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lof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 打赏需谨慎! 】】】
请量力而为!请考虑清楚!打赏并非必须。

【伞修】海中月29:n年后的追寻 (人鱼) 正文完

*三十题接龙  题目: 人鱼三十题 by 临界星

@随便   

本章前提基本按照版本一,但不影响

神一般的结尾注意,比较仓促…之后maybe改

 

←  28:化为泡沫

 

29. n年后的追寻

 

 

  被苏沐秋轰到外头避难的三人先是听房内碰撞声不断,伴随着苏沐秋叫叶修清醒点的声音,似乎打得十分激烈,联系苏沐秋重伤濒死的惨样和叶修展现出来的攻击力,不禁令人担心起苏沐秋壮烈牺牲的可能,犹豫需不需要破门而入抢救一下。

  但苏沐橙信誓旦旦地坚持叶修不会伤害苏沐秋,几人也就遵从苏沐秋‘不许开门’的要求,耐心守在门外。

  片刻后,屋子里彻底静了下来,大概打斗告个段落了,然而几人小心地敲了敲门,里头却没有任何回应,包子伸手去推,发现铁门由内锁死了,三人面面相觑。

  “苏沐秋和叶修…”唐柔问。

  “哥哥他们没问题的。”苏沐橙对那两人抱持莫名其妙的信心。

  唐柔点头,看向另外一名少年:“对了,你是?”

  “我是包子!美女妳什么星座?”身上挂伤的包子朝气十足地说,又对苏沐橙问了一样的话:“小美女妳又是什么星座啊?”

  包子问这道题的时间场景都太奇怪了,唐柔迷惑,问道:“你是他们认识的人吗?来找他们,还是同样被绑来了?”

  “喔,我是把苏老大绑来的人。”包子答。

  “哦…?”唐柔似懂非懂地点头,看落汤鸡似的包子,问他要不要先去集合地点拿块毛巾换套衣服。

  包子坚定拒绝:“苏老大交代我保护好苏妹妹。”

  听见包子又一句意味不明的回答,唐柔干脆望向苏沐橙,以目光询问对方是否可信。

  小姑娘对包子的感觉有些复杂,但她十分明白,协助绑匪绑走他们兄妹的人即使不是包子,也会有别的人被骗来,况且正因为这个人是包子,事态才没有变的更加严重。

  于是苏沐橙点头,说他现在是来帮忙的人。

  三人交谈几句就没话了,都打算守在这等里头的人出来,包子掏了掏口袋翻出一副扑克,他本来是替赌场看场子,凑巧带了一副在身上。既然不晓得需要等多久,几人便相当心宽地打起牌来。

 

  收到短信的喻文州顺着唐柔的提示找过来时,看到的就是三人和乐融融地坐在屋檐下打牌的画面。

  出于安全起见,他是告知警方顺利找到人质后,协同几名武警一起来的,以防绑匪在附近有埋伏。除了警察,还有几名心急如焚的研究员同样坐不住跟了过来,为了避免这群身价昂贵的学术宅出意外,研究所方面拨了人手保护,结果此时呼啦啦地来了一大串人,全都愣愣地看着少年少女们打牌,只有包子哎呦一声,问他们是不是来搓麻的,算一算可以开好几桌,但他忘了带麻将来。

  警方一脸黑线:“我们没有要打麻将…里面没事吗?方便让个路,我们把门撞开?”

 

  唐柔摇头:“不能把门撞开。”

  “为什么?”喻文州诧异地问。

  包子抢先一步回答:“这是苏老大交代的啊!他和另一个家伙进里面了,在老大出来之前,谁都不许进去。”

  “对了,另一个家伙他是谁,什么星座?”包子又问道。

  见研究员怀疑这帮小朋友耍着他们玩,不耐烦地想差人直接破门,喻文州当即上前代为沟通。

  他思索了一下,决定先按照对方的思路询问:“另一位是黑发黑眼,15岁左右的少年吗?他叫叶修,是和苏沐秋住在一起的人。为什么要问他的星座?”

  包子表情正经,拿着把扑克牌,却整出要算塔罗的专业架式,“哦哦,因为他们是亲著嘴滚进去的,我要先替老大算一下他们星座和不和。”

  “嗯?哦……”喻文州停顿,想起苏沐橙曾打来的请假电话,若有所思地应了一声,随即和后头研究所的人交涉起来。做为苏沐秋的同事,以及学业主攻人鱼方面,多少和研究所打过交道的人,他很自觉地担任双方沟通的桥梁。

  在他的说明与包子寸步不让的态度下,研究员们联系张新杰,收到他不断强调的“禁止激怒人鱼”指示,只得不情愿地放弃暴力破门的方案,忿忿地返回集合地点休息去了。

  而喻文州为了预防事态有变则干脆留下,苏沐橙和唐柔给他挪出了位置,在包子热情的“你小子不错啊!你是苏老大的小弟吗?”一句夸赞后,哭笑不得地被扯着加入牌局。

  

  

  

  好几轮牌局之后,房门终于喀嚓一声打开了,走出来的两名少年神色古怪,一点也不像打过架后互看不爽,或是喻文州心里暗自揣测的那样,反倒有些像大白天撞了鬼,难以置信。

  苏沐秋一开门,苏沐橙立刻扔下牌抱住两位家人,而喻文州到屋子里巡了一圈,嗅到一股青草般的茶香气,混杂着血液的铁锈味,没有别的不和谐的味道。

  两人正在低声交谈,喻文州敏锐地捕捉到“腹部”、“那啥”和“到底在哪…”这些字样,却不懂他们在凝重什么。

  他们出来时,研究所带来的人马早已与H市警方合作,将那群打着反对派名义犯下多起绑架勒赎案件的团夥缉捕到案。警方正忙碌于整理现场,确认没有落网之鱼,而研究所的人留下,纯粹是在等候人鱼。

  喻文州、唐柔向苏沐秋简单说明了情况,他了解事情发展后,第一句问的话是:“他们洒在叶修身上的是什么东西,警方验过了吗?”

  见两人迷惑,叶修补充:“扔绑匪的那间屋子里,水壶里的茶…有没有异常?”

  喻文州了然:“验过了,只是普通茶水。”

  “这是详细检验过的结果,还是初步判断?”苏沐秋追问。

  “研究所这边碰巧携带能够检验成分的设备,的确是普通茶水,榄仁叶泡的,少量饮用有养肝防癌的功效。”喻文州扫了眼苏沐秋颈侧几道被挠出来的红痕,以及他身旁神情蔫蔫的叶修:“不过榄仁叶通常使用在让鱼只亢奋,进而达到催情目的。”

  两人无语望天。

  这种东西,平时叶修就是一口气喝上两升都不一定有效,人鱼的体质很强,连审核关卡的药剂效果都打折扣,更别提茶水,这次纯粹是多重因素,最终导致了这个局面。

 

  苏沐秋和叶修出来的消息迅速被汇报上去,苏家三口还没来的及抱在一起哭一场,两人连带着包子就被医疗人员给押走了,直接扔进来支援的小型医疗车上检查。

  包子身上有少许瘀伤,是叶修产生失控征兆时,苏沐秋为了避免包子被剁成肉馅,将他撞出去时碰伤的。而叶修手臂上有几道新鲜血痕,这倒是他被苏沐秋摁着这样那样时自己不小心抓伤的,依当时情况,他可不敢去抓苏沐秋,万一没控制好,挠两下苏沐秋就穿孔了。

  至于苏沐秋……总而言之,他看起来格外凄惨就是了。

  医疗人员个个板着脸,戴起口罩与一次性手套,拿棉球沾药水啪地一声往叶修和包子身上糊,痛的俩人嗷嗷直叫,那动作好像他俩是在后巷约架把自己打残了还得浪费医疗资源的中二少年,半点也不怜香惜玉。

  叶修啜着泪看往苏沐秋的方向,他倒好,毛毯热巧克力一样不缺,舒服地坐在床板上,几名医疗人员检查动作轻柔无比,还有研究员殷勤地嘘寒问暖。

  苏沐秋虽然被照料得挺好,但他只感受到了惊吓与疑惑,原因不明的好意最难以消受,这几位绕着他转的都是汉子,估计不是颜好福利,那为何他一个平民被如此重视?难道是因为他看起来伤最重吗?

  苏沐秋疑惑间,几位年迈的研究员猛地凑近了他,其中一人推了推圆框小眼镜,双眼放光,拿着一份资料表唰唰地写着字,嘴里嘀咕:“依现场迹象…估算失血量…还有伤口…这不可能啊!”

  另外几人七嘴八舌:“他的伤口愈合好快!你来看,他头颅后方这一道裂口,还留有新愈合的迹象,这道伤的…”

  “愈合速度难以置信,比我用系统模拟计算的还要快上几倍…”

  “他的血液是红色的!像人类一样!!”有人脱线地冲着他大吼大叫一些显而易见的事实。

  “这意思是我不是人啊??”苏沐秋嘀咕。

  这句恰巧被众研究员听到,他们刹时集体禁声不语,你看我我看你,目光写满:‘你是个人吗?’

  苏沐秋有点抽搐,也许火大,但八成以上是满心纳闷不已。伤口愈合有异常,是因为刚才他和叶修两人关在屋子里时,叶修舔了他几下作为紧急处置,假如是需要缝针的大伤口,当然不可能这样就治好,只能加速一下愈合,谈不上逆天。不过这群研究员兴奋的像是发现了新大陆,实在夸张至极。

  留意到苏沐秋郁闷神情,叶修轻咳一声。

  “那个沐秋啊,还记得你刚才问我干了啥吗。”

  “记得。”苏沐秋反应极快,“所以你做了什么?”

  “我什么也没做,只是上研究所讨人。”

  “…你上研究所讨谁?”

  “还能讨谁,不就是讨你跟沐橙吗?”

  苏沐秋沉默几秒,低声问道:“…然后呢,你曝光了?但是…”

  但是这群人,却是围着他转。苏沐秋突然起了不好的预感。

  

  叶修无辜回望:“苏大大,不是我曝光了。”

  “是你曝光了。”

  

  “什么意思…”苏沐秋一怔,就在这时,医疗车的车厢门被拉开,张新杰踏了上来。

  他仍是一身严谨平整的白大挂,鼻梁上架着镜片,那位之前和他以阴阳怪气的口吻对话的小陈跟在后头。两人登上医疗车彷佛某种信号,医疗人员迅速地完成上药包扎,提着几个简易医疗箱离开,并将坐在旁边貌似保养板砖的包子一块拎走。几名老研究员抱紧方才写下的纪录一溜烟跟着走了,神情激动的像是要找地方讨论三天三夜,临走前,还有人趁乱从苏沐秋头上扯了根头发,嘀咕什么这是珍贵的研究物件。

  眨眼间,闲杂人等如潮水般退得一干二净,仅剩他们四人。

  医疗车虽然比救护车宽敞许多,足够媲美小型巴士,但装设医疗设备后,里头也只剩两张简陋病床的空间。

  刚才叶修和包子坐在一张病床上,苏沐秋则一人独享,此时前者慢腾腾地爬下床来,挪到苏沐秋身旁,像是替张新杰和小陈留出位置,然而两人坐下后,床板间窄小的过道如同楚河汉界,划出泾渭分明的界线。

  

  “嗨,小张啊,”叶修笑眯眯地率先出声,“不好意思麻烦你帮忙了啊,总算找到我家的失踪人口了。”

  “不客气。”张新杰答。

  “虽然你们来的够晚的,我还是只能靠自己找到人。”叶修叹。

  张新杰不语。

  小陈率先沉不住气:“叶先生,请您有话直说,不要绕圈子。在研究所时,我们已经清楚表明态度,希望您让人鱼配合,协助我们完成一些研究,任何报酬都能提出商量…”

  “人鱼?任何报酬?”

  “我记得我拒绝了。”

  苏沐秋和叶修异口同声,两人刷地转头瞪向对方,几次旁人难以猜透的目光来回后,苏沐秋似乎读懂了事态,他剜了眼叶修,把热巧克力塞到他手里,“你说…研究?对人鱼?”

  小陈惊讶于苏沐秋主动搭话,他很快挂上微笑:“是的,只是一些没有危害性的小实验,也不会有太多疼痛感或后遗症,苏先生不必担心安危问题…”

  “你们还有什么没研究够的?”苏沐秋像模像样地冷笑一声,叶修安份地喝饮料。

  “科学,当然是…永无止境的。不过,只差几步,我的…”小陈一顿,眼里隐约透出似曾相识的狂热,“…我们人类的研究,就能够阶段性完成,那时,我就可以…”

  他没有说完,转为洋洋洒洒地谈起研究目的,内容,方式,甚至预计取得的结果一二三四,苏沐秋听得还算认真,叶修则又低头研究起腹部,左揉右捏的彷佛那块肚皮上能打开个窗口。

  然而十几分钟过去,对方仍意犹未尽地继续着这场独角戏,苏沐秋终于打断他:“谢谢你的说明,我们拒绝。”

  小陈掩藏不住得意的表情僵住:“…什么?为什么?!”

  “我想想,因为你把人鱼当傻子,以为糊弄几句就能让鱼心甘情愿为人类的事献身?”苏沐秋摸摸下巴,“还是因为你刻意用了一堆普通人不理解的词,像个职业骗子?叶修,你觉得哪一条比较失败。”

  叶修唔了一声:“我觉得,他从起手式就大错特错,对付你应该头一句就报价码。”

  苏沐秋:“我怎么可能…”

  叶修:“例如,苏先生啊这几个亿的欧元都给你了,你愿意合作吗。” 

  苏沐秋明显动摇。

  小陈眉头一抖,似要发怒,但又隐忍下来,他望向叶修,以好声好气到近乎做小伏低的口吻劝戒:“叶先生,研究所绝对没有把人鱼当傻子的意思,怎么会有这种误解呢?如果是名词听不懂,我稍后可以用更为浅显的方式说明…”

  “哦哦。”

  “我们并不想对您友善的朋友动用武力,要是期间误伤了任何人,像是子弹不长眼扫到您,那就得不偿失了,是不是?”

  “嗯嗯。”

  “假如有任何造成您和您的人鱼朋友不快的地方,或是任何疑惑,欢迎当场提出啊,我和张组长都会仔细解答…”

  “哦?正好,我问问你,”叶修晃了晃空杯子:“这里还有热巧克力吗?”

 

  “…………”对方咬牙回答:“…请不要开玩笑。”

  “要说正事啊,也可以。”叶修放下杯子:“你好端端的没事和我们废话这么多,是想争取时间?他们给沐秋做治疗的时候,把沾血的棉球收起来带走了,是要去哪里啊?”

  苏沐秋:“拿去做血液检测了吧?”

  “………”小陈瞪大了眼,哑口无言。

  “看来猜对了。”苏沐秋叹气。

  叶修望向保持安静,甚至旁观的张新杰,后者的目光带有审视,却是对着咬紧牙的小陈。

  “小张,这是你的主意吗?”叶修问。

  张新杰回头:“不是。”

  “他刚才说假如不妥协,不排除动用武力的别脚暗示呢?”

  “不是。”

  叶修笑了起来,“拆台拆的很干脆啊!你们关系其实不好对吧。”

  张新杰没有反驳。

  他旁边的小陈脸色变了几遍,最后定格在显而易见的嫉妒与恨。

  “可惜,再怎么验都没有用。”叶修平淡地说,“因为他就是个人类,你验不出人类以外的可能性。”

  张新杰微微抬头,探究地看向俩人。苏沐秋同样看着叶修,但张新杰无法从他的眼神中看出什么,苏沐秋就只是很普通的望着叶修而已。

  叶修摇头,啧啧出声:“难道这么明显的事你们也看不出来吗?”

  “没看出什么事?”张新杰问。

  “那当然是…”

  叶修吊人胃口似的刻意停顿,苏沐秋却忽然伸手揽住他的肩,顺势半靠在叶修怀里:“当然是我已经为了他,自愿从人鱼变成人类了啊。”

  他比叶修还高一些,加上人手长脚长的,猫着腰缩脑袋倒进叶修怀里的画面,其实略嫌不忍卒睹,苏沐秋还得在叶修后腰掐一把,暗示对方悄悄撑住他,以免当场滑下来变膝枕。

  被掐了这一下,叶修才意识到原来他腰挺酸的。

  小陈不可置信地大吼出声:“这不可能!!”

  苏沐秋挑起眉,直接搬了包子的话反问:“人类都能移植人鱼细胞生孩子了,为什么不可能?”

  面对挤成一团的两名少年,张新杰的神情有瞬间质疑,但他扫了眼面色如土的小陈,反而镇定地附和道:“确实,对于人鱼,我们还有太多不了解。”

  

  因为苏沐秋之前被绑架,他没能听到研究所方面证据确凿地宣称苏沐秋是人鱼的理由,叶修虽然觉得很没道理,但扛不住研究所的大多数人深信不疑啊,既然苏沐秋开了这个头,他干脆顺势接下去。

  叶修正色:“小张,你们早上给我说了沐秋是人鱼的原因一二三嘛,我现在告诉你,没错,他的确是人鱼。”

  苏沐秋感慨:“当条鱼…当人鱼的日子蛮快乐的。”

  叶修严肃地看着张新杰:“你们这台车,防窃听还行吧?”

  对方摆出即将揭露真相的姿态,张新杰说了句稍等,两位心态截然不同的研究员在车内四处确认一番,又通过无线电交代外头的人员暂时远离车辆一段距离,不许任何人接近,才又重新坐下,向叶修示意可以放心。

  “接下来的事,我们希望不要有其他人知道。”叶修的神色还是那般从容,语气微微加重。

  小陈急切地点头。

  “我确实是人鱼…”苏沐秋缓缓叹了口气,“不过,那是曾经的事了。我早就是个彻头彻尾的人类了。”

  “你们的推测中有个错误的地方,他并不是最近才上岸的,”叶修帮腔,开始胡扯起来,“他是那个…先天人鱼,他父母有一方是人鱼,另一方是人类,最开始沐秋自己也不知道这件事,是后来才觉醒的。他和沐橙确实是亲兄妹,但沐橙只是普通人类。”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再次编起故事。他们面对的是研究员,对方理应三两下被戳破谎言,但正如张新杰所说,人类对于人鱼仍有太多未知,加上小陈处于又惊又怒的状态,理智大打折扣,而张新杰并未发表意见,于是一些被揪出不对劲的地方,都让两人搪塞过去。

 

  听到苏沐秋感伤地描述“就这样,我自愿失去尾鳍,永久成为人类…”时,研究员小陈终于忍不住,愤而起身,大喊一句我不信便转身离开医疗车──看他的表情,他其实是信了七八成。

  在他推开车厢门时,张新杰突然出声:“陈研究员,关于你长期以来某些私自越权表现,私人帐户资金不正常的流向,以及部分触及机密规定的行动,上层已经通知,将于明日上午十点整,宣布你的惩处。”

  这句话,宛如打响了丧钟。由世界各国政府公开执行的人鱼计划,人鱼研究所的上层还能是谁?上层对各处研究所不触及底线的违规,大多睁只眼闭只眼,而针对少数重大违规的调查,短则十天半个月,长则数年,都需要时间,这段时间内,很多人都能收拾好残留的痕迹,让上头查不到什么。

  但小陈惊觉,他完全不晓得自己何时被盯上,又被暗中调查多久,然而若是张新杰这么说了,那就绝不是唬人,代表这事到了尘埃落定、无可改变的地步。他脸色惨白,魂不守舍,离开医疗车时,还险些踏了空。

  啪地一声,守在外头的警卫拽住小陈,朝张新杰微微点头,便再次关紧车门。

  

 

  医疗车内,剩下三个人。

  气氛蓦地紧绷起来。

  

  叶修将喝空的纸杯捏成小团,随手一抛,闷闷的叩咚声后,准确落进不远处的垃圾桶。

  “小张,你不是普通的研究员吧。”叶修问道。

  这件事在H市研究所算不上秘密,张新杰没有犹豫便答道:“我是几年前从Q市的军方内部研究所调来的。”

  苏沐秋和叶修诧异地互看一眼。

  既然是军方的人,那就有军阶了,而且内部研究所,地位听起来就不低。至少研究所方面要求H市的警察单位合作时,后者几乎是立刻派人来了--普通情况下,军警双方是互相不干涉的两个体系,但这位小张似乎没费什么力就让他们派人来支援。若由这点来判断,张新杰的位置或许远比他们能猜想的还要高。

  苏沐秋暗自戒备,他不认为张新杰是个好对付的人。

  张新杰望着两人,直接说道:“你们两位之中,一定有一个,就是我们在找的人鱼。”

  “不是说过,已经变成人类了?”

  张新杰的语气如此言之确切:“世界上没有魔药存在,也没有能够彻底转换自身物种的生物。”

  “你们中的一位,必然仍是人鱼。”

  

  变换形态,和物种转换,是完全不同的事。

  跨物种之间的转换,就像鸭跟鹅,外表再相似,内里仍有巨大差异,单从叫声、食性来看就有差异了──而这还都是鸟类。

  人类和猩猩的DNA有95%以上相似,和香蕉有50~60%相似,但和人鱼,却不足四成。若纯粹以此说事,一根香蕉彻底转变成人类的可能性,比人鱼还高。

  这是完全违背科学逻辑的事,在亲眼证实之前,他不可能全盘相信。

  

  “这句话你们都说了几十遍了,烦不烦啊?”叶修笑,神情隐隐带着冰冷的嘲讽。

  他下意识想挡在苏沐秋前方,却被苏沐秋反手推到身后,后者迎上张新杰的视线,挑了挑眉:“那么,你们想怎么做?又要淋我们一身高浓度海水,还是打算各捅我们一刀,看咱俩谁会被激怒露出尾巴?”

  “我以我个人的立场,再次诚挚地提出合作邀请。”张新杰说。

  “对谁,人鱼吗?”

  没想到张新杰还是摇头了。

  “对苏沐秋、叶修,你们两位。”他的眼神和语气相当平静:“这份计划并不需要甄别你们谁才是人鱼,只要保证两人都参与,你们可以隐瞒身分。为了把意外降到最低,建立稳定的合作关系,这是我争取的首要目标。”

  “你说的计划…不是人鱼计划?”两人诧异,问那为什么还要争取人鱼的合作?

  张新杰擦了下镜片,条理清晰地说明起来。

 

  

  数十年前,人类确实因人口数字不断下滑,连年的负成长,以及领导者对其他物种的满不在乎,最终出台了人鱼转化手术。

  最初,这个技术并不成熟,人类尚且无法培育、复制人鱼细胞,每一次实验和转化手术,都用了真正雌性人鱼的血肉,然而被自然捕获的人鱼数量并不足以支撑如此庞大的计划,要不了几年,计划同样会陷入瓶颈。

  于是世人所不知的大规模猎捕,在各国部分高层共同签署最高级别的保密条约后,漫天遍野地展开了。人鱼好奇心旺盛,并且乐于亲近人类,偶尔上岸混在人类中的并不在少数──当然,所谓‘不在少数’,是和学者预估的海中人鱼总数相比──被人类以残暴手段捕捉到的人鱼,全世界范围内远不只紫尾人鱼。

  

  尽管人鱼计划锋头正盛,仍有一部分学者,十分反对当时的计划领导者这种不顾一切的方法。这一派并非考虑世界和平或保护濒危物种这类美好而遥不可及的愿景,而是以更加长远的目光看待这一切,坚持否决对人鱼的捕猎。

  他们认为,这是显而易见的错误,温室效应、酸雨、物种灭绝到人口锐减,哪一桩与人类无关,人类每一次过于高压的手段,都只是拿未来的麻烦,来解决当下的麻烦。

  再者,人鱼计划直接与各国高层挂勾,可获得的地位和利益相当庞大,又因计划过于仓促,留有许多漏洞,逐渐成为一个晋升或致富的捷径,而忘记最初的目标。这个计划,需要新的修正。

  通过自从人鱼技术公开发表以来,数十年后的追寻和探索,终于有人找出了相对温和且公正──并不刻意偏袒人类方,客观公正的新提案。

 

  张新杰没有提起他参与的理由,但他的眼神说明,这段话不是个荒唐的玩笑。

  他向两人粗略地介绍了目前C国内的参与者。

  上城区B市王杰希, W市肖时钦,现居Q市的林敬言,旧城区G市喻家,暂时在A国某机密研究所担任技术指导的方世谦……,当然,还有张新杰以及他实际意义上的上司兼老友,Q市军部韩文清。

  C国内部,是由这些在各个领域处于主导地位的人,出于各自的原因或理念,共同推行这个新计划。

  这些名字,无论是近期只热衷宠物频道的苏沐秋,或是从海里上岸时不时仍缺乏人类常识的叶修,听了都心口砰砰直跳。

  …这是当真要改革世界秩序了啊?

  

  张新杰揭完他手中的牌,不等两人消化,再度扔下震撼弹:“除了人类,也确认到有人鱼参加了。”

  “……人造人鱼?”叶修问。

  “是海中人鱼和人类的混血。”

  

 

  苏沐秋,16岁,人类,性别男,人生至今碰到的事件一桩比一桩大,起因都是因为一时善心大发捡了个失足少年回家,然而对方却是条人鱼。

  叶修,据称15岁,鱼一条,鱼生至今遇上的事一件比一件麻烦,追根究底,是因为有个人类想把他捡回家时,他没有干脆转身回海。

  两人意识到,这次真的被对方牵扯进不得了的事了。

  “咳,说了这么多,你们新计划的名字到底叫什么?”

  

 

  《旧约·创世纪》中,曾写到:“耶和华见人在地上罪恶极大,于是宣布将使用洪水,毁灭天下地上有血肉有气息的活物,无一不死。” 

  世界即将毁灭前,上帝告诉诺亚,让他造一艘大船,把世上所有生物带上一对,躲避洪水。

  

  太阳异动,以及旧时代人类滥用核武器遗留的问题,并非只对人类产生影响,所有居住在地球上的物种,都有程度不一的数量缩减,甚至灭绝。

  解决了人类的生育率,并没有改变这个情况,从根本下手,寻找抵制或顺应之法,才是首要目标。

  

  这不再是只图利人类的计划。

  

  

  

  “我们建立的新项目,叫做…”

  

  

  

  ‘方舟计划’。

  

  

>>> 第一部   正文完

=

 

尽力在学生党开学前完结了,握拳!


关于这个结局,大约几周前就定了,那时甚至还没新年。

或许有人觉得【这结局卧槽是啥?!等等这是什么神展开?!】,不过这是我思考(大概是)“我最后一个伞修完结文,想要什么样的结局呢”,最后得到的结果

这几周以来也没有改变想法,于是就用了,也可能是因为又到了一个想睡的深夜

一句似乎攸关重大的公告,就这样被我轻飘飘地混在这带过了…

 

接下来两题,发布时间就不定啦!还会提到一点小陈的之后(?)跟老张的背景,或许这什么见鬼的计划也会提到,也可能都不提到,大家莫慌


 

 

本章如有BUG或角色明显智商下线我就…只能睡醒再修了

 

评论(62)

热度(4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