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lof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 打赏需谨慎! 】】】
请量力而为!请考虑清楚!打赏并非必须。

【伞修】海中月14:星空下的告白 (人鱼)

*三十题题目: 人鱼三十题 by 临界星   

←  13


 14.星空下的告白 
 
  苏沐秋接到新讯息,急忙扔了手里的筷子,匆匆推开侧门时,只迎接到一只淋的像落汤鸡的叶修。他站在侧门外狭窄的屋檐下,正在听着雨声,湿润的发梢滴着水,小心护着的外套下鼓囊囊的,转头对上苏沐秋的视线时,他一脸没事人的样子,握着的手机屏幕上是短信发送成功的提示。 
  “苏沐秋…” 
  “你怎么回事啊?出门不会带把伞吗?”苏沐秋打断叶修的话,伸手就扣住对方冰凉的手腕往里头扯。 
  “出来的时候没有下雨。”叶修说。 
  “不是和你说过这阵子都会下雨?” 
  “你的‘这阵子’太长了吧,我没想到这里的雨能够一下就是半个月…”叶修感叹。 
  苏沐秋解释,那是你少见多怪。 
  其实近年H市一贯如此,从年头到年尾,梅雨季、台风季、每个冷暖空气交接的时期,这里大多下雨,尤其现在即将入冬,天气转凉,无论雨势如何,淋了雨又吹寒风,是流感高发时期。不仅新闻节目提醒民众注意保暖防雨,苏沐秋同样成天对着苏沐橙叨念,叶修想不记着都难──他是真没想到这场雨如此任性,半路上又开始淅沥沥地下了起来。 
  叶修低头,望着苏沐秋的制服衬衫,抓着他的那只手袖管被他身上的雨水打湿了,隐约透出苏沐秋结实流畅的手臂线条。于是他挣了挣,没能挣开,反而收获苏沐秋气急败坏的瞪眼。 
  他发现苏沐秋一直拉着他朝里走:“这是要去哪?” 
  “休息室。” 
  “这,不好吧!我毕竟没有在这里上班。” 
  苏沐秋回头,两人一路走来,过道里全是叶修沿路滴下的水痕,湿漉漉的脚印连成串跟到叶修的脚下,不过停下这么片刻,地上就积了滩小小的水洼。 
  “你都湿成这样了。”苏沐秋加重语气,“废话少说,跟我过来。” 
  “听着怎么不太对…”叶修本想辩驳几句,奈何苏沐秋不由分说,直接拽着他拐了个弯进到了休息室内。 
 
  休息室不算大,除了置物柜和饮水机之类的标配外,正中间放了张长桌和四张摺椅,其中一张椅子朝着过道的方向,桌面上有份吃了一半的盒饭,大概是苏沐秋原先的位置。而位置的斜对面坐了个人,原先正在看书,此刻听见两人的对话声而抬起头,右手下压着笔记本,洁白的纸页上整齐地写满了字。 
  他出声问道:“苏沐秋,这位是?” 
  苏沐秋直扑自己的柜子,翻东西的同时解释:“抱歉,组长,这是我家里人,他是来…”他顿了一下,扭头朝叶修问道:“喂,你是来干嘛的?” 
  “给你送饭。”一进到休息室就被扔到一旁的叶修直挺挺地杵在过道边,闻言配合地将外套拉开一道缝,露出被他单手护在怀里的饭盒,一面伸脑袋左顾右盼:“虽然你好像吃过了。” 
  一看到叶修的动作,苏沐秋翻翻白眼:“别找了,唐柔今天放假……咳,就是这样,外头雨太大了,这家伙不知道淋了多久的雨,我把他带进来擦干…” 
  “不能带外部人员进入休息室,这是规定。”喻文州严肃强调,随即笑了笑,“不过你们情有可原,加上我现在也是‘放假’中…” 
  今天喻文州不需值班,但他一般都会在店里待着,以免有事找不到人,就跟正常到班没两样,他这么说,显然是放过两人的意思。苏沐秋忙表示感谢喻组长法外开恩,收到一句下不为例。 
  叶修才把怀里的饭盒摆桌上,就被苏沐秋按进椅子里,他抓着好不容易翻出来的厚毛巾,下个动作,却是整个人连带毛巾直往叶修腿上扑。 
  叶修顶着一脑门雨水,上身的外套和衣服同样湿了大半,偏偏苏沐秋看也不看就是只顾擦他的腿,还擦的格外专心致意,一时间把场面弄的跟不伦不类的祖孙和乐图似的--喻文州盯着他俩,脸上的表情是‘我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不过既然喻文州没问出口,叶修当然不会主动解释,只是坦然地伸直了腿,拿起苏沐秋剩的那半盒饭观察菜色。 
  瞧他这副等着服侍的大爷模样,苏沐秋狠狠一拍他后脑勺,便把人扔着不管了,回到位置上掀开叶修带来的午饭吃了起来。 
  这个年龄还在长身体,饭量大,虽然多了一份,但和叶修分着吃,很快就解决干净了。叶修把自己擦了个半干,毛巾挂在脖子上,看看窗外虽不至于狂风暴雨,但倾盆大雨的程度还是有的。  
  “沐秋,今天下午我约了小楼他们…” 
  “别犯傻。”不用看叶修的表情,苏沐秋就知道他想干嘛:“你要是感冒,就自己看着办。” 
  “是是是。”叶修敷衍。 
  喻文州笑了一下,提起笔继续写着笔记:“休息时间还没结束,再等等吧,说不定雨会变小。” 
  叶修毕竟不是员工,为了避嫌他不可能真的待到雨停,苏沐秋回去工作时,他就得离开休息室,两人只能寄望于雨势转弱。 
  苏沐秋看看时间,低声嘱咐叶修不许打扰喻文州读书,随后便捉紧机会趴在桌上小睡,不多时,细小的呼吸声就转为平稳。叶修左右无事,索性拉过苏沐秋的手臂,拿毛巾替他压干袖口。 
  他闲得无聊,一会打量雨势,一会观察休息室的摆设,最后落在喻文州正阅读的厚重书籍上。他的视线平静而克制,并不会让人产生反感,同样难以察觉,喻文州好一会后才留意到这位员工家属看着自己的书本。 
  他也不介意,继续仔细地写下笔记。 
  喻文州的书上,几乎全是艰涩难懂的专业名词,偶尔配有大幅彩图,每一张,都是极为详细的解剖图--关于人鱼转化手术的。大都是脏器比较图,有人类的,转化失败半成品的,以及后天人鱼的。 
  如果苏沐秋醒着,就能轻易发现喻文州的书比他在图书馆里随手抽出来的更为详尽,当然,血腥程度高得令人发指,相较之下《海之王子》还真的是童话了。 
  叶修看了几眼,就露出不感兴趣的神情,垂着眼搓了搓苏沐秋温热的指尖。 
 
  几十分钟后,在喻文州的提醒下叶修把人摇醒了,苏沐秋迷迷糊糊地睁开眼时第一件事就是确认雨势,万幸雨真的变小了,乌云散去些许,眼看不久后会停,于是他在和周泽楷轮班前把叶修送出去,并塞了把贴满胶布的透明塑料伞给他。 
  “这是我帮你捡到的那把?”叶修试着撑开伞,“这东西还能用啊。” 
  “怎么不能用了。”苏沐秋双手插腰。 
  叶修试了试,发现还真能行,于是就在蒙蒙细雨中打着把旧伞漫步回家,悠悠闲闲地戴起耳机搞代练卖装去了。 
 
  然而傍晚,停了一阵的风雨却骤然加大,大雨滂沱,雨幕之下能见度几乎不足几尺。 
 
  等叶修因为腿疼而注意到大雨时,这场突如其来的雨已经下了好一会,他拿了伞正想出去接苏沐秋,就和满身狼狈的苏沐秋在门口撞见。苏沐秋像只落难的水鬼,浑身上下从里到外都湿透了,惨白着脸哆哆嗦嗦地冲进屋里,二话不说直奔浴室把热水开到最大,而叶修被他扔出来的湿衣服糊了一脸。 
  清楚是自己把对方的雨伞借走的叶修难免心虚,主动替他把干净衣物取好了,叩叩门板:“苏沐秋?衣服给你放外头了啊,我去热晚餐。” 
  “站住,不许走!”苏沐秋在浴室里大声喝道:“为什么不接我电话!” 
  “你有打电话给我?”叶修迷惑,拿起放在电脑旁的手机,冷汗不止地看着数通未接,那个时间,他正带着小楼他们抢BOSS。 
  “要是我感冒,你就等着受死吧!” 
  “苏大大,咱能不能别这么无理取闹?” 
  “不能。”苏沐秋哼哼,语气相当残酷,“明天店里办活动,所有员工都要到场支援,要是害我感冒请假…你会知道后果的。” 
  苏沐秋嘴上骂归骂,实际上没有多气恼,叶修也晓得这点,于是两人隔着门板与哗哗水声,扯着嗓子拌嘴拌的不亦乐乎。 
  苏沐橙回到家时,见到的就是这个画面:浴室里,苏沐秋冲着热水澡骂道‘连送把伞都不会养你何用’,厨房中的叶修便答‘除了送伞我还有啥不会的你说说看’,并把晚餐热过又弄了道简单的姜汤。 
  唔,看叶修的姿势,姜汤的作法应该是和哥哥学来的,苏沐橙放下书包时这么想。 
  和她亲哥不同,小姑娘穿着雨衣,没有淋到雨,只是刘海带了点水滴,叶修仍第一时间给她盛了碗姜汤祛寒,两人和和乐乐地吃起晚饭。吵了一会发现对方没声了的苏沐秋洗澡效率顿时提升数倍,没多久就带着一身热气溜到餐桌边加入日常抢食活动。 
  饭后苏沐秋和叶修抢着鼠标刷了会副本,听斩楼兰几人抱怨与其去炫耀性质的奇怪酒会不如打游戏,而完成作业的苏沐橙在一旁看两人玩,奈何屋外大雨下的人心烦,不久后三人便早早收拾睡了。 
 
  * 
 
  半夜,苏沐秋昏沉地醒来时,只觉得口干舌燥,喉咙彷佛有把火在烧,他坐起身,打了个呵欠,朝床头一摸,却摸到了空水杯。 
  “喂,叶修,去帮我倒水…叶修?”苏沐秋伸手去推本该在一旁呼呼大睡的叶修,竟然推了个空。他摸了摸身旁那半边床,床面平整,没有丝毫温度。 
  苏沐秋坐在床边,望着窗外明亮的月色发呆,好一会才清醒几分,嘟囔一句“雨停了啊”,便拿着水杯走出房外。 
  夜深人静,他溜进厨房接了水咕咚咕咚地灌了几口,顺手洗了杯子放好,正想回房睡觉,却忽然听见细不可查的水声。 
  他们住的地方这么小,苏沐秋一下子就锁定了声音来源是浴室。 
  这个时间点不在床上的家伙,几乎不作他想。 
  苏沐秋压低音量:“叶修?” 
  浴室内的细微水声猛然静止,数秒后,隐约传出叶修的声音。 
  “苏沐秋?你这个时间不睡觉做什么?”叶修同样低声问。 
  “这是我该问的吧。你不好好睡觉,大半夜待在浴室里干嘛。” 
  叶修迟疑:“那啥……解决生理需求?” 
  苏沐秋眯起眼,敏锐地嗅出一丝忐忑不安的意味。 
  他几步上前,手一推,便轻易地打开了门--门并未锁上,估计是觉得既然这把锁只是装饰,干脆不用了。 
  浴室没有开灯,飘散着不明显的海水气味,苏沐秋一时只看见模糊的人影,和一双在黑暗中微微反光的眼睛。他适应了一会,才确认那是叶修,他坐在装满水的自制浴桶里,眼神无辜地望着苏沐秋,巨大的银亮鱼尾塞在不够宽敞的桶里,看起来有些可怜。 
 
  宛如第一次看到叶修人鱼型态的场景重现,苏沐秋反射性脱口而出:“你又卡住了?” 
  “…没有。”叶修黑线,把鱼尾搭到木桶边外晃了晃,证明自己行动自如。 
  “那你缩在这里是?”苏沐秋问,“憋不住了?” 
  “还行…可这不是一直下雨嘛,湿度高,鳞片有点发酸,总想舒展一下。”叶修解释。 
  苏沐秋狐疑:“先不提雨都下十几天了,白天雨这么大,你为什么现在才来泡水?” 
 
  叶修轻咳一声:“你之前不是说,最近水电费用都涨了…” 
  言下之意,就是他担心放了这么大桶水会被苏沐秋骂,只好暗戳戳地选在深更半夜,独自一人抱着尾巴躲在浴室里。 
  听到这种回答苏沐秋直想敲他脑袋:“我在你眼里这么没人性啊,连让鱼泡个水都禁止?” 
  叶修指出:“我看你差遣那条鱼挣钱打工干脏活累活挺顺手的。” 
  “这是两码子事。” 
  苏沐秋看见放在墙角的那罐子海水素,拿起来掂了掂,发现少了小半瓶,显然这几个月以来叶修没少干苦逼兮兮地泡水这种事。他目光在浴室里一扫,最后朝叶修勾手指:“出来。” 
  叶修抱紧木桶垂死挣扎:“沐秋,直接倒掉多浪费水啊!何况我才泡了这么一会,你不能这么残忍…过后我会收拾干净的,我保证。” 
  “你不收拾,难道要我收拾?”苏沐秋靠着门框不耐烦地打呵欠:“没有要中断你的鱼生小乐趣,只是在浴室泡水你不觉得太窄?” 
  “…你的意思是?” 
  “把桶子搬到客厅吧。” 
  叶修撑着木桶边缘出水溜到一旁,他从里推,苏沐秋在门外拉,两人合作把木桶带着水小心地挪到客厅,正对着没啥景致可言的窗口。苏沐秋一摆手,示意他可以继续,后者从善如流,鱼尾一摆轻巧地钻回水里,没有溅起任何水花。 
  “海水素泡起来舒服吗?”苏沐秋随口问道。 
  “鲜奶和奶粉冲的奶能比吗?何况是人工合成的奶粉。”叶修懒洋洋地窝在水里,“聊胜于无罢了。” 
  不过,现在的沿岸浅海,泡起来和这个没两样了。 
 
  客厅确实比浴室宽敞,至少可以把尾巴舒展开来,叶修像个老大爷似地双臂靠着桶缘,悠悠闲闲地将那一大扇尾鳍垂在木桶外。吸饱了水的鳞片光泽而平滑,足足一米五的鱼尾在皎白月色下泛着朦胧微光,亮的苏沐秋眼晕。他靠在木桶旁伸手摸了摸尾巴靠下细密排列的银亮鱼鳞,被柔软的尾鳍不轻不重地拍了下,蹭了满手的水。 
  相较于艺术品般精致亮眼的大尾巴,苏沐秋的视线顺着鱼尾向上望去,泡在桶子里的叶修,上半身套着从他那里顺来的白T恤,半湿地贴在身上。 
  苏沐秋:“你怎么还穿着衣服,太不敬业了,快脱掉。” 
  叶修一脸古怪,心道这真的不是在耍流氓吗。 
  叶修:“哪能啊,万一沐橙半夜起来上厕所,我不好光溜溜的吧,她年纪小但也是个姑娘啊。” 
  这下换成苏沐秋一脸古怪,心道这是重点吗,看到你的大尾巴谁管你身上穿啥啊。 
  两人互瞪片刻,最后苏沐秋率先败下阵来:“总之你记得天亮前要收拾好。” 
  叶修点头,表示绝对完成任务。苏沐秋想,既然之前他都没看出端倪,应该是不必担心大清早起来发现地板上一滩水了。 
  于是他有气无力地摆摆手,就要转身回房睡觉。 
  叶修却忽然喂了一声喊住他。 
  苏沐秋回头,只见在叶修身后,窗外大雨过后的夜空繁星点点,璀璨而明亮。 
  而那尾人鱼弯起笑盈盈的黑眸。 
 
 
  “苏沐秋,”他支手撑在颊边,歪着头说道:“其实,这还不是人鱼的完全型态。” 
  “…啥?” 
  “你想看吗?”叶修笑。 
  说着,他晃了晃尾鳍,荡出银亮的波光。 


  在苏沐秋茫然呆滞中,叶修说他早提过他的意志力特别坚定吧,你以为正版货和山寨的差异只是鳞片好不好看吗。 
  …难道不是吗?! 
  苏沐秋脑子里一大片弹幕呼啦啦地刷频狂奔而过,只觉得这星空下的告白太具冲击力了,‘完全型态’听起来就非常不靠谱啊!所以这叶修会进化还是啥?是变成鱼身人腿,还是彻底成了条鱼或儒艮之类的? 
  不过苏沐秋想了想,最终还是回答:“算了吧。” 
  “你不好奇?”叶修惊讶。 
  “好奇啊。”苏沐秋抓抓脑袋,扶着晕呼呼的脑门往房里走:“不过之后有的是机会,现在我要睡觉了…” 
  叶修看苏沐秋拖着脚步回房,啪嗒一声甩上门,他就‘苏沐秋好像不太对劲’沉思片刻之后,决定继续悠闲地晒月亮。 
 
  

→  15

评论(43)

热度(4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