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lof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 打赏需谨慎! 】】】
请量力而为!请考虑清楚!打赏并非必须。

【伞修】海中月26:不辞而别 (人鱼)

*三十题接龙  题目:   人鱼三十题 by 临界星

@随便 


25


26. 不辞而别



  H市下起了雨。 

   

  研究所内,张新杰收回投向窗外的目光,继续聆听着报告。

  桌面上摊开放着当初江波涛圈出来的几组照片,五位人选中,已有部分打上鲜明的红叉,摆在最上头的那一份,正是他当初依靠直觉优先选择的C-19-21。

  照片中,两位少年正领着小女孩在人鱼博物馆内参观,指着前方不晓得说些什么,几人脸上满是笑容,照片边角处的编号已经划去,加注了问号。 

  “资料核实了吗。”张新杰问道。 

  “确定了。”研究员点头,仔细说明起来:“关于资料的…” 

  张新杰平静地截断对方的话,问道:“查出这三个人的身份了吗?” 

   

  数日前,研究所派出人员前往B市,依照C-19-21留下的住址,找到了居住者。居住者确实是当年收到博物馆参观邀请的男士,但他在荷枪实弹的人员包围下,错愕地表示和照片中的三人完全不认识,不过曾与其中一位少年在介绍会场碰巧撞上过。 

  研究所发现或许是介绍信弄混了,导致三人和C-19-21交换号码后,立刻重新核对,终于找到的正确编号,可惜相当不凑巧,是来源混乱的研究所内部赠票。他们耗费许多人力一一排查,耽误了几天,才找到领取这份参观票的职员,然而对方却告知,早就将票送给一位叫魏琛的朋友。 

  兜了一大圈,好不容易看见结果,但照片中的人,竟没有一位是‘魏琛’。 

  不过研究所当然不会什么结果都没查到。 

 

  “是的,我们通过一些…其他方式,确定了他们的身分。这两人分别是H市的苏沐秋、苏沐橙,因为旧城区的人口资料是老旧格式,调查身分花了点时间。至于这一位,他的身分是刚刚动用更高级别的权限才找到的…”研究员哗哗翻动着手里的纸张:“上城区B市,叶家人,名字叫叶修,他现在和前面两位一起住在H市。这里是他们几人的资料。” 

  张新杰接过资料,迅速扫视上头所有信息。这叠资料格外有份量,里头除了调查来的基本信息,还有一些论证性质的报告,张新杰几乎没有多加衡量便取出笔,重重圈出照片上的黑发少年,随即将照片递了回去。 

  “这是…”研究员迷惑。

  张新杰看他一眼:“这是你们交上来的资料,希望让我做出的判断。”

  被看穿的研究员讪笑。 

  “既然你们整合目前收到的所有情报,确定了人鱼掩饰用的身分…”张新杰敲敲照片上被他圈出的少年,指示到:“那么,马上联系这位…叶修。” 

  “邀请他来研究所,征求他的合作…” 

   

  交谈间,会议室的门突然被撞开,有个人跌跌撞撞地闯了进来,看他胸前的名牌应该是新来的研究助理,对方神色慌张,满头是汗,双手激动地比划着,却迟迟没说出半个字。 

  谈话被打断的研究员不悦地皱眉,本想质问为什么没敲门或通报一声,但见对方十分惊惶,只得改口让他先冷静,喘过气来再说,没想到对方拼命摇头,以动作表示事态紧急,容不得他拖延。

  会议室的隔音极佳,关门后基本上可说是与世隔绝的,直到大门被撞开的此刻,几人才察觉外头的混乱和仓促脚步声,远处低沉的警报嗡鸣传入耳里,张新杰朝门外瞥去。 

  研究员同样注意到了:“到底发生什么事,外面这么吵?” 

  “有…有人闯进来了!” 

  “警卫呢?” 

  “警卫都去了,可是…”来通报的人咽了咽口水,“可是…拦不住!虽然对方有趁我们措手不及的嫌疑…” 

  “是有预谋的抗议事件吗?来了多少人,如果他们携带武器,这件事要通报给军方。”张新杰冷静地指示。 

  “没有,没有武器。来的只有一个人…” 

  张新杰皱起眉:“一个人?什么样的人。” 

  研究助理迟疑一瞬。 

  “是……” 

   

  “是一位少年。” 

   

   

  叶修抓准对方的空隙抬手一拍,轻松放倒了试图制服他的警卫,把晕厥的大块头往墙边一扔,站在原地甩了甩手。 

  “好了,谁还要来?”他勾着手指。 

  挡在他面前的警卫们只是调整了队形,严实地堵住通道。 

 

  这群警卫每个都是身经百战的专业人员,其中甚至有几位退役的前特种军,身形壮实,随便哪一个都有少年的两倍宽,光是结实的手臂就比叶修的大腿还粗,更别提他们武装齐全,叶修却穿着一身T恤长裤,活像是下楼买泡面的。 

  然而,即使少年摆出十足找死的挑衅姿态,却没有哪位警卫上前,全数谨慎地采取守备姿态,警戒着对方。 

  叶修叹气,说你们几十个打我一个居然不敢上,这就是那啥,独孤求败的境界啊,高处果然很冷。

  众人完全不听他的垃圾话,原因无他,事实证明,对方太强了。

  这名少年拿着不知打哪偷来的研究员证件,大摇大摆地刷开门,就这么踏进研究所,当第一批从监视器中察觉不对而赶来的警卫们和他交上手的那瞬间,他们已经因轻视吃了大亏。 

  此刻,研究所内部的走道边上,倒了十几名警卫,被打挂的人像是沙包一样堆在墙角不醒人事,全都是这名手无寸铁的少年刚才单枪匹马地干掉的。 

  “没有了?”叶修四下扫视一圈,“那把你们这里管事的人叫出来,我有问题想请教请教。” 

  众人听他把指节掰的嘎吧作响,完全没打算通报上去。这里管事的都是学术宅,难道要把那群手无缚鸡之力的研究员叫下来单方面挨揍?? 

  叶修看他们摆出誓死坚守的模样,正思忖再弄倒几个人会让他们知难而退,还是害他们狂暴化时,一阵脚步声夹杂吵杂的交谈传来,先前在门口被他逮住,恐吓几句之后又故意放跑的小助理回来了,他领着几名穿白大挂的人--是介绍会时,台上狂热地围着女神号的几位研究员,还有站在墙边戴眼镜的家伙。 

  领头的张新杰一眼就看见了叶修,少年被人高马大的警卫团团包围,脸上丝毫不惧,察觉到他的目光,叶修偏头笑笑。 

  “你是这里的主事者?” 

  对方点头,在众多人反对的劝阻声中跨出警戒圈,朝叶修递出手:“初次见面,敝姓张。我们正要邀请叶先生来研究所作客。” 

  “哎呦,果然知道我的身分了?”叶修没有和对方握手的打算,“这样事情就好办了。” 

  “叶先生,你可以说出你的条件,我方会衡量是否…” 

  叶修啧啧出声,神情似笑非笑:“条件?这位小张,你听清楚,我没有要跟你们合作的意思。你们只有一个选择,就是照我说的做。” 

  “请提出你的条件。”张新杰重复。 

  叶修笑:“好吧,如果不想把场面闹得太血腥,你们最好满足我的…条件。” 

   

  在张新杰、几名研究员与众多警卫的视线中,少年抬起手臂,他收拢五指,面上是文质彬彬的微笑*,猛地重重挥出一拳。

  砰! 

  巨大的轰鸣声在过道间回荡不止,有几名研究员难受地捂耳,却为面前不可置信的一幕吓的脸色一白。 

  对方挪开的拳下,研究所防震抗爆的金属墙面明显凹陷下去,表层铺设的特殊合金破开一道缝,露出底下覆满细密裂痕的光秃水泥。 

 

  “现在搞清楚了?不想在今天‘为伟大的研究献身’,”叶修眯起眼,拍开手上的沙尘,朝张新杰直直摊开掌心。 

  “--就立刻把苏沐秋和苏沐橙完好无缺的还给我。”

   

  闻言,张新杰却是明显神情一怔:“苏沐秋…” 

  一旁脸色惨白的研究员听见叶修的话后,竟当场抛开胆寒和恐惧,几步上前,以迅雷不及掩耳的敏捷动作抓住了叶修的手臂。 

  没料到上一秒还悄悄往后缩的研究员会突然爆起,叶修冷不防被捉个正着,他看向对方,黑眸深处隐隐闪过金色流光,看似无害的指尖才碰到对方手腕,就听研究员焦急地质问:“你刚才说…你说……” 

  “没听清啊?”叶修慢吞吞地说,“我说,把我的人还给我。你们连我的身分都知道,不会这时候还打算装做不认得苏沐秋是谁吧?” 

  研究员大惊失色,惊惶地脱口而出:“你的意思是,苏沐秋…那尾人鱼不见了?!它去了哪里?!” 

  “人鱼不见…”叶修掐着对方的手腕怔住:“……啥?”

  研究员咬紧牙:“我问你!人鱼离开多久了!”

  叶修:“呃……”

   

  心急如焚的研究员立刻抛开茫然的叶修,和其他人大声叫嚷起该怎么捕捉逃走的人鱼,叶修杵在原地瞪大了眼,看着面前的研究员们乱成一锅粥,每个都比他还要紧张苏沐秋的去向。这些人的神情实在太逼真了,叶修一时只想到两个解释,一就是他们每个都有望夺冠本届小金人奖,二就是这一切都是真的。 

  他在一片混乱中举起手:“抱歉,你们刚才说…谁?人鱼??” 

  “我们好不容易确定苏沐秋就是人鱼,可是你说人鱼不见了?”刚才抓住叶修的研究员焦躁地原地打转,语速极快地喃喃自语着:“它会去哪??海?为什么?它发现了研究所?不对,怎么可能没发现,它来过介绍会…” 

  “咳,我以为是你们绑架他?”叶修不晓得从何问起:“还有你们为什么说他是人鱼…” 

  在场面开始混乱前,张新杰早已将任务交代下去,让警卫方面马上组织人手寻找去向不明的苏沐秋,警卫们对叶修态度不善,但服从命令,扶起受伤的同僚迅速离开。张新杰转头望向叶修:“叶先生,依你的说法,人鱼是毫无预警离开?他很可能不是单纯的逃回大海。相信我们双方现阶段目的暂时一致,那就是找到人鱼,希望你重新考虑合作的提议,我们同样会提供目前掌握的讯息。” 

  “…好。”叶修蹙紧眉,再三确认这不是准备瓮中捉鳖的别脚陷阱,才缓缓点头,跟在对方身后,“不过,你们必须先说明,为何说沐秋是…”

  那群女神号狂信徒的研究员们相当紧张苏沐秋的下落,一个个抓脑袋扯头发,恨不得扑上前撬开叶修的嘴,问出人鱼的最后下落,加快搜索速度。但叶修不肯松口,强硬地要求他们说明,由于他先前展现的武力值太高,这群战五渣明白就是再来几百个自己也打不过,只能配合。 

  可惜一想到人鱼不晓得跑去哪了,也许在这几十分钟内已经逃离陆地,研究员就心头焦急,语气格外恶劣:“叶先生叫我们别装傻,您也得付出信任吧,我们已经知道苏沐秋就是上岸的人鱼,你还要坚持替它隐瞒吗。” 

  “没有人能解释一下为什么说他是人鱼吗?”叶修看向张新杰,一整群人里就数他最冷静,看上去还能用人话沟通。 

  张新杰拿着稍早收到的资料,他从其中拆出一部分,放在叶修面前。

  递给他的那一小叠文件内容艰涩,专业术语颇多,从标题就令人摸不着头绪,叶修研究片刻,最终确定副标题应该订为‘论苏沐秋为人鱼之实证’。 

  叶修:“…你们还随时准备这种东西啊。” 

  “凑巧而已。”张新杰答。 

  尽管这份资料厚的让人头疼,但翻开后叶修发现里面大部分是照片,有大半是工作中的苏沐秋,还有不少数据统计图表,真正的内容总结起来不过就是几条。 

   

  一,年龄。苏沐秋的外表看起来不过16岁的年纪,但根据人员调查的结果,他曾在工作时提起自己已经18岁了──显然调查者认为平时不经意间说出的话真实性更高。而人鱼的外貌,看起来都比实际年龄还小。 

  “那是唬人的,他真的16岁,身份证上写着吧。”叶修说。

  张新杰:“这是我们要说的第二项。” 

  二,身份。旧城区的身份纪录老旧,漏洞特别多,如果有管道,很容易就能用一个盒饭的价格伪造身份证,而且苏沐秋、苏沐橙记录上无父无母,出自孤儿院,那家孤儿院数年前营运不善早已关门,根本无法追溯。

  不过那小姑娘的学校有定期健康检查,她确实是人类,研究所认为,很可能是她凑巧和人鱼长相相似,才被苏沐秋带在身边当掩护。 

  “如果要隐藏人鱼身份,旧城区更容易蒙混过去。” *

  叶修点头,认同这个判断,只是想着一条从海里上岸的人鱼能去哪找这个盒饭价的身分证。

  三,频频出入人鱼博物馆,且有异常举动。例如,在031突然唱歌时,就只有他毫无反应像根木头桩子,可是人鱼的歌声经过测试,似乎有一定程度的催眠效果,但凡是有大脑或思维能力的生物,上从人类下到小白鼠,都会陷入恍惚无一幸免,苏沐秋却没事,现在想想,不正是因为他是人鱼吗? 

  面对打算调监视画面给他看的研究员,叶修勉为其难地表示有点被说服了,又问那你们怀疑过他没有脑的可能信了吗?

  四,外表。 

  叶修才问了句外表怎么了,苏沐秋完全符合人类标准啊,后头一位衣领上还有泡面渣的研究员便忿忿不平地大声叫道:“博物馆的导览一天到晚夸这个苏沐秋长得很好看,说什么等他再长大几岁倒贴也要嫁,就凭那张脸,我打包票它无庸置疑是人鱼!” 

  观察对方的外表条件后,叶修认为按照他这种帅哥都是人鱼的辨认法,那地球早该被满坑满谷的人鱼统治了。

   

  其他还零零散散地罗列了一些条目,例如他曾在靠近海的码头打工,现在的工作地点立场上也是偏向人鱼,这所有堆叠出来的,就是一个看似可信度颇高的答案,让苏沐秋就是人鱼这个结论成为板上钉钉的事。 

  实际上,另外还有一份是以叶修才是人鱼为前提准备的,虽然比起苏沐秋这份薄了许多。研究所方面会准备这种资料,自然是准备用在说服合作,无论这两个人究竟谁是人鱼,既然能相处这么久,应当是和人鱼培养出一定信任,为避免打草惊蛇导致人鱼一下子溜了,张新杰的指示都会是先和人鱼的所有者接触。料想对方可能会坚持另一位只是普通人类,那么研究所方面可以直接出示资料,以证据说明‘我们都晓得了,别做无谓争扎’。 

  然而这大多是从结果往前推的,所谓的证据里,有许多在叶修看来完全是牵强附会,何况苏沐秋是什么,他们之中谁才是人鱼,不会有人比他更清楚。

  不过,利用这群人类自说自话下的判断,无疑能让他们积极帮助他,找到苏沐秋。

  叶修扔下资料,叩着桌面:“我知道了。所以,沐秋在哪里?” 

  “人鱼失踪,难免会联想到人鱼研究所,但我从未做出强行绑架这种指示。”张新杰答,“有没有可能,人鱼只是暂时外出?” 

  叶修思索:“这个…” 

   

  他从今早起床没找到苏沐秋,便感觉不太对劲。他是在清晨时分睡着的,那时苏沐秋还好端端地躺在一旁,没想到一两个小时后醒来,人就丢了。

  当时,餐桌上放着大概是早餐材料的东西,苏沐橙的书包也在旁边,但两人都不在。叶修屋里屋外绕了一圈,苏沐秋那家伙就算了,沐橙居然连张纸条都没给他留,叶修就直觉反应出事了。 

  他一瞬间想起的,就是曾莫名出现在B市的人鱼研究所专车。

  那怎么可能会是巧合。 

  可惜不管这是不是研究所的陷阱,为了那两个人,龙潭虎穴都得闯,顶多就是他和研究所闹个鱼死网破。万不得已的时,拿他的命和妥协来换另外两人平安,研究所没有道理拒绝。 

  但现在看来,并不是研究所方面下手,说不定真的是他太过紧张,也许苏沐秋不过是临时被叫去上班,把东西留给他收拾,甚至暗示他把早饭做好外送过去呢──总之,只要不是落在研究所手里,他相信以苏沐秋的能耐都能应付。叶修稍微松了口气,猜想苏沐橙有没有可能是难得忘了带书包。 

  研究员则认为苏沐秋很可能逃了,叶修只说他不可能不辞而别。 

  “据说人鱼很狡猾,它不想被捉到,为什么不可能逃走?” 

  “这是他家,我都没走了,他走什么。”叶修理所当然地答。 

  研究员摇摇头,看他的眼神像是看个惨遭感情诈骗还一厢情愿的傻子,问:“那它有没有什么不同以往的举动?” 

  叶修回忆道:“昨天晚上咱们吃了一顿丰盛过头的大餐,睡前他说今早要给我们做早饭。”

  当场有人一巴掌捂住自己的脸,碎念这真是超级不祥的flag,怎么可以没注意到人鱼打算独自离开云云,叶修哦了一声,真诚地表示他真的没想到。 

  就在这时,警卫方面回报,在目标人物的住处附近,隔了几条街的地方,找到了一些可疑迹象。 

  张新杰立刻安排了车,叶修紧随其后,那位看来地位颇高的研究员也跟着上了车。 

   

  车辆足够宽敞,三人坐在同一排,叶修望着窗外逐渐转大的雨势,悄悄动了下脚踝,无论研究员问他任何关于苏沐秋的问题,他都没有回答。几句得不到回应的尴尬对话后,研究员自讨没趣,转为向张新杰询问接下来的安排。 

  “组长,如果等会找到人鱼,它试图逃脱…” 

  “绝对不能伤害人鱼,也不能有任何攻击意图。和对方交谈,禁止动用武力。”

  “不会吧张组长,都到了这时候,你难道要说些保护珍惜物种之类的话吗?”研究员咋舌。

  “小陈,我说过许多次,人鱼是很聪明,且具备高智商的敏锐生物。人鱼的个体攻击力远高于人类,一旦被他察觉攻击意图,引起反抗,免不了会有人员伤亡。和平解决,才是我们首要目标。” 

  被称为小陈的研究员神情古怪:“和平解决?在它亲眼看见冷冻舱,看过人类如何对待它同类的视频之后,您觉得人鱼会和我们合作?” 

  “……”作为人鱼的所有者,叶修默默地坐在一旁。 

  “那是半个世纪前的落后方法。”张新杰强调,“之所以开启冷冻舱,并不是为了威吓,而是这是最快且最有可能让人鱼产生异常反应的方式。你们播放那组视频,并没有经过我的同意,而且过度删减,歪曲了情况,让普通人认为人鱼应该被猎捕,这些我还没有追究,不代表不追究。现在我们早已有新的技术,人鱼是有智慧的物种,应该能寻求共存。” 

  “组长,原来你的梦想是世界和平?你的老夥伴不接受,所以才空降来研究所?”小陈笑了几声,那笑声中,带着几分隐藏极好的不满。

  张新杰蹙起眉头。

  似乎察觉自己回答不对,但小陈没有收回的意思,反倒真心诚意似地赞叹这真是远大美好的愿景,希望能够圆满达成。

  车内突然安静下来,只剩令人烦躁的雨声,以及负责开车的人员时不时忙碌地接起电话,确认现场状况的声音。 

   

  人鱼研究所的私人警备在收到搜索苏沐秋的任务时,早已和H市公安局联系过,叶修搭乘的车辆抵达时,正有警察面无表情地拉上黄色的警戒线,旁边有几名围观群众,这不让人意外,叶修惊讶的是,他看见喻文州和唐柔。 

  那两人都穿着制服,撑着伞,站在人群外围低声说话,神情担忧。他们留意到驶近的车辆,以及开门走下车的叶修,顿时都是松了口气的模样。喻文州认得车身外人鱼研究所的标志,他惊讶地看着和叶修一块下车的两人,那两人出示证件,很快被研究所方面的人迎了进去。 

  “你跟研究所的人认识?”

  “这说来话长…你们怎么在这?”叶修问。 

  “苏沐秋今天没来上班,打了好几通电话但没有人接,担心会不会出了什么事,店长让我们来看看。”唐柔说道,把雨伞向着叶修的方向靠,“我们按过门铃,一样没有人,回程途中发现好几辆警车开来,而这里……总之还好不是你。你知道苏沐秋在哪里吗?” 

  “沐秋不见了。他没有去店里?”叶修一顿,问道:“妳说什么还好不是我?前面怎么了?” 

  喻文州缓缓摇了摇头:“或许是我们多心。”

  叶修看了两人一眼,正开口打算问详细一些,忽然在下着淅沥大雨而湿润起来的空气中,嗅到熟悉的气味。 

 

  是苏沐秋的味道。 

  混杂在一股隐约的血腥气中。 

 

  叶修瞳孔紧缩,猛地转身朝警戒线跑去,担心他的两人追在后头。 

  大雨沉沉地打湿了他的衣物,吸饱了雨水,紧贴着身上每一块酸涨发疼的细小鳞片,他若无所觉,钻过那群只等着看热闹的人类,来到包围圈中心。 

  那是街道上再普通不过的一角,地砖,花圃,没有一处不对。警察们圈起来的区域,没有活人,也没有死人,只有一大滩血迹,一把破伞。 

 

  那把伞──叶修清楚的记得,第一次见面时,这把伞被风吹跑,他抓住了,伞骨凹折,而苏沐秋三两下修好了;苏沐秋发高烧,被他按在床上亲了又亲那天,这把补了无数次的伞,替返家的叶修挡住了雨。 

   

  叶修被大雨淋湿,黑发湿漉漉地贴着额头,掩盖了表情。 

  随后赶上的唐柔为他遮雨,叶修却略一挪动,让自己更为彻底的浸入雨中。 

  他听见研究所那位姓张的男人,正在吩咐人去调附近所有的监视器画面,确定这滩血迹的主人,以及去向。 

  他感觉到被大雨冲淡的血水,冰凉地流经脚边,排入了下水道,带走逐渐稀薄的苏沐秋的气味。 

   

  很冷。 

  但体内深处,属于人鱼的低温血液,却灼灼滚烫着,浇烫了剧烈紧缩的心脏。 

   

  “叶修…?”唐柔低声喊到。 

  第一时间,他没有回答。 

  像是迟了好几秒,才想起自己的名字。 

  “没事。”他说,“我没事。” 

   

  叶修用力地闭起眼,掩盖住转为金色竖瞳的眼眸。他进行了一个十分漫长的深呼吸,才缓缓吐出积压在胸腔内的血腥气,尽管双眼勉强恢复了黑色,冰冷尖锐的眼神却透出完全异于人类的气息,他以平常的语气说道:“…得尽快找到他们。假如他们出事…” 

   

  那就不要怪他,对人类做出什么了啊,沐秋。 

  

 

=

 

*第1章

 ¨苏沐秋也笑,笑的风度翩翩,他收拢五指,在价值几千万欧元的某人头上狠揍一拳。

 

*第13章

 …实际年龄16岁的苏沐秋打哈哈,心想还好是在H市,这要是在上城区,身份信息都得经过严格验证,那可真不好蒙混过去。…

 

→  27

→  修改版: 27~28-(2)


评论(93)

热度(4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