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lof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 打赏需谨慎! 】】】
请量力而为!请考虑清楚!打赏并非必须。

【伞修】如何与你的敌人野外求生02:如有神助 (哨A)

2019.05.27 因应出本修正=

*接龙题目: 四字词五十题梗 by 栖月

← 01:肺腑之言 


02:如有神助


  空间裂缝中是一片光怪陆离的景象。


  在这里,所有声音、色彩……一切人类能感知的常理规则彻底崩溃,被搅成一团烂泥,过多的感官信息一股脑塞进苏沐秋的脑子里,意识霎时被冲刷得濒临溃散。

  光是靠近空间裂缝,苏沐秋的脑仁便隐隐抽痛,更别提现在。


  裂缝的巨大引力场将两架机甲猝然吸入时,他的侧腰被座位旁的侧操控台狠狠撞了一下,那力道重得能撞断一两根肋骨。机舱内飘散着细微的血味,然而苏沐秋一无所觉,粗喘着气,任由一滴滴热汗自额际滑落手背。

  他清楚自己处于过载失控的边缘,颅内压增高导致脑子里痛得像几百只凿子在撞,伴随着愈发明显的耳鸣晕眩。但他的手很稳,不管不顾地将推进器死死卡在最大输出的刻度。

  在他身后,裂缝仍敞开着,联邦星域的景象影影绰绰,倘若他松开手任黑色机甲挣脱,全星系都会陷入危机,到那时追悔莫及。

  

  被强行带入裂缝的黑色机甲抽出一把窄小的光能刀,嗖地直往沐雨橙风的脑门捅去,苏沐秋在瞬息间架起吞日,以炮为盾顶开对方,然而黑色机甲却顺着力道一翻手腕,将光能刀倒扣于掌心,以人类般灵活的动作朝沐雨橙风胸口直刺,刃上溢散而出的暗红光芒牵出灵蛇游动似的轨迹。

  然而它流畅迅敏的攻势却中断了,一只被卷入裂缝的虫族炮弹一样朝两架缠斗中的机甲撞来,苏沐秋当机立断取消格挡操作,关闭半边推进器,机甲霎时捆着敌人猛地回转半圈!

  察觉他险恶意图的黑色机甲迅速抓紧落空的光能刀反手划去,但来不及了,刀尖徒劳地擦过虫族的坚硬外壳,晃眼之间,那只虫子不偏不倚地重重砸上黑色机甲后脑。

  剧烈冲击力道下,连沐雨橙风的驾驶仓都震荡起来,厉声尖叫的虫族徒劳地挣扎摆动数十对腹足,被甩向裂缝深处,在密集碎石带中三两下砸成了齑粉。苏沐秋拿来当肉盾的黑色机甲眼底一阵红光闪烁后,光线骤然熄灭,扣在吞日上的左臂垂下,没了任何反应。

  

  不再受到黑色机甲的干扰,苏沐秋终于腾出手,第一件事并非抹去鬓发间的血污与汗水,而是抽出藏在长筒军靴里的小刀,猛然一刀扎入大腿!

  血液的气味霎时漫过感官,数百倍放大的痛楚立刻拉回苏沐秋近乎全线崩塌的意识。浅色眼眸亮了一些,苏沐秋清楚听见自己激烈搏动的心跳声,忍不住心有余悸地庆幸一句“好险”。

  单手操作着机甲,惊险地闪避裂缝中四处碰撞的行星碎石,苏沐秋将腿上的伤草草包扎起来,并敲下几个按钮打算将碍事的敌人抛开,本该收回的捆锁却卡死了,苏沐秋轻啧一声,不再理会。

  他没有余力理会了。

  难缠的黑色机甲因意外事故暂停两回合,他本该松口气,然而他知道,真正的难关尚未来临。

  苏沐秋锐利的目光紧盯前方,碎石带近在咫尺,其后仍是光线与声音崩坏的混乱景象。

  空间裂缝霸道的引力,将一切扯向虚无。

  数量庞大的机甲碎片与虫族遗骸在裂缝中碰撞、碎裂,并成星尘般的景象,绑在一块儿的两架机甲如同湍急洪流中的一叶孤舟,飘摇不定。

  

  据说,空间裂缝的尽头,通往地狱。

  --因为没有任何人活着回来过。

  

  指尖抚过驾驶台,苏沐秋调出虚拟键盘,在全息光屏上飞快地敲下一串串字符,幽微的光线映出他平静的侧脸,各处鲜红刺目的警示随驾驶员界面退去而一一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空无一物的雪白画面。

  仔细看去,会发现画面被一道极浅的银灰色细线完整地一分为二,苏沐秋象征性轻咳两声,那条灰线便随音频产生起伏的波纹。

  确认功能正常,他悄悄松了口气,将掌心贴上驾驶台。

  “启动认证系统。S-01,苏沐秋。”

  灰线如波浪般起伏片刻,上方浮现一行字符:

  声纹、掌纹辨识成功。苏沐秋,您好。请选择登录身份:驾驶员/制造者。

  苏沐秋镇定说道:“登入制造者权限。”

  画面弹出绿色的认证成功字样后,纯白画面如融雪般消去,光屏上有倒V型的橙色符号一闪而逝,紧接着跳出数十个漆黑窗口,令人眼花缭乱的代码如流水般飞速落下。

  这是身兼驾驶员与技师两职的苏沐秋最大的优势--由他亲手编写的沐雨橙风内部程序。

  苏沐秋专注地盯着屏幕,以惊人速度熟稔地改动核心参数,这种时候,他特别感谢自己生来是五感敏锐的哨兵。

  只不过几个呼吸间,驾驶台上一处灰色不可操作状态的空白按钮,轻微地滴了一声,在无数鲜红警示中安静地亮了起来。

  苏沐秋拨开所有窗口,直视前方,沐雨橙风的能源指标正一点一滴下降,而空间裂缝内密密麻麻的碎块,因引力与碰撞不断飞溅开来,撞在外壳上发出嗒嗒敲击声。大量细小无序的碎屑造成苏沐秋感知的极大负担,眼前似有重影,加上碎块因速度加成的沉重撞击力道,在机甲能源不够撑起防护力场的情况下,想毫发无伤通过碎石带简直痴人说梦。

  他突然想起尚未从军前,老家附近有处旧电子游乐场,星战驾驶模拟机的最高难度,就是穿越星域外围碎石带。

  十多年来不知道有人突破他的最高记录了吗?

  回家之后,顺路去看一下吧。

  如果有人破了他的纪录……

  --那他就再破一次。

  

  苏上校深吸口气,接着咧嘴一笑,眼底闪动着跃跃欲试的光芒。

  进入碎石带的同时,他用力摁下了唯一亮起的按钮!

  

  沐雨橙风外层的橘色纹路腾地亮起光痕,通过制作者权限直接关闭驾驶员最后一道保护限制后,驾驶员的五感强行增幅,海量信息一口气全涌入苏沐秋的脑海,他咬紧牙尽力剔除无关紧要的部分,在碎块中灵活地左突右闪,甚至没察觉耳内渗出几缕血丝。

  闪躲、回避、小回圈、Z字抖动……流畅的操作如同机甲战术经典教材,实在闪不了的碎石就靠小型振荡波直接击成碎屑,或干脆拿捆在身上的那块大型铁疙瘩来挡。

  连续高强度操作下,精神与感知力飞快透支,仅剩大脑的剧痛让苏沐秋维持一线清醒。渐渐的,他的操作不再靠大脑判断,几乎全仰赖多年驾驶机甲累积的本能行动。

  在他半昏半醒地惊险闪避时,没能分神察觉到,漆黑机甲眼中暗红色的光芒早已悄然亮起,沉默地观察沐雨橙风一次又一次有如神助般未卜先知的精确操作……

  

*

  

  苏沐秋猛呛一声,撑着驾驶台晕乎乎地醒来,他甚至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感知过载而昏厥过去。

  驾驶舱内尖锐刺耳的警示音吵醒了他,随之而来的是强烈失重感,仿佛正从数万英尺的高空朝地面坠落。

  他按着闷胀的脑门调整视角,画面从某机甲纯黑色的外装,转到晴朗蓝天,与迅速拉远的朵朵白云……


  ……是真的在坠落?!


  贴在前方的黑色机甲正发出暗红色的微光,肩后的小型推进器猛力输出着减缓下坠速度,但两台机甲的重量仅靠它苦苦支撑,完全阻止不了一块摔成肉泥的结果,顶多缓上一缓让它们能摆个好看的姿势摔死。

  苏沐秋出了一身冷汗,马上进入状态,用力打开推进器,并控制着几个辅助引擎变向。但其中一处推进器在裂缝中被砸坏大半,输出不足,对方驾驶员因双方推进力不均而猛地后栽,两人不约而同调节各处引擎输出比率,两机甲默契地配合彼此,像刚学步的奶娃娃抓着对方行走,颠簸摇晃一阵后,终于勉强停止坠落,停滞在数千英尺的高空。

  苏沐秋抹去颊边干涸的血迹,迅速检视沐雨橙风的毁损情况。


  这台双S机甲虽不以防御力著称,但采用联盟最顶级的特殊合金打造,因此勉强仅有六成遭到破坏,可惜大部分的功能都在时空裂缝里毁了,左腿反应有1.5秒延滞、右翼彻底故障……他们此时能稳稳停着,得多亏漆黑机甲的操作者反应不俗。

  至于其他,能掉的、不能掉的装备差不多都掉光了,这无疑是沐雨橙风自盛大的揭幕式以来受过最重的伤。

  光想到损耗的材料费,苏沐秋就能呕出一口血来。

  相较之下,敌方机甲的状态好上些许,至少不是光秃秃一台,但不知道驾驶员吐血没有--被苏沐秋强行带着送死,在裂缝里担任免费防护盾,机身撞出七八十处凹陷,眼下侥幸被空间裂缝吐出来,还是憋屈地跟沐雨橙风贴在一块,难分难舍。


  这捆锁也是够结实了……苏沐秋心底无语,低头确认下方有地面存在,便调整推进器缓缓下降,对方意会,与他同时进行操作。

  两台机甲上方,那道色彩斑斓混乱的巨大裂缝宛如画布上的丑陋裂口,处处透露着不详。

  驾驶员昏迷,他们还能从那巨型绞肉机里平安生还,苏沐秋想想,只能用连中一百次头彩来形容这种运气。

  出于谨慎,降落途中苏沐秋不断转换视角,借高度的便利观察他们究竟被扔到哪里了。

  这是颗从未见过的星球,下方是大片的焦黄土地,零星散布着少许枯树。越往南边地形起伏越大,放眼皆是奇形怪状的高大岩柱与峡谷,基本没有看见任何植被或生命体。


  相较于脚下与南边寸草不生的苍凉景象,向北望去,却能隐约瞥见荒漠尽头处的一线绿意--无论如何,既然有绿色植物,就象征这颗星球应该有足够碳基生命存活的几项基础条件:水,阳光,土壤,空气。

  让苏沐秋疑惑的是,南方礁岩区域,有一道横穿而过的狰狞裂缝,形成深不见底的峡谷,仿佛曾有人试图将星球切下一块。

  但他没能多打量几眼。

  因为在离地表数百公尺时,感知快于一切系统察觉貌似乖顺的黑色机甲异动,对方那柄长型机枪被随意扔向地面,扬起大片沙尘,唯一能动的左臂晃过,抽出那杆乌黑战矛。


  被持有者握住时,战矛亮起数道泛着幽光的深红色纹路,古朴复杂的精致线条瞬息延伸至战矛尖端,一点殷红如血的光芒汇聚于矛尖!

  沐雨橙风内,雷达警报厉声大响!

  宇宙战中极为少见的近距离武器,通常代表危险与强大,苏沐秋早已认知到这武器的厉害,于是当那杆战矛朝两台机甲之间猛划而来时,吞日立刻砸向对方头部,半点不留手!


  面贴面的两台机甲因力道而分开几寸,矛尖的红光灿亮一瞬,轻松斩断了特制捆锁。

  分开的瞬间,沐雨橙风后跳,黑色机甲却冷不丁掉转战矛,尖端擦过沐雨橙风驾驶舱的位置,留下一道浅痕。

  幽亮的战矛对上沐雨橙风举起的吞日炮口,稳定地指着苏沐秋。

  沉默对峙中,难说是谁挑衅地勾了一下武器,又是谁应了这份战书,眨眼间,两台伤痕累累的人型机甲交上了手。


  战矛对上重炮,乒乒乓乓地击出细微火花,察觉到沐雨橙风是远距离强化,漆黑机甲单手抓着战矛不断欺近,不给苏沐秋后退的机会。

  驾驶舱内,苏沐秋用力砸向警示音哔哔作响吵得他脑仁发疼的操作屏,画面在灰蒙蒙的杂讯后消声无息,只剩几项基础数值孤零零地闪动着。世界终于安静了,他干脆忽视坚持不懈闪烁的“精神波值:79%-85%(请立刻联络医疗向导)”鲜红字样,倒出一把小白片干咽了,指挥沐雨橙风扛起吞日正面迎上。

  

  炽白色的能量炮被黑色战矛一举挑破,炸出巨大火光,震耳欲聋的爆炸声中吞日一横架住了矛尖,抗衡的同时沐雨橙风猛地下沉,由黑色机甲防御薄弱的右侧贴地一扫踹向了对方!

  黑色机甲重心不稳地后倾,然而缠人的战矛竟顺势划来,借力一撑,把沐雨橙风挑得短暂离地!

  矛尖红光大亮,躺倒的机甲一记狠戾直刺正要把沐雨橙风戳个对穿,沐雨橙风仅剩的左翼推进器陡然启动,利用刹那间的些微变向,雪白机甲身型一歪,错开了战矛气势万钧的一击。

  沐雨橙风能源已低于三成,敌人却没有要倒下的迹象,苏沐秋果断关闭与战斗无关的所有机能,降低消耗。

  内部平衡系统一关上,驾驶仓立刻随机甲移动剧烈摇晃起来,任何驾驶员见了,都会嘲笑关上平衡系统是菜鸟才会犯的错误。这就像把人关在铁盒子里扔去玩蹦极,而且是不会停的蹦极,震荡力强得足以把脑浆从耳朵里摇出来,更别提操作了。

  另一项菜鸟手忙脚乱才会犯的错误是,把机甲的智能光脑关闭,这等于驾驶员得全程手动修正弹道角度,几乎能把人逼疯。

  然而早在苏沐秋从模组G-37出发时,他就已经把又惊又怒地喊着“现在出击你会送死”的智能光脑关闭了。


  光屏画面闪得飞快,视角不断切换,依靠哨兵敏锐感官,苏沐秋的操作令人难以置信得稳定。只保证最低限度维生条件的仓内温度逐步升高,他扯开领口,笔挺军装下,裹在胸腹处的绷带逐渐染红,脑袋因过量信息闷胀钝痛,满身狼狈,苏沐秋的双眼,却越来越亮。

  “……太厉害了。”

  他两眼发亮,无意识地轻声呢喃:“虽然是敌人,可是--”

  可是,真的好厉害啊!

  指尖兴奋得发烫,一串极具节奏感的短促敲击声后,沐雨橙风一炮轰出,迅速急退,战矛刺穿火光,表层黯淡下来的红光挟着炮击余火袭来,大开大合的招式衔接得毫无破绽。

  这时,苏沐秋听见了细小的碎裂闷响,他目光一扫,吞日微沉,一炮击在黑色机甲脚下,骤然崩裂开来的石块下如他猜想是空心的,半米深的裂缝当即绊住了黑色机甲行云流水的动作。

  抓准这微不可察的停顿,沐雨橙风反抓战矛猛一使劲,砰地将对方掼倒在地!

  扬起的沙尘中,沐雨橙风压上仰倒的黑色机甲,单膝半跪,紧踩在对方的胸前,吞日的炮口直直罩着脑袋。

  苏沐秋从几次来回交手中,确认这黑色机甲偏重敏捷和灵活度,重量比一般机甲略轻,而沐雨橙风看着纤细,实际上却是实打实的重甲。被掀翻踩住的黑色机甲顿时小半边陷入松软的地表沙土里。机不可失,吞日的炮口汇聚着光能,开始读条蓄能。

  吞日是重火力排行前几名的大杀器,加上这个距离,一记普通激光炮都能把对方轰成渣,但为防止意外发生,苏沐秋还是选择了蓄能炮。

  蓝白色的炙热光能在炮口汇聚,蓄能条飞速上升,27%、32%……即将超过五成时,明显的滋滋杂音混入了蓄能的嗡鸣声中--

  苏沐秋心头一跳,直觉地松开板机,借这一炮轰出的后坐力拉开距离,金属摩擦产生的尖锐噪声在感知力远超常人的哨兵听来如魔音穿脑,他咬紧牙,不顾脑中的刺痛感,确认吞日的状态。

  在他的视线死角处,重炮外侧有一道数十公分长的深刻刮痕,内部密密麻麻的复杂线路和金属板被割裂大半,他听见的杂音,正是线路断裂融毁溅出细小火花的噼啪声。

  蓄能超过50%后,炮身温度会再窜升一大截,假如刚才他没有松手,吞日极可能在沐雨橙风手里爆炸!

  苏沐秋看向刚才被他摁进土里的黑色机甲,对方吃了重炮一击,表层的特殊漆料坑坑巴巴。趁沐雨橙风退开,黑色机甲扔开豁口的小刀,撑着地面摇晃地站了起来。


  一大片阴影掠过,苏沐秋眯起眼,调整视角抬头。

  姿态歪斜的漆黑机甲后方,半空中逐渐收拢闭合的裂缝旁,成千上百只虫族如乌云压境,极为不祥。



→  03:饥不择食

评论(34)

热度(6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