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lof

休更模式

“我不想写了。人气好低,热度好惨,粉丝数总也不见涨。没有灵感,烂事又这么多,对CP没有爱了。我写不下去了。”
叶修慢悠悠地吐了口烟圈,苏沐秋一挑眉,自自然然地拿过烟撚熄了。
两人笑了笑,望了过来。
“哦?这么说,你一开始就人气很高,热度很好啦?”
“路还很长,但你不走,这条路现在就到尽头了。”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伞修】海中月II-01:美梦成空 (人鱼)

*三十题接龙  题目:人鱼三十题 by 临界星

无颜艾特就不艾特了,只想对某人说一句,我尽力了(沉默


← 28-(3)~29 修改版

 

题目30.美梦成空

  

  乘上离开旧城区的列车,待在安静无声的车厢内,已经六个小时了,苏沐秋默默想到。

  即使要临时反悔,也无处可跑了。

  

  车速很快,行驶平稳,这节车厢内坐满了人,然而鸦雀无声。苏沐秋侧着头,注视车窗外飞逝而过的风景,不时可见的满目翠绿逐渐退去,由越发科技化的景色取代。

  而他的同行者早在一上车时便陷入柔软的沙发座位阖起眼,不晓得是闭目养神,还是没神经的呼呼大睡。

  假如叶修真能在这种时候睡着,苏沐秋倒也不意外--这家伙都敢单枪匹马直闯人鱼研究所了,塞满了研究员的车厢大概算不了什么。

  余光瞥见叶修的腿突然痉挛似的微微一颤,苏沐秋顺手轻抚几下,前者“唔”了一声,揉着眼脑袋一歪撞到苏沐秋肩头,凑到他耳边低语:“……有海水的味道。”

  “嗯。”

  “快到了吗?”

  “再一两个小时。”苏沐秋收回对着车窗外的目光,看看耷拉着脑袋没精打采的某条鱼,把水杯塞进叶修手里。

  后者没有半点犹豫直接喝个精光,横在座椅间的扶手上扑向苏沐秋,从他怀里摸出一包鱼干嘎吱嘎吱的吃起零食,精神看上去好了不少。苏沐秋叹气,只想戳他脑门,这么没戒心迟早会被下油锅炸成鱼条,他真的晓得他们要去哪里?

  苏沐秋按着叶修要他乖乖坐好,碰巧瞥见与叶修隔着过道坐在另一侧单人座的张新杰,对方低头翻着文件,无数复杂的分析图像是一团团纠结的毛线,令人眼晕。

  而他们后头,是一整队人高马大的保安,以及数名脸色灰败的研究员。

  看叶修十分宽心地叼着鱼一晃一晃,只有他一个人严肃着脸满脑思量,苏沐秋分外不爽,干脆夺过那袋鱼干,和叶修争抢着吃了起来。

  两名少年为了一包自制鱼干互不相让,彷佛这趟只是出门踏青,数天前那场出动全H市过半警力的搜捕活动并不存在,而满是谜团的方舟计划同样与他们无关。

  

  

 

  那场搜捕活动,最终仅在报纸边角上挣得不足巴掌大的版面,死板冰冷的官方文字写着‘某非法组织已逮捕入狱’,低调的诡异。

  

  医疗车内的合作邀约,张新杰当下并未针对计划细节继续说明,仅是粗略介绍了研究方向,并再三强调这不是掠夺资源的计划,也没有利益可图。

  既然如此,为什么仍有这么多人加入?难道他们全都是高举双手大喊世界和平的人?苏沐秋对此相当怀疑,同时直接把他的怀疑放到脸上。

  苏家家庭成员里有一条货真价实的人鱼,是这份计划出于某种原因势在必得的物种,他必须谨慎,以免一时疏忽导致叶修变成冷冻标本,以后只能开冰箱吊唁他了。

  “若是问理由…”张新杰回答道:“数十年来,因太阳异动,以及旧时代核能武器遗留的影响,人类生育率连年下降,而女童未足岁前,有七成以上皆因‘不明原因’暴毙。所以当时,有学者提出了人鱼计划,藉由移植雌性人鱼基因,来增加人类繁衍的可能。”

  这是人尽皆知的事,苏沐秋点头,等着张新杰的下文,后者静了一会,说道:“然而实际上,不只如此。”

  “不只如此?”

  “是的。”

  张新杰却站起身,不再多言:“你们不必现在决定,有些东西两位应该亲眼看看。正好几日后,计划主要参与者的其中几位会到Q市,希望两位同行。”

  “Q市…”苏沐秋低语。

  叶修挑眉,直接问道:“Q市?那不就是你们的大本营?不会是鸿门宴吧!”

  苏沐秋:“喂喂,虽然是这样没错,但你问得太明白了吧!”

  “你的回答不也是吗…”

  两位少年你来我往地拌嘴,明里暗里都在讽刺这个计划见不得人,否则为啥非得把人骗去Q市才肯说明?然而张新杰依旧坚持“眼见为凭”,态度坚决,甚至为苏家三口的人身安全做出若干担保,最终苏沐秋牙一咬,答应了这次出行。

 

  以防万一,他们没有带上苏沐橙,而是把小姑娘暂时托给唐柔,后者大约猜到些什么了,没有询问,只说有帮得上忙的地方尽管联系她。

  “你们要是遇到麻烦,我父亲在上城区能说上几句话。”唐柔说道。

  “好。沐橙麻烦妳了。”苏沐秋认真回答。

  明明身为富家千金,又是罕有的女性,唐柔几年来一直都是独立自主的,这次却主动提出能以家族势力帮忙,苏沐秋郑重道谢,而一旁的叶修询问收拾好小背包的苏沐橙有没有忘了拿的东西,不过忘了也无所谓,反正家近嘛。

  苏沐橙却啊了一声,匆匆跑回房里,珍重地拿出一只小铁盒。

  “这是什么?糖果?”叶修望着铁盒上的水果糖图样。

  “是宝物。”苏沐橙摇头,直接打开盒盖。

  叶修翻看了一下,铁盒里头除了小姑娘存下来的零花钱,其余都是些糖果纸、四叶草书签、人鱼博物馆入场证这类的东西,他还看见自己第一次做的代工纸花,歪七扭八的,当时被苏沐秋冷眼鄙视许久。正拿起那朵纸花,一小块东西落了出来,叶修眼疾手快接住一看。

  没想到是一枚鱼鳞。

  小巧的,直径约1公分,半透明的质地彷佛蒙了层灰似的不起眼--是他的鳞片。

  察觉叶修的迷惑,苏沐橙解释:“是哥哥给我的,放在水里很漂亮哦。”

  叶修有些汗颜地拿着那枚脱落的鳞片,就跟换下的乳牙不知何时被他人收起来一样,很有几分微妙。苏沐橙接了过来,收回小铁盒里,小心地放在身上。

  由于来往H市和上城区之间的列车每日班次不多,他们搭乘的那班是隔日清晨六点半发的车,晚间由叶修掌杓,请唐柔一起吃过晚饭后,两人才送走唐柔和苏沐橙。

  苏沐秋忙忙碌碌地把家务干完了,确认门窗天然气都没问题,最后将大木桶搬到客厅,装满了清水,将所剩无几的海水素全用空了,宽宏大量地让叶修泡了一夜的水。

 

  深更半夜的客厅里,只有尾鳍摇晃时带出的细微水声,苏沐秋望着那双在黑暗中透出一点隐约金芒的眼眸,而叶修同样注视着他。

 

  良久,叶修犹豫地开口:“沐秋…”

  “如果你是要说些自己去就好这类的话,我现在就把你连桶带鱼往窗外倒。”苏沐秋打断他。

  叶修轻咳一声,“不是,那什么,尾巴有点痒够不到,你帮把手…”

  “……”

  苏沐秋看看叶修的尾鳍,近尾端的鳞片不复规整银亮,边缘略显参差不齐。他象征性地挠了几下,叶修眯着眼哼哼,嘴里含糊地指示着左边点再往上,对对对就是那里,用力用力,唉呦。

  “你这是怎么搞的?”

  叶修无奈:“谁教你们被绑到那种地方。”

  人鱼的鳞片与人类已知鱼类都不同,只能说比较接近骨鳞。不晓得那些黑心作坊都参了什么化学药剂,排出的污水混着暴雨淹了一地,为了找到他们兄妹俩,叶修在脏水里走了半天,当时没查觉,事情基本落幕后,他才感觉鳞片受损,有些摇摇欲坠的征兆。

  “就叫你注意点了。”苏沐秋说得鄙视,手上倒很小心地捧起那扇尾鳍,仔细地一块一块整理起来。

  他耐心养护鱼鳞,就差没打磨上光,做的太专注,过了好一会才惊觉叶修整条鱼都滑到水里去了,只剩苏沐秋手里那小段尾巴露在木桶外。

  泡澡泡到溺水大概就是这个场景,苏沐秋心头一跳,本能地想把叶修从水里拽出来,手上还没使劲,就看到他接近脖颈侧面的地方,不知何时裂开几道不明显的缝,微敞的细缝下露出隐约的鲜红色。

  叶修上身套着一件白T恤,透过在水中飘起的衣摆一角,同样可见他的肋骨附近,有几条宛如艳红刺青一般流畅的细线。

  他闭着眼,在狭窄木桶里睡得极沉,全身上下的鳍在水中畅快舒展开来,黑色长发间影影绰绰的,是银白色的耳鳍与颈侧的腮裂──自然人鱼的第二种呼吸方式。眼前这一幕,比什么都更令人清楚意识到,叶修的确不是人类。

  家里养了这样一条鱼,什么平凡生活注定美梦成空了。

  “……这家伙,以前还说什么粉泡的奶跟真的牛奶不能比,结果现在睡的这么爽。”

  苏沐秋靠在木桶边上,撑着脸,突然想起许久以前一场模糊的梦境。

  那是一扇银亮的尾鳍划破水面,打碎了映在海面上的安静月色,带起几朵水花,接着滑入深海的梦。

 

  他花了一段时间完成工作,把鱼尾巴上的每一块鳞片都照顾到了,最后将尾鳍塞进水里,打着呵欠回房休息,直到今早张新杰安排的人敲着门,把两位贵宾直接送上了清晨第一班列车。

  想起昨晚看到的景象,苏沐秋扭头看向身旁的叶修,人类状态的叶修完全是少年模样,他吃光了小鱼干,正盯着乘务员发送的盒饭不知想些什么。

  苏沐秋忽然伸手摸了一下叶修的颈侧,皮肤光滑完整,摸不出任何腮裂存在的痕迹,只换得对方疑惑的眼神。

  “沐秋?”

  “没事。”苏沐秋收回手,从包里拿出一小袋三明治:“沐橙昨天离开前留给我们的,饿了就吃吧。”

  “嗯。”叶修推开丰盛的盒饭,吃起苏沐橙的拿手料理果酱三明治。

  

  

  

  抵达上城区Q市时,已经是下午两点左右。他们走特殊通道直接过了审查关卡,有两台军方卡车等在外头,张新杰带着他们走向其中一辆,另外几名研究员则被押着上了另一辆车。

  “我们等会去哪?Q市的军方研究所?”

  张新杰摇头:“那是他们要去的地方,我们要看的东西不在研究所。”

  叶修回头,辨认出那几名即将前往军区的研究员都是曾狂热簇拥着‘女神号’的人,此时他们脸色灰败,彷佛不是要被转移到另一间研究所,而是被流放到无人海岛,满脸茫然神色。

  看着几位研究员颓丧的背影,叶修忽然问道:“小陈呢?没一块来啊。”

  “陈研究员…保安回报,他的住处已经没人了。”

  “他逃了?”苏沐秋追问,张新杰不语,形同默认了猜测。

  叶修和苏沐秋对视一眼。

 

  这辆车最后没有送他们到某某会议厅或某某研究所这类地点,而是从员工出入口,直接开进了Q市一座大型海洋公园。

  这座海洋公园就建在临海的位置,能听见海浪声,呼吸间满是海水气息。虽然不是假日,但游客很多,孩子们兴奋的尖叫声混在轻快电子音乐中,五颜六色的气球在午后阳光下带着和平氛围,巨大反差让几人一时都有些恍惚,更别提张新杰那身白大褂与周遭格格不入,惹来不少目光。

  他带着两人快步走入海洋馆,苏沐秋和叶修跟在张新杰身后,来到馆内的鲸豚展区。此处数年前整修过,光线微暗,足有三十几米宽、半层楼高的巨型压克力玻璃窗后,是一处大型水池,一头白鲸优游着,而展区旁有一间办活动用的小型教室,正关着门,里头不时传出阵阵欢笑声。

  苏沐秋扫了眼门外的看板,画着美人鱼图样的挂牌写着‘认识人鱼 讲师:肖时钦教授’等字样。

  “里面这位肖教授是计划的重要参与者之一。”张新杰介绍道,他低头看表,向两人说明他们抵达的时间没有任何误差,显然肖时钦的讲座略有延长,需要多等一会。

  两人点头,表示明白,张新杰直接在一旁坐下了,拿着手机收发邮件,神色严谨,而苏沐秋与叶修闲来无事,直接逛起鲸豚展区,一会摸摸展示的鲸鱼骨架,一会逛逛纪念品小摊,最后停在那面白鲸展窗前。

  展窗旁凑了一堆兴奋的小孩,全都趴在加厚玻璃上,使劲瞧里头的小白鲸,好几个孩子不停喊着“小白鲸快来”,又叫又跳的,园方工作人员不得不屡次出声提醒请勿拍玻璃请勿闪光灯。

  叶修在白鲸区离玻璃窗最远的位置停住,隔着老远打量那头白鲸。

  苏沐秋见状,说着“想看鲸鱼就靠近点啊,站这么远能看到什么”,拽起叶修挤进那群小孩里,几步站到展窗前。本来这个角落人声吵杂,然而不一会他们身旁慢慢空了,小朋友跟着游到另一侧的白鲸,直往展窗另一头挤去,就剩两人站在这里。

  “它不会靠近我的。”叶修解释他只是好奇水池内部各种人造设备,人类靠这些打造出虚伪的北极海,饲养着白鲸,“鲸鱼很聪明,它的本能认识危险,知道自己在我的菜单上,因此逃了。”

  “是吗?”

  “它比人类更有危机意识。”叶修说道。

  苏沐秋没有接话,毫无原因的,他下意识认为叶修不是主因。

  白鲸所在的水池内部,有几条目前关闭的水道,应该是通向表演秀的场地。水池相当宽敞,足有数层楼高,游动空间还算足够,但那头年幼白鲸始终在接近顶层的这里徘徊,宁可与人鱼只隔一层玻璃,也不愿向水深处游去。

  苏沐秋撑着围栏,看那头白鲸不停游动着,与平时不同的姿态被游客当作小白鲸展现友好,引来大片惊呼,没有人觉得这头白鲸不对,苏沐秋却觉得它求助无门,亟欲逃生。

  “它肯定不知道你也在我家的菜单上。”苏沐秋随口接话,若有所思的眼神吓出叶修一身冷汗,想起某人曾一下午给好几百条鱼去鳞剔骨剥腮的辉煌事迹。

  当叶修悄悄朝外挪了几步时,忽然听见一道清脆的女声大喊:“哎!找到啦,组长你看,那两个是我们要找的人吧?”

  “应该是。”另一人答道,“妍琦,不要在海洋馆里大叫,会吓到人的…”

  两人转头望去,一位身形娇小的女孩拉着神色无奈的男性跑了过来,脚步一蹦一跳的,像是一块出来玩的普通游客,然而他们胸前挂着临时工作证,臂弯间挂着件白色实验服。

  正疑惑着这对男女是不是认错人了,那位姑娘却在离两人只剩几尺距离时猛地停下脚步,表情迟疑地眨眼,半晌后开口说道:

  “…陛下?”

  “什么陛下?”苏沐秋问。

  苏沐秋疑惑,可是那姑娘好像比他更疑惑,双手捂着嘴满头问号,彷佛完全不明白自己嘴里怎么突然跑出这么一句。

  他俩面面相觑时,被女孩拉来的男性就站在一旁,他与跟在后方的张新杰交换眼神,得到后者暗中肯定点头时,男性扬起和善舒服的微笑,主动上前递出手。

  “我是肖时钦,来自W市研究所。两位就是有打算加入计划的叶修、苏沐秋吧?”肖时钦礼貌地介绍着,“这位是我的研究助手,叫做戴妍琦。”

  苏沐秋摇头,同样自我介绍了几句。肖时钦这一本正经的介绍后,那位戴妍扑上去抱住对方手臂,说着组长这么严肃干嘛又不是要报告,动作大方,反倒肖时钦一副手足无措的尴尬模样。

  几人交谈间,一位套着制服的工作人员跑来,压着声焦急说道:“张先生,人到齐了吗?下面……”

  “到了。是园方信件中提到的问题?”

  “是的,希望您能协助解决。”

  “得看了情况才能确定。”张新杰扶正镜片:“…说不定,是需要你们协助配合。”

  工作人员连连点头,带着几人向员工电梯移动。

 

  一路上戴妍琦热情地向两人搭话,叶修似乎对她的话题很感兴趣,双方一见如故,相见恨晚,聊的热火朝天。

  然而热烈的讨论声,在踏进电梯时逐渐减小,直到安静下来。

  电梯内只有两个键可按,一个上一个下,是直达电梯,工作人员刷了识别证,一阵晃动后电梯缓缓下降,不晓得下到多深的位置才停止,叮的一声开了门。

  眼前是一条长廊,划分出无数房间,墙面上贴了不少园区活动海报与职员守则,门牌上分别写有兽医、培育室、营养室等等,不少人员忙碌着,看起来是与园区动物相关部门的工作区域。

  苏沐秋正观察周围,忽然感觉叶修摸索着扣住他的手腕,力道很大,掐的他隐隐生疼。苏沐秋手肘撞了一下叶修腰侧,后者才回神似的配合地松开手,苏沐秋挣了开来,反过来将叶修握在手里。

  “有什么不对吗?”苏沐秋悄声问道,指尖安抚地轻触叶修的掌心。

  叶修瞥了眼正和肖时钦嘀咕着聊天的戴妍琦,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后者的脸色比刚才白了几分。

  “这里还有海水的味道…但是,”叶修想了想,难得无法肯定,“……感觉很恶心?”

  工作人员带着几人左弯右绕,最后推开一扇门板,进入一间类似观察室的房间。里头有几名人员飞快记录着屏幕显示的各项数值,焦头烂额地大喊“为什么会这样?”、“它这几个月的饮食纪录还没调来吗”,而观察窗外,是一处建在地下的小型水池,两名穿着深色潜水服的训练员靠着墙,离水池相当远。

  前脚刚踏进观察室,叶修便紧贴过来,死命抱紧苏沐秋的手臂彷佛非常害怕,只有苏沐秋知道实际上是叶修本能地将他往身后推,不愿意他继续向前。

 


  如果苏沐秋的方向感没有欺骗他,那这里应该是和白鲸水池的最底部连通的。

  眼前被众多饲养员紧张观察着的,同样是一头白鲸。


  --假如一头身长超过十米,体型直逼公交车,体表覆满粗砺疙瘩,并以快艇的速度疯狂冲撞池壁的生物,还算是‘白鲸’。

  


评论(114)

热度(3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