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lof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 打赏需谨慎! 】】】
请量力而为!请考虑清楚!打赏并非必须。

【伞修】海中月28:化为泡沫 (人鱼)

*三十题接龙  题目:人鱼三十题 by 临界星

 @随便  化~为~泡~沫~


27


28.化为泡沫

  

28-(1)  

 

  稍早前,叶修站在那群人类身后,安静地等待他们调阅监视器。

  因为雨势,苏沐秋的气味已经淡去,他能捕捉到那一丝隐约的气息,但藉助人类的科技,能替他定位一个更加精准的方向。

  他瞥了眼正在对H市警察单位下指示的张新杰。

  无论这位张新杰是什么身份,为什么一个隶属研究所的人可以指挥警方,又为何他似乎很习惯担任这样的角色,现在无疑帮了大忙。

  临时调派来的大型车内,摆放着数台电脑,警方的人正忙碌地检视着案发现场周遭的所有监视器,拖动时间条确认每一帧画面,突然间,有位人员大喊:“报告,找到了!”

  “他去哪里了?”张新杰问道。

  “张先生,你们研究所要找的人…他不是自己离开的,根据监视画面,他应该是受到攻击,击晕后被人带走了。”

  “绑架?!”小陈一惊,越过张新杰高声问道:“他伤势如何,绑匪去了哪里!?”

  人员连忙调出视频。分辨率相当低的模糊小窗口中,少年拉着女孩飞快地跑过街道,染着金发的另一名少年迟了几步追在后方,他们的身影通过画面不过是一次眨眼的时间。

  几分钟后,一辆普通的黑色箱型车开了过去,恰恰停在画面边角的位置,车门被拉开,有人影闪动,金发少年扛着似乎昏迷中的苏沐秋,将他扔进车里。苏沐秋的衬衫是浅色系的,即使在色差极大接近黑白的视频中,仍能轻易看出他的上衣后领处晕开了大片血花。金发少年再度下车,他一手还拿着莫名其妙的板砖,从一名高大壮硕的成年男性手里接过不断挣扎的苏沐橙,同样扔进车内,他坐上车关上后门,男性则返回驾驶座,车子迅速驶离了。

  警方人员动作很快,马上开启程序辨识车牌号码,试图找出绑匪的身分,并依照车辆离去的方向切换着监视器纪录,旁边有另外一人在地图上描绘行进路线。这次搜索行动的组长看了一会,指尖在路线图上虚画,指出可能范围:“张先生,犯人很可能带着人质往城西的方向去,这个区域中很可能有他们的藏身地点。”

  他低声指示下属调出区域图,那是旧城区H市的灰色地带。

  一些黑户和身分复杂的人龙蛇混杂,住在狭窄紧密的违章农居房里,加上各式黑心作坊,暗中甚至有人口贩卖等违法勾当,组成十分混乱。

  如今在上城区、旧城区的区别越来越大的同时,这些城市中的灰暗区域,就像滴入水中的黑墨般不断扩张地盘,又难以根除,即使圈出了范围带警力上门,一时半会也无从找出目标藏在哪。无论绑匪带走苏沐秋的原因为何,那确实是最有可能的藏匿点。

  而且,有很大的机率,找到苏沐秋、苏沐橙之前,对方就藉着地利之便带着两人转移,顺利地逃离H市,难以追踪。

  在张新杰点头的同时,研究所方面调来的警备人力已经和支援的防暴武警配合上,数只小队踏着井然有序的步伐迅速离开。

 

  张新杰本想和人鱼的关系者谈话,却发现叶修不在原处,他扫视一圈,只看见两位年轻的男女从门外跑了进来。那两人似乎和叶修、苏沐秋认识,原先陪着前者一块在车里等结果,却不知为何此刻反倒从外头跑来,而且都是顾不上雨势湿了大半肩头的仓促模样。

  张新杰正欲询问,对方主动开口说明情况。

  “叶修一个人离开了…他跑的太快,忽然间不见踪影,我们没追上。”喻文州眉头紧皱。

  “他离开了?”

  “方向确定后,他冲了出去…”喻文州猜测,“可能是自己去找苏沐秋了。”

  “我明白了,会让他们留意。”张新杰当即转头嘱咐警方,目标人物多了一名15岁少年。

  走在张新杰旁边的年轻警察点头,见他们迈开步伐,准备乘车前往现场,唐柔几步追上,坚持要去帮忙找人,并承诺只要找到叶修,她就会返回等待结果,不会影响警方的安排。

  唐柔有些担心叶修,她还记得叶修看见现场那摊血迹时,有瞬间露出剧烈情绪波动。唐柔怕他没了理智,自己撞上犯人,反而闹出意外。毕竟是熟识的人,她不想仅是坐着干等。喻文州是和唐柔一起来的,于情于理,都不会看着一个姑娘只身涉险,他站在唐柔身旁,表明自己的态度。

  警察头痛地尝试说服两位待在这里,他们是去抓绑匪的,万一对方持有武器?万一有埋伏?各种突发状况,不一定能顾及他们的安全。

  “带上他们。”张新杰忽然说道。

  “啊?但是……好的,我马上安排。”

  警员有瞬间迟疑,仍遵照指示,安排两人随第一队出发。

  即使如此,半途中,那位警察仍忍不住私下劝阻道:“这不太好吧?这种事多少有危险性,一般市民不该参与,万一他们遭到牵连受伤,上头追究下来…”

  “我会承担责任。”张新杰推了下眼镜,“而且,带着他们,是出于避免人员损失的安全考量。”

  警察诧异:“什么意思?他们很厉害吗?”

  张新杰正欲解释,留意到研究员小陈跟了上来,他保持着以往恭顺配合的助手模样走在斜后方,于是张新杰不再开口,任由那位警察一脸迷惑。

 

  他的考量的确完全不同。

  与那位叶修的安危无关,而是他假设,在最糟的情况下,人鱼受刺激失控了,那么来再多的人都不够失控的雄性人鱼杀,有熟悉的人事物在场,或许能缓和事态。

  张新杰没有考虑找不到人鱼的可能性。

  只身闯进研究所的叶修不晓得,他的目光始终清楚证明着,他会不计代价找到苏沐秋,也必然会找到苏沐秋。既然他们不会分开,那么找到一个,就等于把另一个的行踪掌握手中。

 

  --这么一来,也就无所谓叶修和苏沐秋,究竟谁才是人鱼。

 

*

  

  那群犯人藏匿的地方弯弯绕绕,狭窄肮脏的房屋之间紧密相连,满是阴暗窄巷,仅容一人通过,像是城市中的巨大蚁穴,放把火估计能连绵烧上三天三夜。

  比起开车由外围绕进去,步行并不会慢上多少,叶修在确认划出的区块后,当即转身步入暴雨中。

  更重要的是,他没有耐性陪那群人类整队,清点装备才慢吞吞地出发。

 

  他能等,但他怕苏沐秋等不起。

 

  叶修闭了闭眼,将刺目鲜红的街道扔在脑后,把精力全数放在寻找苏沐秋、苏沐橙,以及压制亟欲恢复原状的鱼尾上。

  在这阵大雨中,湿润的空气让鳞片涨的像一把把小刀,凶猛地刺入腿肉,无时无刻干扰着叶修的行动。但他行走的模样仍安静而迅速,没有任何不稳,立场不明的研究所就在后头,他清楚自己万不能在此时掉链子。

  否则救驾不利,沐秋会生气啊。

  他无声地笑了笑。

  暴雨彷佛将城市内积压许久的脏污全数冲刷出来,污水渗入鞋里,末梢的细密鱼鳞接触不晓得参杂何种化学药剂的废水,越发酸痛起来,叶修视若无睹,控制着微微抽搐的双腿一步步向前,追寻空气中残留的气味。

  这场雨来的很不凑巧,又如此即时,雨水让他消耗大量精力锁住本能,同时对本就是水中种族的他大有助益。

  叶修在一处散发著刺鼻气味的窄房外,找到监视画面中把苏沐橙交给金发少年的男性。

  对方假模假样地伪装成游民,监视周遭风吹草动,奸诈的小眼睛打着转,叶修和他对上眼的瞬间,便直接走过去,踹飞了对方坐着的塑料椅,並朝难堪地摔了个狗吃屎的人挑高了眉。

  对方憋红了脸,爬起来后就要送他几拳,叶修闪过,开口放了几句垃圾话,接着他装作被屋里涌出的一群杂鱼制服,那群人架起毫不抵抗的叶修,骂咧咧地往黑暗更深处走。

  如他所料,他顺利地被直接带到应当是主犯的人面前。

  主谋是个彪形大汉,筋肉纠结,露出的手臂有令人反胃的刺青和伤疤,半边脸肌肉僵硬,留着落腮胡的脸上,有双惯于干些肮脏行当的眼。

  他身上的血迹,全是苏沐秋的气味。

  叶修拧碎了通讯器,被浇了一头热茶水,在突然断电导致的黑暗中,挂着半笑不笑的冰冷神情,钻进陷入短暂混乱的几人中。

  

  粗旷大汉不断听见惨叫声响起,手下接连倒地,勉强适应了黑暗后,他迅速确认情况,狭窄的屋子造成极大的行动障碍,他当即高声喝道:“大家出去,都退出去!”

  其中一人回喊:“老大,那小兔崽子--啊!”

  听手下话只说了一半便再无声息,粗旷大汉僵住,张口想喊人,心底便忽地起了不祥的预感。

  他直觉倒退半步,几乎在瞬息之间,一道银亮的尖锐光芒擦着脖颈皮肤划过,带起一小串血珠。

  这攻击来的毫无预警。

  大汉头皮发麻,心口浸入一阵深至骨髓的阴冷感,他不清楚刚才与他擦身而过的是什么。

  大汉犹在惊疑不定,却冷不防地被人点了下眉心,他满心惊骇的连连后退,狼狈地撞倒了桌椅,再度抬头时,少年已然好整以暇的站在他面前。

  “你--什么时候--”大汉捂住脖子上的细小伤口。

  “在你庆幸我失手的时候?”叶修看似破绽百出,他摸摸下巴:“确实有点手生啊,不过宰个人没有问题,你放心。”

  屋里没了光线,看谁都是模糊的轮廓,大汉随手抓起落在地上的物品朝叶修扔去,旋即驱使发颤的双腿踉跄后退,然而那双异于人类的金色眼睛,紧紧盯着他不放。

  这点黑暗对人鱼来说毫无影响。

  “这回侥幸活了下来,你猜还会有下次吗?”

  大汉悄悄摸到后腰上的枪枝,恢复了少许镇定,他突然大喝一声,无头苍蝇似地到处捉人的手下们有了方向,马上扑来将叶修团团包围制住。大汉心下窃喜,几步退出圈外,心道厉害又如何,只有一个人,而我们十几个啊,难道还能--他再度直觉性地跳开,后颈处一道冷风扫过,仓皇地回头,又见到那双金眸。

  接下来,短短数分钟内,这样被追着不放的情况重复了无数次,络腮胡都被连皮带肉削了一块下来,大汉才发觉,对方根本没有费心在这么多人里找他,而是循着他随手擦在衣摆上的那块干涸血迹,宛如一尾游弋在深海中的鲨,追逐着血腥味而来。

  他连忙撕开那块衣摆,再度大声下着指令,喉间却陡然一紧,被叶修轻描淡写地揪在手里,他的指间夹着边缘尖锐的金属破片,紧贴他的喉管。大汉吐出几个断气似的咯咯声,脑中空白数秒,才想到那只是刚才被捏碎的通讯器碎块。

  他挣扎起来,抬腿横扫而去,叶修却抓准了空隙,以极快的速度提膝猛力一踏,狠狠踩住了对方的小腿,在惨叫声中,那条断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肿胀发青。

  对方痛得出了满头的冷汗:“你他妈究竟……”

  “你连我是谁都不知道,就敢去抓人?”叶修说的不紧不慢,“虽然我家主有交代,要恐吓人最好喷血什么的,但那样后续麻烦太多,你大概也不想被我摘脑袋,咱们各退一步,你说是不是啊。”

  他不带情绪地笑了下,再度扣住大汉的脖子,把断了腿倒在地上的人类提溜起来,像掐一只小鸡崽那么轻松。

  一丝战栗感沿着大汉的脊柱攀爬而上,阴冷地擭住大脑,衣物早被冷汗浸湿,他绑来的少爷来头可能很大--什么样的背景,足以让他眼前披着人皮的‘某种东西’当保镳? 

  他们只顾着嘲笑那位小少爷独自跑到旧城区,跟偷偷出来玩似的毫无防备,却没想过那是不是根本不担心的表现…

  “想少受点罪,就老实交代他在哪里。”

  “他…”怕到了极致,大汉反而炸出一阵疯狂的笑声:“你家宝贝少爷流那么多血,只要我不告诉你地点,不用半个小时他也会死!你不是很紧张那小子的安危吗,尽管去焦急吧,哈哈---”

 

  叶修哦了一声,扼住对方的手指连丝毫松懈也没有,说你太小看他了,你以为那是个会认命地坐着等死的家伙。

  没有人看清他骤然冰冷下来的目光。

  大汉疯狂大笑着,笑声猖狂,叶修能明显感觉手里的人在发颤,完全隐藏不住恐惧。既然对方派不上用场,叶修不再浪费时间,利落地把他另外一条腿也拧断了,彻底剥夺对方的行动能力,顺手将因剧痛而哀嚎不止的大汉劈晕,直接和他那堆不堪用的手下扔做一团。

  屋外数百尺的窄道外,隐约有好几辆车停下的声音,即使雨声大到模糊了一切,仍能感觉下车的数十人步伐沉稳,训练有素。叶修猜想应该是研究所的那位小张带人来了,知道这群被他放倒的绑匪会有人收拾,便扔开手里暂时作为武器的金属片,离开这间屋子。

  叶修刚转身,一丝烧烫的热度忽地夹杂晕眩感窜过,在体内躁动地横冲直撞,他脚步一顿,拧起眉感受数秒,那股焦躁感并没有消失,像是低温火焰,持续焦灼着。

  他拉了拉领口,低头轻嗅身上的茶水,怀疑是这东西有问题,甚至谨慎地沾着尝了几口,然而除了草叶的香气之外,没有任何异常。何况,他进来时那个被他放倒的家伙分明正在喝这茶水,应该没有毒才对。叶修只当是屋里太闷,四下张望一番,便循着忽然清晰起来的苏沐秋的气味跑去。

  在叶修身后,玻璃窗映出他眼尾逐渐晕出的一点薄红。

 

  

28-(2)

  

  厚重的铁门再次被踹开时,苏沐秋正好拿着金属小叶片,割断不算粗实的绳子。

  他双手仍背在身后,正对着门,手里谨慎地抓着那段绳子作为可用道具,调整表情摆出命不久矣的惨淡模样,争取让绑匪放松警戒,最好一时轻忽走到他旁边,给他可趁之机。

  苏沐秋在铁门推开的短短几秒钟内,镇定地蓄着力,当他惨兮兮的抬头时,却惊讶地发现站在门边的叶修。

  “…叶修?!”

  叶修不晓得淋了多久的雨,湿透的薄T恤紧紧贴在肉上,透出一点粉色,他神情间某种不属于人类的气息,在目光牢牢盯紧望着他的苏沐秋时,陡然消散一空。

  笔直尖锐的姿态不见了,他像是一下子被人扒了筋骨,难以察觉地晃了晃,靠在门框上闭起了眼。

  “…沐橙呢,躲起来了?”

  听见他的声音,刚才被包子塞到沙发后方便保护的苏沐橙小心翼翼地抬头,惊喜地叫了声叶修。

  叶修应声,捂着眼急喘了几口气,才挪开手,扬起一如往常的懒散笑容:“沐橙,抱歉,我来晚了。”

  苏沐秋吐槽:“你当这是拍偶像剧还是来接她放学啊?”

  “嗯?苏大大你也在这啊!”叶修故作惊讶。

  “我就待在房间正中心你说没看到我,这合理吗?”苏沐秋说。

  叶修静了几秒,摊开手诚恳地说那久别重逢咱们来个爱的抱抱?

  苏沐秋翻翻白眼,正色道:“外面情况怎么样?”

  “还行吧…我收拾了几个家伙。”叶修揉了揉太阳穴。

  苏沐橙听模样狼狈的两人一如往常地互喷,彷佛有他们在,什么困难都能解决,紧绷的情绪霎时一松,她噗哧地笑出声来,扑上前抱住叶修。小姑娘没什么重量,抓住叶修裤脚的力道并不重,苏沐秋却明显看见腿被碰上时叶修颤了一下,脸色略微发白。

  叶修摸摸苏沐橙的脑袋,松开手里沾满血的发饰,和她说干得很好,帮了大忙,等下警察叔叔们就会过来把坏人带走,希望苏沐橙可以在门边等一会,看到警察就招手把人喊过来。

  小姑娘用力点头,站在门外认真地注意着周围。而叶修的目光,轻飘飘地在满身血的苏沐秋、地面上凌乱的血迹和包子身上来回刮过,后者则是一脸怎么死都不晓得的小白样。

  苏沐秋连忙撑着椅子起身:“等等,他叫包子,勉强…算是队友吧!”

  “你組野隊啊?和绑匪的同夥?”叶修挑眉。

  苏沐秋哼声,说他早就靠智取把敌方化为己方,“而且,他刚才保护了沐橙。”

  叶修扶着脑门,许久才回神似地嗯了一声,额上有层薄薄的虚汗。

  苏沐秋皱起眉,疑惑地观察着他。

 

  守在门边的苏沐橙突然高呼一声:“有人来了!”

  苏沐秋应声,几步走向门边朝外望去,惊讶地看见唐柔跑来。她撑着伞,但雨势太大,加上跑的太急,身上淋湿大半。

  “小唐?”

  “苏沐秋?!”原先正在找人的唐柔远远看见有个小姑娘站在这,本来想确认是不是有其他被绑匪带走的无辜人质,却意外找到了苏沐秋:“你…还好吗?还有,叶修他来找你了,你有看到他吗?”

  第一句话,唐柔问的有些迷惑,因为苏沐秋看上去十分凄惨,与其说他重伤濒死,不如说是死后爬回来的厉鬼,但神情和站姿还算有精神。

  苏沐秋点头,侧身让唐柔看见他身后的叶修,他除了整个人像是从水里捞出来的,身上有股隐约的青草味之外,并没有明显外伤。

  “我还好,虽然视觉效果有些壮烈。”苏沐秋按了按叶修的肩头,才揉着瘀青的手腕:“妳怎么来了?”

  “除了我,喻文州也来了。”唐柔简单交代前因后果,拿出手机给喻文州发短信,“另外,你一点也不像还好。”

  她提出带苏沐秋去集合地点包扎送医,正要帮忙扶着人,苏沐秋摆手,自己站稳了,强调血流的多了点而已。。

  他虽然挨揍,但多亏这身血实在太吓人,绑匪不敢下狠劲揍他,而且他自己技巧地避开了要命的地方,伤势其实不如外观严重。

  几人缓缓走出门外时,苏沐秋问:“犯人呢?全都抓到了?”

  “几名主犯抓到了…我们抵达时,绑匪不晓得为何大多重伤昏迷,身上有利器造成的伤口,不过都不致命。警方暂时没找到原因,推测或许和势力间的利益纠纷有关。”唐柔说道。她解释这夥人早就被警方暗中盯上,只是苦于对方狡猾地不断转移地点,并且擅于哄骗他人加入,在事迹败露时推人出来顶罪,一直没抓到主犯。趁这次大好机会,正调派人手追捕其他同夥,同时试着把昏迷的犯人弄醒,问出人质下落。

  可惜犯人晕的彻底,而这附近实在太乱,像座大型迷宫,问不出答案的警方正在把区域划分为ABCDE好几区准备地毯式搜索,唐柔没想到能这么快找到人。

  “分这么多区,警方出动了很多人?”苏沐秋惊讶。

  这时,听到主犯被抓的包子慢半拍地大叫一声:“我的任务失败了吗?”

  苏沐秋肯定地点头:“失败了。”

  “哦…”包子想了想,溜到苏沐橙旁边,说他要继续执行第二任务了。

  唐柔好奇地看他一眼,继续说道:“似乎是有人鱼研究所介入,警方才会派出这么多人手。我和喻文州中途才碰到叶修,这方面,他或许会比较清楚…”

  “研究所…?”苏沐秋一顿,转头看向叶修。


  后者慢吞吞地跟在最后方,不知何时已落下一大段距离。


  苏沐秋察觉叶修的行走姿势略显不协调,双颊泛红,神情略显恍惚,他极快地四下一扫,留意到现在大雨不止,心底顿时有了不太肯定的猜测,悄声说道:“…你没问题吧?外面有研究所啊。”

  “我…”

  叶修扶额,摸到满手的热汗。胸口闷烫,烦的想想干点什么发泄体内无头苍蝇般横冲直撞的精力,这不是什么好兆头。

  这附近排水做的极差,雨水都漫过了脚背,过多的水极大影响他的状态,晓得情况不好,叶修干脆停下脚步,对其他人说道:“…小唐,你们先带沐秋去看看,我等会赶上。”

  被唐柔牵着的苏沐橙担心地回头,问他怎么了。

  “我落了点东西在屋子里。”叶修随便扯了个似是而非的理由,和苏沐秋使了个眼色,转身便往回走。

  叶修这么说,唐柔仅是疑惑,没有多问,而本来跟在一旁的包子却直接跳了起来,一阵风似地卷了回去,在那屋子杂物里胡乱翻找,才心满意足地返回。

  他手里拿着那块沾着血迹的板砖。

  “还是这个顺手啊!”包子满意地掂了掂,说等下要跟条子干架对吗,他一定紧跟着老大的妹妹,绝不让她擦破半块油皮。

  “我哪时候成了你老大…不是,我们没有要跟警察打架!”一看到那板砖,苏沐秋就脑门一晕,头痛地扶额。看见苏沐秋的动作,包子直问是不是淋雨让新老大头晕了,殷勤地跑过来后,左看右看唯一一把伞在两个姑娘手上,他当即抬起手,直接抓着那块板砖放苏沐秋头上试图替他遮雨。

  可惜板砖上都是雨水,包子不慎滑了下手,板砖嗖地从苏沐秋上方十几公分的位置砸了下来,不太痛,但被嗑了这一下,后脑勺勉强止血的伤口再度破开,苏沐秋痛呼一声,包子急急抓住苏沐秋的手臂:“老大!你没事吧!”

 

  两人后方,叶修蓦地瞳孔紧缩,呼吸一滞,僵硬地钉在当场。

  脑海里有不知来源的巨大嗡鸣声回荡,那股突然暴涨的焦躁感,得意洋洋地挟着被压制太久的本能碾碎最后一点自制时,叶修绝望地想:完了。

  …苏沐秋一定会罚他吃一个月鱼饲料的。

  意识短暂消散前的最后一眼,他怔怔地望向苏沐秋,一丝微妙的情绪滑过心底,叹息着,放心地松开了理智。

 

  “没事…”苏沐秋无语地擦去脖子上的血液,把板砖塞回包子手里,让他赶紧找地方扔掉。

  忽然间,他若有所觉地回头。

  叶修杵在那儿,肩膀上有块苏沐秋方才拍肩时蹭下的血迹,整个人微不可察地颤抖着,额际有豆大的汗珠滑下,拧紧了眉,低声粗喘着气,一贯偏白的肤色不自然地胀红。

  “叶修?”他喊了一声。

  “…嗯?”隔着厚重的雨幕,叶修迟了一会才抬头,望着苏沐秋的那双眼,金色的眼瞳已浓的像琥珀般的色泽,瞳孔直竖成线--怎么看,都不像人类。

  苏沐秋爆出一身冷汗。

  他几步冲上前,以说不出是抱还是撞的力道,用力揽往微微抬起手的叶修,隔着薄透的布料,冷汗涔涔地在他腰间摸到一手鳞片般的平滑触感。苏沐秋大爆手速捂住那双转向包子的金眸,大声喊道:“包子,快退开!”

  “什么什么?老大,雨太大我没听清啊!”包子直挺挺地站在那,挥舞着板砖回喊,那热情的,看的苏沐秋一阵牙疼。

  “叶修…你冷静!”

  叶修比了个没问题的手势:“等会就冷静。”

  就在苏沐秋无语的瞬间,叶修灵巧地挣脱了他,毫不犹豫地朝包子走去。

  厚重的雨幕里,包子没听见苏沐秋喊了啥,也看不清叶修的眼睛是什么颜色,倒是明显从他的行动里,本能地感受到威胁。他大喊一声我知道了交给我,旋即高举板砖冲了上去。

  包子才靠近一步,叶修的视线便扫了过来,他神情平和,目光却如同一把尖刀,苏沐秋立刻跑上前拽住包子。

  但包子冲的太急,而叶修出手太快,眨眼间,他的指尖已然扫进包子身周不过几公分的距离,根本没准备留手,瞬息之间,苏沐秋猛地使劲一把将包子推开,自己迎上攻击,叶修微微停顿,指尖错开苏沐秋,转了个方向,又往摔在一旁的包子袭去。

  叶修转向和下一击之间的衔接流畅而迅速,完全不假思索,几乎只留下一道残影,根本不是人类能够应付--

  被叶修逮到,包子就玩完了啊!

  情急之下,趁对他毫无防备的叶修背向他的刹那间,苏沐秋没有征兆地伸腿一绊,叶修脚步一乱,登时连带阴了他一把的苏沐秋重重摔进满地泥水中,苏沐秋顺势一收手臂,将叶修制在怀里,再次摀住他的眼睛。

  人类捕捉猛兽,大多从视觉下手,突然陷入黑暗会让动物本能的防备而停下动作,失去视觉的叶修同样僵住了,他反射性扣住苏沐秋的手腕,但没有其他动作。

  苏沐秋习惯人鱼微凉的体温,这时被叶修身上滚烫的高温吓了一跳,而对方一些细微的动作,让他清楚意识到,叶修或许要克制不住恢复鱼尾了。

  他当即下了决定,紧紧按住叶修,直往干燥的房里退,并远远地对谨慎护着苏沐橙的唐柔大喊:“我制住他,你们把门关上!在我出来前绝对不许开门,听见了吗!”

  唐柔见情况有异,不多废话,当机立断点头,摔得七晕八素的包子一咕噜从地上爬起来,同样跟上帮忙。

  那扇铁门太重了,他们三人必须合力,才能在最短的时间内拉上--苏沐秋有伤在身,谁都看得出来,他制止不了太久。

  人鱼和人类的基础体能根本不在一条线上,即使叶修还记得克制,压制他仍略嫌费力,还得留心避免他的金眸曝光,不一会苏沐秋就忙出满身汗,所幸叶修还算安分。

  然而,帮忙关门的包子一靠近,叶修便再度激烈反抗起来,但叶修看不见,估计是靠嗅觉锁定目标,不过包子身上又是雨又是泥的,他为何有办法马上认出包子--

  脑中灵光一闪,苏沐秋想通叶修并非对包子开启无差别仇杀,而是单纯对包子身上的血迹有反应。

  

  那都是他不小心沾上的,苏沐秋的血。


  叶修找到他们时,的确说过那个染血的发饰帮了大忙,在大雨中,海洋生物的嗅觉格外灵敏…叶修是追着他的味道行动吗?

 

  心念急转之间,苏沐秋只来的及唾弃自己一句‘这主意真是傻逼的要命’,便用力深吸口气,猛然扳过叶修的脑袋,直直吻了上去。

  他吻下的力道太重,两人双唇相触时磕破了唇,漫出细微的血气。苏沐秋不管嘴角伤口那点麻痒的疼,迳直伸舌探入浑身僵硬的叶修唇缝间,扫荡着他口中每个角落,不知为何,竟有一丝微妙的熟悉,彷佛他早已做过数十次。

 

  轻微的吱呀声后,铁门最后一道缝终于阖上。


版本一

※前文说了,沐秋挨揍,以及被揍了哪,都是剧情需要…的版本一

 
>>  化为泡沫 / 版本一长微博(图) <<



版本二

  

  铁门一关上,苏沐秋立刻杀气腾腾地回头,揪起不晓得哪根筋不对的某条鱼,狠狠在他的腹部猛揍一拳。

  那是鱼尾与腰腹的过渡地带,虽然布满细腻的小鳞片,却是人鱼全身上下的鱼鳞最弱的地方,他这一拳下去,毫无防备的叶修当场捂着腹部弯下腰,冷汗涔涔,金眸闪烁,半晌说不出话。

  苏沐秋眯起眼:“来,告诉我,你现在是要现出原形吗?”

  “什么现出原形…我是妖怪吗?”叶修悄悄吐槽,嘶声抽着气。

  “你是一条人鱼,而外面有研究所的人。”苏沐秋弯下腰,猛地压住叶修的大腿,后者一个机灵,亟欲恢复的鳞片剧烈刺痛起来,“你要是失控,我们就都完蛋了。克制的住吗?”

  叶修挣扎着,想去拽开苏沐秋的手臂,但他清楚自己状态不佳,很可能控制不住指爪,要是弄伤苏沐秋,别说他已经是残血状态禁不起被抓几下,事后估计不是睡几个月的地板或吃便宜鱼饲料就能解决。

  更何况,苏沐秋说的是对的。

  研究所就是他引来的,他如何不知道外头有人类虎视眈眈。

 

  血液,暴雨,古怪的茶水,苏沐秋生死不明。

  这都是叶修压制不住本能的原因。

  他费了极大的精力忍着不要失控,能够从研究所一路等到苏沐秋关好门,已经远远比曾经那条紫尾人鱼强太多了,但这种事没有高下之分,忍了三分钟、三天还是三年,只要被人类逮到,一样都是任务失败。


  在这里失控,对他,对苏沐秋,甚至苏沐橙、小唐、喻文州、包子…都相当不妙。

  既然苏沐秋能藏着一条人鱼这么久,是不是还有其他人鱼,也被人类藏了起来?和两人较为熟识的这些人,有没有可能都是共犯?

  只要研究所起了这种猜测,他们所有人都逃脱不了。


  叶修大口喘息着,吃力地将濒临失控边缘的本能压制回去,苏沐秋安静地陪在一旁,紧握着他的手,清楚地告诉叶修,无论如何,他不会留下他独自离开。


  

*

 

  厚重的铁门外,喻文州看表,放下手里的牌:“已经这么久了,里面真的没事吗?听你们说,苏沐秋伤的很重…应该送他去紧急处理。”

  “你要敲门吗?”唐柔问道,苏沐橙和包子同样放下牌,望着他看。

  面对两双天真单纯的眼睛和同僚意有所指的问话,喻文州笑了一下,再度拿起牌,从唐柔手里抽出一张,镇定地将手中凑成对的黑桃A与红心A扔到牌堆中。

 

 

=

 

这章本来的关键字使用法大纲如下:

ver.1

(研究所找到人,担心曝光)

 

苏沐秋急得满头是汗:“你就没有一点绝招什么的吗?化为泡沫从地下水道流走?”

叶修无语:“我要是会这种技能就直接从你家排水孔回海里了…”

 

 

全文至此补充说明:

 

人鱼的生殖构造,基本参考海豚。

公海豚有两道缝,一道urogenital opening,更后方还有一道是肛门,我苦思许久,决定在文中使用生殖腔口这个说法比较香艳,但是跟ABO文不一样,urogenital opening只是公海豚收纳性器的类似囊的地方,完全没有怀孕生崽的功用。

一般来说,那是整个鱼生都不会被进入的地方,公海豚搅基也不会有进入urogenitalopening这种事发生,至于能不能进去…反正本文设定是可以的。

PS. 鲸豚类是有足够智慧,会因感情或追求快感而ML的生物,不会只出于繁衍目的,纪录上时常有海豚搞同性恋,具体可参考各百科的海豚条目。

 

另外,海豚的那啥时间很短,一般1分钟就会射(看着叶神,我哈哈哈)

 

人鱼的情感描写也参考海豚的方面。(《22.第一句人类语言的"我爱你"》)

目前似乎罕有听闻鸡猪牛羊对人类感性趣,但海豚确实是有这种纪录的,无论公海豚对女训练员或母海豚对男性人类都有。至于有没有真的那啥,考虑到雄海豚的尺寸和力道,我保留意见。和海豚培养好感,就很有机会滚一发(我在说什么)

不过叶神的尺寸完全没有按照海豚的比例来算就是了

 

这方面翻了一些资料,主要参考这个:

Sex with Dolphins - "How To", anda Personal Viewpoint... by Dragon-wolfe Dolphinn September, 1996

 

不晓得有没有人好奇,关于《8.人鱼的歌声》参考的是座头鲸。

雄性座头鲸会唱歌来求偶(可以搜索‘鲸歌’这个关键词),偶尔歌声也会用做觅食或沟通。不过座头鲸是须鲸科,但我文中说明时用了类似齿鲸亚目(ex海豚)的风格,相当混搭。

 

怕大家夜长梦多,猜绑匪没事喝春药,所以先把下一章会写到的东西注解在这里,他喝的是榄仁树叶(山枇杷树)泡的茶。这个不太常拿来泡茶,泡了也不能多喝,不过有清肝去火这类的效用。

大多时候路边的树上(…)或鱼店能买到这种东西,放在鱼缸里可以改善/稳定水质,然后…在某些鱼类养殖上,是当做催情剂使用,使鱼只容易兴奋发情,促进繁衍生小鱼崽崽…!(ex斗鱼养殖)

※斗鱼是迷腮鱼的一种。也很有趣。

引自某度百科:

迷腮鱼(Anabantoids)主要指攀鲈亚目下的一些观赏鱼类,主要特点是在腮部有一个迷宫器官,可以直接呼吸空气,离水以后,只要身体不干燥,就不会死亡。

为了勉强合理一点,借用了榄仁叶的设定。

 

 

其实叶神贵为人鱼怎么能跟鱼店的观赏鱼比较呢,而且叶神也没喝到茶啊顶多舔了两口,但是某天随便说不开车吗,我想了想,对啊不开车可以吗简直耍流氓,并拿出了【如何养成一个健康快乐的画手(初级).pdf】(这什么鬼

 

至于其他的考据…例如06提到的休渔期,我想大家应该对各地休渔时间没兴趣,就不补充,其他没补充的同理。

 


以上这些注解,我只是半桶水,不要太认真,如果有误还请协助纠错,OTL

 

 

→  29 

评论(92)

热度(4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