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lof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 打赏需谨慎! 】】】
请量力而为!请考虑清楚!打赏并非必须。

【伞修】海中月08:人鱼的歌声 (人鱼)

*三十题题目: 人鱼三十题 by 临界星    

←  07


8. 人鱼的歌声

  一阵鸡飞狗跳后,苏沐秋的理智总算回笼,蹙眉深思在客厅左兜右转,绕圈的同时嘴里还不断嘀咕人鱼这个人鱼那个,搭配他抽风的步伐和肃然神情,简直像某种诅咒仪式似的,只差没关灯点蜡钉小人。
  至于当事人叶修,他盯着苏沐秋看了一会,便自顾自地挪动到电脑前打游戏,该抢的BOSS还是抢、该卖的装备还是卖,一切一如往常,只能偶尔从黑眸深处,捕捉到一点隐藏极好的不确定。
  两人沉浸在各自的思绪中,完全没有搭理对方的打算。
  许久后,苏沐秋忽然深吸口气,主动拉了张椅子凑到电脑旁,神情严肃,示意叶修放开鼠标,把手里的事停下。

  尽管他刚才说了一堆不着调的话,实际上他心里相当清楚,有些事得问明白。
  现今人鱼几乎是‘有钱人的收藏品’的代名词,虽然无法想像这个叶修被关在水槽里套着项圈供人赏玩的模样,但只要他是人造人鱼,就肯定有个主人或伴侣──确实,叶修在他眼前把鱼尾收起成双腿,但谁知道这是不是什么昂贵高科技的新花招呢。
  
  “别打游戏了,我有话要问你。”
  叶修没说什么,熟练操作着角色,确认进入安全区后,便转过头安静地望着苏沐秋。
  “接下来的问题很重要,你最好有照实交待的自觉。”苏沐秋沉声,他敲敲桌面,直接切入正题:“所以,你是人鱼?你的尾鳍为什么能收起来?你原本的主人是谁,从哪里逃出来的?”
  “还真是一点情面都不顾的提问啊。”叶修眨眼,撑着脑袋:“知道答案之后,你打算怎么做?送我回去,索取报酬吗?”
  苏沐秋摇头,以天经地义的口吻强调:“只是想让你搞清楚,既然自已逃出来被我捡到,几千万…咳,你就是我家的鱼了,不许乱跑。”
  “养一条人鱼很贵。”叶修慢悠悠地说:“记得博物馆里头的介绍吧,你不把我扔出去?”
  苏沐秋一脸奇怪:“这几个月,你不是自己养自己过得还行吗。”
  叶修猛咳几声,一时哑口无言,他哭笑不得地歪着脑袋凝视苏沐秋片刻才回答:“我一直都是人鱼,从出生就是。你说的那些不能收尾鳍的,是人造产物,不是人鱼。我就是我自己的主人。”
  苏沐秋暗地松了口气,这个答案,并未超出他的预料。
  毕竟人造人鱼不能长时间离开海水,再不济也要穿着人鱼袍减少干燥环境对身体的影响,这是移植人鱼细胞后无法改变的短版,而叶修每晚都是跟他在床上睡觉的,每天碰水的时间也就冲澡那十几分钟。
  只是…人鱼——指童话故事里面,戴着贝壳快乐地在海里游来游去的那种——跟这个耷拉着脑袋成天宅在屋子里的叶修,是同一个东西??现实为什么老是如此打击人啊!
 
  “那么,之前几个月,你不是藏的好好的吗?出了什么情况?”
  既然叶修能顺利活到现在,连与他同床共枕的苏沐秋都一无所觉,肯定是有点本事的,苏沐秋必须确定是什么原因造成改变。
  叶修叹气:“记得博物馆那条走廊吗?导览员说的是真话。那种数倍浓缩的海水,对人鱼有很大影响,何况短时间内去了那么多次…我要不是意志力坚定,早就因为当场暴露身分被抓走了。”
  “你也没自己说的那么厉害嘛!”苏沐秋鄙视。
  叶修摇头,“苏沐秋,你想的太理所当然了。”
  
  他不详细说明,只是随口举了个例子,简单粗暴地说明人鱼离水又碰到高浓度海水的感觉:“假如外头下大雨,你不撑伞在雨中过一整天,感觉怎么样?”
  苏沐秋摸摸下巴,试图感受情境,湿漉漉的衣物吸饱水贴着肉,鞋袜浸水,完全是可怜又郁闷的落汤鸡。
  “如果现在眼前是你家大门,跨一步就能进入温暖的屋檐下,有干净的衣服可换,还有干燥的毛巾和电吹风能用,你进不进?”叶修摊手。
  如果这就是叶修这几个月来每一天的感受,也难怪他总是没精打采,每逢下雨就一副风湿发作的苦逼模样,那大概像是淋了整天雨,家门在眼前,却只能眼巴巴地站在雨中干看不能进门吧。
  这举例挺俗的。苏沐秋思索后如此总结,感叹地伸手摸了摸叶修的大腿。
  能让你理解就行。叶修耸肩,拧开苏沐秋的手背。
  
  “我忍了这么长时间辛苦的要命,在外面还能强撑着,回到家松懈下来,谁晓得会被暗算。”叶修百思不解:“说起来浴室里为什么到处都是海水?”
  苏沐秋击掌:“对了,你等下记得去刷浴室,今天我收到一箱子海鲜,在浴室处理了。”
  “晚餐加菜吗?”叶修期待地问。
  “冷盘生鱼片,荤菜红烧鱼,炸鱼块,清蒸鱼,煮鱼汤,鱼片粥…”苏沐秋洋洋洒洒地报着菜名,叶修连连点头,接着前者手一挥,指向厨房:“都听明白了?很好,去吧叶修!”
  “那啥…”叶修试图反抗:“我好歹是人鱼吧,很金贵的哦!你看看外头哪条人鱼需要干家务的?”
  “他们是他们,你是你,你不是说和他们不一样吗?”
  叶修灰溜溜地去了。
  直到叶修的身影消失在视线中,苏沐秋才碰地一声重重摔进沙发,望着天花板出神。
  他盯着天花板角落斑驳的老旧污渍,彷佛那里会开出朵花似的,直到两眼发酸才阖上眼,任由各式各样的想法在脑子里乱窜。与叶修相处的回忆片段不断闪现,从认识对方、抱着键盘鼠标不放争夺电脑使用权、躺在小床上推推挤挤地抢一条薄被,一直到那双凝望他的黑眸,和覆满银白鳞片的鱼尾。
  
  一尾真正的人鱼。

  他一会犹豫,一会挣扎,最后无可奈何地笑了起来。
  “没办法啊。”苏沐秋低语,“不能遗弃家庭成员吧。”
  厨房里剁剁剁地切着鱼头的叶修扯着嗓门回答:“什么?你有说话吗?没听清楚,大声点。”
  苏沐秋揉了把脸,高声喊道:“我说,弃养宠物是违法的,我可是奉公守法的好公民--”
  “滚!”
  苏沐秋从沙发上起身,三两步溜进厨房,靠在料理台边上,看着那尾人鱼熟练地使用人类工具。叶修颠锅翻勺,头也不回地朝他勾手:“盐。”
  苏沐秋应声,悄悄把盐罐子往里推了推,转手递了糖过去。

*
  
  那之后,苏沐秋没有问叶修为何上岸,叶修也没问苏沐秋为什么留下他,两人遵从某种不必言说的莫名默契,相安无事地维持苏家三口的生活。
  尽管叶修不曾主动交代身分这件事,曾让苏沐秋恼怒了一小会--是条鱼这种事难道不应该早点说清楚吗?他就直接买鱼饲料回家了啊,饲料秤斤论两卖,比食材便宜多了--但是考虑到人鱼的特殊情况,他能体谅同居人的不坦诚。
  苏沐秋一边吃晚饭,一边咬着筷子神游天外,漫不经心地想像一条鱼被扔进阴森恐怖的实验室,一群穿白大挂的科学狂人拿着手术刀兴奋比划的场景。
  坐在苏沐秋身旁,叶修只觉得一股恶寒,反射性地在桌面下踹了苏沐秋一脚。
  “你干嘛?”苏沐秋瞪他一眼,立刻回击。
  叶修满脸正经,“这是自卫本能…”
  两人你来我往互不相让,四条腿踹做一团,整张餐桌一颠一颠,对面的苏沐橙看着俩人的互动,笑眯眯地捧碗吃鱼:“明天还要去看人鱼吗?”
  叶修摊手,兴致缺缺。苏沐秋也是,他今天看人鱼看饱了,还亲手摸到金贵的尾鳍,不过再三衡量后,他点点头,宣布明天苏家三口一起去人鱼博物馆。
  
  这几周以来,博物馆什么的早就去腻了,苏沐橙只是喜欢附设的小型水族馆,才会显得很有兴趣。
  但这大概是苏沐秋有史以来最专心听导览的一次,他带着纸笔,在一本小册子里写个不停,准备应考似的,提问时那目光认真又投入,被眉清目秀的小帅哥这么看着,简直令导览姑娘神魂颠倒怦然心跳。
  叶修倒是牵着苏沐橙,俩人在海水走廊踩水,玩的十分尽兴,彷佛是在海边玩水的普通人类。
  …说受了影响的家伙是谁啊!苏沐秋都快把笔掐断了。
  
  今天的人鱼展示区,大型水槽里待着的,还是他们第一次来时见到的金发人鱼。不晓得是不是凑巧,他们来参观时常碰见这尾人鱼,虽然导览员曾提过‘志工’有超过十几位,毕竟人鱼平时能去的地方太少,对能够自由外出的人鱼来说,到博物馆坐着都比都在家里有意思的多。
  金发人鱼一看见苏沐秋,马上开心地一晃嫩绿色的鱼尾,游到距离几人最近的位置,眨着蓝眼睛。
  苏沐秋朝人鱼客气地笑了一下,随即低头整理笔记。那尾人鱼落寞的神情大概只有低着头的苏沐秋没注意到了,苏沐橙拉拉叶修衣摆,凑在一块说悄悄话:“叶修,人鱼先生是不是喜欢哥哥?”
  “这个嘛…”
  叶修开口,正想回答小姑娘的问题,便听见一阵歌声忽然响起。
  朦胧而遥远的歌声,彷佛源自海洋最深之处,却在耳边清晰地低唱着。奇异的曲调难以用任何人类辞汇形容,歌词同样并非已知语言,却让听见的人心底油然升起一股酸涩甜美的滋味。
  水槽中的金发人鱼,正仰着纤细的颈项高歌。
  那是人鱼的歌声。
  这歌声实在太美,导览姑娘不知不觉间迷糊起来,下意识走近几步,只想继续听下去。但恍神片刻后,她很快反应过来,紧张地拨通研究所的内线,握着电话的手心都出了层冷汗--关于后天人鱼,即使转化技术成熟,仍有太多人类尚未解开的谜团。
  人鱼忽然唱出从未有人听过的歌,这可是重要事件,没有即时回报,追究下来麻烦可大了!她现在真心祈祷这祖宗能唱久一点。
  苏沐橙的反应,基本和导览姑娘相同,小姑娘彷佛情不自禁地走到水槽旁,叶修的动作与她如出一辙,两人隔着一层玻璃,目不转睛地盯着引吭高歌的人鱼。
  在场四个人,只有苏沐秋像是信号接收不良地杵在原地。好听是好听,但不至于夸张到像是被哈姆林的吹笛手勾着走吧?
  众人看不见的暗处,叶修不着痕迹地捏紧手指,又缓缓松开,如同苏沐橙那样,轻贴着玻璃,神情彷佛置身梦中。
  
  那首歌并不长,至少几名披着白大挂的研究员夹着一堆资料和仪器匆匆扑进展间时,金发人鱼已经唱完了歌。
  唱完歌的人鱼,神情相当迷惑,一脸不解地摸着自己的喉咙。
  “031,你现在感觉怎么样?”研究员们七嘴八舌地问道,031代表金发人鱼是第三十一位申请担任展间志工的。
  “喉咙会痛吗?身体哪里不舒服吗?”
  “你刚才唱的是什么语言?”
  “歌曲的涵义你知道吗?”
  “031,我们会安排你做一些测试,”为首的研究员抬腕看表,他推了推眼镜,低声给其他人下指示,“三点四十七分,纪录下来。向他的联系人申请许可…”
  本来苏沐橙的位置比较靠前,她同样听歌声听得入迷,忽然间一群奇怪的人涌进展间全数挤在水槽前,她一下子拉着叶修的指尖溜回苏沐秋身后,紧抓自己哥哥的裤管。
  最外围负责提着设备的研究员这才留意到几人,不耐烦地吩咐导览员把参观者带离,便弯腰开始架设仪器。
  导览姑娘连忙领走苏家三口,在展区门板阖上前,叶修随意回头一瞥,碰巧对上其中几名研究员不经意的目光。
  --狂热。
  冰冷的视线后,只有令人心惊的狂热。
  门关上了。
  
  
  由于人鱼展间那侧的出口被研究员堵住,导览员只好带着几人原路返回,苏沐秋在经过人鱼袍时,忍不住伸手摸了一会,眉头紧蹙。
  他又拿起另一套展示的用品,是一组造型别致的工具,像是带着弧度的指甲锉。
  “钱钱钱,人鱼就是个烧钱的东西啊。”苏沐秋叹。
  沉思间,一双手臂绕过他的肩膀,懒洋洋地搭在苏沐秋胸前,叶修的下巴舒服地抵在对方肩上,跟着看他手里的东西:“怎么了,你对这些东西好奇吗?”
  “算是吧,万一以后要用上呢。”苏沐秋应声,他侧过头,看着挂在身上的叶修,“还不都是你?要不是你--”
  就在转头的瞬间,他看见叶修的眼神,那是一个噤声的暗示,苏沐秋心下不解,面上却未显漏分毫,神情自然地说道:“--说什么跟人鱼有关的工作挣的钱比较多,我哪会对这个感兴趣。”
  叶修眨眼,勾着嘴角接话:“跟人鱼有关的工作确实比较赚钱啊。干一份活,就比的上咱俩拼命一年了。”
  “还用的着你提醒?”苏沐秋晃晃手里的小册子:“我可是抄了一堆笔记,未来说不定要靠这个吃饭了。”
  “苏大大英明。”
  “少狗腿了。”
  两人没啥正经地拌着嘴,以黏在一块的姿势慢腾腾地走出博物馆。
  暂时关闭的人鱼展间中,金发人鱼已经被麻醉,躺在运送舱中准备推入研究所。
  一位人员摘下耳机,向戴着眼镜的研究员报告:“对话没什么特别,只是普通的参观者而已,应该不是导致031变化的因素。”
  后者擦着镜片:“是吗……”
  
  
  等公交车时,苏家兄妹讨论着晚饭要吃什么,偶尔问到叶修,后者只是心不在焉地搭腔,遥望研究所的方向,神情若有所思。
  深海中,视觉和嗅觉受海水阻碍,是较不灵敏的,海洋物种依靠别的方式与同伴沟通。
  例如鲸类,气体进入特定器官,产生某种震动频率在海洋中传递,透过这种被人类称为‘鲸歌’的形式沟通讯息,接收反馈。
  类似的机制,人鱼也有--金发人鱼像是用声带唱歌,如同陆地上的人类,实则不然,那种歌声大部分是依靠那尾人造人鱼体内,连他自己都不太了解的器官产生,一但拉出水面,就会变成支离破碎的噪音。
  仿冒品不晓得自己在唱什么,叶修却是十分明白。
  那是属于人鱼本能的一部分,每一尾人鱼自出生就知晓这么一首歌,独属于自己,尽管漫长的寿命中,不一定能有这么好的机会唱那么几次。
  求偶。
  
  “叶修,你在看什么?”苏沐秋站在车门边叫他:“要回家了。”
  “好。”叶修回答。
  
  
  …残留在人造物体内,不属于他们的本能,会因为接近他而逐渐苏醒吗?  
  

=

发一段为维护当事人形象惨遭删除的痴汉

  “别玩了,我有事要问。”
  叶修:“…………”
  叶修:“正好,我也有问题想问你。”
  “你先问吧!”苏沐秋十分大方。
  叶修朝下望去:“你这是几个意思?”
  苏沐秋顺着叶修的目光,看到自己的手,此刻他的左手正紧贴在叶修的大腿上,隔着一层薄薄的布料来回抚摸。
  如果他只是把手放在叶修膝盖上,尚能扯一句不小心,然而由于姿势问题,苏沐秋那只手完全是陷在叶修的腿根处,彻底置礼教廉耻于无物。
  苏沐秋正色:“这还能有什么意思?”
  叶修微笑,捏紧拳,示意苏沐秋最好有个合理解释,否则后果自负。
  “突然得知身旁的家伙不是人,这么超现实的事害我纤细的心灵都受创了,作为加害者你不应该负起责任吗?”苏沐秋振振有词,“现在只有几千万欧元能治愈我,就摸一下又怎样?”
  叶修试图理解苏沐秋的逻辑,但他发现完全不能。
  苏沐秋目光坦荡,那只手充满研究热诚地滑入叶修的腿缝间,掐了把大腿内侧的软肉:“这里原本是尾巴里面吧?有感觉吗?会痛吗?”
  “有,简直太有感觉了。”叶修盯着他,笑了笑:“拳头痒很想揍人,你说我揍你一顿又怎样。”
  在叶修的目光下,苏沐秋只好遗憾地收回手。
  “真小气,不知道苏家是财产共享制吗。”
  “我的腿不是你家财产。”
  “你的腿不是,但你是我的啊。”苏沐秋摇头叹气,彷佛看着无理取闹的小朋友:“有没有被人捡回家的自觉啊。”
  以前苏沐秋把他当打杂的尽情使唤,现在更进一步降级,直接成了私人财产,叶修深感地位越来越低。
  没有自觉的叶修无奈,提醒对方:“你的问题呢?不问了?不问的话我要去抢材料了。”


→  09+10

评论(28)

热度(5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