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lof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 打赏需谨慎! 】】】
请量力而为!请考虑清楚!打赏并非必须。

【伞修】海中月23:人鱼的礼服 (人鱼)

*三十题接龙  题目: 人鱼三十题 by 临界星

@随便 


22

 
 23.人鱼的礼服


  上城区,无论是苏沐秋还是叶修,都是头一回来。

  叶修曾在斩楼兰等人聊起面基时,含糊地答覆自己是其他城市的人,或许是出于这个原因,此刻待在家打游戏的斩楼兰特意交代过司机,让他绕点路,带两位大神看看B市风光。

 

  和旧城区的景色不同,明显上城区现代化的设备更多,高楼大厦林立,随便一栋都高达二三十层。阳光照下来时,那整面整面的落地玻璃窗反光,简直能亮瞎人眼,就像一堆发光的柱子插在水泥地上。

  两人起先还饶有兴致地看风景,后来发现到处都是高楼,真没啥好看,干脆低声检讨起计划到目前为止的疏漏。

  从H市抵达B市外围后,两人便尽可能小心地避开各处监视器,叶修溜到厕所恢复人鱼模样套上人鱼袍,确认遮住尾鳍以外的部分,而苏沐秋借了车,大大方方地推着他进行审核程序。拥有人鱼的不是权就是贵,于是在人员上前询问苏沐秋身分时,他稍稍挑眉,扔了句‘你们不知道苏家?’后,尽管人员真的不晓得苏家是哪门子苏家,仍自觉担当不起,直接让他们进了人鱼关卡。随后折腾了半天,竟然真的混水摸鱼地通过了。

  苏沐秋翻出那张属于研究人员的证件,上头的照片是位笑容可掬的年轻男性,他扫了眼名字,江波涛,S市人鱼研究所直属人员,下方小字标注着几项似乎挺了不起的名头,看起来是这方面的专家。

  “这是哪里来的?”

  “上次介绍会时别人掉的,我顺手捡回来。”*

  “土匪啊。”

  “捡来的东西就是我的,这不是你说的吗。”

  苏沐秋反思自己是不是教坏了一条鱼。

  “我的表现都没问题吧?”叶修问。

  由于保安大呼小叫各种惊讶时,叶修正窝在水缸里做他的春秋大梦,而苏沐秋在外头辛勤地控场,他根据自己当时的观察,给叶修总结了几项:“后天人鱼比较娇弱一些,攻击性不强,可能体力也不好吧,总之像你一样粗枝大叶的基本没有。”

  他甩了个眼神,示意别漏馅,叶修回以相同的目光。

  至于鳞片颜色太特殊这个问题,那身夏威夷花样沙漠款式的人鱼袍能遮住大半鱼尾,但尾鳍没办法,苏沐秋沉痛地说他很不忍心这么做,把尾鳍从车内浅水池捞了出来,小心地抚干了,接着从裤袋里取出一小瓶喷剂,并在叶修惊恐的注视中,将那罐写着‘晶亮牌钻石镀银喷漆(不锈钢用)’全给喷了上去。

  漂亮典雅的银蓝色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土到像不锈钢菜锅的廉价亮银色,还有一股甲醛味。

  叶修来不及哀悼自己的鳞片,苏沐秋已经心痛如绞地捧起尾鳍,突然怔怔地落两滴眼泪下来,哑着声自语道:“我绝不会让你的牺牲白费的…”

  “不好意思,牺牲的是我吧?”叶修黑线。

  “你懂什么啊!”苏沐秋痛喊,嗓音沙哑。

  叶修摊手,回答ok好我不懂,你自己痛心去吧。

 

  同在上城区B市的范围内,每个区块还是有差别的,随着绿化种植越来越多,周围建筑愈发奢华内敛,两人猜测这附近应该就是网上说的土豪北区。

  北区的街道十分干净整洁,规划井井有条,除了行人之外,竟然时不时能看见有人鱼乘着奇形怪状的设备移动,最奇特的就是街边有供人鱼使用的水道,不少后天人鱼就直接通过水道移动,进入店家购物。

  苏沐秋觉得像是来到什么海洋公园,而叶修扒在窗边,看得目不转睛。

  轿车最后在一处占地十分广大的别墅群停下,大门旁的警卫立刻上前要求验证身分,在苏沐秋出示电子邀请函后,警卫当即脸色转暖,笑的春暖花开,紧接着一群侍者从别墅大门内涌出,叶修眼尖,见他们推着造型难以言喻但里头有水肯定是给人鱼用的设备,他忙做弱不经风状,在苏沐秋的搀扶下挪进那碗水里。

  对这设备雅致且极具设计感的精巧造型和里头的银尾人鱼,苏沐秋的评价是“秀色可餐”,稍后他是这么向叶修形容的:“换成热水再放一把面条下去,你看起来就是鲜鱼味的泡面了。”

  在司机告知会在停车场等两位贵客出来后,侍者领着两人前往别墅大厅,同时捧着一盘五颜六色的手环,请苏沐秋挑选。

  “这是为了辨认人鱼分别属于哪位来宾,方便宾客间的交流。”见苏沐秋挑眉,侍者说明道。

  就是假如看上哪条人鱼,有意进行买卖时,知道该找哪位卖家谈价。苏沐秋点头,随手指了橙色,侍者给叶修和苏沐秋戴上,橙色圆环松松垮垮地挂在腕间,并递给苏沐秋一个巴掌大的仪器。

  那看起来像是小键盘,但上头除了数字键,就剩下各种颜色的按钮,令人搞不懂作用。苏沐秋把玩一会便随手塞进口袋,仔细观察周遭。

 

  这场聚会,大致分为两个区块。

  一部分是半露天式,修剪得宜的草坪上,有座长宽超过六十米的巨大深水池,池畔环绕着自助吧、遮阳棚和凉椅等等。另一半则是在别墅内,以屏风和盆栽等装饰巧妙地隔出高隐蔽性的卡座,吧台、球桌应有尽有。

  两个区块之间没有墙,应该很容易自由来往,但苏沐秋他们到场时,发现大多数人类都在卡座区喝酒聊天,而人鱼都在水池里,泾渭分明。

  也就是说…苏沐秋暗地里瞥了眼叶修,后者虽然表情平静,但那点兴奋紧张完全瞒不住苏沐秋。

  这回叶修总算得偿所愿,逮到与人造人鱼零距离亲密接触的机会,苏沐秋开始忧虑,人类随意触碰别人家的人鱼肯定会出事,但人鱼如果对其他人鱼上下其手图谋不轨,到时候怎么算?以人对人的法律来判,还是鱼对鱼啊??

  可惜今天的重头戏在苏沐秋身上,他负责打探如何给叶修搞个身分证明,实在没空盯着人,只能祈祷叶修不要兽性大发。他整了整衣领,嘱咐侍者把叶修放进水池,趁隙拽了下后者提醒他自重,便深吸口气,迈步踏向卡座区。

  而叶修同样整了整人鱼袍,力求把自己拾掇的精神抖擞。假如西装是人类的礼服,那他这身就是人鱼的礼服了,怎么着也得打扮的好一点,比较容易展开友好交谈。

 

  侍者将他推向水池边,他坐着的泡面车很稳,但叶修的心跳,却不受控制地噗通、噗通逐渐加速,直到七上八下地狂跳起来。

  

  打从在海中听说人类那边有种叫‘人造人鱼’的东西,叶修就一直很想亲眼见识。

  尽管被苏沐秋捡回家之前,他本来坐在屋檐下,无所谓地想见不到就算了,但现在终于有机会靠近,他心底真是紧张期待又害怕,相当接近人类看恐怖片自己吓自己的猎奇心里。

 

  这对他而言,确实是恐怖片,而且是人体蜈蚣那种类型的。

 

  假如这个世界上,是大熊猫统治了地球,然后有一天,一位大熊猫学者表示,熊猫生育率太低啊,要灭绝了啊,而他们找到一种生物,一年四季都是发情期还很能生崽崽,那就是人类,接着他们抓住女性人类,架起来解剖研究,给公熊猫移植了XX染色体,让公熊猫转化成女性人类体型覆满黑白相间软毛的熊猫人,公熊猫与熊猫人交配能生下熊猫幼崽…

  叶修毛骨悚然地听说的,就是这种事。

  现在他眼前,一池子,没有隔着玻璃的,就是对他而言的‘熊猫人’。

  侍者将他推到池边,放低巨型泡面碗的高度,一群几十尾人造人鱼看过来时,叶修霎时头皮发麻,真有点想留在移动车内不下来的冲动。有几位人造人鱼误以为他是新来害羞,温声安慰后,叶修小心地溜入水中,换来一小阵赞叹的惊呼。

  “哇,你入水的动作真好看!”一位黄色鱼尾的人鱼连连称赞,苦恼地撑在池边晃尾鳍,“要怎么做才能像你那么自然?我老觉得尾巴不太方便。”

  叶修呵呵,见对方扭头诚恳地盯着自己,他一时冷汗涔涔,只得勉强回答:“呃…多练习,多练习。”

  “真的吗?”

  “亲身体验,货真价实,童叟无欺。”叶修答。比如他,从出生练到现在。

  水池里的人鱼发现新人还蛮友善的,大多聚了过来,七嘴八舌地缠着他聊起天。眨眼间被这么多人造人鱼靠近,甚至有自来熟的直接挽住他的手臂,或好奇地卷着他的长发尾端说话,叶修怵的鱼尾都僵硬了,差点回头扒在池边喊沐秋救命,好半会才在强大的心理素质下克服过来。

 

  这里的人鱼似乎彼此熟悉,大概是因为聚会每年举办一到三回,与外界那些因真爱转化的人鱼不同,他们其中一些是作为收藏被买下进行转化手术的,长年关在房子里,能碰上同类的机率很低,所以能有见面机会就格外兴奋。

  叶修注意到,有不少人鱼都戴着同样颜色的识别圆环,大概属于相同的‘收藏者’。

 

  深红色鱼尾的人鱼指着他的人鱼裙:“这该不会是…唐家那位设计的?”

  叶修点头:“嗯,是他。”

  “哇,真好!”众人鱼羡慕。

  蓝尾人鱼好奇地问:“你的主人愿意花钱买这套衣服给你啊!是哪一位?”

  主人…叶修心头一抽,指着远处卡座沙发里的苏沐秋,他正笑眯眯地和几位社会人士交谈:“我的…家主是那边那个。”

  “哇,真帅!”众人鱼还是羡慕。

  叶修擦汗。

  这时,一旁粉色鱼尾的人鱼郁郁寡欢地摊在池畔叹气:“唉,我之前也问我家那位给我买,他说太贵了怎么也不肯。我为了他天天吃钙片喝骨头汤,饭菜都要参骨头粉恶心的要死,他连新衣服都不给我买,气人。”

  一众人鱼连忙游到粉尾人鱼身边安慰道:“没关系的,取卵期只有五、六个月,这段时间忍一忍,之后就能吃大餐了…”

  “嗯…”粉尾人鱼还是忧郁,摸着微微隆起的小腹。其他人鱼兴奋地凑过去,问他几个月啦、能不能摸摸看这类的。

  一片混乱间,不晓得是哪位人鱼扯住叶修的手,把他的手掌按到粉尾人鱼的腹部上,让他“提早见习”。叶修各方面反射性一阵惊悚,才强行冷静下来体会掌心下的触感,这个部位介于人类腰腹和鱼尾鳞片间,而细密鳞片与表层皮肤下方,似乎有某种坚硬物体。

  有许多人造人鱼想凑这个热闹,一个劲地朝里边挤,叶修顺势游出圈外,望着掌心沉吟。

 

  取卵期…他想起唐柔曾经提过。

  怎么又是这个词?

 

  叶修悄声问着身旁一位草绿色鱼尾的腼腆人鱼,对方看上去才不过中学生的年纪,真不晓得人类怎么能对未成熟幼崽这么残忍:“不好意思啊,取卵期是个什么意思?”

  人鱼很是惊讶地看叶修一眼,但没有特殊表现,只是跟着压低声音回答:“你的主刀医生没有解说吗?这是成为人鱼后都该知道的。”

  叶修诚恳答他成为人鱼之后还真的从来不晓得这事。

  “据说真正的人鱼是卵胎生的,类似鲨鱼那样,”这位小人鱼解说着,“但我们原本是男性人类,虽然可以像人鱼那样受孕,靠自然方式生产却对自己和孩子都有很大危险,所以必须在体内的卵成熟诞生前,施打激素或吃能补钙的食物,让卵壳硬化,开刀取出,让孩子在类似人造子宫的设备里成长到能够出生。取卵期大约六个月,而卵平均需要四个月成长,和怀胎十月差不多长。”

  与此同时,叶修敏锐地听见几位人鱼嘀咕:“哎呀,孩子生下来肯定是比较亲近你的,到时候才不管家里那谁呢,玩儿小孩去嘛。”

  “就是说呀,这段时期就是会比较容易低落,你别想太多了,安心养胎。”

  接着一群人鱼热烈地讨论起怀蛋期间如何保养,如何饮食,如何运动维持曲线,如何给鱼鳞上光磨亮等等等等。

  

  叶修镇定的神情差点崩裂了。

  我去,安心养胎啊!

 

  以人类的话来形容,他猛然惊觉自己就是混在一群去势的太监中。

  而且还是一群会下崽,以下崽为己任的太监。

  这实在太猎奇了,鲨鱼说是卵胎生,但跟胎生没差多少,毕竟那个卵不会提前下出来,但人类这套模式……人鱼算什么生产方式他也说不准,但他很肯定自己是有肚脐的,叶修不得不惊叹人类为了生存真是什么办法都有。

 

  同样的,他察觉到,这群人鱼的智商,是不是有点……低。

  人造人鱼的真实年龄,可以由外表年龄追加1~5岁不等来推断,不过长到一定年龄层就不大会改变了。尽管眼下这些人鱼看起来都是年轻貌美的模样,但怎么算都有个二十来岁吧,怎么一个个说话都比苏沐橙还小的感觉。

  除此之外,他们的话题都围绕在相当肤浅的层面,不是聊尾鳍保养,就是衣服首饰、结婚谈恋爱、生养孩子,假如问了些太深刻的题目,他们便会困扰地歪头。

  相较之下,身旁的小人鱼还算比较能聊点有智商的话题,但当叶修隐讳地提起这项观察时,他却茫然地摇头,表示不太明白:“你问的问题都好奇怪哦。”

  叶修一顿。

  小人鱼继续说到:“我从来没有听过其他人鱼问这些话,你好像不太一样…”

  “哎呀是吗,讨厌,你多心了,我第一次当人鱼嘛,啊哈哈哈…”叶修模仿那群人造人鱼软声软气地回答,被自己轻柔的音调雷的不轻。

  正当他沉思着为求万无一失,要不要抛弃尊严加入聊天队伍,随便说些从苏沐秋工作的店里认识来的珠宝首饰时,便感觉有道视线盯着他。他敏锐地回头,与水池另一端的人鱼对上眼。

  和这边堪称莺莺燕燕群聚的景况不同,另一端只有他那么一尾人鱼,水池边的草地上,有个小男孩趴在那用蜡笔画图,人鱼似乎在照顾他。

 

  叶修的记忆力很好,认出那是曾在沙滩上有一面之缘的人鱼一家子,那位曾让张佳乐拍过全家福的褐尾人鱼朝他招手,叶修便游了过去。

  “看你僵在那儿有些尴尬,是和他们的话题聊不上吧?”褐尾人鱼温和地笑着。

  “是啊,多谢了。”叶修真心说道。

  “你也是被他们戏称为真爱结合的那一类?”

  “算是吧!”叶修答。茫茫大海中,他人鱼爸遇上他人鱼妈,一见钟情再见倾心,结合之后生下他和他双胞胎弟弟,这个绝对是真爱结合吧。

  两人聊了一会,察觉对方谈吐中明显智商在线,叶修提了自己的疑问。

  “他们…”叶修斟酌用词,“脑子里除了一些无关紧要的事之外,好像没别的了?”

  褐尾人鱼瞭然:“你刚转化不久吗?”

  “对。”叶修答的毫不心虚。

  态度一直很温和,偶尔还和儿子一块画图把小孩逗的咯咯笑的褐尾人鱼,忽然沉下脸望向水池那端,不屑地冷笑一声:“你或许得注意,你的伴侣可能只是把你当宠物。”

  “这话怎么说?”叶修追问。

 

  “研究所方面隐藏了一个秘密。”褐尾人鱼说,“但在转化手术前,无论是谁主刀,都会告知申请者,也就是你的伴侣--或主人--这件事。”

  “那就是植入人鱼细胞后,很可能随着时间流逝,会逐渐侵蚀脑部,影响正常思维能力。”

  “这算是副作用吧…使用研究所培养的模拟人鱼细胞,转化效果较差,副作用轻微。植入真正的人鱼细胞,效果极好,能大幅提升包含生育能力和外表等身体素质,但副作用强,当然,也很贵。在场的大多是后者。”*

  叶修诧异地瞪大了眼。

 

  他的反应彷佛证实了猜测,褐尾人鱼担心起来:“不过,这就像阿尔茨海默病,只要日常生活都有在用脑,例如在家工作,或最起码玩个拼图什么的,都能有效延缓情况。通常伴侣间都会告知对方,彼此讨论过,确认能承担这个后果,才会进行转化手术。但若是申请人只是把人鱼当漂亮的玩物,那……”

  那么,没有足够进行逻辑思考的智商,似乎更好一点--否则被圈养的后天人鱼突然意识到,自己可以争取自由或权益怎么办?或着要被交易出去,甚至被持有者送出去干些更加肮脏的事,他们有脑袋反抗怎么办?

  还不如整天想着那些肤浅无意义的事。

  何况要人鱼没脑袋还很容易,只要供他们吃好睡好,什么都不用想就行。

  “听说那些人鱼平时在屋子里,都是看些无脑电视剧…你的伴侣也这样对你吗?”褐尾人鱼问道。

  “呃…”叶修只能发出这个音。

  对方忧心忡忡:“难道…你是没有身分的人鱼?”

  “是…”叶修赶紧补充,“不过他这次来是想给我取个身分的,基本也不看电视剧…”

  他一般都看新闻、财经或宠物节目……叶修心道。

  褐尾人鱼探究似地扫了眼叶修,见神情不似作伪,片刻后松了口气,有些感伤:“是吗。如果他是真心待你的,那就太好了。其实,人鱼转化技术的本意是好的,给了人类更多可能,可惜太多人的欲望让这个技术开始畸形…”

  叶修沉默,安静地听对方说话。

  身为一尾同类被迫害,取走血肉供这群人类转化的人鱼,他除了保持沉默,也不可能附和了。

  几句话之后,褐尾人鱼停下感慨,认真地看着叶修,“你说的‘他’是橙色手环的那一位吧?我想见见你的伴侣。”

 

*

 

  江波涛最后一次检查介绍会当日记录下来的监视画面,最后犹豫片刻,在手边打印出来的几张截图照片上再度画下一个圈,这才吐了口气,将照片递给刚刚走进小型会议室的人。

  戴着眼镜,外袍洁白干净的男性伸出手,与江波涛握了握:“江先生,很感谢你的协助。”

  江波涛笑:“哈哈,我这边才是,感谢张组长将这么重要的讯息,告诉隶属不同研究所的我。”

  “在人鱼行为学这块,你是公认的首选。邀请你负责识别人鱼是不需要质疑的决定。”张新杰答,抬腕看了眼时间,“江先生,接送你前往机场的车12分钟后抵达门口。”

  江波涛道谢,收起笔记本,提着打包好的行李起身,走出这段时间被他暂时征用为办公间的会议室。张新杰走在一旁,准备送他到门外。

  研究所内部,几乎每一扇门都要刷身份卡才能通过,江波涛站在通道门前下意识去摸口袋,掏了个空,才想到他的身份卡遗失了,而特邀人员使用的临时证已经提早归还,只好让开位置,麻烦张新杰帮他刷卡开门。

  “目前警卫那边回报,没有在介绍会场找到你遗失的证件。”张新杰说道。

  “可能掉到什么夹缝或柜子下了,我回去后注销,再申请一张就好。”

  两人随意交谈着,张新杰翻动手里的图像,把江波涛最终圈定的五人一一看过,确认他注解在那几人旁边的小字。

  “你怀疑,人鱼就在这五个人当中?”

  “是的。”江波涛答。

 

  近几十年来,早已没有任何人鱼上岸的情报传出,目前在人鱼这领域处于前沿的学者或研究员,几乎没有真正见过人鱼,顶多就是接触过标本。

  研究人鱼的他们,就和研究绝种生物相同,透过以往的影像纪录、照片、标本、后天人鱼…等各种管道,大量阅读既有资料,读取每一份纪录的细节,藉此了解深海中的人鱼,才建构起所谓的人鱼行为研究。

  江波涛靠着在介绍会现场记下的观察,和后续反覆观看监视器画面,判断每个人的言行举止,花费数天一次次缩减范围,终于在数百人中锁定这五人。

 

  张新杰再次道谢,送江波涛上了车,接着低头仔细翻阅起来。

  由入场时纪录的视频来看,这五位嫌疑者手上的通知信,在特殊灯光下,分别映出了A-03-12、A-13-47、B-17-31和C-21-19这四组编号。

  而C-21-19这整串编号被咖啡弄糊大半的截图照片中,圈出了两名少年。那两个人,还正好张新杰都有印象--是人鱼031异变那天在场的参观者。

  江波涛将他判断的理由仔细地标注在一旁,两位少年被怀疑是人鱼的原因各有不同,其中模样清秀的那位,他在介绍会时有些不自然的细微动作,尤其是冷冻舱开启和自动洒水突如其来启动时,他的行为都有瞬间的不协调。

  至于黑发少年,他被怀疑的原因,则是太过自然了--若不是江波涛在这几天内,把监视画面看了上百次,一闭眼都能想起,也不会在临走前猛然意识到这点违和感。黑发少年的一举一动,彷佛是将在场数百人不同时间点的反应切割、重组拼凑而成,但仔细确认后,那股细微的违和感又消失了,像是错觉。他最终秉持宁可错杀不可放过的想法,于离开前把黑发少年一笔圈入可疑人选中。

 

  研究所早在江波涛圈出第一阶段的范围时,就开始着手搜集信息。A组代表内部员工赠票、B组代表各界学者和高层来访、C组则是研究所方面主动发出的参观邀请,是资料最完整的一组。张新杰目光一扫,就找到编号C-21-19的个人信息。

  根据调查出来的纪录,C-21-19应该是位年约四十岁上下的中年人,姓葛,因经商有成,作为可能的潜在投资者曾受邀请来人鱼博物馆参观。既然他的通知信在这两位少年手中,那么或许能透过这位葛先生,联系上他们。

 

  他直接放下另外三位嫌疑者的照片,拨通内线,报了资料上的地址:“立刻派人去上城区B市。”

  

  “找到C-21-19照片中的这两人,带回研究所。”

 

=

 

*第19章

…年轻人伸手从外衣口袋中拿出纸笔,似乎正在专注思索什么,没发现有东西落了出来,滑入座椅下方。位置靠近走道的叶修和苏沐橙低头摸了一会,最后苏沐橙拾起一张写着特邀人员等字样的名牌…

 

*第1章

…男性人类可以通过手术植入模拟的人鱼细胞,下半身将转变为类鱼尾鳍状,拥有生殖腔,可以正常怀孕、生产…


→  24

评论(75)

热度(4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