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lof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 打赏需谨慎! 】】】
请量力而为!请考虑清楚!打赏并非必须。

【周叶】破阵曲 03:拯救 (古风)

*百日接龙 day07:拯救,题目:两字一百题梗 by 栖月

 定时发布


← 02


  

  静云公主磨破了脚底,山里环境不佳,若勉强行走怕是阻碍愈合,难保不会落下残疾,再者那双鞋是不能再穿了,叶修只能背着她前行。好在这小孩瘦得像根营养不良的蔫豆芽,约莫就三十来斤,搁在背上比武卫营训练用的沙包还轻,背着她叶修虽算不上健步如飞,但那些因照顾小姑娘体力而停下休息的时间省去了,速度竟是只比原来慢上些许。

  背在他身后的这位小包袱不哭不闹,吃东西也没再吐过,同样让叶将军省心不少。

  然而,或许是前些天走的太顺利,自这孩子累倒那日之后,隔日途中,叶修突然觉得身后的温度越来越高,不到半个时辰,他竟然闷出一身热汗,彷佛背着个小炭块在走。

  静云公主断断续续地发起了低热。

  让情况更加恶化的是,第七日深夜,下起了雪。

  不过是鹅毛细雪的程度,倘若这场雪提早十天半个月降下,京城内大概不少富贵人家会捧着精巧怀炉,矮几上煨着热茶,朝窗外赏景,唤仆从研墨提笔,写下一串串词句,末了还少不得找几位熟识到府上评点一番,对雪小酌。

  而叶修心底却是越发沉重。

  这第二场雪,代表如今确实入了冬。

  无法耕作,家畜难活,战争烧去了大量储粮,才刚刚经历过一番动荡的百姓恐怕又要因饥寒而陷入绝望──更要紧的是,气温骤降,这么冷的天在这种山林深处,他上哪找人给静云公主治病?!

  连续数天没能好好休息,叶修脸上是掩不住的倦容,他仍加快脚步,路程过半,眼下最近的城镇就是襄城,假如他再快点,说不定明天午时之前就能赶到。

  叶修强打起精神,做足了日夜兼程的准备,第八日天刚微亮,便将皮囊里最后一点水喝光,不再留给自己任何停下的时间,一刻不肯停歇地朝襄城的方向赶路。

  别的不说,单论意志力能胜过叶修的世间恐怕寥寥无几,他下了决心赶路,就真的不知疲倦地一路前行,从太阳当空,走到了最后一点日光隐没山头。叶修并不惧入夜,趁着尚有光线时他已辨认过位置,此处离淮山官道大约半个时辰的距离,那是近路,他打算朝那里前进,倘若真有追兵拦截,再冒险闯关。

  树丛间忽然的些微动静,却让叶修当场止住步伐。

  

  一只赤狐从树丛里钻了出来,警戒地朝叶修看了一眼,一溜烟跑走了。

  叶修仍是没动。

  他耳边仅剩小孩微弱而滚烫的呼吸声。

  他缓缓抬头,对上数双绿油油的眼睛。

  

  狼。

  是狼群!

  

  一道长长的嗥声过后,自他四面八方忽然响起一阵急促的枝叶摩擦声,树林间跳出好几头狼,它们体型瘦长,四肢强健有力,带着利爪的脚掌牢牢抓紧地面,抖开了厚实毛皮上的细雪,伏低上身,威吓性地咧出獠牙,喉间滚动着沉沉声响。然而这几匹狼胃部干瘪凹陷,仅有最前方身形比其他狼只大上一圈的灰狼好上些许,显然久未饱餐。

  连年旱灾导致的饥荒不只是人类的困境,同样是所有动物的灾难,这群饥肠辘辘的恶狼,竟为了这一大一小看着就没几俩肉的人类,不晓得暗中跟着他们多久,忍到它们的猎物意图逃出范围才发难。

  那群狼提防着叶修,后者同样没有率先动作,双方僵持着,就在此时,叶修忽然感觉挂在肩头的小胳膊动了动。

  “醒了?”叶修低声说道,“等会保护好自己,听我指示,不要慌,不要怕,千万不能在这些家伙面前露怯,明白吗?”

  小孩靠在他肩上,微不可查地点头,尽管前者看不到,叶修仍扬起鼓励的笑容,“妳慢慢从我背上下来,看到旁边那棵树了?如果会爬,就爬上去;不会爬…即使用牙去啃,也要想办法上去。”

  确认她如往常般确实按照自己的指示去做了,叶修动作极缓地抽出却邪,稳稳横在身前,就在领头狼前肢猛然一沉时,他大喊出声:“就是现在!!”

  在狼群被忽然跑起来的幼小猎物吸引目光的瞬间,叶修手中战矛一抖,直接划出一道半圆!他这手极快极狠,靠前的几头狼猝不及防间被划开脖颈皮毛,登时血流如注,狼群不再忍耐,张开血盆大口朝叶修扑咬而去!

  却邪晃出,顺狼只扑袭过来的力道藉势一扫一翻,这一下把最靠前了几头狼都挑翻出去,他朝后一个小跳,闪过突然扑出的一头狼,矛尖横扫后突地倒转,接连几枪刺了出去,把愣头愣脑凑过来的数头狼绊了个趔趄,摔作一团,露出的胸腹让却邪一划,再没了声息。

  一招一式如行云流水,不仅快,而且极稳,叶修视线飞快地在几头狼之间来回,总能在千钧一发之际避开攻击,甚至反过来战矛一刺狼目穿颅而过,几个呼吸间,便又有两头狼死在那杆势不可当的战矛下。

  狼只嚎叫着,叶修一拧腰再次躲闪,惊鸿之际却瞥见小孩儿的方向,小姑娘已经爬到树干中段,但一匹狼撑起带血的前肢伸头咬了过去,没咬到人,那嘴利牙却勾住了衣摆,猛地脑袋一歪将她直直甩了过来。

  

  一阵天旋地转后,突然被扔进狼圈里的静云公主愣住。

  她确实没有露出害怕神色,死水一般的黑眸仍没起任何波澜,然而她即使站直了也不过与狼只等高,这群饿疯的野兽又如何会惧她,登时嘴一张,就要咬断她的脖子。

  一股腥臭气扑面而来,她指尖颤了一下,反射性退了半步,却被自己强行止住,小孩盯着逼至眼前的满口利齿,视野中仅剩森森狼牙与腥红喉管,空荡的眼底终于透出一丝极为复杂的轻松,与难以察觉的迷惘情绪--

 

  “快跑!”

 

  只听见耳边一声暴喝,她被重重撞飞出去,紧接而来是利齿入肉的闷响,小孩七荤八素地爬起身,只见在她原来位置上,是那位叶将军,他手中乌黑战矛被两头狼咬的嘎嘎作响,腰间竟有一头巨大灰狼狠咬在那!

  这一切发生不过眨眼间,两人便彻底调了位置,那领头灰狼正想撕开叶修,喉间却忽然发出惊惧的哀鸣,它松开嘴连连后退,犹滴着血的上下腭古怪地垂晃着,看上去居然完全合不拢。

  叶修抓住狼群恐慌的瞬间空隙,不退反进,直追领头狼而去,他手里却邪一转,由斜下自上重重击上了灰狼的肚腹,硬生生把这头数百斤的野兽挑了个小浮空,战矛如活物般灵活一晃,平凡无奇的一记直刺因灰狼自身落下的重量而直接划破了厚实的肚腹皮毛,异常凄厉的哀号后,一小澎血雨混着几截断肠,和狼尸一同坠地。

  他却邪一横再斩一匹狼于矛下,尖锐的目光冰冷慑人,余下几头狼甫一触及立刻退了几步,待滴着腥臭狼血的战矛再度微微抬起,狼只登时仓皇溃逃。

  已是强弩之末的叶修当机立断,转身捞起呆愣在地的小孩拔足奔跑。

 

  烧的晕呼又从鬼门关逃回的孩子被倒扛在肩头,随着跑动,叶修腰间伤处淌下一串串血珠打落在地,宛如盛开在雪地上的点点梅花。孩子怔怔地瞪大那双黝黑的眼眸,任凭一路连绵不断的血色红梅绽入眼底,她恍惚地听着叶修急促不稳的呼吸声,终究因低热昏了过去。

  

 

 

  狼是一种极为记仇的动物,叶修心知他不过是抢占了先机,又杀了它们头狼,等那几匹因经验不足而吓逃的狼意识过来,叶修可没把握全须全尾地逃出生天。

  满身困顿乏力,失血冰凉的指尖颤得差点握不紧却邪,唯有强烈的求生意志在心口燃烧。

  叶修带着静云公主朝一处山壁跑,印象中那里有个位于下风处的隐蔽山洞,像是石块砸落的浅凹,叶修当时出于习惯多看一眼,这会就派上了用场。

  他腰间血流不止,即使捂住伤仍无济于事,血液是猛兽眼中最明显的路标,直指虚弱的猎物,叶修咬紧牙,将孩子抱高了些,跳入夹杂细小碎冰的溪水,逆着水流方向艰难前行,待他粗喘着气爬上岸时,已差不多是半昏迷状态。

  撑着却邪一步一晃地找到那处山洞,幸好雪才下了不久,干燥树枝易寻,他捡了一大把摸出打火石,细小火花一沾上枯枝便腾地燃起,寒意霎时驱散不少。

  叶修把失去意识的小孩往山洞里侧塞,自己哆嗦着背朝外侧坐下,三两下扯去吸饱了水的黑色外杉,拉开衣襟,点了几处止血的穴道。

  微敞的衣襟下,他上身竟裹满了绷带,腰腹那处仍可见方才被咬开的几个狰狞血洞,被溪水冲淡的鲜血浸湿了白色中衣,明显旧伤未愈,再添新伤。

  他不抱希望地翻出小药盒,这是那人留给他自行换药用的,万金难求,然而里头仅剩的药膏早都用在小朋友的水泡上,叶修只能祈祷自己运气够好,还能看见明天日出。

  此刻他只觉全身忽冷忽热,眼冒金星,豆大的汗珠自额际滚落,勉强从怀里摸出这几日搜集下来的草木灰,正想撒在洞外勉强驱赶蚊蛇毒虫,以免半夜被毒物咬一口直接呜呼,却有个小布包顺势滚落出来,叩咚一声落了地。

  这小布包如此眼生,叶修按着昏沉的脑袋,迟了一会才想起那是临出逃前,容贵妃的奶嬷嬷塞给他的。

  布包里是块极佳的翡翠冰种,玲珑小巧,不过食指与拇指圈起那般大,其上如有龙盘踞,栩栩如生,巧夺天工,外观形似锁状,是长命锁。

  叶修却是一怔,眯起眼极力望去,才发现那长命锁上,竟是一条五爪青龙!那五爪龙目威仪,姿态蛰伏,宛如待时机一到,便要腾地冲天,昂首龙鸣。

  心念急转间,一道不可置信的猜测划过脑海,叶修将长命锁一翻,后方赫然刻着三个字--

 

  周泽楷!

 

  周姓乃大舜皇室正统,而泽字辈,依礼法来算,若几日前还安座龙椅的那位皇上有儿子,便会使用这个字。然而他上位才几年,位置都还没捂热,更别提子嗣,只蔑视礼法将兄长文康帝的后宫嫔妃连带年幼嫡女接收,那么…

  他一下子锁定那气息奄奄、双颊烧红,正毫无意识低声喘息的孩子。

  这小家伙哪是什么静云公主,而是先帝文康帝无人所知的--

  

  叶修眼前一黑,终究体力不支昏厥倒地,他心头最后一丝清明,便是死死握紧手中的长命锁,不让一丝半分由指缝泄漏。

  

  山洞外,风雪越发凛冽,由洞内透出的那点火光在深夜中如此微弱,笼罩住依着彼此昏迷的两人,彷佛随时都会熄灭。



→ 04:知己

评论(16)

热度(150)

  1. 路过@lof路过@lof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小路过简直耍流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