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lof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 打赏需谨慎! 】】】
请量力而为!请考虑清楚!打赏并非必须。

【伞修】海中月24:加冕典礼 (人鱼)

*三十题接龙  题目: 人鱼三十题 by 临界星

 @随便 

23


24.加冕典礼

 

 

  叶修正在实境体验《人体蜈蚣》,而苏沐秋这里也好不到哪去,他深觉话题简直无聊透顶,还得强行绷着笑。

  人鱼们在聊衣服首饰,而男人们,在聊人鱼。

  他所在的卡座,包含他在内共有三个人。对面的两位都是年近四十的中年男士,戴着的手环分别是大红色与铁灰色,嘴上谈笑风生,内容乏味无用。

 

  这场聚会的参与者,大多只带了一、两尾人鱼前来,但近半数以上的人鱼都戴着红色或灰色的圈,同时,那些人鱼几乎是水池里最为年轻、面貌姣好的,这是苏沐秋踏进别墅时就留意到的事。

  他藉此推测,大红色手环跟铁灰色手环的所有者,或许就是所谓的‘收藏家’--先不提给这么多人进行转化手术的花费是个天文数字,天底下哪来这么多年轻貌美的人都自愿跟他们‘真爱’,愿意为之成为人鱼啊。所以和叶修分别后,苏沐秋便随意找了一桌坐下,笑容满面熟练地搭起话来,待聊开后,他隐讳地提起购买人鱼的事,接着被顺利引荐到这桌。

  

  可是…

  苏沐秋摆着僵硬的笑容暗自吐槽:妈蛋啊虽然他们都一副西装笔挺的精英模样,但那副你懂我懂的微妙小眼神,跟在学校宿舍里偷偷分享小黄片有啥不一样?!

  

  两位男士故作正经地点评着那尾人鱼脸好看、这尾人鱼腰够细时,作为新人的苏沐秋,毫不意外地被点名了:“你觉得蓝尾巴的跟黄尾巴的,哪一位比较好看?”

  苏沐秋:“这个…”

  为了避免言谈间身分露馅,苏沐秋先做了会心理准备,对自己洗脑:我是有钱的青年才俊,青年才俊,青年才俊……等等,才俊是谁啊?

  苏沐秋被自己绕的陷入混乱,忙定了定神才回答:“银色的吧。”

  几人往水池看,银鱼尾的人鱼套着橙色手环,不就是他带来的吗?

  而且,这聚会说好听了是交流,但实际上是展示、炫耀的性质,让人鱼穿的越吸引人目光越好,可是他带来的那尾…裹成这样只露出小半尾鳍,要不是他们眼尖,鬼才知道所谓银色的是指谁。

  “你给自己拉票啊?”红手环笑道,“想获胜,还不如让你的人鱼多露一点。”

  苏沐秋问拉什么票。

  “这是最近几回聚会新增的一项竞赛,你进场时,应该拿到一个投票用的小装置了吧?那就是用来给你认为场内最出色的人鱼投票。如果一个颜色有多只人鱼,那么人鱼的手环上会带号码,例如灰1,他鳞片很好看。”灰手环说明的同时不忘打广告。

  “不过一人只有三票,而且获胜没有奖励。”红手环耸肩,“顶多是送一些小玩意儿给得奖的人鱼,还把颁奖场面整的很盛大,满足虚荣心…”

  “那些人鱼身上每个部分,都花了足够买十几套奖品的钱,他们是真不知道还是装傻。”

  苏沐秋挑眉:“这不是没有意义的活动吧。”

  “当然不是,但对你们来说大概是的。”

  这竞赛说白了,和评选优良乳牛或世界名犬比赛是类似性质,重点不在得奖物件多好多珍贵,而是让有意购买者知道,得奖者手上调教出来的物件是最优良的,进而打响名声,或抬高售价。

  “原来如此,那我确实不用。”苏沐秋端着一派贵气的架子,脸上是滴水不露的微笑,态度平易近人,拿起侍者送来的香槟轻嗅,眉头微皱,随手放在桌上。

  “别这么嫌弃嘛,我们也是为了生活啊。”

  “宁缺勿滥,我只看东西合不合眼,不管价钱。”苏沐秋面色不改地扯了句大谎话。

 

  两人听见他的回答,私下交换了果然如此的眼神。        

  苏沐秋观察他们,对方同样打量着他。少年身上穿的衣物款式内敛,或许能瞒过别人,但这群真正的有钱人一看就晓得质量普通,是平民所谓的高仿品。不过里头的衬衫马甲还算可以,加上苏沐秋的皮相实在唬人,还一副瞧不起钱、看不上现场提供的酒水食物的矜贵模样,两人评估片刻,颇有共识地推测:这是哪家的小少爷溜出来体验生活了啊?

 

  察觉两人对他的态度更加热络,一副等着宰肥羊的劲头,苏沐秋假装把玩手环,悄悄松了口气。

  按照他和叶修这阵子总结出来的攻略,要在没有条件穿金戴银的前提下,让人一眼就认定你是有钱人,就是要在一堆小细节上挑剔的要命,还不能明着挑剔,而是不动声色地显示你看不上眼。

  至于什么打脸装逼啊、事后意识到这位少年身份可能尊贵不凡啊就不用了,反正他们干完这票无论成败这个身份都废了,也不用想着走低调奢华路线放长线钓大鱼。

  ‘其他就是观察,模仿,少年你可以的。’在苏沐秋抱着攻略苦读时,自诩为专家的某条鱼满脸信赖地拍他肩膀,接着事不关己打开游戏。

  幸好苏沐秋学习力不差,本人又擅长察言观色,将注意力专注于谈话和周遭的人际互动后,很快就融入了对话中,表现得落落大方。

 

  俩人对苏沐秋有些好奇。

  原因无他,苏沐秋年纪太小了,这么小就能够拥有人鱼,而且是相当罕有的银色--尽管那个银色土的有点辣眼睛──还堂而皇之地带出门来,大概是个有钱没处花的公子哥。

  要是苏沐秋看上他们手里的人鱼,说不定能藉机削他一笔,两人打着这个算盘,试图探他的底赚他的钱,而苏沐秋想从他们身上套出如何给人鱼搞个正规身分,双方一时竟和乐融融地聊着人鱼。

 

  这时人鱼群间恰巧爆出一小串惊呼声,三人转头望去,只见那群人鱼聚在一块,正双眼放光地盯着苏沐秋,叽叽喳喳地说着话,依口型来看,大约是‘好有钱’‘好帅’,让苏沐秋一头雾水。

  尽管人鱼们闹哄哄的像群小朋友,处在中心的叶修却是一派平静,对比之下倒是衬的他格外不同。

  红手环起了点兴趣,问道:“你的人鱼看起来很聪明。”

  “是蛮聪明的。”苏沐秋答,“他学什么……都很快。”

  听苏沐秋的停顿有些言外之意,两人发出心照不宣的赞叹声:“哦……”

  “那你和你的人鱼日常相处怎么样?他那么聪明,你不会担心?”

  苏沐秋幽幽长叹:“他确实常常给我找麻烦。但是担心?这倒不会。”

  红手环挑眉,问道万一他不肯乖乖听话,不愿意服从指示啊,或是给你添乱子这类的,难道不会发生吗?

  毕竟人鱼技术在世界各国推出后,连带的配套法条出台,基于这些后天人鱼为人类存续做了多大牺牲,相关法律大都是偏重人鱼权益的。假如人鱼有脑子找麻烦,还真不好办。

  这些苏沐秋一概不知,他没有后天人鱼,而人鱼博物馆偏重技术面,关于法条的介绍只是简略带过,会知道的这么清楚就怪了,所以他只是回答真的不担心。

  俩人连忙讨教。

  “简单来说,就是犯错就要罚,绝不能惯,不能心软手软。”

  “能问问具体上…?”

  苏沐秋继续挂着微笑:“行啊,不过我的手段一般比较粗暴,可能会留点伤。”

  粗暴?还会受伤??

  对坐两位哗然,再结合他带来的人鱼包的见不得人似的,脑内顿时对这所谓‘惩罚’的内容联想翩翩,这一脸镇定的小年轻意外的好重口啊!而且身家估计比他们预料的更为丰厚,因为人鱼这种脆弱的小东西根本禁不起粗暴对待,很容易坏,除非把人鱼搞到手的目的就是使用--任何方面的使用,否则很少人对人鱼下重手。

  何况对他们来说,人鱼主要是商品、收藏品,弄伤了影响价值,会留伤痕的事万不得以还是避免。

  于是灰手环苦笑:“哎呀,你的方法咱们可能不行啊,人鱼很娇贵的。”

  苏沐秋回忆跟叶修相处的日子,能提能扛能打能骂,虽然那是他实在欠揍的地方有点多,但和那群要人细心伺候的后天人鱼一比较高下立分啊,突然对叶修满意不少:“嗯,我手上那只很耐打。”

  “哦…耐打啊?”红手环干笑,心道权贵阶级各种鬼畜他不惊讶,但这位小少爷长相清秀说话却这么直白会不会太反差了。

  看两人笑容微妙,不断投以您可真内行的眼神,本来苏沐秋没想到什么,只是跟着呵呵,但突然间,他脑子里灵光一闪,掠过一个画面。

 

  是叶修垂着眼帘,艳红色的湿润舌尖舔拭着自己手指的画面。

 

  苏沐秋忽地心脏跳快几拍,意识到他刚才的话,都造成了什么效果。

  他沉思着需不需要澄清,调整了一下坐姿,长腿交叠,并汗涔涔地检讨想到一条鱼给他舔伤口的场景,竟然起了反应,这算是太健康还是太不健康…?!

  当苏沐秋忧郁地开始自我质疑时,一位侍者推着形似巨型泡面碗的移动车靠近,叶修坐在里头,怯生生地朝外左顾右盼,假装是只受惊的无辜小白兔,看见苏沐秋就卖力招手。

  确定此刻只想嘲叶修一脸,苏沐秋倍感欣慰,感觉自己还是很正常。

  卡座的皮料是做过防水处理的,侍者正要帮叶修挪到位置上,苏沐秋摆了摆手,以相当冷静霸道的姿势一把将叶修抱起,放在身旁,叶修全程故作娇弱地环着苏沐秋的颈项,实则以尾鳍暗中施力,让苏沐秋的动作显得异常轻松。

  叶修一坐下就直往苏沐秋怀里扑,嘴里左一句“好多陌生人”右一句“不要丢我一个”,简直整条鱼都写着宝宝好害怕。

  这几句尾音带勾语气软乎的埋怨吓得苏沐秋浑身发毛,当场惨遭毛骨悚然恶心反胃等诸多debuff缠身,直想把见鬼的叶修扔出去。

  奈何叶修的体能素质比他强太多,苏沐秋双手都按到叶修肩上猛推了,对方那不算结实的手臂却紧紧箍在他腰上不放,文风不动,光凭他这把蛮力,装柔弱装成这副模样,这演技实在太浮夸了。

  两人较劲起来,你推我挤的僵持柱,在红手环和灰手环眼里却是人鱼可怜兮兮地讨安抚,他主人竟然满脸不耐烦,旁观一会还是出声帮忙求情:“你的人鱼第一次来难免怕生,安慰一下就是了…”

  叶修哼哼唧唧地埋在苏沐秋怀里不说话,彻底坐实了怕生的评价。倒是苏沐秋听见叶修用格外心累的虚弱语气朝他耳语,嘀咕着别推啊我真快吐了,这里的人造人鱼都是这副德性,恶心死我。

  苏沐秋想到叶修刚才和一大群这么说话的人鱼泡在同个池子里,顿时心疼起来,一会摸尾鳍一会揉脑袋,可惜叶修没从苏沐秋的动作里体会到来自队友温暖的友好慰问,只感觉他幸灾乐祸。

  见人鱼不太乐意说话,对面两位就不自讨没趣了,大大咧咧地和苏沐秋继续讨论其他人鱼的优缺点。或许这种态度会让人鱼感到不舒服,但人鱼转化手术后没有智商下降的实在是少数,他们没意识到需要顾虑人鱼在这方面的感受。

  很少人会当着别人的女伴聊起其他女人的腰臀胸腿,但是会和同样抱着猫猫狗狗的主人讨论究竟德牧跟贵宾谁比较好看,大抵上就是这个道理。

 

  叶修安分地伪装成没智商的傻呼呼人鱼,趴在那儿听了一会,就开始在苏沐秋怀里东摸西摸,另外两人又是颇有深意的哦了一声,告诉苏沐秋二楼有房间能用,还有带水池的,全看他想在哪。但几十秒后,叶修只是从苏沐秋身上摸出一小袋自制鱼干。

  他坐直了,看也不看桌上那堆精致点心和酒水饮料,嘎吱嘎吱地吃着卖相奇差的鱼干。

  “桌上的东西不合胃口?我帮你要点别的?”红手环说着就要喊侍者。他对叶修在人鱼群间展现出来的冷静有印象,尽管现在看来,当时纯粹是怕生吓到僵硬了吧。

  叶修笑了笑,唇边叼着的鱼干摇摇晃晃。

  苏沐秋:“不用,他不吃别人给的东西。”

  谁知道里面有没有加料,苏沐秋自己也没有多尝。但另外两人显然又曲解他的意思,再次为他调教人鱼的手段赞叹一番。

  叶修偷笑,调侃地戳他肋骨,苏沐秋暗示,信不信把你扔回水池。

  既然有了人鱼在场,苏沐秋引导话题就更容易了,而对面两位见叶修听话到连零食都不敢吃,对他的印象已经彻底转往既血腥又鬼畜,所以在苏沐秋不着痕迹地将话题引导至黑市人鱼的身分问题时,两人丝毫不意外,况且为这事来参加聚会的人很多,他们便直接回答:“以前是有的,但大概两三年前就没啦,技术人员跑了,听说是回老家带孩子。”

  叶修仍然没心没肺地吃小鱼干,苏沐秋却难掩烦躁地扒了扒脑袋。红手环探问几句,后者含糊其词地答“有点小麻烦”,并指了指上方,他们立刻意会是上头有人找碴。

  虽然他们能想到的,顶多是上头查缉非法贩卖人口,安慰几句最近小心点,其他也帮不上忙。当然别的管道他们是有的,但不至于热心到帮个初次见面的人搞这么多吧。所以在人鱼拉拉少年的袖口,满口天真单蠢地问“我们哪时候能出去玩啊”的时候,俩人只是甩了个爱莫能助的眼神,目送苏沐秋烦心地扯起人鱼,不晓得要去哪。

  “看这架势,他这是要去二楼?”红手环问。

  灰手环感叹:“很耐打吗…希望他的人鱼能活着下来。”

 

  站在墙边的侍者们冷眼旁观那位少年扯住银尾人鱼大步向前,人鱼像是还不习惯拖着尾巴移动,跌跌撞撞跟在后头,满脸被扯痛的神情。但少年不管人鱼如何挣扎,只是自顾自地拽着他穿过走廊,身影逐渐远去,消失在视线中。

  这栋别墅多的是藏污纳垢的角落,侍者们冷淡地瞥了一眼,便继续做自己的事,如同什么都没看到。

 

 

 

  两人一拐过弯,摆脱目光后,叶修的行动一下子自如起来,换成他拉住苏沐秋,四下一扫找了间无人的空房躲了进去,低声交换目前获得的情报。

  苏沐秋:“这群人还搞了个人鱼选美大会,据说把颁奖整成加冕典礼,真够无聊。技术人员跑了,你听见的。”

  叶修:“人鱼细胞会侵蚀大脑,人造人鱼当久了会变蠢。我还碰到个居委会大妈型的人鱼,深信真爱无敌,非要鉴定我对象是不是好人,我只能溜来找你避难。”

  他们望着彼此,心想白跑一趟了啊。

  不过两人并没有太过失望,商量着提早打道回府,再找办法。然而离开前他们不慎经过水池,好死不死地对上褐尾人鱼的视线,见对方一副要大喊他们快过来的模样,为避免节外生枝,两人决定先绕过去敷衍他。

 

  此刻褐尾人鱼还是在水池边带孩子,他逗着小孩,一面问叶修带个人怎么花这么多时间。

  “他就是你的伴侣?”他扫了眼苏沐秋,颇为惊讶,“好年轻啊。”

  苏沐秋朝叶修眨眼,后者咳了一声,强调是家主。

  “听说你想给你的人鱼取身份认证?”

  “不过技术人员跑了。”叶修代为回答。

  褐尾人鱼撑脸,仍朝着苏沐秋好奇追问:“他怎么会没有身份?你们是怎么认识的?在街上?在地铁?在舞会?”

  难道人造人鱼每一个都是这种天真烂漫的个性?叶修无语,不过他在水池里已经有应付人造人鱼的经验,自觉怎么也比苏沐秋强一点,于是睁眼说瞎话,半真半假地胡扯起来:“我们初次见面的时候…我算是…在离家很远很远很远的地方…”

  “你离家出走?”褐尾人鱼插话道。

  “啥,离家出走?”叶修汗,“好吧,这么说也行。当时我离家出走好几天了,那天下着大雨……总之让人挺想家的。然后就是他捡…咳,带我回他家。”

  “然后呢?”

  “然后…”

  叶修作出追忆的神情,绞尽脑汁,实在不晓得怎么把白天代练晚上代工的苦逼生活粉饰的浪漫一点。苏沐秋意会,摆出温柔的微笑接着说道:“是啊,雨很大,我看他一个人坐在街边瑟瑟发抖,无家可归,像只流浪小动物,我一时心软,把他带回我家,冲了热水澡,给他热茶…不对是热可可,最后还把床让给他睡。”

  叶修:“………嗯。”

  叶修复杂地盯着苏沐秋。他叫人不要看狗血电视剧,但自己看的很认真嘛,而且把自己美化太多了吧!除了热水澡以外一样都没有啊,叶修清楚记得头天晚上他睡客厅地板,而且因为天气不算冷,别说热茶热可可,他连条被子都没拿到。

  

  苏沐秋编故事编的起劲,滔滔不绝地说着,直把‘人类逼迫人鱼干活挣自己饭钱,还惨被嘲讽你不如吃饲料比较便宜’的生活,硬生生扭转成荡气回肠的恋爱钜作,按照他这个剧本,主角A和主角B遭遇诸多人情冷暖与残忍现实,但始终彼此互相扶持共患难,实在催人泪下,叶修听完后,都认为这两位主角不谈恋爱简直耍流氓。

  等苏沐秋结束了这段基于事实又相距十万八千里远的叙述,褐尾人鱼看着两人的怜惜目光令叶修格外不适应。

  他朝苏沐秋身后缩了缩,悄声问道:“你哪里抄来的剧情啊?”

  苏沐秋压低音量:“沐橙小时候喜欢听睡前故事…”

  叶修恍然大悟。

  

  褐尾人鱼听了一段哄小朋友乖乖睡觉用的故事,感慨半天,最后不晓得从哪翻出一块平板,同时开启好几个程序,一边嘘唏:“难怪他需要身份了……原来你们算是私奔的。家里不让他转化吧?”

  那几套程序一看就不像没事打开来切水果玩的,苏沐秋眼睛一亮,垂着头故作哀伤,顺着对方的话:“嗯,他家不希望我们在一起,他就一不做二不休转化了。”

  “呃。”苏沐秋暗中狠掐叶修腰上的软肉,几块小鳞片差点被搓下来,叶修霎时红了眼眶:“对,我家里…不希望我转化成人鱼……呵呵呵。”他在心里跟多年没见面的爹妈道歉。

 

  “今天算你们运气好碰到我。”褐尾人鱼从小朋友的背包里捞出一只铁灰色的手环,压着表层,手环竟然弹开一个小小的接口,他取了线连上平板。

  “他们的技术人员不是跳槽,而是攒够钱进行人鱼转化手术,所以金盆洗手不干了。”褐尾人鱼笑了笑,“这是我剩下来的最后一个身份手环啦。我想你们私奔也没钱买身份吧,这回就当做好事了。”

  

  …原来真是回家带孩子了啊!

  机会得来不易,苏沐秋很快恢复冷静,打量自己腕上造型基本相同的手环,“这是身份手环?”

  褐尾人鱼摇头:“那只是普通的手环。我这个是为了让人鱼从这里自然携带出去,刻意仿制的造型。B市这里新式身分证的款式很多,真正重要的是里头的芯片。”

  苏沐秋点头,盯着那只身份手环的铁灰色外壳,嘀咕这家伙肯定没少带黑市人鱼来买身份,连剩下的存货都是灰色。褐尾人鱼动作极快地操作着无数窗口和软件,察觉苏沐秋不太乐意的目光,顺口安慰道:“要是不喜欢这个颜色,你可以把手环的外壳拆开安上,或者出去之后找店家改装都行。”

  他话音未落,别墅内响起一阵轻柔乐声,侍者开始提醒各位贵宾可以进行投票,选出最佳人鱼,那些西装革履的家伙纷纷起身走近水池,近距离观察。

  水池中,后天人鱼们怡然自得地聊着天,有些刻意对他人目光装作爱理不理,有些在水池来回游了一段充分展现身型,无论出于自己意愿或主人指示,都尽可能展现优势。

  他们三人在的位置比较隐蔽,苏沐秋仍替叶修拢紧了人鱼袍,手掌按在他的后心处,就担心发生背鳍突然支起这类的意外,叶修瞥了眼苏沐秋。

  褐尾人鱼专心工作着,他询问叶修几样基本信息,叶修报了名字,并随口拿被捡回苏家的那天做为生日。至于照片,褐尾人鱼本想直接帮叶修当场拍张照就当身份照了,苏沐秋翻出手机,找到许久前他们家三口在人鱼博物馆的合照,问他这张可不可以,照片中被苏沐秋搭着肩的黑发少年笑容无奈。

  “上面这是你?”褐尾人鱼诧异,手上利索地操作着,接收照片后修改为合适尺寸输入,“再加上离家出走…姓叶…”

  他一顿,低声问道:“你是B市叶家的旁支吧?私生子?他们给私生子的那笔生活费兼封口费确实够一次转化手术。”

  叶修眨眼,不置一词,反而是苏沐秋一脸惊诧,皱眉紧张地防备褐尾人鱼,后者忙说道:“放心,我不会说出去的!只是难怪会被叶家反对,权贵们都不太高兴家里出了人鱼…既然如此,你的假身分同样挂在叶家那边好了…”

  苏沐秋蹙紧眉:“他好不容易逃出来,如果因此被抓回去…”

  “不会。叶家旁支众多,现在就有几百个人,他们才不管私生子有几打,一般人也不敢查叶家。这几年我都挂了多少人鱼进去了。”褐尾人鱼淡然,随后又八卦道:“我看你原先也就15、6岁啊,转化手术后应该看起来更小吧,怎么你反而…”

  叶修沉痛地摸着脸:“为了配合这家伙的口味,所以转化手术的时候,我顺便整型了。”

  褐尾人鱼:“啊,好可怜…”

  苏沐秋:“……”

 

*

 

  这聚会确实盛大,而且让人厌烦透顶。

  那群道貌岸然的家伙投完票后,主办方确实搞了场足够媲美小型加冕的颁奖仪式,一条有着漂亮赭红色鱼尾的人鱼胜出,他骄傲地戴上镶嵌着碎钻的冠冕,好像赢得了十分了不起的荣耀,腕上红色的手环与他的鳞片相得益彰。

  在他身后,先前与苏沐秋聊过天的红手环已经为人鱼找到买主,后者正满意地签下一张天价支票。

  褐尾人鱼照顾着小孩,小朋友正在玩苏沐秋留下来的投票器,把它当迷你打地鼠一样胡乱按着玩──他神色淡漠地想,比起带孩子来这里,还真不如去玩打地鼠。

  时隔多年回来看看,这些人实在越来越恶心了。

 

  而苏沐秋和叶修目的达成后,便趁着颁奖仪式进行间的混乱悄悄离开,低调的黑车载着少年与人鱼,安静地驶离别墅区。

 

  对街,视线死角处,外头漆着模糊人鱼标志的厢型车内,传出连续不断的细微喀嚓声,待那辆朴素轿车远去,一位留着落腮胡的大汉放下手里的单反,副驾位的人调试着车内广播,好一会才停下手。

  灰手环和红手环的声音清晰回荡在车内:

  ‘恭喜。对了,怎么没看见戴橙色手环的小少爷?’

  ‘他带他的人鱼去了二楼,哪会这么快。’后者讪笑:‘真不晓得是哪里跑出来的少爷,我刚才听说,他没带个保镳就来了。’

  ‘可能以前被家里人保护得太好,这回自己溜出来玩就啥也不知道了吧。’

  ‘你猜他会不会天真到为了体验生活,一个人跑到旧城区去?’

  ‘这么说起来还真有点像。’

  ‘如果在旧城区…那他的人鱼肯定一下子就被绑走了吧!随便转手都是几百万以上的事,不抢人鱼抢谁。’

  两人笑了一阵。

  ‘不过他人倒是不坏,等会要是看见,就提醒几句好了。’

  ‘嗯。我想问问你刚才谈成的那笔交易…’

  大汉掐断了广播,转头问道:“我们的人跟上去了没?”

  “跟上了。”

  “很好。吩咐下去,不许打草惊蛇。”大汉发动了引擎,他受过伤,半边脸肌肉僵硬,笑起来便有几分狰狞:“还有,记住,千万别弄伤了咱们的摇钱树…”

 


→  25

评论(109)

热度(4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