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lof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 打赏需谨慎! 】】】
请量力而为!请考虑清楚!打赏并非必须。

【伞修】海中月19:合一 (人鱼)

*  三十题接龙 题目:人鱼三十题 by 临界星       

← 18


 19. 合一 


  从走进介绍会场开始,苏沐秋就感觉某处不太对劲,这种莫名的预感,在棺材一样的冷冻舱开启时急遽攀升,达到了最高点。

  而叶修的反应证实了一切。 


  实际上,叶修并没有任何地方不对劲。

  他的反应十分正常,会场昏暗的光线中,苏沐秋勉强辨认他的表情,叶修专注地看着那座人鱼标本,脸上是赞叹一般的惊讶,和其他人没什么两样,苏沐秋都差点被糊弄过去。

  他悄悄伸手,去碰叶修垂在身侧的指尖。这个举动并不明显,叶修似乎没留意到,正巧抬手搭着前方的椅背,像是想尽可能凑近一点看清楚,因而错过了苏沐秋的小动作。

  但如果是叶修,无论再自然,肯定都是故意的。

  苏沐秋暗自撇嘴,轻轻收回了手。

  舞台上的研究员任由众人喧哗,等到他们稍微平复了首次见到真正人鱼的激动,便继续讲述起来:“这是研究所内的人鱼收藏,雌性,捕获时间大约四十年前。很可惜,在我们的照料下,它仍因为不能适应陆地生活,在十几天内死去了。”

  研究员的神情是出自真心的憾恨,在场的其他研究员或多或少同样如此,假如每个人贡献十年寿命能换它多活一天,这群人说不定心甘情愿。

  “整个C国内,也只有几个研究机构保存有人鱼样本,其中大多数被国家机密封存起来,所以今天你们能看到,已经远远胜过无数专家学者--但这还不是今天最惊人的。”

  “你们都听到志工031的歌声,我可以告诉你们,那是真实的人鱼歌曲。尽管人类尚未参透其中的涵义,但是察觉另一件事。”


  他一字一顿,将这些机密,毫不犹豫地公开给普通市民。

  这所有全是为了隐藏其后更加重要的目的。

  “最开始,031并不会唱这首歌。”他说:“研究所方面花了很长的时间寻找原因,根据少许迹象显示,我们内部推测--有一尾活着的、真正的人鱼上岸了。“


  众人一惊,霎时一片哗然。

  “而且,很可能就藏在我们之中。”

  研究员眨着眼,他手搭凉棚仔细观察台下,真的在寻找一样,像是为了活跃气氛。

  至少人们是这么认为,于是会场里的人顿时哈哈大笑,满场笑声中,苏沐橙戳戳苏沐秋的腰:“哥哥,这句话带我们参观的姐姐也说过呢。”

  “嗯…是啊。”苏沐秋心不在焉的回答,而叶修一副饶有兴致的样子,跟着打量附近的人。

  “我们之中,唯一有尾巴的就是水里的那位了吧?”有人调笑。

  研究员摇头:“海里的人鱼,据说能够像人类一样,以双腿行走…甚至它可能是你的邻居,你的朋友,甚至你的伴侣。”

  “当然,这说法夸张了些。”他平静地说,“但我并没有开玩笑。”

  喧闹声小了一些。

  人鱼就在身边--这本来该是童话故事的情节,充满浪漫的邂逅与美丽幻想。

  然而,一部分人看着那具冷冻舱中的标本,想像它或许就是自己旁边的人,却忽地一阵战栗。

  接著有人问了,人鱼该如何辨识。

  “既然它们这么像人类,我如何找出人鱼?”他问道:“你们当时是怎么做的?”


  “这正是今日介绍会的重点。” 
  研究员首先强调:“人鱼是十分危险的动物。和猫狗这类的宠物不同,它们是无法被驯化的。在场的诸位倘若真有机会发现人鱼,务必小心,首先保障生命安全。” 
  他解释,因人类千百年来对人鱼不切实际的想像,大多人总认为这种生物友善而爱好和平,会傻呼呼地拿着餐叉当梳子,或坐在礁石上天真烂漫的唱歌。加上人鱼与人类相近的漂亮外貌,容易令人掉以轻心,导致不可挽回的意外。 
  人们普遍印象中的‘人鱼’,更接近那些经过转化手术的后天人鱼,因为后天人鱼原先是人类,当然与人类亲善,能够沟通理解。 
  “而海里那群,你们需要当作遇上饥饿中的野生狮子、鲨鱼、棕熊,要明白:它有能耐轻而易举夺走你的小命。” 
  “听起来好可怕…太夸大了吧。”提问者紧张地干笑。 
  研究员不多解释,扔了句信不信由你,继续说道:“想必各位知道,有个叫保护色的词。昆虫、动物在大自然中,为了躲避敌人或狩猎捕食而演化出保护色,藉此融入环境。并非只有普通人认为弱小的生物才有保护色,例如北极熊白色的毛皮,同样属于保护色,但没有人会想和北极熊当面肉搏。” 
  他耐心地等了几秒,让众人消化这段铺陈。 


  “让我姑且这么说。人鱼的‘保护色’,除了与人类相近的外型,还有… 
  --它们非常善于模仿。” 


  说着,研究员从裤袋里翻出小巧的遥控器,点击几下后,一块屏幕降了下来。 
  他播放了一段视频。 
  那视频画质很差,满是粗糙颗粒,声音遥远模糊,从视频边上的时间和角度来推测,应该是几十年凑巧被路旁的监视器录下的。 
  视频中有两个人,一位男性和穿着简单洋装的女孩,那女孩长相漂亮,是只该出现在美梦中的程度,放现在随便发张照都能有过万转发高呼女神,加上蓝天、大海、白沙滩的环境背景,这简直像是搭讪的经典范例。 
  ‘不好意思,咳,我是依照上头命令来的,他们说…呃,说妳是人鱼。’男性尴尬地笑着,‘能不能麻烦姑娘跟我走一趟…?啊,我是保安部门的,这是我的证件…’ 
  尽管有些模糊,苏沐秋认出了证件上的LOGO,属于人鱼研究所。 
  视频里的女孩拢了拢长发,俏皮地踢着海水,微微笑起来。 
  ‘人鱼吗?你也这么认为?’ 
  男性涨红了脸,尴尬地抓耳骚腮,但好一会后他悄悄点头,嘀咕:‘因为妳、妳真的很好看。’ 
  ‘谢谢。’姑娘露出灿烂的笑容:‘但抱歉,他们可能误会什么了。能让我联系我的律师吗?’ 
  视频到此结束。 


  研究员:“它是最后一尾被人类发现的人鱼。” 
  “我知道有人想问,确定没搞错吗?” 
  “高层当时也以为找错了。但半年后证实,视频录制的时间点,这尾人鱼实际上根本不晓得律师是什么,它只是模仿人类。” 
  接着,研究员播放了第二段视频。 


  主角仍然是那对男女,看录制时间,大约就是半年后。画面微微晃动,相机被人拿在手里,背景是欢声笑语,好几人待在一处类似海边小屋的地方,室内布置温馨,桌上放着几只红酒和美食,点着浪漫的烛光。 
  一位挑染金发的人起哄高喊:‘喂喂!行不行啊,你不行就换我上啦!漂亮姑娘罕见啊!’ 
  ‘闭嘴。’男性回头瞪了金发男一眼,其余几人大笑起来,后者举起手里的香槟杯,嚷嚷不用谢。 
  男性面前站着那位据说是人鱼的女孩,两人间的气氛,明眼人都知道他要告白,满是粉色泡泡。 
  他垂着头,神情腼腆,双颊泛红,手中似乎把玩着什么,而那女孩只是看着对方。 
  ‘啊…那个,嗯,希望妳不会觉得太突然…’男性抓了抓脑袋,在隐约的海浪声中,抬头回望,眼底只有女孩的模样。 
  他摊开掌心,里头是两只银色的戒指。负责摄影的人故意蹬蹬蹬地凑到两人旁边拍摄细节,戒指款式特别,像是水草层层缠绕成圈,对在一块正好能合一,拍摄者嘟囔着‘这也能纯手工,服了你’。 
  男性黑着脸将镜头推远,咳了一声,继续说道:‘半年前,我在这里因为一点尴尬的事遇见妳,半年后,我很庆幸妳还在身边。我是说,如果妳愿意…我希望我们能够出现在彼此未来的每一个半年,……直到生命尽头。’ 
  他的朋友们哄堂大笑,狂吐这什么烂告白,每一个半年是啥啊,而且,生命尽头??拜托,这是什么地方抄来的啊?? 
  众人笑得直不起腰,那女孩也在笑,但她的笑容,是完全不一样的涵义。 
  她的眼神早已和第一个视频时不同了,温柔缱绻,歪头凝视男性的模样,就像对方是她所有存在的意义。 
  她伸出手,让男性为她套上戒指,回答我愿意。男性激动地紧抱住她,说着不成句的话语,最后满脸通红地支吾半天,憋出一句:‘……我爱妳。’ 
  ‘老套,老套!’金发男大叫。 
  然而女孩愣住了。 
  在对方结结巴巴地告白后,她有瞬间露出茫然不解的神情,紧接着,整个人彷佛因此被点亮,如同燃烧的火光,绽放灿烂的笑容。 
  ‘原来如此…我终于懂了。’她说,紧紧地回拥对方,以奇异优美的语言说了句话:‘………’ 
  ‘什么?’男性问。 
  女孩微笑,轻吻他的颊边:‘这是我家乡话,意思是…我爱你。’ 
  其他人砰地开了香槟,炸出来的气泡溅了两人满身,众人嘻嘻哈哈闹成一团。后面的内容被快进了,大概是一夥人庆祝求婚成功,大吃大喝,起哄让准新人跳了支舞,期间女孩一直哼着一首歌,旋律奇特,语言陌生,但非常甜美,像心口溢出了蜜,满满地浸泡着灵魂。 


  视频即将结束时,研究员恢复正常播放,只见几人站在小屋后方,那里有座小型室内泳池,金发男率先助跑哗地跳进水里,溅起大片水花。 
  他愉快地抹了把脸,朝他们招手,喊着快下来,‘难得那工作狂出钱给你们俩建了这个,不享受一下太可惜啦--’ 
  镜头一转,拍摄站在角落的人,那人点头回应,态度不冷不热。他从头到尾只吃了一点食物,多数时候都在看其他人玩闹。 
  女孩摇头,‘我化了妆,不方便碰水,下次吧。’ 
  被称为工作狂的人出声:‘妆糊了没人会笑妳。里面是我研究室那里直接运来的人工海水,很干净,放心。’ 
  他的目光带着审视。男性微微皱眉,挡在女孩前方。 
  ‘对啊,快来,你们不是住在海边,还每个周末都在海边约会吗,这时候怕什么一点点水啊!’池里的人卖力招手,冲几人泼水。 
  男性分神转头:‘别闹了,她都说不方便…’ 
  就在两人对话间,女孩不知为何猛地晃了一下,她带着不可置信的表情瞪往某个方向,摔入水池,接着… 
  视频中断了。 

  

  第三段视频紧接着拨放起来,这段视频极短,而且晃动的格外厉害。 
  最开始的画面漆黑,只听见沙沙脚步声与惊惶的喘息,远处还回荡着数声惨叫。随着剧烈摇晃的镜头,逐渐能由歪斜的视频边角,看到违反常理的画面。女孩已然是人鱼的模样,她依然套着初见时的那件干净连身裙,但裙下却是巨大的紫色鱼尾撑在地面。 
  她姣好的五官扭曲,不断发出刺耳尖利的叫声,神情狰狞、毫无理智,纤细的手臂紧扼那位‘工作狂’的脖子,仅靠单手让成年男子双脚离地。后者挣扎,狠狠踹向鱼尾,紫尾人鱼指尖猛然收紧,对方竟当场软倒下来,血液自脖颈间的血洞喷溅而出。 
  除了工作狂以外,人鱼身旁还围绕着数十名全副武装的人员,等它甩开手中尸体的瞬间,他们持枪拥上,又一个个死亡。在凶性大发的人鱼面前,人类脆弱的跟豆腐块没两样。 
  周围全是血,宛如人间炼狱。 
  洁白的裙摆吸饱了血液,像灼灼燃烧的火焰。 


  三段视频结束后,介绍会现场已经没人能笑出声,脸色苍白。 
  研究员走回中心:“最后两段视评,时间差距不到三十分钟。那尾人鱼身分曝光后做了什么,各位看见了吧?它们和我们是不同的。那是无法沟通的猛兽,友善亲昵的行为举止,都是为了顺利潜伏在人类社会中--野兽不关心人类死活,它们会采取激烈手段,排除所有不利因素。它们具备许多人类没有的优势,所以切记,为保障生命安全,请第一时间通知研究所。” 
  “现在为大家介绍辨认方式。” 
  “第一,人鱼极度擅长模仿,这是它们赖以为生的手段,但不一定明白其中的含意,因为人鱼不能理解人类感情。具体表现为,它们可能会展现骇人的学习力。” 
  “第二,人鱼可以离水,但出于本能,会尽量留在沿海区域。若长期没有海水可能会死亡,目前纪录中,人鱼自愿远离海洋最长极限是一周--就是视频中的这尾人鱼。” 
  “第三,人鱼对高浓度海水…完全没有抵抗力。”研究员一停,忽然微笑说道:“如果弄湿您的衣物,研究所方面深感抱歉--” 


  下一秒,介绍会场内毫无预警降下大量腥咸气味的人造海水。 
  天花板的自动灭火装置冷不防地启动,洒水管线疯狂运作起来,场内霎时间漫起水雾。水压应当事先调整过,并不强,就像被突如其来的阵雨淋了一身,时间不长,呆愣的众人尚未反应过来时,降水就停止了。 
  苏沐秋捋开往下滴着水的刘海,衣物湿了小半,舔了舔沾上咸味的唇。 
  自从第一次看见叶修的尾巴,他早已习惯随身带条毛巾以防万一,尽管从未用上。但此时此刻,他无比清醒地意识到,现在绝不能拿出来用。 
  他甩了甩手,故作神情不悦,和苏沐橙、和叶修、和周遭所有人一样,以看似不在意,却隐含好奇或恐惧的表情,偷偷觑着其他人。 
  叶修拍开肩头的水珠,望向舞台。 

  台上的水槽中,金发人鱼悠游自在,那双蓝眼睛里,仍是一派与现场气氛格格不入的天真单纯,好像完全不晓得大夥在干嘛,纯粹为降下来的人造海水好奇,纯真的令人毛骨悚然。



  这场所有人各怀心思的介绍会,一个上午就结束了,短暂的出奇,又漫长的足以重塑认知。 
  舞台中心的人员们是最先离场的,主持者领着其他研究员,小心护着重新闭合的冷冻舱从侧门离开,准备直接返回研究楼。始终站在角落阴影处的男子随后,期间盘坐在他身旁操作笔记本的年轻人只落后了几步。 
  年轻人伸手从外衣口袋中拿出纸笔,似乎正在专注思索什么,没发现有东西落了出来,滑入座椅下方。位置靠近走道的叶修和苏沐橙低头摸了一会,最后苏沐橙拾起一张写着特邀人员等字样的名牌,跳下椅子追上对方。 
  拿到苏沐橙归还的名牌,年轻人顺手别在胸前,平易近人地说了句谢谢。 
  “如果遇见人鱼,一定要那样做吗?”苏沐橙突然开口问道。 
  那位年轻人看著有些难受的小姑娘,离去的脚步一顿,他弯下腰,与她平视。 
  “也许……”年轻人对苏沐橙悄声说到:“也许妳可以从对人鱼微笑,说一句‘哈啰,你好’开始──嘘,别说出去,那群家伙会生气的。” 
  他偷偷指着那群宝贝似地护着冷冻舱的研究员,以口型无声说着‘他们管那个冷冻舱叫女神号,今日首航’,并做了个我好害怕的表情,朝苏沐橙挥手笑了笑,随即起身快步赶上。 


  大部分人,特别是有钱人,于介绍会结束后,便立刻离开了博物馆。他们心底大概想着差不多的事,那就是‘我要第一个捉到真正的人鱼’。 
  没有什么比‘唯一’更值得拥有。 
  而剩下的普通参观者,大多刚走出介绍会场,就把那些感觉离自己很遥远的事情抛开,顺势在博物馆中参观起来。 
  苏沐秋他们属于后者,三人走在附设的小水族馆内,苏沐秋抱怨研究所播这么血腥的视频还不打码难道不该先提示吗,又问苏沐橙怕不怕。小姑娘含着她哥哥塞来的糖摇头,虽然心有余悸,但那视频毕竟又晃又模糊,人死的多惨很难看清,她只是被血吓了一跳而已。 
  叶修悠哉地跟在两人身后,眼神平静,偶尔弯腰敲敲水槽的玻璃,看里头惊慌失措的小鱼仓皇四散,在无处可逃的窄小鱼缸里,原地打转。 


  他们搭傍晚的回程车返家。 
  苏沐秋扶在门框边脱鞋,忽然有人与他擦肩而过,他抬头,看见叶修双手插兜,模样懒散地走进房里,喀嚓一声关上了门。 
  自从介绍会开始,他一个字都没说过,也未曾与两人有目光接触。 
  “哥哥…叶修不舒服吗?”苏沐橙十分担心。 
  “……是啊。” 
  苏沐秋微笑,伸手揉了揉小姑娘的长发,让她先去洗澡,他准备晚饭,出来后就能吃了,苏沐橙乖巧地点头。 
  晚饭期间,叶修没有出来。 
  苏沐橙跑去房门外敲了敲,里头没有任何声音,于是她拿了叶修平时吃饭惯用的碗盘,装了份丰盛的晚餐给他,以免叶修晚上饿了只有泡面,还取了番茄酱在盘子边角画了笑脸。 
  苏沐秋安静地看着。 
  稍晚,他洗好餐具,冲了澡,催促妹妹赶紧睡觉,还替她盖了被子,并被苏沐橙吐槽“哥哥是不是不想回房间?你欺负叶修了?”,他扒了扒头发答“我哪时候欺负他了啊”,才转身回到自己房里。 


  房里一片漆黑,没有开灯。 


  黑暗中,苏沐秋勉强依靠窗帘缝间透进来的微弱月光,辨认里头的情况。 
  床上鼓着一个小山包,棉被捂得严实,只露出一小部分毛茸茸的黑色脑袋。他迅速扫视室内情况,窗户被砸碎啦、东西被乱扔啦,这类破坏一项都没发生,相当正常。 
  苏沐秋轻轻关上门,背靠门板,望着缩在被窝里的人。 


  “喂,叶修。” 
  “晚餐有鸡腿,沐橙把她的份留给你了,记得心怀感激地吃啊。” 


  实际上,他只做了一只鸡腿,刻意按照了叶修的喜好调味,甚至整桌都是叶修平时会多吃几口的那几样菜色。尽管没有明说,苏沐橙看出来了,所以她第一件事就是把这只鸡腿放进叶修的碗里。 


  “你一整天都不对劲,沐橙很担心。” 


  苏沐秋同样担心。 
  担心到忽略了所有异状,把自己和对方关在同间房里。 


  “如果闷够了。”他说:“就赶紧出来吧。”


  对方没有回应。 


  就在苏沐秋抿直唇线,几步向前靠近时,床上始终没有动静的被团动了动,一只修长苍白的手伸出,抓住了被角,慢吞吞地掀开了棉被。 
  在苏沐秋陡然凝滞的视线中,一缕黑色长发顺着对方起身的动作自胸前滑落,落在未着寸缕的肩背旁。 
  躺在他床上的,不是‘叶修’。 


  那是外表约莫17、8岁的青年,身形瘦削,肌理线条不明显但十分流畅,几络黑发搭在腰间,肤色是久未见光似的苍白。 
  然而青年漆黑的长发间,本该是耳朵的位置,却是一对银白色的耳鳍,边缘尖利,贴着侧边向上延伸,如同精致的饰品。双手近手肘处及弧度漂亮的背脊中心,伏贴着一道柔软细线似的痕迹,骨节明晰的手指间,有少许蹼一般的透明薄膜。 
  棉被下,巨大、银亮的鱼尾蜷缩着,盘踞在床面上。 
他睁着一双纯金色的眼眸,不带情绪地看向苏沐秋,瞳孔深处似有融化的黄金流动。 


  这副掠食动物般的样貌,令人难以转移目光。 
  人鱼忽地笑了一声,微挑的眉眼慵懒,漫不经心。 
 


→  20

评论(89)

热度(4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