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lof

休更模式

“我不想写了。人气好低,热度好惨,粉丝数总也不见涨。没有灵感,烂事又这么多,对CP没有爱了。我写不下去了。”
叶修慢悠悠地吐了口烟圈,苏沐秋一挑眉,自自然然地拿过烟撚熄了。
两人笑了笑,望了过来。
“哦?这么说,你一开始就人气很高,热度很好啦?”
“路还很长,但你不走,这条路现在就到尽头了。”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伞修】先行预约 01:冰箱门上的便利贴

*  糖罐三十题 BY 该用户正努力保持微笑:) 

OOC预警。混着点文写,拖了太久有点尴尬,而且又是从头再来,于是要求放文末


← 先行预约 (前文)

 

  苏沐秋夹着笔记本,抱着满怀的厚重书籍回到自己租赁的小套房,还没踏进屋就皱了皱眉。

  这是身体本能反应,与理智完全无关,如同人渴了会想喝水,累了会想睡一样,作为一个Alpha,在自己的地盘闻到其他Alpha的气味,激起了他的敌对本能。察觉自己身上信息素不受克制地外放,一点硝烟味飘了出来,苏沐秋连忙关上门,以免到时候被Omega人权协会找上门投诉--他家楼下可是住着一名成天神经兮兮地胡乱检举Alpha随处发情的Omega。

  将带回来的东西放在桌上,苏沐秋扯开领口几步走到小冰箱前,从里头拿出冰水仰头灌了几口,脑子里思考著作业与报告的事,不经意间却瞥见冰箱门上的便利贴。

  便利贴上头是几行提醒,字迹略嫌潦草,彷佛仓促而就,陌生的笔迹写着几行字:身份证,户口本,下午三点准时。

  底下还有一行‘PS. 打扮好看点,别说我没提醒’这种莫名其妙的提示。没有落款。

  苏沐秋瞪着这张不足巴掌大的纸条,几十秒后挫败地叹了口气,将那张纸扯下揉成团狠狠砸进垃圾桶,拉开抽屉找起不晓得收哪去的户口本。

  

  他没奢望一觉醒来都是恶梦,一切回归正轨,然而忙碌的课程过后,苏沐秋还以为自己真的能忘记待会要办的事。

  苏沐秋,男,Alpha,即将去婚姻登记处扯证。

  跟一位陌生人。

  拿权势要挟他的家伙。

  强制性-夜情的对象。

  一个Alpha。

  

  苏沐秋再次叹气,觉得荒谬无比。

  尽管他早就把床单床被全都洗过,屋里开窗通风半天后还喷了空气清新剂,那隐约的雪茄烟味仍挥之不去,嗅到一星半点就令他生理性反胃,如同这堆接踵而来的麻烦。

  苏沐秋满心不甘愿,将证件跟户口本塞进包里,推开摆在桌上的那堆杂物找钥匙,察觉桌面上同样有张便条,这次的指示更简单了,只有三个字:别忘了。

  假如没见过本人,苏沐秋可能会以为对方这是尴尬,不晓得应该怎么留言才好,然而想起对方躺在自己床上,平淡地说着‘跟我结婚’时的模样,纸条的语气立刻成了久居高位习惯下令的欠揍。

  苏沐秋突然厌烦,想着最好填资料时因为对方字写得太难辨导致申请失败。

  怀抱着这股郁闷心情,苏沐秋拎起包,穿着一身平凡大学生样的装扮出了门,慢腾腾地走下楼,本打算磨蹭着过去,没想到一位站在车旁左顾右盼的女性看到他立刻喊了一声:“哎哎哎!是苏先生吗?”

  “请问妳是…”苏沐秋谨慎地观察着朝他跑来的女性,脚踩高跟鞋,束着俐落马尾,套装简练。他不记得认识对方。

  女性扬起笑容:“我姓陈,叫做陈果,是叶先生的助理,他安排我来接你。赶紧赶紧,我们有点迟啦。”

  “叶先生?谁啊?”苏沐秋茫然。

  “还有谁,就是你准未婚夫啊!”陈果点头,不等苏沐秋反应,直接把他扯进车里,油门一踩奔驰而去。

  

 

  叶修抬腕看表,分针正好向前动了一格,来到三点整。对于苏沐秋的迟到,他没什么表情,拉好袖口,继续顶着大太阳站桩。

  他穿着修身西服,从衬衫到挂在臂弯间的大衣全都一丝不苟,在民政处大门旁站的笔挺,一个小时以来除了刚才确认时间之外,什么动作也没有,不少来往办事的民众都投以莫名其妙的眼神,然而看清他的长相后,眼里的情绪登时转为火热无比。

  他人是好看的,但不分男女老少ABO全都热情地偷觑着他,则是出于其他原因--这张脸知名度不小,更别提前几天还因影响恶劣的丑闻上过报纸头条,新闻节目报个不停,甚至高居热搜榜不下。

  这样一个名人杵在这,引来的自然不止围观群众,不少狗仔记者早早便闻讯赶来,暗中架好摄影器材摩拳擦掌,只等新的头条与本月绩效奖金到手。

  这时,一辆车在街边停下,板着脸的叶修忽然笑了起来,群众们立刻明白,他们等了这么久的人终于来啦!在无数期待激动的目光中,驾驶座的门打开了,映入眼中的先是蹬着高跟鞋的小腿,再接着……

  虎视眈眈地躲在对街的某报记者登时垮下脸,扭头朝同事抱怨:“这不是他的助理陈果吗?叶秋等了这么久就为了一个女Beta?我还指望再来个夜店事件那样的大新闻拿奖金加餐,结果……”

  同僚连忙推他:“看,后座还有一个。”

  后座的人走出来时狗仔们连忙举起相机咖嚓咖嚓连拍一通,等拍完了才动了动鼻尖,皱着眉头察觉事情不对。

  女Beta还好说,但下一个是男Alpha??何况对方神色迷惑,四处寻找拍照声的来源,完全是局外人的模样。

  敢情他们干了一下午白工啊?

  狗仔们忿忿,收拾了家伙正要打道回府,却见‘叶秋’唇边勾起温柔的弧度,快步上前迎接对方。

  是认识的人?不对啊,对两名Alpha来说…那距离好象有些太近了?

  叶修带着深情款款的神情说道:“沐秋,你来了?”

  “你这么大声干嘛……嘶!”苏沐秋莫名其妙,同时因叶修脸上恶心透顶的笑容毛骨悚然,但还没问完就被对方踩了一脚。

  “你说我?没有等很久,你放心。”

  “谁问你这个…喂!别踩!”苏沐秋压着声喊。

  叶修笑道:“咱们干嘛站在这?难不成你害羞了?哎,别说,我也有点儿紧张。”

  “…什么鬼?”苏沐秋察觉两人的对话根本不在同一个次元。

  叶修不理会他,自顾自地摆出幸福洋溢的表情,他扫了陈果一眼,无论后者读出什么讯息,总之这位陈助理毅然点头,马上暗地里推搡着苏沐秋朝宛如龙潭虎穴的大门口前进,不忘投了个为你打call的积极眼神给叶修。

  叶修回以感激的笑容,风度翩翩地走在苏沐秋身旁,看似紧张期待,实则心底一片冷静,注意力始终留在他观察到的几处记者埋伏地,确保每个角度拍出来的照片都是两人亲密无间的模样,压根没理会即将成为他法定配偶的年轻Alpha。

  

  苏沐秋让陈果推进民政局后,一下子就直奔了结婚登记处,陈助理帮着缴拍照费时两人被按着拍了张笑容尴尬僵硬的半身合影照,拍照技术相当之烂,加上一正装一便服,比中学毕业照还难看几分。苏沐秋纠结地看着那张丑得要命的合影,而叶修在申请书上刷刷几笔填好名字摁了指印,以眼神示意苏沐秋照做。

  苏沐秋沉默片刻,避开登记员的目光低声说道:“…依照当时的情况,两个Alpha因不可预期的意外发情导致发生关系,最后我上你下,只能怪你自己技不如人,这事说出去你会被笑死才对吧?说什么法律为特权开道?”

  叶修惊讶:“你现在才发现?”

  “……这位‘叶先生’…”苏沐秋咬牙,瞥过申请书上的名字,“叶修?我甚至现在才知道你的名字,对彼此没有任何了解,你觉得我会愿意跟陌生人结婚?何况Alpha和Alpha不能结婚吧?”

  “可以,况且这不是愿不愿意的问题。”叶修答道,他望着苏沐秋,“还有,我和你的了解不够深入?”

  不待苏沐秋答话,叶修垂着手,在登记员的视线死角处解下了手表,微微拉高袖管。

  表带下方,是几道微微泛红的印子,彷佛曾被某种东西牢牢捆起过。

  别人或许不解,然而苏沐秋却僵住了--他认得自己留下的痕迹,当时是他亲手抽起领带,绑住对方的手腕。

  要苏沐秋真是个没有半分良知的人,大概就真的不管了,然而看着对方苍白纤细的腕子上那几道没退去的瘀痕,他说不出的心虚,尽管那时是因为密闭空间内高浓度Omega信息素的影响,还有些自卫成分在,毕竟对方同样试图按翻他,不过…

  假如对方是Omega,他不也是要负责任吗?

  苏沐秋有些动摇,不经意间看见叶修的神情,后者却不是一本正经地要求负责,反而镇定自若,偏着头仔细观察他所有情绪变化。

  苏沐秋反应快,结合门外几句牛头不对马嘴的对话,一下子想通他是被人拿来当枪使了,对方居然连这种事都能反过来当作筹码?

  “…你利用我?”

  叶修只是问:“哦,这么说你不负责?”

  苏沐秋回视,最后在满脸狐疑的登记员面前飞快地填好资料,签下名字,盖了手印,顺便把九块钱给缴了。

  “Alpha跟…Alpha?什么毛病……唔?这是…”登记员嘀咕,没多理会两人间微妙的气氛,低头敲着键盘,登录资料时诧异地看了眼叶修,最后将结婚证递给两人时,不知怎么的还多了几分慎重。

  “恭喜两位,此后你们是伴侣了。”登记员说,接着小声打趣道:“原来叶先生致力于推广ABO平权法案是因为您和您的伴侣都是Alpha啊?网上都说是为了争取Omega的支持率呢,否则哪个Alpha会真心为Omega出头,这不是损害自己权益嘛。”

  “抱歉,你认错了,你提到的是我弟弟叶秋。”叶修微笑。

  他没有多做解释,只说和喜欢的人在一起是理所当然的事。这大有内情的感觉反而在三人离开后引起登记处一小阵热烈讨论,同在登记处排队等候的一位姑娘盯着两人离去的背影满眼憧憬,最后忍不住拿起手机,悄悄地发了一条即将引来热烈讨论的微博。

  


=

[说明]

昔日 痴汉小分队大队长 的点文:

现代同居paro,没有告白却过着婚后的生活,有点迟钝的两人在最后再来个告白

伞哥的人妻便当

想看生包子,或者养成什么的都可以


很对不起,浅白(本来开了头的点文)删光了



→ 02

评论(35)

热度(243)