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lof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 打赏需谨慎! 】】】
请量力而为!请考虑清楚!打赏并非必须。

【伞修】海中月09+10:水中遨游&海之王子 (人鱼)

*三十题题目: 人鱼三十题 by 临界星    

←    08



9.水中遨游 & 10.海之王子


  ‘…一般人理所当然地以为,人鱼能够在水中遨游,可惜事实与人们想像的不同,经改造的后天人鱼虽然拥有人身鱼尾的模样,实际上并不具备长时间入水,以及适应水压的能力。
  他们在水中移动确实比人类更为自如,不过呼吸器官基本还是维持人类时的构造(见图1),所以尽管能滞留在水中的时间增加,仍需要换气,此外其他器官也无法大幅度调节体腔内外压力差。(见图2)
  人类在无防护服的情况下仅能下潜至20m,但后天人鱼经测试能够入水近30m,此数值依个体对人鱼细胞的适应度会有较大差异。
  另外,关于适应水压的情况,笔者认为应参考深海鱼来推测。深海鱼的特殊结构能让它们在深海水压中生存,目前已知的深海鱼少有坚硬外壳,多为柔软体表,这和…’

  苏沐秋的视线顺着文字提示,移到书籍侧边的图解。
  那两张图十分血腥,图中是一尾接近半人半鱼的古怪生物,男性人类的躯体上长满零星分部的鱼鳞,双腿黏合,由膝盖以下能看出鱼尾的雏形,并隐约分化出尾鳍。
  去了这么多回人鱼博物馆,尽管从未见过纪录照片,但苏沐秋一眼就猜到这是转化手术失败者。
  半人半鱼的生物躺在疑似实验室的地方,苍白的光线清晰照亮他被剖开的腹腔,暗红色的器官与人类基本无异,编辑团队贴心地在不同处划上红圈,并写道:依此,笔者猜测,真正的人鱼应有一套独立于肺之外的水下呼吸系统…
  他顺手翻到书底,照片来源是人鱼研究所提供的,并注明了这是计划初期的自愿实验者,已签署死后遗体可供研究使用等等。
  吐了口气,苏沐秋阖上手里的书,皱紧眉看向书籍封面,圆润可爱的字体写着《海之王子》,搭配风格童趣的插画,突然深深认同‘外观仅供参考,请以内容物为主’真是一件无比坑爹的事。
  “而且,这里面猜测也太多了吧。”苏沐秋啧了一声,轻叩书脊。
  说来也是,要是书籍作者有钱养一尾后天人鱼,也用不着绞尽脑汁扯这些不着调的内容糊口饭吃了。
  
  所有饲养宠物的人,为了更妥善照料家中脆弱的小生命,多半会选择寻求专家或有经验者的建议。苏沐秋自诩为有责任心的饲主,他来到图书馆,同样希望能从书中得到一些专业建议。
  只不过,考虑到他养的玩意儿比较特殊,估计是白跑一趟了。
  苏沐秋离开标示着近代科技的书架,瞥了眼宠物饲养区的书籍,看看《你与你的爱犬》、《猫咪的国度》这些清新的标题,以及内页明亮粉嫩的宠物卖萌照,不禁忧伤地长叹--怎么没人出一本《如何饲养人鱼》啊?
  
  苏沐秋摇头,朝层层叠叠的书架深处低声喊了句:“喂,你找到了没--”
  “好了好了。”一道人影慢吞吞地踱了出来,少年一副懒洋洋的样子,举起手中的食谱:《一百道简易鱼料理》。
  “这本书可以吗?先说清楚,我看食谱做菜,可没有照着视频做那么厉害。”
  “谁要你做了?”苏沐秋翻翻白眼,“说的好像你常常负责做饭一样。”
  叶修几步走到苏沐秋身旁,看见苏沐秋拿在手上的书,以及儿童故事一般的封面,不禁疑惑:“海之王子?沐秋,你什么时候对童话有兴趣了。”
  “这跟童话差远了。”苏沐秋这才意识到自己忘了把书放回去,干脆随手插到一旁的书架上。
  叶修眨眼,看看海之王子左边的《与海豚共舞》,再看向右边的《鲸指南》:“哦,原来是海洋生物介绍啊?海之王子是什么?”
  苏沐秋停下脚步,上下打量叶修。皱巴巴的老土T恤、洗到泛白的宽松牛仔裤、破球鞋,凌乱的黑色短发,没精打采的模样…海之王子是形容什么生物?苏沐秋按着脑门沉吟:“……我也不知道。”
  叶修耸肩,熟门熟路地翻出苏沐秋的借书证,拿着食谱溜到柜台前登记,留下后者一个人深刻感受今日第二次‘介绍与实物不符’的体会。
  
  不过,就算真的有本说明如何饲养人鱼的书,苏沐秋也不可能照着做,毕竟太贵了,他只是顺手翻了下书而已。
  两人回家前,特意绕道去了趟叶修白天帮忙的菜摊子,搬了一大捆旧木板和铁条回去。这是叶修请卖菜的老伯留给他的,老人家除了卖菜,还有经营回收,一听时常来帮忙的小叶开口要这些破烂,二话不说便开车载了一堆来。
  “要不要我开车给你们载回去啊?”老伯担心地看着往后头储藏间去的叶修。
  “不用不用,没问题。”苏沐秋婉拒,老伯还想劝他,就看见叶修轻松地夹着木板和铁条溜达出来,需要好几个成年人合力才能搬动的材料到他手里跟绒毛填充的一样,还能朝他点头,扬起勾在手腕上的箱子说顺便借下工具,差点惊掉了老人家的下巴。
  

  因为之前带回来的海鲜太多,没了码头那边的工作,在找到下一份前,这段期间苏沐秋除了重拾家庭代工,剩下的就是想尽办法折腾那堆鱼虾,天天换菜色。毕竟三餐都吃鱼,除了叶修十分好养活没啥不良反应之外,连苏家兄妹都有点受不了。
  或许是受苏沐秋影响,叶修也琢磨着改善生活条件。苏家浴室窄小,淋浴器、马桶、洗脸台占去大半空间,当然没有浴缸这种奢侈的东西,不过自从在博物馆里察觉苏沐橙喜欢玩水,叶修便上网看了些视频,打算搞个手工澡盆出来。
  两人带着材料回家,在老旧楼房的后院清出一小块空地,叶修便拿起工具,架式十足地敲打起来,苏沐秋蹲在一旁递木板和铁钉,一个小时后,竟真的弄出了有模有样的木制澡盆来。
  “这不会突然散开吧。”苏沐秋量着尺寸,确保能塞进浴室。
  “不会。”叶修像个老木工师傅一般熟练地调整细节,磨平接缝。
  苏沐秋挑眉质疑,心底其实挺骄傲,看看这浴桶都能拿出去卖了吧?别人家的鱼只会吃饲料,他们苏家的鱼能自己挣饲料,就是能干!

  一时间燃起没啥必要的雄心万丈,前脚才踏进家门,苏沐秋就立刻带着食谱钻进厨房,把锅碗瓢盆弄的哐啷作响。
  后头的叶修把澡盆小心安置好,便在厨房传出的阵阵噪音中,安稳地坐到电脑前,打开QQ回复问代练价码的人,一边登陆游戏,查看了下好友栏,打开窗口发讯息。
  一叶之秋:楼老板,在不?
  斩楼兰:在在在。大神,你怎么不叫我小楼了… [擦汗]
  一叶之秋:不习惯?
  斩楼兰:有点…
  实际上,屏幕这端的斩楼兰想说的是:有点心慌,好像要被坑了…
  一叶之秋:话不能这么说嘛!我现在只是个打工的啊。
  斩楼兰:打工?大神今天开金团?
  一叶之秋:嗯,你套装还缺一件饰品吧?归去来兮大大他在吗,要不要一起来啊,裸奔多不好。
  斩楼兰狂汗:他只是缺一件上衣,不到裸奔吧!那行,我问问他。
  叶修满意地翘起嘴角。
  自从认识这几位出手大方的土壕老板,重点是技术还不错的土壕老板,他每次刷副本打金团,都是一个打工加好几个老板,五人副本一带四,十人副本一带五再加散户,说出去简直让所有工作室流一地口水。
  斩楼兰几人和一叶之秋认识后,也知道这位大神靠打游戏赚钱,不赚钱就会被扔到大街上,不晓得他们默默脑补了什么几千字的苦情背景,即使没刷到装备,也会意思意思付一笔‘技术指导费’。 
  当然了,这也是叶修的游戏技术实在好的有点骇人,说是技术指导,实则跟观赏费的性质差不多,这并不是一叶之秋开口要的,但几人都付的心甘情愿。
  同时,因为认识这几位出手阔绰的老板,他们一家三口省吃俭用不成问题,苏沐秋才能不急于找工作,难得闲在家里,干些平时没机会做的事。

  叶修戴好耳机,组了几位老板进入副本,手上利落地操作角色,时不时出声指挥几句,副本刷的相当顺畅。
  斩楼兰等人看着屏幕里技能衔接干净利落的战斗法师,不管看再多次,心里仍满是佩服。以前他们下过其他公会组织的副本团,哪怕菁英队,放在一叶之秋面前都要低好几个档次。
  “大神,能不能问你件事。”斩楼兰开口。
  “嗯?”
  “我们几个人建了一个公会,挺小的,只收熟人,但成员的技术…”斩楼兰看着被天击上挑浮空,紧接着一记圆舞棍极其精准地摔到自己面前的小怪,把技术很好吞了回去:“…都还行,大神你看有没有兴趣加入?”
  “唔…”
  “虽然现在不太出名,但咱们公会迟早会壮大的!”
  “嗯…”对方沉声,似是犹豫。
  斩楼兰再接再励:“而且这样大神开团也方便嘛!公会里叫一声咱们都来了!”
  一叶之秋这回答的果断:“这个好!”
  “真的吗?!”
  斩楼兰惊喜万分,正要邀请一叶之秋加入公会,就听见他不晓得对谁说道:“沐秋,这个好吃,再给我一口。”
  “啊…啥??”斩楼兰懵逼。
  这一边,叶修操作着一叶之秋龙牙接天击,技能选择毫不犹豫刷刷招呼着BOSS,人却有大半心思都在苏沐秋手里的盘子上,香煎鱼排缺了一小口,正是刚才苏沐秋示意他张口试菜时吃掉的。
  苏沐秋替他看着屏幕:“左边…左边!龙牙…慢了慢了!喂,你行不行啊?!”
  “不行啊,饿了。”叶修答的坦然。
  “你打工能不能专心…算了你让开,换我来。”
  斩楼兰几人本来不明所以,但也听见另外一个人的声音,对方说啥听不清楚,唯有最后一句非常明确,顿时狂吼:“等等啊这位大哥!我们BOSS已经开了没有办法让你中途换……”
  另一道声音冷静地指挥道:“斩楼兰,三点钟方向,退两个身位;归去来兮,向右平移三格补位;前方隔海…”
  “…卧槽,换好人了?”
  正打算玩命操作起来救场的几位老板震惊,他们可是亲眼看到一叶之秋的动作完全没有任何停顿。

  听苏沐秋下完指示,确定他接手完毕,叶修才慢慢把手从苏沐秋的掌心下抽出,端着盘子起身,彻底把键盘鼠标和另外半张椅子交给他。
  看苏沐秋玩的投入,叶修也就弯起眼,放心地吃煎鱼。
  “还说这是工作用的电脑留给我赚钱呢,喜欢打游戏想玩就直说嘛苏小朋友。”叶修敲敲苏沐秋的脑袋,“装什么正经。偶尔放松一下有什么关系?”
  苏沐秋抿紧唇,彷佛没听见似的,完全不理会叶修的动作,专注地带几位老板下副本。不过苏家除了这台电脑可谓没有别的娱乐,叶修左右无事,干脆坐在一旁看苏沐秋玩。
  两人的指挥风格不太一样,同样的角色在换人操作后亦呈现不同的风貌,尽管一开始有些手生导致的小失误,一会后苏沐秋也玩的十分流畅了,叶修看的津津有味。

  几人今天运气不错,两三趟副本刷完之后出了几件斩楼兰等人缺的套件,龙心大悦的土壕们很快打来一笔款项,苏沐秋一面说着“感谢惠顾,合作愉快,有其他需要欢迎联系”,在频道发了个笑脸表情,一面打开窗口查帐。
  中途看看窗外天色接近傍晚,主动起身进厨房准备晚饭的叶修察觉键盘及苏沐秋指挥的声音没了,便歪着脑袋探出头来:“搞定了?”
  苏沐秋嗯了一声,凝重地盯着屏幕,似在思考人生大事,片刻后慎重地从抽屉里取出一本红皮簿子,抓着水笔在上头涂涂写写。
  “不顺利吗?没钱了?”叶修看到又名为生死簿的苏家家计簿,连忙问道:“不至于吧,小楼他们出手蛮大方的…”
  正在算钱的人没有回答,只是打开网页搜索资料,又拿着计算机劈哩啪啦地加减乘除,最后盖上本子。
  苏沐秋悠悠开口:“叶修,你说的对。”
  “我说了什么,你给点提示?”叶修小心问道。
  “你说,我想玩游戏,就让我玩游戏,偶尔放松放松。”
  “我是说过…”叶修一头雾水,这句话怎么了吗?
  “那你呢?”苏沐秋问。
  叶修噤声,搞不懂苏沐秋在问什么的时候保持安静听从指示就对了。


  “我决定了。”苏沐秋拍桌,转头高声宣布:“这周末,我们全家去海边玩吧!”
  刚回到家的苏沐橙和抱着菜盆站在厨房门边的叶修陷入弥天大雾:“……啥???”
 

   

→  11

评论(19)

热度(4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