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lof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 打赏需谨慎! 】】】
请量力而为!请考虑清楚!打赏并非必须。

【伞修】海中月25:人鱼之殇 (人鱼)

*三十题接龙  题目:  人鱼三十题 by 临界星

@随便  


24


25.人鱼之殇

 

 

  两人离开前,差不多是颁奖活动正要开始的时候,出于好奇,他们看了眼送给优胜人鱼的奖品,好奇到底有多‘不值钱’。

  那套镶满碎钻的饰品,凑巧是苏沐秋工作的珠宝店所属集团推出的新首饰,同样属于人鱼系列,就叫人鱼之殇。

  听名字有点小文艺,而且尚未面市,确实颇能满足虚荣心,但作为职员的苏沐秋老早就看过了,那是个小皇冠一样的东西,可是谁平时会没事在脑袋上顶着这玩意儿啊,又不是天天有舞会能参加。

  苏沐秋一面说他直到现在也没想通人鱼之瞳是项链,人鱼之殇却是额饰的道理,同时喀嚓几下,利落地拆开他腕上橙色手环的外壳,给叶修换上。后者嗯了一声,任由苏沐秋折腾那只手环,接口说道人鱼之x这种俗到不行的命名风格恐怕会延续下去,除非将设计师换掉。

  苏沐秋问,你这么肯定?曾偶然看过张佳乐珠宝设计草稿的某条鱼神秘地笑了一下。*

  叶修靠在车窗边,望着外头飞逝而过的景物,余光间忽然有几辆白色厢型车驶过,车身上漆着浅蓝色的标志。

  是人鱼研究所的LOGO。

  虽然那几辆车朝着与他们相反的方向前往北边,或许是凑巧经过,加上斩楼兰热情支援的这辆车外观十分低调,叶修仍然缩回了脑袋。面对苏沐秋甩来的疑惑目光,叶修低头,指尖蹭开了尾鳍上的银漆。

  车内浅水池中荡开了一点稀薄的银雾,光线下闪烁的银蓝色若隐若现。

  叶修啪地将湿淋淋的鱼尾拍到苏沐秋胸口上,对方捞起尾巴满眼鄙视,拿出条毛巾,要他别老是弯不了腰找人代劳擦干。

  “这是在保护你。”

  “那你自己来。”苏沐秋作势把毛巾扔叶修脸上。

  “沐秋,我们回去吧。”叶修当场转了话题。

  “等会我去接沐橙下课,今天你做饭。”

  “好。”

 

  褐尾人鱼将身份手环递给叶修时,曾交代他们,离开上城区只要按照一般‘携带人鱼外出’的流程,审核人员就会在叶修的身分证里添上他转化为人鱼后的信息——就是来时两人避开的那些检查项目,这样身份就彻底没问题了。

  但他们要的是和人鱼无关的人类身份,所以两人在上城区的出入审核处下了车,谢过司机后,苏沐秋再度掩护着叶修混了进去,避开监视找了个隐蔽地方一阵忙活,两名衣着朴素的少年才正大光明地加入离开审核的队伍。

  队伍很长,但前进速度很快,离开远比进入容易多了。

  苏沐秋几次确认身分手环戴在叶修腕上,成败在此一举,他的心跳免不了快了几分。只要接下来顺利通过,他们现阶段的目标就完成了。从小除了谎报年龄打工,苏沐秋自认是个守法好公民,这回是他最严重的一次违法行动,并且诚心希望接下来的人生中不会有更麻烦的事打破纪录。

  他混在人群中压低音量,像是无所事事地闲聊:“喂,要是那谁技术不过关失败了,沐橙怎么办。”

  “没事的。”

  “不过要是被扔进牢里,沐橙应该知道我把应急的钱藏在哪,能自己吃饭。”

  “没事。”

  “你觉得他们会给犯人泡水…泡澡的待遇吗?”

  “沐秋。”

  叶修摇头,轻拍他的手背。他的手和语气一様平稳,苏沐秋忍不住偏头看他一眼,想知道叶修是什么表情。

  

  人类模样的叶修和他身高差不多,就矮了那么几公分,苏沐秋看向他时,后者正好稍稍抬头,两人视线在半空中交会。

  对上注视着他的叶修,苏沐秋忐忑的心情逐渐平静下来。

  明明介绍会后,尽管叶修晚上仍克制不住鱼尾,白天时倒是保持这副15、6岁的模样,苏沐秋却莫名有些怀念,抬手摸了摸他的脑袋。

  “沐秋,你连尾巴以外的部分都要摸啊?”叶修感觉对方温热的手指穿过发间,有些诧异。

  “嗯?”苏沐秋也愣了一会,不是因为自己无意识的举动,而是在他的手掌下,叶修没有拍开他,反而舒服地微微眯起眼。

  两人维持着姿势不变,探究地盯着对方的眼睛,像是试图从里头找出某些自己都还不太明白的事物,直到排在他们后头的人抱怨着快点跟上队伍好吗,才打破胶着的气氛,收回对视的目光快步赶上。

 

 

  苏沐秋很快通过了审核,穿过柜台,在前方的过道等待。

  这一等,就等了十几分钟。

  

  叶修的新身分是B市人,没有任何离开上城区的纪录,完完全全的豪门子弟,他刚才看过其他用新式身分证的人通关,此时动作熟练地举起手,仪器感应到手环内部的芯片,屏幕叮咚一声跳出绿色的圆圈,下方写着祝您旅途愉快等字样。

  就这几秒的时间连万一闯关失败的不安都还没酝酿起来,他就成功通过,刚才的紧张全都白搭了。

  作为一个‘习惯使用新式身分识别证’的人,叶修一脸理所当然的神情,心底松了口气,正要通过关卡,原先撑着脸在柜台后偷偷摸摸地打瞌睡的人员忽然叫住他:“等等,叶先生--”

  叶修脚步一顿,转身挑起眉头。

  “您的个人信息里面…”人员抓了抓脑袋:“那个…好像有点不太正确啊。”

  “怎么了?”

  人员在显示绿圈的对外屏幕上操作一会,切换为叶修识别手环里的信息。叶修迅速扫了眼,姓名、出生年月、住址、性别、甚至不知打哪来的身份证号都好好填着,除了照片看起来有些不够正规以外,大致上没看出任何问题。

  直到人员伸出手,将信息页面向下拉,戳着其中一个栏位。

 

  那上头写着‘配偶:有’。

 

  人员:“我看了一下,你没满22岁吧?婚姻法第六条,结婚年龄,男不得早于二十二周岁…”

  “咳。”叶修无语问苍天。

  如果他真是人造人鱼,那么有配偶,倒是合情合理的。因为规定上对申请进行转化手术的人有一些资格要求,最容易达成的一种就是已有伴侣,意即符合为了人类繁衍目的而进行的转化,法律对此有另一套规定,是优先于婚姻法的,年龄小的人造人鱼大多属于这一类。

 

  所以考虑到他身份信息上的年龄,未成年已转化,褐尾人鱼替他登记有配偶,是很理所当然的事………才怪。

  那条崇信真爱的人鱼根本是胡乱把他跟苏沐秋凑对了啊!!

 

  因为叶修第一时间的反应是沉默,本来一句‘哦我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你们系统故障啊’‘哎唷不好意思我马上替您修正’就能让人员代为解决的小问题,登时升级阴谋论,人员竖起眉头,说叶先生不好意思,如果你无法说明清楚,那我必须通报上……

  “等等。”叶修打断他:“好吧好吧,我说。”

  接着叶修神色一变,他悠悠长叹一声,神色凄苦,目露恳求,人员霎时被震住了,任凭眼前的少年扒上柜台,近的要是叶修实际上是抢匪,手一挥就能把人员揪着领子拉出来。褐尾人鱼如果在场,马上能认出这完全拷贝了苏沐秋给他讲壮烈感情史的表情。

  叶修满口涩然:“其实,我们是私奔的…那天下着大雨……”

  他洋洋洒洒讲了一串精简版的狗血大剧,这人员显然很少看也不喜欢看电视剧,三两下听晕了头。叶修慷慨激昂地说着:“…于是,我们在身份信息上使了些小伎俩修改婚姻状态,私定终身,并约好一起逃出B市,可是却在你──”

  “好的叶先生我看您的证件没有任何问题,是我眼花非常抱歉,祝您旅途愉快。”人员速答,叶修扒着柜台不放,喊道哎哎我还没说完呢,你听不听啊,被人员铁青着脸揪出去。

 

  像叶修这样,过个离开关卡得花费这么长时间是件很罕见的事,经过的行人都悄悄关注着叶修的方向,好奇他是什么原因被人员拦下来盘查,结果看了一会,发觉情况正好相反,根本是那名少年缠着面色发青的人员逼他听自己说话。

  他的情况苏沐秋当然也看到了,除了最开始紧张了一小会,接着是颇感兴趣地揣测叶修和对方说了什么,最终叶修慢吞吞地朝苏沐秋走来时,后者已经是冷着脸眉头抽搐的状态。

  “也太久了吧?!”

  见苏沐秋缓缓收拢五指捏紧拳头,叶修连忙推他的背,说我们的车在那边搭乘,走走走。

  而两人身后,几名看似一般旅客的人混在来往人潮中,隔着数百公尺的距离,不动声色地尾随在后。

  叶修若有所感地回头,巧妙地走位几步,将苏沐秋护在身后,接着被他扯了一把,一句“再不快点到家都半夜了”,叶修应声,视线扫了一会,最后几步跟上等在原地的苏沐秋,两人挑了件精致可爱的橙子发饰作为送给苏沐橙的礼物,便返回了H市。

 

*

 

  苏沐秋醒来,熟练地推开紧紧绕在腿上的鱼尾,活动一会发麻的腿后下床漱洗,换上制服卷起袖管,钻进厨房开火热油煎了蛋和火腿,吐司烤好时,提著书包的苏沐橙脚步轻快地来到餐桌边坐下。

  兄妹俩互道了声早安,融洽地吃过早饭,临出门前,睡眼惺忪的叶修推开房门,打着呵欠神色倦困,他换了鞋直接倚在门旁等候两人,脑袋一点一点的,被苏沐秋塞了一嘴吐司夹火腿蛋。

  “困就继续睡啊。”

  “我醒了。”叶修嚼着苏沐秋准备的早饭,一只手歪歪斜斜地搭在他肩上,就这么一会眼皮又闭上了:“也可能还没醒,苏大大麻烦导航一下。”

  “这句话你已经说好几天了。”

  苏沐秋拍他脑门,叶修叹他残忍无情,懒洋洋地弯腰,把脑袋搁到苏沐橙肩上,不在意地嘟囔:“沐橙,妳哥好狠的心,还是靠妳了。”

  “好啊。”小姑娘笑吟吟的,还真的拖着叶修走出门外,但没几步,叶修就自己站直了,半点也没了摊在苏沐秋身上的懒样,牵起苏沐橙的左手。锁好门的苏沐秋说了他几句,一边牵着小姑娘的右手。

  三人下了楼,悠闲地走向小学,苏沐橙听着两位家人对话,一个说“喂你是怎么吃的啊嘴角都沾到蛋黄了”,一个答“有吗,这里?那里?”,她仰起头,正巧看到她哥哥扳过另一位少年的下巴,轻舔后者的唇角,末了苏沐秋啧啧赞叹自己的手艺,叶修认真地舔了舔唇,说沐秋你给人擦嘴只擦一半的啊,自己凑过去,把嘴边的油光蹭到苏沐秋唇上。

  苏沐橙牵着两人的手:“哥哥,叶修,为什么这阵子都要送我去学校?”

  “因为心情好?”叶修答。

  “别听他乱说。沐橙,之前这附近有小孩被绑架了,绑匪还没抓到,妳尽量不要一个人落单,太危险了。”苏沐秋严肃地说:“放学记得等我和叶修接妳。”

  叶修在一旁补充:“被抓住很可怕哦,会断手断脚的,现在的绑匪都好凶残。”

  苏沐橙哦了一声,看看神情不似作伪的叶修,还有想吼他两句最后撇撇嘴保持沉默的苏沐秋,没有问为什么学校老师没提醒过这件事,只是站在校门前朝两人挥手:“我知道了。你们也不要落单哦!”

 

  两人目送小姑娘跑进教室,面面相觑:“沐橙是不是知道什么了?”

  “也许吧…”

  他们转往苏沐秋工作的珠宝店,叶修走了几步,便挂到对方身上,这回苏沐秋没有推开他,拉紧了叶修的手臂,以防他半路滚下去。

  苏沐秋:“我好像记得,某人以前连替我开门都推三阻四啊?现在倒是很老实。”

  叶修:“此一时彼一时嘛。”

  苏沐秋吐槽他怎么突然此一时彼一时了。

  叶修满脸真诚:“当时我不知人间险恶,现在明白了,一个人在家会怕啊。”

  “滚。”苏沐秋甩他白眼,沉思片刻,低声耳语道:“还有人跟着吗?”

  “…有。”叶修倚着苏沐秋闭上眼,捏了捏他紧绷的肩头:“你别太紧张了,精神绷到极限后容易一下子松懈,意外总会在这种时候发生。”

  他说,猎捕就是这么一回事。

  “你也是。”苏沐秋轻触叶修眼下的青色,心里清楚叶修是一整晚没睡,在深夜里守着他们:“等下在休息室睡一会吧,我和店长提过不方便放你一个在家,她说让你待着没事。中午我喊你起来吃饭。”

  “好。”叶修答,忽然停步站了一会,随即摇头,靠着苏沐秋又打了个呵欠。

 

  回到H市的数日间,两人显得心绪不宁。

  起先只是叶修走在路上,时常若无其事地看着周围早已习惯的花花草草,或是三不五时转头看向身后,像是在街上偶然听见熟人的声音。他的行为很自然,苏沐秋却觉得他跟抽风了一样,夜里还老是恢复鱼尾缠着他,苏沐秋不可能毫无知觉。

  当深夜里又一次被悄悄缠上来的尾巴弄醒,苏沐秋严肃地问起时,叶修没有隐瞒,直接说出原因:“沐秋,有人跟着我们。”

  “…研究所吗。”

  “我不知道。”青年模样的叶修半抱着苏沐秋,枕着他的肩窝,大半个人覆在他身上。这个状态时,鱼尾能覆盖的面积更大。

  苏沐秋垂眼,叶修的T恤下摆被蹭开,露出一小截的腰线。他抚过叶修腰腹上的陈年旧伤,数道浅色伤痕是对方无数次在海中经历危险的证明。这只掠食动物白天还能作出没啥大事的懒散模样,但到了夜里便固执地护着他,苏沐秋给叶修拉好衣摆,拍拍他的背:“喂,我之前说让你挡枪,只是开玩笑的。而且你才是研究所的目标吧。”

  “你开玩笑,但我不是啊。”叶修叹:“我至少有鳞片,你什么也没有,跟扒光装备裸奔的小号一样,收拾你连巴雷特狙击都不用。不这样我能放心睡吗。”

  苏沐秋哼哼,搂紧叶修的腰:“那你这肉盾可当好了啊。”

  可是即使知道原因,他们也没有更好的办法。敌暗我明,加上不晓得研究所的打算,处于被动的两人决定装作浑然不察,试图让对方露出马脚,说不定叶修能抓个人来逼问几句。

  他俩自问一副很好捉的样子,然而对方却迟迟没有动手,不祥的预感便像把尖刀,始终沉甸甸地悬挂心头。昨天晚餐过后,苏沐橙趁着叶修去洗澡,偷偷告诉苏沐秋晚上叶修做饭时恍神被烫了一下手,苏沐秋夜里调侃他“晚餐一股煎鱼味”,叶修竟只是嗯了一声,沉默着,尾鳍雷打不动地卷着苏沐秋。

 

  再这样下去,他们会先被耗尽吧。

 

  “我跟沐橙都很安全,你老实补觉。”苏沐秋难得不厌其烦地重复这句话,从休息室柜子里翻了条薄毯扔给叶修。

  “沐秋。”叶修开口,“如果我离…”

  苏沐秋瞪着他。

  叶修不说了。

  “乖乖待在这,别乱跑,听见没有。”苏沐秋说。

  “保证完成任务。”叶修裹在满是苏沐秋气息的毯子里回答。

  可惜不过几个小时他的任务就失败了,叶修虽然按照苏沐秋的指示安份地待着,但没有亲眼盯着活蹦乱跳的苏沐秋他很难休息好。

  于是,在楚店长推开门,问他能不能帮忙搬点东西时,叶修毫不迟疑地点头,堂而皇之地溜进店里奉献劳动力,让希望他多睡一会的苏沐秋十分不爽,趁隙掐他几把。

 

  忙了一天,苏沐秋提前下班,拽着叶修直奔小学接了苏沐橙,三人去超市采购,兄妹俩在前面挑选,叶修负责跟在后头拎包提东西,不过苏沐秋全程忙着跟叶修拌嘴,回到家后两人一块下厨边忙边吵,最后菜不小心做多了,满满一桌有荤有素,还有只正在减价优惠的烧鸡,丰盛到沐橙翻开日历,确定今天不是过年。

  苏家三口放开了吃,吃到每个人都撑着肚皮走不动路,摊在椅子里幸福地昏昏欲睡。

  

  苏沐秋躺在床上,拉起被子,就听见洗好碗的叶修走进房,身旁一阵窸窣声响后,一条棉裤被蹬到床外,下一秒,冰凉的鱼尾贴着腿,苏沐秋打了个机灵。

  天气冷,叶修的鳞片当然凉的和冰没两样,人鱼的体温又低,好像怎么也捂不热。苏沐秋冷的打颤,把叶修同样发凉的手指抓起来搓了会,直到叶修染上他的体温,终于暖和起来,两人不约而同的舒了口气。

  “你那尾巴真是冷死我了。”苏沐秋开口就嫌弃以往爱不释手的尾鳍,说要是之后天气更冷,鳞片表层温度该不会降到零下吧,那就真的要冻伤人了,到时候不管叶修乐不乐意,都得睡地板。

  “零下啊…陆地上会下雪吧。”叶修说。

  “人鱼会冬眠吗?”

  “不会。”

  深海不会结冰,最冷的时候基本也就到零度左右,与陆地上动辄零下十几二十度不同。再说要是太冷了,他大可顺着洋流去温暖的海域,人鱼一直是这么自由。

  “所以这是你第一次待在陆地上过冬?”

  叶修思索,“算是吧。”

  “到时候会很冷,得带你去买几套羽绒服,再加条厚一点的被子,不然你的尾鳍盖不到。”

  “屋子里开暖气不就得了。”

  苏沐秋马上回答:“太贵了!”

  叶修哦了一声,结果打了个小小的饱嗝。苏沐秋把手伸到他衣服下,捏了把介于腰腹和鱼尾间有着细密鳞片的软肉,“你这是吃了多少啊,明天的早餐我看省下来吧,攒钱开暖气。”

  叶修哭笑不得:“你不至于吧,少做我的早饭能省多少零头。”

  “积少成多,要发家致富就得从日常细节做起,哪怕省下一枚铜板都是赚的。”苏沐秋说。

  叶修把脑袋往被窝里缩,搁在苏沐秋肩上不肯起来,在他耳边嘀咕与其睡醒饿一个早上,他选择中午起床:“沐秋…我想吃你做的饭。”

  “这几天不都是我下厨吗。”苏沐秋把体温低的叶修搂得更紧一些,顺势把冷得要命的手贴在后者脖颈上,正大光明地取暖,“明天早点起床。”

  “嗯?”

  “我做早饭的时候,你记得来帮忙,到时勉强分你几口。”

  “好。”叶修弯起眼。

  苏沐秋拉高被子,开始构思明早该做什么,一边估算着冰箱还有多少材料,不知不觉中闭上了眼。

  就像每一个和平的日子,两人倚靠着彼此,安稳地滑入梦乡。

 

*

 

  隔天清晨,被窝里的人在微弱的晨光中清醒,时间还很早,远不到平日起床的时间,他一睁开眼,就想起昨晚约定好早餐的事。

  他含糊地喊了声对方的名字,伸手往床侧一摸,略显凌乱的另外半张床上,只有一点即将在清晨的寒冷空气中消散的余温。

 

  本该好好待在身边的人,却不见踪影。

 

 

=

*第12章

 …叶修拾起这些东西,忽然从素描簿的夹页中滑出几张纸,比起簿子里涂鸦似的内容,这些更像是珠宝首饰的设计稿,纸张上方写出了标题,叶修看到人鱼之瞳、人鱼之泪什么的。…

 

‘离开远比进入容易多了。’

 

→  26 不辞而别

评论(75)

热度(4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