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lof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 打赏需谨慎! 】】】
请量力而为!请考虑清楚!打赏并非必须。

【伞修】海中月20:紧握的双手 (人鱼)

*三十题接龙  题目:人鱼三十题 by 临界星       

@随便 ←喜获心之友一枚,幸甚


← 19


20. 紧握的双手


  那尾人鱼金色的眼眸十分淡漠。
  他的五官因趋于成熟,眉眼间不属于人类的妖异感逐渐显现出来,将样貌衬托得格外好看,也格外陌生。
  即使如此,苏沐秋的直觉告诉他,这尾人鱼的确就是叶修──好歹同床共枕这么久,就算外表有了差异,苏沐秋仍能一眼认出叶修。
  尽管那不是属于‘叶修’的眼神。
  尽管他从来没有在‘叶修’脸上看过这种神情。
  

  房里太过昏暗,苏沐秋看着对方模糊的轮廓,以及那双微微反光的冰冷金眸,对方同样直勾勾地盯着他,好一会都没有人出声打破这片沉默。
  忽然,青年版的叶修扔开棉被滑到了地上,巨大银亮的鱼尾弯着一道弧度盘据起来。他悄无声息地向着门口移动,苏沐秋不假思索,横跨几步,挡在前方。
  人鱼凝视着他,那双金眸以苏沐秋十分熟悉的模样微微弯起,像是在微笑,又带着些许嘲讽,没有说话,只是随手从桌面上摸了起一只笔。
  那只笔是金属外壳的,在那双完美修长的手掌中映出窗外冰冷的月光。他掂了掂笔的重量,指尖毫无征兆地一划,金属笔杆霎时一分为二,里头的红色墨水啪咑、啪咑地滴落地面,细微撞击声后落到地上的半截笔杆,断面光滑平整。
  尖锐的指甲染上了殷红,像沾了血。
  那是连人类的生命,都能轻而易举收割的武器。
  ──这模样,就像视频中那尾失控残暴的紫尾人鱼。
  

  人鱼随手扔开了另外半截笔杆,玩味地等待他的反应。
  

  苏沐秋很清楚,他这是不要命地挡在危险生物的路上,而且是在对方以目光和行为明确表示‘给我滚开’,并清楚展现威胁的前提下。
  但同时,他深信叶修绝不会真正伤害自己。
  哪怕‘叶修’是那群研究员口中的凶残人鱼,亲眼看见同族被人类如何残暴的对待…得知人类打算猎捕他,洒了他满身的人造海水意图瓮中捉鳖…回想起来,假如当时叶修曝光了,说不定那群人类研究员还打算牺牲现场参与者的命,来争取补捉人鱼的时间……
  …苏沐秋越想越觉得,他对‘叶修’这种没来由的自信实在蠢的有剩。
  而且还恼人的拒绝受理智控制,一厢情愿地信任着。
  苏沐秋猜想自己现在的表情肯定相当难看吧,尽管如此,他仍执着地杵在原处,一动不动。
  “让开。”人鱼开口说道,金眸冷漠,语气轻慢,“别让我说第二次。”
  苏沐秋眯起眼,垂在身侧的双手抬起,搭在胸前。
  “我不让。”
  人鱼眼底流动的浓烈金色有一瞬静止,他晃了晃指尖,最后什么也没做,只是绕过对方,握住了门把。
  苏沐秋伸手想扣紧那只搭在门把上的手腕,却猛地腰腹一重,眨眼间眼前的景物飞速退去,砰的一声直直撞到了墙上--
  第一时间,苏沐秋只感觉后心处一阵剧痛,疼的能当场呕出口血,他捂着胃呛咳几声,踉跄地撑着墙站稳,龇牙咧嘴地揉揉几乎被摔碎的后背,疼痛感竟然很快就散去了,仅残留隐约的发麻感。
  他低头看去,一扇尾鳍正慢吞吞地收回后方,毫无攻击性,完全看不出来刚才冷不防把苏沐秋重重抽飞出去的狠样。

  见苏沐秋瞪着他一脸‘居然敢揍我’的表情,人鱼尾鳍一晃,再次砰地拍向一旁的椅子,看上去没使多大力气,轻轻松松,可那张自从苏沐秋捡回来后,数年来晃都没晃过的结实木椅,当场成了一堆烂木条。
  苏沐秋扫了眼那堆残渣,仍直接正对叶修的双眼,再一次紧紧扣住了他的手腕。
  温暖的掌心慢慢下滑,最后牢牢按在叶修的手背上。
  “就装吧你。”他挑高眉头嘲笑道:“你以为凭这点烂演技就能吓跑我?敢不敢敬业一点。”
  叶修垂下眼,望着彼此紧握的双手。
  少年的手掌偏薄,指节分明,皮肤下青色的脉络隐约可见。他握住叶修时,彷佛完全没意识到人鱼尖锐的指爪,任前者在这双形状好看的手上划开几道浅浅的白痕。
  虽然没有出血,不过若叶修挣扎起来,就免不了戳出几个血窟窿了。
  

  在他执拗的目光下,叶修最终放开了门把。不等苏沐秋松口气,人鱼藉巧劲一甩把他扔到门板上,剧烈的撞击让柜子里的物品相继砸落地面,苏沐秋分神望去,人鱼的指尖便冷不防地抚过他的颈侧。
  “这样够敬业了?”人鱼轻敲他的颈动脉,“别抵抗啊,让你轻松一点。”
  苏沐秋感觉那只手按在一下就能让他BE的位置,夜深人静,耳边彷佛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他沉默许久,最后伸手轻轻搭在人鱼手上,箝住对方猛然使劲反手一扣,碰撞声后两人的位置蓦地颠倒过来,人鱼还怔在当场,一只手臂便咚的一下擦着他抵在门板上。
  苏沐秋抬手按住对方的肩头,把比自己高上几分的青年压了下来,死死抵着他的额头,与那双略微睁大的金眸四目相对。
  困住了掠食者的猎物,朝人鱼歪着头,缓缓笑了。
  他的笑容明亮,不带一丝阴霾,另一只手握住人鱼的手指,满不在乎地贴在自己脖子上。


  “行啊,你想做什么,把我拍成肉酱下饭?你试试。”


  叶修的指尖微微一颤,而苏沐秋却不合时宜地想,原来这个状态的叶修,金眸里的瞳孔是竖状,像一道缝。比起这副模样,还是黑色更好。
  两人僵持着,片刻后叶修放弃似地长叹一声,倚着门板滑坐而下,苏沐秋坐在他身旁,与他并着肩。
  那扇攻击力不俗的尾鳍此刻驯服地贴在苏沐秋的腿侧,像柔软水滑的织物。
  两人才安静了这么一会,苏沐秋手指微动,就把叶修的尾鳍握到手里捏捏揉揉,研究这纤细的东西到底是怎么爆发出那等怪力,一下把木椅砸毁。
  no zuo no die说的就是你这种人,叶修如此说道,而苏沐秋满不在乎,咧出灿烂的笑容,说那你来啊。
  与此同时,他挑衅似的摸了把鳞片,尾鳍在他手里颤了颤,终究没有动静。
  叶修眨眼,眼底冷血动物一般的金色逐渐退了下去,恢复沉沉的黑色。
  

  “真是不要命。”叶修感叹,“假如我是真的失去理智,你现在已经被切块了。那群人不是说‘发现人鱼,务必小心,首先保障生命安全’吗?”
  “看了那种视频的确该气到失控。”苏沐秋承认,随即指出叶修姿态不够到位,眼神还不如以前有一回在博物馆那般杀气腾腾*,加上要削也该削手机这类的吧,弄断一枝笔魄力不够啊,不动手分明是怕被管教,“何况你真想出去,就放胆直接拍晕我啊,再不济也该让我流几滴血吧,缩手缩尾的。”
  叶修诚恳答覆下回一定改进,“先声明,虽然那群搞研究的说的天花乱坠,基本上还都是正确的,但我可没有利用你啊。”
  “那当然,我家这么穷,不管你想干嘛,随便摊个戴钻表的都有用一点。”苏沐秋答的理所当然。
  “别说的好像是我挑上你,我眼光这么差吗?”叶修指正:“那天是你把我带回来的。”
  苏沐秋夸张地叹气:“我偶尔也觉得自己太有良心了,没事给家里多添张嘴吃饭。”
  叶修摊手:“那你可以安心了,苏沐秋,我该离开了。”
  “去哪?”苏沐秋问。
  “海边之类的。”
  “你以为开门就是海吗?”苏沐秋戳他的脑门,“这副模样出去,会直接被研究所抓走。”
  叶修晃了晃尾鳍。
  苏沐秋严肃地说:“被做成标本的,就是视频里的人鱼吧?什么‘捕获后不适应陆地生活死去’,分明是被关进研究室后,不到十几天就死了吧?!人类这种生物狡诈又危险,随时想要你的命,榨干你最后一点价值,你这条鱼别太天真了。”
  “你诋毁同族毫不留情啊。”
  “人是分好坏的。我不信你没看出那个视频有古怪。”

  研究所播放的一系列视频看下来,很容易认为人鱼漂亮的外貌和温和的言行举止,都是生存手段之一,产生‘人鱼再友善,最后还是只凶恶难驯的野兽’的印象。
  对待会伤人的野兽,人类能够理所当然地屏除罪恶感,使尽各种手段捕猎,至少最低限度的通报,都不会吝啬去做。

  然而若仔细思考,会发现诸多禁不起推敲的细节。
  例如,由视频二里男性的反应来推测,他即使不清楚那姑娘是人鱼,也有所猜测,并且选择了隐瞒与保护。那么极为短暂的视频三里,他去了哪里?再者,研究员明确告知,后面两段视频时间只差半小时,偏远的海边小屋附近,为何会驻守这么多携带武装的人员?还一出事就全都冒出来了?按照正常情况,等他们集结人马赶到,紫尾人鱼早就把几名手无寸铁的人类杀光,逃回海里了吧。
  除非有人提前预料到事情发展,并布置了埋伏。

  “我注意到后来她的眼睛变了颜色。”苏沐秋比划着,虽然不像叶修是纯正的金,看起来更偏向黄褐色,但确实变了,“这是什么反应,情绪失控?”
  “差不多吧。”叶修答。鱼尾和瞳色很难控制,估计研究所把标本推出来也有试图激怒人鱼让他露出马脚的意图,苏沐秋摆手,说我知道你意志力特别坚定不用强调了。
  “还有,”苏沐秋蹙眉思索:“我感觉她攻击别人时,好像在保护什么。”
  叶修没有隐瞒:“她不是无意义的尖叫,那是人鱼语言在陆地上听起来的感觉。”
  苏沐秋看着他。
  “她喊的是‘还给我’。”叶修说。

  视频中,紫尾人鱼一直没有移动。
  她彷佛被人类的武力逼得难以逃脱,但叶修看得清楚,她抬起鱼尾攻击时,惊鸿一瞥间,尾鳍下隐约露出一只染满鲜血的手,那只手无力地垂在血泊中,无名指指根处有一道银色的细痕。视频不够清晰,不过那或许是枚水草缠绕般的戒指。
  即使不该在证据不足的前提下猜测,但男性人类应该是被杀了,才导致紫尾人鱼失控--或着正好相反,为了让人鱼失控,主动舍弃逃走的可能性,男性被杀害了。
  人类杀了人类,失去理智的却是人鱼。
  自然界弱肉强食,大大小小的杀戮天天发生,蜘蛛捕蝶,饿虎扑羊,那都是为了生存,成王败寇无话可说。然而被人类抓住,绝不是自己死了就能一了百了这么轻松的事。
  人类的猎捕是不择手段的。
  

  叶修身为一尾雄性人鱼,对‘为了人类繁衍’这个伟大目的没有帮助,但做为人鱼种族中负责战斗、守卫的一方,他的耐受力和体能等所有素质都远胜雌性人鱼,所以等待他的,恐怕是被粗厚的束缚带绑在实验床上,吊着命迎接无止境的实验,死了之后还会被抽干血,成为装在冷冻舱里的标本之一。
  而苏沐秋做为他身份的知情者--甚至隐瞒者,大概会在他被捉住的瞬间前或之后死去,就算侥幸活着,恐怕也备受监视。
  

  --如果他还和苏家兄妹待在一起,这就是即将迎来的噩梦。
  

  叶修很清楚,研究所方面已经有所动作,为了他自己和苏沐秋、苏沐橙的安全,他必须立刻离开。
  现在网上什么教程都能找到,叶修只需要很短的时间就能学会。在住进苏家后,由于刚开始苏沐秋要他在脑子里塞点有用的东西,他懵懂地记忆了许多人类知识,其中包含数种人类用以监控、搜集情报的方式。
  介绍会结束,回到这里,他极为冷静地为不容失败的逃脱准备了数种缜密计划,他将反利用那些监视管道,替苏家两人营造无辜的证明,以自己为诱饵布下疑阵,让研究所忙得团团转,接着返回深海。海洋永远是人鱼的主场,海中多的是人类尚且无法踏足的地方,打不过,也能逃。
  只要让苏沐秋放弃他就可以了。
  苏沐秋很聪明,只要他意识到人鱼很危险、认识人鱼也很危险,哪怕研究所试探逼问,叶修认为他能自然地骗过。假如苏沐橙问起,苏沐秋也会主动找到一个藉口掩饰。


  可惜计划尚未开始,就宣告失败了。
  因为苏沐秋挡在他前方,而扣紧他的那双手,连最细微的恐惧或颤抖都没有。他没有犹豫。

  叶修靠在门板上叹气:“一家之主挡在我前面,我不能不从啊。”
  “有觉悟很好。”苏沐秋满脸温柔地摸了摸他的鳞片以示奖励。
  “…你真的明白自己做了什么吗。”叶修问。
  “放心,非礼一条鱼不违法的。”苏沐秋坦然。
  “不违法是因为制定法律的人没料到会有人无聊到骚扰‘一条鱼’。”叶修斜他一眼。
  苏沐秋非常不上心地应声。
  两人嘴上说得轻松写意,好像面临的不是什么大事,但转头互望时,都从对方眼里看见无可奈何。
  叶修拧开苏沐秋的手:“搞清楚,你把通缉榜单上的人鱼留在家里。”
  “你是什么并不重要。”
  “确实不重要。”叶修表示,重要的是通缉跟留在家,苏大大你哪时候能学会划重点。  
  苏沐秋叹气:“有些话,我本来不打算说。”
  “哦?”
  “你知道为什么我发现你是人鱼后,还让你留下来?”
  叶修洗耳恭听。
  “不过说出来有损我的形象,所以还是不说了吧!”
  “哥们,你脑袋被鱼拍傻了这种事不用特意和我说的,咱俩都心知肚明。”叶修真心说道。
  苏沐秋拍他脑袋,面无表情地问他傻了没。
  叶修捂着额头:“…不就是因为我很贵吗。”
  苏沐秋:“这只是原因之一。”
  叶修想了一下:“这种时候你不该马上否认,接着说些‘钱财怎及你万分之一重要’的感人话吗?沐橙看的剧都是种发展。”
  “然后呢?你要哭着跑出去,让我跟在后面追?”苏沐秋望向叶修,神情难得认真:“少看那种剧,沐橙看没啥影响,但你越看越笨。”
  叶修举起手:“苏沐秋,假如我的身价是一支棒棒糖的价格,现在要你在我和一箱子好几亿钞票里选一边,你选什么?”
  “钞票。”苏沐秋秒答。
  叶修击掌,示意真相大白。
  

  “然后,我会让你负责提箱子,接了沐橙,我们一起去吃大餐再回家。”
  “……”
  

  “留下你的真正原因,以一条鱼的智商,不说明白你好像不会懂,我只能纡尊降贵了。”苏沐秋郁郁长叹,凝视着对方,“我现在就告诉你原因。”
  叶修点头,并以眼神示意,如果某人的手不是相当不规矩地在他背上游移,试图把背鳍拉开摸两把的话气氛会更好。
  苏沐秋置之不理,继续说到:“那是因为,对我来说,你先是‘叶修’这个存在,才是一尾人鱼。这道理,不管你是人、人鱼还是外星人异形,都是一样的。”
  苏沐秋与叶修四目相接,他扳过他的肩头,丝毫不容闪避。
  “我既然把你捡回来,你就是我的东西。”
  “我对你负责任天经地义,少给我想些自己溜走的事。我来想办法。”
  

  叶修长久地回视着那双眼。
  那双坚定的浅色眼眸,此刻在他眼中,比任何繁星都要更加灿亮。
  

  苏沐秋不过是个普通少年,身后没有靠山,更没有了不起的背景或地位,以人类的法律来说,才十几岁的他甚至根本没有成年。
  但当他凝视叶修,以不晓得出自真心或强撑出来的自信语气,从容地说出这段话时,不知怎么的,叶修忽然相信,一切都会变好,困难迎刃而解。
  只要他和苏沐秋在一起,没什么不能跨越。
  

  对叶修专注的视线,苏沐秋不闪不避,补充道:“而且我跟沐橙没你肉厚,你跑了万一那些人找上门,我抓谁来挡枪啊!”
  叶修朝苏沐秋眨眼,平直的唇线松开,转为微微勾起的无奈弧度,身形一歪,懒洋洋地倚上苏沐秋。他现在比苏沐秋还高,姿势别扭,但两人谁也没有移开。
  “是是是,到时皇上请尽管高呼护驾啊。”
  苏沐秋哼声,说这不是理所当然吗。
  “还有呢。”他板着脸。
  叶修不确定地开口:“…对不起?”
  “谁要你的对不起。”苏沐秋大叹儒子不可教也:“现在有个重要任务发布给你。”
  “你说。”
  苏沐秋手一挥,指着房间角落那堆烂木条:“你砸的,你修好。还有别忘了买笔赔给我。”
  叶修:“……”
  “对了,我要它一天内复原。”
  “………”叶修揉了把脸:“……好。”
  

  
=

*05:
 …他猛地抬头扫来的视线太过尖锐,冰冷刺骨,凶猛掠食者一般的目光只是一瞬便被平和冷静的表像掩藏,隐藏在黑眸最深处的野性却未完全散去。苏沐秋本能地出了一身冷汗,背脊残留着一丝寒冷的颤栗。



→  21

评论(57)

热度(4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