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lof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 打赏需谨慎! 】】】
请量力而为!请考虑清楚!打赏并非必须。

【伞修】day 03:嗜好

*题目:两字一百题梗 by 栖月

← day 02:真相


day 03


  由于一夜枯坐,大夫是清晨才睡下。

  天色微曦,一些馄饨面饼这类的早点铺子都开始支起棚摆放桌椅了,偏偏归来巷仍是一派寂静。

  白日肯定敞开大门的医馆静悄悄的,不见那位从来早起亲力亲为外出采药的大夫,巷外卖吃食的摊主们你看我我看你,不约而同放轻了手脚,想让大夫睡的安稳些。

  “毕竟大夫平日太辛苦了,难得多睡会也好。”

  中年大汉笑容爽朗,盛出一碗热腾腾的馄饨,手脚利落地洒了点葱花,放到一张矮桌上,蹲坐在那的人道了声谢,迫不及待地捧起碗,顾不得烫直接大喝一口热汤。

  他这一口就喝了半碗。

  “好吃。”抹开嘴角的油沫,一叶之秋大声夸赞,“老板,你这手煮馄饨的功夫简直了啊!”

  摊主哈哈大笑:“你馄饨都还没吃呢!”

  “光是喝汤就晓得这馄饨鲜美入味,颊齿留香嘛。”一叶之秋笑道,又喝了几口滚烫的热汤,稍稍吁了口气,这才拿起小勺和筷子吃馄饨,“对啦,再多给我说说这归来巷底的大夫?”

  他捧碗喝汤的动作豪迈的像是习惯大口吃肉喝酒的山林草莽,这会拿筷子进食,却显出世家大族慢条斯理的优雅,前后反差让摊主看得发愣,直到一叶之秋唤了几声才回神。

  见那碗里的汤剩了个底,馄饨却还有好几个,摊主给双手贴着碗缘的客人加了两勺热汤,心里回味了一下这位客人从掀开帘子起的细节。

  

  穿得一身黑的一叶之秋是馄饨摊今日第一位客人,他来的时间早到大锅刚架起,水都还没煮开。

  他坐着的矮桌十分靠近煮馄饨和面条的大锅,热气腾腾的,即使是腊月也闷的很,更别提扑面的蒸腾水汽惹人不适,偏偏这位客人毫不犹豫地扯开凳子坐下,搓着手臂抖着声要了碗馄饨后,还自己把桌椅搬到更靠近大锅的位置,取暖似的翻着手。

  大概是冷极了,那时摊主望着对方苍白的脸色这么想,然而见对方喝了汤吃了东西后气色仍是如此,但言行举止还算精神,倒有些大病初愈的感觉。

  加上这位客人还说了两句话,一句是“馄饨可以不多,面条能够不要,但汤要烫,越烫越好”,第二句是“你知道归来巷底的医馆么,里头有多少人啊,大夫到底可不可靠”,让摊主古怪地看他一眼。

  偏偏被看的人不觉得自己说了什么奇怪的话,认真盯着咕嘟作响的大锅,一副等不及吃早饭的模样。

  摊主就一面随意说说话让饥肠辘辘的客人分心,一面往炉火里多添了几块柴。

  

  “你刚才说,你是来求医的?”

  “是啊。”一叶之秋咽下馄饨后开口,“所以对那间医馆的事特别好奇。”

  “那你就问对人了,我在这做生意好久啦。”

  虽然没看出眼前人除了脸色苍白些有哪里不对,摊主没有多管闲事,只是说起他所知的归来巷底。

  归来巷是条普通的巷子,但有个地方比较特别。

  不需要对这条巷子有多少了解,都能看出这件事--这条巷子的房屋分布呈凹字型,最深处是医馆,两旁是其他人家,但都是后院或房屋背面朝着巷内,每一户高低错落的房屋如同围墙般围住了归来巷的两侧,理应是死胡同的窄巷深处,坐落着大红色的医馆,景象格外奇妙。

  听摊主如此描述,一叶之秋连连点头附和。

  他早上醒来后观察过环境,虽然昨晚带着满身风雪找到地方时,第一眼还以为这医馆是传奇话本中那些住满魑魅魍魉的危险客栈,实在是巷底红的有些诡异。但白日日光一照,那红便温润起来,什么阴森诡谲半点也无,加上环境清幽,很有些闹中取静、大隐隐于世的意味。

  可是,想到昨晚那位年轻的神医,他隐约觉得这并非对方在这种旮旯角落开医馆的理由。

  将单手揽在怀里的黑色布包紧了紧,一叶之秋右手持筷慢慢吃着馄饨,听摊主继续介绍:“这医馆开了好几年,当时看大夫如此年轻,很多人不肯来,但每回有谁染上被所有大夫告知没法救的重病,到了归来巷底总能奇迹似的转好,几次下来,咱们附近人都晓得大夫很有本事,是活半仙。”

  一叶之秋诚恳地点头,心道归来巷底的大夫在江湖上可是神医的代名词,在治疗棘手的疑难杂症方面,甚至得了霸图圣手石不转几句夸赞,当得起这个名号,不厉害就怪了。

  被他的神情鼓励,摊主讲的愈发投入,什么张三身上绕满红斑能治、李四皮肤溃烂出血完全没了人样能治,王五的家人都准备给他买棺材了还是能治,总之一句就是活死人肉白骨,什么都能治,从阎王手里不知抢下多少人。

  大概聊八卦是市井小民的共通嗜好,到后来稀奇古怪的病症说完了,摊主转为把他听来的所有传闻全都告诉了一叶之秋。

  “吉祥镇某财主的千金朝大夫扔了香帕…”

  “春花阁的头牌朝大夫脑门砸绣球…”

  配着这些不明所以的事,一叶之秋稀哩呼噜的吃馄饨。

  “老板,我听你说了一早上,怎么都是大夫大夫的,这大夫到底叫什么?待会医馆开门的时候,我也好知道进去要找哪一位啊,万一错抓着伙计求治病,对大夫多不好意思。”

  “那医馆就只有大夫一个人,不用担心会找错。”虽说如此,摊主热心地描述了一下大夫的长相,的确和一叶之秋昨晚看到的人相同。

  这么说,对方倒是没骗他。

  “至于名字……咱们都叫他大夫,也不晓得别的称呼。”趁摊里清闲,摊主搬了张凳子,坐在大锅后包起了馄饨。“小孩们都叫他哥哥。”

  “哥哥?什么哥哥,王哥哥张哥哥陈哥哥李哥哥?”

  “大夫哥哥。”

  一叶之秋扭出了个奇怪的表情:“这……不错,很容易辨认。”

  早饭吃完了,他没急着走,随兴地看着摊主包馄饨,“这么听来,那大夫真是神祕。”

  摊主点头应是,的确,吉祥镇这么小,有外来者迁入而且开了医馆,照理来说大夫姓啥名啥、年岁几何、籍贯出生这些早该被扒个彻底,实际却是没人晓得。

  感叹完了这些,那中年汉子赶紧强调:“不过大夫是个好人。”

  一叶之秋笑笑:“对啦,你们为何在这摆早点摊?集市不在这里吧,我来时有经过,是两条街外啊。”

  “这就是咱们吉祥镇的特色之一了。咱们这啊,白天会来医馆的人很多呢!”

  “这是什么样的特色?”一叶之秋神情好奇。

  “集市买菜肉,医馆带药材,归来巷底的大夫不只替人看病,也会卖些草药茶草药粥的材料,夏季清热解暑,冬季暖身祛寒,而且大夫说都是些剩下的边角料,不值几个钱,一般人都能买得起,这附近家家户户谁不是托大夫的福,过的健健康康的。”

  中年汉子嘿嘿笑着,很有些自豪,即使一叶之秋心底完全不明白他自豪的原因为何,但同样笑着赞同,夸赞几句真是善良仁慈的好大夫。

  “倒是有趣。”一叶之秋最后如此总结。

  

  付完钱,一叶之秋和摊主告别,朝城东走去。

  他的目的很明确,就是离开,天色渐亮,等日头上来就不好走了,即使这偏僻小镇估计没人能逮住他,但倘若衙门的人追出来跟在后头闹得鸡飞狗跳,反而平添几分无谓的麻烦。

  一路上他挑著有阴影和人少的地方走,拐过一个弯后,一叶之秋眼睫微动,冷不防身形一晃,他赶紧靠着墙站稳,许久后,重重吐了口气。

  男子神色如常,擦干额际不知何时沁出的一层虚汗,瞥了眼归来巷的方向,抬起脚,慢吞吞地走了回去,如飘无定所的游魂。


评论(27)

热度(1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