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lof

休更模式

“我不想写了。人气好低,热度好惨,粉丝数总也不见涨。没有灵感,烂事又这么多,对CP没有爱了。我写不下去了。”
叶修慢悠悠地吐了口烟圈,苏沐秋一挑眉,自自然然地拿过烟撚熄了。
两人笑了笑,望了过来。
“哦?这么说,你一开始就人气很高,热度很好啦?”
“路还很长,但你不走,这条路现在就到尽头了。”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周叶】破阵曲 05:尊敬 (古风)

*百日接龙 day09:尊敬,题目: 两字一百题梗 by 栖月

定时发布


← 04:知己


05.

  

  那位极度崇拜斗神的姑娘叫做陈果,在襄城经营父亲留下的‘兴欣客栈’作为营生。

  尽管自大舜以来风气逐渐开放,这百年内不再是只有男子说话的空间,比如赫赫有名的烟雨楼就是由女子主持,然而女性在外抛头露面还是少的,不少高官夫人若有自己的店铺,也是托人经营,像这位陈姑娘这般亲力亲为,既当厨娘又当掌柜,繁忙时还得自己出来采买的,那真是少的可以。

  “我还有个朋友一起,只是她这阵子不在,所以忙了些。”陈果解释,叶修点头,表示瞭然。

  陈果这回只是出来买些瓜果食材,刚才是听那群孩子越演越夸张,忍无可忍才扔了东西冲出来骂人,现在那些沉甸甸的东西全搁在叶修怀里,扛的汗流浃背,陈大姑娘两手空空地走在一旁,不断说些叶将军的英勇事迹,直把人夸的一抬手飞天遁地,一跺脚翻山倒海。

  在她越讲越过瘾,低声嘀咕“我看上头那些忙着争权夺利枉顾百姓生死的,没一个比叶将军更值得尊敬”这等大逆不道之言时,叶修连忙猛咳一阵,示意她这话过头了。

  “聊了这么久,还不知道你叫什么。”陈果问道。

  叶修心底汗了一把,这姑娘也太不拘小节了:“我叫叶修。”

  “…你姓叶啊?”

  “对。”

  “…叶将军也姓叶--”陈果满心悲切再起,一汪泪水涌了出来。

  “碰巧,碰巧。”

  叶修反射性又是好一通安抚,说完后自己也愣了一会,什么碰巧啊?他姓叶,叶将军当然姓叶,这有什么好碰巧,他都被带岔了。

  幸好陈果这回很快止住,一瞥叶修:“对啦,你背后那长布包是什么?包的这么紧,什么好宝贝啊。”

  一般在外最忌讳别人随意探问私事,但陈果的语气并不逾矩,只是普通搭话,而叶修态度同样大方,没有隐瞒:“是却邪。”

  “却邪?是那个却邪吗?”听叶修嗯了一声点头,陈果满眼鄙视,“你当叶将军的神兵却邪是晾衣竿随处都有啊!”

  “有必要时还是能拿来晾衣服的。”

  “什么叫有必要?”

  叶修想了想:“在山里遭遇狼群,渡溪勉强逃生,衣服湿透冷的打抖的时候?”

  “哦,那你有没有拿‘却邪’拨火,顺便串着肉烤啊?”

  “这倒没有。”叶修摇头,“要是把却邪烤坏了,制作却邪的人会气的把我剁成肉酱下饭的。”

  “编的还挺有模有样。”陈果哼哼,捏拳作势要痛揍叶修:“你不说就罢了,说了还拿却邪编奇怪藉口糊弄我,这不是存心吊人胃口吗?!”

  叶修无奈:“好吧好吧,是……是擀面棍。”

  “这么长的擀面棍啊!”陈果惊讶,这会居然信了,点点头肯定道,“我听说北边都吃面食,什么面条馒头都重劲道,还会随身带擀面棍,甚至把擀面棍当传家宝,你是北方来的吧。”

  “其实北方人也不是天天吃面……”叶修反驳,最后不了了之。

  

  这时也差不多傍晚了,陈果热情地邀请他们到兴欣客栈用晚饭。

  “这…方便吗?不瞒姑娘,我们身上毫无分文。”叶修随陈果由侧门绕进厨房,把食材放好。

  “没钱还说得这么坦荡。”陈果接话,随后大方笑着,夸赞叶修做人诚实,“作为帮忙搬东西的答谢啦,不收钱,算不上招待,就怕粗茶淡饭吃不惯。”

  “不会,有的吃就行,谢谢妳啊陈老板娘。”叶修忙答,嘴上不忘抬了抬对方身分。

  “谁问你了?我是说旁边的小姑娘。”

  陈果蹲下身,与周泽楷平视,很是怜惜地看着他身上脏兮兮的裙子:“妳好呀,我是陈果,叫我陈姐就可以了,妳是哪家府上走失的千金吗?怎么会被这家伙捡到?”

  周泽楷不说话,也没看她,一如往常跟在叶修身旁,除了这件事外什么都不关心。陈果望着那双空荡荡的黑眸,看得久了,不知怎么的心底有些莫名发怵,寒毛直竖。

  那双眼实在太空了,像两枚黑珍珠塞在眼眶里,美则美矣,却是死物,令人不寒而栗。

  叶修适时伸手,拍了拍周泽楷,将他拉到身后:“陈姑娘别在意,这小家伙比较怕生。他什么都吃,不挑食的。”

  陈果暗道这叫怕生?你跟我说这叫怕生?她一脸质疑,但周泽楷生的乖巧,垂着眼大半身子掩在叶修身后时,还真有某种内向腼腆的感觉。陈果信了一半,不再多问,让两人到外头等着,便卷起袖子热火朝天地忙碌起来。

  客栈毕竟不是食楼,只是提共住宿者能吃饱的简便餐点,要多美味算不上,优点就是要价不高,实惠。出于这点,即使兴欣客栈不大,大堂里也零星坐了几桌客人,大多是风尘仆仆的商人,有几个遮头遮尾神神秘秘的,不晓得什么来历。

  叶修和周泽楷在淮山待了好几天,哪有悠闲洗澡更衣的条件,衣着看上去略嫌脏旧,为必免没必要的麻烦,他带着周泽楷走向最角落那桌,同时方便听些消息。

  

  如今,这天下易姓,当真是改朝换代了。

  大舜改国号新荣,是为荣国,前朝官员只要愿为新帝尽心效力,可降二职等保留官籍,是相当宽容的政策,而新帝上任至今仅发过一次诏书,便是昭告此事。

  没有一上位就到处清算杀头,看来新皇帝是带着脑袋来的,显然打算稳定现有朝臣,让政事继续运作,至于其他改革,等平息各地动乱再说。

  就是要把位置坐稳了,再来谈其他。

 

  叶修喝着茶水,细细思量着日后诸事,一名穿着华贵的胖小孩忽然跑到桌边,指着他的鼻尖大喊:“看,是斗神!”

  叶修诧异的“嗯?”了一声。

  大堂登时静了,各式各样的目光朝角落这桌盯来。

  那胖小孩兀自大呼小叫:“爹,我就说叶将军肯定没死!”

  一名商人打扮的男子匆匆起身,揪着胖小孩的耳朵:“你别打扰别人吃饭!抱歉,他见了谁都说是斗神…”

  那小孩哭叫起来,一张圆脸胀得通红:“他是斗神!肯定是的!叶将军怎么可能会死!”

  见他亲爹要下手揍人了,叶修忙称没事,低头问胖小孩:“你说我是斗神?”

  “嗯!”胖小孩抽抽鼻子。

  叶修笑眯眯地点头:“哎呀,让你猜对了。你为什么知道我是叶秋?”

  商人抽了抽嘴角,原先还想着对方心善,不与孩童计较,没想到是藉机过一把充当斗神的瘾。

  “这还不容易?”胖小孩得意洋洋,“谁都知道叶将军整日身穿银亮轻甲,戴着头盔,只露一双眼,无人知其面目,可是战矛从不离身。你带着的是却邪吧!”

  叶修啧啧出声:“这误解可大了,我没有整天穿着那身行头啊!不过确实带着却邪。”

  “看吧!就是!一有外敌来犯,斗神拿起却邪,二话不说--”

  那胖小孩亟欲再讲,叶修慢吞吞地补完了后半句:“…毕竟却邪很方便啊,杀狼驱蛇,晾衣橄面,缺粮时还能捅树上鸟窝捡鸟蛋吃,居家良伴,应该随身携带嘛。”

  “……”

  胖小孩呆住,头一次听见拿神兵当木棍的,不知如何反应,而察觉大堂气氛不对的陈果探头碰巧听见最后几句,于是喊道:“不好意思啊,别听他胡扯!那怎么可能是却邪?他带着擀面棍呢。”

  胖小孩甩白眼鄙视:“切,原来是冒牌货!爹,咱们别理他。”

  那对父子走了,大堂里其他人哈哈大笑,接着回到自己的话题上,没人将这阵笑闹放心上,只有叶修满脸惋惜,还想多推广几句《矛枪用途一百种》。

  他唉声叹气地吃着碟里的花生米,感叹这就是为何当今世上惯用刀剑者多,好一会才发现周泽楷盯着他看。

  “怎么了?”叶修问。

  周泽楷看了眼却邪,又把目光放回叶修脸上。

  叶修琢磨着他的意思,“你觉得刚才那番对话很有趣?”

  见他没有反应,叶修继续猜:“还是…你觉得却邪很有用?”

  周泽楷眨了眨眼。

  叶修弯起黑眸:“嗯,我也这样认为。”

  他看着周泽楷,对方自始至终只是拿着叶修最开始倒给他的那杯茶水喝,空了也没有主动添茶,桌面上几碟小菜同样未动。

  叶修想了想,试探性地将花生米挪到周泽楷前方,后者果然慢慢吃了起来。

  “饿了吧?”叶修干脆将所有小菜全堆周泽楷眼前,“尽管吃,总算能吃点人吃的食物了。”

  “这说的是什么话啊?!”陈果走来,把几个盘子砸在他们桌上,两素一荤,跟在后头的小二上了汤跟米饭,“其他东西就不是人吃的了?”

  叶修抬头一望,见其他桌次都上好菜了,什么烧鸡烧鱼都有,就他们这桌菜色最为朴素,看来是从客栈自己人吃的饭菜里拨了点给他们。

  “原来算不上招待,就真的没招待啊。”叶修叹道。

  陈果板起脸,尚未开口,就听叶修话锋一转立刻成了赞美:“不过我好几年没回家,这种自家菜真是再好不过,陈老板娘吃饭了吗?不嫌弃的话一块用餐啊!”还不忘热情招呼。

  陈果黑线,也没推拒,到后头拿了她自己那份过来。

  叶修二话没说,飞快地将桌上所有菜色全挟了几筷子到碗里,把小碗叠了个冒尖,下个动作却把碗推到周泽楷面前,导致不晓得周泽楷情况的陈果又是唠叨一阵。周泽楷吃饭极有教养,与他给陈果的千金印象相符,然而叶修这个人虽行事作风随意的很,但持筷进食的动作……陈果只觉得她这辈子从没见过能有人用餐姿势比他俩更好看了,就是那些百年世家出来的公子小姐,放到两人旁边一比都要自惭形秽。

  于是陈果看看两人,不自觉跟着摆出最端庄的姿态,忽然间吃饭都不晓得手脚怎么摆。

  她才努力回忆着吃饭的规矩到底是啥,就听身旁一阵簌簌喝汤声,叶修捧着汤碗仰头一灌,抹了把嘴,朝无语的陈果大力夸赞:“这汤太好喝了啊!是什么汤?山珍?鱼翅?”

  “萝卜汤。”陈果道。

  “嗯,我喝着也是。”叶修一脸认同。

  陈果抽着嘴角。

  这下之后,拘谨的气氛消散一空,两人放开手脚吃了起来。叶修年少参军,去过不少地方,天南地北的什么风土民情特色吃食都能说一些,陈果听的满心向往,很是感慨:“我是土生土长的襄城人,一直待在这里,从没听过这些东西。”

  叶修故作惊讶:“没听过?襄城很靠近京城,南来北往的商人总有一些吧,再不济茶楼说书难道没人说几句?”

  “就是很靠近京城,才没有什么异域玩意儿啊,都直接送到宫里去了,还能多卖几两钱。至于茶楼,我忙着照料客栈都来不及,哪有时间去,更何况茶楼说书的那些故事我早就滚瓜烂熟啦。”

  陈果看周泽楷个子小,姿势优雅,但吃饭却不慢,碗都空了小半,挟了一块鸡想放他碗里,犹豫片刻还是自己吃了。

  “襄城茶楼都说什么?”叶修好奇问道。

  “当然是叶将军的故事!”陈果激动起来,“比如斗神平西戎、斗神征南蛮、斗神罪城惩数千毛贼小偷、斗神埋骨地大战白骷髅、斗神……”

  周泽楷再度看着叶修眨眼,而叶修只想把脸埋进碗里。

  他干笑两声:“我怎么觉得后面那些是传奇话本的故事,直接把人物改成斗神啊?你们这里哪间茶楼这么敷衍?”

  陈果怒目而视,叶修忙改口,说哪间茶楼这么懂叶将军,他想瞻仰一下,陈果才掰着指头数:“这很多啊,玄记茶楼、万香茶楼、芳柳茶楼、书柳茶楼……”

  襄城里茶楼挺多,陈果数了十来家,才确定都数清了,还一一告知叶修每间茶楼几时会有说书,叶修听的认真,“这么多茶楼啊!玄记?芳柳?名字倒很风雅。”

  “就这些了,够你每天听上三五个时辰。”陈果说完,撇了撇嘴,“不过,芳柳茶楼…没事别去吧。”

  叶修自然而然地表现出好奇,问这间茶楼是个什么情况。

  陈果压低声:“这间茶楼表面看着正经,里头不晓得多少见不得人的生意,加上去那寻花问柳的人可多了,乌烟瘴气的…咱们襄城人私下都叫它花柳楼!”

  这时,周泽楷忽然咳了一声,声音极低,双颊泛红,陈果以为这教养极好的孩子是害羞了,瞬间臊得满脸通红,暗道自己都在小孩面前说些什么不正经的啊!差点没自扇巴掌。叶修却迳直伸手,直接把手背贴到周泽楷额上。

 

  他皱着眉,片刻后问陈果:“老板娘,不好意思,有两件事可能又要给妳添麻烦了。”

  “怎么了?”

  叶修笑容无奈:“贵客栈接受赊帐吗?还有,最近的医馆在哪?”


=


叶:这小孩说是没什么骄纵毛病吧,但没把食物拿给他他好像不会自己吃啊(愁)
吃着叶修亲手投喂的周小殿下抬头,无辜眨眼。


→  【周叶】破阵曲 06:主见 (古风)

评论(41)

热度(147)

  1. 路过@lof路过@lof 转载了此文字  到 简直耍流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