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lof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 打赏需谨慎! 】】】
请量力而为!请考虑清楚!打赏并非必须。

【伞修】海中月02:月光下摆动的尾鳍 (人鱼)

*三十题题目:人鱼三十题 by 临界星 

←  01


2.月光下摆动的尾鳍

  家庭代工并不是维持家计的主要项目。
  苏沐秋没有继续读书,白天有其他打工要干,只是结束时顺路带点小零工回家多赚点钱。
  而被捡回来的叶修除了做劳作,白天就是用那台电脑打游戏搞代练、卖装备,并上网充实自己。用苏沐秋的话来说,就是“在你那颗啥也没有的脑袋里增加点东西行吗”。

  如果只是想看人鱼,苏沐秋还不至于往叶修脑门上贴一个神经病标签,但一开始的叶修,真的什么也不会。
  不会用微波炉,不会用遥控,不会用电脑,什么也不会。可是,只要苏沐秋教过,或着叶修看别人做过一回,他就能非常轻松地上手,熟练的像是自己曾做过数千次,包含打游戏在内──起初他连登录器都不会用,两天后苏沐秋回家时,惊愕地发现叶修已经可以跟大公会抢野图BOSS了。
  归功于学习力似乎有点过于逆天。
  或许像曾经失忆的感觉吧…?苏沐秋不确定地猜测,尽管从叶修的表情来看,他确实是第一次接触这些东西。
  也许是从上层流落下来的少爷,苏沐秋听说过,高层人士早就不用旧型的电器,一个手环就能搞定一切。
  不过叶修并未表现出什么大少爷脾气,吃穿用度都随意到了随便的程度,入住只有一厅二房的苏家后,就跟苏沐秋同吃同睡,餐餐不见荤腥,晚上得跟人抢占半张单人床,叶修没半句怨言,过得怡然自得,估计没房子住露宿公园他也能接受。
  除此之外,叶修的身体素质很好,能扛重能熬夜,虽然看起来总是蔫蔫的提不起劲,但长久下来苏沐秋发现,这叶修不管睡多久、吃多少,都是这副模样,根本没有状态好坏的问题。
  体力好力气大,吃苦不喊累,扛砖搬瓦啥都能干,简直是出门挣钱最佳人选啊。
  “可是你这家伙为什么没有身份证!”苏沐秋咬牙切齿地掐着叶修不放。
  “我可以打黑工…”叶修赶紧从脑海里捞了个近来新学的词。
  “万一被查到罚款谁负责?万一老板跑了不给钱怎么办??”
  “这不能怪我啊!”黑户叶修拍拍苏沐秋的肩,“好了,闹完就出门吧,你快迟到了,今天开始不是换新工作嘛。”
  苏沐秋忿忿不平地甩门离去,叶修乐呵呵地开机打游戏。


  苏沐秋经熟人介绍,接到码头鱼市场方面的工作。
  劳力工作总是赚得多一些。
  他家里有人要养,不可能跟着远洋渔船十天半个月不靠岸,于是他的新工作是哪里有船靠岸就往哪跑,帮忙搬运跟整理渔获,并推到附近几百公尺处的海鲜鱼市交给其他人贩售给批发商与零星散客。
  苏沐秋本来以为这只是个扛东西的工作,第一天上班他就发现自己完全错了。
  这里靠岸的大多是近海渔船,那些鱼啊虾啊带着水重的要死,即使有推车能用还是很沉,此外就算戴着发配的手套,处理渔获仍三不五时留下几道小口子,细小的鱼鳞、贝类碎壳和砂石钻进手套细缝间划开手心肉,又在推装满鱼虾的大型冰盒时给冰渣或海水一泡,浅浅淡淡的血水就渗了出来。
  中午吃饭时,苏沐秋才摘下手套,就痛的嘶声抽气,低头一看掌心,不过一个早上就绽了好几道鲜红色皮肉外翻的缝。
  伤口不深,只是触目惊心,苏沐秋本人并未觉得痛到不可忍受,此时一看伤口这么狰狞,心头狂跳几下,倒比实际感觉还疼了。
  他沉默地看着伤口,旁边的人反倒嗷嗷叫着高声呼痛,苏沐秋转头,发现是和他一样头一天来的菜鸟,对方的伤口和苏沐秋差不多惨,血水滴滴答答地往下滚落。他嘴里不停叽叽咕咕,试图分散自己的注意力。好像叫什么黄少天吧。
  “唷你俩,新人啊?哈哈,一看就是。”有人大方地笑了笑。
  惨兮兮的两只菜鸟一同看向坐在一旁猛扒饭的人,后者嚼着鸡腿,挥舞筷子让他们赶紧吃饭。
  “等等会更难熬。”他嘿嘿笑着,“下午太阳更大,汗啊海水啊血啊都泡糊了,结束后回到家都不认得自己的手啦。”
  “…………”
  “要是不吃饱,还得添一条,就是饿着肚子工作。就算手会疼,也想办法多吃几口饭吧。”
  就这几句话的功夫,休息时间早已过去大半,那位不知是出声嘲讽还是提醒的前辈已经拍拍屁股起身扔空饭盒,转悠着买了罐绿茶闲闲地喝,苏沐秋连忙抖着手拆开筷子,低头塞饭。

  下半天果然更痛苦了,上午还没啥感觉的掌心又麻又痒,更多的是疼,泡了水的掌心一推冰盒就有温热血液流出的错觉,和他一块工作的黄少天叨叨絮絮地说着各式各样的话,到后来他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可是仍在说,而苏沐秋异常认真地听他说话,两人同病相怜,藉此忽略手里的伤口。
  等到傍晚,两人的手套几乎成了粉红色,人看着也憔悴不少。大概只有薪水是当日现结,而且还蛮丰厚这一点可以稍稍治愈苏沐秋的心灵。
  午饭时提醒他们的前辈喊住拖着脚步离开的两人,塞给他们一只圆饼状的小盒。
  “这是…”
  “治疗这些伤口很有效。”他指着两人的掌心,“晚上睡觉的时候,洗干净手,抹药膏,掌心向上摊透气,明早会好很多。之后长了茧就不怕了。”
  “感谢前辈!!”两人忙道。
  他笑着表示这声前辈听起来不错,“我叫魏琛,看你俩挺认真的,以后有问题可以问我。”

  苏沐秋累了一天,啥也不想干,手也动不了。他在苏沐橙到家以前就揪住盘在电脑前卖力刷副本的叶修,坦然地把惨不忍睹的手心摊给他看,收获叶修惊诧的目光后,耸了耸肩膀:“就是这样,你自己看看冰箱里有啥菜,上网搜一下菜谱或教学吧。”
  “沐秋…”
  苏沐秋不太放心,仔细确认:“你看一次就会做吧?不会炒糊了烧坏锅子浪费食材还害沐橙没晚饭吃吧?”
  叶修点头,“没问题,肯定能学会。听你的意思,你不吃晚饭?”
  “没力气…”苏沐秋飘进浴室,“而且,怎么能让沐橙看到这些伤口,太吓人了。”
  在他身后,叶修欲言又止。
  艰苦克难地洗过澡,小心清理伤口之后,苏沐秋抹了层药膏,一沾上床就睡死了。


  药膏确实有用,隔天早上苏沐秋的伤口只是隐隐作痛,血口止住了,不过看起来还是相当骇人。而他身旁的叶修一反往日霸气逼人的睡姿,双腿并拢侧着身躺在一旁,黑发落在枕巾上,神情平和。
  叶修的手搭在苏沐秋的腰腹间,他轻扣后者的两只腕子,让苏沐秋的手稳定地保持伤口朝上的状态。
  苏沐秋又躺了一会,便轻轻挣开叶修,起床漱洗出门打工。
  他到现场时,只见黄少天欲哭无泪地绕着魏琛打转,说着“我以前睡觉连翻身都不会,结果昨晚不晓得怎么回事总之一醒来发现药膏蹭掉了还抹了满床单的血”。
  “累过头了身体还没习惯,肌肉酸痛就会翻来覆去,刚开始都是这样。”魏琛解释,并向苏沐秋问早,“怎么样?昨晚休息的还好?”
  苏沐秋笑了笑,点头。

  第一天苏沐秋因为叶修的细心,伤口恢复的不错,然而那之后好几天过去,反而是黄少天适应的越来越好。苏沐秋的体质不晓得是和鱼、海水或是药膏成分不合,伤口总好了又坏,却迟迟不见磨出层茧的迹象,幸亏他很能忍,也坏在他很能忍,苏沐秋看中了这份工作薪水高且不拖欠,咬紧牙带着满手伤愣是不肯提辞职。
  才这么几天就离职?他还不是这么娇生惯养的人。
  熬着熬着就会习惯了吧。
  无数次洗去手套上的血水时,他这么想。
  随着时间过去,还不到一个月他的情况就被苏沐橙发现了,那时苏沐秋正在浴室清理伤口中的细小碎片,苏沐橙以为浴室里没人,一推门就当场目睹亲哥满手血肉模糊的惨烈画面--假如苏沐秋没有及时转身直接把手往水柱下塞的话。
  可是苏沐橙仍察觉苏沐秋不对劲。
  “沐橙很担心你。”躺在床上,叶修提起,“我按照你的要求找藉口带过,但她抓着我的衣服不放,要我保证亲眼看过你没问题,我能怎么办啊?”
  “唔…”
  “现在瞒过了,之后呢?总不能骗她吧。”
  “嗯…”
  “这次不给指示了吗?”
  “………”
  苏沐秋睡着了。
  叶修不发一语。

  苏沐秋睡得很熟。
  假如死亡是一种感觉,他觉得此刻睡眠中的自己差不多就是那种状态了。
  深沉黑暗的梦境中没有光,没有声音,没有感觉。
  这个世界一片虚无。
  但苏沐秋却‘看到’在月光下摆动的尾鳍,银亮的尾鳍像一把奢华的扇子铺开,在海水与月色中泛出深深浅浅的蓝与粼粼波光。它带起几朵安静的水花,又滑入深海。
  他彷佛听到有个熟悉的声音自语着:“呸,好涩”、“等下,这家伙睡前上完厕所洗手没有”。
  还有一双微凉的手,轻巧地捧起他的掌心,某样潮湿柔软的物体擦过又麻又痛的伤口,手中万蚁噬咬的烦躁感被舒适取代。
  连续好几晚,苏沐秋的梦都是海洋与尾鳍,睁开眼时,梦里的一切便如阳光下的泡沫消融,未曾留下痕迹。


  几日过后,苏沐秋的掌心已然愈合,恢复的速度相当惊人,甚至平整光滑,不带一丝伤痕。但与此同时,他感觉掌心似乎变厚了,一些曾经刮伤手的碎片再也没带来太多伤害,不过苏沐秋看向偶尔还会捧着掌心垂泪的黄少天,怀疑这是不是错觉。
  也许只是他找到这份打工的要领了吧…?


  苏沐秋没有察觉,伤口开始好转的那天,他根本没有再用过那盒药膏。

  

→  03

评论(24)

热度(4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