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lof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 打赏需谨慎! 】】】
请量力而为!请考虑清楚!打赏并非必须。

【伞修】海中月21:高兴时会用尾鳍拍打水面 (人鱼)

*三十题接龙  题目:人鱼三十题 by 临界星       

@随便 


20


21.高兴时会用尾鳍拍打水面


  苏沐橙手里抱著作业本,走在返回学校的路上,神情很是微妙。
  她认真思考着,要不要让苏沐秋和叶修知道,自己发现了他们之间的秘密。


  今天早晨,苏沐橙起床后,确认叶修的空碗盘放在厨房水槽里,知道他大概后来吃过晚饭了,总算放下心来。
  她取出几块吐司放进烤箱,照例拿果酱做了三明治,吃了其中一份之后朝着两人的房间悄悄说声“我出门了”,便背起书包出门上学。
  作为现役的小六生,她每天的活动是差不多的,到校后和好友们问早,聊聊天,做一会打扫,眉头打结咬着笔杆写英语小考,接着上课,捧着课本与小夥伴们一起大声地读课文。
  第二节课的教师因路上堵车临时请假,其他老师匆匆到班上宣布本节自习,一群小朋友们欢呼起来,好一会才消停安静地干自己的事。
  苏沐橙的好友悄悄扔了团纸球过来,不断打着眼神暗示,她展开一看,原来是想借下堂课的作业抄抄,苏沐橙打开书包找了一会,然后发现……她忘了带。
  这份作业有点难,一般来说她会问叶修教她,叶修的讲解很土但十分好懂,可是昨天叶修闷在房里;至于苏沐秋,她哥哥的脑筋很好,可惜讲题风格有那么点跳脱,一道题能搞三五种解法,到最后反而自己较劲上了──更别提苏沐秋满脸恍神,一直挂心着叶修的情况。
  于是昨晚她独自埋头苦战写到了睡觉前,似乎是忘在房里了。
  想起下堂课的老师,那是位凶巴巴的严肃中年人,忘了带作业肯定要被打手心,苏沐橙撑着下巴思索,3秒后捂着胃表情痛苦地举起手:“老师,我不舒服…”
  苏沐橙看起来实在是个乖孩子,女老师不疑有他,赶紧让她去校医室看看。苏沐橙婉拒了想陪她一起去的同学,穿过走廊,并在中途自自然然地拐了个弯,绕到后门围墙边去。


  小姑娘拨开草丛,娴熟地搬开挡在那的一块木板,露出墙根处的洞,猫着腰钻了出去。
  从小由苏沐秋照顾长大,对她哥哥有样学样的苏沐橙来说,这点小事驾轻就熟--虽然苏沐秋要是知道了肯定会唠叨的。


  他们家离学校很近,步行不用十分钟,苏沐橙很快回到家,从信箱后摸出钥匙,打开门,果然在她房里找到了作业本。
  小姑娘正打算带著作业离开,却忽然发现,她留下的三明治还在桌上,动都没动过。苏沐橙视线四下一转,叶修没有去菜摊帮忙的话,就会在电脑前搞代练,而苏沐秋出门时通常会开着房门通风,但此时屋子里静悄悄的,俩人的房门紧闭,跑到鞋柜一看,他们的鞋子都好好地放在里头。
  种种迹象,指向一个答案:哥哥和叶修…睡过头了?
  苏沐橙看看时间,距离苏沐秋打工开始不到20分钟了,她赶紧推开房门喊道:“哥--…”
  映入眼底的画面让她霎时噤声,瞪圆了那双眼睛。


  有两个人窝在床上熟睡。
  其中一个,毫无疑问是她哥哥,而另一位…苏沐橙在摆脱惊讶后,仔细观察对方的长相,那很像长大几岁的叶修,但模样又有些细微的不同──不过能睡在她哥哥怀里的肯定是叶修没错。苏沐橙笃定地想,没有去想叶修一夕之间长大的合理性,反而好奇他黑色长发间那个银白色的是什么东西?
  苏沐秋一只手枕在青年叶修的颈后,下巴轻轻抵着后者的发顶,把他的脑袋搁在自己颈窝间,另一只手横在对方腰上,牢牢圈入怀里。
  那条被子歪歪斜斜地搭在两人身上,露出了苏沐秋的脚,以及缠在他双腿间的…鱼尾巴。
  一大扇银白色的鱼尾。
  除此之外,房里一片凌乱,椅子散了架,柜子里的一些零碎东西掉了出来,而地面上有好几点鲜红色的印子,一路延伸到床面上。
  苏沐橙看看以黏糊的姿势睡成一团的两人及被子上的红色痕迹,又看看卷着苏沐秋的尾巴,不晓得应该先为哪件事惊讶。
  她慢慢退出房间,带上门,翻开电话簿,对照着号码拨了通电话。
  “您好…请问是珠宝店吗,我是苏沐秋的妹妹,想帮他请病假。”
  话筒另一端,接到电话的是提早来协助开店的唐柔和喻文州,两人开了免提,疑惑地听着那头的声音,一听就是十来岁的小姑娘。唐柔和喻文州互望一眼,为确定苏沐秋家里没事,唐柔细心问道:“他还好吗,家里有没有人照顾?叶修不在吗?”
  “叶修在家。但他们都还在休息,昨天晚上可能打架了。”
  “打架?”唐柔惊讶,“很严重吗?”
  “没问题的。”苏沐橙回忆了一下,“只是晚上有点吵,虽然床上有血…”
  “……”喻文州沉默片刻,“…好的,我们知道了。让他放心休息。”
  苏沐橙轻快地道谢后,两人挂上了电话。
  此时此刻,喻文州和唐柔,做为见过叶修的人,不禁思考:在床上‘打架’打到流血??苏沐秋说是18岁成年了吧,但叶修…看起来只有15?
  …他们要不要报警?!


  
  苏沐秋尚不晓得之后将迎来同事何种目光,他只是被阳光晒醒,望着窗外即将升到正中的大太阳,迷迷糊糊地眨眼,下一秒吓得整个人彻底清醒过来,急急忙忙就要跳下床漱洗,却猛地被什么拌了一下。
  险些正面着地把脸摔扁时,腰间陡然一紧,有东西拽了他一把,让他安安稳稳地站直了。
  苏沐秋扭头,窝在床上的叶修慢吞吞地收回尾鳍,眯着黑眸扫了他一眼,随即捞过被子滚了半圈,把自己裹成炸鱼条继续呼呼大睡,着实让人恼怒。
  可惜迟到大半天的苏沐秋没空修理他,他急吼吼地冲进卫生间,一手捞牙刷一手取毛巾,扭开了水正要朝脸泼才看见镜子上贴了张纸条。
  上头是苏沐橙的字迹,写着‘哥哥,我帮你请假了 PS.不要欺负叶修’,下方画了个看不出是生气还是高兴的小涂鸦。
  苏沐秋捂心泣血,深感自己无辜,他哪时候怎么欺负叶修了啊!


  既然请了假,苏沐秋就不用着急了,有气无力地刷牙,脑袋慢慢回放昨天--或着说今日凌晨的事。
  在两人疑似推心置腹地一番畅谈后,尽管现实情况没有改善,他们也有了共识,那就是无论如何都要以苏沐橙的安全为首位。
  苏沐秋一介市井小民,而照他的说法叶修连人都不是,他俩对所谓研究所的了解更多来自于电视跟网上。电影里无论是实验室、研究所,里头的人肯定都是手段残忍恐怖的高危份子,白袍一掀下面都是一溜小银刀的,再结合对紫尾人鱼那些视频的推测,作为人鱼以及捡回人鱼的人类,他们一时间有种危机四伏命在旦夕的感觉。
  但至少,苏沐橙是要保住的。

  “为了达成这个目的,你有什么想法。”苏沐秋问。
  “嗯,我认为,我应该溜到远一点的地方,在大庭广众下秀一下尾巴,接着躲回海里,让研究所觉得人鱼离开了,沐橙就……痛!”叶修答,被苏沐秋揍了一拳。
  “苏家家训其中一条是不抛弃家人。”
  “苏家只有两个人搞什么家训啊?”叶修控诉。
  苏沐秋白眼:“什么两个人,你也是苏家的一份子。”
  叶修反嘲:“你不总说我是条鱼吗。”
  “苏家养的鱼当然算一份子。”苏沐秋满不在乎地说:“你不知道很多人把猫狗宠物当家庭成员一样疼爱吗?啧啧。”
  叶修:“……”
  两人互瞪一会,最终确定,对方对如何解决潜藏的危机完全没有想法,在心里唾弃对方一番,同时想着‘这家伙真没用,还是得靠我’。
  即使束手无策,日子还是要过,明天一样要上班,否则马上就断粮。苏沐秋热了碗饭,监督叶修吃完后,就算房间里乱糟糟的一片,被子上还沾了点红色墨汁,苏沐秋也没精神管了,扔下一句“你收拾”,就躺到床上准备休息。
  叶修坐在原位,看了眼那张平时两人睡都嫌窄的床,又低头比了比自己那条鱼尾,索性起身正要开门,却被苏沐秋喊住。
  “喂喂你又要去哪?”苏沐秋头痛,脸上写着‘天都快亮了就不能让我好好睡觉吗’。
  “客厅。”叶修说,“我今晚睡沙发。”
  “好端端的睡什么沙发?”
  “我的尾巴太占位了,可能会把你推下床。”
  苏沐秋:“啰嗦什么,快过来。”
  见叶修仍待在那不动,苏沐秋瞬间出手,直接拽住叶修的尾鳍往床边带。
  尾巴被人无预警地猛力后扯,叶修整条鱼都晃了几晃,直接扑倒在床上。他无语地斜了眼苏沐秋,索性钻回老位置,床确实太窄了,两人挪了会姿势才勉强挤下。
  苏沐秋没问叶修为什么不把尾巴收起来,只是打着呵欠把棉被拉好,咕哝了句晚安。阖眼前,他顺口问道:“对了,你不会半夜溜走吧。”
  “不会。”叶修秒答。
  他答的果断,答的干脆,答的信誓旦旦。
  苏沐秋高高地挑起眉头,探究的目光在他无辜的表情上打转,手臂一勾,直接夹着叶修的脖子把人箝制在胸前,确定他动弹不得,才放心地摸摸他的脑袋:“少想些有的没的,睡了啊。”
  叶修被按在苏沐秋的胸膛上,断气似地挣扎几下,最后蔫着脑袋放弃了。


  直到苏沐秋结束回忆,回房换下睡衣,盯着床上的鱼卷,还是想不通他和叶修是怎么睡的,怎么如此标准的摔角锁喉,一早醒来成了那副德性,害他差点绊倒。
  叶修现在的全长肯定超过两米,或许足有两米三以上,尾鳍没精打采地垂在床外。
  超过半天没有碰水,鳞片早就呈现灰蒙蒙的状态,边缘还有些干燥翘起,远不如苏沐秋印象中服贴平滑。察觉这情况,苏沐秋心口就阵阵揪疼,彷佛把千万欧元大钞亲手扔进臭水沟里一样令他生不如死,按紧胸口都觉得自己快喘不过气了。
  他痛心地捧起因缺水过度成了海鲜干货的尾鳍,小心翼翼地抚过表面,缩在床里的叶修忽然嗯了一声。苏沐秋望去,手上又轻柔地来回顺了几下,叶修看似没啥反应,只是侧着头把脸埋的更深了点,尾鳍的反应却截然相反,轻轻打着抖,随着每次苏沐秋的指尖滑过鱼尾和尾鳍的相接处,这阵颤抖就越发明显。
  苏沐秋忽然想起他们曾经一起看过的宠物节目,主持人提过‘要正确判断动物的情绪,通常透过它们耳朵和尾巴的动作’──按照这个道理,难怪尾巴远比某人老实多了,瞧这反应,很显然就是讨摸摸啊。
  他使劲地摸了把鱼尾巴,看尾鳍在手里一颤一颤的,简直萌的人心都化了。苏沐秋脑补如果苏沐橙是人鱼,那绝对是条小美人鱼,高兴时会用尾鳍拍打水面什么的,应该可爱到不行。
  不过同样的画面一但带入叶修,苏沐秋就一阵恶寒,胃里剧烈翻搅,起了满身冷汗,诚心觉得他现在这样就好。


  把别人的尾鳍抱着摸了半天,苏沐秋突然松手走出房外,听见他脚步声远去,叶修嗖地一下弯起尾巴,有些不自在地揉揉尾鳍--总觉得苏沐秋的体温仍残留在上头。
  叶修心里尴尬,还有点陌生的酥麻情绪。
  比起他人鱼身分头一次曝光那回,苏沐秋胡乱摸到些不该被碰触的鳞片,那时他尴尬合情合理,但眼下只是摸摸尾鳍而已,不能理解为何在苏沐秋的举动下,会令他的尾巴尖发麻,本能地想蜷起来缩成一团。
  其实他大可维持人类模样,苏沐秋就不能摸的这么随心所欲了。


  但叶修只是疲倦地搓揉太阳穴,此处正因彻夜的神经紧绷而隐隐作痛。
  他没办法说服自己将尾巴收起来。


  鱼尾和利爪是人鱼身上最具攻击性的部分。
  这就像其他猎食动物的尖牙、毒液或人类手中的利刃枪械,是人鱼赖以为生的武器。鱼尾足够灵活,在海中翻转半圈蓄力,就能够拍碎绝大部分生物的头骨,鱼鳞同样坚硬,可以抵御突如其来的攻击。
  即使在陆地上或许爪子更好用点,但他已经明确知晓有威胁隐藏,随时等着窜出来将日常鲜血淋漓地撕碎,要他在被研究所浇了满身高浓度海水后立刻放开武器安心过日子,这着实太难了点。
  尤其苏沐秋太弱了,普通的贝类就能划伤让他满掌心鲜血,淋场雨就高烧生病,尾鳍不小心扫到,他就被拍在墙上差点吐血…尽管叶修本来只是想挪开他腾个位置开门。
  叶修难以欺骗自己‘现在很安全’,尾巴便不受控制地横在苏沐秋身上,像是要以每一块鳞片守住他。
  必须得保护他啊。


  正当叶修裹在棉被里严肃思考时,某位弱小的人类跑了回来,不由分说地扔开他的被子。苏沐秋望着叶修光溜溜的上身,眨了眨眼,顺口点评“这才对啊”,便从叶修身后一把抱住他,直接往房门外拖。
  “沐秋,你要干嘛?”
  “你昨天不是坚持要走吗,我想想决定尊重你的意愿,正好今天收不可燃垃圾。”
  叶修紧抱苏沐秋的手臂不放:“遗弃珍贵生物是要罚钱的啊!”
  “遗弃?我不会这样对你。”苏沐秋一脸温情,“与其扔掉,还不如放到拍卖会上捞一笔辛苦费,你说对吧。”
  “可以不要用认真的语气说吗?”叶修不敢大力挣扎,只好嘴里叫的惨一点。
  苏沐秋拉拽了他一路,直把他往浴室里带。
  叶修顿时想起苏沐秋曾在浴室宰了一整箱海鲜的辉煌经历,来不及胆寒,便忽然感觉苏沐秋将他往上一提,猝不及防悬空让叶修反射性去勾苏沐秋的脖子,可惜还没等他碰到,就被扔进一大桶水里。


  水满满的溢了出来,咕噜咕噜地流进排水管中。
  沉在咸的要命的水里吐了几口气泡,感觉全身上下每个细胞愉快地舒展开来,叶修才扒着木桶的边缘,问他是洒了几吨的海水素。
  苏沐秋答不多不多,把你腌成咸鱼够了。
  他站在一旁甩了甩手臂,看着水珠沿黑色长发的尾稍滚落,银白色的耳鳍如同鳞片,入水便镀了层深深浅浅的蓝,十分好看。苏沐秋说着你看起来大了几号但重量好像没变啊,一边伸手拨开黑发,摸摸耳鳍:“你能听见声音的原理是什么?”
  叶修紧张出声:“等等,别碰——”


  但可惜迟了,苏沐秋才刚碰到边,就被耳鳍边上尖锐的细鳞划破了手,食指不断滚着血珠,加上沾到叶修泡着的盐水,他当场痛的扭曲了脸。
  苏沐秋刚把指头放进嘴里,正四处找纸巾,叶修便凑过来,抓住他的手腕,在两人唇瓣只相隔几公厘的极近距离,探出嫩红色的舌尖舔着苏沐秋的指节一卷,把他的指尖叼进嘴里。
  些微的尖锐感咬着皮肉,叶修温凉的舌头裹住苏沐秋,在伤口外碾转。
  指尖蓦地接触到柔软湿润的东西,苏沐秋头皮一炸,一下子猛拍叶修的脑门抽出手,叶修嗷了一声,按着头不满地抬眸瞥他一眼:“你干嘛呢?”
  苏沐秋看着指尖和叶修唇边牵出的一道银丝发怔,闻言忙清了清莫名发干发紧的嗓子:“你才干嘛,没事做什么啊!”
  “给你治伤啊,那点小伤口很快就能好了,省得麻烦。”
  叶修一脸莫名奇妙。
  互相舔伤口这事在动物间挺正常的,苏沐秋绷着脸想,何况叶修身为罪魁祸首,想用鱼类的方式弥补一下错误,他应该宽容大量地接受。
  于是苏沐秋尽力摆着没什么大不了的神情,不由分说地把手指塞回叶修嘴里,道了声谢:“早说一声不就得了,那你好好舔。”
  苏沐秋动作太急,一时没留意直往喉咙里捅,叶修噎住,难受地猛拍他的小臂:“苏…唔…太、太深了…拿…”
  他眼尾都红了。
  苏沐秋感觉不太妙。
  苏沐秋平静而强硬地压住叶修的后脑勺,直把他按在木桶边上,被按着脑袋的叶修哼唧几声表示不满,随后安静下来,耐心地给苏沐秋舔着指尖。
  至于苏沐秋,其他的事早被抛到九霄云外,他低头盯着叶修的发顶,感受灵活的舌在手指上打转,双颊滚烫,心虚地想:总觉得…叶修看上去很--
  他果断将脑子里的描述咖嚓了,假装自己什么也没想。


  一会后,叶修吐出他的指尖,苏沐秋弯了弯手指,伤口已经愈合,一点异样感也没有。他模糊地想起,很久之前掌心似乎也曾在睡梦中‘离奇康复’。
  “你还带治愈技能啊?”
  “理所当然的事。”叶修吐著发麻的舌头回答。
  苏沐秋观察着耳鳍,又从浴桶里把叶修的手臂捞出来,浸在水里时,他手肘处会有扇弧状的薄膜,背脊和腰腹间的鱼尾两侧同样支着鳍,但一离开水面便全数伏贴起来,像不起眼的线条。
  为了避免二度引发流血意外,他谨慎地捏着柔韧的背鳍。
  “后天人鱼只有尾鳍而已。”
  “他们原本是人类,我不是,这能比吗?”
  苏沐秋思索一会,“这些都可以自由控制收放?像尾巴一样?”
  “只有耳鳍可以…”叶修答。
  就在这句话后,如同将鱼尾转换成双腿一般,耳鳍就像被收入皮肤表层下逐渐隐没,苏沐秋不可思议地揉揉叶修的耳朵。
  不过叶修只是把耳鳍的部分收了起来,黑色的长发仍湿漉漉地贴着后背,青年略显狭长的眼眸微微上挑,五官有种锐利的妖异感。苏沐秋承认只要正经起来,这张脸很好看,但他更情愿看叶修没精打采、耷拉着脑袋玩电脑的悠闲模样。
  这两者实在有段差距,加上外表凭空长了几岁,别人恐怕很难肯定这是叶修,而不是别的什么人。
  “你到底多大了?”他问道,捏着叶修的下巴,将他转来转去打量。
  叶修迷惑:“我也不确定,海里没有年月日的概念。大概和你差不多?人类的模样应该比较接近我的实际年龄。”
  “是吗…”
  苏沐秋撑在浴桶边,望着叶修那张脸出神。


  这恍惚的表情通常意味着苏沐秋陷入思考,叶修暗自抹汗,庆幸对方没发现他答的略显含糊。他溜出去拿了三明治,舒服地靠在浴桶边吃迟来的早饭,并将一块塞进苏沐秋嘴里。
  后者机械性地嚼着吐司,唇边都是果酱也没发觉,一会后突然起身,激动地跑到电脑前,劈哩啪啦地狂敲键盘,叶修努力伸长了脖子往外看,发现他登录了游戏正在发消息。
  几分钟里叮咚声不断,他三两下读完回复,又冲到房里翻箱倒柜。
  叶修喊了几声,问苏沐秋抽什么风,对方没有理会,他干脆挪到电脑旁,自己翻阅消息纪录。


  一叶之秋:老板,在吗?
  归去来兮:在!大神今天这么早开团啊?打哪呢我喊人!
  一叶之秋:没有没有,有点事想问问。
  一叶之秋:我记得,你们提过一个奇怪酒会?是关于人鱼的吧。*
  归去来兮:没错,都是群无聊的暴发户带着人鱼去炫耀。
  一叶之秋:酒会上有没有提供一些给黑市人鱼登录身分的管道?*
  归去来兮:大神知道黑市人鱼??
  一叶之秋:偶然听说的。
  归去来兮:当然有啊,听说酒会上就有,所以那些人才会特意聚在一起。
  归去来兮没有探问细节,详尽地回复:因为有不少这类不可说的服务,这场聚会有入场资格限制,而且都是主办方自己发送匿名的电子邀请函。
  一叶之秋:入场资格是…
  归去来兮:人鱼!
  归去来兮:带着人鱼就可以。


  某种程度上,后天人鱼确实能代表一个人的财富地位,这条件开出来和‘携带百万美元才能入场’差不多,再加上私人邀请制度,足够刷掉一大部分人。
  不过对他们两人来说满足条件倒是易如反掌,叶修把消息窗口向下拉。


  归去来兮:大神有兴趣去玩?下周B市正好有一场,连续三天,自由参加。我们几个都收到邀请了,不过没打算去,等会转发给大神。
  发现苏沐秋消息发到这人就跑了,叶修代他发了个挑大拇指的表情。
  一叶之秋:行,谢啦小归,之后带你们抢几个野图啊。 
  归去来兮:好的大神!期待!!


  就在叶修敲下回车键时,苏沐秋从两人房里走出,手上拿着三奖的双人自助旅游兑换券。
  “都看见了?”
  叶修应声:“你准备靠这个聚会,让我拿身分证明,是吗。”
  “嗯。”苏沐秋点头,仔细解释脑海中的构想:“你现在身分不明,研究所一查就会怀疑。假如你有个正经身分,多少能起点迷惑作用吧。”
  “我凑巧想起上回去博物馆时导览员说过的话,她提到有人会从黑市买人送去转化,那肯定有方法给人鱼加上身分…又想起斩楼兰他们聊天的内容,碰运气问了下。”
  义斩公会的几位都是不差钱的主,家境殷实,刷本聊天时从没刻意隐瞒他们住在上城区的事。但并非所有住在上城区内的人都有机会接触到这些,毕竟上城区还是平民阶级居多,这回真是凑巧运气好。
  按照苏沐秋的印象,由于后天人鱼原本是人类,所以转化后他们同样使用人类时的身分,也就是或许能透过这个方式,让叶修间接获得人类的身分证明。
  “实际操作呢?”叶修没说他异想天开。
  苏沐秋开口前,不经意地望向地板,有道水痕从浴室门口一路延伸到电脑旁边,他甩了条抹布到叶修脸上喝令他擦干:“我看了说明,兑换来的交通车票是一次性的,不用登记信息,至少这方面不用担心被人顺着摸到H市。”
  “沐秋,进入B市前就要审核身分,你记得吧?”
  “废话。”苏沐秋撇嘴,说他看见叶修这模样,两张脸不说相差甚远也算难以联想,灵光一闪,想到让他直接以人鱼身份通过呢?“虽然身分证通用,但上城区对人鱼的进出审核还有另一套不同方式…应该能蒙混过去。”


  “你考虑的挺多的。”叶修叹道。
  苏沐秋扶着脑门苦思:“现在这些问题都解决了,但人鱼袍怎么办?从H市到B市可以用人类模样过去,到了聚会上你总不能裸奔吧?而且要能遮住你这些背鳍什么的…还有沐橙,让她一个在家,我不放心。”


  想想各种电影,哪一部不是趁着大人不在,反派闯进门挟持了无辜可爱的小故娘当人质,威胁这威胁那的。
  换成他们的情况,估计就是被研究所请上门喝茶了。
  叶修问:“聚会是下周?下周沐橙的学校要带他们出去郊游踏青玩一天。”
  “有这回事,我怎么不知道?”苏沐秋质疑。
  “那啥…苏大大之前给组长顶了一回晚班嘛,我担心你工作辛苦,也不好让沐橙等到你回来再签字,所以照着你的字迹给她签了同意…费用?我从你藏在书柜三层夹缝里那个小本的封皮下……”叶修满脸无辜。
  “你闭嘴,别说了。”苏沐秋深呼吸。
  叶修从善如流:“至于人鱼袍,我想有个人,应该能帮忙借一套来。口风紧不多嘴,人品绝对过关。”
  “谁啊?”
  “唐柔。”


=


“你觉得…这会有用吗?”
“有。”
如果这能让你安心一点,他不介意去试试。


=
*第14章
 …饭后苏沐秋和叶修抢着鼠标刷了会副本,听斩楼兰几人抱怨与其去炫耀性质的奇怪酒会不如打游戏…


*第16章

 …三奖是当日来回的双人自助旅游,简单来说,就是包交通票钱,其他全数自理,更别提只有单日,很鸡肋的奖励。

 …地点是──B市。


*第18章
 …导览姑娘无语,…转头和苏家兄妹八卦,压低声音嘀嘀咕咕着,那边那位是人鱼志工012的主人啊,这边这位常常从黑市买些没身分的漂亮少年送来转化这类的…



→  22

评论(69)

热度(4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