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lof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 打赏需谨慎! 】】】
请量力而为!请考虑清楚!打赏并非必须。

【伞修】海中月15:誓约之吻 (人鱼)

*题目: 人鱼三十题 by临界星    

14


15.誓约之吻
  
  叶修在逼仄的木桶里泡水,心底总有些惴惴不安,余光扫到不知何时被人放在旁边的厚浴巾,厚实的布料柔软而干净。他弯起鱼尾捏了捏湿润的尾鳍,最后早早收拾好,安分地回房睡觉了。
  
  因为苏沐秋出门早,叶修一般睡在靠里那侧,两人从没商量过,就是延续着这个习惯。他越过苏沐秋钻上床,从裹成球的同居人身上扒拉出半边棉被,被对方体温煨热的被窝舒适的连他都想打呼噜了,叶修很快进入浅眠。

  后半夜,他却猛然惊醒过来。

  最开始和苏沐秋同睡一张床时,叶修时常会在深夜醒来好几回──因为这距离实在太近了,在深海中,两个不相干的个体会贴的这么近,通常只发生在同族群、大型鱼与寄生鱼类之间,对一尾人鱼来说,那就是猎捕或被猎捕之前。苏沐秋偶尔翻身或挪个手臂,叶修难免警醒。

  还好苏沐秋睡相不差,也没有展露过真正的攻击意图,适应力极强的人鱼很快就习惯了这个人类的存在,大多时候睡得浑然忘我。

  所以今晚,他忽然因防卫本能而醒来时,很有点摸不着东南西北的感觉,反射性扣住缠在身上的东西就要掀翻出去,幸好海洋生物嗅觉格外发达,千钧一发之际他辨识出属于苏沐秋的熟悉气味而收手,否则某人今晚可能得断几根肋骨。

  叶修艰难地扭头,发现苏沐秋四肢并用将他紧紧地压在怀里,力道之大,直接让叶修记起经过北大西洋时在深海遭遇大王乌贼的凄惨回忆。

  不过更重要的是,苏沐秋整个人烫的像只火炉。

  在这种初冬时节,没事怎么会热成这样?

  人鱼的体温本来就比人类还低,叶修不敢确定是不是自己感觉错误。保险起见,他伸手推了推对方的脑袋,喊着苏沐秋快醒醒你家失火了钱被偷光了亲妹妹说我最讨厌哥哥了。

  岂料苏沐秋咕哝一声,梦呓似地回答你去搞定,随即置之不理,不管不顾地抱着他翻了个身,睡得相当沉。棉被下,少年小半张清秀好看的脸透着殷红的薄晕,修长的手脚微微泛红。

  “…果然不对劲啊!”

  叶修回想苏沐秋回答他‘之后再看我要睡了’时的表情,以此人的性格的确太反常了,当时对方好像是蔫蔫地按着太阳穴,脚步虚浮。

  他小心地推开苏沐秋,跳下床翻箱倒柜满屋子找出体温计,研究片刻后,果断把那根小玻璃棍塞进苏沐秋嘴里。叶修蹲在一旁,静静等待里头的水银柱稳定后取出一看,37.5度…果然是有点低烧了。

  但这个温度,应该还不算太夸张吧…?

  估摸着还有挽救的余地,说不定睡一晚就会好,叶修拧了条冷毛巾放在苏沐秋额上,拉了把椅子坐在床边,准备当一夜看护。

  他认认真真地照看许久,凌晨三四点左右,再次测量苏沐秋的体温,却见体温计直直窜了一截出来,最终停在38.5度。

  不对,又升了,38.6度。
  
  叶修沉默三秒,凝视着苏沐秋烧红的睡脸,冷汗缓缓滴下。

  他心想:大事不妙了。

  …苏沐秋会把他切成生鱼片的。

  
  
  家里虽然有常备的退烧药,但吃药毕竟不像游戏那样,一键服用就能当场解除负面状态,叶修摸索着把药丸胶囊拧开,和着水让苏沐秋咽下,每隔几十分钟就给他测一次体温,还是不见好转。

  再过几个小时苏沐秋就该上班了,虽然叶修不晓得他们店里办什么活动,不过苏沐秋既然在浴室里说了很重要,叶修也就记着是不能缺席的场合。

  假如因此无故缺席,苏沐秋就要拔菜刀追杀了。这家伙在鱼市场工作后给鱼去鳞切片的动作之利落,叶修看了都心有余悸。

  “苏沐秋,我替你请假吧?”叶修试探性问道。

  苏沐秋烧得天昏地暗,还能正常喘气已经了不起了,自然不可能回答。他紧闭着双眼,对外界毫无反应。

  “这是可以的意思吗?”

  “……”

  叶修叹了口气。

  他的体质毕竟与苏沐秋不同,淋雨除了憋的难受以外,倒没有感冒着凉的问题,但结果是他撑着伞回家,而苏沐秋感冒了。

  叶修在房间里绕了几圈,绞尽脑汁试图找个办法来解决这迫切的问题,眼见天都要亮了,才终于想出或许可行的方法。

  这种时候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叶修摸了摸苏沐秋滚烫的额头,轻轻咬破自己的舌尖,接着毫不迟疑地俯身,吻住了苏沐秋干燥温热的唇。

  他不确定人鱼的血液对人类来说有没有效,只是谨慎地在舌尖蹭破一小道口子,准备渡一点血液过去。

  由于发著烧,苏沐秋口腔内部的温度相当高,叶修的舌尖探入一点,便烫的往回瑟缩一下,忍耐片刻,才扶正苏沐秋的脑袋,朝里继续深入。

  他的目的很明确,就是把那点沁出来的血送进苏沐秋嘴里,叶修灵活地顶开了苏沐秋的齿列,侧着头尝试让舌尖尽可能深入,却没料对方本来软塌塌地躺着的舌头冷不防缠住了他,粗糙滚烫的舌面擦过舌尖上的伤口,叶修痛的闷哼一声。他下意识想退开,却蓦地被一只手臂勾住颈项猛力一扯,半个人都摔在重病号身上。

  苏沐秋收紧手,牢牢按着他的后脑勺不放。

  叶修忙喊:“苏……唔!”

  “嗯…唔……放…”

  “苏…”


  苏沐秋的意识昏昏沉沉的。

  高热中他什么也不晓得,一把烈火烧的脑子都晕眩了,天旋地转,只模糊地感觉到热,渴。

  忽然间,有某样微凉柔韧的物体探进嘴里,尽管带着点细微的腥咸味,但那舒服的感觉就像大热天正午阳光下吃了口牛奶冻一样好,然而没几口对方便要退了──吃进嘴里的东西,哪有放掉的道理,于是苏沐秋反射性伸舌追了上去,直把那柔软凉冷的物体叼回嘴里吸吮。

  他确实是烧糊涂了。

  但凡他现在有几分清醒的意识,都会把叶修推开呸呸几声,并沉痛地悼念一番逝去的初吻,可惜他现在靠着本能行事,这个吻让他喜欢,他便抓着人黏糊地亲个没完没了,一旦叶修有后撤的征兆,就会被立刻锁回怀里。

  叶修除了有点喘不过气之外,心里倒没有多少排斥的想法,接吻这件事,只对人类有特殊涵义,对其他物种来说,‘吻’这个举动本身是存在的,但不具备爱情之吻啦、誓约之吻啦、诀别之吻啦这些特定意义,大多是哺喂、确认健康状况而已,更不会把舌头伸进对方嘴里。

  他任由苏沐秋使劲地又亲又啃,甚至反过来同样对苏沐秋又亲又啃,同时觉得这种动作挺新鲜的。

  苏沐秋的唇很烫,这大抵和他高烧不止有关。

  他烫的像块炉火余烬中的暖炭,不灼人,却带着一擦就能起火的热度,唇瓣接触起来却十分柔软,紧密地贴合著。叶修小心地撑在苏沐秋上方,他的舌被对方紧紧缠住,吮吻着,牙尖刮过敏感的舌面,几乎被吞吃入腹,唇齿间不时泄漏出湿润的啧啧水声,整个人被苏沐秋的气息灌满,肺叶隐隐生疼,让他几次想推开对方大口喘息。

  叶修在脑袋缺氧,开始发晕时昏沉地想:早知如此,他就把苏沐秋扔到水里再亲了──在水中他的肺活量比较强。

  偶尔不晓得苏沐秋舔到哪,叶修便禁不住微微打颤,手脚有些莫名发软,浑身上下流窜着一股酥酥麻麻的电流。他眯着眼,暗自祈祷血液能起治疗效果,喉咙深处滚出几个含糊的音节,并模仿苏沐秋的动作回敬过去。

  于是叶修在苏沐秋烧得晕呼歇停时,以手背蹭了蹭唇边带出的银丝,给苏沐秋测量体温,见温度确实降了一点──尽管不知为何降得有些慢──他干脆利落地又是一吻。

  究竟是提前喂下去的退烧药、血、还是确认能治疗外伤的唾液哪项起了疗效,叶修也不清楚,总之等苏沐秋安安稳稳地睡熟时,他的第二、三、四、五……不晓得多少个初吻都在睡梦中被他家养的鱼强行夺走了。

  唯一的麻烦大概是彼此的唇彻底吻肿,通红充血,还破了几道口子。

  发烧期间的苏沐秋特别来事,每回叶修想退个几秒呼吸,就被对方咬住舌尖,挣动间叶修又磕破苏沐秋的唇角,结果是他俩看着都凄惨无比。

  叶修舔了舔唇,疼的直抽气,又低头仔细地舔过苏沐秋的唇,给两人擦了擦满身热汗才算完事,窝回一旁放心睡下。

  
  感觉睡没多久,他再次惊醒。

  苏沐秋精神十足地站在床边,已经换好合身制服,衬得少年肩宽腿长。他抓着两人唯一一条棉被,手腕一抖把叶修掀下床来。

  “起床了,快去刷牙洗脸,等等跟我出去。”

  叶修耷拉着脑袋,摊在地上不肯挪动:“干嘛呢,不能明天么…”

  “你这么没精打采算怎么回事,昨晚不还泡了水吗。”苏沐秋挑眉,抬脚踹了踹对方:“我淋了雨还给寒风吹一路,一觉起来都好端端的,你素质太弱了吧?”

  叶修:“……”

  叶修:“既然知道,今天就放我继续睡吧。”

  “不行。我说了吧,今天珠宝店那里有活动。”

  “是说过…所以呢?”

  “所以你也要去啊。”苏沐秋说的理所当然。

  “抱歉,这两句话中间有关联吗?”叶修发问。

  苏沐秋把叶修从地面上拽起来,将他扔进卫生间:“这种事你去了之后就知道了。”

  在对方的催促声中,叶修垮着肩,呵欠连连地把牙刷塞进嘴里,而苏沐秋拆了一小盒果冻一勺一勺吃着,不知怎么地总觉得哪里不太够。

  


=


某天,苏家三口一块看电视,正巧是宠物节目,小动物们跑跑跳跳,天真又可爱。
主持人介绍道:
人类饲养宠物,就算感情再好情同家人生死相依,都不能和猫猫狗狗亲嘴,这不是卫不卫生的问题,而是不同物种体内携带的抗体和细菌差异极大,交换唾液非常可能导致双方感染不具抵抗力的疾病导致丧命…例如HIV,禽流感,最早都是由动物传染人类…

叶修:啊。
苏沐秋:怎么了?
叶修:没事,觉得咱们好端端的活着真是太好了。
一旁的苏沐橙:???


←  16

评论(17)

热度(4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