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lof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 打赏需谨慎! 】】】
请量力而为!请考虑清楚!打赏并非必须。

【伞修】如何与你的敌人野外求生29:门当户对

2019.05.27 因应出本修正=

*接龙题目      四字词五十题梗 by 栖月 


29:门当户对

 

  豹子的目光在叶修身上停留片刻,便挪到了山坳里侧,背对着一人一豹睡得打呼噜的苏沐秋咂巴了下嘴,翻身又往火堆凑近半分,看上去随时会有引火上身的危机。

  豹子哼了口气,垂首卧了下来,不再去看,直到苏沐秋即将转醒前才悄然离开。

  两人都没有贪睡,自觉地在天色转亮前收拾好,清理了痕迹,动身继续前进。

  此时不过清晨四五点左右,但他们通过观察得出一个规律,清晨时分是一日内风雪最小的时段,他们抓准机会在前进的同时挖土铲雪,搜集埋在雪下的可燃烧物与食物。

  这些事两人已配合惯了,早在语言不通时就有了默契,不用等苏沐秋指示,目光都没交汇一个他们就各自行动起来。

  

  叶修肋处有伤,尽可能保证自己没有太多起立蹲下的动作影响伤势,挑些低矮的树梢折下未被雪压湿的树枝。他作业到一半,抽出手拍开肩上的雪,一歪头就看到苏沐秋那张俊脸放得极大,贴在身旁,目光沉沉地直盯着他。

  “你在这里干什么?”叶修吓了一跳,差点没惯性抄树枝直戳苏沐秋的眼眶,“消极怠工划水偷懒没有饭吃,这不是你的规定吗?”

  “谁像你一样?”

  苏沐秋抬起手,手中拎着一只毛皮扑着土屑而脏兮兮的兔鼠。那只兔鼠显然是冬眠途中遭心狠手辣的人类抄了窝,突然到了光线下,生物激素的冬眠机制和唤醒机制正在打架,导致它在苏沐秋手里闭紧眼半死不活地抽搐着。

  “你看,这只母兔鼠,膘肥肉厚,体态健康。”苏沐秋幽幽出声,“把它逮回去给实验农田里那窝兔鼠配种怎么样。”

  叶修:“……啊?”

  见叶修好似不太苟同,又好像搞不明白词汇的含义,苏沐秋解释道:“配种,就是给那只公兔鼠添个媳妇,让他一夫多妻,努力添兔口。它们多多生崽,我们吃肉扒皮,然后……”

  “然后?”

  “做个……做个抱枕送给你?”苏沐秋觉得叶修需要。

  叶修转过头,继续折树枝:“哦。”

  苏沐秋:“等等,你那什么眼神?不乐意我拆散兔鼠一家?这种事又不讲求门当户对明媒正娶……”

  “不是,我没意见。”叶修说,“我疑问的是你怎么突然征求我的想法。”

  苏沐秋抖了抖眉毛,正气凛然:“不管怎么说,我跟你是组了队的状态吧,做决定前不跟队友公开讨论,我搞独裁吗?”

  叶修诧异无比,眼里满满写着“你不一直就是吗”,怀疑此刻的苏沐秋抽风。

  怀疑苏沐秋不对劲的结果就是叶修反手一晃,直拿尖锐的树枝指向他,大有苏沐秋一有异况就当场把人戳成烤串的意图。

  苏沐秋冲他呲牙咧嘴,转身就走。

  

  最后这只兔鼠被定为两人的外带晚餐,两人准备傍晚扎营生火时将它烤了加餐。这项提议公平公开地采取了全队举手投票,并以两票的压倒性优势通过。

  晚餐兔无处可放,苏沐秋干脆揣进怀里带着,为避免兔鼠醒来挣扎或闷死导致口鼻溢血这等意外,苏沐秋解开领口几枚纽扣,让兔脑袋探出衣外,剩下兔爪子兔脚全塞在衣物里。

  “这小毛团子很暖和啊……跟小怀炉一样。你要不要试试?”苏沐秋感叹道。

  “试什么,看它挣扎起来够不够力道直接蹬断我的肋骨?”

  “……”

  叶修瞧苏沐秋胸口鼓囊囊的,露出半睡不醒的兔脑袋瓜,造型一言难尽:“你几岁了出门还带兔宝宝?”

  “……滚,”苏沐秋发现叶修能用联邦语和他交流之后,两人沟通似乎更不顺利了。他干脆弯下腰继续刨雪,试图再挖些东西出来。

  苏沐秋憋着气,寻找看似有植物或兔窝点的地方刨雪坑,听背后叶修翻弄树梢的细碎声响,心里因为刚才闪过的想法而略略发沉。

  语言不通的时候,他总觉得把叶修教会了,真相就会水落石出,其他事情同样能事半功倍。然而短短数天内,事实啪地接连甩到他脸上,告诉他并非如此。

  甚至语言不通本身就是某种程度的谎言!

  

  苏沐秋抿直唇线,沉着脸色掂了掂手里的雪团,忽然双手将雪团攒进掌心里用力一捏压实,扭头就朝叶修砸去!

  苏沐秋的准头何止是不错,他抬手一扔,几米外的叶修刚刚意识到危险,来不及避让就遭雪球砸个正脸。

  他被砸歪了重心,扶着树干的手一滑,一阵踉跄后不幸地摔进了雪地里。

  叶修:“……”

  苏沐秋哈哈大笑起来:“我这一下准不准啊!”

  叶修抹干净脸,顶着脑门上的红印子,面无表情大步走来,端的是气势万钧,摆明准备算帐,眼泛泪花的苏沐秋当即止了笑,谨慎后退了两步。

  叶修在苏沐秋面前站定,伸手压上苏沐秋的肩,长叹口气。

  原先苏沐秋是蹲在地上掘地的,方才后退便成了半站半蹲,叶修大步走来时他本想站起,至少气势上不输人,结果被叶修这么掐着肩头一压,他又重新蹲坐了回去。

  叶修捏着他的肩跟着蹲下,直视苏沐秋,摇头叹息:“苏沐秋,能别这么幼稚吗?扔雪球?现在什么情况,你是几岁没断奶的小朋友才分不清楚?还打雪战呢?”

  苏沐秋在叶修的皱眉质问中,感觉整个人越缩越小,好像自己真是闹事的三岁熊孩子。

  他清了清嗓子,垂头尴尬道:“抱歉,我……嘶--”

  苏沐秋嗷呜一声猛地蹦了起来,一边跳脚一边拼命扯着自己的后领口,可惜来不及了,趁他不备塞进他后衣领的一把雪早融化成水,沿着脊线湿漉漉地朝下淌。

  苏沐秋抬头瞪去,就见叶修哈哈大笑着跑开了,还腾着手护住肋骨的伤处,跑得别扭无比。

  “……叶修!你站住!”苏沐秋怒扔雪球,叶修一避,雪球砸在了脚边。

  “说站住就站住,你怎么不站稳了让我砸?”叶修高声回喊,“况且你干嘛砸我雪球?赶紧承认自己今年三岁半,我就勉强接受平局--”

  苏沐秋怒道:“你老是骗我,不砸你砸谁?!”

  “我骗你什么了?骗财骗色?”

  “你……”蒙骗我机甲被劳什子虫母操控,隐瞒无数事实,一分钟前刚刚又诈了我一次!苏沐秋分外不爽地大喊:“你--骗我你不吃树根渣!”

  叶修:“……”就这么点微不足道的小事?

  叶修遥遥回喊:“这都是善意的谎言吧?”

  “这哪里善意了?!”

  “对我有善意就够了啊!你看这不是有加餐了?”

  苏沐秋气笑了,抄起雪球就追,没想到才刚起步就有雪球横空飞来砸中胸口,还正好砸到了那只外带餐点头上。兔鼠虚弱地吱吱叫了起来,在衣服里挣来抓去,那软毛挠得苏沐秋胸口一阵鸡皮疙瘩,他连忙按好了在怀里作乱的晚餐,狼狈地回砸一记。

  扎实的雪球砸到叶修后心口,震到了受伤的肋骨,他登时疼得一哆嗦,溜人的脚步开始凌乱。

  俩伤患就在空旷的雪地里,一人托着怀里使劲挣扎的兔鼠,一人扶着肋骨,打起了慢速播放似的雪战,并在苏沐秋得意洋洋地喊了句“我多赢你一球”后,越发幼稚地打得投入起来。

  他们可说是拳脚并用,扔雪球,雪团糊脸,刨雪坑设陷阱全都上了,跑得身上都出了层热汗,一时竟是将什么谎言什么忧虑全都忘到了脑后。

  

  满心焦急的邱非花了两天一夜在森林中穿行,日夜兼程,生怕晚到一步会出什么事。他小心地循着圆盘上的标记拨开树枝后,入目的就是在一片广大雪地上嘻嘻哈哈地追赶跑跳的两人。

  “来啊,抓不到我--”

  “站住--”

  邱非迟疑,望着跑得活像中旬老人的两位:“那个……前、前辈?”

  “……小邱?”叶修一顿,手里的雪球失了准头,砸在苏沐秋脚跟前。

  邱非点头,抱着包袱急忙跑了过来:“是,前辈没事吗?我带了一些东西,如果能帮上忙……”

  “哎,肉干?水?”叶修扫了几眼笑说,“有心了啊小邱。”

  刚才同样诧异地呆了一瞬的苏沐秋终于回神,偷偷扔掉雪球迎了上去:“小邱,你怎么……”

  你怎么--

  苏沐秋话说到一半,便没了后续。

  咦。

  他向前踩了几步,却惊觉自己没有任何踩到物体的实感,仿佛眨眼间,这星球的引力蒸发消失,整个人漂浮在无重力中。他茫然挥动手臂,这才意识到,不是没了地心引力,而是他的感官消退了--他分明能看到自己的手臂正胡乱挥舞,然而半分手臂移动的实感都没有。

  苏沐秋支使自己向前进,没有任何感觉告诉他,他是否在正常行走着,抑或半步未移,苏沐秋望向叶修和邱非,那两人嘴唇开合着,但他听不到哪怕一丝声音。

  他的触觉跟听觉--

  “叶……”

  

  听见不远处有道微弱的声音喊他,叶修扭头,就看见苏沐秋神色焦急,狂甩着双手和腿脚,以在空气中溺水或被抽了骨头的诡异姿势,歪曲着朝他走来。

  “苏沐秋?”叶修朝他走了过去,心想要不是早先苏沐秋跟他说明了哨兵的情况,他准要以为是苏沐秋找到了新的抽风方式。

  他走了几步,途中却突然止住了步伐,他皱起眉,意识到其他可能。叶修瞥了眼身旁的邱非,将小孩朝身后一推,顺手借走邱非的短矛,放缓脚步继续靠近,他深吸口气:“你有个很重视的家人。她叫什么?”

  矛尖不动声色前倾,叶修平静问道:“回答我,如果你是‘苏沐秋’。”

  苏沐秋仿若未闻,声音忽大忽小,好似拿捏不准音量,听着十分古怪:“叶……修,快--”

  “快?”

  苏沐秋张口,然而叶修没等到他下半句,苏沐秋那焦躁欲言的表情,便在他的注视下身影一闪,猛地飞速坠落!

  叶修反射性一个箭步扑上前去,手里用力一伸,抓住了极速下滑的苏沐秋。

  成年男性的重量扯得他手臂一沉,叶修咬紧牙,目光在苏沐秋脸上扫了一圈,接着转向下方--被大雪给掩住的小窄坡,实际上竟是一处裂缝。

  裂缝里仅有被两人方才打闹时撞开的一小块地方透入光线,照不出底下多深,更看不清下头是什么。

  苏沐秋没了触觉与听觉,不知道自己身陷何等境地,但他怎么也能从景物的突然变换判断出他摔坑了。

  叶修趴在一旁,紧扯着他的右臂,而随后跑来的邱非在叶修口型开合后,咬咬唇慢慢退离裂缝边。

  

  苏沐秋反应不慢,瞅准了崖边能使力的地方,费尽力气控制没了实感的手臂抬起,试图让自己抓住断崖边缘。

  简直跟打虚拟游戏似的,看着你没有感觉的手,抓住没有感觉的支点,他苦中作乐地想。

  可没等他乐上两秒,手臂才抬了几寸高,就见叶修猛然脸色一白,大滴的冷汗滚落,砸到他颊边。

  叶修咬紧牙关,朝苏沐秋不断重复着什么。

  苏沐秋判断着口型,看出叶修重复了几次的话是:“不要动,会晃!”

  会晃?

  苏沐秋意识到什么,飞快扫视叶修趴着的那块雪地,被蹭开的雪下,有几颗小石子抵在下头。

  若在平时,这几枚小石子踩过去都不见得有感觉,但放眼下却明显压在叶修伤上!

  苏沐秋焦头烂额,叶修更是呕得要吐血。

  他受伤的面积这么大,还偏偏伤了肋骨!

  这星球的大气环境对他来说本就属稀薄缺氧,肋骨一痛,真是出气多入气少,呼吸一下都像要了老命。

  叶修单手撑着地,试图慢慢将苏沐秋拉上来,然而他这一使劲,掌下的雪花融化打湿了碎冰,苏沐秋登时又朝下滑了一截,惊的他冷汗涔涔。

  苏沐秋则是感觉到景物再次骤降一段,现在他除了潮湿的岩壁与叶修,什么也看不到,但与此同时,一股新鲜湿润的潮气擦过了鼻尖,他不禁朝脚底下望。

  在叶修眼里一片漆黑的窄缝,苏沐秋看着看着,敏锐地捕捉到些许闪动的波光。他心里有了猜测,当即指挥不听使唤的手,费劲地抄起怀里的兔鼠,朝旁一松手,盯着那只小动物飞速向下坠去。

  叶修半截身子挂在外头,苦苦支撑着,旁边邱非一个小孩儿,哪怕少了苏沐秋,他单要把叶修拉上去估计很悬。两人一块跌下去只是时间问题。

  “叶修,你准备一下。”苏沐秋突然开口。

  叶修:“准备什么……靠!!”

  苏沐秋笑了下,空着的左手突然一晃,居然一下扯住叶修,将他朝裂缝用力一拽!

  叶修当即摔下山缝,撞进苏沐秋怀里,担心两侧岩壁太窄,叶修在惊觉失重的瞬间便飞快拉紧苏沐秋,避免他们谁一挣扎推搡,另一人就要被摁在岩壁上摩擦摩擦。

  两人贴在一块下落,在叶修凑近的瞬间,苏沐秋灵光乍现,反过来将人死死按进怀里,指挥着失了感觉的四肢,想方设法将脑袋贴向叶修颈侧,大吸了口气。

  唰啦一声,两人齐齐撞进水里,溅起了一大澎水花。

  这几秒间,两人从僵持到坠落的变化看呆了邱非,轰然水声拉回了他的注意力,邱非紧盯着苏沐秋身上那一抹显眼的白,确认那抹白色在漆黑的河谷里向哪飘去,马上提着东西匆匆追去。

  

 

=

 

前情提要:

叶修:我的队友可能是枪兵,幸好有猫治愈我

苏沐秋:我的队友嘴里没一句真话!谁要跟他一块野外求生啊!

 

 

 

and 【打赏非必要!】 

务必量力而为,感激给我小钱钱买零食的姑娘们233

评论(32)

热度(4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