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lof

休更模式

“我不想写了。人气好低,热度好惨,粉丝数总也不见涨。没有灵感,烂事又这么多,对CP没有爱了。我写不下去了。”
叶修慢悠悠地吐了口烟圈,苏沐秋一挑眉,自自然然地拿过烟撚熄了。
两人笑了笑,望了过来。
“哦?这么说,你一开始就人气很高,热度很好啦?”
“路还很长,但你不走,这条路现在就到尽头了。”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周叶】破阵曲 02:震惊 (古风)

*百日接龙 day06:震惊,题目:两字一百题梗 by 栖月

定时发布


← 01

 

  新任天子上位,除了稳定动荡的民心,更要紧的是将朝廷内旧势力该杀的杀,该赏的赏,力求赏罚并济,以塑造新帝公正严明的印象,并来一次彻底清洗。

  考虑到斗神叶秋在百姓心中的极高地位,朝臣们建议新皇帝将叶秋身死的消息押后,以免民心动乱,皇帝在沉默许久后,采纳了这项建言。

  可惜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这次大半起义者前半辈子都只知道务农,是日子太苦才会放下锄头拿起武器,而叶秋在平头百姓间,几乎是活着的神话,是他们的守护神,因此杀死叶秋,并将其焚到仅剩扭曲铁甲中的一捧黑灰,这在当时在场之人心底落下了一块浓重阴影。

  不到一日,便有士兵在醉酒后,懊悔痛哭着把这件事说溜了嘴。

  斗神殒落,叶将军身死,这件惊天消息不胫而走。

  

 

  而几乎引起全京城披麻带孝悲潮的叶将军本人打了个喷嚏,他摸摸鼻子,抬头对照着太阳的位置辨认方位,正在一处深山老林里,与静云小公主一前一后走着。

  “从这里到襄城……步行差不多需要四五天。”

  他自语着,侧头看看跟在后方的小孩,默默改成了六七天。

  因逃离京城时老天赏脸下了雪,掩盖离去踪迹,叶修没有费太多心思,便顺利逃出了京城。他心知雪天和雨天是最难追踪的,能混淆足迹和气味,趁着皇城内乱成一团分不出人手捉人,叶修决定尽可能跑远一点,认准了方向,便钻过城墙一处昔日偶然发现的窄缝,一路出逃。

  他出了城就把那身临时借用来的劣质甲胄脱下扔开,穿着一身玄黑色的衣物,在夜色中急行。路途可谓顺畅无阻,叶修感觉身体状况尚可,于是紧赶慢赶地跑了近两个时辰,直出了官道,一头钻进淮山中。

  由于逼近深夜,事先也没有准备,贸然闯入深林难保不会碰上意外,叶修没有深入,止步于淮山山脚下的树林中。

  他把扛在肩上颠了一路的静云公主放下,霎时汗颜起来——这小孩儿大冬天的额上出了层薄汗,双眼紧闭,面色苍白,居然是不声不响地晕了过去。

  不会吧,答应让人活过七天,没几个时辰他就把人弄死了?

  叶修人生至今二十五个年头,从没照料过这么小的孩子,别无他法,干脆按照对待军中同袍那群糙汉子的方式来,挽起袖口替小姑娘擦了汗,探探鼻息,确认虽然微弱但还算稳定,既然活着那就没事了。

  不放心昏倒的小朋友一个人留在树林里,叶修抱着孩子来到溪边,俯身小心地喝了几口。

  寒冷刺骨的溪水入喉,各种纷杂情绪消退不少,叶修吁了口气,以溪水洗干净手脸上的血污,掌心捧了些水一点一点喂给毫无意识的静云公主,装满水囊,随后便找了个避风的地方暂歇。

 

  天色蒙亮时,小姑娘清醒过来,然而除了睁开眼之外没有任何动作,看上去十分诡异,让弯着腰在树丛里找食物的叶修回头时吓了一跳。

  “吃吧。”叶修将一颗青色的果子放在小孩手里,怕她不认识,主动介绍道:“这是青果,很酸……不过没有毒。”

  叶修还没说完,小孩已经低下头默默吃了起来。

  青果的外皮韧如皮革,要剥开才能吃,但静云小公主像无知无觉似的在外皮上留下好几个浅浅牙印,叶修忙拿了回来,抓了捧干净的雪将果子抹干净了,指尖一使劲陷入了果肉,修长好看的手指灵活至极,很快就剥了两个青果出来,递回给小公主。

  叶修吮着指尖沾上的汁液,酸的头皮发麻,皱眉啃完半个青果,就几步扑到溪边大口喝水,配着溪水吃掉剩下半枚,擦干嘴之后,发现那孩子已经把成人拳头大的果子吃完了,这酸掉牙的果子竟没能让她的眉头皱一下。

  勉强果腹,叶修辨认了襄城的方向,便起身继续前行。

 

  淮山是京城的天然屏障,同时也是对外的重要路线之一,山间有修整好的官道,虽不算平整,小心驾车仍可通过,比平路节省不少时间。但山上就这么一条路,标的相当明显,走官道等同于‘快来抓我’,叶修自然不会这么做,他走的是林间兽径。

  淮山内满是高大林木,粗壮根系横生突出地面,忽高忽低的,加上融雪后泥泞的路面湿滑,一不留神就会踩空,非常难行。叶修走了几个时辰,起初三不五时就要确认小朋友是否跟着,渐渐的他专心于探路,等再度想起这次还跟了个包袱时,震惊地发现身后没人了。

  他一脚深一脚浅地跑了回去,看到身后不远处,静云公主正摇摇晃晃地跟上。才刚松了口气,就见小孩被长长曳地的裙摆和突出树根一绊,啪嗒一声正面摔倒在地,叶修皱眉,朝小姑娘的位置赶。

  她下一个动作却让叶修停住了。

  那孩子慢慢撑起身,支着微微发颤的腿站了起来。她垂着头抹干净脸上的泥水,费力爬越足有她腰际那么高的断层,沿着叶修的脚印,继续走了过来。

  似乎发现脚印方向变了,她顺着那双沾了些泥点的黑色靴子朝上看,一双漠然死寂的黑眸映出叶修复杂的表情。

  “咳,那啥…”叶修轻咳一声,“如果跟不上,妳可以喊我。”

  那孩子没看他,安静站着,像是‘跟上这个人’便是完成所有任务。

  

  叶修忽然想起几年前偶然听过的宫中传闻。

  据说,先帝嫡女静云公主性子开朗活泼,模样可爱,小小年纪便能看出是个美人胚子,可惜因不足岁时贪吃误食鼠药,嗓子害哑了──然而,顺合宫这么多侍女照料,几个月大的幼儿身边肯定有人守着,错吃鼠药难道会没人发现?

  无论如何,终究落下残缺,被不少人私下戏称哑巴公主。

  眼下一看,究竟哪里活泼开朗不得而知,但哑了嗓子似乎是真有其事。

    

  “…倒是我强人所难。”叶修挂上惯常漫不经心的微笑,拍了拍身旁的石块,“累了么?休息一会。”

  语毕,那小姑娘却直挺挺的站着,叶修侧身让开几步,她便跟了几步,迟疑一瞬,叶修率先坐下了,那位静云公主才隔着不远不近的距离坐好。

  叶将军撑着脸颊,不免思索起这该是如何教的,几岁大的小孩满身沉沉暮气,他虽没接触过幼童,但十岁上下的女孩倒是拉拔长大过,那可是胆大包天的主,外表看着温软但性子野得不像话,可这静云公主…

  算了,这又与他何干。

  叶修随手扯了根枯草咬在嘴边,任草叶一晃一晃的,撑着石块盘算接下来的路程,一会后再次带着小姑娘出发。

 

  叶修过惯刻苦日子,如今路上有东西能吃,有清水能喝,走走停停,简直要把这趟路当成踏青,他甚至拿敌人闻之丧胆的却邪掘了几处兔子洞,吃了顿没调料的天然野味。

  若不是带着一个前朝皇女,他自己又是前朝将军的身分,大概还能更舒心点。

  怪的是这一路上完全没人追来,这反倒让叶修更加谨慎,尽可能迂回,夜间升火的余烬和足迹也妥善打扫干净。

  然而,追兵没有来,四日后,却是一直老实跟在后头的静云公主扑通倒下,彻底站不起来。

  她倒下后,小小的身子蜷成一团,总是毫无情绪的脸上隐隐露出痛苦神色,叶修立刻将孩子扶起,轻拍对方冷汗涔涔的脸颊,她抱紧腹部,忽然侧着脸急喘几声,接着呕出了一滩滩酸水。

  叶修撑着对方的身子,孩子白着脸几乎要将胃里所有东西都呕出来,秽物中夹杂不少肠胃无力消化完全的青果碎块,连日奔波,吃着宫中精细食物长大的身体受不住,彻底造反了。

  叶修半抱着她,耐心轻抚小孩微微发颤的背脊,待她虚弱地干呕几声,再没任何东西可吐后,才让她靠着稍远处的枯树,拿水囊漱口后慢慢喝水,叶修自己则刨了个浅坑,抓了把枯草混着那堆秽物埋好。

  他起身望向树下抱着水囊的小身影,上下打量一番,皱起了眉。

  之前是未曾上心,现在仔细回忆起来,静云公主的走路姿势有些不对,而脚上那双鞋颜色似乎比初时更深了些,彷佛从里染上了什么颜色。

  低语一声“失礼了”,叶修单膝跪地,试着脱下那双鞋,察觉鞋紧贴脚掌严丝合缝,叶修目光微沉,接过水囊倒了些水在鞋上,由鞋缘轻轻揉按着,小心翼翼地脱去那双麻鞋。

  果然,如他所猜测,那双甚至不足他手掌大的脚上血肉狰狞,磨出的水泡早在持续不断的长途步行中磨破,渗出的血水干了又湿,差点与鞋黏在一起。别说她今年才多大,就算是成年人,胆小些的看到这副景象都会晕过去,更别提伤在自己身上。

 

  剥开鞋必然极疼,那孩子眼眶微红,除此之外,没有其余任何反应。

 

  水泡都破了,倒是省去烤针挑破的麻烦。

  “忍耐一下,我替妳上药。”叶修低声说道,清洗着伤口,“…妳记住,如果磨出水泡,一定要谨慎处理。水泡伤处容易感染,有条件的话,以温水清洗,保持通风,小水泡会自然愈合;若是大水泡,以细针焠火挑破,擦干脓水……”

  这期间,他不断说着伤口如何紧急处置,从未说过一句温和安抚的话。

 

  对痛苦多一分忍耐,便多一分生机。

  总是会习惯的。

 

  叶修淡漠地想,手上的动作却格外轻柔,翻出一只贴身收着的精致扁盒,将里头仅剩的一点伤药细细涂抹在孩子脚心上的几处血口,由自己中衣撕开一块干净布条,小心包扎起来。

  


评论(14)

热度(136)

  1. 路过@lof路过@lof 转载了此文字  到 简直耍流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