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lof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 打赏需谨慎! 】】】
请量力而为!请考虑清楚!打赏并非必须。

【伞修】海中月16:探寻海底宝藏 (人鱼)

*三十题接龙 题目: 人鱼三十题 by临界星    

← 15


16.探寻海底宝藏

  苏沐秋一大清早就急吼吼地催叶修动作快,后者满脸困顿,叶修不知道活动内容与时间,自然不晓得苏沐秋急个什么劲,不过倒没有刻意拖延。加上苏沐秋是比平时提早一些起床才来喊人的,时间充裕,临到出门时两人反而悠闲起来。

  目前苏家三口出门最早的是苏沐橙,小姑娘读书,需要提早到校,有时她两个哥哥会在前一晚做好早饭,有时则是苏沐橙早上准备。她今天拿果酱抹了几块吐司切成三明治,自己取了一份带走,其他的则是留给苏沐秋和叶修,两人一面吃早点一面前往珠宝店,脚步十分悠哉。

  “这是…花生酱加草莓酱?”

  “还有巧克力。”苏沐秋舔着嘴角,“相当创新啊,就是有点太甜了…”

  叶修应声,扫了他一眼。

  一路上,叶修明里暗里打探活动内容,也好有个心理准备,不过这回苏沐秋说什么都不肯透露分毫,摆明了故意卖关子,叶修猜想他大概又要被骗去做苦工了。

  到现场后,他却惊奇地发现珠宝店外围了一群人,不多,大约十几来个,看起来不像是有余裕在这类奢侈品上消费的人,甚至还有老太太牵着小孙子来的,手里都拿了张传单。叶修一时迷惑起来,这是办了什么活动才会聚集到这么一批人啊?

  他本想问苏沐秋能公布谜底没有,却发现对方已经从侧门溜进店里报到了,正在跟喻文州和唐柔说话。眨眼间,一张活动传单突然出现在叶修眼前,是负责在店外发传单的周泽楷递了一张给他。

  “哦,谢了啊。”叶修接过。

  将一身制服穿出当季新款时装效果的青年腼腆地笑了笑,抱着一小叠传单绕到别处去了。



  传单整体设计简单大方,内容同样简洁,叶修三两下就把活动介绍读完了。

  这次活动的主题叫做‘探寻海底宝藏’,店内四名员工其中一人担任监督与裁判,另外三人则与现场被抽中的三位参加者两两组队,剩下的参加者则全数划为场外组,自由行动。

  活动的玩法如主题,参与游戏的三位员工各自在店内某处藏了一样目标物品,通过抽签决定每个小组负责寻找哪样目标物,场外组则找到任何一位员工藏起的物品都算胜利。乍看之下待在场外组似乎比双人小队有利,但场外组无法获得藏匿地点的提示,只能大海捞针。

  规则上,可以使用不违规的手段阻拦其他队伍,例如请店员介绍商品这类的。最后依找到目标物品的速度快慢取前三名,并准备了安慰性质的参加奖。

  当然了,毕竟是珠宝店,安全起见,寻宝活动不可能开了门让人一拥而入到处乱跑乱跳,只要有蓄意闹事或追赶跑跳等行为,就当场失去参加资格。

  珠宝店办寻宝活动算是罕见的事,一些地方上的小型媒体平台闻风前来采访,叶修看完活动须知时,就听见楚店长在不远处对着话筒与镜头侃侃而谈,说着举办这次活动的目的并非营利,而是希望能消除一般人对珠宝首饰等于昂贵的印象云云。

  因应H市居民的平均消费水平,指望每天都能做好几张几十万的大单是不可能的,但实际上他们也有平价首饰,只是普通人通常不认为这里有自己消费的起的东西,自然不可能进来逛两圈,能藉这次活动增加中低价首饰的销售量就好了。

  她没说的第二个理由,则是趁机利用新闻报导打一回免费宣传,只要噱头足够,这远比花大钱登广告来的有效多了。

  不过这次活动只是试办性质,他们并未大张旗鼓地宣传,加上又办在平日白天,所以来的人不多。

  叶修猜苏沐秋把他拽来,或许是神秘大奖中有哪项是他想要的,准备黑箱让两人组队寻宝了。


  没多久,叶修看到周泽楷转了回来,传单已经发光了,跟他身后陆陆续续又来了人,让现场十几人直接晋升为几十人,而且来的人竟然清一色都是数量极为稀少的女性。

  他观察着那些三三两两聚在一块红着脸低声交谈的女性,目光格外专注,跟在场不少饥渴的单身汉没两样,后颈忽地一阵莫名寒毛直竖,一回头就对上苏沐秋的目光。苏沐秋站在店里垂着头聆听指示,暗地却瞟了叶修一眼,比划几个相当复杂的手势。

  叶修收到暗示,坚定地点头,接着撕起手里的传单纸,不一会他举起纸张,中间被撕出了一个大大的问号,示意完全不明白苏沐秋是什么意思。
  后者回了他一个鄙视的眼神,叶修笑了笑。


  负责主持的人不出所料是喻文州,他确认在场所有参与者都领到号码牌后,便报了三个数字,让被选中的幸运儿依序上台挑选自己的队友。叶修低头一看,他果然是第一位。

  “这位是…”见叶修上台的喻文州愣了一下,随即笑道:“嗯…那么,苏先生要挑选谁当队友呢?”

  叶修点头,知道是苏沐秋之前介绍他为家里人,所以喻文州就直接喊他苏先生了。

  “选谁都可以吗?”

  “当然。”

  叶修嗯了一声,懒洋洋地走到苏沐秋身旁,朝他歪歪斜斜地笑了一下,接着又走了两步,在唐柔旁边站定了。

  苏沐秋眉头一抽,扬起下巴朝叶修挑眉,叶修慵懒地勾起唇,吹了声口哨。

  “很好,我老早就想教训你一顿。”苏沐秋低声说道。

  “彼此彼此。”叶修笑。

  第二位上台的是个姑娘,她站在周泽楷和苏沐秋之间摇摆不定,表情十分纠结万分挣扎,好像这俩帅哥同时捧着戒指单膝下跪求婚一样,挑个小游戏的临时队友就花了好几分钟,要不是喻文州出声提醒,恐怕还得更久。她最后咬着唇忍痛放弃苏沐秋,不过站到周泽楷旁边后马上笑的春光明媚了。

  最后一位则是个小青年,满脸悲痛地站到苏沐秋旁边,一直偷偷望着唐大美女,目光既渴望又绝望,明显很想取代叶修的位置。周泽楷似乎和这位青年认识,看上去正犹豫着该说什么安慰对方。

  这下叶修懂了,敢情这活动里边有两个号码全是黑箱啊。

  喻文州公开三样目标物品,并让台上的小队抽签,再次强调了规则和注意安全后,正式宣布活动开始。


  叶修和唐柔展开目标物品的纸条,上头写着:棒棒糖。

  他立刻抬起头,对上苏沐秋的目光。

  苏沐秋有瞬间不解,但一眨眼就搞懂叶修的意思,挑衅地笑了笑。

  唐柔还在看那张活动目标:“我们抽中的是苏沐秋准备的物品,他告知的提示是…”

  “不用了。”叶修说道:“我知道东西在哪了。”

  “嗯?”唐柔疑惑。

  “我去会会他,小唐妳去妨碍其他组别吧!”

  与此同时,苏沐秋把提示告诉和他一组的青年,与对方打着商量:“这位先生…”

  对方自我介绍道:“啊,我叫杜明。”

  “好,是这样的,我们分头行动怎么样?”苏沐秋说,比着杜明身后的方向:“因为那家伙很可能会想尽办法阻挠我。”

  杜明回头,看到那位选了唐柔的少年直直朝苏沐秋走了过来,而唐柔朝另一个方向移动了。

  “等下,这不是两两组队的小活动吗?”杜明懵逼,只是普通的小游戏啊,这一组两组都搞战略性分散是怎么回事?开开心心地玩耍不就好了吗?

  “是没错…咳,总之,目标物品你能找到吗?”苏沐秋回望,叶修相当有绅士风度地停在几步开外,一副等你交代遗言的模样,让人特别手痒。苏沐秋见杜明还有些不在状况,当机立断补了一句:“方便的话,顺便拦住那家伙的队友。”

  杜明陡然认真起来:“可以,没问题,交给我!!”他表示对任务分配非常赞同,他们抽到的目标物品是周泽楷藏的,杜明说他应该能很快找到,期间他会尽全力执行阻挡任务。


  为了这次活动,店内稍微布置过,天花板上垂挂着层层叠叠的蓝色布料,玻璃展示柜内的灯光也调整过,偶尔会闪烁海面一般的波光,照在精致漂亮的首饰上,宛如真正的深海宝藏。好几位场外组的姑娘或情侣党三两下就忘记活动,转而去逛首饰了。


  深海可没这么和平,叶修微笑,站在苏沐秋正前方。

  苏沐秋双手环胸,问他你这会突然有心情闲谈了啊。


  “我知道东西在你身上。”叶修说的不疾不徐,地点限制在店里,哪里都行,按照他对苏沐秋的理解,得出的答案只有一个。

  “是吗?你要搜身啊?”苏沐秋大方地摊开手。

  “这倒不用,等我击杀你道具不就掉落了么。”

  “不准使全力。”苏沐秋提醒。

  “你要我放水?”叶修眨眼。

  “这是开修正场的概念。”苏沐秋意味深长。

  两人氛围剑拔弩张,顷刻间山雨欲来风满楼,其他人都忍不住绕道走。


  不过真的在店里打起来是不可能的,虽然在陆地上不占优势,但对付人类,叶修反而得小心留手,以免真把人弄出好歹。何况他牢记着如果砸坏东西,苏沐秋肯定会要他自己负责赔偿这点──不说这些,不远处的喻文州微微笑着扫来的目光就够提醒了。

  假如这次寻宝需要突破关卡才能拿到目标物,那叶修自认是第一个进入最终关卡的人,可惜他碰上的BOSS太难收拾。他若要赢,就得用最快的速度解决苏沐秋,所以他说“咱们猜拳吧”;而苏沐秋则是要想尽办法拖住他,给杜明争取时间,于是回答“行,五局三胜”。

  两人没啥异议,撸起袖子就开始了。

  他们卯足了劲在干猜拳这档无聊事,你来我往互不相让,不是平局就是一胜一负抵消,还取了张纸记录胜负,接着越闹越起劲,任何能够两个人进行游戏都玩了好几轮。

  可惜最后叶修没能赢走那根棒棒糖,不是对手太强,而是突然杀出了第三方势力。

  当两人摆出准备斗到天荒地老的架式时,那对显然看到什么寻宝活动就来参加的祖孙俩正好在旁边,小朋友一下扒在展示柜旁,一下趴到地上朝缝隙里看,十分积极地寻找目标物,老太太就在一旁提醒他小心。

  小朋友不过丁点大,展示柜对他来说委实有点过高了,就在苏沐秋和叶修商量好下一轮就比个十五二十还是猜数字的时候,踮着脚两手搭在展示柜顶上的小朋友忽然腿一晃,肉呼呼的小爪子一松,整个人吧唧一声摔倒在地。

  两人转过头时,老太太正焦急地安抚着呆愣的小孙子,可惜下一秒,那小孩仍然哇地放声大哭起来,膝盖撞得通红。

  这时候苏沐秋身为员工,当仁不让第一时间上前安抚,手往马甲口袋里一摸,就拿出了目标物品的棒棒糖。他以前独自照顾苏沐橙,此时格外熟练地哄起哭闹的小朋友。

  老太太手脚不灵便,又紧张的不知如何是好,叶修安静地接过她捏在手里的手帕,动作轻巧,三两下把伤口整理干净,确认没出大问题,便把手帕交还给老太太,起身把位置让给带着急救箱过来的喻文州。

  “别哭了。”苏沐秋温和地拍拍小朋友的脑袋,“你是不是一直在找藏起来的宝藏啊?想知道东西在哪吗?”

  小朋友含着糖,泪汪汪地点头。

  “我就是把宝藏藏起来的人。”苏沐秋故作神秘兮兮地压着声音:“宝藏其实…就在你嘴里。”

  叶修补充:“海盐味的,没吃过吧。”

  小朋友瞪大了眼,把糖果从嘴里拿出来看了许久,最后激动地欢呼一声:“我找到了!我是第一名吗??”

  喻文州笑眯眯地点头:“是啊。”

  小朋友破涕为笑,兴奋地扯着老太太的裙摆,说要和小夥伴们炫耀这件事。

  起先苏沐秋当这是一时安抚,等活动结束进行小型颁奖时,才知道这小孩误打误撞,真的夺了冠…


  他的临时搭档杜明,的确很认真地找了周泽楷藏起来的物品,但找到还不算啊,需要和喻文州回报才行,结果杜明在寻找喻文州时,凑巧看见唐柔被几位进来凑热闹的男性顾客缠着不放,神情似乎有些困扰。

  杜明当场把目标物品的枪支挂件往裤袋一塞,杀气腾腾地上前救人了。

  其实那几名客人没有做什么出轨的举动,只是让唐柔一样一样给他们介绍展示柜里的首饰,毕竟女孩子真是太太太少了,还是这么个美女,想听她说说话还不行吗!没想到杜明横插而入,一句“不好意思,能不能给我介绍那边那款…”就把人护走了。而唐柔困扰的地方是,无论是哪一方人,似乎都没打算买……


  至于周泽楷,他同样很认真地进行游戏,奈何他的搭档似乎更希望目标物品一辈子都找不到,带着他东拐西绕,嘴里嗲声喊着“好难找哦,好讨厌啦──”,以及“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呀今年几岁能不能交换手机号码你的同事也好帅blabla”。

  实际上,他们的目标物招财猫就光明正大地摆放在柜台上,尺寸还不小,足有15公分以上非常显眼,但周泽楷只能任由那姑娘拖着他到处乱走,眼睁睁地看那姑娘屡次经过招财猫而视若无睹。

  结果最后,第一名是那对祖孙,小朋友开心地把价值数千的项链给老太太戴上;第二名是被杜明赶走的其中一位男客人,他不想要奖品手链,转而咬牙切齿地把店里的招财猫带走了,可能误会那是唐柔的东西;第三名则是忽然反应过来匆匆交了任务的杜明,现在正用故作正经实则紧张羞涩心跳爆炸的别扭表情,风度翩翩地邀请唐柔与他合照一张,说是留个纪念,由周泽楷掌镜。

  叶修:“那是你的组员吧,胳膊向外拐啊。”

  苏沐秋撑着脸:“小唐是你的组员吧,你不上去大喊放开让我来啊。”

  “我干嘛?”叶修一脸奇怪。

  “你不是对她有兴趣?”苏沐秋一脸促狭。

  “是这样没错。”叶修果断承认,想了想,侧着头认真问道:“但我为什么要大喊让我来?”

  两人闲聊着,随后苏沐秋被叫去集合,员工给所有参加者发了优惠券,活动才算正式结束。根据喻文州事后私下透露,活动期间意外卖出了好几件首饰,而后续上门的顾客也有不少,算是达成宣传目的了。

  至于杜明赢到的奖项,他没有多大兴趣,本想转送给唐柔,唐柔却直接让给了苏沐秋和叶修。

  三奖是当日来回的双人自助旅游,简单来说,就是包交通票钱,其他全数自理,更别提只有单日,很鸡肋的奖励。

  所以唐柔是这么说的:“我不用,你们去玩吧。”

  “虽然是除了交通之外啥都什么也没有的行程,但也算难得吧?”

  唐柔笑了笑:“我是那里人,前阵子才回去过的。”

  苏沐秋和叶修面面相觑,既然没有兑换期限,道谢后可有可无地收下了。


  地点是──B市。

  上城区的核心都市。 



  旧城区H市,远离人烟,几乎位在地图边线上的区域,人鱼研究所地下3层,一位研究员刷了身份卡,快步通过明亮到近乎苍白的走道,将一份详尽的报告,交到了位于首席的人手中。


→  17

评论(15)

热度(4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