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lof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 打赏需谨慎! 】】】
请量力而为!请考虑清楚!打赏并非必须。

【伞修】海中月06:"今晚月色很美" (人鱼)

*三十题题目: 人鱼三十题 by 临界星    

←  05



6. "今晚月色很美"


  既然获得参观证,秉持着不浪费的原则,那之后他们三不五时就会去一趟人鱼博物馆,反正一路上只花交通费,还有免费空调能吹。虽然博物馆不大,去了几次就玩透了,但能看到不同的人鱼,五颜六色的尾鳍令人目不暇给,倒也不算无聊。

  此外,就是工作的事。
  为保证海洋中的鱼类有充足的繁殖、生长时间,上头严明规定的休渔期将近,同时,渔业也转入淡季,苏沐秋明显感觉到工作越来越轻松,甚至有时推着渔获走了几趟,就没东西要忙了,于是他跟黄少天转而向鱼市场里的大婶们学习如何处理海鲜,闲暇时就坐在小板凳上,帮忙开牡蛎绑蟹爪。
  苏沐秋的掌心确实不容易受伤了。好几回他拿着小刀开了好几个牡蛎,尖锐的牡蛎碎壳抵着白净的手心肉,却只留下浅浅压痕,等旁人惊讶地看着他,苏沐秋才回过神来戴上手套,似真似假地对旁人喊几句痛死我了。
  这只是微不足道的小转变,但的确让他方便许多。
  而叶修自从第一次去了博物馆,看到了人鱼,便不再提起这件事,跟苏家兄妹安稳地生活着。尽管偶尔,苏沐秋会察觉叶修望着不知名的方向,露出难以分辨的神情。


  正式宣告渔获季节结束的这天,靠岸的渔船不约而同地鼓足了劲,干了最后一票,以几乎大丰收的程度带回大量渔获。等在码头边的几人忙的脚不沾地,来回奔走连午饭都顾不上吃,才赶在天黑前把最后一批鱼卸下,结束后众人纷纷捏肩捶背摊在地上动弹不得,彷佛一朝回到菜鸟时期。
  隔天清晨他们照常集合,领了最后一份薪水和一小笔奖金,此外因为捕回来的鱼虾贝类相当多,做为慰劳礼物,在场所有人都分到一大箱免费海鲜带回家--当然不是什么昂贵的鱼,就是便宜量大的小虾小鱼罢了,但新鲜度绝对有保证。
  苏沐秋望着足有他双臂展开那么宽的塑料箱,以及里头活蹦乱跳的鱼虾,颇有些痛苦。
  这箱子装着水,光是看就很沉啊…
  但这个时间,叶修还在菜摊瞎忙活,苏沐秋只能自食其力,又拖又推又拉,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这箱子鱼虾带回家。
  鱼类不能放太久,苏沐秋挑了几条出来暂时养在水桶里,打算晚上搞个全鱼宴,接着把箱子拖进浴室,趁新鲜把鱼虾现场处理,他盘算着哪些鱼可以风干、腌制、烟熏,也许还能搞个腊鱼,多吃一阵子。
  一边感叹自己真是太聪明了,离开前跟鱼市场的大婶们讨教不少处理方式,一边手脚利落地干活,苏沐秋把鱼虾搞定,就提起估计吃不完的一部份出门分送给邻居,至于浴室,他大致冲洗一下,决定晚点叫叶修去刷。


  等苏沐秋楼上楼下拜访完,顺带收了不少自制咸菜泡菜作回礼,一开门就看到叶修的鞋子胡乱蹬在门边,喀嚓一声,浴室门正好关上。
  “叶修!你回来了?”苏沐秋喊。
  浴室里传出叶修模糊的回应声,苏沐秋拎着战利品溜进厨房,找地方安置收到的东西,忙不到五分钟,就听见浴室发出一阵巨大声响,夹杂瓶罐碰撞声,像是某种物体摔倒了连带碰翻物品…还有什么能摔倒啊,不就是叶修吗!
  苏沐秋哪管放什么咸菜,东西一扔就冲到浴室前,要是摔出人命怎么办啊!房东会把他们赶出去吧!再加上看病这么贵!住院费很可怕啊!
  “叶修你没事吧!叶修!”苏沐秋扑在门边大喊:“摔死了就吭一声啊!”
  浴室里大概静了十几秒,期间苏沐秋碰碰碰地捶着门板,才响起叶修闷哼的声音:“靠…苏沐秋你咒我死啊!死了还能吭声吗?唔…嘶!好痛……”
  还能说废话就是不要紧,苏沐秋高高提起的心放下一半:“撞到哪了?开门我看看。”
  “别开门!”叶修忙喊。
  “哈?为什么?”
  叶修回答的一本正经:“因为我没穿衣服。”
  苏沐秋眼角一抽,直接抓着门把转动起来。门锁着,并未被转开,只是老旧的门锁喀嚓作响。
  叶修:“都说了没穿衣服还开门,苏大大你老实说,觊觎我多久了?”
  苏沐秋喀嚓喀嚓地扭门把:“你开门就知道了。”
  叶修:“耍流氓啊!我会喊非礼你信不信?”
  听他这样说,苏沐秋更要开门了,因为放在平时,叶修还不就是一句‘呵呵,你来啊’,哪会这样推三阻四地阻止他开门,更别提用的是这种蹩脚的理由。
  假如叶修真的要找藉口,苏沐秋觉得他会做到天衣无缝。这说明浴室里的人听起来镇定,实则心里肯定有些慌了,才会甩这种表现远不如往常水平的垃圾话。
  结合刚才听到的声响,叶修肯定是把浴室里所有东西都摔碎了吧?!还妄图隐瞒,真是欠教训。
  “叶修。”
  “啥?”
  “有件事忘了告诉你…”苏沐秋面无表情,手腕一转将门把扭到底,手上用力一提门把的同时肩膀一撞,那扇破门就这样颤悠悠地开了:“…浴室门很旧了。”
  “原来门锁只是装饰吗!”叶修郁闷。
  苏沐秋以技术流手法暴力破门,但不等他看清楚浴室内的损失情况,就被甩了一头一脸的水。苏沐秋忙撇过头,那水带着腥咸的海洋气味,还有点鱼腥气,他一下子就想起上午他从码头边拖回来的那箱子鱼及海水。
  “泼什么水啊!”苏沐秋擦着眼呸呸几声。
  “抱歉抱歉,不可抗力…”
  苏沐秋放下手,朝出声者瞪去:“什么不可抗力……”

  紧接着,一大扇银亮亮的东西晃过他眼前。

  苏沐秋一时被闪的晃花了眼,等他眨着发酸的眼睛艰难地看清眼前的画面,霎时瞠目结舌地钉在原地,瞪着叶修半晌说不出话。
  坐倒在大塑料箱里的叶修嘿嘿干笑,他上身套着的短袖T恤湿了大半,紧贴着少年的身形,腰腹以下一大扇尾鳍晃了晃,纤长的鱼尾覆满银白色的鳞片,在灯光下熠熠生辉。

  “咳…嗨,沐秋,”叶修尴尬地举起手,无力的挥了挥,“今晚月色很美啊,哈哈哈…”
  而他的尾鳍,轻柔地擦过苏沐秋的脚边。





选用银白色的理由:
 千机伞是银武,叶神也该是银武(什么鬼
 说到B站的降调系列,每次一到沐秋背景就转某个色…

入水后偏银色带蓝,隐蔽性较高。

→  07

评论(43)

热度(5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