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lof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 打赏需谨慎! 】】】
请量力而为!请考虑清楚!打赏并非必须。

【伞修】如何与你的敌人野外求生01:肺腑之言 (哨A)

2019.05.27 因应出本修正=

 ( 目录 )


*接龙不知道多少题,题目:四字词五十题梗 by 栖月

*哨兵伞 x Alpha叶,设定有大幅变动,试手作

*苏沐秋会有情敌。而且对方估计会跟叶修搂搂抱抱亲亲蹭蹭,跟自己的精神体雪豹秋木苏当情敌

*再提示一次,试手作,其他的不说了



01:肺腑之言

 

  “正与模组A-31发出通讯要求。无回应,通讯失败……”

  

  “正与模组Y-65发出通讯要求。无回应,通讯失败……”

  

  “正与模组M-79发出通讯要求。无回应,通讯失败……”

  

  “……无回应,通讯失败……”

  

  “又是失败?!够了!”

  中年男子咬紧牙,将军帽狠狠甩开,正面的金属徽饰撞上闪烁着数十道失败提示的主驾驶台屏幕,发出一声脆响。站在他身后的副官却对舰长的失态沉默无语。

  鲜红刺目的警示仍未消失,一道道红叉不断跳出,这代表失联的模组越来越多--或许称为“已毁灭”的模组会更加准确。

  此刻在星舰上的近千名人员,早在亲眼目睹虫族冲破H-15模组外层的能量力场,并以噩梦降临的姿态轻松屠戮居住着近十万人口的大型模组时,就清楚“通讯失败”代表什么。

  而他是星舰上最后一个对这项事实垂下头颅的人。

  他颓然瘫坐于舰长席,精神力紊乱起来,濒临狂躁。下方操作着星舰的数名人员中,有人敏锐地感知到男子极将失控的征兆,但也无余力去管。

  他们都放弃了。

  如果连星系的昔日霸主,服役数十年、经历多场战役的十大星舰之一嘉世舰都守不住,那等其他支援的舰队赶来,也只是替他们收尸罢了。

  “……至少,查出那台黑色机甲的来历了吗。”舰长哑着声问。

  副官低声答道:“没有,那机甲的型号前所未见,而且移动太过迅速,根据对方击毁的数十台机甲的智能系统反馈的信息,只能初步分析这不是联邦机甲,黑色外装金属与虫族甲壳有部分相似。”

  “……或许,那是虫族的--”

  下方有人惊呼出声:“舰长!有……有人驾驶机甲出击了!”

  男子大惊失色,有些掩不住情绪:“从哪里?是谁!?上头已经在三个小时前下达掩护撤退命令,这时候出击……是公然蔑视军令--”

  技术人员立刻锁定目标,投映到主舰屏幕上。

  浩瀚壮丽的宇宙中,有一抹细小的白色光痕由G-37模组飞出,将画面放大到数千倍后,男子终于看清机甲的模样。

  人型机甲有着洁白的流线外装,细节处点缀带特殊功能的橘色亮纹,整体可算纤细,双肩后方却装置着一管森然重炮。雪白流星似的光芒终点,是那架领着虫族穿过裂缝的黑色机甲。

  嘉世舰的识别系统在瞬息间,便将白色机甲的登录信息标识在旁。

  

  SS-018,沐雨橙风

  驾驶员:SuMuQiu

  

  “苏沐秋?!他在干什么!”舰长大喊,“快,发出紧急强制通讯!叫他回来!!”

  

  *

  

  机甲在空间裂缝的巨大引力下节节崩溃,透过舱内的全景式屏幕,驾驶员能清楚看见多维合金制成的外壳片片挤压、剥落,虽然在此之前,危险警示早已高鸣不止。整架机甲摇晃不停,随时可能在剧烈震荡中被碾碎成渣。

  沐雨橙风的攻击动作却没有半分慌乱。红光闪烁的驾驶舱内,青年眉宇间满是镇定,修长的手指一晃,便冷不防朝前方轰出数炮,炮火连绵成线。

  炮火来得毫无预警,漆黑机甲猛地回身挡住小半火力,利用炮火余势骤然变向,千钧一发间闪过致命攻击。刺目的火光中,大胆地借炮火掩护欺近的远程机甲瞅准机会出手,一举将对方牢牢抓入掌中!

  苏沐秋专注对敌,任由机甲自动调整着通讯频道。空间裂缝周围的磁场干扰,使电流粗糙的沙沙声不断刺痛着哨兵的听觉。

  “……苏……沙沙沙……等等……”

  “回来……快!……”

  苏沐秋指尖一抹,接通紧急通讯:“抱歉,我不能。”

  “回来!前面……空间裂缝……虫族……!”对方急吼。

  “陶舰长,虫族有多强……不,这家伙有多强,你看不出来?”

  通讯频道的杂音、对方急切的吼声与机甲超负荷运转的细碎挤压声成了一团混乱,而苏沐秋的回应确依旧清晰。

  他冷静判断:“这群虫子比之前来袭的任何一批都弱,空有蛮力,就算是向导驾驶的辅助机甲,都能一口气灭两三只。但那台黑色机甲,它一个已经灭我们几百个了,它使用的能源、技术,我可以肯定属于未知文明。”

  “这……或许……”

  苏沐秋目光灼灼,紧盯试图挣脱的黑色机甲,一面加重箝制,两台机甲拉锯战中,发出令人牙酸的阵阵嘎吱声。

  “它是侵略者。除了我,全联邦还有谁能挡住它?!”

  “…………”另一端再度答不出任何辩驳,原因无它,因为定下这个判断的人,是苏沐秋。

  

  兰布达联邦星系的顶尖驾驶员苏沐秋上校,以及他亲手设计的天才之作双S机甲沐雨橙风,与对行星级的武器重炮吞日--结合起来,意味着联盟最高战力。

  如果连他都挡不住对方的逃脱,不用等虫族大举入侵,兰布达星系就会像对着恶狼开放的羊圈,除了寄望对方能源耗尽前不要杀光他们大半星系之外,只剩下等死这件事能做。

  甚至,对方的能源会不会耗尽,都是个疑问。

  苏沐秋与未知机甲缠斗多时,暗自估算着对方的能源消耗,即使以联邦顶尖机甲配置,此刻也该消耗过半,但对方的动作丝毫不显滞涩,显然有某种更为高效的能源转化设计。

  了解苏沐秋说的是实话,所以对方无法回答,只能保持沉默。

  “它太会溜了。我会找机会,把它带入空间裂缝。”苏沐秋说道。能靠黑科技穿过裂缝又怎么样?裂缝是随机的,即使侥幸出来,都不知道离这里几百光年远,对方再不会是威胁,“这道裂缝大概两分钟内会消失。”

  “两分钟,我会尽全力制住它……剩下的,就交给你们了。”

  高强度操作下,苏沐秋额际出了层薄汗,掌心湿滑,指尖数次差点从驾驶台上滑开。

  但他没有时间空出手擦汗。

  抓住苏沐秋动作一顿的瞬间空隙,黑色机甲手中的乌黑战矛腾地亮起幽幽红光,朝沐雨橙风的颈侧猛划而来,能源武器以无法想像的速度逼近,苏沐秋目光一紧,指尖下意识轻快地跳跃着,几乎连成一片虚影。他大爆手速,堪堪侧头闪过。

  苏沐秋手上操作不停,趁对方收势不及,沐雨橙风抬手,吞日的炮口直接贴上漆黑机甲的肩头,不等蓄能完毕,便狠狠扣下板机!

  离子炮嗡的一声炸开,绚烂光痕荡出。苏沐秋眯起眼盯着前方,盛大的白光消散后,漆黑机甲上多了几处明显损伤。机甲的右臂垂下,但那杆诡异的武器仍握在手里。

  颊边豆大汗水滚落,苏沐秋眨开阻碍视线的汗珠,握紧微微发颤的手掌。

  通讯频道传出干哑的声音:“……也许,也许还有别的方法……”

  “还有什么方法?也许对方跟虫族大军不是一夥?也许他带领虫族穿过裂缝是巧合?也许会凭空劈一道雷,把对方电短路了?”

  苏沐秋几乎咄咄逼人,却又踩在点上。对方过久的沉默,让苏沐秋在心底轻叹一声,放缓语气:“……老陶。”

  这个称呼,象征他现在是以私人身份说话。

  对面呼吸沉了一瞬:“……早说了,我没这么老,叫陶哥。说吧,你有什么愿望要交代,陶哥一定达成。”

  “陶哥大方,那我不客套了。”苏沐秋笑了一声,“我的愿望只有一个,活下去。”

  “……”

  陶轩哽了片刻,再说话时,仿佛短短数分钟内苍老许多,下了沉重决心:“……要不,你先退回来。总会有办法,霸图跟轮回半小时内就会抵达,如果上头怪罪下来,就说是我……是我命令你退的!”

  苏沐秋知道,这是陶轩的肺腑之言。

  即使他清楚撤回苏沐秋,就代表星系西面全线溃败,对敌人敞开家门,但无论过往如何,生死关头之际,他还是顾及以往交情,做了这份承诺。

  “但上面的指示,是放弃少数人,保护大部队和高层撤退吧?”苏沐秋打断对方,不容质疑,“我会活下来。就这个小小的空间裂缝,还难不倒我。我有家人在这里,不管花上多久,爬也会爬回来。”

  苏沐秋自信无比的宣言后,忽然叹了一声:“但我放心不下沐橙。替她找个好向导,别像她哥一样……”

  陶轩满头黑线:“她甚至觉醒得比你还早……年纪轻轻就觉醒成哨兵,天资过人,没人照顾也能活得很好……”

  “她才十二岁!!要是沐橙受了委屈,等我回来你们看着办!”苏沐秋大喊。

  陶轩吓了一跳:“好好好!”

  苏沐秋终于满意了,说多了就矫情,他轻飘飘地丢下一句“替我跟大家说声这些年来多谢,再见啦”,便直接切断对话,锁死通讯频道。

  

  沐雨橙风的左右腰侧突然射出捆索,将漆黑机甲牢牢捆在身上,猛然和沐雨橙风面贴面的黑色机甲眼中红光一闪,那莫名的红光,竟穿透了苏沐秋为确保不轻易感官过载而设置在驾驶舱内的保护装置,他霎时被扫过的红光刺激得脑门一晕,难受地眯起眼。

  但强烈排斥感只一瞬便消散一空,对方眨眼间收起战矛,换上造型奇特的长型机枪,就着被捆住的姿势,相当狡猾地将枪托抵在沐雨橙风肩头,砰砰砰地连开数枪!

  几声巨大枪响与后座力中,苏沐秋连忙扭头,战场中心,那几枪稳稳打中了几架联盟制式机甲,炸开来的橘红火光顷刻间蔓延开来,卷入吱嘎乱叫的无数虫族,以及机甲--

  苏沐秋长出口气,握紧拳,下一秒,他果断将引擎输出开到最大。

  沐雨橙风背后的推进器陡然光芒大亮,萤蓝色的能量束混杂着白亮星火喷射而出,宛若两片光翼,带着剧烈挣扎起来的漆黑机甲,混在被引力吸入的各式残骸间,义无反顾地撞进收束中的空间裂缝。

  那银亮夺目的光芒,转瞬便带着漆黑机甲,卷入血盆大口般撕裂了宇宙天幕的裂缝中。

  

  嘉世舰主甲板,陶轩发红的眼底残留着雪白机甲捆着敌人消失的影像。他抖着手,默默拾起落在一旁的帽子,仔细拍干净,旋即双腿并拢,脚跟一扣,拳里紧捏军帽狠狠砸在胸前。

  身旁所有军官全跟着他的动作,为苏沐秋献上最高敬意。他们捏紧的拳头不住哆嗦,却没有人发出一点声音,掉出一滴泪。

  他们之中,有些人曾与苏沐秋并肩作战,被他拯救性命,知道苏沐秋说出“会回来”,就是真的有把握回来--

  还不到哭泣的时候。他们咬紧牙,选择相信苏上校那句“再见”的留言。

  须臾,警报再度大响,受两架超高性能的机甲争斗波及,伤亡惨重而溃散的虫族重新聚拢,看似要最后反扑。陶轩戴上帽子,铮亮的军徽边缘映出银亮光芒,他哑着声,振臂一挥,大声喝令道:“通知所有人员,我们不撤!一分一厘也不不撤,联邦没有屈服于外敌的懦夫,嘉世舰全体死守,决不能让苏沐秋的心血白费!!”

  众人举起手高呼,随即调转嘉世舰的方向,直面密集如乌云压境的虫族。

  

  伤痕累累的嘉世舰在高昂沸腾的士气中悍然轰出第三炮时,陆续接到了来自四面八方的通讯请求。黑沉的蓝紫星际间,赶来支援的其他舰队隐约呈围拢之势,宛如古地球日出一般,连成炽亮的光道……

  

  这场仗,人类已经赢了。

  

  联邦新历471年10月20日。

  这一天注定会在历史上,留下一笔浓重鲜明的墨迹。

  ……

  

  七天后。

  联邦数位掌权者与军方高层各有目的视线中,一份被列为机密文件的人事档案被调了出来,陶轩颤抖着手,一笔划去搜救中的字样,并在苏沐秋的名字上,重重盖下殷红如血的“确认死亡”。


  

→ 02:如有神助 (哨A)

评论(39)

热度(11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