外貌约三十、四十岁左右的男性修士轻咳一声,其他几人连忙回神,低声询问他:“刘长老。您看这现在该怎么办…”
  刘长老越过众人,站在童仆面前,将手轻按在童仆肩上,输给他一丝灵气。小孩整个人仍是快要晕厥的凄惨模样,但眼神勉强清明几分。
  他沉声说道:“我问你几个问题。你的回答决定你的命运。”
  小孩听了这句话,垂下头似在专心聆听,实则暗中不敢苟同地撇了撇嘴。
  “你为何选择嘉世。”
  这是所有通过考验者,都会被询问的第一道题目。
  “我没有选择嘉世,是我雇主选择了嘉世。”
  “雇主?”七长老纳闷地嘀咕,其他人皱起眉头。
  “第二问,你为何而来。”刘长老说着,“为了力量?为了野心?为了长生?”
  小孩摇头。
  众人正猜测他要如同背板书一样,一字不漏地说一串‘为了证道为了本心为了公里正义和平’这类漂亮话,休息了一会的小孩缓缓开口:“为了报酬。”
  “报仇??为亲人报仇?”皱紧眉的三长老追问。
  小孩坦然回答:“沈府的管事告诉我,如果我能陪他家少爷爬完这条石梯,回去后沈老爷会赏我黄金千两。”
  几名修士沉默了,原来是报酬啊?!这位小朋友你对钱是多大执念啊,竟然能爬上嘉世的仙阶!
  刘长老并未像其他人直接露出鄙视神色,仍是最开始的表情:“我知道了,这将交给诸位长老定夺。最后一个问题。”
  “──你是谁?”
  
  “我…”小孩动了动唇:“我叫苏沐秋。”
  说完,那一丝灵气消散,他再也支撑不住,眼前一黑,便当着众人的面瘫倒在地。
  
  

03.

  嘉世每四年才开山收一次徒,门派里关注这件事的人自然相当多,毕竟未来会是同门师弟师妹嘛!当然会好奇是怎么样的人被收入门下,要是来个漂亮师妹,必须得马上出手培养好感,万一来了桀傲不驯、有几下本事鼻子就翘上天的家伙,也得来个下马威。
  然而,一天,两天,三天…日子一天天过去了,竟然没有任何人爬上淮山,踏入嘉世门槛。摩拳擦掌地等待新人到来的师兄姐们不由得忧心起来,该不会今年开山,却毫无收获吧?对嘉世这等一流门派而言,那可是十分丢脸的一件事。
  数百年来,嘉世一直没出什么能顶梁的强者,每年门派大比、秘境试炼,伤亡弟子渐多,收获却减少,练气弟子再多又如何?实际上,资质是一年不如一年。
  希望投入门派者逐年增加,门派收徒标准同样从未降低,但通过测试者却回回减少,到了今年,竟惨到无一人登上嘉世。
  这不就代表,有潜力的年轻后辈都去了别的门派吗?!
  下一回门派大比,在擂台上还不被其他门派喷死?真是情愿装病不出战啊…
  某弟子正感慨着,便收到传音符:“快来!听说有几个长老去山门集合了,有人通过测试啦!”
  “我马上到!!”
  
  一听说今年第一位进入嘉世的人终于出现,这条消息眨眼间就传遍嘉世上下,各峰都有弟子假借其他名义到山门前晃悠,一道道剑光或法器溜过山门附近,漫天奇光异彩,可惜不等他们看清楚新来的到底是怎样的人,就被长老们联手赶走,被轰得东倒西歪的弟子们不禁私下嘀咕,难不成新来的有三头六臂吗?否则长老们藏的这么严实干嘛?看一眼都不让会不会太霸道啦!
  此时长老们也是有苦说不出,那个叫苏沐秋的小孩答完话就晕了,彻底不醒人事,叫也叫不醒,主持收徒试炼一事的三长老只得上前,一测灵根,脸都绿了。
  “怎么样?”其他长老忙问。
  “这…”三长老沉吟一阵,并不答话,直接展示试炼石反馈的结果。
  
  半透明的晶石板上,只浮现极为稀薄的色彩,驳杂不齐,各色皆有。
  别说几灵根了,这分明是--没有灵根,凡人一名。
  
  五长老是北峰峰主,妥妥的主战派,他是最期待门派补充新血的人,此刻瞠目结舌:“这小子毫无资质,到底怎么混进来的??你们有人看他到底是怎么通过的,不会是作弊吧?”
  其他长老纷纷摇头,他们都去注意其他有希望的好苗子了,没想到其中大半都中途放弃,转到其他门派去。
  “倒是刚才滚下去的那个…”掌管药园的七长老出声,“好歹是个低阶水灵根,我本来还想着若是他通过就要过来…”
  “刘长老,你看这怎么办?”三长老转头询问。
  “能怎么办,扔下山啊!养个废物干嘛。”五长老毫不客气。
  在场的几名长老争执起来。
  “扔下山?你说的容易,他通过了测试!把通过者扔出山门,于嘉世有损颜面。”
  “收个凡人就不损颜面了?我看他未必想修仙,没听见他说为钱财而来?”
  “那也得等他醒了,询问他的意愿吧!”
  “询问?他一个凡人能入嘉世三生有幸,反正钱估计是拿不到了,砸下来的大饼谁肯松嘴。”
  七长老满怀期待:“不如把他放到外门弟子,或是药园杂役?药园杂役不要求灵根多好…”
  “伙房缺人手。门下停留在练气、筑基期的弟子太多,尚未完全辟谷,每日三餐都需要大量人力。”三长老补充。
  几人交换眼神,都从彼此的眼里得到共通答案,齐齐回头望着刘长老,只等他定夺。
  
  这确实是比较折衷的办法。
  刘长老沉思片刻,最后缓缓点头。
  正想宣布把他分配给伙房,找人把这小孩带去休息,一道声音忽然在他脑海中炸响,找不到来处,却清晰可辨,彷佛自灵魂深处响起。
  “把他给我吧。”
  刘长老的表情有瞬间变了,但在其他长老的视线中,他很快把阴沉神色收敛起来,恢复高深莫测的从容模样,只是眼里残留着几分忌惮。
  那道慵懒的男声笑意吟吟,仍不疾不徐的对刘长老低语。
  “我这里缺一个打杂的。”声音懒洋洋的,“我以为你很清楚,刘皓。”
  刘皓浑身绷紧。
  “你不乐意往我这里派人,这小家伙不是正合适吗?没有灵根的凡人,你就不用怕得晚上睡不着了吧!”
  后者咬紧牙根:“叶…秋…!”
  刘皓面前的七长老茫然:“刘长老,你说…叶什么??”
  “呵。”被问及名讳的人在刘皓脑中低笑一声。
  “我没说话。”刘皓暗中运起静心诀,好半会才把翻腾的怒意与细微恐惧压抑住,“这孩子你们别管了,他不会去伙房,我另有安排。”
  见他已经做出最终决定,而且没有任何说明的意思,其他长老都是识趣的人,并不多问,纷纷表示刘长老安排就好,随即各自离开。
  
  等到四周只剩下刘皓和那个昏过去的小子,他不禁狠狠一踏,泄露出的几丝灵气,霎时让厚重青石铺就而的地面裂出道道网纹。
  他在心里暗骂晦气,正欲转身离开,叶秋阴魂不散的声音再度响起:“对了,记得把小家伙送上来。”
  “…………”
  刘皓默不作声,叶秋只是笑:“还是你希望我亲自下去拿?你能接受的话,我也乐意配合。”
  “……”
  “刘皓,渡劫巅峰这么多年了,怎么还是这么容易境界不稳?”
  刘皓一惊,惊觉自己确实因叶秋三言两语被激的神魂隐隐动摇,可是叶秋是怎么知道的?刘皓没空深究,忙两指并拢一划,从乾坤袋招出一架低阶飞梭,舟型的法器微微浮空,他把叶秋要的人扔进飞梭里,法器便向着淮山山脉深处疾驶而去,而刘皓发了一张传音符给三长老,便匆忙赶回位处主峰的洞府,进入短暂的闭关。

  淮山山脉深处,嘉世的最高峰,一名男子倚靠着树干,闲适地晃着脚。他收回神识,坐在违反常理四季盛开的桃树枝间,茂密的桃花掩住他大半模样,只见微弯的唇角不带笑意,黑眸望向朝他驶来的飞梭,带着几分漫不经心。
  


→ 04

评论(42)

热度(3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