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lof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 打赏需谨慎! 】】】
请量力而为!请考虑清楚!打赏并非必须。

【伞修】海中月17:魔药 (人鱼)

三十题接龙 题目:人鱼三十题 by 临界星     

← 16


17. 魔药


  与其他研究员皱巴巴还散发一股榨菜味的外袍不同,接过报告的人身上的白大挂洁白平整,钢笔妥贴地收入皮套,放在胸前口袋内,架在鼻梁上的镜片干净如新,种种细节透露出此人一丝不苟的严谨性格。
  他翻开封面,快速阅读着内容:“除了031,012、015、016、023…都有了变化?”
  “是的,”交报告来的研究员匆忙翻开检查纪录,停不下来地报告着:“虽然程度不一,但都有了一定的返祖现象,例如031那首歌,012滞留水中的时间增加,034夜视能力超过还是人类时的极限数值…”
  “返祖?”
  研究员尴尬地抓脑袋:“啊,对不起,那是咱们私下的称呼,毕竟这个现象还没找出规律来定义…”


  不,这不对。
  没有所谓返祖,这说法,就好像──那些‘它们’曾经是人鱼。
  尽管植入人鱼细胞,让这些细胞以某种没有一位学者能谎称自己掌握的形式,病毒式的恶性增殖、侵入、取代人类基因,再搭配内部手术,最终拥有了人鱼一般的外貌与部分特质,但无庸置疑,后天人鱼此前都是人类。
  所以只能产下人类。
  正确的说法,应该称为‘变异’。
  但他没有花时间讨论学术定义,只是扶正镜片,再度翻过一页。


  “找到原因了吗?”
  “没有…不过,我们整理出这几组变化样本的所有共通处。”
  为首的研究员仔细确认数据,针对上面纪录粗略的水温、时间微微皱眉,后半段极为不精准的饮食相同处让他的眉头又蹙紧几分。再下一页更夸张了,简直是八卦小报,只差没把这些人鱼喜欢什么颜色、平日看什么剧通通写上。
  人鱼志工们在博物馆展示区时,吃的东西当然是一样的,那都是研究所方面提供的,基本就是奢侈一点的食堂菜──人鱼原本是人类,食性偏好即使改变,差异也大不到哪里去。吃了这么多年,要产生变化也不会拖到现在,还全赶在短时间内高频率发生。
  “他们接触过的人、事、物呢?博物馆方面,入馆人员确认过了?”
  “这个…”研究员说:“统计过了,但数据太繁杂,看不出什么。”
  为首之人推了下眼镜,在报告上不紧不慢地写了几个推想,并冷静地下达指示:“跨度拉到一年,举办介绍会,邀请这段期间曾经参观过人鱼展间的人到场,时间是下周六早上10点30分。”
  “好的…呃,介绍会的主题…?”
  “准备好地下5层,1号冷冻舱的短期解冻。”
  1号舱?研究员心头一跳,连忙记下,心道1号舱里面的东西,连他都只有隔着厚重的玻璃窗口看过,推出来开介绍会,这招真可算是豁出去了啊,并问道:“请问,选择这个时间有什么原因吗…?”
  “那天,是031负责展间。”
  语毕,他转身离开,朝着电梯走去。
  在他身后,夹着文件准备发布指示的研究员嘀咕:“真不知道是什么引起了变化,说不定是深海女巫的魔药啥的…”很显然,此人童年没少被美人鱼卡通片荼毒。
  先行离开的人碰巧听见,平淡地反驳:“世界上没有魔药这种东西。”


  但却有人鱼。
  尽管他不打算说些不够肯定的推测,可是心里仍有了猜想。
  是人鱼。
  某处,有一尾真正的人鱼,狡诈地混迹在人类间出现了。


  在它逃回海洋之前…


*


  由于三奖的旅游招待是双人份,按苏沐秋的说法,当然是他带苏沐橙出去玩,叶修留着看家,这是最明智的。叶修却指出苏沐秋平日要工作,假日要休息,去B市舟车劳顿,还是他和苏沐橙去才对,两人讨论不出个结果,也就暂时搁置这件事。
  他们彼此心照不宣,叶修要用这份旅游招待,还是有难度的。
  因为抵达B市后,进入上城区前,无论你是任何人,都要审核身份。
  上城区的人使用的是新式证件,可能是植入皮下的晶片,或简单的手环等等,只要对着仪器哔一下,并核对指纹信息就能通过。旧城区大多还在用老旧的卡式身份证,甚至偏远地区一大家子共用一户口本而没有个人证件的情况都可能存在,于是进入上城区就需要由人员一一审核,跟数十年前出国差不多了。
  为了保证安全,出入审查也是某种程度上的无奈之举,不过只要通过一次审核让系统纪录,或更换新式证件,就能轻松方便地进出上城区──可惜叶修是个没身份的鱼,苏沐橙因早前没有需要而尚未办过身份证。
  好在他们对于去不去B市都觉得无所谓,反正是白拿的。

  寻宝活动之后,生活一切如常,唯一说的上有巨大改变的,只有周泽楷。
  当天在街上收到他的传单与腼腆笑容的几个姑娘火速成了疯狂粉丝,几乎天天造访珠宝店,缠着周泽楷问东问西,好像她们每天最要紧的不是上班上学,而是来这里看看周泽楷,听他几句嗯哦好,少数时候附加“是的”以及“可以付现…或刷卡”──要是那群姑娘闹事,就能找理由把人黑名单,可惜她们很懂规则,时不时还会消费,让喻文州不太好办,周泽楷苦不堪言。
  这年头,男女比悬殊到数十年前学者们不得不搞出人鱼以免人类灭绝,偏偏这店里一天到晚都有姑娘,顿时成了这条街上最靓丽的风景线,连带的上门的男性顾客也增加。苏沐秋屡次在吃午饭时苦着脸,对叶修嘟囔这里简直跟大型相亲会所没两样。
  周泽楷的三位同僚受连带影响,生活同样有了变化,以往人少的时段,例如早晨,可以只安排一位员工值班,现在则改为‘周泽楷没有上班时可以一人值班’,其他时间只要周泽楷在店里,其余三人会尽量留一位在场协助,以免顾客太多忙不来。买首饰挑选很花时间,让周泽楷一个人照料上门的顾客,还得应付那群姑娘,显然分身乏术。
  这同样是为了安全起见,工作至今,他们多少都清楚这里曾遭遇事件,倘若有反对者趁着人多混进来伤害店员或客人,事情就麻烦了。
  至于苏沐秋,他难得庆幸自己只有16岁,身形和外貌仍未完全退去青涩,离人生巅峰期还有段距离,纠缠他的姑娘不算多,至少每天能平安回家。
  即使苏沐秋一脸乐观,叶修仍觉得他处境堪忧,他偶尔送饭来,都看到那群疯狂颜粉在正门外像鲨群一样盘桓,眼神非常吓人。


  这天苏沐秋下班时已经过了饭点。他一般很少负责晚班,这个时段通常是住在附近的唐柔或喻文州负责。
  不过今天喻文州临时有事,苏沐秋受前者请托赶来代班,仔细确认门窗锁好,保全系统正常运作后,他降下铁门,转身就注意到叶修站在外头等他下班。
  他朝对方走了几步,才惊觉叶修身旁还有个人。
  一身家居服的唐柔也在这,两人正在聊天。
  苏沐秋离他们有些距离,听不清对话内容,只看到叶修和唐柔靠的极近,根本是贴在彼此耳边说话,而唐柔露出惊讶的表情,笑着点了点头。
  本来唐柔就是个美女,她双手背在背后,便显出几分轻快可爱,而叶修模样同样不差,勾起唇斜倚着墙一派慵懒,两人相处的画面很好看,但苏沐秋总觉得有些别扭。
  他不禁停在原地苦思片刻,才意识到,或许是因为除了他和沐橙,叶修从没有主动靠近过谁,所以才觉得不适应吧。
  也可能只是他不知道而已,毕竟他们没有天天黏在一块啊。
  苏沐秋站在这思索,远处的唐柔说了句话,叶修点头,前者忽然取出钱包坦然地打开,直直放到叶修手上,而他竟然不拒绝,就这样接了下来。
  苏沐秋表情一抽,连忙大喊:“喂喂喂!叶修,你在干嘛!!”
  叶修侧过头,望着他,脸色微妙。



  今日傍晚时分,叶修打开网页,确认代刷装备的金额入帐,便伸了伸懒腰,起身溜进厨房准备晚餐。他卷好袖子打开冰箱,发现里头几乎没剩什么东西,就几片白菜叶可怜兮兮地躺在里头。
  叶修蹲在空荡荡的冰箱前摸摸下巴,确定这次轮到苏沐秋去买菜,不是他忘了,便安心地关上冰箱门。
  紧接着,叶修与贴在冰箱门上惨遭某人遗忘的购物清单面面相觑。
  叶修:“……”
  他抹了把汗,认命地下楼去饭馆买几个菜回来,让稍后放学回家的苏沐橙先吃晚餐。
  因为不晓得苏沐秋什么时候回来,叶修帮小姑娘看了下作业,模仿苏沐秋的笔迹给她签了字,看看时间差不多了,便让她乖乖待在家玩电脑,自己带上购物清单出门找苏沐秋。
  抵达珠宝店时,苏沐秋正忙着检察窗户锁,认真进行确认,叶修不打算去干扰他,随性挑个角落原地等待,正巧唐柔提着东西经过,留意到他,便出声打招呼:“晚安。在等苏沐秋吗?”
  叶修点头。唐柔伸手在塑料袋中摸了会,拿出一条巧克力出来递给他,前者摆摆手,让她自己留着享受就好。
  唐柔大概没有要紧事,索性留下来陪叶修聊几句,一会过后,她问了件挂在心头好一阵子的事:“我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
  “哦?”叶修回道。
  “当时,你给苏沐秋送午饭来,但他像现在一样,工作还没结束,于是你就一个人在侧门外闲晃。”
  叶修强调:“妳可以说是熟悉地形。”
  “然后你看见我,突然直接走过来,什么都不说,就是盯着看。”唐柔说,要不是叶修看着不像坏人,她恐怕就叫保全了,“接着,你第一句话,就问我‘妳身边是不是有人造人鱼’。”
  “是啊。”
  她好奇问道:“你怎么知道的?”
  叶修想了一会:“这个有点难说明啊……气味?”
  “嗯…”唐柔笑了笑,没有追问,“确实是有的,最近收到了照片,要看吗?”
  叶修凑了过去,唐柔主动翻开钱包,将收在皮夹里的照片递给他看。


  那是张家族合照,照片中的唐柔站在一对看上去感情和睦的中年男女身后,应该是她的双亲。而唐父的另一侧,坐着一对夫妻,男方与唐父长相相似,不过更加年长一些,那对夫妻身旁是位笑容灿烂的年轻人,他穿着宽松的衣物,而下身……曳着浅红色的鱼尾。
  仔细一看,叶修意识到,年轻人身上穿的是改良过的人鱼裙。
  唐柔说道:“前几个月,店面整修期间,我刚好回家一趟。那天是我父亲生日,这是在家中为他庆祝时拍的合照……那位人鱼,是我堂哥。”
  她这位堂哥,读书时就对服装设计情有独钟,毕业后直接和一位好友组成工作室,也算是小有名气。家里不晓得那位夥伴和他不只是挚友的关系,直到她堂哥在几年前毅然进行了人鱼转化手术,这段关系才曝光。
  不过唐家挺开明的,一向不太干涉家人的选择,只要当事人健康快乐就行,日子仍然该怎么过就怎么过。除了唐伯父家中多凿了几条水道和水池这类的,方便堂哥回家小住,其他没有特别改变,也未曾刻意对外声张,所以唐柔从没想过,会有个初次见面的陌生人察觉这件事。
  何况,依唐柔之后对他和苏沐秋的了解,两人对她家是什么背景,其实是不晓得也不在意的,于是叶修为何那么问,一直令她好奇。


  叶修拿着钱包,很仔细地观察那张不足巴掌大的照片,指着被人鱼袍覆盖的鱼尾上端,“这一部分不太对劲啊,好像有点弧度似的……转化手术出了意外?”
  唐柔扫了眼,瞭然地笑了:“不是,他怀孕了,拍照时是三、四个月左右吧。取卵期就在下个月。”
  “咳,怀孕…”叶修轻咳,“取卵期………”
  叶修神色微妙,难说是正面或负面情绪,但他并未显露出来,故而唐柔并未察觉,只当他是不明白这个名词,就连唐柔自己也是因为家人的关系才晓得。
  “取卵期是后天人鱼生产的其中一个阶段,意思是…”
  就在唐柔说明时,遥远地,一道叶修相当熟悉的声音响起,苏沐秋快步跑来,同时大喊着“叶修”,又吼道:“你在干嘛!?”
  叶修啪地一声阖上钱包,直接还给唐柔,回头望着苏沐秋:“收拾好了?”
  “还没收拾你!”苏沐秋板起脸:“抢人家姑娘的钱你好意思吗?要零花钱干嘛不问家里拿?”
  叶修双手举高:“冤枉啊,我是无辜的。”
  苏沐秋哼了一声,“沐橙呢?”
  “在家吃饭,就我来了。”
  两人一吵起来,就陷入某种他人难以介入的氛围,唐柔有趣地听了一会,便拎着零食率先告别了。
  苏沐秋笑着向唐柔说着“明天见”,转头就捏起叶修的脸皮,皮笑肉不笑地警告:“拿我当藉口,约唐大美女出来约会,还约在我能看见的地方?你存心找揍啊?”
  “约会?呵呵。”叶修挣脱,从裤袋里拿出购物清单,塞到苏沐秋眼皮子底下,慢吞吞地晃了晃。后者一拍脑袋,心道哎呦我都忘了,嘴上却避重就轻地叫着“出来买东西不早说啊,走走走”,便拉起叶修往超市去。


  由于是有目的的购物,两人很快就买齐了所有东西,回程途中正聊着苏家的本月收支,忽然有人喊了一声:“哎,那不是苏沐秋嘛!”
  苏沐秋一愣,看到一群活像是吃完饭还打算续摊喝酒的人里走出个许久不见的魏琛,他扭头和其他人招呼一声,就忙着对苏沐秋啧啧称奇:“瞧你穿这身,混的不错啊。”
  苏沐秋忙道你也是。
  他一身挺括的衬衫马甲制服,活像是准备去哪间酒吧弹琴,但左手提着蔬菜,右手拎了把葱;至于魏琛,苏沐秋头一次见到他穿着正经服装的模样,不晓得禁渔期他都在干嘛。两人诧异地询问彼此现在是干什么的。
  可惜苏沐秋记着叶修手里有鱼和肉这类生鲜,而魏琛惦记着吃大餐,两人聊了一会,决定之后找黄少天一块出来聚聚,留下联系方式,就各自分头走了。
  走没几步,魏琛匆匆跑了回来,从外套口袋里翻出个皱巴巴的白信封递给两人。
  “既然碰上了,这就转交给你啦。这是我搞人鱼研究的那个朋友给的,说是博物馆那边,之后要办一个很难得的介绍会。”
  魏琛回忆着,告诉两人,据说今年是人鱼博物馆改建满多少年来着,所以藉着这千载难逢的机会,招待今年内曾到馆参观的人参加一场介绍会。
  虽然博物馆出入不用登记,但没有对外开放,多数参观者都是受馆方邀请的,另一部分则是使用发放给内部职员的门票,去向不难追查,苏沐秋他们最开始用的就是魏琛朋友送的参观门票,他朋友以为是魏琛去了,自然把这封信交给他。
  “你们去过了吧?”魏琛问,“有趣么?真的有人鱼啊?”
  因为去了太多次,苏沐秋也不清楚到底有不有趣,不过后面的问题他能肯定回答:“有,的确有后天人鱼。”
  “在水里可以跟你挥挥手说说话的那种?”
  这是什么偶像签名会吗…苏沐秋无语:“…大致上对。”
  魏琛很是畅想了一番,表示单身好男人心里苦,没有妹子,人鱼也好啊,一阵唏嘘,顺便问“听说你有妹妹,小姑娘今年几岁,要不要交个朋友”,直面苏沐秋扭曲的微笑吓的毛骨悚然,这才依依不舍地离开。


  “是周六啊。”叶修读完信封里白纸黑字毫无情调的说明:“我记得你要上班吧。”
  “啊,那天不用。”苏沐秋看着日期,“我今天给喻文州代班,那个周六就休息了。”
  “你要去这场介绍会?”
  “如果沐橙想去的话…”
  两人顺势讨论起当天该带点什么在路上吃,毕竟车程实在漫长,慢悠悠地走在彼此身旁回家。


→  18

评论(26)

热度(3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